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游戏缘何能成为IP生产线?

2015
07/30
17:0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163
0
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2015
/
07/30
17:00
1163
0
0

又到了ChinaJoy的时刻了,这是对于游戏行业的一个跨年总结。对于游戏行业来说,2015年是并不属于某种类型的游戏,而属于中国手游IP。IP在手,天下我有,用渴求来形容行业对IP的需求并不恰当,用饥渴也许更为合适。但凡是有点影响力的内容,一切皆可IP化,拥有了优质IP,在真正的文化产品推出前,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多半。被直译为IP的Intellectual Property,一个资本界的术语,在互联网大举进入文化领域的背景下,成为了跨行业热词。要是在一群谈论互联网思维的人中间,你不懂什么是IP的话,那就太Low了。


图片1


西游三国、金庸古龙、日漫美剧、神话名著……可以作为IP的内容数不胜数。但目前被广泛应用的本土IP仍然是传统西游三国,生成新的优质IP,除了原创就是购买,可在国内令人尴尬的现状是,后者才是主流方式。


游戏领域中争夺IP已经不算新闻了,而且现在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争夺的结果之一就是诞生了一大批打着IP擦边球的山寨游戏,过去山寨游戏主要是玩法,现在则演变成了IP。


图片2


IP来源多样化


在行业对IP需求量大增的趋势下,不仅仅是本土文化传统IP,市场还在大量引进日本、美国等境外的经典IP,同时影视、漫画、小说等渠道都产生了大量的、可衍生出游戏的IP,IP的来源也在日益多元化。


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还是属于三国和西游这样的本土IP,衍生的作品数不胜数,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作品,近年来美日等国也在争相出品影视和游戏作品,更别说近水楼台的中国本土企业了。最近3D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成功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经典IP的价值,当然对于制作此类IP游戏的企业来说,想要在海量的同IP作品中露脸,任重而道远。


图片3


此外,近年来以《奔跑吧兄弟》和《爸爸回来了》为代表的娱乐节目,以及《甄嬛传》《花千骨》等影视剧IP化趋势也日益明显。但衍生出的游戏作品关注度往往与节目和影视剧上映期同步,节目和影视剧高峰期一过,游戏也很快被忘到九霄云外。


网络小说也是IP另一个重要来源。《星辰变》、《盗墓笔记》、《佣兵天下》这些经典网络小说纷纷手游化,目前知名的网络小说授权都在500万以上,甚至有些知名作者在未动笔写作之前,仅靠小说标题就可以获得高额的授权费。网络小说IP的特点在于持久,而且小说粉丝转化为游戏玩家的比例很高,这是此类IP受重视的主要原因。


图片4


《梦幻西游》手游可以说是游戏自有IP的一个典型代表。如《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等具有悠久历史的端游IP,在多年的运营中也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在手游化之后,其潜力也不容小视,不过其养成要困难许多。


除了本土渠道,境外的火影海贼等日漫、漫威迪斯尼等IP成为了游戏企业争夺的美味,这些IP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和深刻的影响力,衍生的作品全面涵盖影视、游戏、漫画等领域,目前仍在继续丰富其内涵的过程当中。


动画+游戏 IP从游戏中养成


对于大多数游戏企业来说,无论何种IP源产生的IP,使用的思路都是在得到之后制作游戏,很少有游戏从游戏本身中跳出来,通过游戏形成完整IP的做法。那是否可以基于游戏影响力,利用动画对其进行拓展和延伸,既达到了延长游戏生命周期的作用,又丰富了游戏内涵,从而开拓一种新的原创IP养成模式呢?


图片5


以腾讯的《天天酷跑》、《天天飞车》等游戏为例,在2013年这两款游戏刚推出之时,由于腾讯的平台分发能力,关注度不可谓不高,用户数不可谓不多,其中《天天酷跑》2013年下半年单月月收入破亿,《天天飞车》也有上佳表现,但是两年后的现在呢?即时强如腾讯,也无法改变手游生命周期短的先天性不足。


图片6


手机游戏无法避免手游平台内容少、体验单一的问题,但如《天天酷跑》、《天天飞车》这样的游戏由于游戏周期内的表现出色,也积累了数量庞大的粉丝,已经有了形成IP的影响力基础,但由于手游在内容上扩展的范围很小,随着高峰过去,游戏寿命也走到了尽头。


但动画却是可以在内容上对手游进行大幅度延伸的最佳方式。同样以《天天酷跑》和《天天飞车》为例,如果能将《天天酷跑》制作成一个小男孩追逐女朋友的动画剧集,采用电影《罗拉快跑》的拍摄思路,加入如《斯坦因之门》的时间线修正元素,那么该游戏的内涵将极大丰富,生命力也将得到延长,在此基础上极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全新的IP。


图片7


实际上,以动画作为IP的培养方式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出现端倪,1996年海尔集团投资6000万打造的212集动画片《海尔兄弟》,使用了海尔集团的标志性人物,这部动画片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海尔企业形象的一次极大提升,使得海尔集团的影响力大增,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海尔兄弟的形象具备了一定的IP基础,可惜当时企业对于IP不像今天这么重视,否则应该早就看到海尔兄弟的手游作品了吧?十几年后的今天国内动画领域有一家名为楚太的动画企业从中看到了机遇,提出用动画的方式去帮助企业实现或延伸IP,而这对于游戏厂商来说正是一个机会。


游戏+动画 动画也嗨皮


在诸多IP来源中,国产动画是目前最没有打开局面的领域,同时也是想象空间最大的领域。“动画+游戏”的IP养成模式固然能起到延伸游戏寿命,增加游戏IP内涵的目的,但对于国产动画来说更是解决了其核心的内容缺乏问题。


图片8


纵观近20年的国产动画行业,质量低、抄袭多、无脑等负面形象一直伴随着游戏,固然有制作不精的缘故,但核心问题却是内容的缺乏,而这与目前文化产业市场化下的浮躁的赚钱心态是分不开的。优质的内容需要沉淀才能形成底蕴,但在赚钱的目标下,时间却又是最宝贵的。


就算是精良的动画作品,在目前的这种的市场环境中也很难得到种子用户,最终只能是孤芳自赏。但火爆的游戏本身有庞大的用户群,可以提供种子用户和内容主题,动画则在主题上进行内容延伸,为IP延伸提供了有利条件。


图片9


目前对于IP的综合利用日益得到重视,腾讯提出了泛娱乐战略,计划将旗下的游戏影响力延伸到影视或动画领域。但同时也可以注意到,这种方式也可以作为一种IP的综合养成策略,尤其是对于火爆的无IP游戏来说,更加合适。


以中国的国情来说,动画+游戏也许是当前最容易的一种IP生态养成方式。它可以给中国产生源源不断的IP种子,将这些种子交给市场去验证,在生成一批新IP的同时,更为构建健康的国产IP生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金德龙:中国动漫电影精彩不逊国外

在刚结束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下称“漫博会”)上,众多专家对近年来我国动漫影视产业的发展表示了充分的肯定以及寄予了新的期盼。记者采访了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总编辑、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先生,他表示,现今中国动漫比十年前已有了长足的发展,今后的发展值得期待。 盛赞《大鱼海棠》 中国动漫电影不逊国外 记者:您觉得目前我国动漫电影发展情况如何? 金德龙:现在中国的动漫电影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涌现出一批好的作品,如《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中国动漫电影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以《喜羊羊与灰太狼》为代表,其票房达到1.6亿; 第二个阶段,是以《熊出没》为代表,其票房已经达到了2.96亿; 第三个阶段,以《大鱼海棠》和《大圣归来》为代表,票房已经达到6亿多以及9.2亿。这标志着中国的动漫电影已经达到能和美国、日本等国外的动漫电影作品相媲美,甚至其中有些作品的票房已经超过了一些境外的作品。 优秀动漫作品层出不穷 “互联网+”助力动漫发展 记者:动漫制作有哪些进步? 金德龙:中国的动漫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从十年前的造型比较简单粗糙,情节比较简单,结构比较粗糙,已经逐步发展到现在新的发展境界。而且现在好的电视动画片层出不穷,优秀的电视动画片不断地涌现在人们面前,比如现在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目前来说,无论是电影动画还是电视动画,都跨入了新媒体的行业,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且斩获良好的商业效益。如《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在爱奇艺的播放量就达到了六十亿的量级,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动漫创作要有底线 应注重对孩子的教育引导作用 记者:很多小孩都是看动漫长大的,动漫在一定程度上对孩子有启蒙的作用。有评论说像《熊出没》等有些暴力镜头对孩子的影响不好,您觉得中国动漫制作该有何担当? 金德龙:动漫对孩子有很大的教育功能,孩子们涉世不深,还不能明辨对与错,是与非。对还处在朦胧状态的孩子们,动漫要起一个好的作用,要强调动画的绿色、安全。对于有些动画片涉及到暴力血腥,这需要制作机构、投资机构、播出机构高度警惕和高度注意的。我们不能让那些损害孩子心灵的东西冲入市场,因为这是一个最起码的导向,最起码要求,最基本的底线。在这些问题当中不能有偏差,不能有疏漏,不能有一部动画片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 同时我们要看到,虽然中国动画的创作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但是,中国动画的产业发展仅仅只有十年,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我们重视它,认真的对待它,这些问题是不难解决的,是可以克服的。 未来应注重剧本内容创作 期待中国动漫再创辉煌 记者:您对中国动漫有怎样的期待? 金德龙:动漫是一个大产业,需要多方共同的努力,辛勤的打造,未来我们应更加关注绘本的创作、剧本内容的创作、形象的设计等等,把握好的基础性的东西,只有把这些做好了,中国的动漫,再过十年,再过二十年,一定会再创造一个新的辉煌!中国的动画一定值得期待,谢谢!

在刚结束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下称“漫博会”)上,众多专家对近年来我国动漫影视产业的发展表示了充分的肯定以及寄予了新的期盼。记者采访了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总编辑、宣传管理司司长金德龙先生,他表示,现今中国动漫比十年前已有了长足的发展,今后的发展值得期待。 盛赞《大鱼海棠》 中国动漫电影不逊国外 记者:您觉得目前我国动漫电影发展情况如何? 金德龙:现在中国的动漫电影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涌现出一批好的作品,如《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中国动漫电影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以《喜羊羊与灰太狼》为代表,其票房达到1.6亿; 第二个阶段,是以《熊出没》为代表,其票房已经达到了2.96亿; 第三个阶段,以《大鱼海棠》和《大圣归来》为代表,票房已经达到6亿多以及9.2亿。这标志着中国的动漫电影已经达到能和美国、日本等国外的动漫电影作品相媲美,甚至其中有些作品的票房已经超过了一些境外的作品。 优秀动漫作品层出不穷 “互联网+”助力动漫发展 记者:动漫制作有哪些进步? 金德龙:中国的动漫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从十年前的造型比较简单粗糙,情节比较简单,结构比较粗糙,已经逐步发展到现在新的发展境界。而且现在好的电视动画片层出不穷,优秀的电视动画片不断地涌现在人们面前,比如现在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 目前来说,无论是电影动画还是电视动画,都跨入了新媒体的行业,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且斩获良好的商业效益。如《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在爱奇艺的播放量就达到了六十亿的量级,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 动漫创作要有底线 应注重对孩子的教育引导作用 记者:很多小孩都是看动漫长大的,动漫在一定程度上对孩子有启蒙的作用。有评论说像《熊出没》等有些暴力镜头对孩子的影响不好,您觉得中国动漫制作该有何担当? 金德龙:动漫对孩子有很大的教育功能,孩子们涉世不深,还不能明辨对与错,是与非。对还处在朦胧状态的孩子们,动漫要起一个好的作用,要强调动画的绿色、安全。对于有些动画片涉及到暴力血腥,这需要制作机构、投资机构、播出机构高度警惕和高度注意的。我们不能让那些损害孩子心灵的东西冲入市场,因为这是一个最起码的导向,最起码要求,最基本的底线。在这些问题当中不能有偏差,不能有疏漏,不能有一部动画片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 同时我们要看到,虽然中国动画的创作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但是,中国动画的产业发展仅仅只有十年,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我们重视它,认真的对待它,这些问题是不难解决的,是可以克服的。 未来应注重剧本内容创作 期待中国动漫再创辉煌 记者:您对中国动漫有怎样的期待? 金德龙:动漫是一个大产业,需要多方共同的努力,辛勤的打造,未来我们应更加关注绘本的创作、剧本内容的创作、形象的设计等等,把握好的基础性的东西,只有把这些做好了,中国的动漫,再过十年,再过二十年,一定会再创造一个新的辉煌!中国的动画一定值得期待,谢谢!

1115 0 0

成都动漫游戏展人气爆棚 首日吸引3万人

“灯神”登场9月19日,一年一度的成都卡弗(CAF)动漫游戏展在成都新会展中心3号馆、4号馆开幕。开展首日,就吸引了超过3万名动漫爱好者和市民热情参与。作为成都本土知名ACG(动漫游戏)品牌,同时也作为成都唯一持续四年在新会展中心举办的大型动漫游戏展会,2015第四届卡弗动漫游戏展无论在规模、规格、内容、商家等方面均超越了往届水平。据组委会预计,9月19至21日三天展期内,本届卡动漫游戏展预计将吸引超过10万人观展。在秉承“成都开始,走向世界”的办展基础上,该品牌展会正快速在向国际化大型ACG展会迈进看齐。哈工大机器人展台卡弗现场火爆氛围炙热在成都持续数日的阴雨后,白露天并未干扰参展玩家、动漫爱好者、媒体和广大市民的参与热情。3号电竞游戏馆无疑是重度玩家及资深动漫迷们的聚集地,精心设计的超大展位,超酷的首发新品,免费的极致体验,高科技的全息音乐会……让玩家与参展者大呼过瘾。“洛天依”近千平米的全息秀专区当之无愧地成为本届卡弗动漫展场的人气王。作为“中国V家”第一虚拟歌手,“洛天依”首度空降蓉城,持续3天于卡弗动漫展为观众带来高科技全息3D音乐秀,类似电影《阿凡达》中的梦幻影像体验让现场观众赞叹不已。国内著名的电子竞技俱乐部VG,携旗下颇具实力的VG.LOL分队,为大家带来精彩的表演赛和限量版礼品。互联网巨头腾讯作为卡弗漫展的“老朋友”,今年则带给成都广大宅舞爱好者超级福利:将国内最大的宅舞大赛品牌“JU宅天下第一舞道会”落地卡弗现场。百名实力宅舞爱好者参赛,嘉宾知名舞见千本露露热情与舞迷现场互动。两位小鲜肉主持李向哲、陈斯琪更是让粉丝们惊喜连连。暴雪公司展位则被震撼的游戏声像覆盖。因跳槽事件人气飙升的主播“囚徒”与PLU-Alone、少帮主、毛毛等4位国内知名电竞明星与现场忠实粉丝全心投入地打着游戏表演赛,并通过高清大屏同步解说,让专业的玩家们激动不已。索尼公司是首次参展的国际品牌商之一,其PS4体验展区被现场观众誉为“最美展位”,一字排开的PS4体验机和高清屏,配上对称设计的简洁展台,不仅吸引了众多PS迷们排队体验,也让市民们纷纷掏出手机拍下最漂亮展位的新酷模样。帅气的coser草根人气偶像超越大牌相比往届卡弗动漫展,今年的COSER嘉宾少了一些熟面孔,多了不少人气新人。以往卡弗每届必到的明星COSER小梦及国内知名的304社团今年因档期缺席,但丝毫却未影响今年卡弗COS嘉宾签售区上千人排队的壮观景象。原来,多名国内人气新锐COSER扎堆卡弗,超高颜值的COSER红人夕楼、冷冷、青桑、鎏年、小夜等惊艳登场,引发现场粉丝尖叫不断。由卡弗动漫力推的国内首支00后次元偶像女团也在午间人气最旺时刻登台亮相,进行了出道发布首演秀,其清新活力的舞台风格受到了现场观众们持续不断的掌声鼓励,台下粉丝举着成员头像海报整齐的应援,俨然像在举行一场大牌偶像的演唱会。近日在某著名电视相亲节目中爆红的“完美灯神”高睿意外现身卡弗大舞台,他远离英国家乡扎根成都创业,并创办了自己的动漫文化公司。在卡弗现场,高睿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观众们互动,吸引媒体与粉丝们闪光灯不断,成为卡弗开展当天最受欢迎的嘉宾之一。4号馆某展位人头攒动,引发人们争相合影的并不是某动漫大咖,而是今年卡弗动漫展最特别的一位小嘉宾,年龄最小的COSER,3岁的可爱女孩ROYI,她跟随开办动漫影像公司的父亲参展,以一身乖萌的萝莉装萌翻了全场。本土首个3D打印游戏道具工作室于4号馆设立了自己的展位,不仅为大家带来了媲美国外特效团队的盔甲道具作品,更将《大圣归来》中齐天大圣原型一比一以COSPLAY加精装道具服饰形式现场还原,引来大圣迷们于其展位排队求合影。古典风动漫与全行业跨界融合新华文轩集团首次参展卡弗,其300平米展位不仅携哈工大智能机器人现场首秀,更特邀人气漫画家魔王S、 HeHe、ROCKY君坐镇签售,足见对此次参展的重视程度。其负责人表示,文轩旗下产品阵营动漫周边已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而“90后”“00后”动漫爱好者更是不可忽视的庞大文化受众群体,后续还将联合卡弗打造“文轩阅动”互联网动漫文化平台,让文化与科技完美融合。4号馆花田展位独具文化气息,作为今年国内原创动画大电影《大圣归来》的原画创作团队,花田公司从上海赴成都参展卡弗,旗下三大著名漫画师枣子、阿花、栋哥首次齐聚成都,在其花田展位零距离为成都的广大市民们签售《大圣归来》中的各型人物原画作品,画家枣子更是在现场进行“痛车”作画。据悉,在卡弗平台的推动下,上海花田公司已决定在成都开设动漫原画培训中心,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某票房冠军电影里的原画就出自成都花田。双流县文化旅游管委会已连续三届组团企业参展卡弗,其负责人表示,参展卡弗是秉着学习和交流两大目的,每一次参展都获得了宝贵的市场经验和机会,相信动漫创意游戏文化必将成为推动本文化旅游产业不可或缺的原动力之一。根据官方的初步统计,2015第四届卡弗动漫游戏展的购票参与人数比2014届增长了10%,参展商家总数也比往届增涨了12%,数字背后显示了本土动漫游戏行业的快速而稳定的发展,尤其是在国内外资本大举进入ACG市场的2015年,成都卡弗动漫游戏展已开始向内容化、创新化、品牌化、产业链条化积极过渡。成都动漫业资深策展人、卡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霄表示,卡弗动漫游戏展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及和成都高新区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动漫业已是目前不多的蓝海市场,而以往曾被人们称为“小孩子们玩的动漫”也将被越来越多的大众人群所熟知和接受。他说:“卡弗动漫的最终目标是突破次元墙,与全行业跨界融合,最终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发展趋势。”

“灯神”登场9月19日,一年一度的成都卡弗(CAF)动漫游戏展在成都新会展中心3号馆、4号馆开幕。开展首日,就吸引了超过3万名动漫爱好者和市民热情参与。作为成都本土知名ACG(动漫游戏)品牌,同时也作为成都唯一持续四年在新会展中心举办的大型动漫游戏展会,2015第四届卡弗动漫游戏展无论在规模、规格、内容、商家等方面均超越了往届水平。据组委会预计,9月19至21日三天展期内,本届卡动漫游戏展预计将吸引超过10万人观展。在秉承“成都开始,走向世界”的办展基础上,该品牌展会正快速在向国际化大型ACG展会迈进看齐。哈工大机器人展台卡弗现场火爆氛围炙热在成都持续数日的阴雨后,白露天并未干扰参展玩家、动漫爱好者、媒体和广大市民的参与热情。3号电竞游戏馆无疑是重度玩家及资深动漫迷们的聚集地,精心设计的超大展位,超酷的首发新品,免费的极致体验,高科技的全息音乐会……让玩家与参展者大呼过瘾。“洛天依”近千平米的全息秀专区当之无愧地成为本届卡弗动漫展场的人气王。作为“中国V家”第一虚拟歌手,“洛天依”首度空降蓉城,持续3天于卡弗动漫展为观众带来高科技全息3D音乐秀,类似电影《阿凡达》中的梦幻影像体验让现场观众赞叹不已。国内著名的电子竞技俱乐部VG,携旗下颇具实力的VG.LOL分队,为大家带来精彩的表演赛和限量版礼品。互联网巨头腾讯作为卡弗漫展的“老朋友”,今年则带给成都广大宅舞爱好者超级福利:将国内最大的宅舞大赛品牌“JU宅天下第一舞道会”落地卡弗现场。百名实力宅舞爱好者参赛,嘉宾知名舞见千本露露热情与舞迷现场互动。两位小鲜肉主持李向哲、陈斯琪更是让粉丝们惊喜连连。暴雪公司展位则被震撼的游戏声像覆盖。因跳槽事件人气飙升的主播“囚徒”与PLU-Alone、少帮主、毛毛等4位国内知名电竞明星与现场忠实粉丝全心投入地打着游戏表演赛,并通过高清大屏同步解说,让专业的玩家们激动不已。索尼公司是首次参展的国际品牌商之一,其PS4体验展区被现场观众誉为“最美展位”,一字排开的PS4体验机和高清屏,配上对称设计的简洁展台,不仅吸引了众多PS迷们排队体验,也让市民们纷纷掏出手机拍下最漂亮展位的新酷模样。帅气的coser草根人气偶像超越大牌相比往届卡弗动漫展,今年的COSER嘉宾少了一些熟面孔,多了不少人气新人。以往卡弗每届必到的明星COSER小梦及国内知名的304社团今年因档期缺席,但丝毫却未影响今年卡弗COS嘉宾签售区上千人排队的壮观景象。原来,多名国内人气新锐COSER扎堆卡弗,超高颜值的COSER红人夕楼、冷冷、青桑、鎏年、小夜等惊艳登场,引发现场粉丝尖叫不断。由卡弗动漫力推的国内首支00后次元偶像女团也在午间人气最旺时刻登台亮相,进行了出道发布首演秀,其清新活力的舞台风格受到了现场观众们持续不断的掌声鼓励,台下粉丝举着成员头像海报整齐的应援,俨然像在举行一场大牌偶像的演唱会。近日在某著名电视相亲节目中爆红的“完美灯神”高睿意外现身卡弗大舞台,他远离英国家乡扎根成都创业,并创办了自己的动漫文化公司。在卡弗现场,高睿以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与观众们互动,吸引媒体与粉丝们闪光灯不断,成为卡弗开展当天最受欢迎的嘉宾之一。4号馆某展位人头攒动,引发人们争相合影的并不是某动漫大咖,而是今年卡弗动漫展最特别的一位小嘉宾,年龄最小的COSER,3岁的可爱女孩ROYI,她跟随开办动漫影像公司的父亲参展,以一身乖萌的萝莉装萌翻了全场。本土首个3D打印游戏道具工作室于4号馆设立了自己的展位,不仅为大家带来了媲美国外特效团队的盔甲道具作品,更将《大圣归来》中齐天大圣原型一比一以COSPLAY加精装道具服饰形式现场还原,引来大圣迷们于其展位排队求合影。古典风动漫与全行业跨界融合新华文轩集团首次参展卡弗,其300平米展位不仅携哈工大智能机器人现场首秀,更特邀人气漫画家魔王S、 HeHe、ROCKY君坐镇签售,足见对此次参展的重视程度。其负责人表示,文轩旗下产品阵营动漫周边已占据越来越大的比例,而“90后”“00后”动漫爱好者更是不可忽视的庞大文化受众群体,后续还将联合卡弗打造“文轩阅动”互联网动漫文化平台,让文化与科技完美融合。4号馆花田展位独具文化气息,作为今年国内原创动画大电影《大圣归来》的原画创作团队,花田公司从上海赴成都参展卡弗,旗下三大著名漫画师枣子、阿花、栋哥首次齐聚成都,在其花田展位零距离为成都的广大市民们签售《大圣归来》中的各型人物原画作品,画家枣子更是在现场进行“痛车”作画。据悉,在卡弗平台的推动下,上海花田公司已决定在成都开设动漫原画培训中心,在不久的将来,也许某票房冠军电影里的原画就出自成都花田。双流县文化旅游管委会已连续三届组团企业参展卡弗,其负责人表示,参展卡弗是秉着学习和交流两大目的,每一次参展都获得了宝贵的市场经验和机会,相信动漫创意游戏文化必将成为推动本文化旅游产业不可或缺的原动力之一。根据官方的初步统计,2015第四届卡弗动漫游戏展的购票参与人数比2014届增长了10%,参展商家总数也比往届增涨了12%,数字背后显示了本土动漫游戏行业的快速而稳定的发展,尤其是在国内外资本大举进入ACG市场的2015年,成都卡弗动漫游戏展已开始向内容化、创新化、品牌化、产业链条化积极过渡。成都动漫业资深策展人、卡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霄表示,卡弗动漫游戏展能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四川省、成都市政府及和成都高新区管委会的大力支持。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动漫业已是目前不多的蓝海市场,而以往曾被人们称为“小孩子们玩的动漫”也将被越来越多的大众人群所熟知和接受。他说:“卡弗动漫的最终目标是突破次元墙,与全行业跨界融合,最终形成成熟的产业链发展趋势。”

国际在线 2222天前
1200 0 0

现象级作品能够拯救中国动漫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现象级这个词成为了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随着时代的蓬勃发展,现代汉语的词汇库越来越丰富,涌现出了大量的流行词,但是有趣的是,现象级这个词一直持续流行了多年,而且被广泛应用在各个领域,甚至和“潜规则”等词汇一样成为了经典。就动漫领域而言,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出现了大量的现象级动漫作品,那么这些作品有何特征和影响?现象级动漫可以拯救国产动漫么? 什么是现象级?现象级这个词虽然现在非常火爆,但是关于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一直都是众说纷纭,争论不休。最早这个词和罗纳尔多有关,“现象级-球员”的称号最初出现在巴西足球天王罗纳尔多登陆亚平宁之后,意大利的球迷赠给他的称号。而在互联网产品领域,现象级则和网络迷因等突然爆红然后迅速黯淡下去等词汇联系在一起,互联网领域的现象级产品指的是在短时间内突然爆红而被众所周知和使用,但却难以维持长期发展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产品,“现象级”这个词主要是形容一种反常规的形态。最初的现象级产品大都认为是偷菜游戏,一时间风靡全世界,但没过太久就销声匿迹了。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陆续出现过如你画我猜、疯狂猜图、魔漫相机等短时间内借助社交网络和媒体突然崛起的app,但在更短的时间内就会被遗忘,并在崛起的期间引起了争议和关注甚至模仿和抄袭。在游戏领域最具代表性的现象级产品当然就是去年大热门游戏《flappy bird》,该作出现后引发了无尽的讨论,但是很快这款游戏就被大众忘掉了。由此可见,要定义现象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过大体上来说,那些非常热门然后引发了广泛讨论并且影响到了圈子之外更广泛领域的事物都称得上是现象级,而无论是转瞬即逝还是长久存在,都和现象级的本质没有太大关系,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flappy bird》和GTA5都是现象级游戏,只不过后者这个“现象”持续得要更久更深远。日本的现象级动漫日本动漫业历经发展多年,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诞生的经典作品数不胜数,要统计并且定义哪些游戏是现象级动漫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例如富坚义博的《全职猎人》这部作品虽然在动漫圈非常火爆,但是圈子之外的人对这部作品知之甚少,而《LoveLive!》这部萌系作品本来相对而言没那么大众,结果因为下跪事件等一些奇怪的事情变得众所周知,很多动漫圈子之外的人都知道了这部作品,因此如果你要是说《LoveLive!》不是现象级动漫,估计这部作品的粉丝都能用口水淹死你。不过综合来看,虽然对于近年某些日本动漫到底是否属于现象级作品还存在很多争论,但是过去很多改变了时代的经典作品都是现象级动漫,这方面基本上没啥争议。例如《七龙珠》和《圣斗士星矢》,再比如说《哆啦A梦》,这些作品在日本之外也影响深远,并且哆啦A梦更成为了代表日本的形象大使,前不久3D动画《哆啦A梦 伴我同行》在国内上映,票房收入非常高,在华公映11天后,票房收入突破90亿日元(约合4.5亿人民币),超过在日本国内的票房收入。由此可见现象级动漫的影响力和吸金能力之可怕。现象级作品的最大特征在于广泛的话题效应,日本每年诞生的经典动漫作品并不少,但是其中很多都无法成为现象级作品,例如《希德尼亚骑士》和《辉夜姬物语》都有着很高水准,但是前者的受众群体肯定没《海贼王》那么多,后者的风格本来就曲高和寡,不是面对大众的作品,就像侯孝贤的《聂隐娘》一样。日本产生的现象级动漫作品是全球最多的,即便是美国也远远不如,美国的动漫主要是漫威和DC两家,虽然产生了很多经典角色和相关动漫,但是近些年来很难再出现新的现象级动漫作品了。日本则不然,在《七龙珠》和《圣斗士星矢》之前就有《高达》问世,并且影响力一直延续了这么多年,直到现在还有新作推出,而且新作推出后总能引发很多关注和讨论,这种影响力远非其他作品可比。再如90年代出现的划时代级别的《新世纪福音战士》,简称EVA,这部作品已经堪称是现象级中的现象级动漫,几乎是改变了整个日本动漫业,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能记得EVA形成的那种狂潮,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几乎是所有人都在谈论EVA,如果你连EVA都不知道,完全就是落伍或者OUT了,即便你看不懂EVA,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别人会觉得你实在是老旧迂腐古板,说句不客气的话,EVA在那个时代简直就是一种宗教信仰,一如今日的大《LoveLive!》神教。这些现象级动漫作品在创造了巨大的影响力之后,都是打造了一个长盛不衰的产业,《火影忍者》之所以一直拖了这么多年才完结,是因为一旦完结后很多依赖《火影忍者》的动漫作品及庞大周边产物等商品为生的人都要失业,别的不谈,国内很多书商靠那些《火影忍者》和《海贼王》的山寨书籍赚得盘满钵满就足以说明这些产业养活了多少人,创造了多少财富。《七龙珠》也是类似案例,鸟山明本来想早早完结,结果编辑和读者都不答应,因此他只能一直创作下去,到了最后好不容易完结了,他的创作才华也被消耗殆尽,此后一直再无新的佳作面世,而在最近,鸟山明表示准备再度创作《七龙珠》的续篇漫画,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一旦某个动漫成了现象级作品,创作者自己也会永远被绑在作品上面,这辈子是无法逃离作品的影响力了。再如EVA的创作者庵野秀明,宫崎骏有云:“庵野秀明这一辈子只有一部作品,即EVA。”这句话果然不假,庵野秀明近些年来依然在不断创作EVA的相关剧场版动画,虽然数年前他也打造过《彼氏彼女的故事》这样不错的作品,但是大众只记得他的EVA。中国的现象级动漫中国的现象级动漫出现的数量比起日本要少很多,而且出现过一个空窗期。自解放和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多部现象级动漫,其中最具代表性影响力最大的当属被讨论过无数次的《大闹天宫》,这部动画就像一座永恒的丰碑,从诞生之日起不断影响后来者,成为了一个神话和传说。这款作品之所以能够成为现象级,除了因为有国家所给予的巨大经费支持之外,作品本身蕴藏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也是其中关键。另外则是80后儿时特别喜爱的《黑猫警长》和《葫芦兄弟》等作品,这些作品和当时80年代风气解放有关,因此抓住了不少80后的喜好特征,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这些作品每次重播都能吸引到不少人观看。然而随着中国动漫业后来的逐渐衰落,《黑猫警长》这样的现象级动漫作品很难再度见到,诚然上个世纪90年代末出现过《人参王国》和《太阳之子》等还不错的作品,而且在当时有一定影响力,但是其地位和成就肯定还无法达到现象级的地步,也无法像《黑猫警长》那样最近又是推出剧场版动画又是推出手游。正是因为长期的衰落,无法再度出现像往日那样的现象级作品,因此在1999年的时候,历经各方努力,打造出了一部现象级动漫作品,即《宝莲灯》,这部动画由屡获国际动画大奖并且执导过《哪吒闹海》的常光希执导,虽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动画略显粗糙,但是在1999年,这部动画采用了在当时比较罕见的商业化包装手法,并且在传统中国动画的基础上加入了很多迪斯尼动画的特色,当时这部动画的票房成绩相当不错,而且媒体报道也非常多,在动画上映后的数个月时间里面,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相关报道,这种热度一如前不久火爆的《大圣归来》所引发的关注度。《宝莲灯》的出现带给了当时中国动漫业一线希望,不少国人都觉得国产动漫业能够崛起,但是现在看来大家实在太乐观了,因为自《宝莲灯》之后,国产动漫业不断堕落,不但将过去的中国动漫业积累的多年传统文化特色丢得干干净净,而且走上了山寨模仿日本动漫的路子,出现了大量山寨之作,更出现了《蓝猫三千问》、《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富有巨大争议的动画,也使得不少有识之士经常愤慨不已,慨叹国产动画业竟然衰落至斯,甚至很多人将国产动漫和中国教育、中国体育、中国股市相提并论,称之为“四大痰盂”,意即每个人都会习惯性的在生活中吐槽这四个事物几句。所以这个事情说明了一个问题,现象级动漫作品固然很重要,但是只靠一部现象级动漫作品无法挽救国产动漫业,最近出现的《大圣归来》堪称是《宝莲灯》之后最具影响力的现象级动漫,相关讨论也是不计其数,鉴于媒体报道和讨论太多,此处不再赘述其成就和影响力到底有多大,这部作品凭着超高票房和众多粉丝拥护已然封神,更有广电总局开会加持,料想之后可能会发展成一个品牌,对于中国动画业的推动定会超过《宝莲灯》。但是比对日本动漫业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需要更多的《大圣归来》这样的现象级动漫作品才能够真正振兴国产动漫业,比如说日本的四大民工动漫,比如说最近这些年爆红的《进击的巨人》,国产动漫业如果能够使得现象级动漫作品常态化,成就当不可估量。现在的情况是,国内的现象级动漫作品并不止一部《大圣归来》,例如此前非常热门的《十万个冷笑话》就打通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壁垒,不但吸引了很多动画粉丝,也使得很多平时不太看动画的观众关注该作品,只不过这部动画采用了无厘头这样的兵出奇招的路子,想要复制其成功并不容易。结语:那么下一个现象级动漫作品会是谁呢?会是《雏蜂》还是《灵域》?抑或是《我的师傅姜子牙》?现在谁也无法预测,但是毫无疑问,随着《大圣归来》的火爆,资本对国产动画的重视将远胜于从前,这将使得国产动画业变得更加繁荣。现象级动漫作品虽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国产动画业,但是必然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最终则会出现一个并不依赖于几部现象级动漫作品的繁荣健康市场。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现象级这个词成为了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随着时代的蓬勃发展,现代汉语的词汇库越来越丰富,涌现出了大量的流行词,但是有趣的是,现象级这个词一直持续流行了多年,而且被广泛应用在各个领域,甚至和“潜规则”等词汇一样成为了经典。就动漫领域而言,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出现了大量的现象级动漫作品,那么这些作品有何特征和影响?现象级动漫可以拯救国产动漫么? 什么是现象级?现象级这个词虽然现在非常火爆,但是关于这个词的具体含义,一直都是众说纷纭,争论不休。最早这个词和罗纳尔多有关,“现象级-球员”的称号最初出现在巴西足球天王罗纳尔多登陆亚平宁之后,意大利的球迷赠给他的称号。而在互联网产品领域,现象级则和网络迷因等突然爆红然后迅速黯淡下去等词汇联系在一起,互联网领域的现象级产品指的是在短时间内突然爆红而被众所周知和使用,但却难以维持长期发展的互联网或移动互联网产品,“现象级”这个词主要是形容一种反常规的形态。最初的现象级产品大都认为是偷菜游戏,一时间风靡全世界,但没过太久就销声匿迹了。移动互联网兴起之后陆续出现过如你画我猜、疯狂猜图、魔漫相机等短时间内借助社交网络和媒体突然崛起的app,但在更短的时间内就会被遗忘,并在崛起的期间引起了争议和关注甚至模仿和抄袭。在游戏领域最具代表性的现象级产品当然就是去年大热门游戏《flappy bird》,该作出现后引发了无尽的讨论,但是很快这款游戏就被大众忘掉了。由此可见,要定义现象级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过大体上来说,那些非常热门然后引发了广泛讨论并且影响到了圈子之外更广泛领域的事物都称得上是现象级,而无论是转瞬即逝还是长久存在,都和现象级的本质没有太大关系,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flappy bird》和GTA5都是现象级游戏,只不过后者这个“现象”持续得要更久更深远。日本的现象级动漫日本动漫业历经发展多年,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诞生的经典作品数不胜数,要统计并且定义哪些游戏是现象级动漫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例如富坚义博的《全职猎人》这部作品虽然在动漫圈非常火爆,但是圈子之外的人对这部作品知之甚少,而《LoveLive!》这部萌系作品本来相对而言没那么大众,结果因为下跪事件等一些奇怪的事情变得众所周知,很多动漫圈子之外的人都知道了这部作品,因此如果你要是说《LoveLive!》不是现象级动漫,估计这部作品的粉丝都能用口水淹死你。不过综合来看,虽然对于近年某些日本动漫到底是否属于现象级作品还存在很多争论,但是过去很多改变了时代的经典作品都是现象级动漫,这方面基本上没啥争议。例如《七龙珠》和《圣斗士星矢》,再比如说《哆啦A梦》,这些作品在日本之外也影响深远,并且哆啦A梦更成为了代表日本的形象大使,前不久3D动画《哆啦A梦 伴我同行》在国内上映,票房收入非常高,在华公映11天后,票房收入突破90亿日元(约合4.5亿人民币),超过在日本国内的票房收入。由此可见现象级动漫的影响力和吸金能力之可怕。现象级作品的最大特征在于广泛的话题效应,日本每年诞生的经典动漫作品并不少,但是其中很多都无法成为现象级作品,例如《希德尼亚骑士》和《辉夜姬物语》都有着很高水准,但是前者的受众群体肯定没《海贼王》那么多,后者的风格本来就曲高和寡,不是面对大众的作品,就像侯孝贤的《聂隐娘》一样。日本产生的现象级动漫作品是全球最多的,即便是美国也远远不如,美国的动漫主要是漫威和DC两家,虽然产生了很多经典角色和相关动漫,但是近些年来很难再出现新的现象级动漫作品了。日本则不然,在《七龙珠》和《圣斗士星矢》之前就有《高达》问世,并且影响力一直延续了这么多年,直到现在还有新作推出,而且新作推出后总能引发很多关注和讨论,这种影响力远非其他作品可比。再如90年代出现的划时代级别的《新世纪福音战士》,简称EVA,这部作品已经堪称是现象级中的现象级动漫,几乎是改变了整个日本动漫业,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能记得EVA形成的那种狂潮,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几乎是所有人都在谈论EVA,如果你连EVA都不知道,完全就是落伍或者OUT了,即便你看不懂EVA,也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别人会觉得你实在是老旧迂腐古板,说句不客气的话,EVA在那个时代简直就是一种宗教信仰,一如今日的大《LoveLive!》神教。这些现象级动漫作品在创造了巨大的影响力之后,都是打造了一个长盛不衰的产业,《火影忍者》之所以一直拖了这么多年才完结,是因为一旦完结后很多依赖《火影忍者》的动漫作品及庞大周边产物等商品为生的人都要失业,别的不谈,国内很多书商靠那些《火影忍者》和《海贼王》的山寨书籍赚得盘满钵满就足以说明这些产业养活了多少人,创造了多少财富。《七龙珠》也是类似案例,鸟山明本来想早早完结,结果编辑和读者都不答应,因此他只能一直创作下去,到了最后好不容易完结了,他的创作才华也被消耗殆尽,此后一直再无新的佳作面世,而在最近,鸟山明表示准备再度创作《七龙珠》的续篇漫画,从这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一旦某个动漫成了现象级作品,创作者自己也会永远被绑在作品上面,这辈子是无法逃离作品的影响力了。再如EVA的创作者庵野秀明,宫崎骏有云:“庵野秀明这一辈子只有一部作品,即EVA。”这句话果然不假,庵野秀明近些年来依然在不断创作EVA的相关剧场版动画,虽然数年前他也打造过《彼氏彼女的故事》这样不错的作品,但是大众只记得他的EVA。中国的现象级动漫中国的现象级动漫出现的数量比起日本要少很多,而且出现过一个空窗期。自解放和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多部现象级动漫,其中最具代表性影响力最大的当属被讨论过无数次的《大闹天宫》,这部动画就像一座永恒的丰碑,从诞生之日起不断影响后来者,成为了一个神话和传说。这款作品之所以能够成为现象级,除了因为有国家所给予的巨大经费支持之外,作品本身蕴藏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也是其中关键。另外则是80后儿时特别喜爱的《黑猫警长》和《葫芦兄弟》等作品,这些作品和当时80年代风气解放有关,因此抓住了不少80后的喜好特征,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这些作品每次重播都能吸引到不少人观看。然而随着中国动漫业后来的逐渐衰落,《黑猫警长》这样的现象级动漫作品很难再度见到,诚然上个世纪90年代末出现过《人参王国》和《太阳之子》等还不错的作品,而且在当时有一定影响力,但是其地位和成就肯定还无法达到现象级的地步,也无法像《黑猫警长》那样最近又是推出剧场版动画又是推出手游。正是因为长期的衰落,无法再度出现像往日那样的现象级作品,因此在1999年的时候,历经各方努力,打造出了一部现象级动漫作品,即《宝莲灯》,这部动画由屡获国际动画大奖并且执导过《哪吒闹海》的常光希执导,虽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部动画略显粗糙,但是在1999年,这部动画采用了在当时比较罕见的商业化包装手法,并且在传统中国动画的基础上加入了很多迪斯尼动画的特色,当时这部动画的票房成绩相当不错,而且媒体报道也非常多,在动画上映后的数个月时间里面,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相关报道,这种热度一如前不久火爆的《大圣归来》所引发的关注度。《宝莲灯》的出现带给了当时中国动漫业一线希望,不少国人都觉得国产动漫业能够崛起,但是现在看来大家实在太乐观了,因为自《宝莲灯》之后,国产动漫业不断堕落,不但将过去的中国动漫业积累的多年传统文化特色丢得干干净净,而且走上了山寨模仿日本动漫的路子,出现了大量山寨之作,更出现了《蓝猫三千问》、《熊出没》、《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富有巨大争议的动画,也使得不少有识之士经常愤慨不已,慨叹国产动画业竟然衰落至斯,甚至很多人将国产动漫和中国教育、中国体育、中国股市相提并论,称之为“四大痰盂”,意即每个人都会习惯性的在生活中吐槽这四个事物几句。所以这个事情说明了一个问题,现象级动漫作品固然很重要,但是只靠一部现象级动漫作品无法挽救国产动漫业,最近出现的《大圣归来》堪称是《宝莲灯》之后最具影响力的现象级动漫,相关讨论也是不计其数,鉴于媒体报道和讨论太多,此处不再赘述其成就和影响力到底有多大,这部作品凭着超高票房和众多粉丝拥护已然封神,更有广电总局开会加持,料想之后可能会发展成一个品牌,对于中国动画业的推动定会超过《宝莲灯》。但是比对日本动漫业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需要更多的《大圣归来》这样的现象级动漫作品才能够真正振兴国产动漫业,比如说日本的四大民工动漫,比如说最近这些年爆红的《进击的巨人》,国产动漫业如果能够使得现象级动漫作品常态化,成就当不可估量。现在的情况是,国内的现象级动漫作品并不止一部《大圣归来》,例如此前非常热门的《十万个冷笑话》就打通了二次元和三次元的壁垒,不但吸引了很多动画粉丝,也使得很多平时不太看动画的观众关注该作品,只不过这部动画采用了无厘头这样的兵出奇招的路子,想要复制其成功并不容易。结语:那么下一个现象级动漫作品会是谁呢?会是《雏蜂》还是《灵域》?抑或是《我的师傅姜子牙》?现在谁也无法预测,但是毫无疑问,随着《大圣归来》的火爆,资本对国产动画的重视将远胜于从前,这将使得国产动画业变得更加繁荣。现象级动漫作品虽然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国产动画业,但是必然将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最终则会出现一个并不依赖于几部现象级动漫作品的繁荣健康市场。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动漫星空 2243天前
1496 0 0

动画+游戏 双剑合璧谋发展

不久前,一篇名为《动画+游戏 缘何能成为IP生产线?》的文章引来无数网友热议,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当前游戏行业处于挣快钱阶段,利用IP只是暂时的一种手段;还有人认为国产动画的发展还未成熟,现在讨论还为时尚早。对于种种看法,我也想说一下自己的理解,今日也谈动画+游戏。IP相互借力发布已成主流当前,IP游戏产业正处于跨界资源整合阶段,游戏、漫画、动画、电影、图书、话剧、商业授权等形成的产业链条同步借力起跑,力求在热门IP爆发期与游戏IP同步发布。建立起一个贯穿游戏、文学、动漫、影视的IP生态,通过互相借势获得最大化收益,是越来越多游戏企业的首选方向。IP建立的目的是要影响用户忠诚度,所以,游戏产品研发开始就注重树立IP形象,运用游戏语言树立游戏内人物形象,为续作提供准备。暴雪公司作为全球游戏IP运作的典范,是值得国内游戏厂商学习的。任暴雪中国代理总经理郑鸿升先生也曾说:“游戏的IP对暴雪来说很重要,其不仅是对游戏本身的极大肯定,也让很多玩家对其有一种归属感,魔兽每一代产品的制作细节与游戏主题、人物性格刻画的贴切程度成就了我们的IP品牌,这也是我们历经十几年长盛不衰、核心用户的忠诚度很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国内游戏厂商与国外游戏巨头相比,产业运作的不甚理想,但是整体进步较为明显,其中,《黑猫警长》就是最好的例子,早在2014年9月巨人网络买下《黑猫警长》的IP,随后上海电影制片厂宣布推出电影,并于今年8月7日正式上映《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而手游在8月12日正式登陆Appstore及各大应用商店。显而易见,双方在谈判之初就明确电影+游戏同步推的策略,目的是勾起无数70、80、甚至90后广大影迷对“国民英雄”的记忆。回味之余,社会各界影迷也对这只沉睡了30年的黑猫终于华丽苏醒而感到意外。不久前,有一则令人欣喜的消息,国内本土游戏《尸兄》研发授权给中清龙图。至此,《尸兄》成为国内首个打通动画、文学、游戏、周边等全产业链的明星动漫IP,另外,传言其电影的改编也在筹备中。也充分说明,在产业多样性的前提下, IP概念显得尤为火热,或凭借IP的先天优势,文创产业可迅速进入跨界资源整合阶段。动画+游戏 双剑合璧谋发展一款游戏在市场上能否取得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是否有一个优秀的IP作为支撑。据相关报告显示,有IP的手游下载转化率是无IP游戏的2.4倍,对引进流量有明显优势。而有IP的手游整体收入水平高于无IP的手游,达到无IP手游产品收入的2倍。纵观整个文创产业链,不难发现,漫画是商业价值最差的一个环节,电影是变现的主要通路,而动画、游戏几乎是培育IP最强的环节。若动画+游戏强强联手,又会碰撞出哪些意想不到的火花呢?动画的经典IP同步到游戏中,可在短期内实现高速传播,将通过动画已有的粉丝效应,实现存量影响力,各方面达到预期效果,提升游戏产品吸引用户的能力,特别是很多之前并非手游玩家的用户。其中,由华纳独家授权,网易自研发行的《猫和老鼠官方手游》,上线首周内用户量就突破了1000万,并取得了苹果免费游戏双榜第一的好成绩,如此傲人的战绩,追其根源,还要从家喻户晓的动画片《猫和老鼠》说起。《猫和老鼠》不仅是80后和90后,甚至连00后都声称是他们的童年记忆,如此经典的动画,粉丝数量自然少不了,因而,上线相关的系列游戏产品,喜欢汤姆和杰瑞的小伙伴也不会轻易的错过。动画类IP在美术创作和周边宣传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像《魔兽世界:德拉若之王》的开场动画全球首映式那样,开场动画制作之精良堪比电影大片,同时影片中透露出的浓浓“战意“让玩家们真实感受到即将面对的”恶战“,令许多魔兽玩家纷纷”点赞“。不仅如此,动画IP可降低游戏的推广成本和费用,还可进一步刺激玩家在游戏内部消费等方面。而对于玩家在游戏内的消费并不简单的停留在购买道具和体力上,也是为自己的”情怀“买一次单。众所周知,生命周期短是游戏的一大劣势,典型的就是手机游戏。手游凭借着本身的先天优势,可在短期内拥有强大的受众群,但由于生命周期短的缺陷,需要探索延长手游的生命周期的新途径。手游改编动画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基于手游本身的影响力,可拓展延伸成动画形式,不但起到延续手游的生命周期的作用,而且还可再次丰富游戏内涵。不得不说的是,游戏改编动画也是一种培养优质IP的最佳方式,是形成完整IP的最可行的做法。其中,典型的案例当属被众多网友冠之以“国产动画新光芒”动画剧集《我叫MT》,其原型是暴雪公司著名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凭借着清新幽默的风格备受魔兽玩家与其他爱好者的推崇。另外,腾讯公司专门为儿童打造的一个在线浅绿色社区《洛克王国》,将社区以魔法王国为主题,为小朋友提供趣味小游戏、百科知识绿色健康网页游戏,迄今为止已有5年的品牌沉淀,积累逾2.5亿儿童粉丝,而定于8月13日上映的《洛克王国4:出发!巨人谷》目前预售票房已过1000万,创下了国产动画片最好的预售纪录,以上案例表明,强IP对于粉丝的前期聚集效应在后续的动画片中是极其有效的。动画+游戏 对接成关键动画+游戏这对黄金组合看起来毫无瑕疵,但IP对接之初,有如下因素决定IP改编成功与否:第一、确定以市场为导向,设计的产品能否满足市场需求。第二、能否选择正确的目标市场进行准确的产品定位。第三、设计的产品避免致命的缺陷影响粉丝的忠诚度。当然,后期专业的发行方、成熟的销售团队、完整的推广计划也是非常重要的。以《冰雪奇缘》为例,是迪士尼成立90周年纪念的作品,其北美票房创下2002年以来的最长记录,而且其主题曲《Let it go》斩获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凭借超高的人气和无数拥趸,市场潜力巨大亟待挖掘,随后,迪士尼适时推出了同名版手机游戏。虽然是和电影本身没有什么联系的消除类游戏,但在游戏过程中穿插着动画剧情还是颇具代入感,加上精美细腻的游戏画面和清新动听的背景音乐,促使无数影迷参与手游中以表慰籍。随着时间的推移,IP俨然已成为整个文创产业手中致胜的法宝。从近期热播的影视中来看,不管是影视剧《花千骨》、《盗墓笔记》,还是电影《小时代》、《栀子花开》、《大圣归来》等,清一色的强IP同步到周边领域中早已不足为奇,而各大公司早早就开始启动相关战略,其中动画+游戏是最为普遍的策略之一,楚太传媒联合创始人孙女士对于此种现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期待这么久,2015终于迎来了IP元年,这是我们整个文创产业都希望看到的,我们注重已有优质IP价值的同时,还应该打造理想的IP资源库。目前,创造IP的途径有很多种,实际看来,各大公司更倾向于动画+游戏的方式。”当然,强IP不是万能的,无IP也是万万不能的。动画+游戏只不过是IP生态养成的一种方式,而真正创造出来的强IP,还需我们沉下心,做实事儿……

不久前,一篇名为《动画+游戏 缘何能成为IP生产线?》的文章引来无数网友热议,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当前游戏行业处于挣快钱阶段,利用IP只是暂时的一种手段;还有人认为国产动画的发展还未成熟,现在讨论还为时尚早。对于种种看法,我也想说一下自己的理解,今日也谈动画+游戏。IP相互借力发布已成主流当前,IP游戏产业正处于跨界资源整合阶段,游戏、漫画、动画、电影、图书、话剧、商业授权等形成的产业链条同步借力起跑,力求在热门IP爆发期与游戏IP同步发布。建立起一个贯穿游戏、文学、动漫、影视的IP生态,通过互相借势获得最大化收益,是越来越多游戏企业的首选方向。IP建立的目的是要影响用户忠诚度,所以,游戏产品研发开始就注重树立IP形象,运用游戏语言树立游戏内人物形象,为续作提供准备。暴雪公司作为全球游戏IP运作的典范,是值得国内游戏厂商学习的。任暴雪中国代理总经理郑鸿升先生也曾说:“游戏的IP对暴雪来说很重要,其不仅是对游戏本身的极大肯定,也让很多玩家对其有一种归属感,魔兽每一代产品的制作细节与游戏主题、人物性格刻画的贴切程度成就了我们的IP品牌,这也是我们历经十几年长盛不衰、核心用户的忠诚度很高的重要原因之一。”国内游戏厂商与国外游戏巨头相比,产业运作的不甚理想,但是整体进步较为明显,其中,《黑猫警长》就是最好的例子,早在2014年9月巨人网络买下《黑猫警长》的IP,随后上海电影制片厂宣布推出电影,并于今年8月7日正式上映《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而手游在8月12日正式登陆Appstore及各大应用商店。显而易见,双方在谈判之初就明确电影+游戏同步推的策略,目的是勾起无数70、80、甚至90后广大影迷对“国民英雄”的记忆。回味之余,社会各界影迷也对这只沉睡了30年的黑猫终于华丽苏醒而感到意外。不久前,有一则令人欣喜的消息,国内本土游戏《尸兄》研发授权给中清龙图。至此,《尸兄》成为国内首个打通动画、文学、游戏、周边等全产业链的明星动漫IP,另外,传言其电影的改编也在筹备中。也充分说明,在产业多样性的前提下, IP概念显得尤为火热,或凭借IP的先天优势,文创产业可迅速进入跨界资源整合阶段。动画+游戏 双剑合璧谋发展一款游戏在市场上能否取得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是否有一个优秀的IP作为支撑。据相关报告显示,有IP的手游下载转化率是无IP游戏的2.4倍,对引进流量有明显优势。而有IP的手游整体收入水平高于无IP的手游,达到无IP手游产品收入的2倍。纵观整个文创产业链,不难发现,漫画是商业价值最差的一个环节,电影是变现的主要通路,而动画、游戏几乎是培育IP最强的环节。若动画+游戏强强联手,又会碰撞出哪些意想不到的火花呢?动画的经典IP同步到游戏中,可在短期内实现高速传播,将通过动画已有的粉丝效应,实现存量影响力,各方面达到预期效果,提升游戏产品吸引用户的能力,特别是很多之前并非手游玩家的用户。其中,由华纳独家授权,网易自研发行的《猫和老鼠官方手游》,上线首周内用户量就突破了1000万,并取得了苹果免费游戏双榜第一的好成绩,如此傲人的战绩,追其根源,还要从家喻户晓的动画片《猫和老鼠》说起。《猫和老鼠》不仅是80后和90后,甚至连00后都声称是他们的童年记忆,如此经典的动画,粉丝数量自然少不了,因而,上线相关的系列游戏产品,喜欢汤姆和杰瑞的小伙伴也不会轻易的错过。动画类IP在美术创作和周边宣传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就像《魔兽世界:德拉若之王》的开场动画全球首映式那样,开场动画制作之精良堪比电影大片,同时影片中透露出的浓浓“战意“让玩家们真实感受到即将面对的”恶战“,令许多魔兽玩家纷纷”点赞“。不仅如此,动画IP可降低游戏的推广成本和费用,还可进一步刺激玩家在游戏内部消费等方面。而对于玩家在游戏内的消费并不简单的停留在购买道具和体力上,也是为自己的”情怀“买一次单。众所周知,生命周期短是游戏的一大劣势,典型的就是手机游戏。手游凭借着本身的先天优势,可在短期内拥有强大的受众群,但由于生命周期短的缺陷,需要探索延长手游的生命周期的新途径。手游改编动画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基于手游本身的影响力,可拓展延伸成动画形式,不但起到延续手游的生命周期的作用,而且还可再次丰富游戏内涵。不得不说的是,游戏改编动画也是一种培养优质IP的最佳方式,是形成完整IP的最可行的做法。其中,典型的案例当属被众多网友冠之以“国产动画新光芒”动画剧集《我叫MT》,其原型是暴雪公司著名的网络游戏《魔兽世界》,凭借着清新幽默的风格备受魔兽玩家与其他爱好者的推崇。另外,腾讯公司专门为儿童打造的一个在线浅绿色社区《洛克王国》,将社区以魔法王国为主题,为小朋友提供趣味小游戏、百科知识绿色健康网页游戏,迄今为止已有5年的品牌沉淀,积累逾2.5亿儿童粉丝,而定于8月13日上映的《洛克王国4:出发!巨人谷》目前预售票房已过1000万,创下了国产动画片最好的预售纪录,以上案例表明,强IP对于粉丝的前期聚集效应在后续的动画片中是极其有效的。动画+游戏 对接成关键动画+游戏这对黄金组合看起来毫无瑕疵,但IP对接之初,有如下因素决定IP改编成功与否:第一、确定以市场为导向,设计的产品能否满足市场需求。第二、能否选择正确的目标市场进行准确的产品定位。第三、设计的产品避免致命的缺陷影响粉丝的忠诚度。当然,后期专业的发行方、成熟的销售团队、完整的推广计划也是非常重要的。以《冰雪奇缘》为例,是迪士尼成立90周年纪念的作品,其北美票房创下2002年以来的最长记录,而且其主题曲《Let it go》斩获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凭借超高的人气和无数拥趸,市场潜力巨大亟待挖掘,随后,迪士尼适时推出了同名版手机游戏。虽然是和电影本身没有什么联系的消除类游戏,但在游戏过程中穿插着动画剧情还是颇具代入感,加上精美细腻的游戏画面和清新动听的背景音乐,促使无数影迷参与手游中以表慰籍。随着时间的推移,IP俨然已成为整个文创产业手中致胜的法宝。从近期热播的影视中来看,不管是影视剧《花千骨》、《盗墓笔记》,还是电影《小时代》、《栀子花开》、《大圣归来》等,清一色的强IP同步到周边领域中早已不足为奇,而各大公司早早就开始启动相关战略,其中动画+游戏是最为普遍的策略之一,楚太传媒联合创始人孙女士对于此种现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期待这么久,2015终于迎来了IP元年,这是我们整个文创产业都希望看到的,我们注重已有优质IP价值的同时,还应该打造理想的IP资源库。目前,创造IP的途径有很多种,实际看来,各大公司更倾向于动画+游戏的方式。”当然,强IP不是万能的,无IP也是万万不能的。动画+游戏只不过是IP生态养成的一种方式,而真正创造出来的强IP,还需我们沉下心,做实事儿……

1429 0 0

十年中国动漫业打开潘多拉宝盒

王利博制图“喜羊羊”终于压过了“唐老鸭”?2015年12月,被誉为国产动漫代表品牌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以下简称《喜羊羊》),不但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更以“十年收获10亿市场份额”定性为中国动漫企业“财富提款机”。播放10年之久、多达1000余集的电视动画片,也乘机杀入电影、漫画、游戏、衍生品等多个泛娱乐产业链,“热门IP”归他所有。十年,“喜羊羊”压过了“唐老鸭”20年来,行业人士期待的“文化创意产品价值高峰”,在2015年的中国似乎真的出现了。我们只说动漫产品。10年前,3万元成本制作的《喜羊羊》,IP授权终端的销售额已经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业内人士坦言:当“电影是IP价值放大器”时代来临时,有着逾千集动画片的“喜洋洋公司”其IP价值应该达到了几十亿元。在经济学家们呼吁“拉动消费市场”的2015年,这个数字正好巧遇“十三五”规划出台。尽管 “喜羊羊之父”黄伟明早就告诉过媒体:“《喜羊羊》的成长之路不仅有创作的愉悦,还有‘假羊羊’带来的无奈。愿意、敢于投资动漫产品的人,基本属于‘情怀者’。”10年来,中国原创动画市场一直以“《喜羊羊》收视率”为行业标杆,但是 “假羊羊”也一度与“喜羊羊”系列势均力敌,平分市场。最终,当“收视率最高达到17.3%、超过了同时段播出的境外动画片市场份额”数据出来时,文化产业企业家王中军、马化腾、马云开始注视“收购动漫品牌”。在他们的眼中,“动漫产品提款机时代”已经到来。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创意市场、产品都要既讲技术又讲艺术。10年前,当黄伟明把刚刚兴起的flash技术用于《喜羊羊》电视动画制作时,其他制作商也看到了“极大降低制作成本”的事实:每集成本由10万元降低到3万元。该“商业模式”也给链条上的其他商人讲述了“可以做到接近同行10倍的速度推出新剧”的“神话故事”。事实上,到2009年,《喜羊羊》生产的580集制作成本仅花了2000万元左右。“别看我是一只羊”吸引着家家户户儿童的眼球。“正是这500多集的电视动画,铺垫出一个巨大的商机——电影动画市场。” 2015年12月6日,中国电影协会专家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当年,想把中国消费者从“美国米老鼠、唐老鸭”的动画世界,拉到“羊羊羊”世界,需要五年到十年时间。十年,“龙头”企业舞起来看美国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的孩子们已经走向社会。新一代富裕的家庭,对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渐渐升级。企业家王中军的孩子是看着日本动漫长大的一代。2009年春节,《喜羊羊》公司推出的第一部电影动画片《牛气冲天》,以600万元投资赢得超过8000万元的票房收入时,他们已经预见到了这样一幕:《虎虎生威》再以1200万元投资赢得1.2亿元票房。中国文化消费市场,不仅仅是《港囧》等故事片可以获得上亿票房。“小投入”的动画片完全可以实现“大产出”。这是互联网时代给予中国的机遇。当9亿国产动画片《大圣归来》打败《哆啦A梦》时,《捉妖记》疯狂转身,突破票房24亿元;奥飞动漫乘胜追击,9亿收购“有妖气”网站 ;光线传媒投资13家动漫公司组成了“彩条屋”动漫集团。2015年 ,经过十年培育,动画电影创造奇迹“一浪高过一浪”,中国动漫产业收获了“1000亿元市场”。星罗棋布,换来“拐点”、“爆点”。行业大旗也渐渐竖起。电影票房冠军终于属于“动画片”时,谁还敢不重视“孩子们撑起来的电影市场”?为了鼓励动漫原创价值,行业龙头企业腾讯动漫投入3亿元人民币成立了“聚星基金”;移动端漫画平台布卡漫画也宣布:完成B轮1亿人民币融资。从漫画到电影,典范案例无处不在。还是2015年,根据“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作品奖”最高奖的漫画作品《滚蛋吧,肿瘤君!》改编成电影后,不仅收获了1.5亿元票房,其作品还代表中国内地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中国创意家、艺术家、投资人的合作,换来在世界舞台的话语权。中国与日本、美国、英国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2015年12月,《中国企业报》记者了解到,杭州阿优文化创意、绍兴特立宙出品的《阿u》、《少年师爷》以及《熊出没》、《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水果三国》、《小花妖》等动画人物品牌,已经在获得市场高收视率后,以艺术衍生品形式开始了与手游、玩具、玩具、女性化妆品、女性保健品、家具家电、服装等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因《水果三国》三个主要动画品牌获得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最佳动画形象奖的浙江东方国龙,已被长城国际动漫公司收购。动漫行业巨头渐渐凸显。“打造精品工程,领航原创动漫,完善产业链”成为投资人的使命。事实上,这也是奥飞动漫2013年以6.342亿港元买下“喜羊羊”公司的动力。十年,国际化之路开启专业人士早就表态“美国动漫产业之所以遥遥领先于我国,很大程度上是其在文化产业上有一个非常完善的产业链”。而在十年的建设实践中,动漫精品制造“机器”的原动力是其背后深厚的资本运作能力与强大灵活的投融资平台理念,也渐渐被中国企业家、投资人、艺术家接受。2014年末,国家广电总局实行优秀国产动画片推荐播出办法和国产动画片发行许可证制度时,中国厦门、上海、杭州、哈尔滨等城市已经开始积极宣传“自己是动漫文化城”了。创意精英的加入,让珠江市动漫企业的知名度“悄然超越”电影制片厂。《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得知:2015年“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杭州动漫节”,有74个国家和地区参与,覆盖五大洲,涉及金额112.4亿元。参加多年“杭州动漫节”的昆山合谷数码科技老板表示:“2014年,杭州动漫游戏企业实现营业收入65.8亿元。”“互联网+”的时代,动漫节对于专业公司的发展意义非凡。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浙江中南建设集团董事长吴建荣也表示:“动漫,是一种文化形态,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一理念渐渐被社会认同。未来将会探索尝试一些中国品牌特色的动漫产品,让这个产业发展得越来越好。”很多动漫产业参与者像《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作者郑春华一样,是看着日本作家宫崎骏漫画成长的。“工作室”正式落户杭州后,郑春华表示:“与大头儿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牵手,就是为了将该‘系列故事’网络思维进一步延续、拓展下去。”艺术家们的国际眼光加上对中国文化元素的自信令人相信:中国的动漫产业未来,会出现米老鼠、唐老鸭一样的影响世界的文化品牌,那将是产业的巨大财富价值。

王利博制图“喜羊羊”终于压过了“唐老鸭”?2015年12月,被誉为国产动漫代表品牌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以下简称《喜羊羊》),不但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更以“十年收获10亿市场份额”定性为中国动漫企业“财富提款机”。播放10年之久、多达1000余集的电视动画片,也乘机杀入电影、漫画、游戏、衍生品等多个泛娱乐产业链,“热门IP”归他所有。十年,“喜羊羊”压过了“唐老鸭”20年来,行业人士期待的“文化创意产品价值高峰”,在2015年的中国似乎真的出现了。我们只说动漫产品。10年前,3万元成本制作的《喜羊羊》,IP授权终端的销售额已经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业内人士坦言:当“电影是IP价值放大器”时代来临时,有着逾千集动画片的“喜洋洋公司”其IP价值应该达到了几十亿元。在经济学家们呼吁“拉动消费市场”的2015年,这个数字正好巧遇“十三五”规划出台。尽管 “喜羊羊之父”黄伟明早就告诉过媒体:“《喜羊羊》的成长之路不仅有创作的愉悦,还有‘假羊羊’带来的无奈。愿意、敢于投资动漫产品的人,基本属于‘情怀者’。”10年来,中国原创动画市场一直以“《喜羊羊》收视率”为行业标杆,但是 “假羊羊”也一度与“喜羊羊”系列势均力敌,平分市场。最终,当“收视率最高达到17.3%、超过了同时段播出的境外动画片市场份额”数据出来时,文化产业企业家王中军、马化腾、马云开始注视“收购动漫品牌”。在他们的眼中,“动漫产品提款机时代”已经到来。任何一个国家的文化创意市场、产品都要既讲技术又讲艺术。10年前,当黄伟明把刚刚兴起的flash技术用于《喜羊羊》电视动画制作时,其他制作商也看到了“极大降低制作成本”的事实:每集成本由10万元降低到3万元。该“商业模式”也给链条上的其他商人讲述了“可以做到接近同行10倍的速度推出新剧”的“神话故事”。事实上,到2009年,《喜羊羊》生产的580集制作成本仅花了2000万元左右。“别看我是一只羊”吸引着家家户户儿童的眼球。“正是这500多集的电视动画,铺垫出一个巨大的商机——电影动画市场。” 2015年12月6日,中国电影协会专家对《中国企业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当年,想把中国消费者从“美国米老鼠、唐老鸭”的动画世界,拉到“羊羊羊”世界,需要五年到十年时间。十年,“龙头”企业舞起来看美国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的孩子们已经走向社会。新一代富裕的家庭,对精神文化产品的需求渐渐升级。企业家王中军的孩子是看着日本动漫长大的一代。2009年春节,《喜羊羊》公司推出的第一部电影动画片《牛气冲天》,以600万元投资赢得超过8000万元的票房收入时,他们已经预见到了这样一幕:《虎虎生威》再以1200万元投资赢得1.2亿元票房。中国文化消费市场,不仅仅是《港囧》等故事片可以获得上亿票房。“小投入”的动画片完全可以实现“大产出”。这是互联网时代给予中国的机遇。当9亿国产动画片《大圣归来》打败《哆啦A梦》时,《捉妖记》疯狂转身,突破票房24亿元;奥飞动漫乘胜追击,9亿收购“有妖气”网站 ;光线传媒投资13家动漫公司组成了“彩条屋”动漫集团。2015年 ,经过十年培育,动画电影创造奇迹“一浪高过一浪”,中国动漫产业收获了“1000亿元市场”。星罗棋布,换来“拐点”、“爆点”。行业大旗也渐渐竖起。电影票房冠军终于属于“动画片”时,谁还敢不重视“孩子们撑起来的电影市场”?为了鼓励动漫原创价值,行业龙头企业腾讯动漫投入3亿元人民币成立了“聚星基金”;移动端漫画平台布卡漫画也宣布:完成B轮1亿人民币融资。从漫画到电影,典范案例无处不在。还是2015年,根据“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动漫作品奖”最高奖的漫画作品《滚蛋吧,肿瘤君!》改编成电影后,不仅收获了1.5亿元票房,其作品还代表中国内地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中国创意家、艺术家、投资人的合作,换来在世界舞台的话语权。中国与日本、美国、英国站在了同一个舞台上。2015年12月,《中国企业报》记者了解到,杭州阿优文化创意、绍兴特立宙出品的《阿u》、《少年师爷》以及《熊出没》、《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水果三国》、《小花妖》等动画人物品牌,已经在获得市场高收视率后,以艺术衍生品形式开始了与手游、玩具、玩具、女性化妆品、女性保健品、家具家电、服装等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因《水果三国》三个主要动画品牌获得中国国际动漫节“金猴奖”最佳动画形象奖的浙江东方国龙,已被长城国际动漫公司收购。动漫行业巨头渐渐凸显。“打造精品工程,领航原创动漫,完善产业链”成为投资人的使命。事实上,这也是奥飞动漫2013年以6.342亿港元买下“喜羊羊”公司的动力。十年,国际化之路开启专业人士早就表态“美国动漫产业之所以遥遥领先于我国,很大程度上是其在文化产业上有一个非常完善的产业链”。而在十年的建设实践中,动漫精品制造“机器”的原动力是其背后深厚的资本运作能力与强大灵活的投融资平台理念,也渐渐被中国企业家、投资人、艺术家接受。2014年末,国家广电总局实行优秀国产动画片推荐播出办法和国产动画片发行许可证制度时,中国厦门、上海、杭州、哈尔滨等城市已经开始积极宣传“自己是动漫文化城”了。创意精英的加入,让珠江市动漫企业的知名度“悄然超越”电影制片厂。《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得知:2015年“十一届中国国际动漫节杭州动漫节”,有74个国家和地区参与,覆盖五大洲,涉及金额112.4亿元。参加多年“杭州动漫节”的昆山合谷数码科技老板表示:“2014年,杭州动漫游戏企业实现营业收入65.8亿元。”“互联网+”的时代,动漫节对于专业公司的发展意义非凡。中国动画学会副会长、浙江中南建设集团董事长吴建荣也表示:“动漫,是一种文化形态,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这一理念渐渐被社会认同。未来将会探索尝试一些中国品牌特色的动漫产品,让这个产业发展得越来越好。”很多动漫产业参与者像《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的作者郑春华一样,是看着日本作家宫崎骏漫画成长的。“工作室”正式落户杭州后,郑春华表示:“与大头儿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牵手,就是为了将该‘系列故事’网络思维进一步延续、拓展下去。”艺术家们的国际眼光加上对中国文化元素的自信令人相信:中国的动漫产业未来,会出现米老鼠、唐老鸭一样的影响世界的文化品牌,那将是产业的巨大财富价值。

1751 0 0

日本动漫之“罪与美”

《进击的巨人》剧照 今夏,《大圣归来》突然让一度灰头土脸的中国动画片扬眉吐气了一回,在这之前,不少年轻人习惯性地把口水吐向国产电影,而把鲜花和掌声献给日本动漫。八月的日本,由动漫改编的真人版电影《进击的巨人》则成了最受瞩目的银幕大作。这两者之间本无太多联系,但日本动漫的深厚底蕴为其影视文化培育了肥厚的创作土壤,这是最令人艳羡的地方,也是中国动画的“后大圣归来时代”最令人忐忑的所在。回顾三十多年来,日本动漫对中国人的影响就能想象到这种“软实力”的可敬与可惧。“恣意妄为”的日本动漫《进击的巨人》原为日本漫画家谏山创的连载漫画,在岛国内外有相当高的人气。故事设定在虚构的“107年前”,突然出现的“巨人”肆意残杀人类,幸存者竖起三重高墙阻挡住了巨人,享受了多年和平,直到主人公艾伦·耶格尔十岁那年,60米高的“超大型巨人”冲进墙内捕食人类。于是以“艾伦”为代表的人类和巨人之间展开了无休止的战争。这是一个以抗争与生存为主题的幻想类故事,其积极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巨人食人的视觉压迫,以及原著中种种光怪陆离的背景设定,十分“恣意妄为”。这种“恣意妄为”除了不羁的想象力之外,还包括了附着其上的暴力、血腥、残忍、怪诞等等具有争议性的内容。“恣意妄为”是日本动漫的一大特色,即便是殿堂级的人物宫崎骏也不例外。他的不少名作,如《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幽灵公主》等等,总会出现具有象征意义的怪异角色,这绝不是偶然的。当这种特色局限于动画作品中时,尚不足以全方位展示其视效冲击力,而一旦翻拍成真人版影片,就意味着其视觉上的压抑感和诡谲色彩变得立体而直观。这一点,在同为动漫作品改编的真人版电影《寄生兽》中得到了直观的体现,撕裂的人脸下隐藏着令人作呕的寄生怪物,凶残的意境里居然跳动着搞笑的情绪,似曾相识又出人意表。《进击的巨人》同样怪异、荒诞和血腥,刻意表现吃人的细节。这些都是以感官刺激为必要特性的电影所追求的元素,罪恶感和邪恶美并存。“恣意妄为”创造了日本动漫的丰富多彩,也孕育了它的怪力乱神。青春爱情,励志奋斗,科幻魔法,神话传说,战斗冒险,悬疑推理,有时甚至是露骨的色情暴力,囊括了电影世界里的方方面面。正是这种“恣意妄为”决定了日本动漫的罪与美,为其电影创作题材提供了一座无法穷尽的矿藏。想象力既然无法限定,那么创造力自然无法限定。《进击的巨人》隐藏的罪《进击的巨人》是属于限制级的电影作品,这是由原著漫画的风格和主题所决定的。影片中,世界在巨人的蹂躏之下,残肢断臂,血肉横飞,如同炼狱。这种情景似曾相识,两度翻拍的《日本沉没》,影响广泛的《哥斯拉》以及近年的《感染列岛》等影片,都在表现日本人的“倒霉命运”和忧患意识。由于历史的原因,日本人的心理注定是焦灼的。文学作品高于现实,但终究源于现实,联系《进击的巨人》的诸多场景,回顾历史,比照现实,就不难窥视作者的微妙心境。日本动漫带给我们的美日本动漫是一个复杂的“世界体系”,其争议性也源于它的多样性,但这只是日本动漫的一面。早年间,《花仙子》、《聪明的一休》、《阿童木》等动画片,以健康明快的画风宣扬真善美,影响了无数70后、80后,多年以后依然是很多中国人心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那些唯美的画面和真挚的情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世界,也影响到了中国的动漫创作。《大圣归来》、《魁拔》等中国动画电影始终有日本动漫的影子在其中。日本动漫中有一类是鲜明突出美少女美少男之美的,其画风之美令人击节而叹,但《进击的巨人》受到追捧的不是它的视觉效果和官能刺激,即使原著漫画也不以画风取胜。客观地讲,在这部特别需要视觉效果支撑的真人影片中,粗糙的影像,失真的比例,与其奇崛的内容相比,显得捉襟见肘,日本电影的短板也暴露无疑。原著完成度极高的故事设定,复杂离奇的世界观体系,以及细腻多变的情感世界决定了这部影片的存在感。故事性和趣味性是很多日本动漫的内在之美,这是日本动漫占领世界市场的重要原因。也是无论其有多么负面的元素,都让很多人难以割舍和否定它的原因所在。半个世纪之前,中国连环画大师刘继卣创作的《大闹天宫》组画,工笔写意俱佳,有一种极具民族传统的美,丝毫不输于日本动漫。可惜由于题材单一,以及其他种种令人伤感的原因,我们的传统并没有很好地继承与发扬,以至于如今无人问津,甚为遗憾。单纯复制日本动漫固然不可取,但日本动漫的成功是值得思考和借鉴的,以开放的心态学习他人之长,并从传统中挖掘自己的特色才能让我们的创作变得有生命力。口碑甚佳的《大圣归来》不就是用好莱坞的方式讲了一个中国故事吗?批判性地看待类似于《进击的巨人》这样的作品,是中国观众,特别是狂热粉丝们应有的理性态度。除了个别角色的背景令人难堪之外,本片和原著所展示的超凡想象力,不羁的创作风格、朴素的人类情感和斗争精神,都是值得肯定的。日本动漫千变万化,很多作品既强调视觉感官刺激,同时也强调故事性和内涵度,在突出黑暗色彩的同时也深入刻画了人性的复杂,在这个过程中也会迎合人们的猎奇心理,甚至用暴力、色情等内容挑逗人们的阴暗面。而《进击的巨人》 不过是日本动漫千变万化中的一面而已,不抬高,不贬低,不能一刀切掉,不能无动于衷,警惕其负面内容,赞美其正面意义,如此而已。

《进击的巨人》剧照 今夏,《大圣归来》突然让一度灰头土脸的中国动画片扬眉吐气了一回,在这之前,不少年轻人习惯性地把口水吐向国产电影,而把鲜花和掌声献给日本动漫。八月的日本,由动漫改编的真人版电影《进击的巨人》则成了最受瞩目的银幕大作。这两者之间本无太多联系,但日本动漫的深厚底蕴为其影视文化培育了肥厚的创作土壤,这是最令人艳羡的地方,也是中国动画的“后大圣归来时代”最令人忐忑的所在。回顾三十多年来,日本动漫对中国人的影响就能想象到这种“软实力”的可敬与可惧。“恣意妄为”的日本动漫《进击的巨人》原为日本漫画家谏山创的连载漫画,在岛国内外有相当高的人气。故事设定在虚构的“107年前”,突然出现的“巨人”肆意残杀人类,幸存者竖起三重高墙阻挡住了巨人,享受了多年和平,直到主人公艾伦·耶格尔十岁那年,60米高的“超大型巨人”冲进墙内捕食人类。于是以“艾伦”为代表的人类和巨人之间展开了无休止的战争。这是一个以抗争与生存为主题的幻想类故事,其积极意义不言而喻。但是巨人食人的视觉压迫,以及原著中种种光怪陆离的背景设定,十分“恣意妄为”。这种“恣意妄为”除了不羁的想象力之外,还包括了附着其上的暴力、血腥、残忍、怪诞等等具有争议性的内容。“恣意妄为”是日本动漫的一大特色,即便是殿堂级的人物宫崎骏也不例外。他的不少名作,如《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幽灵公主》等等,总会出现具有象征意义的怪异角色,这绝不是偶然的。当这种特色局限于动画作品中时,尚不足以全方位展示其视效冲击力,而一旦翻拍成真人版影片,就意味着其视觉上的压抑感和诡谲色彩变得立体而直观。这一点,在同为动漫作品改编的真人版电影《寄生兽》中得到了直观的体现,撕裂的人脸下隐藏着令人作呕的寄生怪物,凶残的意境里居然跳动着搞笑的情绪,似曾相识又出人意表。《进击的巨人》同样怪异、荒诞和血腥,刻意表现吃人的细节。这些都是以感官刺激为必要特性的电影所追求的元素,罪恶感和邪恶美并存。“恣意妄为”创造了日本动漫的丰富多彩,也孕育了它的怪力乱神。青春爱情,励志奋斗,科幻魔法,神话传说,战斗冒险,悬疑推理,有时甚至是露骨的色情暴力,囊括了电影世界里的方方面面。正是这种“恣意妄为”决定了日本动漫的罪与美,为其电影创作题材提供了一座无法穷尽的矿藏。想象力既然无法限定,那么创造力自然无法限定。《进击的巨人》隐藏的罪《进击的巨人》是属于限制级的电影作品,这是由原著漫画的风格和主题所决定的。影片中,世界在巨人的蹂躏之下,残肢断臂,血肉横飞,如同炼狱。这种情景似曾相识,两度翻拍的《日本沉没》,影响广泛的《哥斯拉》以及近年的《感染列岛》等影片,都在表现日本人的“倒霉命运”和忧患意识。由于历史的原因,日本人的心理注定是焦灼的。文学作品高于现实,但终究源于现实,联系《进击的巨人》的诸多场景,回顾历史,比照现实,就不难窥视作者的微妙心境。日本动漫带给我们的美日本动漫是一个复杂的“世界体系”,其争议性也源于它的多样性,但这只是日本动漫的一面。早年间,《花仙子》、《聪明的一休》、《阿童木》等动画片,以健康明快的画风宣扬真善美,影响了无数70后、80后,多年以后依然是很多中国人心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那些唯美的画面和真挚的情感深深地影响了我们的世界,也影响到了中国的动漫创作。《大圣归来》、《魁拔》等中国动画电影始终有日本动漫的影子在其中。日本动漫中有一类是鲜明突出美少女美少男之美的,其画风之美令人击节而叹,但《进击的巨人》受到追捧的不是它的视觉效果和官能刺激,即使原著漫画也不以画风取胜。客观地讲,在这部特别需要视觉效果支撑的真人影片中,粗糙的影像,失真的比例,与其奇崛的内容相比,显得捉襟见肘,日本电影的短板也暴露无疑。原著完成度极高的故事设定,复杂离奇的世界观体系,以及细腻多变的情感世界决定了这部影片的存在感。故事性和趣味性是很多日本动漫的内在之美,这是日本动漫占领世界市场的重要原因。也是无论其有多么负面的元素,都让很多人难以割舍和否定它的原因所在。半个世纪之前,中国连环画大师刘继卣创作的《大闹天宫》组画,工笔写意俱佳,有一种极具民族传统的美,丝毫不输于日本动漫。可惜由于题材单一,以及其他种种令人伤感的原因,我们的传统并没有很好地继承与发扬,以至于如今无人问津,甚为遗憾。单纯复制日本动漫固然不可取,但日本动漫的成功是值得思考和借鉴的,以开放的心态学习他人之长,并从传统中挖掘自己的特色才能让我们的创作变得有生命力。口碑甚佳的《大圣归来》不就是用好莱坞的方式讲了一个中国故事吗?批判性地看待类似于《进击的巨人》这样的作品,是中国观众,特别是狂热粉丝们应有的理性态度。除了个别角色的背景令人难堪之外,本片和原著所展示的超凡想象力,不羁的创作风格、朴素的人类情感和斗争精神,都是值得肯定的。日本动漫千变万化,很多作品既强调视觉感官刺激,同时也强调故事性和内涵度,在突出黑暗色彩的同时也深入刻画了人性的复杂,在这个过程中也会迎合人们的猎奇心理,甚至用暴力、色情等内容挑逗人们的阴暗面。而《进击的巨人》 不过是日本动漫千变万化中的一面而已,不抬高,不贬低,不能一刀切掉,不能无动于衷,警惕其负面内容,赞美其正面意义,如此而已。

1396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