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动画《疯狂动物城》4日上映

2016
03/02
23:48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495
0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6
/
03/02
23:48
1495
0
0
 继在中国及全世界都好评如潮、票房大卖的《冰雪奇缘》和《超能陆战队》后,迪士尼动画工作室乘胜追击,带来《疯狂动物城》。该片将于3月4日正式在内地上映,昨天,IMAX在上海举办提前观影会。

《疯狂动物城》讲述了兔警官朱迪与口若悬河、谎技高超的狐尼克联手合作侦破一桩神秘案件的故事。影片导演集结了3位动画界大腕:曾执导《闪电狗》的拜恩·霍华德和《无敌破坏王》、《辛普森一家》导演里奇·摩尔,以及《兼职英雄》导演杰拉德·布什。迪士尼影业相关负责人表示,《疯狂动物城》中有迄今为止动画电影中一些元素最丰富和最具创意的场景,很高兴全球观众有机会以IMAX 3D格式体验这部作品。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迪士尼动画《超能陆战队》在日狂捞七十亿

迪士尼动画最新动画电影作品——《超能陆战队》(原名:Big Hero 6)于去年12月20日在日本全国范围正式上映。上映至今,共收入票房七十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四亿元,连续四周蝉联票房收入第一名,颇有继承迪士尼上一巨作《冰雪情缘》之势!电影《超能陆战队》以美国三藩市与日本东京两地特征融合而成的虚构城市——三藩京(San Fransokyo)为故事舞台,讲述故事主人公“滨田纮(hiro hamada)”和照顾他生活起居的护理机器人“贝伊马科斯(Baymax)”的冒险故事。上周末为该电影上映的第六个周末,入场观影人数为二十六万人次,共收入票房三亿多日元,连续四周蝉联周末票房排行榜第一位!特别是1月25日,六周以来累计入场观影人数突破五百五十万人次,累计票房突破七十亿日元,是名副其实的2015年周末票排行榜的常胜将军!不仅如此,该作品的总票房收入相信很快就能超过与其同期上映的电影作品《电影 妖怪手表 诞生的秘密!》。《超能陆战队》仅用了三十七天就达成七十亿的票房收入记录,比用时三十九天的《怪兽大学》(最终票房收入将近九十亿)要快了两天,业界皆认为该作品不愧是《冰雪奇缘》的接棒作品。去年,《冰雪奇缘》荣获2014年奥斯卡动画长篇奖项。今年,《超能陆战队》也获得了今届奥斯卡动画长篇奖项的获奖提名,说不定真的会接过《冰雪奇缘》的棒,为迪士尼动画连续两年带来动画电影界的最高奖项!去年八月,该作品还曾在网络上刊载了前传漫画作品《超能陆战队 Episode0》,以感人的兄弟之情打动了无数影迷。除了电影本身好评如潮之外,其周边商品也是卖了个满堂红。三月份,该作品还将进驻世界各国的迪士尼乐园商店,贩卖“贝伊马科斯 TSUM TSUM”的公仔(全七种类)。中国大陆将于2015年2月28日上映这部作品,很快我们也能欣赏到这部感人的作品了!片名:《超能陆战队》(原名:Big Hero 6)导演:唐·霍尔、克里斯·威廉姆斯上映:迪士尼公司首映日期:美国 2014年11月7日日本 2014年12月20日中国 2015年2月28日剧情简介:本作以一名少年阿纮作为故事主人公,他的双亲早已逝世,就连最后的亲人——哥哥阿正也因某处神秘事故而过世,主要讲述了孤身一人的阿纮与为守护阿纮心灵与身体而诞生的护理机器人“贝伊马科斯”一起,展开一场又一场历险的故事

迪士尼动画最新动画电影作品——《超能陆战队》(原名:Big Hero 6)于去年12月20日在日本全国范围正式上映。上映至今,共收入票房七十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四亿元,连续四周蝉联票房收入第一名,颇有继承迪士尼上一巨作《冰雪情缘》之势!电影《超能陆战队》以美国三藩市与日本东京两地特征融合而成的虚构城市——三藩京(San Fransokyo)为故事舞台,讲述故事主人公“滨田纮(hiro hamada)”和照顾他生活起居的护理机器人“贝伊马科斯(Baymax)”的冒险故事。上周末为该电影上映的第六个周末,入场观影人数为二十六万人次,共收入票房三亿多日元,连续四周蝉联周末票房排行榜第一位!特别是1月25日,六周以来累计入场观影人数突破五百五十万人次,累计票房突破七十亿日元,是名副其实的2015年周末票排行榜的常胜将军!不仅如此,该作品的总票房收入相信很快就能超过与其同期上映的电影作品《电影 妖怪手表 诞生的秘密!》。《超能陆战队》仅用了三十七天就达成七十亿的票房收入记录,比用时三十九天的《怪兽大学》(最终票房收入将近九十亿)要快了两天,业界皆认为该作品不愧是《冰雪奇缘》的接棒作品。去年,《冰雪奇缘》荣获2014年奥斯卡动画长篇奖项。今年,《超能陆战队》也获得了今届奥斯卡动画长篇奖项的获奖提名,说不定真的会接过《冰雪奇缘》的棒,为迪士尼动画连续两年带来动画电影界的最高奖项!去年八月,该作品还曾在网络上刊载了前传漫画作品《超能陆战队 Episode0》,以感人的兄弟之情打动了无数影迷。除了电影本身好评如潮之外,其周边商品也是卖了个满堂红。三月份,该作品还将进驻世界各国的迪士尼乐园商店,贩卖“贝伊马科斯 TSUM TSUM”的公仔(全七种类)。中国大陆将于2015年2月28日上映这部作品,很快我们也能欣赏到这部感人的作品了!片名:《超能陆战队》(原名:Big Hero 6)导演:唐·霍尔、克里斯·威廉姆斯上映:迪士尼公司首映日期:美国 2014年11月7日日本 2014年12月20日中国 2015年2月28日剧情简介:本作以一名少年阿纮作为故事主人公,他的双亲早已逝世,就连最后的亲人——哥哥阿正也因某处神秘事故而过世,主要讲述了孤身一人的阿纮与为守护阿纮心灵与身体而诞生的护理机器人“贝伊马科斯”一起,展开一场又一场历险的故事

1574 0 0

[冰雪奇缘]园区曝设计细节 迪士尼再利用其掘金

迪士尼公布《冰雪奇缘》主题区设计方案及细节去年9月,也就是《冰雪奇缘》上映将近一年之后,迪士尼宣布会将这个全球大卖的电影添加到自己的乐园当中。又过了大半年,迪士尼终于宣布了《冰雪奇缘》主题区的设计方案以及相关细节。这个冰雪奇缘的主题区取名为Frozen Ever After,将会被设置在迪士尼乐园的“未来世界”(Epcot)当中的世界博览会(World Showcase)园区当中。这个园区主打的是体现世界各国不同风情的展馆。而这一次的冰雪奇缘主题区则会代替原先被设置在挪威馆的Maelstrom ride游乐设施。建成之后,Frozen Ever After将会是以游船的方式,带领游客穿过Elsa女王的冰之城堡、她高歌Let It Go的北山等电影中的经典场景。而那些出现在短片《冰雪奇缘:生日惊喜》中的微型雪人,也会成为整个游船的旅途中的惊喜。“这些设计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把你带回电影中的场景。让那些喜欢这部电影的人能够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再一次感受《冰雪奇缘》的魅力。”迪士尼乐园的设计师 Kathy Mangum这样说。事实上,在迪士尼乐园中设置冰雪奇缘主题区的计划早在《冰雪奇缘》电影上映之前就已经被提上议程了。而迪士尼的首席运营官Tom Staggs透露:“电影上映,并且大受欢迎,让我们不得不把整个项目的进度提前许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迪士尼选择将原有的Maelstrom ride改建为冰雪奇缘主题区,而不是在乐园中寻找一块土地另起炉灶,这样既可以避免一笔额外的花费,又能够缩短修建Frozen Ever After的时间。另外一个促使迪士尼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迪士尼希望增加“未来世界”的客流量。跟据Themed Entertainment Association的数据,“未来世界”每年的平均游客数在1100 万左右,而相邻的“魔法王国”园区(Magic Kingdom)的年均客流量是1800万左右。设置在“未来世界”当中的Frozen Ever After很可能会让“未来世界”变得更加受欢迎。而对于整个迪士尼来说,这个冰雪奇缘主题区无非就是迪士尼这几年来一直实施的策略的又一个例证:卖一部好电影,然后不遗余力地挖掘电影的周边价值,包括电视、玩具、游戏、乐园景区等等。

迪士尼公布《冰雪奇缘》主题区设计方案及细节去年9月,也就是《冰雪奇缘》上映将近一年之后,迪士尼宣布会将这个全球大卖的电影添加到自己的乐园当中。又过了大半年,迪士尼终于宣布了《冰雪奇缘》主题区的设计方案以及相关细节。这个冰雪奇缘的主题区取名为Frozen Ever After,将会被设置在迪士尼乐园的“未来世界”(Epcot)当中的世界博览会(World Showcase)园区当中。这个园区主打的是体现世界各国不同风情的展馆。而这一次的冰雪奇缘主题区则会代替原先被设置在挪威馆的Maelstrom ride游乐设施。建成之后,Frozen Ever After将会是以游船的方式,带领游客穿过Elsa女王的冰之城堡、她高歌Let It Go的北山等电影中的经典场景。而那些出现在短片《冰雪奇缘:生日惊喜》中的微型雪人,也会成为整个游船的旅途中的惊喜。“这些设计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把你带回电影中的场景。让那些喜欢这部电影的人能够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再一次感受《冰雪奇缘》的魅力。”迪士尼乐园的设计师 Kathy Mangum这样说。事实上,在迪士尼乐园中设置冰雪奇缘主题区的计划早在《冰雪奇缘》电影上映之前就已经被提上议程了。而迪士尼的首席运营官Tom Staggs透露:“电影上映,并且大受欢迎,让我们不得不把整个项目的进度提前许多。”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迪士尼选择将原有的Maelstrom ride改建为冰雪奇缘主题区,而不是在乐园中寻找一块土地另起炉灶,这样既可以避免一笔额外的花费,又能够缩短修建Frozen Ever After的时间。另外一个促使迪士尼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迪士尼希望增加“未来世界”的客流量。跟据Themed Entertainment Association的数据,“未来世界”每年的平均游客数在1100 万左右,而相邻的“魔法王国”园区(Magic Kingdom)的年均客流量是1800万左右。设置在“未来世界”当中的Frozen Ever After很可能会让“未来世界”变得更加受欢迎。而对于整个迪士尼来说,这个冰雪奇缘主题区无非就是迪士尼这几年来一直实施的策略的又一个例证:卖一部好电影,然后不遗余力地挖掘电影的周边价值,包括电视、玩具、游戏、乐园景区等等。

好奇心日报 2726天前
1361 0 0

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瓶颈:优秀脚本缺、讲故事能力差

近年来我国动漫产业发展迅速,涌现出一批诸如《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秦时明月》等优秀的动漫作品,但与《功夫熊猫》《冰雪奇缘》等风靡全球的作品相比,我们还是缺少让人记住的动漫精品。日前,在第九届石家庄国际动漫博览交易会上,与会专家指出,我们技术上与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相比没有太大差距,但缺少好的故事脚本,这也是阻碍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功夫熊猫》中的功夫和熊猫都是中国文化的元素,但不是说有了元素,就是一个好故事,元素变成故事还需要二次加工创作。专家指出,目前我国动漫产业数量上去了,但高质量的还不多,动漫发展原创力不足。原创力具体到一部作品上来说,就是讲故事的技巧高低,一部作品让大家记住,关键还是靠故事和脚本。与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的差距主要还是在故事脚本问题上,这已是业内动漫人的共识。脚本创作是整个动漫产业的源头,故事情节直接决定了产品质量。缺少好的脚本主要原因还是大环境,一个动漫编剧写一集剧本就挣几千元钱,稿酬低又没有地位,这样的话动漫编剧就不会用心,自然也不会有好作品。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内某些动漫编剧创作的出发点也不对,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看的,但其实,好的动画片应该是老少同看,小孩喜欢看,大人也喜欢看。好莱坞知名电影动画制作人伊恩·柯柏林也曾表示,中国的动漫要想做大做强,还是要潜心做好内容,最需要的还是要学习好莱坞讲故事的方法。美国的动画是典型的好莱坞模式,故事脚本创作一般会进行市场公测,看大家的反应,根据受众反馈修改故事。日本动漫产业多采取ACG模式,即动画、漫画、游戏三者开发结合,动画多借畅销漫画和游戏来推广,有了潜在受众支持,普遍都能盈利。专家表示,国内动画公司要想讲好故事,就要学习美国、日本等动漫产业发达国家成熟的商业模式,通过与市场的联动来了解受众的需求,不能与市场脱节,这样才能做出好的故事脚本。专家进一步指出,伴随着新媒体的兴起和壮大,新媒体对动漫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也日趋明显,将是中国动漫打造精品实现产业化的另一个突破口。新媒体使动漫产业和受众体验之间的衔接越来越紧密,动漫公司可以通过互联网与受众互动,了解受众的需求,再进行故事脚本的完善。所以即便是小公司,了解了受众的想法、市场的需求后,也有做出叫好又叫座动漫精品的可能。

近年来我国动漫产业发展迅速,涌现出一批诸如《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秦时明月》等优秀的动漫作品,但与《功夫熊猫》《冰雪奇缘》等风靡全球的作品相比,我们还是缺少让人记住的动漫精品。日前,在第九届石家庄国际动漫博览交易会上,与会专家指出,我们技术上与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相比没有太大差距,但缺少好的故事脚本,这也是阻碍中国动漫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功夫熊猫》中的功夫和熊猫都是中国文化的元素,但不是说有了元素,就是一个好故事,元素变成故事还需要二次加工创作。专家指出,目前我国动漫产业数量上去了,但高质量的还不多,动漫发展原创力不足。原创力具体到一部作品上来说,就是讲故事的技巧高低,一部作品让大家记住,关键还是靠故事和脚本。与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的差距主要还是在故事脚本问题上,这已是业内动漫人的共识。脚本创作是整个动漫产业的源头,故事情节直接决定了产品质量。缺少好的脚本主要原因还是大环境,一个动漫编剧写一集剧本就挣几千元钱,稿酬低又没有地位,这样的话动漫编剧就不会用心,自然也不会有好作品。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内某些动漫编剧创作的出发点也不对,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看的,但其实,好的动画片应该是老少同看,小孩喜欢看,大人也喜欢看。好莱坞知名电影动画制作人伊恩·柯柏林也曾表示,中国的动漫要想做大做强,还是要潜心做好内容,最需要的还是要学习好莱坞讲故事的方法。美国的动画是典型的好莱坞模式,故事脚本创作一般会进行市场公测,看大家的反应,根据受众反馈修改故事。日本动漫产业多采取ACG模式,即动画、漫画、游戏三者开发结合,动画多借畅销漫画和游戏来推广,有了潜在受众支持,普遍都能盈利。专家表示,国内动画公司要想讲好故事,就要学习美国、日本等动漫产业发达国家成熟的商业模式,通过与市场的联动来了解受众的需求,不能与市场脱节,这样才能做出好的故事脚本。专家进一步指出,伴随着新媒体的兴起和壮大,新媒体对动漫产业发展的推动作用也日趋明显,将是中国动漫打造精品实现产业化的另一个突破口。新媒体使动漫产业和受众体验之间的衔接越来越紧密,动漫公司可以通过互联网与受众互动,了解受众的需求,再进行故事脚本的完善。所以即便是小公司,了解了受众的想法、市场的需求后,也有做出叫好又叫座动漫精品的可能。

2134天前
1918 0 0

国产动漫如何做出一片感动的云彩?

金城象 《猫和老鼠》中的主角 《千与千寻》剧照最近,日本最新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风靡大陆各大院线,与此同时,刚刚推出的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却被人质疑“抄袭”美国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关于动漫影视剧的“原创力”话题再度引起热议。到底如何评价本土动漫的创作水准?瓶颈何在?一场包括宫崎骏等“大腕”手稿在内的正在广东美术馆开办的《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也许能为此话题带来启示。7月3日,一部叫《汽车人总动员》的国产动画电影悄然上映,上映后票房并不理想,但却因为它的一张海报掀起轩然大波——由于《汽车人总动员》电影海报与皮克斯著名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由皮克斯制作,迪士尼发行,又名《汽车总动员》)海报如出一辙,动画主人公相似度甚高,该片被诸多影迷质疑抄袭,争论甚至引发国外媒体关注。7月24日将在广东省美术馆开办《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会以众多动漫大师的手稿,为今天的动漫界带来启发。据悉,展览中95%以上的纸质展品都是手稿,带着大师们亲手绘制时的笔触、结构和灵气,包括万籁鸣的18幅《猴子捞月》系列连环画手稿、贺友直的28幅《小二黑结婚》连环画手稿、廖冰兄的12幅《十二生肖》漫画手稿、水墨动画《山水情》的31幅绘画手稿、动画片《葫芦兄弟》的美术原稿等,而国外知名的动漫作品如《丁丁·蓝莲花》、《蓝精灵》、《安徒生童话·拇指姑娘》、《天空之城》等也都有手稿参展。展览策展人、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金城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把科学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中羊城晚报:“中外动漫艺术展”的由来是怎样的?金城:在这十年间,我们的动漫发展走了一些弯路,所谓“产量大国”,过度地强调了动漫的产业功能,忽视了它的艺术功能。我认为,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之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去规划,而应该作为一个有责任、有艺术激情的创意来支持、扶持。我跟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一起策划《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把中国动漫和外国动漫中的优秀作品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展示,让一般公众、动漫爱好者、专业人士自由地感受、欣赏。展出的作品包括全世界动漫人心中的殿堂级人物宫崎骏的手稿原作。通过手稿你可以发现,宫崎骏那么大腕级别的艺术家,对于一个重复的动画镜头,都坚持手绘十幅甚至几十幅重复的手稿。人物从远到近,动作表情上微小的变化,老爷子都是亲力亲为地进行这些可以说是机械般的工作。我们中国的创意人才,有这么一种脚踏实地的工作方式,有这么一种对于艺术执着追求的初心吗?羊城晚报:所以说举办“中外动漫艺术展”就是希望为中国动漫提供一些借鉴?金城:是的。如果说今天我们的动漫行业基本都是做快餐,那么人家宫崎骏、好莱坞都是在做营养餐。《超能陆战队》、《冰雪奇缘》每一部新片,都让观众投入一种心灵旅程。即将上映的《功夫熊猫三》会让大家铆足了劲去看。这是动画片的魅力,真正能让我们进入到一种日常生活不可及、真人表演达不到的剧情故事当中。因此,今天的人们对于好的作品,是有着足够的期待、热情,也有着足够的金钱去支持的。动漫市场是存在的,一头热地去抓市场没有意义,我们需要更多地搞好创作。在这次展出当中,还可以看到欧洲最有名气的作品——《丁丁历险记》手稿。《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专门请当时还没出名的艺术家张聪明,一起来完成有关中国的场景、道具的刻画。可以说,西方的艺术家在很大程度上,把科学的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之中,而我们的创作人最多只是娱乐的态度。好的动漫作品无一不是艺术创作者浇灌心血打磨出来的,而国内不负责任地抄袭、山寨的现象之多之恶劣,已经到了不仅仅是市场对它说“不”的程度,更到了急需让我们重视怎样引导动漫制作,如何规划动漫产业的地步。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国产动画《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抄袭皮克斯动画《汽车总动员》,两部动画电影不仅片名类似,连海报、汽车人主角造型等都如出一辙。您怎么看这个现象?金城:在漫画中,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的模式较多,基本上不存在抄袭剽窃的问题。而在动画中,商人主导、以逐利为目的情况就很明显。在他们看来,做动画就像山寨厂商模仿生产外国奢侈品品牌一样。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中国动画公司的机制和国外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大多以由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即便是商业最成功的迪士尼,都是一群怀揣梦想、有自己艺术理念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看到,皮克斯、梦工厂,日本的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都是这样。他们耗费大量心血、时间,打磨出一部首先能感动自己的作品,然后才能一上市就获得成功。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的运营机制上有问题,体现为大多数以盈利为导向,把动漫当成一门生意来做,没有感动自己,也没有让自己产生激情。我入行多年,感觉真的要赚钱,没有梦想、激情,没有艺术素养的人,还是去选择其他更好赚钱的领域。实际上,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成功”抄袭的例子多吗?金城:不会成功的,也不可能成功的。动画说到底,最终还是需要通过艺术的表现力感染人,不是说组装几个零件就可以成为一个产品这么简单。它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艺术家投注在一部作品中的思想、才华,并要有独特的表现形式。而这些恰恰是无法山寨模仿的。通过组装零件的方式去制作动画,得出来的最多就是一个躯壳。而动画的成功靠的恰恰不是零件,而是灵魂。我们现在强调产业概念,令不少人对这个市场有了很大的期待,甚至掏出很多的“零花钱”支撑这个所谓的产业。结果发现没有拿出什么好东西让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久而久之,这反而在透支消费者的热情,也对不住消费者。动漫其实和其他绝大部分的行业一样,其中的70%-80%是不赚钱的,真正赚钱的好的动画片、非常畅销的漫画,也就那么一些作品,都是属于金字塔的顶端。把动漫当作摇钱树,实际上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羊城晚报:国产动漫也有一些卖座的作品,比如《喜羊羊与灰太狼》,但人们对这类动画片的评价也不一样。金城:这是因为我们成功的作品太少了,只有那么几部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那样相对成功作品,人们因此对它们寄予了太多的厚望,这是它们所不能承受的。这种片子在中国这么卖座,拿到国外去,虽然也可能是一部好的喜剧类型片,但它只是青少年的娱乐动画。就像日本的《蜡笔小新》也很不错,但要把它和宫崎骏的片子比,无论是表现力、思想性,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优秀作品太少了,才导致《喜羊羊与灰太狼》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动漫没有艺术就无法立足羊城晚报:在今天越来越发达的电脑技术面前,像宫崎骏那样坚持手工作坊式的创作,甚至坚持作品全部以手绘完成,已经非常稀少了。金城:情况不是这样的。对于手绘的看法,国内和国外的确有点两重天。我参观过不少国外的动画公司工作室,无一不提倡手绘,哪里都是手绘作品,感觉铺天盖地的。国外很重视手绘,大艺术家没有不手绘的,年轻人的目标是成为大艺术家,自然也没有不重视手绘的。进入动漫这个领域,首先应是有艺术才华、艺术理想的人,只掌握一些设计技巧、后期技术是不会被招进来的。当年中国上海美影厂也都是一些艺术家聚集在一起,这是艺术氛围的问题。在中国公司里,很少见到手绘作品。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人的误解,不仅一般的观众误解,连这一行里面的人都以为用电脑、3D技术可以取代一切。其实,技术归根结底只是一种工具。电脑技术也是建立在艺术家的创作和想象力的基础之上,3D技术体现的,依然是艺术家的世界观、价值观。对艺术角色的塑造、造型的推敲不是任何工具可以解决的。越是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时代,手绘反而愈加珍贵愈加重要,不是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就可以渐渐把它忽略了。艺术对于动漫的未来是十分重要的。羊城晚报:在美国,大的动画公司在推广高质量动画片的时候,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以逐利为目的的动画公司是如何对待动画的艺术性的?金城:他们其实有平衡的一面。好莱坞的动画公司,无论是梦工厂、迪士尼,还是蓝天工作室,在我的理解里,他们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没有艺术,动漫作品难以立足,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企业的价值观和基本立场。国外凡是成功的动画公司,都是首先把艺术作为动画的底线,只有技术的动画只是一个躯壳,难以唤起人们对你的作品的喜爱。现在也很流行通过营销手法,赚来一点观众和票房,有的观众会被营销吸引来看你的东西,但那只是一时的。所以老牌的大公司,都是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欧洲的奢侈品品牌一样,都坚守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和理念。发自内心的喜欢,才能感动别人羊城晚报:动漫角色形象是动漫作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您怎么看今天中外动漫角色形象塑造的差异?金城:今天中国人做动漫角色造型几乎都是拍脑门的,几个年轻人关在屋子里,上网看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模仿别人做。世界上永远没有模仿别人能够得到成功的事,一定是独立的创意才能冒出头。怎么才能有创意呢?依我所知,就“大白”这个形象的走路细节而言,就动用了大数据的方式。迪士尼搜集了多种走路的方式,比如三岁儿童的走路方式,比如企鹅怎么走路 ,他们的脚丫怎么落地,肌肉的运动,等等细节,然后嫁接到他们的角色上,再进行多次的对比、修改,最终选择了以企鹅走路的姿势为原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今天的动漫艺术家、动画片的导演、美术设计,要像科学家一样,有着科学分析、科学的思维。又比如说《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他在漫画里面设计了飞机的形象,当时是没有飞机的,但后来被科学家所采用,也就是说,他对飞行技术的精确把握,确实到了科学家一样的地步。中国的动画公司,似乎很少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更别说愿意投入心血和资金这样做一部作品,因而他们往往最终也赚不了钱。羊城晚报:当把中外动漫的经典形象放在一起看时,您的感觉是怎样的?金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中国的动画连环画,全部都是有生命力的。今年我们到了法国、俄罗斯办展览,这些中国传统动画,比如《三毛流浪记》、《牧笛》、《大闹天宫》,等等,即便今天拿出来,依然对人们具有感染力。回过头看,当初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那个模式事实上是和国外一样的。也就说,他们前期在创作的阶段,一定是对一个作品反复打磨直至成功,才把它投入到后期的生产阶段。这种特别注重前期研发的模式,和今天的国外是一样的。可是,如今我们的动漫制作却不重视研发了,决策都是老板拍脑门。其实谁拍脑门都没有用,因为动漫首先是你得自己发自内心地喜欢,然后才能感动别人。总的来说,中国的动漫创作者在历史上,一度能够沉下心来,把一根草、一片云彩都做出生命力来。而今天我们一年生产20多万分钟的动画,却几乎看不到一片感动你的云彩了。中外知名动漫形象龙猫《龙猫》是吉卜力工作室于1988年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由宫崎骏执导。电影描写的是日本在经济高度发展前存在的美丽自然,那个只有孩子才能看见的不可思议世界,因为唤起观众的乡愁而广受大众欢迎。老夫子《老夫子》,作者王泽,是在华人社区中十分著名的漫画。它画风诙谐地呈现了六十年以来华人生活的底蕴与人生百态,风靡香港。其中,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都是王泽笔下的人物,本来各自成书,毫无关连,后来都被安排在《老夫子》出现,成为好友。老夫子漫画严肃地表达了对上个世纪60—80年代间香港社会的看法,批评中西文化交流中的种种弊端。蓝精灵《蓝精灵》1958年由比利时漫画家贝约及其夫人共同创作。蓝精灵是一群由100多个深蓝色肤色、三个苹果高的人形小生物所组成的精灵群体。他们的生活原本该是完美的,然而,有一个坏巫师名叫格格巫,整天想办法要抓这些小精灵,他养的宠物阿兹猫总是想把蓝精灵当点心吃掉。于是性格各异的蓝精灵与邪恶的魔法师格格巫及他的坏猫阿兹猫之间,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较量,故事情节由此展开。丁丁历险记《丁丁历险记》是比利时画家埃尔热的著名系列漫画作品。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丹麦作家和演员帕勒·哈尔德的环球旅行经历,当时年仅15岁的他用44天环游了世界。《丁丁历险记》自1929年1月10日起在比利时报纸上开始双周连载,这个乐观而富于冒险精神的小记者和他的忠实爱犬——白雪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丁丁历险记》的故事虽然已有百年历史,但时到今天仍然拥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和纪念者,在欧洲,这个系列漫画仍在不断重版之中。蝙蝠侠蝙蝠侠由鲍勃·凯恩和比尔·芬格创作,是一名虚构的超级英雄角色。角色首次登场于1939年5月的《侦探漫画》,最初被称为“蝙蝠人”,后来还有“黑暗骑士”、“世界最伟大的侦探”等其他称号。蝙蝠侠如今已经是美国文化的代表之一。三毛流浪记《三毛流浪记》是中国漫画家张乐平于1935年创作的,其主角“三毛”到现在仍然是中国最著名和受人喜爱的虚构人物之一。《三毛流浪记》所说的是原为富家子弟的12-15岁少年三毛因为日本侵略而失去了父母,沦陷为孤儿,多次寻找母亲未果。他曾经做过多种苦力,例如擦鞋工等,但多次被地痞、日本军人等陷害。张乐平想表达对年轻难民的关注,尤其是在街上流浪的孤儿,他们命运的大转变都是发生在1949年以后。

金城象 《猫和老鼠》中的主角 《千与千寻》剧照最近,日本最新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风靡大陆各大院线,与此同时,刚刚推出的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却被人质疑“抄袭”美国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关于动漫影视剧的“原创力”话题再度引起热议。到底如何评价本土动漫的创作水准?瓶颈何在?一场包括宫崎骏等“大腕”手稿在内的正在广东美术馆开办的《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也许能为此话题带来启示。7月3日,一部叫《汽车人总动员》的国产动画电影悄然上映,上映后票房并不理想,但却因为它的一张海报掀起轩然大波——由于《汽车人总动员》电影海报与皮克斯著名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由皮克斯制作,迪士尼发行,又名《汽车总动员》)海报如出一辙,动画主人公相似度甚高,该片被诸多影迷质疑抄袭,争论甚至引发国外媒体关注。7月24日将在广东省美术馆开办《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会以众多动漫大师的手稿,为今天的动漫界带来启发。据悉,展览中95%以上的纸质展品都是手稿,带着大师们亲手绘制时的笔触、结构和灵气,包括万籁鸣的18幅《猴子捞月》系列连环画手稿、贺友直的28幅《小二黑结婚》连环画手稿、廖冰兄的12幅《十二生肖》漫画手稿、水墨动画《山水情》的31幅绘画手稿、动画片《葫芦兄弟》的美术原稿等,而国外知名的动漫作品如《丁丁·蓝莲花》、《蓝精灵》、《安徒生童话·拇指姑娘》、《天空之城》等也都有手稿参展。展览策展人、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金城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把科学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中羊城晚报:“中外动漫艺术展”的由来是怎样的?金城:在这十年间,我们的动漫发展走了一些弯路,所谓“产量大国”,过度地强调了动漫的产业功能,忽视了它的艺术功能。我认为,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之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去规划,而应该作为一个有责任、有艺术激情的创意来支持、扶持。我跟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一起策划《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把中国动漫和外国动漫中的优秀作品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展示,让一般公众、动漫爱好者、专业人士自由地感受、欣赏。展出的作品包括全世界动漫人心中的殿堂级人物宫崎骏的手稿原作。通过手稿你可以发现,宫崎骏那么大腕级别的艺术家,对于一个重复的动画镜头,都坚持手绘十幅甚至几十幅重复的手稿。人物从远到近,动作表情上微小的变化,老爷子都是亲力亲为地进行这些可以说是机械般的工作。我们中国的创意人才,有这么一种脚踏实地的工作方式,有这么一种对于艺术执着追求的初心吗?羊城晚报:所以说举办“中外动漫艺术展”就是希望为中国动漫提供一些借鉴?金城:是的。如果说今天我们的动漫行业基本都是做快餐,那么人家宫崎骏、好莱坞都是在做营养餐。《超能陆战队》、《冰雪奇缘》每一部新片,都让观众投入一种心灵旅程。即将上映的《功夫熊猫三》会让大家铆足了劲去看。这是动画片的魅力,真正能让我们进入到一种日常生活不可及、真人表演达不到的剧情故事当中。因此,今天的人们对于好的作品,是有着足够的期待、热情,也有着足够的金钱去支持的。动漫市场是存在的,一头热地去抓市场没有意义,我们需要更多地搞好创作。在这次展出当中,还可以看到欧洲最有名气的作品——《丁丁历险记》手稿。《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专门请当时还没出名的艺术家张聪明,一起来完成有关中国的场景、道具的刻画。可以说,西方的艺术家在很大程度上,把科学的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之中,而我们的创作人最多只是娱乐的态度。好的动漫作品无一不是艺术创作者浇灌心血打磨出来的,而国内不负责任地抄袭、山寨的现象之多之恶劣,已经到了不仅仅是市场对它说“不”的程度,更到了急需让我们重视怎样引导动漫制作,如何规划动漫产业的地步。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国产动画《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抄袭皮克斯动画《汽车总动员》,两部动画电影不仅片名类似,连海报、汽车人主角造型等都如出一辙。您怎么看这个现象?金城:在漫画中,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的模式较多,基本上不存在抄袭剽窃的问题。而在动画中,商人主导、以逐利为目的情况就很明显。在他们看来,做动画就像山寨厂商模仿生产外国奢侈品品牌一样。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中国动画公司的机制和国外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大多以由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即便是商业最成功的迪士尼,都是一群怀揣梦想、有自己艺术理念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看到,皮克斯、梦工厂,日本的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都是这样。他们耗费大量心血、时间,打磨出一部首先能感动自己的作品,然后才能一上市就获得成功。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的运营机制上有问题,体现为大多数以盈利为导向,把动漫当成一门生意来做,没有感动自己,也没有让自己产生激情。我入行多年,感觉真的要赚钱,没有梦想、激情,没有艺术素养的人,还是去选择其他更好赚钱的领域。实际上,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成功”抄袭的例子多吗?金城:不会成功的,也不可能成功的。动画说到底,最终还是需要通过艺术的表现力感染人,不是说组装几个零件就可以成为一个产品这么简单。它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艺术家投注在一部作品中的思想、才华,并要有独特的表现形式。而这些恰恰是无法山寨模仿的。通过组装零件的方式去制作动画,得出来的最多就是一个躯壳。而动画的成功靠的恰恰不是零件,而是灵魂。我们现在强调产业概念,令不少人对这个市场有了很大的期待,甚至掏出很多的“零花钱”支撑这个所谓的产业。结果发现没有拿出什么好东西让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久而久之,这反而在透支消费者的热情,也对不住消费者。动漫其实和其他绝大部分的行业一样,其中的70%-80%是不赚钱的,真正赚钱的好的动画片、非常畅销的漫画,也就那么一些作品,都是属于金字塔的顶端。把动漫当作摇钱树,实际上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羊城晚报:国产动漫也有一些卖座的作品,比如《喜羊羊与灰太狼》,但人们对这类动画片的评价也不一样。金城:这是因为我们成功的作品太少了,只有那么几部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那样相对成功作品,人们因此对它们寄予了太多的厚望,这是它们所不能承受的。这种片子在中国这么卖座,拿到国外去,虽然也可能是一部好的喜剧类型片,但它只是青少年的娱乐动画。就像日本的《蜡笔小新》也很不错,但要把它和宫崎骏的片子比,无论是表现力、思想性,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优秀作品太少了,才导致《喜羊羊与灰太狼》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动漫没有艺术就无法立足羊城晚报:在今天越来越发达的电脑技术面前,像宫崎骏那样坚持手工作坊式的创作,甚至坚持作品全部以手绘完成,已经非常稀少了。金城:情况不是这样的。对于手绘的看法,国内和国外的确有点两重天。我参观过不少国外的动画公司工作室,无一不提倡手绘,哪里都是手绘作品,感觉铺天盖地的。国外很重视手绘,大艺术家没有不手绘的,年轻人的目标是成为大艺术家,自然也没有不重视手绘的。进入动漫这个领域,首先应是有艺术才华、艺术理想的人,只掌握一些设计技巧、后期技术是不会被招进来的。当年中国上海美影厂也都是一些艺术家聚集在一起,这是艺术氛围的问题。在中国公司里,很少见到手绘作品。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人的误解,不仅一般的观众误解,连这一行里面的人都以为用电脑、3D技术可以取代一切。其实,技术归根结底只是一种工具。电脑技术也是建立在艺术家的创作和想象力的基础之上,3D技术体现的,依然是艺术家的世界观、价值观。对艺术角色的塑造、造型的推敲不是任何工具可以解决的。越是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时代,手绘反而愈加珍贵愈加重要,不是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就可以渐渐把它忽略了。艺术对于动漫的未来是十分重要的。羊城晚报:在美国,大的动画公司在推广高质量动画片的时候,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以逐利为目的的动画公司是如何对待动画的艺术性的?金城:他们其实有平衡的一面。好莱坞的动画公司,无论是梦工厂、迪士尼,还是蓝天工作室,在我的理解里,他们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没有艺术,动漫作品难以立足,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企业的价值观和基本立场。国外凡是成功的动画公司,都是首先把艺术作为动画的底线,只有技术的动画只是一个躯壳,难以唤起人们对你的作品的喜爱。现在也很流行通过营销手法,赚来一点观众和票房,有的观众会被营销吸引来看你的东西,但那只是一时的。所以老牌的大公司,都是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欧洲的奢侈品品牌一样,都坚守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和理念。发自内心的喜欢,才能感动别人羊城晚报:动漫角色形象是动漫作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您怎么看今天中外动漫角色形象塑造的差异?金城:今天中国人做动漫角色造型几乎都是拍脑门的,几个年轻人关在屋子里,上网看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模仿别人做。世界上永远没有模仿别人能够得到成功的事,一定是独立的创意才能冒出头。怎么才能有创意呢?依我所知,就“大白”这个形象的走路细节而言,就动用了大数据的方式。迪士尼搜集了多种走路的方式,比如三岁儿童的走路方式,比如企鹅怎么走路 ,他们的脚丫怎么落地,肌肉的运动,等等细节,然后嫁接到他们的角色上,再进行多次的对比、修改,最终选择了以企鹅走路的姿势为原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今天的动漫艺术家、动画片的导演、美术设计,要像科学家一样,有着科学分析、科学的思维。又比如说《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他在漫画里面设计了飞机的形象,当时是没有飞机的,但后来被科学家所采用,也就是说,他对飞行技术的精确把握,确实到了科学家一样的地步。中国的动画公司,似乎很少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更别说愿意投入心血和资金这样做一部作品,因而他们往往最终也赚不了钱。羊城晚报:当把中外动漫的经典形象放在一起看时,您的感觉是怎样的?金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中国的动画连环画,全部都是有生命力的。今年我们到了法国、俄罗斯办展览,这些中国传统动画,比如《三毛流浪记》、《牧笛》、《大闹天宫》,等等,即便今天拿出来,依然对人们具有感染力。回过头看,当初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那个模式事实上是和国外一样的。也就说,他们前期在创作的阶段,一定是对一个作品反复打磨直至成功,才把它投入到后期的生产阶段。这种特别注重前期研发的模式,和今天的国外是一样的。可是,如今我们的动漫制作却不重视研发了,决策都是老板拍脑门。其实谁拍脑门都没有用,因为动漫首先是你得自己发自内心地喜欢,然后才能感动别人。总的来说,中国的动漫创作者在历史上,一度能够沉下心来,把一根草、一片云彩都做出生命力来。而今天我们一年生产20多万分钟的动画,却几乎看不到一片感动你的云彩了。中外知名动漫形象龙猫《龙猫》是吉卜力工作室于1988年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由宫崎骏执导。电影描写的是日本在经济高度发展前存在的美丽自然,那个只有孩子才能看见的不可思议世界,因为唤起观众的乡愁而广受大众欢迎。老夫子《老夫子》,作者王泽,是在华人社区中十分著名的漫画。它画风诙谐地呈现了六十年以来华人生活的底蕴与人生百态,风靡香港。其中,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都是王泽笔下的人物,本来各自成书,毫无关连,后来都被安排在《老夫子》出现,成为好友。老夫子漫画严肃地表达了对上个世纪60—80年代间香港社会的看法,批评中西文化交流中的种种弊端。蓝精灵《蓝精灵》1958年由比利时漫画家贝约及其夫人共同创作。蓝精灵是一群由100多个深蓝色肤色、三个苹果高的人形小生物所组成的精灵群体。他们的生活原本该是完美的,然而,有一个坏巫师名叫格格巫,整天想办法要抓这些小精灵,他养的宠物阿兹猫总是想把蓝精灵当点心吃掉。于是性格各异的蓝精灵与邪恶的魔法师格格巫及他的坏猫阿兹猫之间,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较量,故事情节由此展开。丁丁历险记《丁丁历险记》是比利时画家埃尔热的著名系列漫画作品。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丹麦作家和演员帕勒·哈尔德的环球旅行经历,当时年仅15岁的他用44天环游了世界。《丁丁历险记》自1929年1月10日起在比利时报纸上开始双周连载,这个乐观而富于冒险精神的小记者和他的忠实爱犬——白雪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丁丁历险记》的故事虽然已有百年历史,但时到今天仍然拥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和纪念者,在欧洲,这个系列漫画仍在不断重版之中。蝙蝠侠蝙蝠侠由鲍勃·凯恩和比尔·芬格创作,是一名虚构的超级英雄角色。角色首次登场于1939年5月的《侦探漫画》,最初被称为“蝙蝠人”,后来还有“黑暗骑士”、“世界最伟大的侦探”等其他称号。蝙蝠侠如今已经是美国文化的代表之一。三毛流浪记《三毛流浪记》是中国漫画家张乐平于1935年创作的,其主角“三毛”到现在仍然是中国最著名和受人喜爱的虚构人物之一。《三毛流浪记》所说的是原为富家子弟的12-15岁少年三毛因为日本侵略而失去了父母,沦陷为孤儿,多次寻找母亲未果。他曾经做过多种苦力,例如擦鞋工等,但多次被地痞、日本军人等陷害。张乐平想表达对年轻难民的关注,尤其是在街上流浪的孤儿,他们命运的大转变都是发生在1949年以后。

1596 0 0

动画《冰雪奇缘》摘得两项奥斯卡大奖借势延长上映

北京时间3月3日,在刚刚揭晓的第86届奥斯卡颁奖礼上,迪士尼最新经典动画《冰雪奇缘》(Frozen) 荣获最佳动画长片、最佳歌曲“Let It Go”两项金奖,同时影片全球票房也正式突破10亿美元大关,可谓三喜临门,风光无限!作为惟一正在国内热映的奥斯卡影片类大奖得主,《冰雪奇缘》辉煌迈入好评热映第五周,上映日期也延期至3月20日,令中国观众有更多时间前往影院感受奥斯卡获奖大片之魅力。即使在奥斯卡获奖之前,《冰雪奇缘》就已是全球观众公认的经典之作。如今小金人在手,影片更是声名远播。《冰雪奇缘》2月5日国内上映,在与数部大片的激烈竞争中凭借绝佳好口碑突围而出、逆市上扬,全国排片与票房都节节走高,截至3月2日全国票房已达2.7亿人民币,受追捧程度可见一斑;如今获得最佳动画长片、最佳歌曲“Let It Go”两项奥斯卡大奖后,《冰雪奇缘》势必将借“奥斯卡赢家”的镀金名头再掀新一轮观影热潮。随着影片的上映日期延期至3月20日,《冰雪奇缘》更有望重写去年《疯狂原始人》的“逆天”票房后劲。同样获得奥斯卡最佳歌曲的“Let It Go”,也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升级为“神曲”——原版在Youtube点阅量超过1亿次;五花八门的翻唱版本也在网络上疯狂涌现,仅在中国就有普通话版、上海话版、东北话版、四川话版、闽南语版、大连话版、杭州话版、温州话版等雨后春笋般出现,引发无数网友对影片及这首歌曲的致敬…… 现今“Let It Go”与《冰雪奇缘》已不再只是一首歌与一部动画片,而已演变成一种席卷全球的社会事件。这部好评如潮的影片在国内各大电影网站的评分也上演着“神走势”,上映后豆瓣评分从8.3分升至8.4分,现在更升至8.5分;时光网评分也从8.4分升至8.5分;格瓦拉则从8.8分升至8.9分,遥遥领先现今档期在映的其他所有影片!随着奥斯卡获奖与口碑发酵,《冰雪奇缘》的票房潜力越来越强,被业内看好将走出更华丽的票房曲线。《冰雪奇缘》剧情讲述一个咒语令王国被冰天雪地覆盖,乐观无畏的安娜和热爱冒险的山民克斯托夫组队出发,踏上一段魔法层出不穷、旅程峰回路转的旅程,以寻找安娜的姐姐——冰雪皇后艾莎,破解她的冰封魔咒。一路上他们遇到搞笑的神奇雪人、各式奇幻精灵、意想不到的魔法迷阵,更在雪崩冰裂中步步惊心……他们最终能否拯救王国?《冰雪奇缘》全球叫好叫座,总票房累计已达10亿美元,其中北美票房更超越《狮子王》成为迪士尼最卖座的动画电影,原声大碟也五周荣膺公告牌排行榜冠军。作为月内惟一一部奥斯卡金奖影片,《冰雪奇缘》中/英文版2D、3D、中国巨幕正在全国热映中。

北京时间3月3日,在刚刚揭晓的第86届奥斯卡颁奖礼上,迪士尼最新经典动画《冰雪奇缘》(Frozen) 荣获最佳动画长片、最佳歌曲“Let It Go”两项金奖,同时影片全球票房也正式突破10亿美元大关,可谓三喜临门,风光无限!作为惟一正在国内热映的奥斯卡影片类大奖得主,《冰雪奇缘》辉煌迈入好评热映第五周,上映日期也延期至3月20日,令中国观众有更多时间前往影院感受奥斯卡获奖大片之魅力。即使在奥斯卡获奖之前,《冰雪奇缘》就已是全球观众公认的经典之作。如今小金人在手,影片更是声名远播。《冰雪奇缘》2月5日国内上映,在与数部大片的激烈竞争中凭借绝佳好口碑突围而出、逆市上扬,全国排片与票房都节节走高,截至3月2日全国票房已达2.7亿人民币,受追捧程度可见一斑;如今获得最佳动画长片、最佳歌曲“Let It Go”两项奥斯卡大奖后,《冰雪奇缘》势必将借“奥斯卡赢家”的镀金名头再掀新一轮观影热潮。随着影片的上映日期延期至3月20日,《冰雪奇缘》更有望重写去年《疯狂原始人》的“逆天”票房后劲。同样获得奥斯卡最佳歌曲的“Let It Go”,也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升级为“神曲”——原版在Youtube点阅量超过1亿次;五花八门的翻唱版本也在网络上疯狂涌现,仅在中国就有普通话版、上海话版、东北话版、四川话版、闽南语版、大连话版、杭州话版、温州话版等雨后春笋般出现,引发无数网友对影片及这首歌曲的致敬…… 现今“Let It Go”与《冰雪奇缘》已不再只是一首歌与一部动画片,而已演变成一种席卷全球的社会事件。这部好评如潮的影片在国内各大电影网站的评分也上演着“神走势”,上映后豆瓣评分从8.3分升至8.4分,现在更升至8.5分;时光网评分也从8.4分升至8.5分;格瓦拉则从8.8分升至8.9分,遥遥领先现今档期在映的其他所有影片!随着奥斯卡获奖与口碑发酵,《冰雪奇缘》的票房潜力越来越强,被业内看好将走出更华丽的票房曲线。《冰雪奇缘》剧情讲述一个咒语令王国被冰天雪地覆盖,乐观无畏的安娜和热爱冒险的山民克斯托夫组队出发,踏上一段魔法层出不穷、旅程峰回路转的旅程,以寻找安娜的姐姐——冰雪皇后艾莎,破解她的冰封魔咒。一路上他们遇到搞笑的神奇雪人、各式奇幻精灵、意想不到的魔法迷阵,更在雪崩冰裂中步步惊心……他们最终能否拯救王国?《冰雪奇缘》全球叫好叫座,总票房累计已达10亿美元,其中北美票房更超越《狮子王》成为迪士尼最卖座的动画电影,原声大碟也五周荣膺公告牌排行榜冠军。作为月内惟一一部奥斯卡金奖影片,《冰雪奇缘》中/英文版2D、3D、中国巨幕正在全国热映中。

1336 0 0

美国迪斯尼动画片《超能陆战队》逆袭成功

1月21日公映的美国迪斯尼动画片《超能陆战队》,上周逆袭成功,以611,396的周末观影人次,跃升为周末票房榜冠军。和《冰雪奇缘》一并成为过去五年间仅有的两部登顶周末票房榜的迪斯尼动画片。根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2015年2月2日上午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选择在寒假公映,且适合全家老少观赏的《超能陆战队》,于周末三天(2015年1月30日-2月1日)在韩国787块银幕放映8,033场,全国累计观影人次已经达到1,739,767(市场占有率为29%),预计本周票房还未稳步持续增长。已经上映了一个半月的《国际市场》,票房走势后劲十足,周末观影人次为420,458,排名未降反升,位列第二。截止到2月2日,《国际市场》的全国累计观影人次已经达到12,719,617,超过《王的男人》(观影人次1230万)和《双面君王》(观影人次1231万),成为韩国电影史上票房排名第六的作品。排名紧接其后的是前周票房冠军《江南1970》,周末观影人次为403,422。而由新生代明星李明基、吕珍九主演的《射向我的心脏》,观影人次仅为168,688,票房排名第四。同日上映的新片中,另有三部西片打榜成功。好莱坞明星罗素·克劳自编自导自演的处女作《占水师》、黑人影星丹泽尔·华盛顿主演的犯罪惊悚片《伸冤人》,以及“鬼才”导演蒂姆·波顿执导的传记片《大眼睛》。三部作品的票房表现很一般,观影人次分别为61,118、37,368和36,470。排名则分列第七、第八和第九。本周,由金允石、韩孝珠领衔主演的《如此美好》将要隆重献映,能否占据冠军宝座,拭目以待。《超能陆战队》海报

1月21日公映的美国迪斯尼动画片《超能陆战队》,上周逆袭成功,以611,396的周末观影人次,跃升为周末票房榜冠军。和《冰雪奇缘》一并成为过去五年间仅有的两部登顶周末票房榜的迪斯尼动画片。根据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2015年2月2日上午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选择在寒假公映,且适合全家老少观赏的《超能陆战队》,于周末三天(2015年1月30日-2月1日)在韩国787块银幕放映8,033场,全国累计观影人次已经达到1,739,767(市场占有率为29%),预计本周票房还未稳步持续增长。已经上映了一个半月的《国际市场》,票房走势后劲十足,周末观影人次为420,458,排名未降反升,位列第二。截止到2月2日,《国际市场》的全国累计观影人次已经达到12,719,617,超过《王的男人》(观影人次1230万)和《双面君王》(观影人次1231万),成为韩国电影史上票房排名第六的作品。排名紧接其后的是前周票房冠军《江南1970》,周末观影人次为403,422。而由新生代明星李明基、吕珍九主演的《射向我的心脏》,观影人次仅为168,688,票房排名第四。同日上映的新片中,另有三部西片打榜成功。好莱坞明星罗素·克劳自编自导自演的处女作《占水师》、黑人影星丹泽尔·华盛顿主演的犯罪惊悚片《伸冤人》,以及“鬼才”导演蒂姆·波顿执导的传记片《大眼睛》。三部作品的票房表现很一般,观影人次分别为61,118、37,368和36,470。排名则分列第七、第八和第九。本周,由金允石、韩孝珠领衔主演的《如此美好》将要隆重献映,能否占据冠军宝座,拭目以待。《超能陆战队》海报

1453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