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缺经典动画 缺是经典动画的延续

2015
09/24
22:5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0252
0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5
/
09/24
22:50
10252
0
0
最近上映的《大圣归来》获得的好评不断,带给了观众和业界足够的惊喜。据了解,截至8月2日,《大圣归来》票房已经高达7.8亿。《大圣归来》的成功一方面在国产动画历史上树立了一个重要的标杆;另一方面,也勾起了70、80后对曾经经典国产动画的追忆。

在国人印象中,国产动漫无论在故事情节上,还是在画面上似乎都无法跟国外动画相比,但是回顾中国动画发展史,其中也不乏许多优秀之作。

《黑猫警长》、《葫芦娃》、《小蝌蚪找妈妈》等一系列经典国产动画,是那个时代国产动画的骄傲,也是70、80后人们的集体记忆。几年来,国产动画佳作鲜见,这让国人对于国产动画既失望,又渴望。失望的是国产动画与外国动画作品越落越远,渴望的则是能有新的高质量动画作品让国人对国产动画重燃新希望。

有评价说,《大圣归来》即国产动画归来,借着这股东风,也掀起了一股国产动画热。近日,国产经典动画《黑猫警长》又登上了电影银幕,据了解,动画大电影《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举行了多场点映活动,如业内所预期的那样,这部带着几代人童年回忆的动画片在点映当日人头攒动,大小影迷兴奋不已,数据显示,电影更是刷新了动画电影的点映首日纪录,来了个开门红。

除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接连上映,很多国产动画展也是充斥在很多大型商场中。近日,在北京朝阳区某商场就上演了一场国产动画展览,很多中国动漫的经典形象吸引了众人前来观展。黑猫警长、葫芦娃、孙悟空、舒克和贝塔等经典动漫人物再现眼前,这样的展出在宣传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更能唤起七八十年代的消费者对童年及青春的美好回忆。记者在展览现场发现,这些动漫人物虽然已经年代久远,但仍然引发了很多小朋友们的乐趣,在动漫人物的吸引下,小朋友们乐在其中。当然,这些动漫形象最能引起共鸣的人群当属这些孩子们的爸爸妈妈,70、80后的人们都是在这些经典动画片的陪伴下长大的。拍照、合影,在这些动漫人物面前,这些30岁左右的大人们更像是个孩子,沉浸在美好的童年记忆中。

事实上,中国不缺少经典的动画,缺少的是经典动画的延续,近年来,国外动画的大卖,也着实让人们为国产动画着急,希望在《大圣归来》的带领下,国产动画能够有质的飞跃,创作出更多值得国人骄傲的国产动画。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热映大片背后的互联网“托儿

对所有兴冲冲而来的人来说,重点不是吃煎饼,而是吃《煎饼侠》提供的免费煎饼——在片中有广告植入的赶集网在北京城共计7个地铁口推出了免费煎饼,100个地铁口前张贴海报、扫码抽奖送电影票。这样的热闹场景,只是今年暑期档票房高涨背后的冰山一隅。这个令人意外的暑期,《捉妖记》、《煎饼侠》和《大圣归来》三部国产电影大闹票房,截止到7月27日,分别吸金14亿元(超过《阿凡达》)、8.8亿元和6.8亿元。尤其是18日当天,全国各地近千万人走进影院,贡献了4.35亿元的票房,一举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单日票房的纪录。是什么让国产电影票房如此疯狂?中国电影走向“牛市”?“连《小羊肖恩》都爆满,今年的暑期档可以载入史册了。”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位股票分析师带着女儿去东方新天地看电影,没来得及提前网上订票,不得不闲逛三个多小时候场。伴随着今夏气温的走高,各大城市的观影热情都被调动起来了。记者27日通过猫眼票房看到,上映几周的《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票房加起来已高达近30亿元。要知道,在2008年,中国电影年度票房也就37亿元,而且还有《叶问1》、《非诚勿扰1》、《长江七号》、《梅兰芳》、《画皮》等成功大片的扎堆上映。不少影评人惊呼,中国电影正在走向“牛市”。“论故事情节,论制作水平,还是赶不上2008年那几部,怎么就火成这样?”不少网友在朋友圈中热议这几部炙手可热的新片,都表示对票房之高感觉“不可思议”。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三部影片质量本身不错,比较接“地气”,再加上前期一些恶评影片的铺垫衬托,使得影片好评如潮。另外,国产影片保护月也使得国外一些大片没有进来竞争。“当郑伊健等‘古惑仔’四人出现在《煎饼侠》片尾的时候,整个电影院都沸腾了。”30岁的赵女士说这话的时候,正准备陪闺蜜再去电影院看《煎饼侠》,“虽然它没那么经典,但还是能让人小小激动一下。”她坦言,社交网络上关于《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的评论铺天盖地,就忍不住走进了影院,“要不跟人都没法聊”。热映大片的互联网推手从未有过的票房纪录背后,是互联网军团的大举进入。以《煎饼侠》为例,除了和赶集网合作在地铁口送煎饼外,还与滴滴快的在天津推出了“一键叫煎饼果子”等活动造势,制造事件营销。而一些“大V”转发的《燃爆青春的古惑仔》、《五环之歌听完就中毒》(片中插曲),更是在微信朋友圈形成刷屏。脱胎于互联网剧的《煎饼侠》,一直都在利用网络为影片上映积攒人气。“比如《屌丝男士4》何时上映,如何与《煎饼侠》衔接等很多细节,我们都做了精心的安排。”搜狐视频相关负责人透露,“每集《屌丝男士》后都有对于煎饼侠的推荐和点映时观众的评价,到最后一集播完,《煎饼侠》就开始上映。要知道做了四年的《屌丝男士》有30亿次的播放量,10亿以上的观众群。无疑,这样的原生IP(知识产权)将给票房带来很高预期。”记者了解到,《煎饼侠》的投资方,除了搜狐、万达之外,还有新丽传媒,而腾讯的马化腾正是该公司股东。《捉妖记》和《大圣归来》也将互联网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管是《捉妖记》的“重拍让我们死去活来”,还是《大圣归来》十年磨一剑的故事,在影片上映前就已广为流传,让“准观众”们从心酸的故事中酝酿走进影院的冲动。据悉,《大圣归来》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电影最终确定了主打“英雄回归+合家欢”两大关键点,建立了精准的营销体系。影片出品人路伟感叹:“如果是两年前,《大圣归来》不可能取得这个成绩。”新观影时代的分水岭而在时代天骄文化传媒总裁、著名电影人谭飞看来,三部热映大片除了产品内容加入了更多互联网基因外,售票思路、营销推广思路等都发生了变革,更符合年轻人品位。“互联网正在改变整个电影生态,今年热映电影背后的互联网势力,或将成为新观影时代的分水岭。”目前,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巨大的增长潜力吸引互联网巨头掘金。阿里巴巴自从去年收购文化中国成立阿里影业后,开始重金在影视娱乐领域布局。腾讯也宣布,成立以优质IP为核心的影视业务平台“腾讯电影+”。这是继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文学之后,腾讯互动娱乐推出的第四个实体业务平台,标志着腾讯互娱正式布局电影业务。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透露,互联网+电影不应该是简单的数学加法,而应是化学反应,是以“透明,分享,用户参与”的互联网技术和思想,帮助电影产业的整个链条革新和升级。未来的影片,不仅可以为观众量身定做,还可以让用户很容易地参与到影片融资、制作、发行宣传等整个链条上。比如阿里旗下的娱乐宝,已经在尝试用众筹的模式为影片融资,同时举行粉丝见面会、进行后期营销等。这些深刻变化,或许意味着孤立于互联网的影片将成为历史。

对所有兴冲冲而来的人来说,重点不是吃煎饼,而是吃《煎饼侠》提供的免费煎饼——在片中有广告植入的赶集网在北京城共计7个地铁口推出了免费煎饼,100个地铁口前张贴海报、扫码抽奖送电影票。这样的热闹场景,只是今年暑期档票房高涨背后的冰山一隅。这个令人意外的暑期,《捉妖记》、《煎饼侠》和《大圣归来》三部国产电影大闹票房,截止到7月27日,分别吸金14亿元(超过《阿凡达》)、8.8亿元和6.8亿元。尤其是18日当天,全国各地近千万人走进影院,贡献了4.35亿元的票房,一举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单日票房的纪录。是什么让国产电影票房如此疯狂?中国电影走向“牛市”?“连《小羊肖恩》都爆满,今年的暑期档可以载入史册了。”刚刚过去的周末,一位股票分析师带着女儿去东方新天地看电影,没来得及提前网上订票,不得不闲逛三个多小时候场。伴随着今夏气温的走高,各大城市的观影热情都被调动起来了。记者27日通过猫眼票房看到,上映几周的《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票房加起来已高达近30亿元。要知道,在2008年,中国电影年度票房也就37亿元,而且还有《叶问1》、《非诚勿扰1》、《长江七号》、《梅兰芳》、《画皮》等成功大片的扎堆上映。不少影评人惊呼,中国电影正在走向“牛市”。“论故事情节,论制作水平,还是赶不上2008年那几部,怎么就火成这样?”不少网友在朋友圈中热议这几部炙手可热的新片,都表示对票房之高感觉“不可思议”。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三部影片质量本身不错,比较接“地气”,再加上前期一些恶评影片的铺垫衬托,使得影片好评如潮。另外,国产影片保护月也使得国外一些大片没有进来竞争。“当郑伊健等‘古惑仔’四人出现在《煎饼侠》片尾的时候,整个电影院都沸腾了。”30岁的赵女士说这话的时候,正准备陪闺蜜再去电影院看《煎饼侠》,“虽然它没那么经典,但还是能让人小小激动一下。”她坦言,社交网络上关于《捉妖记》、《煎饼侠》、《大圣归来》的评论铺天盖地,就忍不住走进了影院,“要不跟人都没法聊”。热映大片的互联网推手从未有过的票房纪录背后,是互联网军团的大举进入。以《煎饼侠》为例,除了和赶集网合作在地铁口送煎饼外,还与滴滴快的在天津推出了“一键叫煎饼果子”等活动造势,制造事件营销。而一些“大V”转发的《燃爆青春的古惑仔》、《五环之歌听完就中毒》(片中插曲),更是在微信朋友圈形成刷屏。脱胎于互联网剧的《煎饼侠》,一直都在利用网络为影片上映积攒人气。“比如《屌丝男士4》何时上映,如何与《煎饼侠》衔接等很多细节,我们都做了精心的安排。”搜狐视频相关负责人透露,“每集《屌丝男士》后都有对于煎饼侠的推荐和点映时观众的评价,到最后一集播完,《煎饼侠》就开始上映。要知道做了四年的《屌丝男士》有30亿次的播放量,10亿以上的观众群。无疑,这样的原生IP(知识产权)将给票房带来很高预期。”记者了解到,《煎饼侠》的投资方,除了搜狐、万达之外,还有新丽传媒,而腾讯的马化腾正是该公司股东。《捉妖记》和《大圣归来》也将互联网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管是《捉妖记》的“重拍让我们死去活来”,还是《大圣归来》十年磨一剑的故事,在影片上映前就已广为流传,让“准观众”们从心酸的故事中酝酿走进影院的冲动。据悉,《大圣归来》通过对大数据的分析,电影最终确定了主打“英雄回归+合家欢”两大关键点,建立了精准的营销体系。影片出品人路伟感叹:“如果是两年前,《大圣归来》不可能取得这个成绩。”新观影时代的分水岭而在时代天骄文化传媒总裁、著名电影人谭飞看来,三部热映大片除了产品内容加入了更多互联网基因外,售票思路、营销推广思路等都发生了变革,更符合年轻人品位。“互联网正在改变整个电影生态,今年热映电影背后的互联网势力,或将成为新观影时代的分水岭。”目前,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巨大的增长潜力吸引互联网巨头掘金。阿里巴巴自从去年收购文化中国成立阿里影业后,开始重金在影视娱乐领域布局。腾讯也宣布,成立以优质IP为核心的影视业务平台“腾讯电影+”。这是继腾讯游戏、腾讯动漫、腾讯文学之后,腾讯互动娱乐推出的第四个实体业务平台,标志着腾讯互娱正式布局电影业务。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透露,互联网+电影不应该是简单的数学加法,而应是化学反应,是以“透明,分享,用户参与”的互联网技术和思想,帮助电影产业的整个链条革新和升级。未来的影片,不仅可以为观众量身定做,还可以让用户很容易地参与到影片融资、制作、发行宣传等整个链条上。比如阿里旗下的娱乐宝,已经在尝试用众筹的模式为影片融资,同时举行粉丝见面会、进行后期营销等。这些深刻变化,或许意味着孤立于互联网的影片将成为历史。

北京日报 2368天前
1240 0 0

3D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国风大胆改编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制作公司:十月数码动画上映时间:夏季推荐指数:★★★☆☆西游题材一直是国人创作的源泉宝库,这部3D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耗时三年半策划制作,在美术上力求呈现中国风,并在原著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故事改编,加入了面向儿童观众的原创元素,试图讲述一个崭新的西游记。影片有着国人动画长片中较为出色的3D画面表现,片中的自然景观和魔幻场面都采用了世界领先的渲染技术。十月数码动画公司计划将其打造成系列作品,作为开篇的本集将从孙悟空大闹天宫被镇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后讲起,齐天大圣与小和尚江流儿相遇,在他的帮助下破除封印、恢复神力,并与猪八戒等一同联手降妖除魔。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制作公司:十月数码动画上映时间:夏季推荐指数:★★★☆☆西游题材一直是国人创作的源泉宝库,这部3D动画《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耗时三年半策划制作,在美术上力求呈现中国风,并在原著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故事改编,加入了面向儿童观众的原创元素,试图讲述一个崭新的西游记。影片有着国人动画长片中较为出色的3D画面表现,片中的自然景观和魔幻场面都采用了世界领先的渲染技术。十月数码动画公司计划将其打造成系列作品,作为开篇的本集将从孙悟空大闹天宫被镇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后讲起,齐天大圣与小和尚江流儿相遇,在他的帮助下破除封印、恢复神力,并与猪八戒等一同联手降妖除魔。

1212 0 0

“情怀”二字在国产动画电影的宣发中总被屡屡打上高光

《魁拔》,这个久违的名字在6月重回人们的视线。6月8日,曾经宣布无限期延后的国产动画电影《魁拔4》,发起了一项为期60天的网络众筹,所得款项用来重启《魁拔4》的制作,目标金额100万元,上线后9小时即告完成;截至发稿,众筹金额已经上升至300万元,参与人数超过3万人。多年来,《魁拔》系列电影可谓命途多舛:2011年,《魁拔1》上映,票房350万元,此后,《魁拔2》(2013年)票房2500万元,《魁拔3》(2014年)2425万元。三部共投资逾亿元,票房仅5000万元,亏损惨重。《魁拔》制作方“青青树”创建于1992年,在2004年曾一度达到200多人,当他们开始进行动画电影的工业化实践后,这200人很快只剩下7个人。不久前,“青青树”的联合创始人武寒青因病去世,让这部国产动画电影又多了一些悲情的色彩。其实,《魁拔1》上映后,在当时的人人网等社交媒体上,已经出现了《中国动画的希望!》《看完以后你再也不会说中国没有好动画了》等粉丝自发的口碑传播。但口碑并没有带来票房,票房去哪儿了呢?有这样一组数据:2012年共有12部进口动画电影上映,产生票房约9.6亿元;国产片虽然有20部上映,但60%的票房不足1000万元。也许,《魁拔》来得太早。“青青树”CEO杜军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他们分析过票房失利的原因:一是时间点太超前,当时并没有此类“成人向”国产动画电影的先例;二是原创动画IP的粉丝积累不足,社交传播受到局限。2011年,在中国大银幕卖得最好的动画电影是《功夫熊猫2》(约6.17亿元)、《蓝精灵》(约2.64亿元)、《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约1.45亿元)。这些作品要不就是老牌的动画公司出品,要不就是已经有了庞大的观众基础。观众并不适应一个从未听过的原创动画形象,而且对国产动画的印象还停留在“给孩子看”的阶段。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表示,动画电影从“儿童向”转向“成人向”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一部作品具备成人可以消费的潜质,票房收入会非常高。儿童固然有旺盛的消费力,但毕竟未成年,需要父母和其他人群去带动。动画强国美国也经历了这样的发展过程。常江介绍,迪士尼早年非常成功的动画电影,《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小熊维尼历险记》等,全部是拍给孩子看的,当时根本没有“成人向”动画的概念;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才出现了《狮子王》《玩具总动员》等若干具有转型意义的作品。中国在2014年才出现转折。这一年,《十万个冷笑话》沿着“漫画-网络动画-院线”的路线,上映两周后票房破亿元;2015年,《大圣归来》依靠影迷的“自来水”,从《小时代4》和《栀子花开》的夹击中逆袭,最终获得了9.56亿元票房;2016年,《大鱼海棠》经过10年酝酿终于上映,此前也发起了众筹,并获得光线传媒的关注与投资,最终票房5.65亿元。不难看出,同样是“成人向”动画作品,《魁拔4》想走的是《大鱼海棠》的路线:众筹-引发关注-吸引大投资。毕竟,100万元的众筹目标对制作一部动画电影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情怀”二字在国产动画电影的宣发中,总被屡屡打上高光。国产动画电影是否还在靠卖情怀取胜?常江并不这么认为:“的确,有些国产动画电影在宣发过程中会强调情怀,渲染创作者对行业的热爱、创作的艰辛历程,让人觉得是在卖情怀。但总体上,国产动画电影在走一条比较稳健的商业道路,现在正处于一个探索和积累受众的阶段,票房可能不太好,但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常江表示,一种类型的电影想在商业和文化上具备比较稳定的盈利模式,前提是拥有一个稳定的受众群体。而受众习惯是在长时间的培养和消费中形成的,显然,国产动画电影还不具备这样的受众群。像《魁拔》系列、《大鱼海棠》等国产动画电影,都不约而同地进行了众筹和互联网口碑营销,就是要把以互联网为主要活动基地的“二次元群体”,往传统的电影院线拉,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培养用户的过程。杜军有信心:“《大圣归来》等作品的成功,让观众对国产动漫电影的印象有所改观。这使得他们走进影院时,也愿意选择国产片试试。他们走出这一步,就可能成为潜在的粉丝。”但常江提醒,电影是一个产业,而且是商品化程度最高的文化产业。做动画电影,最根本的还是要坚定不移地把产业上的东西夯实,“不要一味玩技巧、玩概念”,只有探索出稳健的盈利模式,行业才能有所发展。在众筹视频中,《魁拔》导演王川出镜,他是武寒青的丈夫。王川说,从2005年至今,一群看着世界上最好的动画片长大的80后,在欧美、日本以及中国同行怀疑的眼光下,从最基本的透视、素描、色彩苦苦练起,归纳了一套精确到毫米,与每一根线条、每一块色彩和每一秒钟的情节相对应的技术路线。“十年磨砺,我们希望可以与世界同行平等切磋”。

《魁拔》,这个久违的名字在6月重回人们的视线。6月8日,曾经宣布无限期延后的国产动画电影《魁拔4》,发起了一项为期60天的网络众筹,所得款项用来重启《魁拔4》的制作,目标金额100万元,上线后9小时即告完成;截至发稿,众筹金额已经上升至300万元,参与人数超过3万人。多年来,《魁拔》系列电影可谓命途多舛:2011年,《魁拔1》上映,票房350万元,此后,《魁拔2》(2013年)票房2500万元,《魁拔3》(2014年)2425万元。三部共投资逾亿元,票房仅5000万元,亏损惨重。《魁拔》制作方“青青树”创建于1992年,在2004年曾一度达到200多人,当他们开始进行动画电影的工业化实践后,这200人很快只剩下7个人。不久前,“青青树”的联合创始人武寒青因病去世,让这部国产动画电影又多了一些悲情的色彩。其实,《魁拔1》上映后,在当时的人人网等社交媒体上,已经出现了《中国动画的希望!》《看完以后你再也不会说中国没有好动画了》等粉丝自发的口碑传播。但口碑并没有带来票房,票房去哪儿了呢?有这样一组数据:2012年共有12部进口动画电影上映,产生票房约9.6亿元;国产片虽然有20部上映,但60%的票房不足1000万元。也许,《魁拔》来得太早。“青青树”CEO杜军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他们分析过票房失利的原因:一是时间点太超前,当时并没有此类“成人向”国产动画电影的先例;二是原创动画IP的粉丝积累不足,社交传播受到局限。2011年,在中国大银幕卖得最好的动画电影是《功夫熊猫2》(约6.17亿元)、《蓝精灵》(约2.64亿元)、《喜羊羊与灰太狼之兔年顶呱呱》(约1.45亿元)。这些作品要不就是老牌的动画公司出品,要不就是已经有了庞大的观众基础。观众并不适应一个从未听过的原创动画形象,而且对国产动画的印象还停留在“给孩子看”的阶段。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常江表示,动画电影从“儿童向”转向“成人向”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一部作品具备成人可以消费的潜质,票房收入会非常高。儿童固然有旺盛的消费力,但毕竟未成年,需要父母和其他人群去带动。动画强国美国也经历了这样的发展过程。常江介绍,迪士尼早年非常成功的动画电影,《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小熊维尼历险记》等,全部是拍给孩子看的,当时根本没有“成人向”动画的概念;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才出现了《狮子王》《玩具总动员》等若干具有转型意义的作品。中国在2014年才出现转折。这一年,《十万个冷笑话》沿着“漫画-网络动画-院线”的路线,上映两周后票房破亿元;2015年,《大圣归来》依靠影迷的“自来水”,从《小时代4》和《栀子花开》的夹击中逆袭,最终获得了9.56亿元票房;2016年,《大鱼海棠》经过10年酝酿终于上映,此前也发起了众筹,并获得光线传媒的关注与投资,最终票房5.65亿元。不难看出,同样是“成人向”动画作品,《魁拔4》想走的是《大鱼海棠》的路线:众筹-引发关注-吸引大投资。毕竟,100万元的众筹目标对制作一部动画电影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有的成功,有的失败,但“情怀”二字在国产动画电影的宣发中,总被屡屡打上高光。国产动画电影是否还在靠卖情怀取胜?常江并不这么认为:“的确,有些国产动画电影在宣发过程中会强调情怀,渲染创作者对行业的热爱、创作的艰辛历程,让人觉得是在卖情怀。但总体上,国产动画电影在走一条比较稳健的商业道路,现在正处于一个探索和积累受众的阶段,票房可能不太好,但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常江表示,一种类型的电影想在商业和文化上具备比较稳定的盈利模式,前提是拥有一个稳定的受众群体。而受众习惯是在长时间的培养和消费中形成的,显然,国产动画电影还不具备这样的受众群。像《魁拔》系列、《大鱼海棠》等国产动画电影,都不约而同地进行了众筹和互联网口碑营销,就是要把以互联网为主要活动基地的“二次元群体”,往传统的电影院线拉,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培养用户的过程。杜军有信心:“《大圣归来》等作品的成功,让观众对国产动漫电影的印象有所改观。这使得他们走进影院时,也愿意选择国产片试试。他们走出这一步,就可能成为潜在的粉丝。”但常江提醒,电影是一个产业,而且是商品化程度最高的文化产业。做动画电影,最根本的还是要坚定不移地把产业上的东西夯实,“不要一味玩技巧、玩概念”,只有探索出稳健的盈利模式,行业才能有所发展。在众筹视频中,《魁拔》导演王川出镜,他是武寒青的丈夫。王川说,从2005年至今,一群看着世界上最好的动画片长大的80后,在欧美、日本以及中国同行怀疑的眼光下,从最基本的透视、素描、色彩苦苦练起,归纳了一套精确到毫米,与每一根线条、每一块色彩和每一秒钟的情节相对应的技术路线。“十年磨砺,我们希望可以与世界同行平等切磋”。

新浪动漫 1668天前
1262 0 0

插上“互联网+”之翼 让动漫产业腾飞

2016年1月8日—1月9日,2015中国网络文化产业年会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公室应邀出席。本届年会指明了2015动漫产业发展趋势,以及“互联网+”生态下动漫产业的变革与机遇。刚刚过去的2015年,被称为动漫产业发展具有“拐点”和“爆点”意义的一年。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动漫业产值已突破1000亿元。在国产动漫产业傲人的成绩单背后,“互联网+”的推力功不可没。2015年,互联网与动漫产业加速全方位结合,网络动漫、手机动漫保持高速发展。2015年中国移动的手机动漫业务保持30%以上的增速,主要动漫网站的热点动漫产品的点击量都在数亿甚至数十亿次。在动漫本体依托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同时,还产生了动漫+电商等许多新的形态,促进了实体经济发展。互联网+动漫,赶上了非常好的发展形势 ——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司长 高政高政在年会“互联网+动漫发展”论坛的致辞上讲道,“打铁还需自身硬,在互联网时代,更要讲好故事,讲好故事是真功夫。”他希望动漫企业能够把注意力放在讲好故事上,有了好故事,动漫产业才可能顺利发展。动漫乘着互联网之翼,是赶上了非常好的发展形式,希望动漫企业能够乘势而上,抓住机遇,把国产动漫做得更好。中国动漫企业正在经历 从电视到互联网的“雁阵式”迁移——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 宋磊“如果把电视媒体比作寒冷的北方,把互联网媒体比作温暖的南方,现今中国动漫产业生态就出现了一场从电视到互联网的‘雁阵式’迁移。”宋磊用形象的比喻形容“互联网”+背景下动漫产业正在历经的变化。他表示,如今很少有动画企业再把电视动画当成主要的制作内容,衍生产品授权商也不再关注一部动画作品是否在央视播出,转而关心网络点击量是多少。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15年网络视频受众达到4.61亿,其中手机视频用户达到3.54亿;2014年网络动漫的产值达到45亿元,手机动漫突破30亿元,可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动漫企业内容创作的重点,也是受众消费的重点和广告投放的重点。“互联网+”改变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连接方式——360副总裁 曲冰当提到互联网的核心时,曲冰提出:“互联网之所以能改变很多的行业,是因为互联网能够把广大用户直接联系起来,改变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连接方式。”“互联网+动漫产业”也打破了动漫生产者和消费者原先的连接关系。受众由电视媒体时代的被动选择(电视里放什么动画我就看什么),变为互联网时代的主动选择(我喜欢什么就选择看什么),这给动漫生产者带来竞争、挑战也带来机遇。同时,很多动漫文化的消费者也变成了内容的生产者,从而推动整个动漫产业供需链条的变革。互联网为国漫良心作打下绽放异彩的受众基础——bilibili董事长 陈睿Bilibili(www.bilibili.com 下文简称B站)作为国内知名的动漫、游戏相关弹幕视频分享网站,是90后、00后二次元的聚集地。根据陈睿的介绍,B站有75%的用户是24岁以下的,有37%的用户是17岁以下的。陈睿认为,动漫游戏、宅腐等二次元文化在大众的眼中属于亚文化,却恰好是90后、00后这一代群体所钟爱的。他提出,90后、00后在文化娱乐的需求上和之前的用户有一个很明显的断层,一方面他们物质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因而把更多的精力与追求放在精神文化层面;另一方面互联网让这一代的用户自主获取内容的路径更多,同时也让他们面临更丰富的娱乐选择。这一断层的形成,让二次元的动漫游戏娱乐内容,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追求。他们在互联网上和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交流、共享,逐渐形成一个个社群。在谈到国漫迷的时候,陈睿笑道,“就像中国球迷是全世界最可爱和最伟大的球迷一样,中国的动漫粉丝也是全世界最可爱和最伟大的粉丝,他们不断地对中国的动漫产业寄以期望,不断支持,当然也免不了时有失望。”B站也是国漫粉丝的聚集地,他们一旦看到一个优秀作品,就立刻蜂拥上去,赞为国产动漫的希望。有很多优秀的国产动漫作品就是在B站这一批国产动漫粉丝摇旗呐喊之下慢慢崛起的,其中的典型是《大圣归来》。因此互联网时代,良心国漫作品,更容易走入大众视野。在B站等网站上始终有一批支持国漫的人等待着良心作的出现,用满腔热血大力追捧。努力打造互联网动漫生态——腾讯互娱动漫业务部总监 李筱婷李筱婷透露,腾讯目前正致力于建设互联网动漫生态。她认为互联网动漫的发展,离不开后天构建的孵育生态。在这个生态里,动漫爱好者可以成为一个职业的作家,这个生态链具有完整的链条,有漫画动画,还可能转化为其他的娱乐内容,如游戏影视和文学,并产生衍生的二次元文化。腾讯的许多作者都是通过腾讯动漫平台从一个漫画爱好者成为职业漫画家,通过互联网脱颖而出。在这里,读者的需求可以快速地反映给作者,内容创作者与读者之间进行快速的角色转化,创作出更受读者喜爱的作品,打造热门IP。精准定位用户,发挥互联网动漫的IP价值——爱奇艺副总裁 杨晓轩“互联网动漫的特性是什么?就是大大降低了传统用户的边际成本,实现所谓的精品转化。”杨晓轩向在座动漫企业分享了爱奇艺的互联网动漫游戏经营策略,“以爱奇艺的平台数据为基准,我们实现了用户的定位,继而形成我们动漫的死忠粉,一旦我们出了游戏他们自然会来买单,从开始就精准开发了识别我们的用户。”她认为,IP内容消费的过程当中,重度和中度黏着性的用户数量,决定产品的时间长度和产业宽度。因此爱奇艺在动漫用户开发上也采取了这样一个方针,根据未来的市场空间设想,反向推演,精准定位用户,把整个二次元用户区隔化,针对不同的人群开发不同的项目,重点发展重度和中度用户,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IP的价值。移动互联时代 动漫转变为以受众和市场为价值观的导向——天津神界董事长 陈维东陈维东指出,当动漫的搭载平台从传统局限的纸媒转换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受众的阅读喜好和习惯就发生了变化。传统媒体时代的粉丝比较稳固,而移动互联时代的粉丝有点像鱼群,来得快去得快。这对动漫作者及机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以前的动漫作者可以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思考,但是现在不行了,如果不追随这个鱼群毫无生存机会,但如果一味去追求鱼群,又会导致作品的肤浅与宽泛。动漫变成了以受众和市场为价值观的产业。但实际上好的内容还是立足根本,“内容是一个平台,好的内容本身就是运营平台。”最好的作品卖世界观——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动漫中心总监 葛仰骞葛仰骞在会上分享自己的观点:动画是成年人做的,但其中潜移默化地包含了成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儿童、青少年观看动画学到了这个认识,这是一个构筑世界观的过程。比如一些日漫迷,没去过日本就很了解日本了,因为他们在作品当中看到的是构筑好的世界观及其他细节,所以他没有很刻意去了解日本,就有一定的对日本习俗、生活方式的认知了。动漫作者做的是故事,受众看到的是整个世界。他认为,最好的作品卖的是文化,它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它能吸引最忠实、最持久的粉丝,你可以从世界里面提出任何一个元素出来,粉丝都会买单。中国动漫六大变化呈现发展“拐点” 文化部五项措施力促动漫产业新发展2015动漫产业发展的六个新变化一是原创动漫内容创作取得重要突破,提振产业发展信心。二是以IP引领产业发展成为动漫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三是资本对动漫产业更加关注与投入。四是互联网+为动漫产业发展插上翅膀。五是动漫会展成为动漫产业领域促消费的突出亮点。六是动漫走出去的空间越来越广阔。进一步推动动漫产发展的五大措施一是积极引导创作导向。二是推进动漫产业提质升级。三是积极拉动文化消费。四是促进动漫与科技结合。五是继续推动中国动漫走出去。

2016年1月8日—1月9日,2015中国网络文化产业年会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动漫节节展办公室应邀出席。本届年会指明了2015动漫产业发展趋势,以及“互联网+”生态下动漫产业的变革与机遇。刚刚过去的2015年,被称为动漫产业发展具有“拐点”和“爆点”意义的一年。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动漫业产值已突破1000亿元。在国产动漫产业傲人的成绩单背后,“互联网+”的推力功不可没。2015年,互联网与动漫产业加速全方位结合,网络动漫、手机动漫保持高速发展。2015年中国移动的手机动漫业务保持30%以上的增速,主要动漫网站的热点动漫产品的点击量都在数亿甚至数十亿次。在动漫本体依托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同时,还产生了动漫+电商等许多新的形态,促进了实体经济发展。互联网+动漫,赶上了非常好的发展形势 ——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司长 高政高政在年会“互联网+动漫发展”论坛的致辞上讲道,“打铁还需自身硬,在互联网时代,更要讲好故事,讲好故事是真功夫。”他希望动漫企业能够把注意力放在讲好故事上,有了好故事,动漫产业才可能顺利发展。动漫乘着互联网之翼,是赶上了非常好的发展形式,希望动漫企业能够乘势而上,抓住机遇,把国产动漫做得更好。中国动漫企业正在经历 从电视到互联网的“雁阵式”迁移——中国动漫集团发展研究部主任 宋磊“如果把电视媒体比作寒冷的北方,把互联网媒体比作温暖的南方,现今中国动漫产业生态就出现了一场从电视到互联网的‘雁阵式’迁移。”宋磊用形象的比喻形容“互联网”+背景下动漫产业正在历经的变化。他表示,如今很少有动画企业再把电视动画当成主要的制作内容,衍生产品授权商也不再关注一部动画作品是否在央视播出,转而关心网络点击量是多少。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15年网络视频受众达到4.61亿,其中手机视频用户达到3.54亿;2014年网络动漫的产值达到45亿元,手机动漫突破30亿元,可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动漫企业内容创作的重点,也是受众消费的重点和广告投放的重点。“互联网+”改变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连接方式——360副总裁 曲冰当提到互联网的核心时,曲冰提出:“互联网之所以能改变很多的行业,是因为互联网能够把广大用户直接联系起来,改变了生产者和消费者的连接方式。”“互联网+动漫产业”也打破了动漫生产者和消费者原先的连接关系。受众由电视媒体时代的被动选择(电视里放什么动画我就看什么),变为互联网时代的主动选择(我喜欢什么就选择看什么),这给动漫生产者带来竞争、挑战也带来机遇。同时,很多动漫文化的消费者也变成了内容的生产者,从而推动整个动漫产业供需链条的变革。互联网为国漫良心作打下绽放异彩的受众基础——bilibili董事长 陈睿Bilibili(www.bilibili.com 下文简称B站)作为国内知名的动漫、游戏相关弹幕视频分享网站,是90后、00后二次元的聚集地。根据陈睿的介绍,B站有75%的用户是24岁以下的,有37%的用户是17岁以下的。陈睿认为,动漫游戏、宅腐等二次元文化在大众的眼中属于亚文化,却恰好是90后、00后这一代群体所钟爱的。他提出,90后、00后在文化娱乐的需求上和之前的用户有一个很明显的断层,一方面他们物质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因而把更多的精力与追求放在精神文化层面;另一方面互联网让这一代的用户自主获取内容的路径更多,同时也让他们面临更丰富的娱乐选择。这一断层的形成,让二次元的动漫游戏娱乐内容,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普遍追求。他们在互联网上和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交流、共享,逐渐形成一个个社群。在谈到国漫迷的时候,陈睿笑道,“就像中国球迷是全世界最可爱和最伟大的球迷一样,中国的动漫粉丝也是全世界最可爱和最伟大的粉丝,他们不断地对中国的动漫产业寄以期望,不断支持,当然也免不了时有失望。”B站也是国漫粉丝的聚集地,他们一旦看到一个优秀作品,就立刻蜂拥上去,赞为国产动漫的希望。有很多优秀的国产动漫作品就是在B站这一批国产动漫粉丝摇旗呐喊之下慢慢崛起的,其中的典型是《大圣归来》。因此互联网时代,良心国漫作品,更容易走入大众视野。在B站等网站上始终有一批支持国漫的人等待着良心作的出现,用满腔热血大力追捧。努力打造互联网动漫生态——腾讯互娱动漫业务部总监 李筱婷李筱婷透露,腾讯目前正致力于建设互联网动漫生态。她认为互联网动漫的发展,离不开后天构建的孵育生态。在这个生态里,动漫爱好者可以成为一个职业的作家,这个生态链具有完整的链条,有漫画动画,还可能转化为其他的娱乐内容,如游戏影视和文学,并产生衍生的二次元文化。腾讯的许多作者都是通过腾讯动漫平台从一个漫画爱好者成为职业漫画家,通过互联网脱颖而出。在这里,读者的需求可以快速地反映给作者,内容创作者与读者之间进行快速的角色转化,创作出更受读者喜爱的作品,打造热门IP。精准定位用户,发挥互联网动漫的IP价值——爱奇艺副总裁 杨晓轩“互联网动漫的特性是什么?就是大大降低了传统用户的边际成本,实现所谓的精品转化。”杨晓轩向在座动漫企业分享了爱奇艺的互联网动漫游戏经营策略,“以爱奇艺的平台数据为基准,我们实现了用户的定位,继而形成我们动漫的死忠粉,一旦我们出了游戏他们自然会来买单,从开始就精准开发了识别我们的用户。”她认为,IP内容消费的过程当中,重度和中度黏着性的用户数量,决定产品的时间长度和产业宽度。因此爱奇艺在动漫用户开发上也采取了这样一个方针,根据未来的市场空间设想,反向推演,精准定位用户,把整个二次元用户区隔化,针对不同的人群开发不同的项目,重点发展重度和中度用户,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IP的价值。移动互联时代 动漫转变为以受众和市场为价值观的导向——天津神界董事长 陈维东陈维东指出,当动漫的搭载平台从传统局限的纸媒转换到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受众的阅读喜好和习惯就发生了变化。传统媒体时代的粉丝比较稳固,而移动互联时代的粉丝有点像鱼群,来得快去得快。这对动漫作者及机构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以前的动漫作者可以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思考,但是现在不行了,如果不追随这个鱼群毫无生存机会,但如果一味去追求鱼群,又会导致作品的肤浅与宽泛。动漫变成了以受众和市场为价值观的产业。但实际上好的内容还是立足根本,“内容是一个平台,好的内容本身就是运营平台。”最好的作品卖世界观——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动漫中心总监 葛仰骞葛仰骞在会上分享自己的观点:动画是成年人做的,但其中潜移默化地包含了成人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儿童、青少年观看动画学到了这个认识,这是一个构筑世界观的过程。比如一些日漫迷,没去过日本就很了解日本了,因为他们在作品当中看到的是构筑好的世界观及其他细节,所以他没有很刻意去了解日本,就有一定的对日本习俗、生活方式的认知了。动漫作者做的是故事,受众看到的是整个世界。他认为,最好的作品卖的是文化,它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它能吸引最忠实、最持久的粉丝,你可以从世界里面提出任何一个元素出来,粉丝都会买单。中国动漫六大变化呈现发展“拐点” 文化部五项措施力促动漫产业新发展2015动漫产业发展的六个新变化一是原创动漫内容创作取得重要突破,提振产业发展信心。二是以IP引领产业发展成为动漫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三是资本对动漫产业更加关注与投入。四是互联网+为动漫产业发展插上翅膀。五是动漫会展成为动漫产业领域促消费的突出亮点。六是动漫走出去的空间越来越广阔。进一步推动动漫产发展的五大措施一是积极引导创作导向。二是推进动漫产业提质升级。三是积极拉动文化消费。四是促进动漫与科技结合。五是继续推动中国动漫走出去。

1394 0 0

中国动漫产业的崛起需要持之以恒的韧劲

在中国动画片普遍没有创新、面向人群偏于低龄化的现状下,一部《大圣归来》以经典西游题材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全新故事,泪点、笑点、情怀、创新应有尽有,因而成为2015年动漫产业一匹现象级的黑马。 今年暑假,一部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国产动画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异军突起,在《小时代4》与《栀子花开》的双重挤压下以不到10%的排片量一路逆袭,最后收获9.53亿票房,打破《功夫熊猫》之前保持4年的6.17亿的票房纪录,成为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史上的一个奇迹。《大圣归来》的爆红,也被许多人看做是国漫崛起的曙光。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奇迹——《大圣归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动漫产业似乎走入了一个难以突破的困境,在形象设计、故事讲述、拍摄技术等方面都与欧美及日本这类动漫大国有极大的差距,整个动漫产业缺乏完整产业链条,团队规模小、经费不足、人才瓶颈等问题,也制约着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但《大圣归来》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一瓶颈,在该片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事先营销的前提下,被网民自发组织的“自来水大军”刷爆微博、朋友圈等各大社交平台,究其原因,却只用归结为最简单的一点——它的确是一部制作精良的良心之作。在中国动画片普遍没有创新、面向人群偏于低龄化的现状下,一部《大圣归来》以经典西游题材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全新故事,泪点、笑点、情怀、创新应有尽有,因而成为2015年动漫产业一匹现象级的黑马,这也给予了国内的动漫厂商以反省与深思的方向——无论从技术水平上,还是从故事内容上,只有真正满含情感的诚意之作,才能为观众所喜爱与接受。近期热播动画片新作——《疯味英雄》无独有偶,在《大圣归来》的辉煌之后,不乏有许多国产动漫的新作,也同样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并以其精良的制作水准获得广泛好评,《疯味英雄》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该片无论人物设计还是剪辑风格均采用融合欧美动画和日本动画优点的制作方式,在保证人物造型的质感及动作的流畅度的同时满足人物表情动作上的夸张力表现,并采用非常贴近“二次元”的剧情桥段及台词设计,在每集有限的时长内,给予观众足够的信息量。层层设计的剧情悬念,及大片级的声画效果,使得这部同样没有做过太多宣传营销的动画作品,通过观众自发、口口相传的方式迅速火了起来,仅仅播出第二集,便创下了全网破数百万点击量的成绩。当然,一部好的作品,需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大圣归来》的续集万众期待,《疯味英雄》的后续剧情同样成为被网友们热切讨论的热门话题。中国动漫产业的崛起除了需要一鼓作气的冲劲,更需要持之以恒的韧劲。

在中国动画片普遍没有创新、面向人群偏于低龄化的现状下,一部《大圣归来》以经典西游题材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全新故事,泪点、笑点、情怀、创新应有尽有,因而成为2015年动漫产业一匹现象级的黑马。 今年暑假,一部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国产动画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异军突起,在《小时代4》与《栀子花开》的双重挤压下以不到10%的排片量一路逆袭,最后收获9.53亿票房,打破《功夫熊猫》之前保持4年的6.17亿的票房纪录,成为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史上的一个奇迹。《大圣归来》的爆红,也被许多人看做是国漫崛起的曙光。内地动画电影票房奇迹——《大圣归来》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动漫产业似乎走入了一个难以突破的困境,在形象设计、故事讲述、拍摄技术等方面都与欧美及日本这类动漫大国有极大的差距,整个动漫产业缺乏完整产业链条,团队规模小、经费不足、人才瓶颈等问题,也制约着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但《大圣归来》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一瓶颈,在该片几乎没有做过任何事先营销的前提下,被网民自发组织的“自来水大军”刷爆微博、朋友圈等各大社交平台,究其原因,却只用归结为最简单的一点——它的确是一部制作精良的良心之作。在中国动画片普遍没有创新、面向人群偏于低龄化的现状下,一部《大圣归来》以经典西游题材打造出完全不同的全新故事,泪点、笑点、情怀、创新应有尽有,因而成为2015年动漫产业一匹现象级的黑马,这也给予了国内的动漫厂商以反省与深思的方向——无论从技术水平上,还是从故事内容上,只有真正满含情感的诚意之作,才能为观众所喜爱与接受。近期热播动画片新作——《疯味英雄》无独有偶,在《大圣归来》的辉煌之后,不乏有许多国产动漫的新作,也同样引发了网友的关注,并以其精良的制作水准获得广泛好评,《疯味英雄》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该片无论人物设计还是剪辑风格均采用融合欧美动画和日本动画优点的制作方式,在保证人物造型的质感及动作的流畅度的同时满足人物表情动作上的夸张力表现,并采用非常贴近“二次元”的剧情桥段及台词设计,在每集有限的时长内,给予观众足够的信息量。层层设计的剧情悬念,及大片级的声画效果,使得这部同样没有做过太多宣传营销的动画作品,通过观众自发、口口相传的方式迅速火了起来,仅仅播出第二集,便创下了全网破数百万点击量的成绩。当然,一部好的作品,需要经得起时间的检验。《大圣归来》的续集万众期待,《疯味英雄》的后续剧情同样成为被网友们热切讨论的热门话题。中国动漫产业的崛起除了需要一鼓作气的冲劲,更需要持之以恒的韧劲。

1435 0 0

最坏哪吒”就是他《哪吒之魔童降世》预告首发

由光线彩条屋影业(《大鱼海棠》《大护法》)、可可豆动画(《打,打个大西瓜》)、十月文化(《大圣归来》)联合打造,喜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发布“是他,就是他”版预告,颠覆传统形象的史上最“坏”哪吒首次亮相。影片由以喜剧风格著称的80后鬼才导演饺子执导,从预告中不难发现,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融入了大量的喜剧元素,呈现充满笑料的“贱坏”哪吒。影片将于2019年全国公映。

由光线彩条屋影业(《大鱼海棠》《大护法》)、可可豆动画(《打,打个大西瓜》)、十月文化(《大圣归来》)联合打造,喜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发布“是他,就是他”版预告,颠覆传统形象的史上最“坏”哪吒首次亮相。影片由以喜剧风格著称的80后鬼才导演饺子执导,从预告中不难发现,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融入了大量的喜剧元素,呈现充满笑料的“贱坏”哪吒。影片将于2019年全国公映。

中国青年网 1096天前
19331 16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