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画电影史中难以超越的艺术巅峰

2016
04/08
22:47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272
0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6
/
04/08
22:47
1272
0
0

《大闹天宫》《山水情》《三个和尚》《天书奇谭》《哪吒闹海》《小蝌蚪找妈妈》《牧笛》等中国动画电影经典,以其独一无二的民族风格特色,在给无数人留下美好童年回忆的同时,也是中国动画电影史中难以超越的艺术巅峰。民族风格,是标识那一代人的关键词。也正是因为在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风格探索上所取得的斐然成绩,也使得那一代中国动画电影人在国际上享有着特殊重要的声誉和地位,前些年万氏兄弟诞辰纪念之际,谷歌甚至在官网首页标识上挂出美猴王的头像,这恐怕远远超出了眼下动画行业 “羊” “狼”“熊”格局的认知范畴。这些年,那一代人的相继离开在国内外都形成了持续的社会话题,这就凸显了一个时代性的逼问——到底什么是民族风格?或者以万籁鸣、马克宣先生为代表的那一代人,他们的独特性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他们的贡献是不可替代的?这些追问构成了回答上述问题的关键。

线索首先来自民族风格的起源。1941年,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问世,第二年,由万氏兄弟推出的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也随之诞生,并且从那时候起,就为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风格探索埋下了伏笔。到了1955年特伟先生提出“探民族形式之路,敲喜剧风格之门”之时,已经很自然地成为了全行业的共识和自觉追求。所以到了1964年,尽管名垂世界动画电影史乃至世界电影史,但《大闹天宫》的出现反倒是厚积薄发,而且其接受、辐射范围之广泛也远超今日之想象。日本动漫泰斗手冢治虫就从《铁扇公主》到《大闹天宫》,一再受到万氏兄弟等的民族风格探索的启迪,甚至战后日本精神世界的重新构建,都有着来自中国的民族风格实践的文化参照。万籁鸣、特伟、马克宣先生那一代人的独特性就在于,或者说,以动画电影为代表的民族风格实践的独特性就在于,确实只有到了建国之后,到了五六十年代,在动画电影领域,我们才能够比较成熟地消化,以西方中心透视法做为构图原则或者作为基本原理,完成我们中国式的艺术表达,将传统中国的视觉图像和美术世界搬到荧幕上。在这个意义上,尤其是到了以《小蝌蚪找妈妈》《牧笛》《鹿铃》《山水情》为代表的水墨动画,中国动画确实找到了自己的现代意义上稳定的民族风格,并实现了民族风格的多种类型化,它们的价值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替代的。通俗的说,经过几代人几十年的辛勤探索,中国的“画”终于能顺畅地“动”起来了。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随着时代的演进,不同代际的审美趣味也发生着剧烈的变迁,特别是3D电影技术的成熟,对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风格探索之路也提出了严峻的挑战。1999年的《宝莲灯》几近成为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特征的中国动画电影的绝唱,尽管在当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在新世纪,如何接过万籁鸣、特伟、马克宣先生那一代人民族风格探索的接力棒,始终是一个尚未完成的命题,中国动画电影也再未实现任何意义上的国际化。尽管近年来,推出了3D版的《大闹天宫》《神笔马良》,这种将传统中国动画电影3D化的作品,但也依然没有重回昔日的辉煌。因为万籁鸣、特伟、马克宣先生那一代人的中国式民族风格,尽管完成了传统图像的现代性转换,但并不是简单地将它们3D化,把图层拉开就能顺利的进入到3D时代,这尤其需要新一代中国动画人下大工夫去深入探索。因为,民族风格显然不是一个本质主义或民族主义的概念,民族风格也不能等同于简单的“中国风”,“中国风”式的民族元素的添加至少不是民族风格的充分条件。经过一系列的失败,这个角度的尝试恐怕显然不是接过万籁鸣、特伟、马克宣先生那一代人的民族风格接力棒的正确路径。

2006年以来,国家对动漫产业的扶持模式由政府主导转变为市场和政府共同驱动,中国动漫产业也从幼稚期逐渐过渡到快速发展阶段,市场增长率高、需求增长速度快,成为这一阶段中国动漫市场的基本特征。到了2012年推出的《“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动漫产业开始逐步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我国动漫产业的产值也从“十一五”开始,年增长率始终平均在30%左右,直到今天年产值已经接近千亿大关。《喜羊羊》《熊出没》《赛尔号》《摩尔庄园》《洛克王国》《魁拔》《秦时明月》等一系列作品在这一时期应运而生,但如同上文所述,过度直接参照好莱坞和日本的成功经验,不仅在票房上节节败退,也丧失了中国动画电影曾经引以为傲的民族风格特色,在中国动画电影中也再未“看见”那个曾经光彩夺目的“中国”。那么,中国动画电影在今天这个大的文化产业格局中的位置在哪里?究竟什么是中国动画电影?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特色到底是什么?包含动漫产业在内的文化产业越是欣欣向荣、朝气蓬勃,这些问题就愈发醒目和碍眼,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文艺理论问题,它们更关乎文化产业的未来走向,更关乎着一个国家文化主权的归属。所以,万籁鸣、特伟、马克宣先生们的精神遗产在这里就显得特别的难能可贵,但在今天我们却甚至还不知道该怎么捡起他们的民族风格探索的接力棒,这对此刻已经进入千亿GDP时代的动漫产业,未免不是一个太过残酷的嘲讽。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新媒体时代 动漫产业的机遇或挑战?

导语:伴随着网络的普及,新媒体这个概念词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新媒体切实的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什么是新媒体? 在新媒体的定义中,凡是以新的技术支撑体系下出现的媒体形态,如数字杂志、数字报纸、数字广播、手机短信、移动电视、网络、桌面视窗、数字电视、数字电影、触摸媒体等如被称之为新媒体,也叫“第五媒体”。 这个时代是一个社交的时代,这一点从Facebook、QQ等社交工具所拥有的用户数量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印证,而相比于之前的文字叙述、影声叙述,新媒体无疑在互动性上有着强大的优势。新媒体形态下的动漫产业 在新媒体的发展历程中,不得不提及它对动漫产业所带来的影响。自二十世纪60年代的《大闹天宫》过后,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国内一直未出现代表性的动漫作品,前两年大热的喜羊羊灰太狼算是给国内的动漫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但是整个国内的动漫产业似乎也没有因为这一个品牌而有新的发展思路和空间。 近两年由新媒体卡通品牌《摩尔庄园》和《赛尔号》所带来的新一波等颇具代表性的作品,这类作品虽然在艺术上还未能有很大的造诣,但从知名度而言,他们已经属于家喻户晓的动漫作品,在这些作品的背后,诞生了如淘米等新媒体动漫娱乐公司。淘米公司在这两年的发展是比较引人注目的。据了解,淘米公司成立于2007年,专注于儿童娱乐产业,而它切入儿童娱乐产业的方式是以儿童虚拟社区的方式,自2008年第一款儿童游戏《摩尔庄园》获得成功以后,淘米此后连续推出多款儿童虚拟社区作品,在市场中均取得了一定的反响。 在淘米的目标中,他的理念一直在向迪士尼看齐,迪士尼的发展依托于当年的电影、电视上的动画所形成的品牌影响力,逐渐再转移到线下,而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发展模式显然已经不可复制,淘米网遂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从互联网切入,这是时代的大背景所致。 虽然淘米网络以网络媒体切入儿童娱乐产业,但是在它的发展布局,以及目前的业务线的结果来看,淘米一直尝试突破互联网单一平台,向多媒体平台,例如电视、电影和移动终端进行延伸。无论是《摩尔庄园》,还是此后推出的《赛尔号》均被搬上了荧幕。淘米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发展埋下了伏笔。淘米,借用了一种迂回的方式,从互联网切入动漫,再从动漫切入线下。 可以说,借着新媒体的东风,国内的动漫产业开始慢慢崛起。但是在新媒体的时代,动漫研发厂商们还需要面对诸多挑战。“动漫厂商需要了解,新媒体与之前的推广方式存在很大的区别,新媒体更追求精准定位用户投放,另外,营销的模式要建立在作品本身的质量上”,某业内分析师说。人人交互时代 平台战略 在去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媒体艺术与设计学院动画艺术系主任於水老师曾经做过一次关于新媒体动画电影的演讲,於老师说:“新媒体应该是视听和交互叙事,不光包括文字交互,还包括人人交互,像社交网络,通过人机交互。” 而人人交互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是需要提供一个平台,从线上的平台互动,到线下的交互,这一点是众多传统的动漫产业的发展平台所欠缺的,产业链的打通一方面丰富了儿童动漫产业的布局,另一方面也是加强用户对于品牌认知的一个重要途径,现在的用户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部动画片,而是以这部动画片为连接的互动,这是未来的厂商们所需要面临的挑战。

导语:伴随着网络的普及,新媒体这个概念词被越来越多的人提起,新媒体切实的融入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什么是新媒体? 在新媒体的定义中,凡是以新的技术支撑体系下出现的媒体形态,如数字杂志、数字报纸、数字广播、手机短信、移动电视、网络、桌面视窗、数字电视、数字电影、触摸媒体等如被称之为新媒体,也叫“第五媒体”。 这个时代是一个社交的时代,这一点从Facebook、QQ等社交工具所拥有的用户数量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印证,而相比于之前的文字叙述、影声叙述,新媒体无疑在互动性上有着强大的优势。新媒体形态下的动漫产业 在新媒体的发展历程中,不得不提及它对动漫产业所带来的影响。自二十世纪60年代的《大闹天宫》过后,受到多方面的影响,国内一直未出现代表性的动漫作品,前两年大热的喜羊羊灰太狼算是给国内的动漫产业打了一剂强心针,但是整个国内的动漫产业似乎也没有因为这一个品牌而有新的发展思路和空间。 近两年由新媒体卡通品牌《摩尔庄园》和《赛尔号》所带来的新一波等颇具代表性的作品,这类作品虽然在艺术上还未能有很大的造诣,但从知名度而言,他们已经属于家喻户晓的动漫作品,在这些作品的背后,诞生了如淘米等新媒体动漫娱乐公司。淘米公司在这两年的发展是比较引人注目的。据了解,淘米公司成立于2007年,专注于儿童娱乐产业,而它切入儿童娱乐产业的方式是以儿童虚拟社区的方式,自2008年第一款儿童游戏《摩尔庄园》获得成功以后,淘米此后连续推出多款儿童虚拟社区作品,在市场中均取得了一定的反响。 在淘米的目标中,他的理念一直在向迪士尼看齐,迪士尼的发展依托于当年的电影、电视上的动画所形成的品牌影响力,逐渐再转移到线下,而在这个时代,这样的发展模式显然已经不可复制,淘米网遂采用了另外一种方式,从互联网切入,这是时代的大背景所致。 虽然淘米网络以网络媒体切入儿童娱乐产业,但是在它的发展布局,以及目前的业务线的结果来看,淘米一直尝试突破互联网单一平台,向多媒体平台,例如电视、电影和移动终端进行延伸。无论是《摩尔庄园》,还是此后推出的《赛尔号》均被搬上了荧幕。淘米从一开始就为自己的发展埋下了伏笔。淘米,借用了一种迂回的方式,从互联网切入动漫,再从动漫切入线下。 可以说,借着新媒体的东风,国内的动漫产业开始慢慢崛起。但是在新媒体的时代,动漫研发厂商们还需要面对诸多挑战。“动漫厂商需要了解,新媒体与之前的推广方式存在很大的区别,新媒体更追求精准定位用户投放,另外,营销的模式要建立在作品本身的质量上”,某业内分析师说。人人交互时代 平台战略 在去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新媒体艺术与设计学院动画艺术系主任於水老师曾经做过一次关于新媒体动画电影的演讲,於老师说:“新媒体应该是视听和交互叙事,不光包括文字交互,还包括人人交互,像社交网络,通过人机交互。” 而人人交互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是需要提供一个平台,从线上的平台互动,到线下的交互,这一点是众多传统的动漫产业的发展平台所欠缺的,产业链的打通一方面丰富了儿童动漫产业的布局,另一方面也是加强用户对于品牌认知的一个重要途径,现在的用户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一部动画片,而是以这部动画片为连接的互动,这是未来的厂商们所需要面临的挑战。

新华娱乐 3464天前
1603 0 0

影院动画片《黑猫警长2》将于2014年问世

中国动画重镇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6日在此间宣布,2013年将启动10部动画片的制作,“孙悟空”“葫芦兄弟”“阿凡提”等为中国几代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动漫形象将纷纷“重登”银幕,其中影院动画片《黑猫警长2》将于2014年与观众见面。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动画片《黑猫警长》塑造了一只“智、勇、趣、酷”的好猫,“从造型到故事内容都有着很高的品牌及商业开发价值”,因此美影厂考虑为黑猫警长“打造全新的故事”,同时也对其中动画形象进行调整和再创作。 据悉,该片将由动画片《马兰花》导演姚光华和青年导演施屹执导,主创团队致力于推陈出新,激活人们对黑猫警长沉睡的记忆。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时宣布的十部动画片项目中还包括:影院动画片《孙悟空之火焰山》、真人版电影《葫芦兄弟》、大耳朵图图系列动画电影《糊涂英雄——海岛奇遇》、木偶CG动画片《阿凡提新传》、音乐动画片《我为歌狂》、木偶动画片《海底两万里》、喜剧动画片《动物也嚣张》、武侠动画片《八尾猫》、系列动画片《开心菜园》。 钱建平介绍说,2012年上影集团与美国特艺公司合作以3D技术“重塑”动画电影《大闹天宫》,收获了5000万元票房。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计划联合国内外优秀团队,在未来十年中再创作多部以“孙悟空”为主角的影院动画大片。

中国动画重镇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6日在此间宣布,2013年将启动10部动画片的制作,“孙悟空”“葫芦兄弟”“阿凡提”等为中国几代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动漫形象将纷纷“重登”银幕,其中影院动画片《黑猫警长2》将于2014年与观众见面。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动画片《黑猫警长》塑造了一只“智、勇、趣、酷”的好猫,“从造型到故事内容都有着很高的品牌及商业开发价值”,因此美影厂考虑为黑猫警长“打造全新的故事”,同时也对其中动画形象进行调整和再创作。 据悉,该片将由动画片《马兰花》导演姚光华和青年导演施屹执导,主创团队致力于推陈出新,激活人们对黑猫警长沉睡的记忆。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同时宣布的十部动画片项目中还包括:影院动画片《孙悟空之火焰山》、真人版电影《葫芦兄弟》、大耳朵图图系列动画电影《糊涂英雄——海岛奇遇》、木偶CG动画片《阿凡提新传》、音乐动画片《我为歌狂》、木偶动画片《海底两万里》、喜剧动画片《动物也嚣张》、武侠动画片《八尾猫》、系列动画片《开心菜园》。 钱建平介绍说,2012年上影集团与美国特艺公司合作以3D技术“重塑”动画电影《大闹天宫》,收获了5000万元票房。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计划联合国内外优秀团队,在未来十年中再创作多部以“孙悟空”为主角的影院动画大片。

3046 0 0

[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将映 大朋友能否找到童年?

《黑猫警长》拍出一部大电影来,引发的怀旧风潮也许未必比在市中心某个商场举办一次黑猫警长主题展来得更成功。70、80后在黑猫警长人偶前拍个照发个朋友圈感慨一下对童年的怀念足矣,要是花上俩小时几十块大洋在电影院里看熟悉的人物演一个低幼又毫无亲切感的故事,大概出了电影院少不了要骂骂咧咧几句“毁童年”。首映式的时候当年的主题曲演唱者沈小岑又“重出江湖”唱响了主题曲,可是原来的味道只剩下前奏。曾经清亮的嗓音已经蒙上暗沉,副歌部分音调略高的“啊~~黑猫警长”甚至还跑了调。这是岁月不饶人,人也回不到曾经的岁月的铁证。至于眼下电影,片尾用胡彦斌的版本搭配老版画面,种种不合时宜的穿越感和后现代气息。另一个比歌更出戏的是隔三差五乱入的招商银行大特写。其实《黑猫警长》筹备着要重拍的这些年里,《葫芦娃》和《邋遢大王》都已经将电视剧版本重新剪辑组合进过电影院,《大闹天宫》成了3D,也算是在大银幕上重新吼了一嗓子中国动画曾经的辉煌。《黑猫警长》的电视重剪电影版也在2010年4月短暂面过世。那个时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知道自己手里握着一代人的童年等同于守着金山银山,却只是站在山前,搭起个简单的小篷房,前面竖一块廉价的KT板子就开始吆喝“卖票”,实在是把一片风景经营得乏善可陈。从这一点上来说,《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起码让整个陈腐老旧的美影厂动起来了。至少这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对人物的性情、故事的格局以及人物存在的意义都做了梳理。尽管故事低幼老套,也总算是花了心思把故事编圆了。上天入地的格局让电影的商业诉求明显,摩托车能变身飞艇,手枪能发射不同功能的子弹,手腕上的通讯对讲机能投射出萝莉母猫小秘书的全息影像,黑猫警长的与时俱进,至少在今天看惯了美国大片的小朋友们看来,才是大银幕上英雄应有的水准。这是一个态度上的飞跃,不管结果飞没飞起来,扑腾两下的态度比剪几刀旧片子扔进影院里来得有诚意一些。70、80后们一定很难习惯,童年熟悉的卡通人物如今在银幕上说着“我竟无言以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快发朋友圈”这样的时髦话。一只耳的脸谱化集结了银河火箭队和灰太狼的脓包特质,翻来覆去说“我可以是英明神武的一只耳大人”,有些没话找话,不过容易树立起标志性的辨识度。毕竟今天小朋友没看到他被打掉一只耳朵的经历。小时候看《黑猫警长》,看到动物世界的奇观,再学些简单的科学常识。至少螳螂吃配偶这件事,从动画片里获得震撼性的认知后,这辈子看到螳螂这种生物都要无法直视地联想到《黑猫警长》。而今天的《黑猫警长》变得如此平庸,不是这只黑猫,换了另外任何的卡通形象,都一样可以打败坏蛋,拯救城市,结交朋友,传播积极向上正能量。这也许是令人失落的地方,黑猫警长惩恶扬善的历险变成了浮夸绚丽的空中楼阁,也就丧失了这部经典最独树一帜的魅力所在。不过显然在现在的动画制作水平里,主创对自身能力的评估算是客观,知道做不到迪士尼那般两全,能让成年的怀旧党、初次见面的小观众们同样热爱。何况今天早不是当年除了看这个你也没什么其他选择的匮乏年代,满电影院里多的是选择,电影院外的儿童娱乐天地更宽广。于是新的《黑猫警长》也没那么大的野心追求,去还给80后什么童年,而是转而精准去投放那些最直接能够为影片买单的观众的——看过黑猫警长的,以及现在有孩子了的观众,这是片方心目中最核心的受众人群。带孩子看动画片的家长,自然以孩子接受度为标准,需要家长带的孩子心智上接受黑猫警长这样的故事恰是刚刚好。所以不为带娃打发时间的观众们,基本上可以不用进电影院了,这电影真的不是为大人拍的。低幼没什么错,成年人非要去凑低幼的热闹才会有问题。但如果你真的抵不住对童年美好记忆的向往去看了,也无需把未能达成期待的不满发泄到这部片子上,不信你再回去看一遍原模原样的老版,你的童年也一样回不来。

《黑猫警长》拍出一部大电影来,引发的怀旧风潮也许未必比在市中心某个商场举办一次黑猫警长主题展来得更成功。70、80后在黑猫警长人偶前拍个照发个朋友圈感慨一下对童年的怀念足矣,要是花上俩小时几十块大洋在电影院里看熟悉的人物演一个低幼又毫无亲切感的故事,大概出了电影院少不了要骂骂咧咧几句“毁童年”。首映式的时候当年的主题曲演唱者沈小岑又“重出江湖”唱响了主题曲,可是原来的味道只剩下前奏。曾经清亮的嗓音已经蒙上暗沉,副歌部分音调略高的“啊~~黑猫警长”甚至还跑了调。这是岁月不饶人,人也回不到曾经的岁月的铁证。至于眼下电影,片尾用胡彦斌的版本搭配老版画面,种种不合时宜的穿越感和后现代气息。另一个比歌更出戏的是隔三差五乱入的招商银行大特写。其实《黑猫警长》筹备着要重拍的这些年里,《葫芦娃》和《邋遢大王》都已经将电视剧版本重新剪辑组合进过电影院,《大闹天宫》成了3D,也算是在大银幕上重新吼了一嗓子中国动画曾经的辉煌。《黑猫警长》的电视重剪电影版也在2010年4月短暂面过世。那个时候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知道自己手里握着一代人的童年等同于守着金山银山,却只是站在山前,搭起个简单的小篷房,前面竖一块廉价的KT板子就开始吆喝“卖票”,实在是把一片风景经营得乏善可陈。从这一点上来说,《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起码让整个陈腐老旧的美影厂动起来了。至少这是一个再创造的过程,对人物的性情、故事的格局以及人物存在的意义都做了梳理。尽管故事低幼老套,也总算是花了心思把故事编圆了。上天入地的格局让电影的商业诉求明显,摩托车能变身飞艇,手枪能发射不同功能的子弹,手腕上的通讯对讲机能投射出萝莉母猫小秘书的全息影像,黑猫警长的与时俱进,至少在今天看惯了美国大片的小朋友们看来,才是大银幕上英雄应有的水准。这是一个态度上的飞跃,不管结果飞没飞起来,扑腾两下的态度比剪几刀旧片子扔进影院里来得有诚意一些。70、80后们一定很难习惯,童年熟悉的卡通人物如今在银幕上说着“我竟无言以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快发朋友圈”这样的时髦话。一只耳的脸谱化集结了银河火箭队和灰太狼的脓包特质,翻来覆去说“我可以是英明神武的一只耳大人”,有些没话找话,不过容易树立起标志性的辨识度。毕竟今天小朋友没看到他被打掉一只耳朵的经历。小时候看《黑猫警长》,看到动物世界的奇观,再学些简单的科学常识。至少螳螂吃配偶这件事,从动画片里获得震撼性的认知后,这辈子看到螳螂这种生物都要无法直视地联想到《黑猫警长》。而今天的《黑猫警长》变得如此平庸,不是这只黑猫,换了另外任何的卡通形象,都一样可以打败坏蛋,拯救城市,结交朋友,传播积极向上正能量。这也许是令人失落的地方,黑猫警长惩恶扬善的历险变成了浮夸绚丽的空中楼阁,也就丧失了这部经典最独树一帜的魅力所在。不过显然在现在的动画制作水平里,主创对自身能力的评估算是客观,知道做不到迪士尼那般两全,能让成年的怀旧党、初次见面的小观众们同样热爱。何况今天早不是当年除了看这个你也没什么其他选择的匮乏年代,满电影院里多的是选择,电影院外的儿童娱乐天地更宽广。于是新的《黑猫警长》也没那么大的野心追求,去还给80后什么童年,而是转而精准去投放那些最直接能够为影片买单的观众的——看过黑猫警长的,以及现在有孩子了的观众,这是片方心目中最核心的受众人群。带孩子看动画片的家长,自然以孩子接受度为标准,需要家长带的孩子心智上接受黑猫警长这样的故事恰是刚刚好。所以不为带娃打发时间的观众们,基本上可以不用进电影院了,这电影真的不是为大人拍的。低幼没什么错,成年人非要去凑低幼的热闹才会有问题。但如果你真的抵不住对童年美好记忆的向往去看了,也无需把未能达成期待的不满发泄到这部片子上,不信你再回去看一遍原模原样的老版,你的童年也一样回不来。

3401 0 0

动漫老树开新花:“大圣”火了,“黑猫”热了

新华网上海7月13日电(记者许晓青 吴霞 周文其)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数日好评如潮,票房节节攀升;《黑猫警长》新版电影尚未公映,普通话和上海方言版配音“桥段”已在坊间热转;《阿凡提》等上世纪80年代走红的动漫经典也拟推出新片……7月中旬,在上海举办的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上,“动漫版权”的概念很热。诸如“齐天大圣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品牌如何“老树开新花”,成为一大焦点。“互联网+”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近年来,一批源自互联网的原创人物形象受到年轻观众欢迎,动漫与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影视剧、衍生产品等共同构成产业链,彼此间的关联越来越紧密。《魁拔》《秦时明月》等动漫作品,有的已吸引了上千万稳定的“粉丝”,《花千骨》等从网络文学起步,被拍成热播剧,进而推出页面动画游戏。业内人士认为,在动漫行业的“日风美雨”中,国产动漫能逆风而上,得益于“互联网+”的产业新浪潮。与此同时,网络新生代的崛起也在“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谋求复兴。8年前,曾经做过“西游记”主题电视动画片的导演田晓鹏开始梦想做一部“齐天大圣”题材的电影,从前期写本子到获得投资经历了4年,这期间“喜羊羊”等一批国产新动漫已经崛起,这让田晓鹏觉得时不我待。“我们当时就想,实在不能再等了,要拿出自己的作品来,很重要。”他坦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诞生其实也是充满了对行业忧患的再思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以往行业内部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震撼,现在这种压力更来自于整个国内市场,一批新的本土动漫团队已经崛起,人才大多在体制外,只有通过整合优质资源,传统的国产动漫品牌才能有“复兴”的机会。动漫版权也不是“万能的”到201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已满“10周岁”,近年来红火的“熊出没”也已经“4岁”了。但显然,国产动漫的前进脚步,已无法满足于停留在“羊羊”和“熊大”这些动画形象上了。“我是做三维动画的,当时一扎进《西游记》的原著,就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可以用今天中国人的视角去进行解读,更能理解当时的故事。”谈及“动漫版权热”,田晓鹏的团队认为,“版权固然很重要,孙悟空本身已经是一个版权载体了,但更重要的是讲故事”,“我们五个编剧都不是科班出身,都是考虑从视觉效果、从有趣的角度去合作写本子,后来就成了”。《熊出没》出品方代表、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副总裁尚琳琳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好故事+好创意”比一哄而起采购版权更重要。她说,“熊出没”最初是一个源于自然环保主题的版权,现在通过拍摄第三部大电影,也在不断进行自我完善,如果躺在以往的成绩单上,很多曾经值钱的版权,也会被市场淘汰。不能让“五毛钱特效”砸了老品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热映,也让很多观众惊叹主创团队坚持了特效品质,长了国产动漫的志气。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形象若想重新挖掘品牌潜力,确实已经到了与“五毛钱特效”说再见的时候了。所谓“五毛钱特效”是指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虽然鼓吹大制作、大投入,却在特效上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甚至出现盗版和“穿越”等,以至于砸了原本生机勃勃的动漫形象。同样是“西游记”主题,近年来“拼特效”的作品越来越多,真人影院版就有《西游降魔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其中也有部分特效及剧情,因违背了观众的欣赏习惯而引发讨论。而在日常影视创作中,更多的则是追求“低成本、快回收”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如《金猴降妖》等具有新突破的创作变得越来越少。田晓鹏透露,“大圣归来”之所以吸引人,与在特效上“倾尽全力”有很大关系,预算成本中几乎一半给了特效,重要的特效精确到秒,反反复复、精益求精不断修改,要符合今天观众的欣赏习惯。“对于特效,我们也在不断反思,主张每一次运用,都要精准到位。”钱建平分析,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探索后,上海美影厂开始对每个经典动漫形象究竟适合哪一种特效进行从严取舍,而不是一味“加特效”,更不能“为特效而特效”。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新版《黑猫警长》团队前不久宣布“向3D立体版说不”,以保持二维动画的传统美。

新华网上海7月13日电(记者许晓青 吴霞 周文其)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数日好评如潮,票房节节攀升;《黑猫警长》新版电影尚未公映,普通话和上海方言版配音“桥段”已在坊间热转;《阿凡提》等上世纪80年代走红的动漫经典也拟推出新片……7月中旬,在上海举办的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上,“动漫版权”的概念很热。诸如“齐天大圣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品牌如何“老树开新花”,成为一大焦点。“互联网+”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近年来,一批源自互联网的原创人物形象受到年轻观众欢迎,动漫与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影视剧、衍生产品等共同构成产业链,彼此间的关联越来越紧密。《魁拔》《秦时明月》等动漫作品,有的已吸引了上千万稳定的“粉丝”,《花千骨》等从网络文学起步,被拍成热播剧,进而推出页面动画游戏。业内人士认为,在动漫行业的“日风美雨”中,国产动漫能逆风而上,得益于“互联网+”的产业新浪潮。与此同时,网络新生代的崛起也在“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谋求复兴。8年前,曾经做过“西游记”主题电视动画片的导演田晓鹏开始梦想做一部“齐天大圣”题材的电影,从前期写本子到获得投资经历了4年,这期间“喜羊羊”等一批国产新动漫已经崛起,这让田晓鹏觉得时不我待。“我们当时就想,实在不能再等了,要拿出自己的作品来,很重要。”他坦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诞生其实也是充满了对行业忧患的再思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以往行业内部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震撼,现在这种压力更来自于整个国内市场,一批新的本土动漫团队已经崛起,人才大多在体制外,只有通过整合优质资源,传统的国产动漫品牌才能有“复兴”的机会。动漫版权也不是“万能的”到201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已满“10周岁”,近年来红火的“熊出没”也已经“4岁”了。但显然,国产动漫的前进脚步,已无法满足于停留在“羊羊”和“熊大”这些动画形象上了。“我是做三维动画的,当时一扎进《西游记》的原著,就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可以用今天中国人的视角去进行解读,更能理解当时的故事。”谈及“动漫版权热”,田晓鹏的团队认为,“版权固然很重要,孙悟空本身已经是一个版权载体了,但更重要的是讲故事”,“我们五个编剧都不是科班出身,都是考虑从视觉效果、从有趣的角度去合作写本子,后来就成了”。《熊出没》出品方代表、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副总裁尚琳琳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好故事+好创意”比一哄而起采购版权更重要。她说,“熊出没”最初是一个源于自然环保主题的版权,现在通过拍摄第三部大电影,也在不断进行自我完善,如果躺在以往的成绩单上,很多曾经值钱的版权,也会被市场淘汰。不能让“五毛钱特效”砸了老品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热映,也让很多观众惊叹主创团队坚持了特效品质,长了国产动漫的志气。一些业内人士指出,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形象若想重新挖掘品牌潜力,确实已经到了与“五毛钱特效”说再见的时候了。所谓“五毛钱特效”是指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虽然鼓吹大制作、大投入,却在特效上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甚至出现盗版和“穿越”等,以至于砸了原本生机勃勃的动漫形象。同样是“西游记”主题,近年来“拼特效”的作品越来越多,真人影院版就有《西游降魔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其中也有部分特效及剧情,因违背了观众的欣赏习惯而引发讨论。而在日常影视创作中,更多的则是追求“低成本、快回收”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如《金猴降妖》等具有新突破的创作变得越来越少。田晓鹏透露,“大圣归来”之所以吸引人,与在特效上“倾尽全力”有很大关系,预算成本中几乎一半给了特效,重要的特效精确到秒,反反复复、精益求精不断修改,要符合今天观众的欣赏习惯。“对于特效,我们也在不断反思,主张每一次运用,都要精准到位。”钱建平分析,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探索后,上海美影厂开始对每个经典动漫形象究竟适合哪一种特效进行从严取舍,而不是一味“加特效”,更不能“为特效而特效”。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新版《黑猫警长》团队前不久宣布“向3D立体版说不”,以保持二维动画的传统美。

新华网 2592天前
1451 0 0

动画片3D版《大闹天宫》首周收2000万

《喜羊羊4》首周末四天票房累计达7500万动画片3D版《大闹天宫》首周收2000万寒假刚至,盯准小朋友的国产动画品牌“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第四部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开心闯龙年》(简称《喜羊羊4》)便抢滩全国大银幕,1月12日首映当天票房轻松突破2000万,首周末四天票房累计达7500万,打破了该系列的历史纪录,而另一部进驻贺岁档的动画片3D版《大闹天宫》首周末票房据悉也劲收2000万元。看上去,这个寒假的国产动画片迎来了“火热钱景”。与此同时,2011年暑期档扎堆上映的《兔侠传奇》《魁拔》《藏獒多吉》等多部动画片的表现却力不从心,在炎炎夏日惨遭“票房冰河”。春节将至、“合家欢”氛围最浓的贺岁档,是否将成为国产动画片的福地。近两年寒暑假电影票房对比 2011年-2012年 “暑假”《魁拔》约300万; 《兔侠传奇》约1200万; 《藏獒多吉》约100万“寒假”《喜羊羊4》7500万(首周,以此推算,总票房有望突破2亿)2010年-2011年“暑假”《长江7号爱地球》约1700万“寒假”《喜羊羊3》约1.5亿;《熊猫总动员》约4300万“喜羊羊”创造的“寒假黄金档”动画片一直是国产电影的一大“短板”,而2009年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简称《喜羊羊》)一举拿下接近1亿元的票房,让国内动画片行业看到一线希望,也为动画片在贺岁档期间的市场潜力做了一次有力的试探。上海联和院线副总吴鹤沪告诉记者,当初第一部《喜羊羊》上映前,曾把档期定为年初一,而他曾建议片方提前十余天上映,“因为《喜羊羊》不是贺岁片,是专门为小朋友准备的假期片,孩子什么时候放假,就什么时候上。”该片当年仅上海联和院线上映十天票房就达到千万,连续18天占据票房冠军宝座,为其后全国铺天盖地的“喜羊羊现象”打开先河。三年来,“喜羊羊”电影系列每年准时出现在寒假第一天,一如既往地带去欢笑,票房不但稳中有升,而且也培养了孩子的观看习惯,如今去影院看“喜羊羊”成为许多家长犒劳孩子的“例行”礼物。2011年12月中旬起,全国各大影院被《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占据,很多新片遭遇“影院一日游”。这个现象在《喜羊羊4》1月12日首映后立马转变。据片方透露,当日全国影院单日票房比前一天激增一倍,上海大光明影院1365座影厅场场座无虚席,所有《喜羊羊4》影票在开场前一天即就被抢光,全国多家影院大排长龙,一票难求。与此同时,2011年寒假上映的动画片《熊猫总动员》拿下4000多万元票房、前不久登陆大银幕的3D版《大闹天宫》首周末也一举拿下了近2000万票房,这些成绩似乎让人看到动画片+寒假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国产动画片的“暑假滑铁卢”相对于寒假越来越火爆的票房趋势,暑期档却至今没让国产动画片尝到太多甜头。2011年上映的《藏獒多吉》票房只约100万,耗资不菲的3D《兔侠传奇》也只拿下1200万,而同期上映的一部欧洲动画批片《动物总动员》票房却高达6100万,令2011年扎堆上映的国产动画“难兄难弟”相形见绌。为何国产动画片在暑期档频频遭遇“票房滑铁卢”?不少业内人士批评中国动漫人被“喜羊羊”的成功冲昏了头脑,急于投资大银幕,而没有耐心像“喜羊羊”这样通过电视、漫画书、卡通玩偶等渠道培养动漫产业链,同时极度欠缺出色的创意、项目管理、市场营销人才。而吴鹤沪还提出了另一个观点:动画片的消费格局本来就是“小手牵大手”,家长带着小孩子合家同享,而暑期档正是迪士尼等好莱坞动画巨头的“火线地带”,像《玩具总动员3》《飞屋环游记》都放在这一时段,同时像《变形金刚》系列、《哈利·波特》系列等主打“合家欢”的影片也来势汹汹,分流了许多以家庭为结构的观众,因此国产动画片在暑期档的空间也所剩无几。《喜羊羊》系列电影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动画片在国产电影份额中的稳定和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片方投资动画片,“2011年国产电影在暑期档的扎堆上映只是一个开始,往后的情形将更加百舸争流,因此,选择合适的档期显得尤为重要”。昨日刚刚带着孩子看了《喜羊羊4》的郝女士告诉记者,之所以每年都选择看“喜羊羊”,不但是因为孩子对这一系列动画形象非常熟悉、喜爱,而且也因为年底天寒地冻,孩子的娱乐项目非常少,去影院看一场适合孩子的电影,感受新年将到的快乐气氛,也不失为一种两全的选择,“放暑假的时候就不一样,夏天可以带孩子去公园、游泳、玩轮滑,可玩的东西很多,不一定非得看电影”,郝女士这番话,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了动画片在寒假大行其道的部分原因。而《喜羊羊》的片方负责人对郝女士的观点表示赞同,动画片最恰当的档期就是孩子放假,暑假有紧迫补习升级压力,课外活动也多,寒假和春节期间就不同,所以《喜羊羊》系列坚持四年把档期定在寒假初期,“如果改在暑期档,不一定是正确的策略”。■ 现实问题“寒假”扎堆怎么办?问:随着《喜羊羊》系列连续四年在寒假期间成功“吸金”、以及3D《大闹天宫》首周末2000万的票房和2011年制作平平、口碑一般的动画片《熊猫总动员》4000多万的成绩,令越来越多中国动画人对潜在的寒假“票仓”跃跃欲试。与长达两个月暑假相比,仅20多天、且已被《喜羊羊》稳坐“山头”的寒假,是否能容纳更多的动画片?■ 成功者说答:尽管吴鹤沪认为应保持谨慎,避免出现扎堆上映、恶性竞争现象,但《喜羊羊》的片方负责人则持乐观态度,“我认为只要影片品质过硬、适合观众口味,寒假期间,还是可以容纳两三部动画片”。不过,这位片方负责人提出国产动画片还是要“精耕细作”,“如果在寒假初期上映,会和《喜羊羊》相撞。如果太靠近春节,媒体宣传系统及发行都处于半休假、半工作状态,这给一些没有品牌基础的动画片造成限制。总而言之,最重要的还是前期做好品牌积累,才有动画大电影的爆发”。

《喜羊羊4》首周末四天票房累计达7500万动画片3D版《大闹天宫》首周收2000万寒假刚至,盯准小朋友的国产动画品牌“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第四部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开心闯龙年》(简称《喜羊羊4》)便抢滩全国大银幕,1月12日首映当天票房轻松突破2000万,首周末四天票房累计达7500万,打破了该系列的历史纪录,而另一部进驻贺岁档的动画片3D版《大闹天宫》首周末票房据悉也劲收2000万元。看上去,这个寒假的国产动画片迎来了“火热钱景”。与此同时,2011年暑期档扎堆上映的《兔侠传奇》《魁拔》《藏獒多吉》等多部动画片的表现却力不从心,在炎炎夏日惨遭“票房冰河”。春节将至、“合家欢”氛围最浓的贺岁档,是否将成为国产动画片的福地。近两年寒暑假电影票房对比 2011年-2012年 “暑假”《魁拔》约300万; 《兔侠传奇》约1200万; 《藏獒多吉》约100万“寒假”《喜羊羊4》7500万(首周,以此推算,总票房有望突破2亿)2010年-2011年“暑假”《长江7号爱地球》约1700万“寒假”《喜羊羊3》约1.5亿;《熊猫总动员》约4300万“喜羊羊”创造的“寒假黄金档”动画片一直是国产电影的一大“短板”,而2009年大电影《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简称《喜羊羊》)一举拿下接近1亿元的票房,让国内动画片行业看到一线希望,也为动画片在贺岁档期间的市场潜力做了一次有力的试探。上海联和院线副总吴鹤沪告诉记者,当初第一部《喜羊羊》上映前,曾把档期定为年初一,而他曾建议片方提前十余天上映,“因为《喜羊羊》不是贺岁片,是专门为小朋友准备的假期片,孩子什么时候放假,就什么时候上。”该片当年仅上海联和院线上映十天票房就达到千万,连续18天占据票房冠军宝座,为其后全国铺天盖地的“喜羊羊现象”打开先河。三年来,“喜羊羊”电影系列每年准时出现在寒假第一天,一如既往地带去欢笑,票房不但稳中有升,而且也培养了孩子的观看习惯,如今去影院看“喜羊羊”成为许多家长犒劳孩子的“例行”礼物。2011年12月中旬起,全国各大影院被《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占据,很多新片遭遇“影院一日游”。这个现象在《喜羊羊4》1月12日首映后立马转变。据片方透露,当日全国影院单日票房比前一天激增一倍,上海大光明影院1365座影厅场场座无虚席,所有《喜羊羊4》影票在开场前一天即就被抢光,全国多家影院大排长龙,一票难求。与此同时,2011年寒假上映的动画片《熊猫总动员》拿下4000多万元票房、前不久登陆大银幕的3D版《大闹天宫》首周末也一举拿下了近2000万票房,这些成绩似乎让人看到动画片+寒假所产生的化学反应。”国产动画片的“暑假滑铁卢”相对于寒假越来越火爆的票房趋势,暑期档却至今没让国产动画片尝到太多甜头。2011年上映的《藏獒多吉》票房只约100万,耗资不菲的3D《兔侠传奇》也只拿下1200万,而同期上映的一部欧洲动画批片《动物总动员》票房却高达6100万,令2011年扎堆上映的国产动画“难兄难弟”相形见绌。为何国产动画片在暑期档频频遭遇“票房滑铁卢”?不少业内人士批评中国动漫人被“喜羊羊”的成功冲昏了头脑,急于投资大银幕,而没有耐心像“喜羊羊”这样通过电视、漫画书、卡通玩偶等渠道培养动漫产业链,同时极度欠缺出色的创意、项目管理、市场营销人才。而吴鹤沪还提出了另一个观点:动画片的消费格局本来就是“小手牵大手”,家长带着小孩子合家同享,而暑期档正是迪士尼等好莱坞动画巨头的“火线地带”,像《玩具总动员3》《飞屋环游记》都放在这一时段,同时像《变形金刚》系列、《哈利·波特》系列等主打“合家欢”的影片也来势汹汹,分流了许多以家庭为结构的观众,因此国产动画片在暑期档的空间也所剩无几。《喜羊羊》系列电影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随着动画片在国产电影份额中的稳定和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片方投资动画片,“2011年国产电影在暑期档的扎堆上映只是一个开始,往后的情形将更加百舸争流,因此,选择合适的档期显得尤为重要”。昨日刚刚带着孩子看了《喜羊羊4》的郝女士告诉记者,之所以每年都选择看“喜羊羊”,不但是因为孩子对这一系列动画形象非常熟悉、喜爱,而且也因为年底天寒地冻,孩子的娱乐项目非常少,去影院看一场适合孩子的电影,感受新年将到的快乐气氛,也不失为一种两全的选择,“放暑假的时候就不一样,夏天可以带孩子去公园、游泳、玩轮滑,可玩的东西很多,不一定非得看电影”,郝女士这番话,从某种角度上解释了动画片在寒假大行其道的部分原因。而《喜羊羊》的片方负责人对郝女士的观点表示赞同,动画片最恰当的档期就是孩子放假,暑假有紧迫补习升级压力,课外活动也多,寒假和春节期间就不同,所以《喜羊羊》系列坚持四年把档期定在寒假初期,“如果改在暑期档,不一定是正确的策略”。■ 现实问题“寒假”扎堆怎么办?问:随着《喜羊羊》系列连续四年在寒假期间成功“吸金”、以及3D《大闹天宫》首周末2000万的票房和2011年制作平平、口碑一般的动画片《熊猫总动员》4000多万的成绩,令越来越多中国动画人对潜在的寒假“票仓”跃跃欲试。与长达两个月暑假相比,仅20多天、且已被《喜羊羊》稳坐“山头”的寒假,是否能容纳更多的动画片?■ 成功者说答:尽管吴鹤沪认为应保持谨慎,避免出现扎堆上映、恶性竞争现象,但《喜羊羊》的片方负责人则持乐观态度,“我认为只要影片品质过硬、适合观众口味,寒假期间,还是可以容纳两三部动画片”。不过,这位片方负责人提出国产动画片还是要“精耕细作”,“如果在寒假初期上映,会和《喜羊羊》相撞。如果太靠近春节,媒体宣传系统及发行都处于半休假、半工作状态,这给一些没有品牌基础的动画片造成限制。总而言之,最重要的还是前期做好品牌积累,才有动画大电影的爆发”。

1553 0 0

“互联网+”下传统动漫突围 国产动画片火了

(黑猫警长)●整合优质资源,动漫老树也能开新花●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特效宜从严取舍,不能“为特效而特效”新华社上海7月13日专电 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数日好评如潮,票房节节攀升;《黑猫警长》新版电影尚未公映,普通话和上海方言版配音“桥段”已在坊间热传;《阿凡提》等上世纪80年代走红的动漫经典也拟推出新片……近日,传统动漫品牌如何“老树开新花”,成为一大焦点。“互联网+”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近年来,一批源自互联网的原创人物形象受到年轻观众欢迎,动漫与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影视剧、衍生产品等共同构成产业链,彼此间的关联越来越紧密。《魁拔》《秦时明月》等动漫作品,有的已吸引上千万稳定的“粉丝”;《花千骨》等从网络文学起步,被拍成热播剧,进而推出页面动画游戏。业内人士认为,国产动漫能逆风而上,得益于“互联网+”的产业新浪潮。与此同时,网络新生代的崛起也在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谋求复兴。8年前,曾经做过“西游记”主题电视动画片的导演田晓鹏开始梦想做一部“齐天大圣”题材的电影,从前期写本子到获得投资经历了4年,这期间“喜羊羊”等一批国产新动漫已经崛起,这让田晓鹏觉得时不我待。他坦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诞生其实也是充满了对行业忧患的再思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以往行业内部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震撼,现在这种压力更来自于国内市场,一批新的本土动漫团队已经崛起,只有通过整合优质资源,传统的国产动漫品牌才能有复兴的机会。动漫版权也不是“万能的”到201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已满10周岁,近年来红火的《熊出没》也已经4岁了。但显然,国产动漫的前进脚步,已无法满足于停留在“羊羊”和“熊大”这些动画形象上了。“我是做三维动画的,当时一扎进《西游记》的原著,就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可以用今天中国人的视角去进行解读,更能理解当时的故事。”田晓鹏的团队认为,“版权固然很重要,孙悟空本身已经是一个版权载体了,但更重要的是讲故事。”“我们5个编剧都不是科班出身,都是考虑从视觉效果、从有趣的角度去合作写本子,后来就成了。”《熊出没》出品方代表、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副总裁尚琳琳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好故事+好创意”比一哄而起采购版权更重要。她说,“熊出没”最初是一个源于自然环保主题的版权,现在通过拍摄第3部大电影,也在不断进行自我完善,如果躺在以往的成绩单上,很多曾经值钱的版权也会被市场淘汰。不能让“五毛钱特效”砸了老品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热映,也让很多观众惊叹主创团队坚持了特效品质,长了国产动漫的志气。业内人士指出,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形象若想重新挖掘品牌潜力,确实已经到了与“五毛钱特效”说再见的时候了。所谓“五毛钱特效”是指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虽然鼓吹大制作、大投入,却在特效上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甚至出现盗版和“穿越”等,以至于砸了原本生机勃勃的动漫形象。同样是“西游记”主题,近年来“拼特效”的作品越来越多,真人影院版就有《西游降魔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其中有部分作品的特效及剧情因违背了观众的欣赏习惯而引发讨论。在日常影视创作中,更多的则是追求“低成本、快回收”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如《金猴降妖》等具有新突破的创作变得越来越少。田晓鹏透露,《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之所以吸引人,与在特效上“倾尽全力”有很大关系,预算成本中几乎一半给了特效,重要的特效精确到秒,反反复复、精益求精不断修改,要符合观众的欣赏习惯。“对于特效,我们也在不断反思,主张每一次运用都要精准到位。”钱建平分析,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探索后,上海美影厂开始对每个经典动漫形象究竟适合哪一种特效进行从严取舍,而不是一味“加特效”,更不能“为特效而特效”。因此,新版《黑猫警长》团队前不久宣布“向3D立体版说不”,以保持二维动画的传统美。

(黑猫警长)●整合优质资源,动漫老树也能开新花●业内人士认为,对于特效宜从严取舍,不能“为特效而特效”新华社上海7月13日专电 国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映数日好评如潮,票房节节攀升;《黑猫警长》新版电影尚未公映,普通话和上海方言版配音“桥段”已在坊间热传;《阿凡提》等上世纪80年代走红的动漫经典也拟推出新片……近日,传统动漫品牌如何“老树开新花”,成为一大焦点。“互联网+”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近年来,一批源自互联网的原创人物形象受到年轻观众欢迎,动漫与网络文学、网络游戏、影视剧、衍生产品等共同构成产业链,彼此间的关联越来越紧密。《魁拔》《秦时明月》等动漫作品,有的已吸引上千万稳定的“粉丝”;《花千骨》等从网络文学起步,被拍成热播剧,进而推出页面动画游戏。业内人士认为,国产动漫能逆风而上,得益于“互联网+”的产业新浪潮。与此同时,网络新生代的崛起也在倒逼传统动漫突围,谋求复兴。8年前,曾经做过“西游记”主题电视动画片的导演田晓鹏开始梦想做一部“齐天大圣”题材的电影,从前期写本子到获得投资经历了4年,这期间“喜羊羊”等一批国产新动漫已经崛起,这让田晓鹏觉得时不我待。他坦言,《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诞生其实也是充满了对行业忧患的再思考。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厂长钱建平说,以往行业内部的“危机感”主要来自于好莱坞动画大片的震撼,现在这种压力更来自于国内市场,一批新的本土动漫团队已经崛起,只有通过整合优质资源,传统的国产动漫品牌才能有复兴的机会。动漫版权也不是“万能的”到2015年,《喜羊羊与灰太狼》已满10周岁,近年来红火的《熊出没》也已经4岁了。但显然,国产动漫的前进脚步,已无法满足于停留在“羊羊”和“熊大”这些动画形象上了。“我是做三维动画的,当时一扎进《西游记》的原著,就觉得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可以用今天中国人的视角去进行解读,更能理解当时的故事。”田晓鹏的团队认为,“版权固然很重要,孙悟空本身已经是一个版权载体了,但更重要的是讲故事。”“我们5个编剧都不是科班出身,都是考虑从视觉效果、从有趣的角度去合作写本子,后来就成了。”《熊出没》出品方代表、华强文化科技集团副总裁尚琳琳也提出了类似观点:“好故事+好创意”比一哄而起采购版权更重要。她说,“熊出没”最初是一个源于自然环保主题的版权,现在通过拍摄第3部大电影,也在不断进行自我完善,如果躺在以往的成绩单上,很多曾经值钱的版权也会被市场淘汰。不能让“五毛钱特效”砸了老品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热映,也让很多观众惊叹主创团队坚持了特效品质,长了国产动漫的志气。业内人士指出,孙悟空、黑猫警长等传统动漫形象若想重新挖掘品牌潜力,确实已经到了与“五毛钱特效”说再见的时候了。所谓“五毛钱特效”是指近年来一些影视作品虽然鼓吹大制作、大投入,却在特效上粗制滥造、漏洞百出,甚至出现盗版和“穿越”等,以至于砸了原本生机勃勃的动漫形象。同样是“西游记”主题,近年来“拼特效”的作品越来越多,真人影院版就有《西游降魔篇》《西游记之大闹天宫》等,其中有部分作品的特效及剧情因违背了观众的欣赏习惯而引发讨论。在日常影视创作中,更多的则是追求“低成本、快回收”的作品,上世纪80年代如《金猴降妖》等具有新突破的创作变得越来越少。田晓鹏透露,《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之所以吸引人,与在特效上“倾尽全力”有很大关系,预算成本中几乎一半给了特效,重要的特效精确到秒,反反复复、精益求精不断修改,要符合观众的欣赏习惯。“对于特效,我们也在不断反思,主张每一次运用都要精准到位。”钱建平分析,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探索后,上海美影厂开始对每个经典动漫形象究竟适合哪一种特效进行从严取舍,而不是一味“加特效”,更不能“为特效而特效”。因此,新版《黑猫警长》团队前不久宣布“向3D立体版说不”,以保持二维动画的传统美。

1476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