国产动画离“城会玩”有点远

2016
05/31
14:58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2481
1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6
/
05/31
14:58
12481
1
0

  

儿童节就要到了,和往年相比,被“X战警”“魔兽”等热潮盖住的今年六一档动画大银幕更显沉默。暑期档将至,国产动画能否翻身?昨日有业内人士接受采访时表示,“暑期档可以期待一下,但想要突破去年《大圣归来》的光环很难。”


多部动画电影 获专项资金奖励


日前,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公布2015年度少儿节目精品及国产动画发展专项资金项目评审结果的通知》,2015年度七大类奖励项目获奖数额共185个,奖励资金共计2067万元。奖励的优秀动画电影包括一等奖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二等奖《兔侠之青黎传说》《熊出没之雪岭熊风》等。


去年7月10日,《大圣归来》 上映后,即以优秀的口碑引发影迷热烈追捧和业内关注。《人民日报》认为该片是中国动画电影十年来少有的现象级作品。该片总票房9.56亿元,获2015年第30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奖和第12届中国东马金龙奖最佳动画长片金奖。除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年1月30上映的系列动画片《熊出没之雪岭熊风》同样获得票房与口碑双丰收。


国产动漫的春天还未到


据悉,2015年国内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共43部,总票房近21亿元。尤其是《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成功,让人忍不住期待“国产动画的春天”来了吗?日前,《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发行方,影联传媒总经理讲武生则表示,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否有很多偶然因素,要冷静看待,国产动画还有很长的路程要走。


2015年内地上映的进口动画电影共14部,票房23.5亿元,相比国产动画可谓以少胜多。2016年上半年,3月4日上映的《疯狂动物城》 一片包揽15.3亿元票房,创国内上映动画电影票房纪录。之后,《奇幻森林》《愤怒的小鸟》相继接档,两片分别收获9.79亿和近3亿元票房,目前看来,2016年毫无疑问又成为一个进口动画片大年。


而从年初开始便一直被压着走的国产动画片市场则稍显落寞。六一档,目前看来预售超过15万的《水果宝贝之水果总动员》势头最猛,场次也只占10%左右,而《爱丽丝梦游仙境2:镜中奇遇记》场次占比却近40%,其次是目前正在热卖的《愤怒的小鸟》占比27%,显然这个六一又是进口动画片的天下。外加《X战警:天启》和《魔兽》等好莱坞大片的乱入,让这个六一档看起来更像是成年人的狂欢。


接下来的《雷锋侠》《泰迪熊之玩具大战》和《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等数部国产动画片,貌似也是走低幼路线。


暑期档突围?有点难


7月份国产片暑期档,或许是这场动画攻坚战的关键。


7月8日的《大鱼海棠》,明显奔着去年《大圣归来》的成绩而来。历时12年之久的该片引众多画谜翘首以盼,甚至有粉丝说,看到《大鱼海棠》的定档比知道《阿凡达2》定档更令人激动。然而,这部途中一再改档的影片,在时隔12年后,公众们正与“迪士尼”热恋之时,对“中国风”还有多少热情,令人担忧。


反而无论欢乐剧情还是亮丽画风都和《疯狂动物城》 有一拼的合拍片《摇滚藏獒》更像“黑马”。3D动画电影《摇滚藏獒》根据著名歌手郑钧同名漫画书改编,讲述一只叫波弟的藏獒为实现音乐梦想一路寻找的故事,该片由众多好莱坞顶尖高手加盟,比如《花木兰》《玩具总动员》 编剧丽塔·海斯奥,《功夫熊猫》艺术总监布克·里维斯等。


此外,还有国产动画片《超能太阳鸭》。据悉,影片集中多国动画界精锐,力图让主角鸭一问世便有惊世风采。日前,记者在影院看到该片预告片。片中,号称来自不同种族的世界鸭们聚集在一起欢乐逗笑,劲爆的画面搭配电影“开心一夏,超能解鸭”的定位,让观者忍不住好奇。


昨日,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随着暑假来临,国产动画电影肯定要一改上半年的颓势,“但是,因为上半年《疯狂动物城》等进口动画片的势头太强,今年国产动画片日子注定不会好过。6月份国产动画片还是在走低幼路线,形势不乐观。7月份,观众可以期待一下,不过想要突破去年《大圣归来》的光环很难。《疯狂动物城》等进口动画早已将观众胃口养刁,如今眼光越来越高的观众很难再去欣赏一部低幼动画。”最后,该业内人士也指出,“如何突破低幼,在剧情上下功夫依旧是未来国产动画片着力的重点。”


作者:朱德蒙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动画大电影《桂宝之爆笑闯宇宙》举行全国亲子点映活动

《桂宝》的点映场数据目前已经出炉。全国865场的点映票房达到160万,上座率接近50%,仅次于《熊出没之雪岭熊风》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第一轮的小型点映桂花合影桂宝日前,将于8月6日上映的动画大电影《桂宝之爆笑闯宇宙》(下文简称《桂宝》),在全国28个票仓城市举办了的多场超前亲子点映活动,赢得了大人小孩的一致喜爱,获得了空前成功。在“国产动画元年”,《桂宝》的上映无疑再次增强受众的信心,在“西游记”等传统奇幻题材之外,开辟出一条代表“新生代”生活、思想的题材新路。孩子们争相合影桂宝《桂宝》的点映场数据目前已经出炉。全国865场的点映票房达到160万,上座率接近50%,仅次于《熊出没之雪岭熊风》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第一轮的小型点映,居历史前三位。而在8月2日点映上座率更是超过35%,居当日第一。从单场上座人数来看,《桂宝》点映场均人次高达51人,居同期上映的电影第一位。另外,从场均上座核心数据来看,在下午14点到15点的核心场次,《桂宝》场均上座人次高达53人,接近50%的上座率,大大超过了接下来同期上映的其他同类影片点映成绩。这一上座率甚至接近《大圣归来》首轮80场的点映成绩,而《桂宝》这部分监测场次高达400场,规模扩大了五倍之多。可以说,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后,《桂宝》成功实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接棒”,受欢迎度超过同期影片,有望与前者一起,共同完成优秀国产动画的逆袭之路。《桂宝》的口碑也在点映场之后空前高涨。前去观影的不论是小朋友、家长,还是上班族、大学生,都表示喜欢这个“QQ的、贱贱的小萌宝”,争相和展架上的“桂宝”合影拍照。在轻松的观影氛围中,影厅一直充斥着孩子和大人的笑声,著名主持人金龟子也表示“笑出眼泪”。影片主人公“桂宝”热爱发明以及乐观向上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现场的孩子们,许多小朋友吵着要当“发明家”,要去“宇宙旅行”等等,这也正是动画片“寓教于乐”的重要作用的体现。据悉,该片由20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出品,改编自著名漫画家阿桂(桂华政)的超人气漫画《疯了!桂宝》,将于8月6日全国公映。

《桂宝》的点映场数据目前已经出炉。全国865场的点映票房达到160万,上座率接近50%,仅次于《熊出没之雪岭熊风》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第一轮的小型点映桂花合影桂宝日前,将于8月6日上映的动画大电影《桂宝之爆笑闯宇宙》(下文简称《桂宝》),在全国28个票仓城市举办了的多场超前亲子点映活动,赢得了大人小孩的一致喜爱,获得了空前成功。在“国产动画元年”,《桂宝》的上映无疑再次增强受众的信心,在“西游记”等传统奇幻题材之外,开辟出一条代表“新生代”生活、思想的题材新路。孩子们争相合影桂宝《桂宝》的点映场数据目前已经出炉。全国865场的点映票房达到160万,上座率接近50%,仅次于《熊出没之雪岭熊风》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第一轮的小型点映,居历史前三位。而在8月2日点映上座率更是超过35%,居当日第一。从单场上座人数来看,《桂宝》点映场均人次高达51人,居同期上映的电影第一位。另外,从场均上座核心数据来看,在下午14点到15点的核心场次,《桂宝》场均上座人次高达53人,接近50%的上座率,大大超过了接下来同期上映的其他同类影片点映成绩。这一上座率甚至接近《大圣归来》首轮80场的点映成绩,而《桂宝》这部分监测场次高达400场,规模扩大了五倍之多。可以说,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后,《桂宝》成功实现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接棒”,受欢迎度超过同期影片,有望与前者一起,共同完成优秀国产动画的逆袭之路。《桂宝》的口碑也在点映场之后空前高涨。前去观影的不论是小朋友、家长,还是上班族、大学生,都表示喜欢这个“QQ的、贱贱的小萌宝”,争相和展架上的“桂宝”合影拍照。在轻松的观影氛围中,影厅一直充斥着孩子和大人的笑声,著名主持人金龟子也表示“笑出眼泪”。影片主人公“桂宝”热爱发明以及乐观向上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现场的孩子们,许多小朋友吵着要当“发明家”,要去“宇宙旅行”等等,这也正是动画片“寓教于乐”的重要作用的体现。据悉,该片由20世纪福斯电影公司出品,改编自著名漫画家阿桂(桂华政)的超人气漫画《疯了!桂宝》,将于8月6日全国公映。

1528 0 0

拍出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这位导演也要来中国找合作了

因为2014年第86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获奖作品《哈布洛先生》(Mr. Hublot),法国动画导演洛朗·维茨(Laurent Witz)的声名逐渐为全球动画片爱好者所知。在前往卢森堡成立自己的动画公司载尔特制片公司(Zeilt Productions)之前,动画专业毕业的维茨在法国的一家大型动画公司工作了7年,学习行业相关知识,慢慢从一个菜鸟成为制片人、导演。维茨认为“动画是一个创意无限的媒介,想象力在动画中没有限制”,这也是他会走上动画道路的最重要原因。在被问起自己最喜欢的动画导演及动画电影时,这位文质彬彬的导演推了推眼镜,略微思索了下,回答说,是布莱德·博德(Brad Bird)和他的电影《铁巨人》(Iron Giant)。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向最喜欢的动画电影致敬,由维茨自己撰写、制作、出品的《哈布洛先生》也和巨大的、深具威胁感的机器角色有关:故事讲述的是在一个充满蒸汽朋克美学色彩的工业世界里,患有强迫症的单身汉哈布洛先生出于怜悯之心收留了一只流浪机器狗。然而机器狗越长越大,逐渐脱离了哈布洛先生的控制,把他的家弄得乱七八糟。就在观众们以为哈布洛先生终于忍无可忍要用螺丝刀肢解掉机器狗时,故事出现了一个温馨的转折——哈布洛先生搬到了家对面的大厂房中,和机器狗继续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维茨同意这部片子不仅仅只是个“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的故事,但他也不认为这部片子意在批判工业化或讽刺工业化城市,“我想说的是人物之间的关系,想说在冷漠的、机械化的世界中也能存在真挚的感情。”虽然乍看之下哈布洛先生自己也被机械重重武装起来(他戴着机关重重的眼镜),但有一个细节体现了在工业化世界中人类的情感无法被轻易取代、甚至更加外露的温情:哈布洛先生的额头上有一只仪表,按照维茨的说法,这代表人物的心情。“当他很着急的时候数字就会转得很快,当他心情愉悦放松的时候就会转得慢。一天开始时数字是从零开始的,如果那一天心情比较好,一天结束时数字就会比较低。如果一天过得不太愉快,数字就会比较高,最高数字是9999,到那个时候人物就会因压力过大而崩溃。”在接受Animation World Network的采访时,维茨透露,为了制作这部11分钟的动画短片他花了3年的时间,包括完成3D特效、制作动画模型、2D设计。在向他求证此事时,维茨表示实际的制作周期甚至更长,因为他的团队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来找投资。“如果当时资金充裕,6个月其实就可以完成了。”他说。如果说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动画团队很难获得投资人的关注,那在获得奥斯卡奖的殊荣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维茨成为卢森堡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导演,作为卢森堡人才引进计划的杰出案例得到政府的重视。伴随着名望而来的,还有合作机会和充裕资金:2014年,维茨与纽约器官捐赠公益机构LongLiveNY合作推出一部在他看来感情比《哈布洛先生》更为充沛的动画短片《纽约万岁》(Long Live New York)。这一次,他只花了1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制作。洛朗·维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而今,他把目光放到了中国。这是维茨第二次来到中国。他去了北京的中国传媒大学,与动画专业师生交流;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讲课,拜访动漫基地。维茨说,他此行的目的是“想继续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动画电影,为未来和中国电影行业的合作做准备。”但因还未正式敲定合作意向,他不方便透露太多细节。维茨的中国之行应该说恰逢时机。2015年对于中国动画电影行业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大圣归来》一扫多年来国产动画的颓势,以近10亿元的票房收入超过《功夫熊猫2》成为国内动画电影总票房第一,销售至全球60多个国家,海外预售已达400万美元,创下国产3D动画海外销售记录。在人们惊叹于国产动画电影也能有媲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精美画面和流畅剧情时,动画电影的市场热情也在急剧升温。华泰证券互联网和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王禹媚预测,动画电影市场体量将达到6000亿元,未来中国市场动漫IP的打造路径将更加多元化和多媒体化。大批资本进入动画电影市场,今年9月,《魁拔》出品方青青树动漫就宣布获得近亿融资,而仅仅在去年,青青树还因《魁拔3》的票房收入远低于成本而宣布无限期延期《魁拔4》。吸引维茨远道而来的,无疑是这个蓬勃的市场。“Monkey King (孙悟空)!”在被问到看过什么中国动画电影时,维茨脱口而出。维茨表示,《大圣归来》展示了中国动画制作的高质量,中国动画产业正在经历非常惊人的高速发展期,而且下一代的中国动画制作人也已具备了国际化竞争的素质。“《大圣归来》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从这开始中国动画会有非常大的改变。”他说。如果说在技术上中国动画制作人可以和国外同行一较高下,那么在一直饱受诟病的叙事能力和故事编排上呢?维茨称自己只看了《大圣归来》的片段,无法给出公允评价。对于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维茨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先看看中国现在有什么产品或想法可以融入到动画中,尤其是带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题材。在故事演绎中可以更加具有灵活性,让欧洲或美国的观众可以更好地理解故事内容。另外,在工作层面上要考虑如何优化制作过程。”也许在未来,维茨会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灵感,创作一部动画作品?“现在讨论这些为时尚早,但的确有非常多的可能性。”他笑着回答。他表示,自己期待与中国展开长期合作,帮助中国动画业在技术上进步,更好地讲故事。其实无论是一个中国故事也好,法国故事也罢,维茨最关注的,无外乎细腻描绘人物情感——而情感,正是超越地域、文化界限的全球通用语言。在谈到怎样算是一部优秀的动画作品时,维茨说:“首先在艺术层面上必须可以充分体现情感,其次在技术上要有质量。当然,艺术和技术合二为一有时候其实是很困难的。”

因为2014年第86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获奖作品《哈布洛先生》(Mr. Hublot),法国动画导演洛朗·维茨(Laurent Witz)的声名逐渐为全球动画片爱好者所知。在前往卢森堡成立自己的动画公司载尔特制片公司(Zeilt Productions)之前,动画专业毕业的维茨在法国的一家大型动画公司工作了7年,学习行业相关知识,慢慢从一个菜鸟成为制片人、导演。维茨认为“动画是一个创意无限的媒介,想象力在动画中没有限制”,这也是他会走上动画道路的最重要原因。在被问起自己最喜欢的动画导演及动画电影时,这位文质彬彬的导演推了推眼镜,略微思索了下,回答说,是布莱德·博德(Brad Bird)和他的电影《铁巨人》(Iron Giant)。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向最喜欢的动画电影致敬,由维茨自己撰写、制作、出品的《哈布洛先生》也和巨大的、深具威胁感的机器角色有关:故事讲述的是在一个充满蒸汽朋克美学色彩的工业世界里,患有强迫症的单身汉哈布洛先生出于怜悯之心收留了一只流浪机器狗。然而机器狗越长越大,逐渐脱离了哈布洛先生的控制,把他的家弄得乱七八糟。就在观众们以为哈布洛先生终于忍无可忍要用螺丝刀肢解掉机器狗时,故事出现了一个温馨的转折——哈布洛先生搬到了家对面的大厂房中,和机器狗继续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维茨同意这部片子不仅仅只是个“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的故事,但他也不认为这部片子意在批判工业化或讽刺工业化城市,“我想说的是人物之间的关系,想说在冷漠的、机械化的世界中也能存在真挚的感情。”虽然乍看之下哈布洛先生自己也被机械重重武装起来(他戴着机关重重的眼镜),但有一个细节体现了在工业化世界中人类的情感无法被轻易取代、甚至更加外露的温情:哈布洛先生的额头上有一只仪表,按照维茨的说法,这代表人物的心情。“当他很着急的时候数字就会转得很快,当他心情愉悦放松的时候就会转得慢。一天开始时数字是从零开始的,如果那一天心情比较好,一天结束时数字就会比较低。如果一天过得不太愉快,数字就会比较高,最高数字是9999,到那个时候人物就会因压力过大而崩溃。”在接受Animation World Network的采访时,维茨透露,为了制作这部11分钟的动画短片他花了3年的时间,包括完成3D特效、制作动画模型、2D设计。在向他求证此事时,维茨表示实际的制作周期甚至更长,因为他的团队花了近一年的时间来找投资。“如果当时资金充裕,6个月其实就可以完成了。”他说。如果说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动画团队很难获得投资人的关注,那在获得奥斯卡奖的殊荣后一切都不一样了。维茨成为卢森堡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导演,作为卢森堡人才引进计划的杰出案例得到政府的重视。伴随着名望而来的,还有合作机会和充裕资金:2014年,维茨与纽约器官捐赠公益机构LongLiveNY合作推出一部在他看来感情比《哈布洛先生》更为充沛的动画短片《纽约万岁》(Long Live New York)。这一次,他只花了1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制作。洛朗·维茨接受界面记者采访。而今,他把目光放到了中国。这是维茨第二次来到中国。他去了北京的中国传媒大学,与动画专业师生交流;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讲课,拜访动漫基地。维茨说,他此行的目的是“想继续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动画电影,为未来和中国电影行业的合作做准备。”但因还未正式敲定合作意向,他不方便透露太多细节。维茨的中国之行应该说恰逢时机。2015年对于中国动画电影行业来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大圣归来》一扫多年来国产动画的颓势,以近10亿元的票房收入超过《功夫熊猫2》成为国内动画电影总票房第一,销售至全球60多个国家,海外预售已达400万美元,创下国产3D动画海外销售记录。在人们惊叹于国产动画电影也能有媲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精美画面和流畅剧情时,动画电影的市场热情也在急剧升温。华泰证券互联网和传媒行业首席分析师王禹媚预测,动画电影市场体量将达到6000亿元,未来中国市场动漫IP的打造路径将更加多元化和多媒体化。大批资本进入动画电影市场,今年9月,《魁拔》出品方青青树动漫就宣布获得近亿融资,而仅仅在去年,青青树还因《魁拔3》的票房收入远低于成本而宣布无限期延期《魁拔4》。吸引维茨远道而来的,无疑是这个蓬勃的市场。“Monkey King (孙悟空)!”在被问到看过什么中国动画电影时,维茨脱口而出。维茨表示,《大圣归来》展示了中国动画制作的高质量,中国动画产业正在经历非常惊人的高速发展期,而且下一代的中国动画制作人也已具备了国际化竞争的素质。“《大圣归来》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从这开始中国动画会有非常大的改变。”他说。如果说在技术上中国动画制作人可以和国外同行一较高下,那么在一直饱受诟病的叙事能力和故事编排上呢?维茨称自己只看了《大圣归来》的片段,无法给出公允评价。对于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维茨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先看看中国现在有什么产品或想法可以融入到动画中,尤其是带有中国文化特色的题材。在故事演绎中可以更加具有灵活性,让欧洲或美国的观众可以更好地理解故事内容。另外,在工作层面上要考虑如何优化制作过程。”也许在未来,维茨会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灵感,创作一部动画作品?“现在讨论这些为时尚早,但的确有非常多的可能性。”他笑着回答。他表示,自己期待与中国展开长期合作,帮助中国动画业在技术上进步,更好地讲故事。其实无论是一个中国故事也好,法国故事也罢,维茨最关注的,无外乎细腻描绘人物情感——而情感,正是超越地域、文化界限的全球通用语言。在谈到怎样算是一部优秀的动画作品时,维茨说:“首先在艺术层面上必须可以充分体现情感,其次在技术上要有质量。当然,艺术和技术合二为一有时候其实是很困难的。”

1767 0 0

国产“成 人动画”热度能否持续?

元旦上映的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简称《十冷》)票房过亿,在主打“成 人观众”的动画电影中已是最高纪录。《十冷》“不冷反热”,让业内惊讶“成 人动画”终于赚钱了。从《秦时明月》的6000万,到《十冷》过亿,国产“成 人动画”成绩稳步上升,但这股热度能否持续下去呢?90后“网生代”成观影主力,“无厘头”动画《十冷》成黑马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十冷》成了不折不扣的黑马。初期不少院线对《十冷》持观望态度,首映后,影片在网络上的口碑持续上升,尤其是受年轻人的喜爱,有媒体统计出“有的场次观众爆笑上百次”,影院也不得不加大排片力度,最终助其票房过亿。《十冷》制作宣发费用总共3000万元,票房过亿,让其成为首部盈利的国产“成 人动画”。此前主打青少年及成 人观众的国产动画电影,仅有《风云决》、《魁拔》三部曲、《秦时明月》等为数不多的几部。《秦时明月》在去年夏天获得了6000万的进账,创该类型动画票房记录,但该票房成绩并不保证其盈利。《十冷》观众构成与传统国产动画的极大差异,也让业内惊呼“这种改变来得突然”。南京新街口国际影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国产动画片的观众基本是小孩拖大人,来而看《十冷》的大部分还是学生、小情侣。脱胎自同名网络短剧的《十冷》开拍之初就打着“成 人动画”的旗号,瞄准的就是80后、90后“网生代”——他们广泛地接受网络新鲜事物,喜欢网络吐槽,热爱各类恶搞。在《十冷》中,毁灭世界、大战魔王、拯救地球、改变命运……这些严肃的传统超级英雄情被网络流行文化一一解构,变成“网生代”熟悉的“无厘头”。如拯救地球的“英雄联盟”的成员包括:靠鼻子长短伸缩来御敌的匹诺曹;特技是卖萌的哪吒;带着一口蹩脚又塑料的台湾腔喊“你爸我姓时,名光鸡啦”的时光鸡,让观众忍俊不禁……寒假档再次被“低幼动画”霸占,《十冷》大热仍是特例不过业内人认为,《十冷》成功仅是个案。接下来的2月寒假是国产动画电影的集中档期。从目前公布档期的动画片来看,《喜羊羊7》《蜡笔总动员》《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摩尔庄园3》等仍是清一色的“低幼型”。对此,不少网友吐槽“陪孩子看国产动画就是煎熬”。“欧美动画一般都主打合家欢,大人小孩都能看得很开心。日本动画更是主要瞄准成人观众,每年日本电影票房年度排行榜中,动画片总能占得几个席位。只有国产动画才是‘低幼’的代名词。”南京动漫产业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相对主打成人观众或合家欢的电影,低幼动画制作标准肯定要低很多,无论是画风还是故事情节都不太讲究,这就造成了‘孩子看得开心、家长打呼噜’的现象。但孩子要看,大人也得陪,这种‘一拖一、一拖二’的消费模式,却能让一些‘低幼动画’不费力地赚钱。相反,成年观众对‘动画’要求就要苛刻很多,如果不是特别有吸引力,可不会轻易买票,‘成 人动画赚钱就要艰难不少。”“动画成 人化”支招:动画是个筐,喜剧温情都能往里装虽然国产“低幼动画”仍是主流,动画市场的“成人观众”价值却是有目共睹,好莱坞动画《功夫熊猫2》曾在国内卷走6亿元票房,即将公映的《小黄人》《功夫熊猫3》票房预期更是超过不少好莱坞科幻动作大片。“毕竟主流观影人群是成年人。”在分享《十冷》成功之道时,《十冷》导演卢恒宇表示,做“成 人动画”应该抛去“动画”的概念,“我们从一开始就将其定位为喜剧片,动画只是一个表现手法。” 因此,《十冷》营销时出现最多的是“无节操爆笑喜剧”。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美国好莱坞动画片电影基本都以动物和家庭关系来作为核心的,不管《冰河时代》是什么,基本上是一个家族关系,能让亲戚朋友搁在一块,尽管它是动物,但还是像一个家庭一样,主打温情,老少皆宜。”

元旦上映的动画电影《十万个冷笑话》(简称《十冷》)票房过亿,在主打“成 人观众”的动画电影中已是最高纪录。《十冷》“不冷反热”,让业内惊讶“成 人动画”终于赚钱了。从《秦时明月》的6000万,到《十冷》过亿,国产“成 人动画”成绩稳步上升,但这股热度能否持续下去呢?90后“网生代”成观影主力,“无厘头”动画《十冷》成黑马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十冷》成了不折不扣的黑马。初期不少院线对《十冷》持观望态度,首映后,影片在网络上的口碑持续上升,尤其是受年轻人的喜爱,有媒体统计出“有的场次观众爆笑上百次”,影院也不得不加大排片力度,最终助其票房过亿。《十冷》制作宣发费用总共3000万元,票房过亿,让其成为首部盈利的国产“成 人动画”。此前主打青少年及成 人观众的国产动画电影,仅有《风云决》、《魁拔》三部曲、《秦时明月》等为数不多的几部。《秦时明月》在去年夏天获得了6000万的进账,创该类型动画票房记录,但该票房成绩并不保证其盈利。《十冷》观众构成与传统国产动画的极大差异,也让业内惊呼“这种改变来得突然”。南京新街口国际影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国产动画片的观众基本是小孩拖大人,来而看《十冷》的大部分还是学生、小情侣。脱胎自同名网络短剧的《十冷》开拍之初就打着“成 人动画”的旗号,瞄准的就是80后、90后“网生代”——他们广泛地接受网络新鲜事物,喜欢网络吐槽,热爱各类恶搞。在《十冷》中,毁灭世界、大战魔王、拯救地球、改变命运……这些严肃的传统超级英雄情被网络流行文化一一解构,变成“网生代”熟悉的“无厘头”。如拯救地球的“英雄联盟”的成员包括:靠鼻子长短伸缩来御敌的匹诺曹;特技是卖萌的哪吒;带着一口蹩脚又塑料的台湾腔喊“你爸我姓时,名光鸡啦”的时光鸡,让观众忍俊不禁……寒假档再次被“低幼动画”霸占,《十冷》大热仍是特例不过业内人认为,《十冷》成功仅是个案。接下来的2月寒假是国产动画电影的集中档期。从目前公布档期的动画片来看,《喜羊羊7》《蜡笔总动员》《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摩尔庄园3》等仍是清一色的“低幼型”。对此,不少网友吐槽“陪孩子看国产动画就是煎熬”。“欧美动画一般都主打合家欢,大人小孩都能看得很开心。日本动画更是主要瞄准成人观众,每年日本电影票房年度排行榜中,动画片总能占得几个席位。只有国产动画才是‘低幼’的代名词。”南京动漫产业协会一位负责人表示,“相对主打成人观众或合家欢的电影,低幼动画制作标准肯定要低很多,无论是画风还是故事情节都不太讲究,这就造成了‘孩子看得开心、家长打呼噜’的现象。但孩子要看,大人也得陪,这种‘一拖一、一拖二’的消费模式,却能让一些‘低幼动画’不费力地赚钱。相反,成年观众对‘动画’要求就要苛刻很多,如果不是特别有吸引力,可不会轻易买票,‘成 人动画赚钱就要艰难不少。”“动画成 人化”支招:动画是个筐,喜剧温情都能往里装虽然国产“低幼动画”仍是主流,动画市场的“成人观众”价值却是有目共睹,好莱坞动画《功夫熊猫2》曾在国内卷走6亿元票房,即将公映的《小黄人》《功夫熊猫3》票房预期更是超过不少好莱坞科幻动作大片。“毕竟主流观影人群是成年人。”在分享《十冷》成功之道时,《十冷》导演卢恒宇表示,做“成 人动画”应该抛去“动画”的概念,“我们从一开始就将其定位为喜剧片,动画只是一个表现手法。” 因此,《十冷》营销时出现最多的是“无节操爆笑喜剧”。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美国好莱坞动画片电影基本都以动物和家庭关系来作为核心的,不管《冰河时代》是什么,基本上是一个家族关系,能让亲戚朋友搁在一块,尽管它是动物,但还是像一个家庭一样,主打温情,老少皆宜。”

2590 0 0

史上最贵的国产动画片出炉 总投资金额过亿元

在位于顺义的一个国际艺术区里,追光动画公司就隐藏在这里。与院里其他艺术工作室不一样,这里的玻璃推拉门上贴着两张门神图片。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在离开视频网站后,带领自己一手创办的团队,历时29个月打造出被称为“可以改变中国动画历史”的《小门神》。《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暑期档打破国产动画片市场坚冰,谁是下一个《大圣归来》也变得格外瞩目。《小门神》仅制作费就达7000万元,总投资过亿,也是国内投资最高的动画片,即将于元旦当天公映。这部动画片的出炉,凝聚了一群动画人的梦想与情怀。1.土豆网创始人做动画曾被质疑在追光动画公司会客厅的墙上,会看到一幅幅动画角色草图。第一部作品《小门神》即将上映,团队正在创作第二部动画片,所有的员工都在岗位上忙碌着。墙上贴着八个大字“一天一步,一年一部”,这是他们追求的目标。公司老板王微的办公桌,与其他员工同处一隅。动画师自豪地说,追光只做原创动画,做高端大电影。在国内动画界,追光动画是一个新公司,也独树一帜。在国内视频网站行业,王微曾是一个风云人物,创立了业界有名的土豆网。视频网站竞争激烈,三年前,土豆与优酷合并,土豆网在纳斯达克摘牌,王微随之宣布“退休”,他的微博头衔也改为“漫游中的王微”。人生到了转折点,该怎么办?王微想过做酒庄,也想过开漆器厂,但都作罢。最后他创办了追光动画,做起了动画电影,让互联网同行和动画界都感到惊诧。之前,他对动画片完全不了解,就是一个普通的观众,只不过对动画片感兴趣。“我很喜欢二维动画,但手绘动画离我毕竟比较远,而三维动画完全是计算机做出来的,我是学技术出身的,对三维动画感到更加亲切。”王微坦率地说,动画片完全用想象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有一种独特魅力。想清楚了到底要干什么很重要,至于动画创作经验,他觉得可以学,技术不是难事,跟做互联网是一脉相承的。制片人于洲跟王微是法国留学时的同学,也曾在土豆与他共事。在于洲看来,动画片要成功有三个要素,即艺术、技术和管理,他觉得他们有机会,有技术、管理经验,艺术上可以找人加盟。于洲也直言,两年前,公司刚成立时,很多人质疑他们,不看好他们能做出动画片来。但他笑道,“动画电影门槛很高,我们希望做有难度、有挑战的事,中国动画电影的新高度也需要更多人来推动。”他表示,他们不是单纯从商业考虑,没想过一开始就赚钱,希望做出优秀的作品能够流传。团队最初只有区区数人,如今发展到两百人,大部分是相互推荐过来的。为了不让人以为自己做动画是玩票,王微做了很多细节工作。办公室装修得像模像样,硬件设备是最好的,如一张胡桃木办公桌就值七八千元,以示公司要做长远发展。有一个新应聘来的动画师讲,面试后,他去洗手间发现有热水,被这个细节打动了,感觉这个公司靠谱。王微还进行了两轮融资,让风险投资公司进来,也能让人感觉到公司很严谨,是在认真做事。动画总监黄家康最初在香港一家知名动画公司工作,参与制作过《阿童木》《忍者神龟》等好莱坞动画片。公司后来倒闭,他也被迫来内地工作。但他发现,内地绝大多数动画公司要么给外国动画片做外包,要么做低幼动画片。他在厦门一家公司做动画,也是给美日动画片做外包,有违自己的创作理想。当朋友介绍来追光时,他开始很忐忑,以为就是一个有钱的老板想玩票。直到赶来面聊以后,他感觉王微不是一个商人,而是要真正做高端动画电影。“我们不是做一个电影来玩玩,而是拿出一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做动画。”于洲动情地说,团队里一些动画师是从好莱坞回来的,他们都勇敢地加入了。王微其实很文青。2.泰国旅行触发神仙下岗故事早在互联网圈内,王微就是一个有名的文青,喜好艺术,写过小说,做编剧写故事也是其所好。最初,他写了三个故事,《小门神》是其中之一。影片讲的是神界由于人间的长期忽视,众神面临下岗,门神两兄弟神荼、郁垒也遭遇困境。不甘现状的郁垒对门神不再被人间重视深感焦虑,冲动下凡,掀起轩然大波。而在人间,单身妈妈小英带着女儿雨儿继承了祖传馄饨店,受到隔壁快餐店的冲击,也面临生存困境。王微想做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故事,小门神的灵感来自于一次旅行。在离开土豆网后,有一次他去泰国旅行,在曼谷王宫门前突然看到两尊中国的青石神像,这两尊神像跟金光灿烂的王宫格格不入,这个画面不禁让他心头一动。“两个神仙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有点可怜。我就想做一个下岗的神仙怎么办的故事。”他不想写大家太熟悉的神仙如钟馗等,就翻看《山海经》,发现了神荼、郁垒这两个大家不熟的门神。他们又请教了一位教授,对门神起源进行了一番考证。中国人听说过门神,却并不了解门神,创作发挥空间很大,题材就这么定下了。曾经被万众喜爱的门神,如果到了今天毫无用处,他们得多么地不知所措。王微把神仙和人间的故事联系起来,前后写了一年的剧本,其他人提修改意见,他改了三十个版本。“片中神仙下岗再就业,老字号寻求创新,跟我自己的创业经历也有关。”他笑道,几年前写的故事,没想到现在中国这么提倡创业创新。写剧本前,王微在江浙生活了一段时间,没事就开车去上海周围的小镇住上几天。白天游客很多,晚上小镇很安静,老人推着小车出来,那种气氛让他又有点伤感。他把人间故事的发生地放在江南古镇,电影里一开头就呈现了古镇的氛围。团队还组织创作人员去江南小镇采风,去过南浔、同里、周庄,感受古镇的风土人情,拍下那里的小桥流水和房屋建筑。在南浔的一棵大柳树下喝茶、喝啤酒,大家觉得这棵柳树不错,动画设计师就把柳树画下来,放在电影里老字号的门前了。片中两位门神神荼、郁垒,一个大腹便便,一个清瘦挺拔,形成鲜明的搭配。这两个主角形象的设计,也颇下了一番功夫。神荼先后设计过六七十种形象,由于是高晓松给角色配音,于是也把高晓松说话的神态融入了角色。相对于神荼的喜感、幽默,郁垒更像是一个愤怒青年,神色忧郁,形象也经过多次变化,从青年最后逐渐头发变白。主创对人物细节十分讲究,甚至不放过服饰的皱褶。而片中天上的神界,每个神仙的造型也充满了个性,很有现代喜感。如财神爷身穿金衣,眼冒金光,戴着蓝牙耳机;土地公公不甘做“霍比特人”,站在凳上一较高下;巨灵神憨态可掬,秒变“吃货”;夜游神开着汽车巡游,拿打卡器扫描;八仙每个人都配有一个现代用品,韩湘子吹黑管,铁拐李拄着现代拐杖……更逗的是,神界下岗培训师外形、口吻很像马云,说话令人不舒服,但又有点道理,让观众很有代入感。“当初我看了剧本就很有感触,自己的公司刚倒闭,跟门神下岗再就业差不多。”黄家康说,神荼、郁垒有勇气去拥抱改变,故事让自己挺感动的。3.设计一座仙山费时九个月《小门神》开场不久,有一段画面极富想象力,小英和雨儿放孔明灯,无数盏亮闪闪的孔明灯升入夜空,越来越高,直至飘升到神界。一棵大树展开枝条,把一盏盏灯轻轻揽过来,最后被两位门神发现。“这个画面是我脑子里的第一个画面,故事大纲还没有,这段画面就产生了,一直没有改过,也是电影最原始最核心的元素。”王微对这个情节颇为满意。但在片中呈现神界的仙山,并不那么容易。《山海经》里只提到门神住在度朔山上,但山是什么样子,却没有具体描述。电影里设计成了一座飘浮在空中的仙山,山上还有一层一层的楼阁建筑,很有点《阿凡达》里圣山的味道。“仙山有一千多米高,上面有很多建筑,每个楼房都可拆开来,在结构上是完整的。”王微说,团队没有参考《阿凡达》里的圣山,而是借鉴了布达拉宫层层叠叠的建筑地形,光设计这座仙山,就花了团队九个月的时间。电影里先后有三场动作打戏,设计难度也非常大。郁垒去打开第一个封印时,需要用剑劈开湖面,做出水波滔天的画面,在动画行内公认是很难的。打开第二个封印时,郁垒遇到花仙的阻拦,俩人展开了一场大战。王微特意要求这段画面要做出中国画的意境,没有太多的景深,但有简洁、唯美的气氛。花仙先是漫天花瓣散开,而后聚拢像子弹一样射击,极具视觉冲击力,这也是团队殚精竭虑想出来的。片尾的年兽大战,在国产动画片中属于最高等级,前后做了六七十个版本。于洲透露,片中郁垒在一座大殿里看到自己的雕像,三十多个雕像神态不一,设计起来很难。而郁垒用剑劈断雕像,地面破碎,动作、烟尘渲染都不好做。年兽冲出地面,枝条炸裂的场面,每个镜头都需要反复打磨。影片还采用了好莱坞动画团队的制作方式,动画师事先要表演角色,把角色的神态、动作拍下来,再在电脑上进行创作。每个动画师的桌上还有一面镜子,自己对着镜子模仿角色,随时能调整角色的口型。“我们想做中国人自己的表演,像开头小英回家见母亲,不会像美国人那样见面拥抱,而是表达得很含蓄、愧疚。”黄家康还举了个例子,片中神荼走在路上,会随脚把小石子踢开,这些细节都很注重。幕后技术人员忍不住吐槽,王微给他们挖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坑”,“电影全片共140多个角色,且更‘可气’的是,这个剧本竟然复杂到还有四季。于是角色们如果出现在不同的季节,就必须有不同的服装,这些不同的造型当然就意味着要有不同的角色模型,连两个小门神都还各有两套服装。我们角色特效组的特效师们被这个‘大坑’给害惨了!”《小门神》共1940个镜头,最终版画面精度已达到甚至部分画面超过了好莱坞动画电影;103分钟的电影共产生102000个创作版本,每个版本都是一次迭代和进步。每一个动画师,一天只能制作一秒动画。此外,每个镜头都要经过8轮灯光调试,不论是人物眼神的闪烁、一片雪花的飘落、剑中脸庞的反光,甚至花瓣上莹润的反光,《小门神》都呈现出了细微之美。4.提前三个月开始推广影片《小门神》的配音从两年前就开始了,给神荼配音的是高晓松,给郁垒配音的是白客,曾给“甄嬛”、“芈月”等角色配音的季冠霖,给片中的花仙配音。“高晓松喜欢动画,有一次我们吃饭时聊到这个片子,他看了剧本后挺高兴,就答应过来配音。”王微透露,其他人也是这样,大家都喜欢动画片,挺纯粹的。高晓松吐槽,给这部电影配音的时候是大夏天,录音棚为了安静不能有空调,配出了他一身大汗。最要命的是王微是福建人,写出来的剧本是福建话,他一边配音,还要一边改剧本。这还不是最难的,片中神荼接盘子时发出的各种声音才最难,前后还配了七八回,让他叫苦不迭。不过,看到动画成片,高晓松直言感动,“这部动画最让我喜欢的地方就是基本上按照美式流程,却又没有照搬美国故事。”在王微看来,“我们做中国的故事,只能由中国人来做。”事实上,这两年多来,他改变了以前潇洒的生活状态,以前是夜里两点睡觉,很晚才起床;现在是早上六点起床,九点到公司后,每隔半小时开一次会,差不多晚上七点才回去。《小门神》的每个镜头,他平均看过三五百遍。“做动画片很单调很辛苦,没有红毯可走,没有明星,做的就是工匠手艺活。”但他笑称,自己挺喜欢现在这种状态。一部电影的路演通常在上映前两周展开,而《小门神》却不同寻常,距离上映尚有三个多月时,便开启首批城市的路演。“我们是新人,就早点出来,让更多人看到片子。”于洲说,这部片子不那么搞笑,配乐也不那么闹,不那么热血,比较优美,希望找到自己的观众群。在他看来,《大圣归来》爆发后,院线经理不再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看的,也有成人观众看,《小门神》也承担了这个期望。在最近的路演中,看到观众反响热烈,黄家康很感动。“这部片子除了娱乐性,还有更深层的东西,让更多人去欣赏影片,我们做到了。”他动情地说,做动画这一行很辛苦,但自己来追光不是想打一份工,不是做一份技术活儿,希望做中国自己的故事,做有意义的动画电影。国内很少有公司愿意做高端动画片,缺少一个平台让动画人去尝试,而追光提供了一个平台。在黄家康眼里,王微做动画导演,不是为了导演的名头,而是他骨子里流着艺术的血液,真的想做一件事。“团队大多数人是第一次做动画片,大家一起成长。我做动画片,也希望自己能够喜欢,不希望做一个片子,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王微笑着说,《小门神》投资虽大,但自己对上映没有预期,尽力去做,不去预期票房,其他的顺其自然。第一次做制片人的于洲坦言自己也是在慢慢学习,公司的前三部影片是不同题材的作品,希望用三部影片打开局面。虽然有媒体称追光为“中国的皮克斯”,但他觉得模仿皮克斯,会永远追不上人家。他信心满满,“中国市场很大,未来三五年做出几部作品后,大家会判断出,我们的动画是世界一流水平的。”【记者观察】给国产原创动画一点耐心《大圣归来》出品人路伟不久前在某论坛上披露,该片在上映时曾组织推发过一百多篇水军软文,营销上很成功,影片才取得了高票房。这话一出来,让很多当初的“自来水”网友很受伤,明明是自发传播该片口碑,却被归类为有组织的网络水军,路伟有抢夺功劳之嫌。正是网友和观众对国产动画片的力挺,才让《大圣归来》石破天惊,让动画人看到了希望。众所周知,国产低幼动画形成了恶性循环,孩子看得投入,大人看得昏昏欲睡。即便是很多有情怀的动画人,也被迫靠做低幼动画或为外国动画代工,挣到一点钱后才不惜血本去做高品质动画电影。在国内做高品质动画片很不容易,完全靠动画人的一腔热血和痴心,但成功者寥寥。《大圣归来》的成功,确实是一个异数,而且还是改编题材的动画片。像追光动画这样完全做原创动画片的公司,在内地屈指可数。幸好今年的局势有所改变,很多大影视公司也开始进军动画片领域,开始与动画工作室合作,要涉足高品质的动画电影。像光线影业一口气推出了十几部动画片计划,此次阿里影业跟《小门神》合作,多少改变了以往动画公司势单力薄的局面。商业院线也开始重视动画片,改变了对国产动画的偏见,愿意拿出一部分放映空间支持国产动画。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已达400多亿元,这么大的市场,动画片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大影视公司布局动画片领域,还是看中了市场。只有投资达到一定高度,才有可能做出高品质的动画片。像过去那种投资几百万元的动画片,品质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从未来发展趋势看,高投资的国产动画片会逐渐成为主流,用高品质来赢得观众。当然,国产动画片的进步尚需时日,需要观众的耐心和理解。不出所料的话,好莱坞动画片会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甚至会专门为中国观众量身定做动画片。像《功夫熊猫3》就是典型,该片预计将成为一颗票房炸弹,也必将吸引更多好莱坞公司做这种合拍动画片。如果中国动画公司再不奋起直追,这块市场很可能被好莱坞占据了。正如黄家康所言,也许我们讲故事还不够成熟,但总要迈出这一步,要是没有自己的故事,就永远提升不了中国动画水准。客观讲,《小门神》在竞争白热化的元旦档上映,市场结果恐怕仍不容乐观,能收回高投资亦非易事。但他们对高质量原创动画的不懈追求,值得观众去支持。

在位于顺义的一个国际艺术区里,追光动画公司就隐藏在这里。与院里其他艺术工作室不一样,这里的玻璃推拉门上贴着两张门神图片。土豆网创始人王微在离开视频网站后,带领自己一手创办的团队,历时29个月打造出被称为“可以改变中国动画历史”的《小门神》。《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暑期档打破国产动画片市场坚冰,谁是下一个《大圣归来》也变得格外瞩目。《小门神》仅制作费就达7000万元,总投资过亿,也是国内投资最高的动画片,即将于元旦当天公映。这部动画片的出炉,凝聚了一群动画人的梦想与情怀。1.土豆网创始人做动画曾被质疑在追光动画公司会客厅的墙上,会看到一幅幅动画角色草图。第一部作品《小门神》即将上映,团队正在创作第二部动画片,所有的员工都在岗位上忙碌着。墙上贴着八个大字“一天一步,一年一部”,这是他们追求的目标。公司老板王微的办公桌,与其他员工同处一隅。动画师自豪地说,追光只做原创动画,做高端大电影。在国内动画界,追光动画是一个新公司,也独树一帜。在国内视频网站行业,王微曾是一个风云人物,创立了业界有名的土豆网。视频网站竞争激烈,三年前,土豆与优酷合并,土豆网在纳斯达克摘牌,王微随之宣布“退休”,他的微博头衔也改为“漫游中的王微”。人生到了转折点,该怎么办?王微想过做酒庄,也想过开漆器厂,但都作罢。最后他创办了追光动画,做起了动画电影,让互联网同行和动画界都感到惊诧。之前,他对动画片完全不了解,就是一个普通的观众,只不过对动画片感兴趣。“我很喜欢二维动画,但手绘动画离我毕竟比较远,而三维动画完全是计算机做出来的,我是学技术出身的,对三维动画感到更加亲切。”王微坦率地说,动画片完全用想象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有一种独特魅力。想清楚了到底要干什么很重要,至于动画创作经验,他觉得可以学,技术不是难事,跟做互联网是一脉相承的。制片人于洲跟王微是法国留学时的同学,也曾在土豆与他共事。在于洲看来,动画片要成功有三个要素,即艺术、技术和管理,他觉得他们有机会,有技术、管理经验,艺术上可以找人加盟。于洲也直言,两年前,公司刚成立时,很多人质疑他们,不看好他们能做出动画片来。但他笑道,“动画电影门槛很高,我们希望做有难度、有挑战的事,中国动画电影的新高度也需要更多人来推动。”他表示,他们不是单纯从商业考虑,没想过一开始就赚钱,希望做出优秀的作品能够流传。团队最初只有区区数人,如今发展到两百人,大部分是相互推荐过来的。为了不让人以为自己做动画是玩票,王微做了很多细节工作。办公室装修得像模像样,硬件设备是最好的,如一张胡桃木办公桌就值七八千元,以示公司要做长远发展。有一个新应聘来的动画师讲,面试后,他去洗手间发现有热水,被这个细节打动了,感觉这个公司靠谱。王微还进行了两轮融资,让风险投资公司进来,也能让人感觉到公司很严谨,是在认真做事。动画总监黄家康最初在香港一家知名动画公司工作,参与制作过《阿童木》《忍者神龟》等好莱坞动画片。公司后来倒闭,他也被迫来内地工作。但他发现,内地绝大多数动画公司要么给外国动画片做外包,要么做低幼动画片。他在厦门一家公司做动画,也是给美日动画片做外包,有违自己的创作理想。当朋友介绍来追光时,他开始很忐忑,以为就是一个有钱的老板想玩票。直到赶来面聊以后,他感觉王微不是一个商人,而是要真正做高端动画电影。“我们不是做一个电影来玩玩,而是拿出一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做动画。”于洲动情地说,团队里一些动画师是从好莱坞回来的,他们都勇敢地加入了。王微其实很文青。2.泰国旅行触发神仙下岗故事早在互联网圈内,王微就是一个有名的文青,喜好艺术,写过小说,做编剧写故事也是其所好。最初,他写了三个故事,《小门神》是其中之一。影片讲的是神界由于人间的长期忽视,众神面临下岗,门神两兄弟神荼、郁垒也遭遇困境。不甘现状的郁垒对门神不再被人间重视深感焦虑,冲动下凡,掀起轩然大波。而在人间,单身妈妈小英带着女儿雨儿继承了祖传馄饨店,受到隔壁快餐店的冲击,也面临生存困境。王微想做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故事,小门神的灵感来自于一次旅行。在离开土豆网后,有一次他去泰国旅行,在曼谷王宫门前突然看到两尊中国的青石神像,这两尊神像跟金光灿烂的王宫格格不入,这个画面不禁让他心头一动。“两个神仙漂洋过海来到异国他乡,有点可怜。我就想做一个下岗的神仙怎么办的故事。”他不想写大家太熟悉的神仙如钟馗等,就翻看《山海经》,发现了神荼、郁垒这两个大家不熟的门神。他们又请教了一位教授,对门神起源进行了一番考证。中国人听说过门神,却并不了解门神,创作发挥空间很大,题材就这么定下了。曾经被万众喜爱的门神,如果到了今天毫无用处,他们得多么地不知所措。王微把神仙和人间的故事联系起来,前后写了一年的剧本,其他人提修改意见,他改了三十个版本。“片中神仙下岗再就业,老字号寻求创新,跟我自己的创业经历也有关。”他笑道,几年前写的故事,没想到现在中国这么提倡创业创新。写剧本前,王微在江浙生活了一段时间,没事就开车去上海周围的小镇住上几天。白天游客很多,晚上小镇很安静,老人推着小车出来,那种气氛让他又有点伤感。他把人间故事的发生地放在江南古镇,电影里一开头就呈现了古镇的氛围。团队还组织创作人员去江南小镇采风,去过南浔、同里、周庄,感受古镇的风土人情,拍下那里的小桥流水和房屋建筑。在南浔的一棵大柳树下喝茶、喝啤酒,大家觉得这棵柳树不错,动画设计师就把柳树画下来,放在电影里老字号的门前了。片中两位门神神荼、郁垒,一个大腹便便,一个清瘦挺拔,形成鲜明的搭配。这两个主角形象的设计,也颇下了一番功夫。神荼先后设计过六七十种形象,由于是高晓松给角色配音,于是也把高晓松说话的神态融入了角色。相对于神荼的喜感、幽默,郁垒更像是一个愤怒青年,神色忧郁,形象也经过多次变化,从青年最后逐渐头发变白。主创对人物细节十分讲究,甚至不放过服饰的皱褶。而片中天上的神界,每个神仙的造型也充满了个性,很有现代喜感。如财神爷身穿金衣,眼冒金光,戴着蓝牙耳机;土地公公不甘做“霍比特人”,站在凳上一较高下;巨灵神憨态可掬,秒变“吃货”;夜游神开着汽车巡游,拿打卡器扫描;八仙每个人都配有一个现代用品,韩湘子吹黑管,铁拐李拄着现代拐杖……更逗的是,神界下岗培训师外形、口吻很像马云,说话令人不舒服,但又有点道理,让观众很有代入感。“当初我看了剧本就很有感触,自己的公司刚倒闭,跟门神下岗再就业差不多。”黄家康说,神荼、郁垒有勇气去拥抱改变,故事让自己挺感动的。3.设计一座仙山费时九个月《小门神》开场不久,有一段画面极富想象力,小英和雨儿放孔明灯,无数盏亮闪闪的孔明灯升入夜空,越来越高,直至飘升到神界。一棵大树展开枝条,把一盏盏灯轻轻揽过来,最后被两位门神发现。“这个画面是我脑子里的第一个画面,故事大纲还没有,这段画面就产生了,一直没有改过,也是电影最原始最核心的元素。”王微对这个情节颇为满意。但在片中呈现神界的仙山,并不那么容易。《山海经》里只提到门神住在度朔山上,但山是什么样子,却没有具体描述。电影里设计成了一座飘浮在空中的仙山,山上还有一层一层的楼阁建筑,很有点《阿凡达》里圣山的味道。“仙山有一千多米高,上面有很多建筑,每个楼房都可拆开来,在结构上是完整的。”王微说,团队没有参考《阿凡达》里的圣山,而是借鉴了布达拉宫层层叠叠的建筑地形,光设计这座仙山,就花了团队九个月的时间。电影里先后有三场动作打戏,设计难度也非常大。郁垒去打开第一个封印时,需要用剑劈开湖面,做出水波滔天的画面,在动画行内公认是很难的。打开第二个封印时,郁垒遇到花仙的阻拦,俩人展开了一场大战。王微特意要求这段画面要做出中国画的意境,没有太多的景深,但有简洁、唯美的气氛。花仙先是漫天花瓣散开,而后聚拢像子弹一样射击,极具视觉冲击力,这也是团队殚精竭虑想出来的。片尾的年兽大战,在国产动画片中属于最高等级,前后做了六七十个版本。于洲透露,片中郁垒在一座大殿里看到自己的雕像,三十多个雕像神态不一,设计起来很难。而郁垒用剑劈断雕像,地面破碎,动作、烟尘渲染都不好做。年兽冲出地面,枝条炸裂的场面,每个镜头都需要反复打磨。影片还采用了好莱坞动画团队的制作方式,动画师事先要表演角色,把角色的神态、动作拍下来,再在电脑上进行创作。每个动画师的桌上还有一面镜子,自己对着镜子模仿角色,随时能调整角色的口型。“我们想做中国人自己的表演,像开头小英回家见母亲,不会像美国人那样见面拥抱,而是表达得很含蓄、愧疚。”黄家康还举了个例子,片中神荼走在路上,会随脚把小石子踢开,这些细节都很注重。幕后技术人员忍不住吐槽,王微给他们挖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坑”,“电影全片共140多个角色,且更‘可气’的是,这个剧本竟然复杂到还有四季。于是角色们如果出现在不同的季节,就必须有不同的服装,这些不同的造型当然就意味着要有不同的角色模型,连两个小门神都还各有两套服装。我们角色特效组的特效师们被这个‘大坑’给害惨了!”《小门神》共1940个镜头,最终版画面精度已达到甚至部分画面超过了好莱坞动画电影;103分钟的电影共产生102000个创作版本,每个版本都是一次迭代和进步。每一个动画师,一天只能制作一秒动画。此外,每个镜头都要经过8轮灯光调试,不论是人物眼神的闪烁、一片雪花的飘落、剑中脸庞的反光,甚至花瓣上莹润的反光,《小门神》都呈现出了细微之美。4.提前三个月开始推广影片《小门神》的配音从两年前就开始了,给神荼配音的是高晓松,给郁垒配音的是白客,曾给“甄嬛”、“芈月”等角色配音的季冠霖,给片中的花仙配音。“高晓松喜欢动画,有一次我们吃饭时聊到这个片子,他看了剧本后挺高兴,就答应过来配音。”王微透露,其他人也是这样,大家都喜欢动画片,挺纯粹的。高晓松吐槽,给这部电影配音的时候是大夏天,录音棚为了安静不能有空调,配出了他一身大汗。最要命的是王微是福建人,写出来的剧本是福建话,他一边配音,还要一边改剧本。这还不是最难的,片中神荼接盘子时发出的各种声音才最难,前后还配了七八回,让他叫苦不迭。不过,看到动画成片,高晓松直言感动,“这部动画最让我喜欢的地方就是基本上按照美式流程,却又没有照搬美国故事。”在王微看来,“我们做中国的故事,只能由中国人来做。”事实上,这两年多来,他改变了以前潇洒的生活状态,以前是夜里两点睡觉,很晚才起床;现在是早上六点起床,九点到公司后,每隔半小时开一次会,差不多晚上七点才回去。《小门神》的每个镜头,他平均看过三五百遍。“做动画片很单调很辛苦,没有红毯可走,没有明星,做的就是工匠手艺活。”但他笑称,自己挺喜欢现在这种状态。一部电影的路演通常在上映前两周展开,而《小门神》却不同寻常,距离上映尚有三个多月时,便开启首批城市的路演。“我们是新人,就早点出来,让更多人看到片子。”于洲说,这部片子不那么搞笑,配乐也不那么闹,不那么热血,比较优美,希望找到自己的观众群。在他看来,《大圣归来》爆发后,院线经理不再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看的,也有成人观众看,《小门神》也承担了这个期望。在最近的路演中,看到观众反响热烈,黄家康很感动。“这部片子除了娱乐性,还有更深层的东西,让更多人去欣赏影片,我们做到了。”他动情地说,做动画这一行很辛苦,但自己来追光不是想打一份工,不是做一份技术活儿,希望做中国自己的故事,做有意义的动画电影。国内很少有公司愿意做高端动画片,缺少一个平台让动画人去尝试,而追光提供了一个平台。在黄家康眼里,王微做动画导演,不是为了导演的名头,而是他骨子里流着艺术的血液,真的想做一件事。“团队大多数人是第一次做动画片,大家一起成长。我做动画片,也希望自己能够喜欢,不希望做一个片子,连自己都看不下去。”王微笑着说,《小门神》投资虽大,但自己对上映没有预期,尽力去做,不去预期票房,其他的顺其自然。第一次做制片人的于洲坦言自己也是在慢慢学习,公司的前三部影片是不同题材的作品,希望用三部影片打开局面。虽然有媒体称追光为“中国的皮克斯”,但他觉得模仿皮克斯,会永远追不上人家。他信心满满,“中国市场很大,未来三五年做出几部作品后,大家会判断出,我们的动画是世界一流水平的。”【记者观察】给国产原创动画一点耐心《大圣归来》出品人路伟不久前在某论坛上披露,该片在上映时曾组织推发过一百多篇水军软文,营销上很成功,影片才取得了高票房。这话一出来,让很多当初的“自来水”网友很受伤,明明是自发传播该片口碑,却被归类为有组织的网络水军,路伟有抢夺功劳之嫌。正是网友和观众对国产动画片的力挺,才让《大圣归来》石破天惊,让动画人看到了希望。众所周知,国产低幼动画形成了恶性循环,孩子看得投入,大人看得昏昏欲睡。即便是很多有情怀的动画人,也被迫靠做低幼动画或为外国动画代工,挣到一点钱后才不惜血本去做高品质动画电影。在国内做高品质动画片很不容易,完全靠动画人的一腔热血和痴心,但成功者寥寥。《大圣归来》的成功,确实是一个异数,而且还是改编题材的动画片。像追光动画这样完全做原创动画片的公司,在内地屈指可数。幸好今年的局势有所改变,很多大影视公司也开始进军动画片领域,开始与动画工作室合作,要涉足高品质的动画电影。像光线影业一口气推出了十几部动画片计划,此次阿里影业跟《小门神》合作,多少改变了以往动画公司势单力薄的局面。商业院线也开始重视动画片,改变了对国产动画的偏见,愿意拿出一部分放映空间支持国产动画。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已达400多亿元,这么大的市场,动画片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大影视公司布局动画片领域,还是看中了市场。只有投资达到一定高度,才有可能做出高品质的动画片。像过去那种投资几百万元的动画片,品质不可能好到哪里去。从未来发展趋势看,高投资的国产动画片会逐渐成为主流,用高品质来赢得观众。当然,国产动画片的进步尚需时日,需要观众的耐心和理解。不出所料的话,好莱坞动画片会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甚至会专门为中国观众量身定做动画片。像《功夫熊猫3》就是典型,该片预计将成为一颗票房炸弹,也必将吸引更多好莱坞公司做这种合拍动画片。如果中国动画公司再不奋起直追,这块市场很可能被好莱坞占据了。正如黄家康所言,也许我们讲故事还不够成熟,但总要迈出这一步,要是没有自己的故事,就永远提升不了中国动画水准。客观讲,《小门神》在竞争白热化的元旦档上映,市场结果恐怕仍不容乐观,能收回高投资亦非易事。但他们对高质量原创动画的不懈追求,值得观众去支持。

2139 0 0

中国动漫中的“卖萌”经济

今年暑假孙大圣又回来了,并非86版电视剧《西游记》,而是动画《大圣归来》,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偶尔冒出萌言萌语,让粉丝为之倾倒。紧接着《捉妖记》上映,短短一个月,一个叫胡巴的萌物吸金24亿元,轻松打破国内最高票房纪录。文字释义中“萌”为开始、发芽,时下这个词更多用来形容二次元事物,“卖萌”成了可爱的代名词。不久前安徽芜湖举办的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上,从动漫微电影到卡通手办,从《熊出没》主题公园到农产品卖家,各路“卖萌”冲击消费者视觉的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商业价值。看不见摸不着的“萌”,正以具象化的形式,融入到各行各业看得见的产品中。“卖萌”无处不在作为企业首席品牌策划师,郭广宇最近在为“三只松鼠”的抄袭潮烦恼。这家以山核桃起家的企业,未料“三只松鼠”的卡通形象逐步成了品牌形象。一时间各类抄袭产品接踵而至,有的摘掉了松鼠小美的发夹,有的把三只萌物位置掉了个。“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过去做坚果生意,创立“三只松鼠”后主业依旧是农产品。涉农企业纵身互联网,把品牌塑造成卡通形象,无疑是一次冒险。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腾讯QQ的企鹅和YY聊天工具中的浣熊,“人们潜意识里会觉得在跟一个很萌的小动物交流,这使得客户体验产生了更多的可能。”郭广宇说,虽没有直接数据支撑动漫品牌对企业带来了多少收益,但可以肯定的是,企业定位“萌化”后,多年来产值呈100%以上增长,今年已达20亿元以上,且消费群体日益年轻化。有的同行开始抄袭三只松鼠的卡通形象,也侧面证明了“萌化”战略的成功。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上,扮成“三只松鼠”的工作人员成了众多动漫迷的自拍背景,参与活动的游客可以领取一套“三只松鼠”大礼包,前提是扫描宣传册上的微信二维码。其他参展商打着和“三只松鼠”一样的算盘,利用动画短片、手游吸引人气。“动漫产业不是狭义的动画片、漫画书,涉农企业、房地产商、服装品牌都能沾点边,它的涵盖面越来越广。”方特主题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与方特一期欢乐世界不同,二期、三期、四期都融入了动漫主题概念,特别是二期,以“熊出没”为主题梦幻乐园赢得了广大青年人的亲睐。“萌”不只是孩子的特权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动漫产业总值突破1000亿元,与日本动漫产业仍有不小的差距。在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论坛上,日本京都精华大学故事漫画学部客员研究员、著名漫画家聂俊说,中国漫画受到日本漫画冲击和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动漫在赶超过程中,打下了很好的市场基础,形成自己的产业雏形。最近的例子是,暑期档上映的《大圣归来》票房突破9个亿,桀骜不驯又时而卖萌的孙大圣让人欢呼雀跃;去年,“有妖气”原创动漫平台的人气漫画《雏蜂》的动画版也率先在日本网络平台进行播放,赢得了不错口碑。《漫画行》编辑部主编梁菊清认为,国产漫画“萌化”趋势受到日本漫画近年来“萌”风格影响,也是自身发展的结果。以往因为题材限制,许多成人化风格不能触碰。“萌”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集体心理需求。北京电影学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曾共同主办《动漫蓝皮书》显示,当前,我国人口结构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少年儿童人口数量的持续下降,直接导致儿童动漫消费市场的萎缩。与此同时,国内成人动漫消费市场开始升温。梁菊清说,随着成人动漫消费市场日益成熟,“萌”并非低幼化,而是为成年人量身定做。《我叫MT》《十万个冷笑话》《啦啦啦德玛西亚》等“卖萌”微动画的走红,恰恰契合了网络时代青年人群的观看需求。她认为国产动漫“萌化”是精准市场定位:以“萌”为切口,将观众内心的喜悦情绪充分释放。“萌”蕴含着无限可能在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进入4G时代,移动互联网和PC端创造了更广的发布渠道,日益健全的版权机制下,中国动漫可施展的空间更大。“提速的移动互联网给手机提供了更快的下载速度,手机动漫特别是‘萌化’动漫,在青年人市场有着广大前景。”芜湖着迷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田菲介绍,手游的产值几乎是每年翻一倍,今年预计整个市场会超过400亿元。田菲和他的团队与国内一知名手游公司合作,已将日本著名漫画《火影忍者》制成手游版。眼下他将目光投向国产漫画市场,试图打造一款国漫手游,“其实国内市场已经很成熟,比如手游《我是MT》就有不错的口碑,和日漫相比,国漫转化为手游的成本更低,且更接地气。”“看到爆米花,就想到电影院。看到芒果,大家就想到湖南卫视。看到企鹅,就想到了腾讯QQ。”郭广宇说,只作为产品辅助的萌宠形象,已从二维空间变得越来越具象化,形成卡通手办、吉祥物等产品。“萌化”具有极大能量,“相比冰冷的客服,消费者和观众更希望和一只萌宠打交道,这个过程中蕴含着无限可能。”

今年暑假孙大圣又回来了,并非86版电视剧《西游记》,而是动画《大圣归来》,桀骜不驯的孙悟空偶尔冒出萌言萌语,让粉丝为之倾倒。紧接着《捉妖记》上映,短短一个月,一个叫胡巴的萌物吸金24亿元,轻松打破国内最高票房纪录。文字释义中“萌”为开始、发芽,时下这个词更多用来形容二次元事物,“卖萌”成了可爱的代名词。不久前安徽芜湖举办的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上,从动漫微电影到卡通手办,从《熊出没》主题公园到农产品卖家,各路“卖萌”冲击消费者视觉的同时,获得了巨大的商业价值。看不见摸不着的“萌”,正以具象化的形式,融入到各行各业看得见的产品中。“卖萌”无处不在作为企业首席品牌策划师,郭广宇最近在为“三只松鼠”的抄袭潮烦恼。这家以山核桃起家的企业,未料“三只松鼠”的卡通形象逐步成了品牌形象。一时间各类抄袭产品接踵而至,有的摘掉了松鼠小美的发夹,有的把三只萌物位置掉了个。“三只松鼠”创始人章燎原过去做坚果生意,创立“三只松鼠”后主业依旧是农产品。涉农企业纵身互联网,把品牌塑造成卡通形象,无疑是一次冒险。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腾讯QQ的企鹅和YY聊天工具中的浣熊,“人们潜意识里会觉得在跟一个很萌的小动物交流,这使得客户体验产生了更多的可能。”郭广宇说,虽没有直接数据支撑动漫品牌对企业带来了多少收益,但可以肯定的是,企业定位“萌化”后,多年来产值呈100%以上增长,今年已达20亿元以上,且消费群体日益年轻化。有的同行开始抄袭三只松鼠的卡通形象,也侧面证明了“萌化”战略的成功。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上,扮成“三只松鼠”的工作人员成了众多动漫迷的自拍背景,参与活动的游客可以领取一套“三只松鼠”大礼包,前提是扫描宣传册上的微信二维码。其他参展商打着和“三只松鼠”一样的算盘,利用动画短片、手游吸引人气。“动漫产业不是狭义的动画片、漫画书,涉农企业、房地产商、服装品牌都能沾点边,它的涵盖面越来越广。”方特主题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与方特一期欢乐世界不同,二期、三期、四期都融入了动漫主题概念,特别是二期,以“熊出没”为主题梦幻乐园赢得了广大青年人的亲睐。“萌”不只是孩子的特权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动漫产业总值突破1000亿元,与日本动漫产业仍有不小的差距。在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论坛上,日本京都精华大学故事漫画学部客员研究员、著名漫画家聂俊说,中国漫画受到日本漫画冲击和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中国动漫在赶超过程中,打下了很好的市场基础,形成自己的产业雏形。最近的例子是,暑期档上映的《大圣归来》票房突破9个亿,桀骜不驯又时而卖萌的孙大圣让人欢呼雀跃;去年,“有妖气”原创动漫平台的人气漫画《雏蜂》的动画版也率先在日本网络平台进行播放,赢得了不错口碑。《漫画行》编辑部主编梁菊清认为,国产漫画“萌化”趋势受到日本漫画近年来“萌”风格影响,也是自身发展的结果。以往因为题材限制,许多成人化风格不能触碰。“萌”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集体心理需求。北京电影学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曾共同主办《动漫蓝皮书》显示,当前,我国人口结构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少年儿童人口数量的持续下降,直接导致儿童动漫消费市场的萎缩。与此同时,国内成人动漫消费市场开始升温。梁菊清说,随着成人动漫消费市场日益成熟,“萌”并非低幼化,而是为成年人量身定做。《我叫MT》《十万个冷笑话》《啦啦啦德玛西亚》等“卖萌”微动画的走红,恰恰契合了网络时代青年人群的观看需求。她认为国产动漫“萌化”是精准市场定位:以“萌”为切口,将观众内心的喜悦情绪充分释放。“萌”蕴含着无限可能在中国动漫产业交易会论坛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进入4G时代,移动互联网和PC端创造了更广的发布渠道,日益健全的版权机制下,中国动漫可施展的空间更大。“提速的移动互联网给手机提供了更快的下载速度,手机动漫特别是‘萌化’动漫,在青年人市场有着广大前景。”芜湖着迷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田菲介绍,手游的产值几乎是每年翻一倍,今年预计整个市场会超过400亿元。田菲和他的团队与国内一知名手游公司合作,已将日本著名漫画《火影忍者》制成手游版。眼下他将目光投向国产漫画市场,试图打造一款国漫手游,“其实国内市场已经很成熟,比如手游《我是MT》就有不错的口碑,和日漫相比,国漫转化为手游的成本更低,且更接地气。”“看到爆米花,就想到电影院。看到芒果,大家就想到湖南卫视。看到企鹅,就想到了腾讯QQ。”郭广宇说,只作为产品辅助的萌宠形象,已从二维空间变得越来越具象化,形成卡通手办、吉祥物等产品。“萌化”具有极大能量,“相比冰冷的客服,消费者和观众更希望和一只萌宠打交道,这个过程中蕴含着无限可能。”

1326 0 0

又一波童年回忆!《舒克和贝塔》将拍电影版

8月19日,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在上海展览中心拉开帷幕,“童话大王”郑渊洁举行舒克智能童话故事机签售会。近期动画电影扎堆涌现大银幕,获得票房和掌声双丰收。采访中,郑渊洁透露其经典之作《舒克和贝塔》电影版正在筹备中,他还放话称,自己有望在三年内回归作家富豪榜榜首。作为“童话大王”郑渊洁的经典之作《舒克和贝塔》,曾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后被上海美影拍摄成动画片。主要讲述了2个小老鼠的故事,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也是很多80后回味无穷的动画片。近期动画电影市场火爆,国产动画《大圣归来》与《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先后上映,收获票房与口碑双赢。据悉,作为一代80后童年记忆的《舒克和贝塔》也会在未来以电影的形式与观众见面。采访中,郑渊洁表示,关于《舒克和贝塔》的电影制作问题,他都授权给皮皮鲁公司,目前是在讨论过程中。郑渊洁举行舒克智能童话故事机签售会郑渊洁无疑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童话大王,三十年来,他的作品深受几代读者们喜爱,一时洛阳纸贵,郑渊洁也因此常年盘踞在作家富豪榜上,牢牢霸占前三的位置。最近一次统计显示,青年作家张嘉佳领跑榜单。对此,郑渊洁笑称,自己与张嘉佳的收入相差甚微,有信心重回首位,傲居群雄

8月19日,一年一度的上海书展在上海展览中心拉开帷幕,“童话大王”郑渊洁举行舒克智能童话故事机签售会。近期动画电影扎堆涌现大银幕,获得票房和掌声双丰收。采访中,郑渊洁透露其经典之作《舒克和贝塔》电影版正在筹备中,他还放话称,自己有望在三年内回归作家富豪榜榜首。作为“童话大王”郑渊洁的经典之作《舒克和贝塔》,曾伴随了几代人的成长,后被上海美影拍摄成动画片。主要讲述了2个小老鼠的故事,具有一定的教育意义,也是很多80后回味无穷的动画片。近期动画电影市场火爆,国产动画《大圣归来》与《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先后上映,收获票房与口碑双赢。据悉,作为一代80后童年记忆的《舒克和贝塔》也会在未来以电影的形式与观众见面。采访中,郑渊洁表示,关于《舒克和贝塔》的电影制作问题,他都授权给皮皮鲁公司,目前是在讨论过程中。郑渊洁举行舒克智能童话故事机签售会郑渊洁无疑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童话大王,三十年来,他的作品深受几代读者们喜爱,一时洛阳纸贵,郑渊洁也因此常年盘踞在作家富豪榜上,牢牢霸占前三的位置。最近一次统计显示,青年作家张嘉佳领跑榜单。对此,郑渊洁笑称,自己与张嘉佳的收入相差甚微,有信心重回首位,傲居群雄

腾讯动漫 2655天前
1530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