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斗士星矢"电影确定引进

2015
09/23
08:39

时光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2166
0
0

时光网

国漫号
2015
/
09/23
08:39
2166
0
0



继《哆啦A梦:伴我同行》《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确定在中国上映之后,又一部日本漫画强IP作品《圣斗士星矢》大电影也确定引进了!据“中影发行”消息,9月22日在福州召开的2015华影·中影秋季看片会上,《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参加了新片推介活动。


据悉,华影、中影两大电影发行公司针对全年各个档期推出的新片集中推介观摩活动。看片会上,来自全国40多条院线、影院投资公司的代表共计300余人将集中听取《黄河》《小门神》《小王子》等40余部新片的集中推介,其中就包括这部《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


《圣斗士星矢》是日本著名漫画家车田正美的代表作之一,1985年12月起开始在集英社的《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圣斗士本来是一群英勇战士,在地球失出和平之际,这群圣斗士便会出现,维护正义。故事发生的十三年前,一名黄金圣斗士艾奥罗斯抱着一个女婴跑出圣域,这女婴便是雅典娜。艾奥罗斯被杀,一切由此而起。主角星矢连同其余青铜圣斗士为保护雅典娜而展开激战。


《圣斗士星矢》早前已推出了五部剧场版电影,上一部是2004年推出的《圣斗士星矢:天界篇序章》。时隔十年再度推出的《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2014年已在日本上映)以原作中最受欢迎的《圣域十二宫篇》为基础改编。漫画原作者车田正美不仅将作为制作总指挥参与其中,片名“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也由其亲自拟定。“星矢的传说是从这里开始的”,车田正美如此说道。曾经执导电影《黑执事》和动画版《老虎和兔子》的佐藤敬一担任导演。《圣斗士星矢》时隔十年推出的CG化剧场版《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将在中国上映,这个消息对于圣斗士星矢的粉丝来说是相当令人激动的。漫迷们,要不要去电影院再看一次童年?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国产动画电影期待新天地

2015年注定是国产动画电影腾飞之年。年初,《十万个冷笑话》上映,成为元旦档黑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暑期档口碑票房双丰收。这两部动画电影都打破了以往国产动画电影“低幼化”的格局,全面主打成年人市场。2016年元旦即将公映的《小门神》,也延续了《大圣归来》走红的两大因素:成年化动画和取材于中国传统故事,因此颇被业界看好能接棒《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的另一道标杆。《小门神》仅制作费就达7000万元,总投资过亿元,也是国内投资最多的动画电影。与此同时,国产动画电影的局势也有所改变,《小门神》和阿里影业的合作,也多少改变了动画公司以前势单力薄的局面。在动画界人士看来,《大圣归来》的成功对行业是一个利好,不仅让从业者有了信心,也令投资方和商业院线改变对国产动画电影的偏见,“这将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可以预见,2016年的国产动画电影将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变化从“低幼化”到“全年龄”上半年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还“惨不忍睹”。当时共计16部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总和还不及《哆啦A梦:伴我同行》《超能陆战队》两部之和。到了暑期,一部《大圣归来》以9.5亿元的票房与8.4分的豆瓣评分,取得市场与口碑的双丰收。从票房数字来看,国产动画电影呈爆发之势,截至11月底,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超20亿元,和过去几年国产动画电影市场成绩比较,国产动画电影取得很大进步,尤其在和好莱坞动画的角逐中,国产动画竞争实力明显增强。对此,影评人朱炫23日受访时认为,《大圣归来》功不可没。在朱炫看来,该片的成功,可以与张艺谋十多年前的《英雄》相提并论。“《英雄》告诉我们,可以去电影院看国产片了。而《大圣归来》也给中国观众一个信号,国产动画电影也是值得到电影院去看的。”《大圣归来》也让观众和影院重塑对国产动画电影的信心。之后上映的《黑猫警长》和《疯了!桂宝》首日排片量均超过全国总排片场次的10%——这样高的比例在以往国产动画电影中几乎见不到。资本也发现了这个市场的契机。就在《大圣归来》上映的第3天,光线传媒发布公告宣布投资《大圣归来》制作团队。10月底,光线传媒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动漫集团,布局动画片领域,制作《大鱼·海棠》《大圣闹天宫》《深海》《哪吒降世》《姜子牙》《凤凰》《秦时明月》组成“国漫风”阵容,备受关注的《大鱼·海棠》也宣布将在明年上映。事实上,回首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我们不难发现,《喜洋洋与灰太狼》开创了“小手拉大手”的观影模式,只要孩子喜欢,就不怕大人不被带进电影院。但随着产业发展和市场扩容,“低幼化”的定位已成国产动画电影致命缺陷。从《大圣归来》开始,制作方对国产动画电影定位的认知也被逐步改变。以往认为儿童市场“好赚”,其实动画电影的真正“金矿”恰好是在成人观众。动画从业者也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元旦上映的《小门神》,从观影人群上来看,是类似好莱坞电影的合家欢动画。包括此前被认为人设和故事较幼稚的《熊出没》系列,在2016年1月16日上映的新一部《熊出没之熊心归来》中也进行了转型,除延续前两部好莱坞式的叙事模式外,在剧情架构、情感表达和内容设置上,将更加贴近成年人。分析现代视角演绎传统题材多年不温不火的国产动画电影,有大幅进步的趋势。但好莱坞动画片也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甚至会专门为中国观众量身定做动画片。中美合拍的《功夫熊猫3》就是典型。在好莱坞,一部动画电影从启动到上映,制作时间平均长达4年。奥飞多屏总经理徐杨斌透露,好莱坞动画电影中调研是不可忽略的环节,他举例,《功夫熊猫》涉及在中国结婚的习俗,会派人专门飞到中国来了解中国人的婚俗传统。而制作严谨这个特点,在国产动画电影中也越来越明显。国产动画电影《小门神》为学习好莱坞经验,导演王微和影片制片人于洲等核心团队成员,曾先后多次前往美国。在写剧本前,王微曾特意在江浙生活过一段时间。为营造出最逼真的电影画面,团队还组织创作人员去江南小镇采风,去过南浔、同里、周庄,感受古镇的风土人情,记录当地的小桥流水和房屋建筑。他们在南浔的一棵大柳树下喝茶、喝啤酒,大家觉得这棵柳树不错,动画设计师就把柳树画下来,放在电影里老字号的门前了。“艺术需要天马行空,但创作还是要有依据的。”王微23日在苏州首映礼上对记者表示。影片讲述了关于“改变和有勇气面对改变”的故事,故事里,由于人间不再关注仙界,门神郁垒和其他神仙一样,也面临了下岗危机。门神郁垒决定去人间,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证明门神的价值。在作家马伯庸看来,可能今天90%的中国人已经远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小门神》拍得很用心,制作背后能看到主创的文化底蕴。”朱炫认为,《小门神》从制作角度看有着浓郁的好莱坞风格,但细看又有我们熟知的本土元素,“这也印证了导演所说的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现代’代表的是西方先进的动画技巧,但该片有着本土化的壳,像馄饨、年画都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两者的融合或许是我们可以借鉴的。毕竟‘巨龙’、‘骑士’不属于中国人。”

2015年注定是国产动画电影腾飞之年。年初,《十万个冷笑话》上映,成为元旦档黑马;《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暑期档口碑票房双丰收。这两部动画电影都打破了以往国产动画电影“低幼化”的格局,全面主打成年人市场。2016年元旦即将公映的《小门神》,也延续了《大圣归来》走红的两大因素:成年化动画和取材于中国传统故事,因此颇被业界看好能接棒《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的另一道标杆。《小门神》仅制作费就达7000万元,总投资过亿元,也是国内投资最多的动画电影。与此同时,国产动画电影的局势也有所改变,《小门神》和阿里影业的合作,也多少改变了动画公司以前势单力薄的局面。在动画界人士看来,《大圣归来》的成功对行业是一个利好,不仅让从业者有了信心,也令投资方和商业院线改变对国产动画电影的偏见,“这将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可以预见,2016年的国产动画电影将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变化从“低幼化”到“全年龄”上半年的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还“惨不忍睹”。当时共计16部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总和还不及《哆啦A梦:伴我同行》《超能陆战队》两部之和。到了暑期,一部《大圣归来》以9.5亿元的票房与8.4分的豆瓣评分,取得市场与口碑的双丰收。从票房数字来看,国产动画电影呈爆发之势,截至11月底,国产动画电影票房超20亿元,和过去几年国产动画电影市场成绩比较,国产动画电影取得很大进步,尤其在和好莱坞动画的角逐中,国产动画竞争实力明显增强。对此,影评人朱炫23日受访时认为,《大圣归来》功不可没。在朱炫看来,该片的成功,可以与张艺谋十多年前的《英雄》相提并论。“《英雄》告诉我们,可以去电影院看国产片了。而《大圣归来》也给中国观众一个信号,国产动画电影也是值得到电影院去看的。”《大圣归来》也让观众和影院重塑对国产动画电影的信心。之后上映的《黑猫警长》和《疯了!桂宝》首日排片量均超过全国总排片场次的10%——这样高的比例在以往国产动画电影中几乎见不到。资本也发现了这个市场的契机。就在《大圣归来》上映的第3天,光线传媒发布公告宣布投资《大圣归来》制作团队。10月底,光线传媒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动漫集团,布局动画片领域,制作《大鱼·海棠》《大圣闹天宫》《深海》《哪吒降世》《姜子牙》《凤凰》《秦时明月》组成“国漫风”阵容,备受关注的《大鱼·海棠》也宣布将在明年上映。事实上,回首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我们不难发现,《喜洋洋与灰太狼》开创了“小手拉大手”的观影模式,只要孩子喜欢,就不怕大人不被带进电影院。但随着产业发展和市场扩容,“低幼化”的定位已成国产动画电影致命缺陷。从《大圣归来》开始,制作方对国产动画电影定位的认知也被逐步改变。以往认为儿童市场“好赚”,其实动画电影的真正“金矿”恰好是在成人观众。动画从业者也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元旦上映的《小门神》,从观影人群上来看,是类似好莱坞电影的合家欢动画。包括此前被认为人设和故事较幼稚的《熊出没》系列,在2016年1月16日上映的新一部《熊出没之熊心归来》中也进行了转型,除延续前两部好莱坞式的叙事模式外,在剧情架构、情感表达和内容设置上,将更加贴近成年人。分析现代视角演绎传统题材多年不温不火的国产动画电影,有大幅进步的趋势。但好莱坞动画片也越来越重视中国市场,甚至会专门为中国观众量身定做动画片。中美合拍的《功夫熊猫3》就是典型。在好莱坞,一部动画电影从启动到上映,制作时间平均长达4年。奥飞多屏总经理徐杨斌透露,好莱坞动画电影中调研是不可忽略的环节,他举例,《功夫熊猫》涉及在中国结婚的习俗,会派人专门飞到中国来了解中国人的婚俗传统。而制作严谨这个特点,在国产动画电影中也越来越明显。国产动画电影《小门神》为学习好莱坞经验,导演王微和影片制片人于洲等核心团队成员,曾先后多次前往美国。在写剧本前,王微曾特意在江浙生活过一段时间。为营造出最逼真的电影画面,团队还组织创作人员去江南小镇采风,去过南浔、同里、周庄,感受古镇的风土人情,记录当地的小桥流水和房屋建筑。他们在南浔的一棵大柳树下喝茶、喝啤酒,大家觉得这棵柳树不错,动画设计师就把柳树画下来,放在电影里老字号的门前了。“艺术需要天马行空,但创作还是要有依据的。”王微23日在苏州首映礼上对记者表示。影片讲述了关于“改变和有勇气面对改变”的故事,故事里,由于人间不再关注仙界,门神郁垒和其他神仙一样,也面临了下岗危机。门神郁垒决定去人间,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证明门神的价值。在作家马伯庸看来,可能今天90%的中国人已经远离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小门神》拍得很用心,制作背后能看到主创的文化底蕴。”朱炫认为,《小门神》从制作角度看有着浓郁的好莱坞风格,但细看又有我们熟知的本土元素,“这也印证了导演所说的传统与现代的融合。‘现代’代表的是西方先进的动画技巧,但该片有着本土化的壳,像馄饨、年画都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两者的融合或许是我们可以借鉴的。毕竟‘巨龙’、‘骑士’不属于中国人。”

1555 0 0

动画成3月电影市场主角 “全民观影”搅活配音市场

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因为这3部片子而值得一说再说:《疯狂动物城》和《功夫熊猫3》先后刷新了去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下的动画电影票房纪录,成为新的票房冠、亚军,《火影忍者:博人传》在3月初票房突破1亿元,是继《哆啦A梦:伴我同行》之后第二部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关中阿福2016年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有资格在中国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个月,虽然仅有《疯狂动物城》一部新片上映,但本片已成为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第一部票房过10亿元的动画电影;这个月,诞生了新的动画电影票房冠、亚军;这个月,《火影忍者:博人传》成为继《哆啦A梦:伴我同行》之后第二部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一系列新纪录的来袭,使动画电影第一次成为内地影市单月的主角,凡此种种,让业界及观众对持续热烈的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的前景多了一些期许。20天内票房冠军两易其主3月1日,《功夫熊猫3》以9.78亿元的进账,刷新了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造的9.56亿元中国内地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去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耗时60天成为票房冠军,而《功夫熊猫3》上映30天便打破了该纪录,成为最快登上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票房冠军的片子。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仅仅18天后,这一纪录便被再度改写。3月4日上映的迪士尼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至3月19日晚间票房累计超过10亿元,打破了之前由《功夫熊猫3》创下的9.915亿元票房纪录,成为内地动画电影票房新科冠军。截至4月1日,《疯狂动物城》票房已近13.4亿元,《功夫熊猫3》也已逼近10亿元大关,继续刷新各自作为中国内地动画影史冠、亚军的最新票房。在经历了去年《头脑特工队》止步亿元的“滑铁卢”之后,好莱坞此次强势来袭,连扳两局,再一次给业界同仁做了提醒:相较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高票房更多依托于口碑制胜,无论是《功夫熊猫3》还是《疯狂动物城》,都是叫好又叫座,特别是后者,在时光网与豆瓣网的评分均超过了9分,一边倒的好评成为其日进斗金的强大保障。如果国产动画电影不努力提高讲故事的能力,仅仅是一味地追求所谓“技术找平”,恐仍然难以撼动好莱坞动画电影长期以来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优势地位。日漫系列持续升温去年5月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以5.3亿元的票房成绩创造了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公映的最高进账纪录,同时也创造了非美国进口片在国内电影市场的最高票房纪录。不仅如此,随着《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圣斗士:圣域传说》 等经典改编之作陆续引进公映,日本动画电影在沉寂了几年之后,正在重归我国主流观影人群的视线。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2月18日上映的《火影忍者:博人传》,上映仅半个月,便在3月3日突破了1亿元票房关口,由此,成为第二部在中国内地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这一成绩放在如今急速增长的中国内地影市大盘中,似乎并不起眼,但考虑到本片在日本上映已超过半年,高清版已在网上广泛流传,这样的收成实属不易。更为重要的是,“名侦探柯南”“圣斗士”和“火影忍者”的悉数引进,标志着日本“国民级”动画作品进入我国的通道已全面打开,可以想见,未来将有更多的热门日本动漫作品频繁“到访”,国产动画电影的竞争形势更为严峻。“全民观影”搅活配音市场近几年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影院里,进口片的中文配音版已经难觅踪迹,且这一趋势正在加速向二线城市蔓延。不过,就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来看,这一趋势正在出现积极的变化,比如:《功夫熊猫3》在创作之初就专门针对中文版定制了角色的口型,因此,该片中文配音版的效果丝毫不输英文版,获得了众多影迷的称赞;作为“70后”“80后”的童年记忆,《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可谓承载了一代人的怀旧情结,因此,当承袭了当年广州电视台引进版翻译的上译中文版呈现在观众面前时,引发阵阵热议,更掀起了一波观看上译中文版《圣斗士星矢》的热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迪士尼动画大作《疯狂动物城》因出彩的角色设定、流畅的故事叙述以及深刻的社会内涵,成为“全民观影”的对象。基于此,学生观众以及中老年观众的观影需求直接导致对中文配音版需求的激增,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各大院线加大了中文版《疯狂动物城》的排片比,客观上也搅活了一段时间以来电影市场上中文配音版死气沉沉的态势。作为电影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环,配音(声优)对整部影片的加分作用无可替代。眼下,随着动画电影的走强,国内配音圈再度活跃,这也有利于新人的成长以及精品佳作的出炉,令人欣慰。综观整个3月的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美国和日本的动画作品表现可圈可点,与国产动画电影的集体缺席形成较大反差。而在接下来的“六一档”、暑期档,仍有多部好莱坞及日漫作品等待引进定档,国产动画电影如何应对,有待进一步观察。

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因为这3部片子而值得一说再说:《疯狂动物城》和《功夫熊猫3》先后刷新了去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下的动画电影票房纪录,成为新的票房冠、亚军,《火影忍者:博人传》在3月初票房突破1亿元,是继《哆啦A梦:伴我同行》之后第二部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关中阿福2016年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有资格在中国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个月,虽然仅有《疯狂动物城》一部新片上映,但本片已成为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第一部票房过10亿元的动画电影;这个月,诞生了新的动画电影票房冠、亚军;这个月,《火影忍者:博人传》成为继《哆啦A梦:伴我同行》之后第二部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一系列新纪录的来袭,使动画电影第一次成为内地影市单月的主角,凡此种种,让业界及观众对持续热烈的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的前景多了一些期许。20天内票房冠军两易其主3月1日,《功夫熊猫3》以9.78亿元的进账,刷新了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创造的9.56亿元中国内地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去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耗时60天成为票房冠军,而《功夫熊猫3》上映30天便打破了该纪录,成为最快登上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票房冠军的片子。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仅仅18天后,这一纪录便被再度改写。3月4日上映的迪士尼动画电影《疯狂动物城》至3月19日晚间票房累计超过10亿元,打破了之前由《功夫熊猫3》创下的9.915亿元票房纪录,成为内地动画电影票房新科冠军。截至4月1日,《疯狂动物城》票房已近13.4亿元,《功夫熊猫3》也已逼近10亿元大关,继续刷新各自作为中国内地动画影史冠、亚军的最新票房。在经历了去年《头脑特工队》止步亿元的“滑铁卢”之后,好莱坞此次强势来袭,连扳两局,再一次给业界同仁做了提醒:相较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高票房更多依托于口碑制胜,无论是《功夫熊猫3》还是《疯狂动物城》,都是叫好又叫座,特别是后者,在时光网与豆瓣网的评分均超过了9分,一边倒的好评成为其日进斗金的强大保障。如果国产动画电影不努力提高讲故事的能力,仅仅是一味地追求所谓“技术找平”,恐仍然难以撼动好莱坞动画电影长期以来在中国内地电影市场的优势地位。日漫系列持续升温去年5月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以5.3亿元的票房成绩创造了日本动画电影在中国公映的最高进账纪录,同时也创造了非美国进口片在国内电影市场的最高票房纪录。不仅如此,随着《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圣斗士:圣域传说》 等经典改编之作陆续引进公映,日本动画电影在沉寂了几年之后,正在重归我国主流观影人群的视线。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2月18日上映的《火影忍者:博人传》,上映仅半个月,便在3月3日突破了1亿元票房关口,由此,成为第二部在中国内地票房过亿元的日本动画电影。这一成绩放在如今急速增长的中国内地影市大盘中,似乎并不起眼,但考虑到本片在日本上映已超过半年,高清版已在网上广泛流传,这样的收成实属不易。更为重要的是,“名侦探柯南”“圣斗士”和“火影忍者”的悉数引进,标志着日本“国民级”动画作品进入我国的通道已全面打开,可以想见,未来将有更多的热门日本动漫作品频繁“到访”,国产动画电影的竞争形势更为严峻。“全民观影”搅活配音市场近几年来,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影院里,进口片的中文配音版已经难觅踪迹,且这一趋势正在加速向二线城市蔓延。不过,就3月的动画电影市场来看,这一趋势正在出现积极的变化,比如:《功夫熊猫3》在创作之初就专门针对中文版定制了角色的口型,因此,该片中文配音版的效果丝毫不输英文版,获得了众多影迷的称赞;作为“70后”“80后”的童年记忆,《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可谓承载了一代人的怀旧情结,因此,当承袭了当年广州电视台引进版翻译的上译中文版呈现在观众面前时,引发阵阵热议,更掀起了一波观看上译中文版《圣斗士星矢》的热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迪士尼动画大作《疯狂动物城》因出彩的角色设定、流畅的故事叙述以及深刻的社会内涵,成为“全民观影”的对象。基于此,学生观众以及中老年观众的观影需求直接导致对中文配音版需求的激增,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各大院线加大了中文版《疯狂动物城》的排片比,客观上也搅活了一段时间以来电影市场上中文配音版死气沉沉的态势。作为电影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环,配音(声优)对整部影片的加分作用无可替代。眼下,随着动画电影的走强,国内配音圈再度活跃,这也有利于新人的成长以及精品佳作的出炉,令人欣慰。综观整个3月的内地动画电影市场,美国和日本的动画作品表现可圈可点,与国产动画电影的集体缺席形成较大反差。而在接下来的“六一档”、暑期档,仍有多部好莱坞及日漫作品等待引进定档,国产动画电影如何应对,有待进一步观察。

1434 0 0

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2》预告 大雄逃婚?

3DCG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续集《哆啦A梦:伴我同行2》,公开了本作的全新预告,本作将围绕大雄和静香在未来的婚礼展开新的故事。即将和静香结婚的大雄因为担心无法给与静香幸福的未来,而选择在结婚当天逃跑了。为了拯救自己的未来,也为了实现奶奶的愿望,大雄和哆啦A梦开始了时空穿梭之旅。

3DCG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续集《哆啦A梦:伴我同行2》,公开了本作的全新预告,本作将围绕大雄和静香在未来的婚礼展开新的故事。即将和静香结婚的大雄因为担心无法给与静香幸福的未来,而选择在结婚当天逃跑了。为了拯救自己的未来,也为了实现奶奶的愿望,大雄和哆啦A梦开始了时空穿梭之旅。

动漫星空 915天前
7551 2 0

二次元成为中国创业风口 日本动画缺遭遇滑铁卢

《火影忍者》首日票房惨淡虽然二次元成为了中国创业的风口,但日本动画在内地的票房表现正在遭遇滑铁卢。今年2月期间总共有两部日本动画的剧场版上映。一部是“民工三漫”之一的《火影忍者》,号称可能是最后一部剧场版的《火影忍者·博人传》;另外一部是80和部分90后的童年回忆,30年后以全CG技术制作的《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前者已于18日在国内上映。后者则将在26日登陆院线。值得一提的是《火影忍者》的票房表现。《火影忍者·博人传》2月18日上映首日票房成绩为1600万,而春节前上映的《熊出没之熊心归来》上映首日票房是5600万,《功夫熊猫》的首日票房则达到了1亿。 考虑到《火影忍者》在日本本土及海外的强大影响力,这个成绩与其量级实在不成正比。2014年《火影忍者》连载完结。当时官方披露数据显示漫画在中国卖出了1000万册(考虑到盗版的猖獗,《火影忍者》的实际读者应该会高于这一数字),在土豆网上播出的《火影忍者》也以1000万的播出指数傲视群雄。这一数据原本可以转换成不错的票房。但现在对于《圣斗士星矢》票房的乐观估计或许也将成为问题。因为在动画公司实习的朋友已经提前向我声明不会去看使用CG技术的《圣斗士星矢》和《火影忍者·博人传》。“因为没有情怀。”他还补充,“我觉得能够去影院的,都是很喜欢火影这个文化的吧。”情怀大于内容但远道而来的日本动画最开始可没有想到这些。从去年开始,陆续增多的日本动画的引进和排片计划开始提上日程。《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的发行方之一是梦想成为平台的阿里影业。而提供给他们信心的则是去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上映后所掀起的情怀狂潮。作为纪念原著作者藤·F·不二雄、同时也作为系列完结作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获得的票房成绩和口碑都很不错。在日本电影缺席内地票房市场三年以后,豆瓣评分将这部动画评为2014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动画片,而内地观众则用超过日本本土的5亿票房成绩表达自己对这部动画的喜爱。但人们或许忘记了《哆啦A梦》系列前作《大雄的恐龙》在内地的票房成绩。尽管首周票房达500万“超出预期”,但其最终票房成绩仅为2171万。事实上《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成功或许与情感营销不无关系。当时所有的媒体几乎都在渲染“童年记忆”与“别了,哆啦A梦”这些关键词。微博推出相应表情,百度钱包、淘宝、朋友圈们的借势营销则为票房添上一把新火。但这种做法也有着致命缺陷。正如人们习惯性地质疑锤子手机与豆瓣的变现方式,情怀的气泡一旦戳破则是影片本身质量的全面暴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不太了解影片背景的观众可能会在豆瓣电影上留下如是评论:“情怀大于本身内容。”于是剥开情怀的外衣,你可能看到的《哆啦A梦》是与一位忠实粉丝完全相反的体验:剧情进展仓促而混乱、剧情更偏向幼稚而非纯真;加上身边可能坐满了粉丝们难以自控的情绪表达,作为一位单纯就电影而来的观众,“尴尬”或许是你能给这一观影体验最好的注解。而这些日本动画们还面临着另一个共同的困境。在日本本土能获得现象式票房成绩的动画往往会在中国上映时折戟沉沙——去年的《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在内地票房最终止步8161万元,远低于日本国内的45亿日元票房。万年小学生江户川柯南的侦探冒险似乎开始黯然失色。而此前该系列在国内引进历经坎坷,最终得到的票房数字也只能用“吃力不讨好”来形容。这或许还有一个相当尴尬的理由。出于某种原因,日本电影的引进方式都是批片。这种模式可以阻断国外片商分成,却往往受限于时间因素。大部分影片在引进的时候,日本本土已经释出了DVD、蓝光等资源。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是“火影文化”很感兴趣的粉丝,极有可能会选择先睹为快。事实上,我的朋友就是打算在网盘上看《火影忍者》的。国内外动画的双重狙击而无论是与好莱坞动画还是国内动画,竞争于日本动画而言都是件困难的事。好莱坞无疑拥有着世界一流的技术水平和产出体系。我的朋友刚刚看完了《功夫熊猫3》,对梦工厂、迪斯尼和皮克斯的技术精细推崇备至。他觉得好莱坞的动画已经是一种“表演”。“《功夫熊猫》从具体到大远景的跑龙套角色,都有用心在做。”以往,在迪斯尼的动画中,人物嘴唇的抖动、眼睫毛与瞳孔的微微张开,都被用以证明好莱坞CG技术的高度成熟。而一直不以写实取胜的日本动画则偏向故事。但在技术整体升级的动画工业,日本似乎也无法避免CG化的动画制作趋势。而日本在这一新领域中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笨拙。在日本发布的《2015动画产业报告》中,全CG时代被行业公认为未来的趋势;但日本并没有做好应对这一趋势的硬件准备。去年以全CG技术制作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被批评“口型对不上”;即将亮相的《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则被诟病画风违和。而克服了技术短板的《大圣归来》与《小门神》再次证明了中国动画在低幼化市场以外开拓的决心。可以不夸张地说,在《喜羊羊》、《熊出没》与田晓鹏、王微的追击之下,日本动画原本依赖粉丝群获取票房的生存模式正在遭受考验。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引爆点》一书中详细论述了事物的流行法则。在他看来,有三点是一项事物获得成功的关键要素:能够充当意见领袖的个别人物;事物本身的附着力因素;以及能够让事物生存如鱼得水的环境威力。但这三项因素或许已经缺失了最后两者。“情怀大于内容”已成为这几年评价《起风了》和《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主要标签;在环境方面,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中国对于日本电影一直冷淡处理。即使是作为人物因素的中国二次元群体正在茁壮成长,其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令人大跌眼镜的。具体分析可以牵涉到人们总是以与众不同的小众状态而自豪的社会心理学。在B站宣布进军商业化,并进一步向三次元的“现充”们开放时,许多网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们普遍认为这是在摧毁他们的梦想乐园。如何挽救“2016危机”?但日本动画却不得不在这种绝望中持续挺进。一个原因是在日本动漫行业里普遍提及的“2016危机”。日本动画发展已经触及行业天花板。近年来日本的动画作品数量及总制作时长不断增加,使得一线制作人员超负荷运作。然而各制作公司与工作室的营业额却鲜有增加,有人认为这一失衡现象有可能在今年导致市场崩盘。而更远一步,中国的票房市场已经成了好莱坞最为重要的海外市场,也在2012年超过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即使这些舶来的本土票房冠军大多能够在东京银座的豪华电影城中呼风唤雨,但面对海外市场,它们或许需要换个新思路。8天以后,《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即将上映。但愿这部动画的票房成绩不至于辜负童年的美好记忆。

《火影忍者》首日票房惨淡虽然二次元成为了中国创业的风口,但日本动画在内地的票房表现正在遭遇滑铁卢。今年2月期间总共有两部日本动画的剧场版上映。一部是“民工三漫”之一的《火影忍者》,号称可能是最后一部剧场版的《火影忍者·博人传》;另外一部是80和部分90后的童年回忆,30年后以全CG技术制作的《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前者已于18日在国内上映。后者则将在26日登陆院线。值得一提的是《火影忍者》的票房表现。《火影忍者·博人传》2月18日上映首日票房成绩为1600万,而春节前上映的《熊出没之熊心归来》上映首日票房是5600万,《功夫熊猫》的首日票房则达到了1亿。 考虑到《火影忍者》在日本本土及海外的强大影响力,这个成绩与其量级实在不成正比。2014年《火影忍者》连载完结。当时官方披露数据显示漫画在中国卖出了1000万册(考虑到盗版的猖獗,《火影忍者》的实际读者应该会高于这一数字),在土豆网上播出的《火影忍者》也以1000万的播出指数傲视群雄。这一数据原本可以转换成不错的票房。但现在对于《圣斗士星矢》票房的乐观估计或许也将成为问题。因为在动画公司实习的朋友已经提前向我声明不会去看使用CG技术的《圣斗士星矢》和《火影忍者·博人传》。“因为没有情怀。”他还补充,“我觉得能够去影院的,都是很喜欢火影这个文化的吧。”情怀大于内容但远道而来的日本动画最开始可没有想到这些。从去年开始,陆续增多的日本动画的引进和排片计划开始提上日程。《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的发行方之一是梦想成为平台的阿里影业。而提供给他们信心的则是去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上映后所掀起的情怀狂潮。作为纪念原著作者藤·F·不二雄、同时也作为系列完结作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获得的票房成绩和口碑都很不错。在日本电影缺席内地票房市场三年以后,豆瓣评分将这部动画评为2014年豆瓣评分最高的动画片,而内地观众则用超过日本本土的5亿票房成绩表达自己对这部动画的喜爱。但人们或许忘记了《哆啦A梦》系列前作《大雄的恐龙》在内地的票房成绩。尽管首周票房达500万“超出预期”,但其最终票房成绩仅为2171万。事实上《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成功或许与情感营销不无关系。当时所有的媒体几乎都在渲染“童年记忆”与“别了,哆啦A梦”这些关键词。微博推出相应表情,百度钱包、淘宝、朋友圈们的借势营销则为票房添上一把新火。但这种做法也有着致命缺陷。正如人们习惯性地质疑锤子手机与豆瓣的变现方式,情怀的气泡一旦戳破则是影片本身质量的全面暴露。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不太了解影片背景的观众可能会在豆瓣电影上留下如是评论:“情怀大于本身内容。”于是剥开情怀的外衣,你可能看到的《哆啦A梦》是与一位忠实粉丝完全相反的体验:剧情进展仓促而混乱、剧情更偏向幼稚而非纯真;加上身边可能坐满了粉丝们难以自控的情绪表达,作为一位单纯就电影而来的观众,“尴尬”或许是你能给这一观影体验最好的注解。而这些日本动画们还面临着另一个共同的困境。在日本本土能获得现象式票房成绩的动画往往会在中国上映时折戟沉沙——去年的《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在内地票房最终止步8161万元,远低于日本国内的45亿日元票房。万年小学生江户川柯南的侦探冒险似乎开始黯然失色。而此前该系列在国内引进历经坎坷,最终得到的票房数字也只能用“吃力不讨好”来形容。这或许还有一个相当尴尬的理由。出于某种原因,日本电影的引进方式都是批片。这种模式可以阻断国外片商分成,却往往受限于时间因素。大部分影片在引进的时候,日本本土已经释出了DVD、蓝光等资源。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是“火影文化”很感兴趣的粉丝,极有可能会选择先睹为快。事实上,我的朋友就是打算在网盘上看《火影忍者》的。国内外动画的双重狙击而无论是与好莱坞动画还是国内动画,竞争于日本动画而言都是件困难的事。好莱坞无疑拥有着世界一流的技术水平和产出体系。我的朋友刚刚看完了《功夫熊猫3》,对梦工厂、迪斯尼和皮克斯的技术精细推崇备至。他觉得好莱坞的动画已经是一种“表演”。“《功夫熊猫》从具体到大远景的跑龙套角色,都有用心在做。”以往,在迪斯尼的动画中,人物嘴唇的抖动、眼睫毛与瞳孔的微微张开,都被用以证明好莱坞CG技术的高度成熟。而一直不以写实取胜的日本动画则偏向故事。但在技术整体升级的动画工业,日本似乎也无法避免CG化的动画制作趋势。而日本在这一新领域中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笨拙。在日本发布的《2015动画产业报告》中,全CG时代被行业公认为未来的趋势;但日本并没有做好应对这一趋势的硬件准备。去年以全CG技术制作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被批评“口型对不上”;即将亮相的《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则被诟病画风违和。而克服了技术短板的《大圣归来》与《小门神》再次证明了中国动画在低幼化市场以外开拓的决心。可以不夸张地说,在《喜羊羊》、《熊出没》与田晓鹏、王微的追击之下,日本动画原本依赖粉丝群获取票房的生存模式正在遭受考验。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在《引爆点》一书中详细论述了事物的流行法则。在他看来,有三点是一项事物获得成功的关键要素:能够充当意见领袖的个别人物;事物本身的附着力因素;以及能够让事物生存如鱼得水的环境威力。但这三项因素或许已经缺失了最后两者。“情怀大于内容”已成为这几年评价《起风了》和《哆啦A梦:伴我同行》的主要标签;在环境方面,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因素,中国对于日本电影一直冷淡处理。即使是作为人物因素的中国二次元群体正在茁壮成长,其最终的结果仍然是令人大跌眼镜的。具体分析可以牵涉到人们总是以与众不同的小众状态而自豪的社会心理学。在B站宣布进军商业化,并进一步向三次元的“现充”们开放时,许多网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他们普遍认为这是在摧毁他们的梦想乐园。如何挽救“2016危机”?但日本动画却不得不在这种绝望中持续挺进。一个原因是在日本动漫行业里普遍提及的“2016危机”。日本动画发展已经触及行业天花板。近年来日本的动画作品数量及总制作时长不断增加,使得一线制作人员超负荷运作。然而各制作公司与工作室的营业额却鲜有增加,有人认为这一失衡现象有可能在今年导致市场崩盘。而更远一步,中国的票房市场已经成了好莱坞最为重要的海外市场,也在2012年超过日本成为亚洲第一。即使这些舶来的本土票房冠军大多能够在东京银座的豪华电影城中呼风唤雨,但面对海外市场,它们或许需要换个新思路。8天以后,《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即将上映。但愿这部动画的票房成绩不至于辜负童年的美好记忆。

1686 0 0

[哆啦A梦]35周年新作试映 “静香”现场大剧透

1905电影网讯 日本国民动画《哆啦A梦》全新剧场版《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英雄记》3月1日在东京举行盛大试映,除了为5位主人公配音的人气声优水田山葵、大原惠、嘉数由美、木村昴、关智一以外,嘉宾声优观月亚里莎、市村正亲、女歌手miwa、以及导演大杉宜弘悉数出席。此外,哆啦A梦等人气角色也携手登台,大跳捧腹热舞引爆全场。该片是《哆啦A梦》第35部剧场版,是导演大杉宜弘首次执导“哆啦A梦”系列作品,同时也是“哆啦A梦”诞生35周年的纪念作。故事讲述了拍英雄电影的哆啦A梦一行人被误认为是真正的“英雄”,他们误打误撞来到了“波库鲁星”,他们要想办法帮助这个星球解除即将到来的宇宙危机。 去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荣获近日发表的日本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大奖,为“哆啦A梦”配音的水田激动表示:“托大家的福,谢谢你们的支持。”为静香配音的由美则透露:“这部电影的结尾,大家都将展示各自的必杀技,非常的精彩。请大家一同期待吧!”此外,担当嘉宾声优的市村为宇宙海盗首领伊卡洛斯配音,首次挑战声优的观月为女海盗梅巴配音。二人都表露出参与“哆啦A梦”新作的激动与兴奋心情。当天,演唱影片主题歌的90后美女歌手miwa登台献唱,哆啦A梦和朋友们在台上手舞足蹈跳起欢快舞姿,令千名粉丝疯狂尖叫。 影片《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英雄记》将于2015年3月7日在日本全国公映。

1905电影网讯 日本国民动画《哆啦A梦》全新剧场版《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英雄记》3月1日在东京举行盛大试映,除了为5位主人公配音的人气声优水田山葵、大原惠、嘉数由美、木村昴、关智一以外,嘉宾声优观月亚里莎、市村正亲、女歌手miwa、以及导演大杉宜弘悉数出席。此外,哆啦A梦等人气角色也携手登台,大跳捧腹热舞引爆全场。该片是《哆啦A梦》第35部剧场版,是导演大杉宜弘首次执导“哆啦A梦”系列作品,同时也是“哆啦A梦”诞生35周年的纪念作。故事讲述了拍英雄电影的哆啦A梦一行人被误认为是真正的“英雄”,他们误打误撞来到了“波库鲁星”,他们要想办法帮助这个星球解除即将到来的宇宙危机。 去年上映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荣获近日发表的日本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大奖,为“哆啦A梦”配音的水田激动表示:“托大家的福,谢谢你们的支持。”为静香配音的由美则透露:“这部电影的结尾,大家都将展示各自的必杀技,非常的精彩。请大家一同期待吧!”此外,担当嘉宾声优的市村为宇宙海盗首领伊卡洛斯配音,首次挑战声优的观月为女海盗梅巴配音。二人都表露出参与“哆啦A梦”新作的激动与兴奋心情。当天,演唱影片主题歌的90后美女歌手miwa登台献唱,哆啦A梦和朋友们在台上手舞足蹈跳起欢快舞姿,令千名粉丝疯狂尖叫。 影片《哆啦A梦:大雄的宇宙英雄记》将于2015年3月7日在日本全国公映。

1905电影网 2888天前
1544 0 0

对话《哆啦A梦》导演:把所有哆啦毕业生拉回影院

《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上映掀怀旧热潮时隔将近一年,3D版“蓝胖子”《哆啦A梦:伴我同行》终于漂洋过海,在中国内地上映,上映6天票房就过了3.45亿。作为中国一代观众的童年记忆,这样的成绩并非出人意料,最终的数字也会继续攀升。然而掐指一算,这竟也是三年来首部登上中国大银幕的日本电影,背后的原因可谓错综复杂。为了宣传《伴我同行》,两位日本导演山崎贵和八木龙一日前也来到了中国,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了解日本电影的观众一定不会不知道山崎贵。这位新晋“国民导演”最近两年在商业电影界已展露出破竹之势。另一位导演八木龙一和山崎贵曾是白组(日本著名特效公司)的同事,两人年龄相同,却是相差了十年的导演界前后辈。4年前,他们也曾一同执导过另一部3D动画《朋友:怪物岛的纳基》。这次合作《伴我同行》,山崎贵主要负责剧本和人设,说剩下的部分都交给了八木导演。身为哆啦A梦的粉丝,两位导演也在努力寻找“旧情怀”和“新技术”之间平衡点:一方面想要把《哆啦A梦》的“毕业生们”拉回电影院;另一方面,也希望借助这部电影让一直“没起色”的日本3D动画逐渐被全世界的观众所接纳。最初日本人也反对3D化 网友吐槽:好恶心!《哆啦A梦:伴我同行》是日本国民蓝胖子首度3D+CG化的作品,宣布制作之初在日本也面临着一些舆论压力。八木龙一导演说,那时候日本网友也会在网上吐槽“好恶心!(気持ち悪い!)”,让他感觉颇受打击。山崎贵也曾经犹豫过,“把哆啦A梦变成3D会是一件好事吗?”,他左右寻思,考虑到底要不要碰这个项目。毕竟《哆啦A梦》之前的动画全都是2D版的,如今3D版的蓝胖子能不能被观众所接受,他也不能确定。不过既然都出身 “白组”,身为技术控,他们始终相信“CG化应该是一件好事”。3D+CG的形式定了,接下来故事拍什么?兼任编剧的山崎贵,从一开始就决定放弃另起炉灶、重新构思一个故事的想法。最终呈现出的剧本,将《大雄的结婚前夜》、《从未来国度远道而来》、《再见,哆啦A梦》以及《雪山罗曼史》等7个原作中的人气短篇,以“帮大雄娶到静香”为主线,串联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单看每个短篇都很好,但是把这些故事放在一起会不会创造出一个新的故事呢?”当初吸引山崎贵创作剧本的,就是这样一种想法。“2D的哆啦A梦,大家都很熟悉,3D则是第一次。很多观众其实都还想再看一遍,哆啦A梦是怎么来到大雄这里的,现在的《哆啦A梦》动画片中,哆啦A梦和大雄已经关系特别好了,但最初哆啦A梦其实不太情愿,那他们是怎么关系变好的?想拍下这种过程。”山崎贵说。后来制作人就带着他们去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工作室提案,对方的代表原本对3D哆啦A梦有所顾虑,但是却都很喜欢山崎贵的这个想法,最后终于同意制作。顺利拿到制作通行证,如何在3D的手段之下,平衡怀旧和创新也是一大难题。八木导演特别提到了大雄的眼镜,2D版中大雄的眼睛和眼镜一直处于“合体”状态,如今变成3D,就不得不被分开,但形式上还是尽量贴近原著。山崎贵也觉得怀旧元素对于《伴我同行》而言太重要了,“2D的动画每年都在拍,很多孩子们长大了就不再看了,从哆啦A梦这里‘毕业’了,这个项目成立之初就是希望能够把那些哆啦A梦的毕业生们都拉回来再看一次,所以怀旧元素非常重要。”另一边,山崎贵也希望借助《伴我同行》,让日本的3D动画逐渐获得更广泛的受众。日本向来是2D动画比3D吃香,能获得票房成功的本土3D动画少之又少,《伴我同行》算是一个特例。“日本人做的3D动画还是没有任何起色,如果再不多做一些好像《伴我同行》这样比较成功的作品,感觉日本渐渐地就不会做3D动画了。如果《伴我同行》能在例如中国以及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上映,之后的日本3D动画也会很快被全世界接受,这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山崎贵说。山崎贵是“电影界的哆啦A梦”?最爱穿越故事《哆啦A梦:伴我同行》去年在日本上映时,也是“引无数哆友竞泪飙”,还创造出一个新词,叫“哆啦哭”(ドラ泣き)。两位导演也都是“哆啦粉”,他们自己看电影的时候到底哭了没?山崎贵表示,自己已经看了太多遍了,已经哭不出来了,但是时隔很久再一看的话,还是会很感动。然后转过头问八木导演:“你是流着泪创作的啊?”八木龙一说:“我最初就参与了制作,最初考虑分镜头剧本的时候,自己还是投入了相当多的感情,饱含着欢笑与泪水制作的。”(山崎贵:“所以你是流着泪制作的啊~”)八木:“也有笑的啊,但是从那时候开始其实每天都看,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看着制作的。即使完成了,在我心里也已经看了好多遍了。制作完感觉真是太好了,就像刚跑完马拉松全程的选手一般。”(山崎贵:“完成的时候你不是哭了?”……山崎导演你够了没)事实上,山崎贵导演和哆啦A梦之间的缘分,早在他的电影出道作《打机王》时就已经开始了。98年年初,一段据称是《哆啦A梦》最终回的故事开始在日本的网络上流行开来,“已经坏掉的哆啦A梦最终被成长为科学家的大雄修好”。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大结局并非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遗志,而是众多粉丝创作的同人作品之一。山崎贵却因此受到启发,创作了《打机王》的剧本,讲述了一段自未来的机器人与孩子们一起冒险的故事。提到这段由来已久的缘分,山崎贵显得很吃惊,“哈哈哈哈,为啥你还知道这事儿啊?” 如今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从出道开始就和哆啦A梦有缘,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参加《哆啦A梦》原作的项目,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最后能和真正的哆啦A梦在一起,感觉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啊。”山崎贵感慨道。日本影评人轰夕起夫还曾把山崎贵称为“电影界的哆啦A梦”,听到这个title,山崎贵大笑,说:“这么说真的大丈夫(没关系)吗?哈哈哈哈”不过轰夕起夫这么说自是有他的道理,“时空穿梭”一直是山崎贵电影里最常见的“主题”。《伴我同行》中,小哆啦在手,穿越不用愁,来来回回无压力;出道作《打机王》以及《无名的恋歌》也都有穿越情节。山崎贵承认自己确实特别喜欢穿越题材,除了上述电影,他说自己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系列其实也是一种穿越:电影院变成了“时光机”,带着观众一同回到逝去的日本战后时代。“我觉得时光旅行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完成,这是别的媒介无法做到的,电影本身也是一场时光旅行。”山崎贵说。当初山崎贵立志进入电影界也是因为小时候看了《星球大战》和《第三类接触》这两部美国经典科幻电影,说自己年轻时很喜欢好莱坞电影,如今则看很多日本老片。不出意外的是,山崎贵最喜欢的美国导演是詹姆斯·卡梅隆,日本则是宫崎骏。山崎贵自曝和金城武私交不错 和妻子不谈电影怕吵架谈起中国电影,八木龙一表示最爱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山崎贵则说第一个想到的是《赤壁》,不过这其中或许多少有些“私情”。山崎贵透露,金城武和他以及他的妻子佐藤嗣麻子私交都不错。金城武也曾经分别主演过他的《回归者》,和佐藤嗣麻子执导的《变相黑侠》。山崎贵的妻子佐藤嗣麻子也是日本有名的导演和编剧,作品包括《非关正义》系列、《夜叉》和《宫本武藏》等等,《变相黑侠》和《宇宙战舰大和号》都是他们夫妻俩一同合作的电影。两人原本是同学,风格多少也有些相似,作为夫妇,互相之间可有影响?山崎贵表示:并没有!因为聊到电影就“很容易吵架”。山崎贵说:“最开始没有想说要和导演结婚,只不过碰巧两人从事了同一份工作,虽然也不是接受不了,但是平时其实不怎么会聊到电影,因为会吵架的啊,哈哈哈。风格还是有点不一样,要是否定了对方的作品,感觉会很受伤。 但是喜欢的东西还是比较接近的,也会互相影响吧!”

《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上映掀怀旧热潮时隔将近一年,3D版“蓝胖子”《哆啦A梦:伴我同行》终于漂洋过海,在中国内地上映,上映6天票房就过了3.45亿。作为中国一代观众的童年记忆,这样的成绩并非出人意料,最终的数字也会继续攀升。然而掐指一算,这竟也是三年来首部登上中国大银幕的日本电影,背后的原因可谓错综复杂。为了宣传《伴我同行》,两位日本导演山崎贵和八木龙一日前也来到了中国,并接受了记者的专访。了解日本电影的观众一定不会不知道山崎贵。这位新晋“国民导演”最近两年在商业电影界已展露出破竹之势。另一位导演八木龙一和山崎贵曾是白组(日本著名特效公司)的同事,两人年龄相同,却是相差了十年的导演界前后辈。4年前,他们也曾一同执导过另一部3D动画《朋友:怪物岛的纳基》。这次合作《伴我同行》,山崎贵主要负责剧本和人设,说剩下的部分都交给了八木导演。身为哆啦A梦的粉丝,两位导演也在努力寻找“旧情怀”和“新技术”之间平衡点:一方面想要把《哆啦A梦》的“毕业生们”拉回电影院;另一方面,也希望借助这部电影让一直“没起色”的日本3D动画逐渐被全世界的观众所接纳。最初日本人也反对3D化 网友吐槽:好恶心!《哆啦A梦:伴我同行》是日本国民蓝胖子首度3D+CG化的作品,宣布制作之初在日本也面临着一些舆论压力。八木龙一导演说,那时候日本网友也会在网上吐槽“好恶心!(気持ち悪い!)”,让他感觉颇受打击。山崎贵也曾经犹豫过,“把哆啦A梦变成3D会是一件好事吗?”,他左右寻思,考虑到底要不要碰这个项目。毕竟《哆啦A梦》之前的动画全都是2D版的,如今3D版的蓝胖子能不能被观众所接受,他也不能确定。不过既然都出身 “白组”,身为技术控,他们始终相信“CG化应该是一件好事”。3D+CG的形式定了,接下来故事拍什么?兼任编剧的山崎贵,从一开始就决定放弃另起炉灶、重新构思一个故事的想法。最终呈现出的剧本,将《大雄的结婚前夜》、《从未来国度远道而来》、《再见,哆啦A梦》以及《雪山罗曼史》等7个原作中的人气短篇,以“帮大雄娶到静香”为主线,串联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单看每个短篇都很好,但是把这些故事放在一起会不会创造出一个新的故事呢?”当初吸引山崎贵创作剧本的,就是这样一种想法。“2D的哆啦A梦,大家都很熟悉,3D则是第一次。很多观众其实都还想再看一遍,哆啦A梦是怎么来到大雄这里的,现在的《哆啦A梦》动画片中,哆啦A梦和大雄已经关系特别好了,但最初哆啦A梦其实不太情愿,那他们是怎么关系变好的?想拍下这种过程。”山崎贵说。后来制作人就带着他们去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工作室提案,对方的代表原本对3D哆啦A梦有所顾虑,但是却都很喜欢山崎贵的这个想法,最后终于同意制作。顺利拿到制作通行证,如何在3D的手段之下,平衡怀旧和创新也是一大难题。八木导演特别提到了大雄的眼镜,2D版中大雄的眼睛和眼镜一直处于“合体”状态,如今变成3D,就不得不被分开,但形式上还是尽量贴近原著。山崎贵也觉得怀旧元素对于《伴我同行》而言太重要了,“2D的动画每年都在拍,很多孩子们长大了就不再看了,从哆啦A梦这里‘毕业’了,这个项目成立之初就是希望能够把那些哆啦A梦的毕业生们都拉回来再看一次,所以怀旧元素非常重要。”另一边,山崎贵也希望借助《伴我同行》,让日本的3D动画逐渐获得更广泛的受众。日本向来是2D动画比3D吃香,能获得票房成功的本土3D动画少之又少,《伴我同行》算是一个特例。“日本人做的3D动画还是没有任何起色,如果再不多做一些好像《伴我同行》这样比较成功的作品,感觉日本渐渐地就不会做3D动画了。如果《伴我同行》能在例如中国以及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上映,之后的日本3D动画也会很快被全世界接受,这也是我们努力的目标。”山崎贵说。山崎贵是“电影界的哆啦A梦”?最爱穿越故事《哆啦A梦:伴我同行》去年在日本上映时,也是“引无数哆友竞泪飙”,还创造出一个新词,叫“哆啦哭”(ドラ泣き)。两位导演也都是“哆啦粉”,他们自己看电影的时候到底哭了没?山崎贵表示,自己已经看了太多遍了,已经哭不出来了,但是时隔很久再一看的话,还是会很感动。然后转过头问八木导演:“你是流着泪创作的啊?”八木龙一说:“我最初就参与了制作,最初考虑分镜头剧本的时候,自己还是投入了相当多的感情,饱含着欢笑与泪水制作的。”(山崎贵:“所以你是流着泪制作的啊~”)八木:“也有笑的啊,但是从那时候开始其实每天都看,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看着制作的。即使完成了,在我心里也已经看了好多遍了。制作完感觉真是太好了,就像刚跑完马拉松全程的选手一般。”(山崎贵:“完成的时候你不是哭了?”……山崎导演你够了没)事实上,山崎贵导演和哆啦A梦之间的缘分,早在他的电影出道作《打机王》时就已经开始了。98年年初,一段据称是《哆啦A梦》最终回的故事开始在日本的网络上流行开来,“已经坏掉的哆啦A梦最终被成长为科学家的大雄修好”。事实上,这个所谓的大结局并非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的遗志,而是众多粉丝创作的同人作品之一。山崎贵却因此受到启发,创作了《打机王》的剧本,讲述了一段自未来的机器人与孩子们一起冒险的故事。提到这段由来已久的缘分,山崎贵显得很吃惊,“哈哈哈哈,为啥你还知道这事儿啊?” 如今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从出道开始就和哆啦A梦有缘,从来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参加《哆啦A梦》原作的项目,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最后能和真正的哆啦A梦在一起,感觉真是不可思议的缘分啊。”山崎贵感慨道。日本影评人轰夕起夫还曾把山崎贵称为“电影界的哆啦A梦”,听到这个title,山崎贵大笑,说:“这么说真的大丈夫(没关系)吗?哈哈哈哈”不过轰夕起夫这么说自是有他的道理,“时空穿梭”一直是山崎贵电影里最常见的“主题”。《伴我同行》中,小哆啦在手,穿越不用愁,来来回回无压力;出道作《打机王》以及《无名的恋歌》也都有穿越情节。山崎贵承认自己确实特别喜欢穿越题材,除了上述电影,他说自己的《永远的三丁目的夕阳》系列其实也是一种穿越:电影院变成了“时光机”,带着观众一同回到逝去的日本战后时代。“我觉得时光旅行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完成,这是别的媒介无法做到的,电影本身也是一场时光旅行。”山崎贵说。当初山崎贵立志进入电影界也是因为小时候看了《星球大战》和《第三类接触》这两部美国经典科幻电影,说自己年轻时很喜欢好莱坞电影,如今则看很多日本老片。不出意外的是,山崎贵最喜欢的美国导演是詹姆斯·卡梅隆,日本则是宫崎骏。山崎贵自曝和金城武私交不错 和妻子不谈电影怕吵架谈起中国电影,八木龙一表示最爱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山崎贵则说第一个想到的是《赤壁》,不过这其中或许多少有些“私情”。山崎贵透露,金城武和他以及他的妻子佐藤嗣麻子私交都不错。金城武也曾经分别主演过他的《回归者》,和佐藤嗣麻子执导的《变相黑侠》。山崎贵的妻子佐藤嗣麻子也是日本有名的导演和编剧,作品包括《非关正义》系列、《夜叉》和《宫本武藏》等等,《变相黑侠》和《宇宙战舰大和号》都是他们夫妻俩一同合作的电影。两人原本是同学,风格多少也有些相似,作为夫妇,互相之间可有影响?山崎贵表示:并没有!因为聊到电影就“很容易吵架”。山崎贵说:“最开始没有想说要和导演结婚,只不过碰巧两人从事了同一份工作,虽然也不是接受不了,但是平时其实不怎么会聊到电影,因为会吵架的啊,哈哈哈。风格还是有点不一样,要是否定了对方的作品,感觉会很受伤。 但是喜欢的东西还是比较接近的,也会互相影响吧!”

新浪娱乐 2796天前
1650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