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迪士尼全新大型表演秀将于11月15日登陆上海

2013
10/30
22:45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500
0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3
/
10/30
22:45
1500
0
0

2013迪士尼全新大型表演秀“冰上迪士尼—寻宝探险之旅”即将于11月15日至17日登陆上海,在奔驰文化中心连演7场,该剧将一次串起迪士尼过往的精彩动画故事,包括第一部长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以及第五十部作品《魔发奇缘》,融合八部电影剧情以及超过50个迪士尼人物。

时隔两年来沪内地只有两站

自迪士尼授权菲尔德娱乐公司制作“冰上迪士尼”和“迪士尼舞台剧”以来,菲尔德娱乐公司推出新剧的频率基本上是一年一部舞台剧和冰上剧,此次“冰上迪士尼—寻宝探险之旅”时隔两年来到上海,值得关注。“作为全球领先的、代表着最高水准的家庭娱乐公司,每一部作品都离不开好的剧本、最先进的舞台音效、千锤百炼的排练、迪士尼经典的童话故事和耳熟能详的美妙音乐等各个环节,来确保其一流的演出水准。”据菲尔德公司资深市场经理曹慧芝透露,该剧目前正在日本巡演,共计4站,现在进行到最后第2站TOYAMA,整个演出吸引了近45万观众,票房近1.5亿人民币。在结束了日本的演出之后,中国首站将落定大连,随后来到上海,因为成本、市场容量、档期、地方与合作商的各个原因,今年内地只有大连和上海两站,结束后将去澳门。

情节巧妙衔接把握故事走向

在一个半小时的演出时间内,50多个卡通人物集体亮相,在故事和节奏上是如何把握的?对此,曹慧芝解释道:“卡通人物的出现是依据每个特定童话故事的情节。故事和故事之前,通过情节和布景巧妙衔接转换。”例如揭开这部作品序幕的是梦游仙境的爱丽丝、疯帽子、双胞胎与白兔先生正将红心皇后的白玫瑰漆成红色的场景。在这之后,观众将随着彼得潘一同翱翔至奇幻岛以及遗失男孩们的秘密基地,为了能配合并且衔接每段冒险故事快节奏的画面转换需求,场景设计詹姆士·尤曼思创造了一个能够快速变换的旋转布景,这个布景由好几个部分拼凑而成,能够随时拆解并任意重组。尤曼思说,“借着转换布景,我们能将胡克船长的海盗船快速重组成迷人的城堡,对于这样一部融合各种故事的作品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舞蹈设计仙蒂·史都华为红心皇后召唤纸牌大军这一幕编排了炫丽梦幻的演出:“我编排了独特的舞蹈设计,舞台上呈现出整副的双面纸牌不断滑向四面八方,由于视觉错觉,观众将分不清楚究竟表演者正往前还是往后移动。”

服装量身定制灯光引领观众

本次巡演的服装设计分别为每段故事量身订做,同时兼顾冰上演出的需求。“这次的作品是向迪士尼动画的传奇经典致敬,因此服装商必须忠实呈现动画角色的精髓。”菲尔德娱乐的服装总监,同时也是本次演出的服装设计唐娜·欧克表示。“例如,我希望遗失男孩们的服装能够类似睡衣,如同《小飞侠彼得潘》动画片当中样式简单可爱的连身服,所以我设计成有拉链的布偶服款式,看起来就像电影中的旧式睡衣。”而随着演出的进行,舞台上的灯光也带领着观众直接进入故事核心。灯光设计杰西·布莱文斯运用各种不同的技巧营造情景以提升每个场景的气氛及戏剧张力,例如《狮子王》的开头,布莱文斯将黄色、橙色及金色交织的温暖灯光打在冰上,建构出祥和的清晨景致;当故事进行到辛巴陷入麻烦,布莱文斯运用光影交错,并戏剧性地配合蹄声,使观众仿佛与辛巴一同置身于奔跑的牛羚群众,“灯光对故事来说太重要了,它不但能增加喜剧元素,更能在一眨眼之间引领观众进入不同的场景”。为这段精彩的探险旅程掀起最终高潮的是9位迪士尼公主的迷人游行,精彩万分的曲目、永志难忘的情节以及经典不朽的人物一字排开,《冰上迪士尼—寻宝探险之旅》将带领观众重温迪士尼动画史上最珍贵的魔幻时刻。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人偶剧《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将登陆广元市大剧院

昨日,记者从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获悉,7月12日和13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童话人偶剧《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将登陆广元市大剧院(利州广场文化艺术中心),届时,多位国家一级演员及优秀青年演员将参与演出,为全市的小朋友送上美好祝福。据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冬介绍,该剧将首次把戏剧、动画、人偶和真人表演同时呈现于舞台,为观众营造出“剧中有动画,动画中有人偶”的神奇效果,让孩子在梦幻般的童话戏剧里明白“团结力量大”的道理,在心里播撒下真善美的种子。

昨日,记者从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获悉,7月12日和13日,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童话人偶剧《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将登陆广元市大剧院(利州广场文化艺术中心),届时,多位国家一级演员及优秀青年演员将参与演出,为全市的小朋友送上美好祝福。据市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冬介绍,该剧将首次把戏剧、动画、人偶和真人表演同时呈现于舞台,为观众营造出“剧中有动画,动画中有人偶”的神奇效果,让孩子在梦幻般的童话戏剧里明白“团结力量大”的道理,在心里播撒下真善美的种子。

广元晚报 2943天前
1510 0 0

国博展出纸上迪斯尼动画 含300余幅动画原稿

唐老鸭形象创作手稿。《小鹿斑比》融合了中国传统水彩绘画。《狮子王》手绘图。《蒸汽船威利》中的米奇。米老鼠和唐老鸭、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狮子王……这些在银幕上跳跃的动画经典形象如今以一种新颖的面目来到我们面前。昨日,“生命之绘——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行媒体预展并将于今日正式开展。300余幅动画原稿揭开了迪士尼90多年来动画经典背后的故事以及艺术家们各种奇思妙想、该展将于8月18日结束北京站后移师上海展出。新京报将为10位读者提供本次北京站展览的门票。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健亚迪士尼动画在过去90年里了成就一个20世纪的文化奇迹,一部部经典的动画在银幕上呈现了动画这一美妙世界。而作为这个奇迹最初诞生的原点或许要追溯到这些形象的萌芽——那些动画原版手稿。华特迪士尼动画研究所、该展策展人玛丽·沃什(Mary Walsh)指出该研究所保存了上世纪20年代至今的所有动画原稿,除了保管好现有的素材外还希望能在全球展示其馆藏。如今,“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在巴黎、米兰等地展出后,首次来到中国展出,“我们用动画来展示人类永恒的主题,包括友谊、家庭、勇气和爱,事实上这四个主题也让动画有生命。为此,此次展览将分成这四个主题进行展览,”沃什指出。据介绍,此次展出的作品主要有《蒸汽船威利》、《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美女与野兽》、《狮子王》、《冰雪奇缘》、《小熊维尼》等经典动画片中的原稿,涵盖了动画图、布局图、背景绘图和故事草图等,将动画电影和动画短片制作过程中各种奇思妙想及台前幕后一一展现,“这个展还原出迪士尼动画产生的过程,让我们看到动画艺术如何从普通绘画变成了电影,如何变成了一项宏大的事业,”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向记者指出。■ 看点回溯米奇的诞生华特·迪士尼常说:“一切都始于一只老鼠”。这就是米奇,在1928年动画短片《蒸汽船威利》中首次登场。华特将米奇看作一个普通人,并且向米奇的灵感来源——卓别林表达敬意。该片上映后米奇一炮而红,迅速成为一个国际巨星,相继出现在120多部动画片及无数电影中。此次展览也是以米奇的首次登场开端,展出了《蒸汽船威利》的清稿造型图、动画图、故事草图等多幅作品。事实上,通过这些原稿观众也能回溯到米奇诞生时的种种台前幕后。类似当时迪士尼工作室的一些艺术家就不断对米奇的形象做出细微调整,包括将全黑眼睛改为有瞳孔眼白,并且加上了一副手套等等。与此同时,1928年的《疯狂的飞机》中米奇和米妮的原稿则更是首次公开展出。《小鹿斑比》有中国风1942年迪士尼上映了动画影片《小鹿斑比》,因其对森林神韵及其源于其中的生命描绘得出神入化,使其在动画史上拥有独特的地位。该片的艺术指导由托马斯·科德里克担任,但电影的独特风格主要受到来自中国的动画置景师黄齐耀的影响。此次亮相展览的《小鹿斑比》概念创作图则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到黄齐耀当年对这部动画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黄齐耀在《小鹿斑比》的原型、故事、场景等的创作中融合了中国传统水彩绘画的技巧和西方印象派油画特色,从而成就了这部动画中柔和朦胧的风格和著名的背景艺术。策展人告诉记者,今年104岁的黄齐耀因高龄无法来到北京,但其听说自己的作品在中国展出很是高兴。揭开辛巴最初造型展出的动画原稿展现了荧幕后面的艺术创作,此次展出的《狮子王》概念创作图、故事草图等则让观众看到辛巴这一形象的最初造型。该动画是迪士尼于1994年推出的,其中的主角小狮子辛巴成为迪士尼动画历史上最勇敢的角色之一。此次展览除了辛巴的最初原型展示外,还呈现了故事背景创作的种种细节。类似其在环境氛围和视觉冲击力等方面的塑造中,是受到非洲之旅的启发,继而通过巧妙的色彩运用。而在概念图和色键绘画中,动画艺术家们也通过红橙漩涡营造愤怒和危险的气氛,突出那场高潮战斗的戏剧性和冲突感。■ 自测题你是迪士尼铁粉吗?1.以下哪部有声动画短片是米奇的银幕首秀?A.《蒸汽船威利》(Steamboat Willie)B.《麋鹿猎人》(Moose Hunters)C.《米奇的房车》(Mickey's Trailer)2.以下哪个迪士尼动画角色是穿裤子的?A.小熊维尼 B.米奇 C.唐老鸭3.引发全球翻唱热潮的《Let it Go》是以下哪部迪士尼动画电影主题曲?A.《灰姑娘》 B.《小美人鱼》C.《冰雪奇缘》4.谁是小熊维尼的好朋友?A.跳跳虎 B.巧虎 C.胖虎5.以下哪个角色没有出现在电影《狮子王》中?A.辛巴 B.胡巴 C.刀疤6.迪士尼第一部长篇动画影片是以下哪部?A.《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B.《木偶奇遇记》C.《小鹿斑比》7.以下哪部迪士尼动画将要拍真人版电影了?A.《灰姑娘》 B.《美女与野兽》C.《小熊维尼》8.公主系列是迪士尼知名系列之一,以下人物与作品对应错误的是?A.爱丽儿公主——《小美人鱼》B.贝儿公主——《睡美人》C.艾莎公主——《冰雪奇缘》9.迪士尼电影也出现过不少经典台词,以下对应错误的是?A.“死亡是一场华丽异常的冒险。”——彼得·潘B.“陈年往事固然伤人,但你要么选择逃避,要么从中吸取教训。”——花木兰C.“如果你活到100岁,我只要活到100岁差一天,这样我就不用度过没有你陪伴的日子了。”——小熊维尼

唐老鸭形象创作手稿。《小鹿斑比》融合了中国传统水彩绘画。《狮子王》手绘图。《蒸汽船威利》中的米奇。米老鼠和唐老鸭、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狮子王……这些在银幕上跳跃的动画经典形象如今以一种新颖的面目来到我们面前。昨日,“生命之绘——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在国家博物馆举行媒体预展并将于今日正式开展。300余幅动画原稿揭开了迪士尼90多年来动画经典背后的故事以及艺术家们各种奇思妙想、该展将于8月18日结束北京站后移师上海展出。新京报将为10位读者提供本次北京站展览的门票。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健亚迪士尼动画在过去90年里了成就一个20世纪的文化奇迹,一部部经典的动画在银幕上呈现了动画这一美妙世界。而作为这个奇迹最初诞生的原点或许要追溯到这些形象的萌芽——那些动画原版手稿。华特迪士尼动画研究所、该展策展人玛丽·沃什(Mary Walsh)指出该研究所保存了上世纪20年代至今的所有动画原稿,除了保管好现有的素材外还希望能在全球展示其馆藏。如今,“迪士尼经典动画艺术展”在巴黎、米兰等地展出后,首次来到中国展出,“我们用动画来展示人类永恒的主题,包括友谊、家庭、勇气和爱,事实上这四个主题也让动画有生命。为此,此次展览将分成这四个主题进行展览,”沃什指出。据介绍,此次展出的作品主要有《蒸汽船威利》、《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美女与野兽》、《狮子王》、《冰雪奇缘》、《小熊维尼》等经典动画片中的原稿,涵盖了动画图、布局图、背景绘图和故事草图等,将动画电影和动画短片制作过程中各种奇思妙想及台前幕后一一展现,“这个展还原出迪士尼动画产生的过程,让我们看到动画艺术如何从普通绘画变成了电影,如何变成了一项宏大的事业,”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向记者指出。■ 看点回溯米奇的诞生华特·迪士尼常说:“一切都始于一只老鼠”。这就是米奇,在1928年动画短片《蒸汽船威利》中首次登场。华特将米奇看作一个普通人,并且向米奇的灵感来源——卓别林表达敬意。该片上映后米奇一炮而红,迅速成为一个国际巨星,相继出现在120多部动画片及无数电影中。此次展览也是以米奇的首次登场开端,展出了《蒸汽船威利》的清稿造型图、动画图、故事草图等多幅作品。事实上,通过这些原稿观众也能回溯到米奇诞生时的种种台前幕后。类似当时迪士尼工作室的一些艺术家就不断对米奇的形象做出细微调整,包括将全黑眼睛改为有瞳孔眼白,并且加上了一副手套等等。与此同时,1928年的《疯狂的飞机》中米奇和米妮的原稿则更是首次公开展出。《小鹿斑比》有中国风1942年迪士尼上映了动画影片《小鹿斑比》,因其对森林神韵及其源于其中的生命描绘得出神入化,使其在动画史上拥有独特的地位。该片的艺术指导由托马斯·科德里克担任,但电影的独特风格主要受到来自中国的动画置景师黄齐耀的影响。此次亮相展览的《小鹿斑比》概念创作图则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到黄齐耀当年对这部动画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黄齐耀在《小鹿斑比》的原型、故事、场景等的创作中融合了中国传统水彩绘画的技巧和西方印象派油画特色,从而成就了这部动画中柔和朦胧的风格和著名的背景艺术。策展人告诉记者,今年104岁的黄齐耀因高龄无法来到北京,但其听说自己的作品在中国展出很是高兴。揭开辛巴最初造型展出的动画原稿展现了荧幕后面的艺术创作,此次展出的《狮子王》概念创作图、故事草图等则让观众看到辛巴这一形象的最初造型。该动画是迪士尼于1994年推出的,其中的主角小狮子辛巴成为迪士尼动画历史上最勇敢的角色之一。此次展览除了辛巴的最初原型展示外,还呈现了故事背景创作的种种细节。类似其在环境氛围和视觉冲击力等方面的塑造中,是受到非洲之旅的启发,继而通过巧妙的色彩运用。而在概念图和色键绘画中,动画艺术家们也通过红橙漩涡营造愤怒和危险的气氛,突出那场高潮战斗的戏剧性和冲突感。■ 自测题你是迪士尼铁粉吗?1.以下哪部有声动画短片是米奇的银幕首秀?A.《蒸汽船威利》(Steamboat Willie)B.《麋鹿猎人》(Moose Hunters)C.《米奇的房车》(Mickey's Trailer)2.以下哪个迪士尼动画角色是穿裤子的?A.小熊维尼 B.米奇 C.唐老鸭3.引发全球翻唱热潮的《Let it Go》是以下哪部迪士尼动画电影主题曲?A.《灰姑娘》 B.《小美人鱼》C.《冰雪奇缘》4.谁是小熊维尼的好朋友?A.跳跳虎 B.巧虎 C.胖虎5.以下哪个角色没有出现在电影《狮子王》中?A.辛巴 B.胡巴 C.刀疤6.迪士尼第一部长篇动画影片是以下哪部?A.《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B.《木偶奇遇记》C.《小鹿斑比》7.以下哪部迪士尼动画将要拍真人版电影了?A.《灰姑娘》 B.《美女与野兽》C.《小熊维尼》8.公主系列是迪士尼知名系列之一,以下人物与作品对应错误的是?A.爱丽儿公主——《小美人鱼》B.贝儿公主——《睡美人》C.艾莎公主——《冰雪奇缘》9.迪士尼电影也出现过不少经典台词,以下对应错误的是?A.“死亡是一场华丽异常的冒险。”——彼得·潘B.“陈年往事固然伤人,但你要么选择逃避,要么从中吸取教训。”——花木兰C.“如果你活到100岁,我只要活到100岁差一天,这样我就不用度过没有你陪伴的日子了。”——小熊维尼

1075 0 0

迪士尼将拍真人版《白雪公主》 定为歌舞片

北京时间11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又有一部经典动画作品将被迪士尼翻拍成真人电影!继《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等经典动画之后,迪士尼计划拍摄真人版《白雪公主》。《火车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编剧艾琳·克雷斯达(Erin Cressida)有望担任编剧,真人版电影将在动画基础上拓展故事,也将加入诸多新音乐。迪士尼1937年推出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这是迪士尼第一部动画长片,曾赢得奥斯卡荣誉奖,是影史最成功的动画电影之一。迪士尼现在决定将白雪公主的故事拍摄成一部真人电影,将以音乐电影的方式呈现。曾执笔《男人女人与孩子》(Men,Women & Children)、《火车上的女孩》等作品的克雷斯达有望担任影片编剧,不久前为新片《爱乐之城》创作了歌曲的本吉·帕萨克(Benj Pasek)和贾斯汀·保尔(Justin Paul)将为本片创作新配乐。帕萨克和保尔不仅为影视作品创作配乐,本身也是百老汇知名音乐人,两人正参与制作歌舞片《地球最强秀》(The Great est Show man on Earth),包办影片全部歌曲,该片由休·杰克曼(Hugh Jack man)主演。白雪公主的故事已经不止一次被搬上大银幕,最近两部分别是2012年的《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Mirror Mirror)和《白雪公主与猎人》(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将经典动画作品翻拍成真人电影已经成为迪士尼“屡试不爽”的一个招数,翻拍之后的《沉睡魔咒》(Maleficent)、《奇幻森林》(TheJungleBook)、《灰姑娘》都是叫好又/或叫座,还有《美女与野兽》、《花木兰》、《狮子王》、《阿拉丁》等多个项目将上映。

北京时间11月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又有一部经典动画作品将被迪士尼翻拍成真人电影!继《灰姑娘》、《美女与野兽》等经典动画之后,迪士尼计划拍摄真人版《白雪公主》。《火车上的女孩》(The Girl on the Train)编剧艾琳·克雷斯达(Erin Cressida)有望担任编剧,真人版电影将在动画基础上拓展故事,也将加入诸多新音乐。迪士尼1937年推出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Snow White and the Seven Dwarfs),这是迪士尼第一部动画长片,曾赢得奥斯卡荣誉奖,是影史最成功的动画电影之一。迪士尼现在决定将白雪公主的故事拍摄成一部真人电影,将以音乐电影的方式呈现。曾执笔《男人女人与孩子》(Men,Women & Children)、《火车上的女孩》等作品的克雷斯达有望担任影片编剧,不久前为新片《爱乐之城》创作了歌曲的本吉·帕萨克(Benj Pasek)和贾斯汀·保尔(Justin Paul)将为本片创作新配乐。帕萨克和保尔不仅为影视作品创作配乐,本身也是百老汇知名音乐人,两人正参与制作歌舞片《地球最强秀》(The Great est Show man on Earth),包办影片全部歌曲,该片由休·杰克曼(Hugh Jack man)主演。白雪公主的故事已经不止一次被搬上大银幕,最近两部分别是2012年的《白雪公主之魔镜魔镜》(Mirror Mirror)和《白雪公主与猎人》(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将经典动画作品翻拍成真人电影已经成为迪士尼“屡试不爽”的一个招数,翻拍之后的《沉睡魔咒》(Maleficent)、《奇幻森林》(TheJungleBook)、《灰姑娘》都是叫好又/或叫座,还有《美女与野兽》、《花木兰》、《狮子王》、《阿拉丁》等多个项目将上映。

新浪动漫 1727天前
929 0 0

世界著名动画大师华特·迪士尼向世界传颂真善美

摘要:迪士尼电影是自二十世纪以降颇具影响的世界级文化现象,对于其现象的复杂成因,人们往往多津津乐道于其商业上的收获,而忽略了在文化和思想界面的巨大渗透。华特·迪士尼在创作米老鼠华特·迪士尼至今仍是世界上获得奥斯卡奖最多的人今年12月是世界著名动画大师华特·迪士尼诞辰115周年、逝世50周年纪念。作为卡通电影的教父、导演、制片人、编剧、配音演员、卡通设计者,以及举世闻名的迪士尼公司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至今仍是世界上获得奥斯卡奖最多的人,他和他的职员一起创造了许许多多广受世人欢迎的卡通形象,创造了用卡通影响和改变世界的文化奇迹。创造并与时俱进提起华特·迪士尼,人们自然会想到机灵聪慧的米老鼠、急躁好战的唐老鸭、简单愚笨的高飞、忠实憨厚的布鲁托,以及灰姑娘、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等众多经典的卡通形象,这些或出自华特·迪士尼的原创,或以古典童话为原型的再造形象,已经深深地铭刻在广大观众的记忆里。人们早已接受了这些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神话故事和角色,成为一种家喻户晓的客观存在,而植根其中的生活、工作、审美等诸多理念也早就深入人心,甚至成为人们认识事物的某种既定的思维模式。当我们回看这些出自迪士尼的卡通文化,会发现,其角色的喜怒、认识事物的方法、行事的风格,都如真实发生的人与事一样令人开心,耐人寻味,感慨感动,潜移默化成我们生活经验的一部分。迪士尼曾说,如果我们有勇气去追求,我们所有的梦想都可以成为现实。观察迪士尼的艺术之路,会发现,这位充满想象和创造力的艺术家一生都在不懈地创作,且总能紧随时代步伐,与时俱进,并引领时代和时尚的风潮。且让我们从迪士尼的艺术履历中撷取一些转型时刻的作品名录,即可一窥端倪——早在默片时代的1928年,迪士尼就制作出了米老鼠系列动画片的《飞机迷》和《飞奔的高卓人》,此时有声电影刚刚兴起,迪士尼就在米老鼠系列的第三部动画片《威利汽船》中采用了最新的方法为影片配音,创作出了世界上第一部有声动画;1931年,当彩色电影拍摄技术刚刚被发明出来,迪士尼即开始谋划和进行彩色动画的摄制,1932年7月30日,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彩色动画片《花与树》,当年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了迪士尼奥斯卡特别奖;迪士尼不满足动画电影只是作为剧场正片放映前的“加片”,1937年12月21日,迪士尼正式推出了影史上第一部长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1940年2月7日,又推出了第二部长篇动画电影《木偶奇遇记》。同年11月13日,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使用立体音响的电影《幻想曲》,迪士尼领衔创作的《幻想曲》为他赢得了第三座奥斯卡奖杯;1964年8月29日,迪士尼还推出了真人与动画结合的电影《欢乐满人间》,成为影史上迪士尼成就最高的电影,在此期间,还成功创建了世界上第一座迪士尼主题乐园……从这些科学与技术、艺术与商业的结合中,可以看出,迪士尼的创作步履总能找到与时代结合的关键点。科学让艺术如虎添翼,商业的巨大成功又让艺术的光芒大放异彩。可以说,迪士尼的每次成功出发与抵达,都是与时俱进的结果。向世界传颂真善美迪士尼电影是自二十世纪以降颇具影响的世界级文化现象,对于其现象的复杂成因,人们往往多津津乐道于其商业上的收获,而忽略了在文化和思想界面的巨大渗透。事实上,迪士尼的最大贡献,是深刻影响了人们在生活认知、道德构建、审美意识、趣味情态,以及日常风尚的趋势。早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系列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开始在中央电视台的每周末播出,无数的中国观众才恍然发现:卡通可以如此有趣,如此充满想象,如此的可以真正做到老少通吃、寓教于乐。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观众都不会忘记,当周末来临,无数的孩子还有大人就守候在电视前,尽情享受那半个小时的开怀时刻。那时,也许在当下仍然如此,都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是迪士尼早在二十世纪初的制作。也就是说,当大多数中国观众还不知道电视为何物时,迪士尼的卡通形象、动画故事早就风靡世界了。迪士尼和他的团队以及后继者们深谙艺术创作的各种手段和规律,以对世道人心的深入揣摩,制造和满足大众的审美娱乐需求。在获得艺术与商业的不断成功的同时,也捕获了全球无数观众的心,在无数影迷心中,迪士尼和其绚丽多彩的动画片,已成为天真与美德的代名词。几乎所有的迪士尼作品,尤其是备受好评的经典影片,都会程度不同地宣传真善美,鞭笞假恶丑。在形式上,则多运用了人们喜闻乐见的动画(包括真人结合动画),通过寓言、神话、古今传奇等多种体裁,别具一格,叙事说理,传情达意,从而吸引观众,深入人心。迪士尼作品大多同情弱者,蔑视权贵,嘲讽僵化,反对愚昧,颠覆习以为常的旧观念,通过各种情感故事,激发观众心中的纯真与善良。其主角多是底层小人物,或备受打击的小动物,比如总是被追击被迫害的米老鼠,他们(它们)在趋利避害中,展示自己的过人才智,历经各种艰难,战胜敌人、保全自己,或拯救他人、争取生存的权利。迪士尼的电影大多是为儿童量身打造,因具体表现的妙趣横生和主题的普适性,而做到了老少皆宜、雅俗共赏。迪士尼毫不避讳地宣扬邪不压正,宣扬温馨和谐,宣扬世间万物皆美好的理念。即使是改编自一些经典悲剧,也往往会另辟蹊径,抵达乐观向上的彼岸。比如在《小美人鱼》中,将安徒生原作《海的女儿》的悲剧下场进行了彻底改变;名作《狮子王》更是一次颠覆性的改编,该片取材于莎士比亚的悲剧《哈姆雷特》,电影更改了原著结局,并添加了更多积极的剧情。原著以男女主角惨死收场,《狮子王》则避悲就喜,结尾是正义战胜邪恶的快乐大团圆。除了好玩好看的动画、剧情片,迪士尼还制造了很多跨类型的影视节目和院线电影,比如影响深远的《幻想曲》,1940年迪士尼本人亲自操刀创意制作,首次以炫美的影像演绎多部古典世界名曲,将卡通由通俗文化提升到阳春白雪的更高艺术层次。时隔半个多世纪后,1999年又推出了《幻想曲2000》,该片由多位名家共同执导,再度以美轮美奂的动画演绎古典音乐名作,也是第一部使用IMAX技术制作的动画电影。看此片就如在享受形象版的交响乐,开场就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间有《动物狂欢节》等名曲,最后段落是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组曲》,与当年迪士尼亲自制作的《幻想曲》一脉相承。其中的每首名曲,都被赋予了颠覆性的崭新形象,充满奇幻想象和丰富童趣,比如唐老鸭和它的情侣演绎诺亚方舟的传奇,将《圣经》里的《创世纪》故事,用唐老鸭爱情的生离死别串联,有情有趣,感人至深。虽然不乏夸张、嬉笑、刺激、玩乐,甚至恶作剧,迪士尼作品的基调都是引人向善的正能量,积极进取,乐观奋发,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作品具有浓郁的励志色彩,是弘扬人类普世价值的主旋律。这是迪士尼长盛不衰的基础,也是其走遍世界无敌手的制胜法宝。

摘要:迪士尼电影是自二十世纪以降颇具影响的世界级文化现象,对于其现象的复杂成因,人们往往多津津乐道于其商业上的收获,而忽略了在文化和思想界面的巨大渗透。华特·迪士尼在创作米老鼠华特·迪士尼至今仍是世界上获得奥斯卡奖最多的人今年12月是世界著名动画大师华特·迪士尼诞辰115周年、逝世50周年纪念。作为卡通电影的教父、导演、制片人、编剧、配音演员、卡通设计者,以及举世闻名的迪士尼公司创始人,华特·迪士尼至今仍是世界上获得奥斯卡奖最多的人,他和他的职员一起创造了许许多多广受世人欢迎的卡通形象,创造了用卡通影响和改变世界的文化奇迹。创造并与时俱进提起华特·迪士尼,人们自然会想到机灵聪慧的米老鼠、急躁好战的唐老鸭、简单愚笨的高飞、忠实憨厚的布鲁托,以及灰姑娘、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等众多经典的卡通形象,这些或出自华特·迪士尼的原创,或以古典童话为原型的再造形象,已经深深地铭刻在广大观众的记忆里。人们早已接受了这些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神话故事和角色,成为一种家喻户晓的客观存在,而植根其中的生活、工作、审美等诸多理念也早就深入人心,甚至成为人们认识事物的某种既定的思维模式。当我们回看这些出自迪士尼的卡通文化,会发现,其角色的喜怒、认识事物的方法、行事的风格,都如真实发生的人与事一样令人开心,耐人寻味,感慨感动,潜移默化成我们生活经验的一部分。迪士尼曾说,如果我们有勇气去追求,我们所有的梦想都可以成为现实。观察迪士尼的艺术之路,会发现,这位充满想象和创造力的艺术家一生都在不懈地创作,且总能紧随时代步伐,与时俱进,并引领时代和时尚的风潮。且让我们从迪士尼的艺术履历中撷取一些转型时刻的作品名录,即可一窥端倪——早在默片时代的1928年,迪士尼就制作出了米老鼠系列动画片的《飞机迷》和《飞奔的高卓人》,此时有声电影刚刚兴起,迪士尼就在米老鼠系列的第三部动画片《威利汽船》中采用了最新的方法为影片配音,创作出了世界上第一部有声动画;1931年,当彩色电影拍摄技术刚刚被发明出来,迪士尼即开始谋划和进行彩色动画的摄制,1932年7月30日,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彩色动画片《花与树》,当年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授予了迪士尼奥斯卡特别奖;迪士尼不满足动画电影只是作为剧场正片放映前的“加片”,1937年12月21日,迪士尼正式推出了影史上第一部长篇动画电影《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1940年2月7日,又推出了第二部长篇动画电影《木偶奇遇记》。同年11月13日,推出了世界上第一部使用立体音响的电影《幻想曲》,迪士尼领衔创作的《幻想曲》为他赢得了第三座奥斯卡奖杯;1964年8月29日,迪士尼还推出了真人与动画结合的电影《欢乐满人间》,成为影史上迪士尼成就最高的电影,在此期间,还成功创建了世界上第一座迪士尼主题乐园……从这些科学与技术、艺术与商业的结合中,可以看出,迪士尼的创作步履总能找到与时代结合的关键点。科学让艺术如虎添翼,商业的巨大成功又让艺术的光芒大放异彩。可以说,迪士尼的每次成功出发与抵达,都是与时俱进的结果。向世界传颂真善美迪士尼电影是自二十世纪以降颇具影响的世界级文化现象,对于其现象的复杂成因,人们往往多津津乐道于其商业上的收获,而忽略了在文化和思想界面的巨大渗透。事实上,迪士尼的最大贡献,是深刻影响了人们在生活认知、道德构建、审美意识、趣味情态,以及日常风尚的趋势。早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系列动画片《米老鼠和唐老鸭》开始在中央电视台的每周末播出,无数的中国观众才恍然发现:卡通可以如此有趣,如此充满想象,如此的可以真正做到老少通吃、寓教于乐。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观众都不会忘记,当周末来临,无数的孩子还有大人就守候在电视前,尽情享受那半个小时的开怀时刻。那时,也许在当下仍然如此,都很少有人会想到这是迪士尼早在二十世纪初的制作。也就是说,当大多数中国观众还不知道电视为何物时,迪士尼的卡通形象、动画故事早就风靡世界了。迪士尼和他的团队以及后继者们深谙艺术创作的各种手段和规律,以对世道人心的深入揣摩,制造和满足大众的审美娱乐需求。在获得艺术与商业的不断成功的同时,也捕获了全球无数观众的心,在无数影迷心中,迪士尼和其绚丽多彩的动画片,已成为天真与美德的代名词。几乎所有的迪士尼作品,尤其是备受好评的经典影片,都会程度不同地宣传真善美,鞭笞假恶丑。在形式上,则多运用了人们喜闻乐见的动画(包括真人结合动画),通过寓言、神话、古今传奇等多种体裁,别具一格,叙事说理,传情达意,从而吸引观众,深入人心。迪士尼作品大多同情弱者,蔑视权贵,嘲讽僵化,反对愚昧,颠覆习以为常的旧观念,通过各种情感故事,激发观众心中的纯真与善良。其主角多是底层小人物,或备受打击的小动物,比如总是被追击被迫害的米老鼠,他们(它们)在趋利避害中,展示自己的过人才智,历经各种艰难,战胜敌人、保全自己,或拯救他人、争取生存的权利。迪士尼的电影大多是为儿童量身打造,因具体表现的妙趣横生和主题的普适性,而做到了老少皆宜、雅俗共赏。迪士尼毫不避讳地宣扬邪不压正,宣扬温馨和谐,宣扬世间万物皆美好的理念。即使是改编自一些经典悲剧,也往往会另辟蹊径,抵达乐观向上的彼岸。比如在《小美人鱼》中,将安徒生原作《海的女儿》的悲剧下场进行了彻底改变;名作《狮子王》更是一次颠覆性的改编,该片取材于莎士比亚的悲剧《哈姆雷特》,电影更改了原著结局,并添加了更多积极的剧情。原著以男女主角惨死收场,《狮子王》则避悲就喜,结尾是正义战胜邪恶的快乐大团圆。除了好玩好看的动画、剧情片,迪士尼还制造了很多跨类型的影视节目和院线电影,比如影响深远的《幻想曲》,1940年迪士尼本人亲自操刀创意制作,首次以炫美的影像演绎多部古典世界名曲,将卡通由通俗文化提升到阳春白雪的更高艺术层次。时隔半个多世纪后,1999年又推出了《幻想曲2000》,该片由多位名家共同执导,再度以美轮美奂的动画演绎古典音乐名作,也是第一部使用IMAX技术制作的动画电影。看此片就如在享受形象版的交响乐,开场就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中间有《动物狂欢节》等名曲,最后段落是斯特拉文斯基的《火鸟组曲》,与当年迪士尼亲自制作的《幻想曲》一脉相承。其中的每首名曲,都被赋予了颠覆性的崭新形象,充满奇幻想象和丰富童趣,比如唐老鸭和它的情侣演绎诺亚方舟的传奇,将《圣经》里的《创世纪》故事,用唐老鸭爱情的生离死别串联,有情有趣,感人至深。虽然不乏夸张、嬉笑、刺激、玩乐,甚至恶作剧,迪士尼作品的基调都是引人向善的正能量,积极进取,乐观奋发,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作品具有浓郁的励志色彩,是弘扬人类普世价值的主旋律。这是迪士尼长盛不衰的基础,也是其走遍世界无敌手的制胜法宝。

1283 0 0

上海迪士尼的诞生为什么花了17年?

艾格说,要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城堡,这是我们有意为之的。迪士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Robert A. Iger)从没想过见证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这一幕,中间要经历17年之久。过去17年间,现年65岁的艾格先后35次来到中国,这令他更像是迪士尼的“中国市场经理”。他把乐园那些扣人心弦的娱乐设施带到了这里,建造了充满象征意义的世界上最大的迪士尼城堡,还极其努力地为上海乐园赋予了中国特色,反复传递“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的讯息。在百老汇已经成功上映19年的迪士尼剧院出品的音乐剧《狮子王》,也为此推出了中文版,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常年驻场。这是《狮子王》第一次拥有英语之外的版本。没有人能够否认中国市场对迪士尼的重要性。在艾格从业11年以来,尽管作为“并购之王”的他将一系列充满光环的品牌——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先后纳入到迪士尼宇宙当中,但在他职业履历上最关键的时刻,无疑是上海迪士尼乐园的最终落成。这既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长的项目之一,也将考验他在全球范围内为公司寻求增长的能力。迪士尼董事会期待,目前占据公司业绩四分之一的海外业务,能在未来贡献超过一半的收益。至少在目前,迪士尼乐园在巴黎和香港的表现并不令人振奋,这令上海乐园的表现对这间公司更为关键。艾格曾说,“投入55亿美元建造的上海乐园,意义不亚于1970年代在佛罗里达中部买下大片土地的时刻”。2015年10月,艾格还第一次将迪士尼的全球董事会放在上海召开,向董事会成员展示目前的进展。在他看来,在上海这座城市的周围,能够三小时车程到达的潜在消费者有3.3亿。这些人都将成为迪士尼一系列其它产品的消费者。“我的邮箱今天早上塞满了世界各地的祝贺邮件。”艾格说,“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我。”接受采访当天是乐园正式运营前整整一周。当他出现在上海乐园内入口附近的时候,一位游客甚至认出了他的面孔,跑过来跟他合照。这令他感到很高兴。艾格最早在1979年来到中国,那会他还在美国广播公司(ABC)体育部工作,来北京时住的酒店床垫里塞满了稻草。中国政府当时刚刚对外资公司开放。等到1994年再次来到中国,他已经成为ABC的董事会主席,为迪士尼卡通系列节目《小神龙俱乐部》开张。成为迪士尼CEO之后,他利用一系列收购,令这间公司价值翻了好几番,成为全球最大的传媒公司。“有意思的是,这些年来,我见过三任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不同的秘书长、商务部长、宣传部长,你能想到的官员,以及几任上海市长,”艾格回忆道。“为寻求一些批准,我在过去几年内经常去北京。”远在他担任迪士尼CEO之前的1990年,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就曾带领另外四个市长参观了位于洛杉矶的第一座迪士尼乐园,并决定将它引入这座城市。但直到艾格在1999年被派往中国,才终于重新开启了建设乐园的谈判,最终在七年前达成协议。迪士尼拥有上海乐园43%的股权,其余多数股权为上海申迪集团所有。艾格在6月11日接受了《第一财经周刊》的专访。下面是经过编辑和摘录的访谈。作为迪士尼目前最关键的人物,迪士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的离任日期已经三次被推迟。这令他最终得以见证自己职业生涯中最意味深长的一项成果诞生。Q: 你最早参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至今过去了17年,最初是什么样的?A:我大概是1999年被派到这里来的。我之前也来过上海,那是1999年,迪士尼前任CEO迈克尔·埃斯纳让我代表迪士尼来这里考察,找到日后能够建造乐园的土地。那会这里还是个小村庄,到处都是河流、水渠和狗,浦东刚开发不久,完全没什么人。新的机场也刚刚开通,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到达的还是旧机场。至少我对浦西、机场这些有了个基本概念。不过,我得用十足的想象力,才能想到会最终变成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Q:按时间看,你应该也参与过香港乐园的建设。可以说,香港乐园像是上海乐园的预演和前奏吗?A:这样说也许不太公平。我们对香港依然怀有很大期望,目前进展还不错。它毕竟是我们进入中国土壤上的第一个乐园。那里的很多游客不仅来自中国,还有东南亚。因为考虑到中国市场的庞大体量,规模是我们建造上海乐园的首要考虑。上海乐园的规模相当于安纳海姆迪士尼乐园的4倍。目前很多地方还没有完成开发。我在动工发布会上特意强调,我们会建最高最大的城堡。事实也是如此,这是有意为之的。无论对迪士尼还是对中国来讲,规模(scale)都很重要。Q:据称有10万人参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中,如何协调和调动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A:的确,你如果把前前后后参与的人都算进去,从破土动工开始,差不多有10万人,并不是同期有10万人。我们拥有很出色的团队和设计、制作的负责人。当然,我个人参与得很深,它花费了我巨大的努力和投入。Q: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是个“中国市场经理”?A:我为自己能从1994年开始参与中国市场感到骄傲。尽管我1970年代就来过这里。我对这个市场的了解和认同都是渐渐积累的。虽然有时我还是会对一些事情感到吃惊,不过这也很有好处。我很早就意识到中国市场对公司的重要性,也是因为它的潜力,个人一直持续参与其中。等到当我接到任务被派到这里寻找地产的时候,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实现梦想了。Q:你最终希望从这个梦想之地收获什么呢?你提过,迪士尼的角色在中国的影响力在上升,比如《疯狂动物城》中国票房对全球票房贡献很大。从长期来看,如何将迪士尼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不同业务扩展?A:我无法量化这一点。乐园会对其它业务产生很大影响。它能提升人们对迪士尼的故事的喜爱和认同,创造和激发人们对迪士尼方方面面的好奇心。主题公园的妙处在于,它不仅让人们听过和读过迪士尼的故事,而且有机会参与其中。这很有力量,会为迪士尼创造非常积极的形象,也会推动其它业务。我始终认为,电影市场是迪士尼在中国最大的机会。中国的电影和发行呈爆炸式增长,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影市场。迪士尼的电影在这里会持续表现出色。乐园让人们和迪士尼建立起强大联系。Q:我知道你是幻想工程师实验室的常客。中国项目的幻想工程师团队是如何工作的呢?你会给他们提出哪些建议?A:合同签好之后,迪士尼就开始了对幻想工程师的培训工作。最初,我们会将选拔的幻想工程师带到加州、佛罗里达和香港的乐园,让他们和当地的艺术家、设计师和技术人员一起工作。很多人临时参与其中,一些人最后成为了我们的全职员工。最终的幻想工程师团队的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地区,拥有不同技能,差不多有超过1000人。Q:他们如何重新想象迪士尼乐园的传统项目?A:这里很多东西和传统乐园不同。我们会特意为中国设计很多项目,其它项目则得到了改善或更现代化。那句口号“Authentic Disney, distinctly Chinese”(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就是我想说的。比如,这里没有你在其它乐园看到的主街(Main Street),只有“米奇大道”(Mickey Avenue)。主街其实来自创始人华特·迪士尼当年在美国中部成长的小镇中的街道名字,我不觉得要把它带到这里,所以根据迪士尼最重要的角色改变了它,而且将它变短变宽了一些。这已经是第六个迪士尼乐园,我们意识到人们进来的时候,并不是有兴趣立刻逛,他们的第一个想法还是迅速进入乐园的场景之中。我们之前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上海最终得以实现。不仅如此,中国特别上海的人更喜欢户外空间。因此在城堡四周,我们并没有设置很多通往不同方向的路,而是建造了一个15亩的大花园。它旁边是个大的茶室。我们希望在文化上和当地人更相关,更尊重他们。Q:迪士尼乐园业务对公司贡献不断增加,而一些传统的电视网业务贡献比例正在减少,这是否意味着迪士尼的未来会更多倚赖乐园和电影业务?A:我理解你说的这点。电视业务并没有下滑,它还在增长,只是增长得没那么多。主题乐园和电影业务的增长更加显著。不仅有上海乐园,我们正在佛罗里达、香港和东京扩建乐园,安纳海姆也刚刚宣布了一个新的酒店计划。我们还有两个新的迪士尼邮轮。这项业务的确变得比以往大多了。Q:电影这块还会继续有收购吗?会是像Maker Studio这类垂直收购,还是Pixar这种对电影公司的水平收购?不同电影公司的产品之间可能会有一些合作和跨界吗?A:我们希望会继续有收购,但目前不能讲。合作上我们会尊重这些品牌自身的独立性,我们不希望你看到一个星球大战的形象出现在漫威的电影当中。Q:或许因为作为创意总监的约翰·拉赛特同时管理迪士尼动画和皮克斯,人们会觉得两间公司的产品界限越来越模糊。A:的确有些共同之处,但它们还是非常不同。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创造者,不一样的讲故事的人。我和约翰谈论起迪士尼动画的时候,会觉得如果你看到它们,会想象这些形象在乐园里会是什么样子。但皮克斯不同,你或许能在乐园看到它们,但在做电影的时候我们不会去这么想。Q:迪士尼旗下这么多公司。有人说,管理迪士尼就像管理一个国家。你觉得是这样吗?A:我可从来没管理过一个国家。但我的确觉得这有点像,管理一个很大的国家。幸运的是,这间公司不同业务之间相互关联。无论是电影还是主题乐园,都在迪士尼一个品牌之下,这也增加了彼此之间的黏性。我也会有意识让不同业务通过合作创造价值。迪士尼的价值,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一品牌跨越不同业务、在不同国家之间产生的影响。《冰雪奇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每个人都希望它能成功,这样就可以在自己的业务中使用这个形象。Q:迪士尼如今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如何既保证维护这个品牌的统一性,又能令它适应本地趣味?海外市场对迪士尼的贡献会持续增加吗?A:迪士尼讲述的故事是面向全球的,触及心灵,适合中国人、美国人、欧洲人,任何人。我们拥有既适应当地方式,又能保持本质的讲述能力。乐观、喜悦、积极看待世界——这些特征都共同存在,所以我不担心本地化会削弱品牌的事情发生,本地的品味和特征通常只会让它更有趣。比如我们正在制作一部关于墨西哥亡灵节的电影《Coco》,以及年底上映的关于南太平洋上发生的故事的电影《Moona》。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某个地区的文化现象。《冰雪奇缘》也可以说是发生在挪威的故事。Q:你和约翰·拉赛特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什么力量将你们绑在一起?关于故事本身,你会如何和他沟通吗?A: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会一直聊故事。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看一些东西。我也会经常去皮克斯见那些艺术家。我觉得我和他在讲述同一种语言。这可能源于我们对这份工作的喜爱,以及我们拥有的讲故事的能力。我们都觉得很幸运,可以最终做自己。Q:11年前,当你成为迪士尼CEO几个月前,在不断给董事会描述公司未来的时候,你有特别提到中国或者上海的项目吗?A:我当时需要向董事会说明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我当时说迪士尼需要三个战略重点:第一,在创造力上投入资本,拥有更多更好的创意。第二要积极运用科技。第三作为一个公司要更全球化,在这个环节的时候我提到了中国。Q:11年来,你的确在创意上投入很大资本,连续完成了皮克斯、漫威、卢卡斯等若干重要收购,怎么对抗由此带来的巨大压力?A:你需要享受成功带来的喜悦,也能接受失望和被打败。既让胜利充实在头脑中,又不让失败和失望毁掉你和你的精神。我很庆幸自己能做到这点。我记得丘吉尔曾说过,“成功不是最后,失败并不致命。”(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我总会以此持续提醒自己,特别作为一个领导者,特别对于创意产业,毕竟它不是科学。Q:Twitter CEO,同时也是迪士尼董事会成员Jack Dorsey最近也说起,“艾格在公司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如果你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你就不会成为这个公司的一部分。”A:我的确非常乐观。人们不会喜欢追随悲观者。我相信乐观始终是领导者最关键的品质之一。你需要现实一点的乐观,而不是凭空而来。它是可靠的乐观主义。如果我不乐观的话,今天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这个项目也不会完成,我们也不会获得政府批准。我也不会有17年的耐心花在这上面。Q:你之前有没有想象过,实现这一切需要花费你17年的时间?A:如果有人提前告诉我,我可能就不做了。这就是所谓的“20/20 hindsight”——你只有开始做了才会意识到它究竟是怎么回事。Q:一个被反复问到的问题,你会考虑续签你的合约吗?A:不会。我太老了。上海迪士尼是怎么建成的上海迪士尼乐园明天正式开园。我们来告诉你迪士尼如何调动10万人,用了5年时间合作完成这一切。迪士尼的动画师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成就感的工作之一。他们在纸上创造的某个角色,未来可能先被公司的影业部门拍成电影,然后被公司的消费品部授权出去,来自全球各地、各行各业的零售商得到许可后会把它印在各种商品上,它可能是一个钥匙扣,也可能是一架飞机。最后,这个角色还可能会在迪士尼主题乐园中获得栖身之处和表演空间。你会在新建成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当中更自然地感受到这一切。10万人在5年之间先后参与了这个大工程。迪士尼自身当然没有投入如此多的人手。修建乐园之前,这家公司在中国仅拥有其生意链条的前两个环节:影业和品牌授权团队。“大部分人来自中国本地合作的设计公司和施工公司。”一位参与其中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事实上,10万人中,只有1%是迪士尼员工,99%是语言不通的合作伙伴。一个新组建的庞大团队第一次合作,就要建造一个面积是美国迪士尼乐园4倍的主题乐园,迪士尼做到了。幻想工程师为迪士尼创造“中国元素”上海迪士尼的整体规划和所有主题区设计绘图,来自迪士尼总部的1000位幻想工程师。2009年项目确立后,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团队就开始设计这座乐园,在乐园中放哪种类型的游玩项目、设计哪些主题区、把哪些迪士尼角色作为主角……都和这个环节相关。“早期我们都会做调研,有市场方面,也有文化背景上的,我们头脑里常常迸出新点子。”徐畅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她是中国籍的幻想工程师。幻想工程师是迪士尼乐园独有的职位。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1952年创立了这一团队,以掌握乐园创意环节的主动权。团队负责所有乐园的设计建造,包括设计师、建筑师、道具师、景观设计等多个部门的不同工种,都被叫作幻想工程师。超过1000位幻想工程师参与了上海迪士尼项目,为此临时招聘的中国幻想工程师则有150位。徐畅就是其中之一。所有你即将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里感受到的“中国元素”,比如城堡顶端的白玉兰、带池塘的中式花园、米奇头像线条的剪纸窗棂……都来自徐畅等中国籍幻想工程师与其他800多位幻想工程师的文化和工作方式的磨合。“翻译”图纸的中国设计师“迪士尼把6个‘麻将’(主题区)完成、设计好,理念、故事线和色彩都由它定,中国的设计师再介入,变成符合中国施工要求——主要是消防要求的图纸。”一名参与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称。上海设计院“翻译”了整体设计,然后和其他5家中标的中国设计公司分别领走6个主题园区中的一个,细化每个项目的“翻译”,并在中国本土施工队和迪士尼之间充当桥梁角色。人造山中漂流,使用了汽车和飞机业中的“逆向设计”。整个乐园里设计难度最大的,不是让你不绑安全带就大胆玩耍的极速光轮Tron,而是位于浦东最高山的探险岛。“做假山很容易,但要把玩的东西结合在里面就很难。”上述设计师说。一个漂流项目要在这座42米高的人造山里实现。迪士尼希望让穿流其间的小船只靠水流的重力,而非电、磁等外部动力完成船的移动。计算不好,船就动不了,严重的话可能连人带船翻掉。为了塑山,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应用了汽车、飞机业常用的“逆向设计”。他们在美国的实验室按照1:25的比例制作模型,测试水流与高差之间的关系,成功后用三维扫描得出这座假山的设计图纸。施工时,这座模型也被搬到了上海迪士尼乐园旁边的后勤区用以随时对照。乐园手感好?除了用了好涂料,还有城堡学院的功劳。对建筑的包装,主要是那些配色和绘在墙上的故事,决定了一个主题乐园与另一个乐园在感观上的不同。参与上海迪士尼的10万人中,最多的是一砖一瓦建造它的工匠。好手艺的工匠总归有限,迪士尼想到的用好生手的办法是开一座“城堡学院”。真正上岗前,每个工人都要去那里练习和接受考核。“考试后你会得到一个证书,哪一个得分的人可以做脚手架、哪一个得分的可以做施工、哪一个可以涂色……会按照你的成绩来。”上述设计师说。2011年,施工队一入驻迪士尼,这座城堡学院就开始工作了,目前仍在运作,为一期尚未结束的项目和未来二期项目提供支持。迪士尼的IP更长寿完成对皮克斯和漫威的收购后,迪士尼可以在乐园中使用的IP(知识产权)角色几乎没有对手。但它也会担心IP的老化问题。主题乐园界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愤怒的小鸟》游戏火热时,这家芬兰公司就起了效仿迪士尼的雄心,要拍大电影,以及修建同名主题公园。乐园半年就建好了,但愤怒的小鸟游戏和电影都被遗忘了。“乐园是迪士尼IP呈现的最后一个环境,也是最被动的部分。”北京乐玩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吴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流行生命周期短暂,迪士尼乐园长达五六年的建设周期可能会把这个问题进一步放大。迪士尼的IP看上去并没有蒙尘。IP过时往往因为故事和角色不够有力。迪士尼正在寻找外部的创意管理专家,合作解决作为主题乐园的超媒体的世界观架构问题,构思如何把原本的故事和新型的游乐体验结合,避免IP的滞后性。如果你在这里玩过一个叫做“七个小矮人矿山车”的项目,你会发现这7个小矮人并没有跟白雪公主待在一起。在《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中,这几个角色是一起的,白雪公主才是主角。但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里,设计师设立了专门的项目突出7个小矮人,而白雪公主和冰雪奇缘里的公主一起住在城堡里。“迪士尼的角色从电影抽离出来后,就独立了。”吴尘说。这种二次开发是迪士尼独有的,包括那些你在零售商店里看到的各种迪士尼衍生品,只要是正版,你都会发现它们不是跟电影里的样子、动作完全一样,而有了更多神态。迪士尼消费品部也做类似的二次开发,他们在迪士尼IP的基础上设计出一套更丰富的产品创意图库,针对特定人群,也为他们的审美倾向单独做开发。幻想工程师会介入乐园建造所有环节,每个IP的“品牌经理”也是。所有参与设计和施工的公司,工作成果都要经过迪士尼幻想工程师的审核。连迪士尼小镇上的星巴克、小南国、乐高等出租门店的室内设计也包括在内。“最重要的是确保当时最开始想象的故事,就是游客最后感受到的故事。”徐畅说。从纵向上统筹这一切的是迪士尼的IP“品牌经理”。你熟知的米奇、白雪公主、维尼、美国队长等IP,都有各自的经纪人。他们掌控着这些角色在走出电影后,无论进入公司生意链的哪个环节都保持一致。“白雪公主是不会在乐园里走到明日世界去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的上海迪士尼迪士尼宣称是永远不会完工的乐园。一座乐园的建造周期很长,其所在区域的经济水平和消费习惯,可能在五六年间发生变化,迪士尼也在建造新乐园期间调整项目的容客量。2010年上海世博会,6个月客流量达到1000万,迪士尼因此预测几年后开园时的客流量可能比立项时预测的高得多。多个项目因此增加了浏览线,对乐园的容客量从最初的3万人,提高到如今的4万。目前你看到的上海迪士尼只是一期项目中的一部分。雪佛兰定制环节、玩具总动员主题区,将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年初开放。与一期同等面积的二期土地,位于如今的一期和奕欧来购物车之间,现在到处都是薰衣草。作者:张晶 吴洋洋

艾格说,要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城堡,这是我们有意为之的。迪士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Robert A. Iger)从没想过见证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这一幕,中间要经历17年之久。过去17年间,现年65岁的艾格先后35次来到中国,这令他更像是迪士尼的“中国市场经理”。他把乐园那些扣人心弦的娱乐设施带到了这里,建造了充满象征意义的世界上最大的迪士尼城堡,还极其努力地为上海乐园赋予了中国特色,反复传递“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的讯息。在百老汇已经成功上映19年的迪士尼剧院出品的音乐剧《狮子王》,也为此推出了中文版,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常年驻场。这是《狮子王》第一次拥有英语之外的版本。没有人能够否认中国市场对迪士尼的重要性。在艾格从业11年以来,尽管作为“并购之王”的他将一系列充满光环的品牌——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先后纳入到迪士尼宇宙当中,但在他职业履历上最关键的时刻,无疑是上海迪士尼乐园的最终落成。这既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长的项目之一,也将考验他在全球范围内为公司寻求增长的能力。迪士尼董事会期待,目前占据公司业绩四分之一的海外业务,能在未来贡献超过一半的收益。至少在目前,迪士尼乐园在巴黎和香港的表现并不令人振奋,这令上海乐园的表现对这间公司更为关键。艾格曾说,“投入55亿美元建造的上海乐园,意义不亚于1970年代在佛罗里达中部买下大片土地的时刻”。2015年10月,艾格还第一次将迪士尼的全球董事会放在上海召开,向董事会成员展示目前的进展。在他看来,在上海这座城市的周围,能够三小时车程到达的潜在消费者有3.3亿。这些人都将成为迪士尼一系列其它产品的消费者。“我的邮箱今天早上塞满了世界各地的祝贺邮件。”艾格说,“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了我。”接受采访当天是乐园正式运营前整整一周。当他出现在上海乐园内入口附近的时候,一位游客甚至认出了他的面孔,跑过来跟他合照。这令他感到很高兴。艾格最早在1979年来到中国,那会他还在美国广播公司(ABC)体育部工作,来北京时住的酒店床垫里塞满了稻草。中国政府当时刚刚对外资公司开放。等到1994年再次来到中国,他已经成为ABC的董事会主席,为迪士尼卡通系列节目《小神龙俱乐部》开张。成为迪士尼CEO之后,他利用一系列收购,令这间公司价值翻了好几番,成为全球最大的传媒公司。“有意思的是,这些年来,我见过三任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不同的秘书长、商务部长、宣传部长,你能想到的官员,以及几任上海市长,”艾格回忆道。“为寻求一些批准,我在过去几年内经常去北京。”远在他担任迪士尼CEO之前的1990年,时任上海市长朱镕基就曾带领另外四个市长参观了位于洛杉矶的第一座迪士尼乐园,并决定将它引入这座城市。但直到艾格在1999年被派往中国,才终于重新开启了建设乐园的谈判,最终在七年前达成协议。迪士尼拥有上海乐园43%的股权,其余多数股权为上海申迪集团所有。艾格在6月11日接受了《第一财经周刊》的专访。下面是经过编辑和摘录的访谈。作为迪士尼目前最关键的人物,迪士尼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艾格的离任日期已经三次被推迟。这令他最终得以见证自己职业生涯中最意味深长的一项成果诞生。Q: 你最早参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至今过去了17年,最初是什么样的?A:我大概是1999年被派到这里来的。我之前也来过上海,那是1999年,迪士尼前任CEO迈克尔·埃斯纳让我代表迪士尼来这里考察,找到日后能够建造乐园的土地。那会这里还是个小村庄,到处都是河流、水渠和狗,浦东刚开发不久,完全没什么人。新的机场也刚刚开通,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到达的还是旧机场。至少我对浦西、机场这些有了个基本概念。不过,我得用十足的想象力,才能想到会最终变成今天看到的这个样子。Q:按时间看,你应该也参与过香港乐园的建设。可以说,香港乐园像是上海乐园的预演和前奏吗?A:这样说也许不太公平。我们对香港依然怀有很大期望,目前进展还不错。它毕竟是我们进入中国土壤上的第一个乐园。那里的很多游客不仅来自中国,还有东南亚。因为考虑到中国市场的庞大体量,规模是我们建造上海乐园的首要考虑。上海乐园的规模相当于安纳海姆迪士尼乐园的4倍。目前很多地方还没有完成开发。我在动工发布会上特意强调,我们会建最高最大的城堡。事实也是如此,这是有意为之的。无论对迪士尼还是对中国来讲,规模(scale)都很重要。Q:据称有10万人参与到上海迪士尼乐园项目中,如何协调和调动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A:的确,你如果把前前后后参与的人都算进去,从破土动工开始,差不多有10万人,并不是同期有10万人。我们拥有很出色的团队和设计、制作的负责人。当然,我个人参与得很深,它花费了我巨大的努力和投入。Q: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像是个“中国市场经理”?A:我为自己能从1994年开始参与中国市场感到骄傲。尽管我1970年代就来过这里。我对这个市场的了解和认同都是渐渐积累的。虽然有时我还是会对一些事情感到吃惊,不过这也很有好处。我很早就意识到中国市场对公司的重要性,也是因为它的潜力,个人一直持续参与其中。等到当我接到任务被派到这里寻找地产的时候,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实现梦想了。Q:你最终希望从这个梦想之地收获什么呢?你提过,迪士尼的角色在中国的影响力在上升,比如《疯狂动物城》中国票房对全球票房贡献很大。从长期来看,如何将迪士尼的品牌在中国市场的不同业务扩展?A:我无法量化这一点。乐园会对其它业务产生很大影响。它能提升人们对迪士尼的故事的喜爱和认同,创造和激发人们对迪士尼方方面面的好奇心。主题公园的妙处在于,它不仅让人们听过和读过迪士尼的故事,而且有机会参与其中。这很有力量,会为迪士尼创造非常积极的形象,也会推动其它业务。我始终认为,电影市场是迪士尼在中国最大的机会。中国的电影和发行呈爆炸式增长,目前是世界上第二大电影市场。迪士尼的电影在这里会持续表现出色。乐园让人们和迪士尼建立起强大联系。Q:我知道你是幻想工程师实验室的常客。中国项目的幻想工程师团队是如何工作的呢?你会给他们提出哪些建议?A:合同签好之后,迪士尼就开始了对幻想工程师的培训工作。最初,我们会将选拔的幻想工程师带到加州、佛罗里达和香港的乐园,让他们和当地的艺术家、设计师和技术人员一起工作。很多人临时参与其中,一些人最后成为了我们的全职员工。最终的幻想工程师团队的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地区,拥有不同技能,差不多有超过1000人。Q:他们如何重新想象迪士尼乐园的传统项目?A:这里很多东西和传统乐园不同。我们会特意为中国设计很多项目,其它项目则得到了改善或更现代化。那句口号“Authentic Disney, distinctly Chinese”(原汁原味迪士尼,别具一格中国风)就是我想说的。比如,这里没有你在其它乐园看到的主街(Main Street),只有“米奇大道”(Mickey Avenue)。主街其实来自创始人华特·迪士尼当年在美国中部成长的小镇中的街道名字,我不觉得要把它带到这里,所以根据迪士尼最重要的角色改变了它,而且将它变短变宽了一些。这已经是第六个迪士尼乐园,我们意识到人们进来的时候,并不是有兴趣立刻逛,他们的第一个想法还是迅速进入乐园的场景之中。我们之前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上海最终得以实现。不仅如此,中国特别上海的人更喜欢户外空间。因此在城堡四周,我们并没有设置很多通往不同方向的路,而是建造了一个15亩的大花园。它旁边是个大的茶室。我们希望在文化上和当地人更相关,更尊重他们。Q:迪士尼乐园业务对公司贡献不断增加,而一些传统的电视网业务贡献比例正在减少,这是否意味着迪士尼的未来会更多倚赖乐园和电影业务?A:我理解你说的这点。电视业务并没有下滑,它还在增长,只是增长得没那么多。主题乐园和电影业务的增长更加显著。不仅有上海乐园,我们正在佛罗里达、香港和东京扩建乐园,安纳海姆也刚刚宣布了一个新的酒店计划。我们还有两个新的迪士尼邮轮。这项业务的确变得比以往大多了。Q:电影这块还会继续有收购吗?会是像Maker Studio这类垂直收购,还是Pixar这种对电影公司的水平收购?不同电影公司的产品之间可能会有一些合作和跨界吗?A:我们希望会继续有收购,但目前不能讲。合作上我们会尊重这些品牌自身的独立性,我们不希望你看到一个星球大战的形象出现在漫威的电影当中。Q:或许因为作为创意总监的约翰·拉赛特同时管理迪士尼动画和皮克斯,人们会觉得两间公司的产品界限越来越模糊。A:的确有些共同之处,但它们还是非常不同。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创造者,不一样的讲故事的人。我和约翰谈论起迪士尼动画的时候,会觉得如果你看到它们,会想象这些形象在乐园里会是什么样子。但皮克斯不同,你或许能在乐园看到它们,但在做电影的时候我们不会去这么想。Q:迪士尼旗下这么多公司。有人说,管理迪士尼就像管理一个国家。你觉得是这样吗?A:我可从来没管理过一个国家。但我的确觉得这有点像,管理一个很大的国家。幸运的是,这间公司不同业务之间相互关联。无论是电影还是主题乐园,都在迪士尼一个品牌之下,这也增加了彼此之间的黏性。我也会有意识让不同业务通过合作创造价值。迪士尼的价值,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一品牌跨越不同业务、在不同国家之间产生的影响。《冰雪奇缘》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每个人都希望它能成功,这样就可以在自己的业务中使用这个形象。Q:迪士尼如今变得越来越国际化,如何既保证维护这个品牌的统一性,又能令它适应本地趣味?海外市场对迪士尼的贡献会持续增加吗?A:迪士尼讲述的故事是面向全球的,触及心灵,适合中国人、美国人、欧洲人,任何人。我们拥有既适应当地方式,又能保持本质的讲述能力。乐观、喜悦、积极看待世界——这些特征都共同存在,所以我不担心本地化会削弱品牌的事情发生,本地的品味和特征通常只会让它更有趣。比如我们正在制作一部关于墨西哥亡灵节的电影《Coco》,以及年底上映的关于南太平洋上发生的故事的电影《Moona》。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某个地区的文化现象。《冰雪奇缘》也可以说是发生在挪威的故事。Q:你和约翰·拉赛特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什么力量将你们绑在一起?关于故事本身,你会如何和他沟通吗?A: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会一直聊故事。每次见面,他都会给我看一些东西。我也会经常去皮克斯见那些艺术家。我觉得我和他在讲述同一种语言。这可能源于我们对这份工作的喜爱,以及我们拥有的讲故事的能力。我们都觉得很幸运,可以最终做自己。Q:11年前,当你成为迪士尼CEO几个月前,在不断给董事会描述公司未来的时候,你有特别提到中国或者上海的项目吗?A:我当时需要向董事会说明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我当时说迪士尼需要三个战略重点:第一,在创造力上投入资本,拥有更多更好的创意。第二要积极运用科技。第三作为一个公司要更全球化,在这个环节的时候我提到了中国。Q:11年来,你的确在创意上投入很大资本,连续完成了皮克斯、漫威、卢卡斯等若干重要收购,怎么对抗由此带来的巨大压力?A:你需要享受成功带来的喜悦,也能接受失望和被打败。既让胜利充实在头脑中,又不让失败和失望毁掉你和你的精神。我很庆幸自己能做到这点。我记得丘吉尔曾说过,“成功不是最后,失败并不致命。”(Success is not final. Failure is not fatal.)我总会以此持续提醒自己,特别作为一个领导者,特别对于创意产业,毕竟它不是科学。Q:Twitter CEO,同时也是迪士尼董事会成员Jack Dorsey最近也说起,“艾格在公司传递的信息很明确。如果你不是一个乐观的人,你就不会成为这个公司的一部分。”A:我的确非常乐观。人们不会喜欢追随悲观者。我相信乐观始终是领导者最关键的品质之一。你需要现实一点的乐观,而不是凭空而来。它是可靠的乐观主义。如果我不乐观的话,今天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这个项目也不会完成,我们也不会获得政府批准。我也不会有17年的耐心花在这上面。Q:你之前有没有想象过,实现这一切需要花费你17年的时间?A:如果有人提前告诉我,我可能就不做了。这就是所谓的“20/20 hindsight”——你只有开始做了才会意识到它究竟是怎么回事。Q:一个被反复问到的问题,你会考虑续签你的合约吗?A:不会。我太老了。上海迪士尼是怎么建成的上海迪士尼乐园明天正式开园。我们来告诉你迪士尼如何调动10万人,用了5年时间合作完成这一切。迪士尼的动画师可能是世界上最有成就感的工作之一。他们在纸上创造的某个角色,未来可能先被公司的影业部门拍成电影,然后被公司的消费品部授权出去,来自全球各地、各行各业的零售商得到许可后会把它印在各种商品上,它可能是一个钥匙扣,也可能是一架飞机。最后,这个角色还可能会在迪士尼主题乐园中获得栖身之处和表演空间。你会在新建成的上海迪士尼乐园当中更自然地感受到这一切。10万人在5年之间先后参与了这个大工程。迪士尼自身当然没有投入如此多的人手。修建乐园之前,这家公司在中国仅拥有其生意链条的前两个环节:影业和品牌授权团队。“大部分人来自中国本地合作的设计公司和施工公司。”一位参与其中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事实上,10万人中,只有1%是迪士尼员工,99%是语言不通的合作伙伴。一个新组建的庞大团队第一次合作,就要建造一个面积是美国迪士尼乐园4倍的主题乐园,迪士尼做到了。幻想工程师为迪士尼创造“中国元素”上海迪士尼的整体规划和所有主题区设计绘图,来自迪士尼总部的1000位幻想工程师。2009年项目确立后,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团队就开始设计这座乐园,在乐园中放哪种类型的游玩项目、设计哪些主题区、把哪些迪士尼角色作为主角……都和这个环节相关。“早期我们都会做调研,有市场方面,也有文化背景上的,我们头脑里常常迸出新点子。”徐畅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她是中国籍的幻想工程师。幻想工程师是迪士尼乐园独有的职位。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华特·迪士尼1952年创立了这一团队,以掌握乐园创意环节的主动权。团队负责所有乐园的设计建造,包括设计师、建筑师、道具师、景观设计等多个部门的不同工种,都被叫作幻想工程师。超过1000位幻想工程师参与了上海迪士尼项目,为此临时招聘的中国幻想工程师则有150位。徐畅就是其中之一。所有你即将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里感受到的“中国元素”,比如城堡顶端的白玉兰、带池塘的中式花园、米奇头像线条的剪纸窗棂……都来自徐畅等中国籍幻想工程师与其他800多位幻想工程师的文化和工作方式的磨合。“翻译”图纸的中国设计师“迪士尼把6个‘麻将’(主题区)完成、设计好,理念、故事线和色彩都由它定,中国的设计师再介入,变成符合中国施工要求——主要是消防要求的图纸。”一名参与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称。上海设计院“翻译”了整体设计,然后和其他5家中标的中国设计公司分别领走6个主题园区中的一个,细化每个项目的“翻译”,并在中国本土施工队和迪士尼之间充当桥梁角色。人造山中漂流,使用了汽车和飞机业中的“逆向设计”。整个乐园里设计难度最大的,不是让你不绑安全带就大胆玩耍的极速光轮Tron,而是位于浦东最高山的探险岛。“做假山很容易,但要把玩的东西结合在里面就很难。”上述设计师说。一个漂流项目要在这座42米高的人造山里实现。迪士尼希望让穿流其间的小船只靠水流的重力,而非电、磁等外部动力完成船的移动。计算不好,船就动不了,严重的话可能连人带船翻掉。为了塑山,迪士尼的幻想工程师应用了汽车、飞机业常用的“逆向设计”。他们在美国的实验室按照1:25的比例制作模型,测试水流与高差之间的关系,成功后用三维扫描得出这座假山的设计图纸。施工时,这座模型也被搬到了上海迪士尼乐园旁边的后勤区用以随时对照。乐园手感好?除了用了好涂料,还有城堡学院的功劳。对建筑的包装,主要是那些配色和绘在墙上的故事,决定了一个主题乐园与另一个乐园在感观上的不同。参与上海迪士尼的10万人中,最多的是一砖一瓦建造它的工匠。好手艺的工匠总归有限,迪士尼想到的用好生手的办法是开一座“城堡学院”。真正上岗前,每个工人都要去那里练习和接受考核。“考试后你会得到一个证书,哪一个得分的人可以做脚手架、哪一个得分的可以做施工、哪一个可以涂色……会按照你的成绩来。”上述设计师说。2011年,施工队一入驻迪士尼,这座城堡学院就开始工作了,目前仍在运作,为一期尚未结束的项目和未来二期项目提供支持。迪士尼的IP更长寿完成对皮克斯和漫威的收购后,迪士尼可以在乐园中使用的IP(知识产权)角色几乎没有对手。但它也会担心IP的老化问题。主题乐园界不是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愤怒的小鸟》游戏火热时,这家芬兰公司就起了效仿迪士尼的雄心,要拍大电影,以及修建同名主题公园。乐园半年就建好了,但愤怒的小鸟游戏和电影都被遗忘了。“乐园是迪士尼IP呈现的最后一个环境,也是最被动的部分。”北京乐玩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吴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流行生命周期短暂,迪士尼乐园长达五六年的建设周期可能会把这个问题进一步放大。迪士尼的IP看上去并没有蒙尘。IP过时往往因为故事和角色不够有力。迪士尼正在寻找外部的创意管理专家,合作解决作为主题乐园的超媒体的世界观架构问题,构思如何把原本的故事和新型的游乐体验结合,避免IP的滞后性。如果你在这里玩过一个叫做“七个小矮人矿山车”的项目,你会发现这7个小矮人并没有跟白雪公主待在一起。在《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中,这几个角色是一起的,白雪公主才是主角。但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里,设计师设立了专门的项目突出7个小矮人,而白雪公主和冰雪奇缘里的公主一起住在城堡里。“迪士尼的角色从电影抽离出来后,就独立了。”吴尘说。这种二次开发是迪士尼独有的,包括那些你在零售商店里看到的各种迪士尼衍生品,只要是正版,你都会发现它们不是跟电影里的样子、动作完全一样,而有了更多神态。迪士尼消费品部也做类似的二次开发,他们在迪士尼IP的基础上设计出一套更丰富的产品创意图库,针对特定人群,也为他们的审美倾向单独做开发。幻想工程师会介入乐园建造所有环节,每个IP的“品牌经理”也是。所有参与设计和施工的公司,工作成果都要经过迪士尼幻想工程师的审核。连迪士尼小镇上的星巴克、小南国、乐高等出租门店的室内设计也包括在内。“最重要的是确保当时最开始想象的故事,就是游客最后感受到的故事。”徐畅说。从纵向上统筹这一切的是迪士尼的IP“品牌经理”。你熟知的米奇、白雪公主、维尼、美国队长等IP,都有各自的经纪人。他们掌控着这些角色在走出电影后,无论进入公司生意链的哪个环节都保持一致。“白雪公主是不会在乐园里走到明日世界去的。”设计师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的上海迪士尼迪士尼宣称是永远不会完工的乐园。一座乐园的建造周期很长,其所在区域的经济水平和消费习惯,可能在五六年间发生变化,迪士尼也在建造新乐园期间调整项目的容客量。2010年上海世博会,6个月客流量达到1000万,迪士尼因此预测几年后开园时的客流量可能比立项时预测的高得多。多个项目因此增加了浏览线,对乐园的容客量从最初的3万人,提高到如今的4万。目前你看到的上海迪士尼只是一期项目中的一部分。雪佛兰定制环节、玩具总动员主题区,将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年初开放。与一期同等面积的二期土地,位于如今的一期和奕欧来购物车之间,现在到处都是薰衣草。作者:张晶 吴洋洋

动漫届 1860天前
1096 0 0

美媒:中国动画业逆袭好莱坞 吸引全球顶级人才

外媒称,在华特迪士尼公司发行世界上第一部成功的长篇动画影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后的近80年里,全球动画电影产业完全被美国公司主宰,还从来没有美国之外的任何人对好莱坞在动画片领域的霸权形成过真正的挑战。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8月11日报道,中国最近发生的事情表明,这一切即将发生变化。中国的中央及地方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动画片制作给予资金支持,这些投资已经开始缓慢却稳步地结出果实。中国的技术和艺术能力正在上升,尽管还没有任何一家中国本土公司有能力制作全球性动画大片,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影片正在获得更多的国内市场份额。而且这是一个迅速增长的市场,由于拥有庞大的、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它很快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随着中国电影观众在地理分布上扩展至三四线城市,在人员结构上扩大至有儿童的家庭,加上针对这些观众的营销手段的改进,中国动画片制作公司的本土商业机会迅速增加。随着中国国产动画片越来越有能力创造数亿美元的国内票房收入,它们对国际人才和知识产权的竞争能力也将获得增强,顶级导演、编剧和艺术家将追逐金钱的脚步。而对世界电影工业而言,中国正意气风发地走在成为全球资本中心——如果不是创意中心的话——的道路上。报道称,目前正在中国影院放映的一部影片可以提供窥视未来的窗口:动画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不仅打破了国产动画片的票房纪录,而且超越了在中国上映的任何一部美国动画片的票房成绩。报道称,事实上,本土动画片将成为今后3年-5年中国电影业发展最快的部门之一。由于中国电影管理当局每年只允许进口几部好莱坞动画片,家庭电影市场未来增长的大部分将由本土制作的影片来推动。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动画片制作公司正在准备好承担起自己的职责。尽管中国在某些方面仍需要迎头赶上,但随着多部由美国有才华的编剧创作剧本、由中国顶级动画片公司提供资金和服务的新片投入制作,趋势正在发生逆转。全球顶级人才与中国资金的这种结合很快将对领先的美国动画电影产业构成竞争威胁。

外媒称,在华特迪士尼公司发行世界上第一部成功的长篇动画影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后的近80年里,全球动画电影产业完全被美国公司主宰,还从来没有美国之外的任何人对好莱坞在动画片领域的霸权形成过真正的挑战。据美国《福布斯》双周刊网站8月11日报道,中国最近发生的事情表明,这一切即将发生变化。中国的中央及地方政府多年来一直对动画片制作给予资金支持,这些投资已经开始缓慢却稳步地结出果实。中国的技术和艺术能力正在上升,尽管还没有任何一家中国本土公司有能力制作全球性动画大片,但却有越来越多的影片正在获得更多的国内市场份额。而且这是一个迅速增长的市场,由于拥有庞大的、不断扩大的中产阶级群体,它很快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随着中国电影观众在地理分布上扩展至三四线城市,在人员结构上扩大至有儿童的家庭,加上针对这些观众的营销手段的改进,中国动画片制作公司的本土商业机会迅速增加。随着中国国产动画片越来越有能力创造数亿美元的国内票房收入,它们对国际人才和知识产权的竞争能力也将获得增强,顶级导演、编剧和艺术家将追逐金钱的脚步。而对世界电影工业而言,中国正意气风发地走在成为全球资本中心——如果不是创意中心的话——的道路上。报道称,目前正在中国影院放映的一部影片可以提供窥视未来的窗口:动画片《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不仅打破了国产动画片的票房纪录,而且超越了在中国上映的任何一部美国动画片的票房成绩。报道称,事实上,本土动画片将成为今后3年-5年中国电影业发展最快的部门之一。由于中国电影管理当局每年只允许进口几部好莱坞动画片,家庭电影市场未来增长的大部分将由本土制作的影片来推动。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动画片制作公司正在准备好承担起自己的职责。尽管中国在某些方面仍需要迎头赶上,但随着多部由美国有才华的编剧创作剧本、由中国顶级动画片公司提供资金和服务的新片投入制作,趋势正在发生逆转。全球顶级人才与中国资金的这种结合很快将对领先的美国动画电影产业构成竞争威胁。

2239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