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上海大师赛明日开战 2020电竞陪你到最后

2020
12/01
19:25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076
1
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2020
/
12/01
19:25
1076
1
0

注定载入历史的2020年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月,2021年即将到来,对于中国电竞的从业者来说,今年大家顶住了压力,国内的电竞赛事也在逐步恢复中,对于致力打造“全球电竞之都”的上海来说,今年10月份成功举办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售票、防疫措施,赛事体系修改上,给大家做出了教科书级别的演示,随着S10的落幕,上海本土的电竞IP赛事也正式重启,10月23日,电竞上海大师赛官方宣布:2020电竞上海大师赛将在12月2日~6日在上海静安体育中心体育馆线下举办。着实让上海本地的电竞粉丝兴奋不已,接连两个重磅电竞赛事在上海本地开赛,申城人对于电竞的喜爱与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今年的电竞上海上海大师赛拥有五个比赛项目,按照比赛日先后顺序分别是《王者荣耀》大师邀请赛、《第五人格》大师邀请赛、《荒野乱斗》乱斗之星杯、《守望先锋》大师邀请赛、《魔兽争霸3》黄金联赛冬季赛。相比于去年首届电竞上海大师赛,今年新增了3个不同类型的移动电竞项目,给了观众们更多的选择。

让笔者感到震惊的是今年大师赛强大的赞助商阵容,首先是像IQOO、傲风电竞椅、Monster Energy魔爪、罗技G、iGame这些电竞赛事老面孔之外,还有平安银行、路虎汽车、享道出行、KPMG、飞利浦显示器、上海联通、周大福、Kappa等不同领域的头部品牌。其中平安银行与周大福最近算是对电竞领域较为注重的两家品牌,KPMG则是在去年的大师赛就是赞助商,看来,在当前疫情下,大家都想抓住电竞这个全新的商业风口。

明天就是电竞上海大师赛的首个比赛日,进行的是《王者荣耀》大师邀请赛,四支KPL队伍:成都AG超玩会、重庆QGHAPPY,西安WE以及上海EDG.M将在静安体育中心体育馆展开对决。同时明天还会有五位来自《说唱新时代》的选手在现场演唱本次赛事的主题曲《Be the winner》。2020的最后一个月,电子竞技陪我们到最后!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移动电竞开启新大门 将从5个方面改变手游产业

移动电竞的概念越来越火热,国内外厂商积极布局,推出相关游戏,线上线下举办赛事联动,甚至连不少文体界的明星也涉足其中。据《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的移动电竞游戏收入已达到171.4亿,同比增长187.1%。“移动电竞在未来或还将拥有大约500亿元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该报告还预测道。国外的电竞专业网站esports-pro认为,移动电竞将开启行业的新大门,并同时列举了2017年移动电竞将会对手游带来的5大重要变化。休闲玩家进入电竞大家庭随着移动电竞的大力推广,2017年将会成为标志性的一年。参与电竞的群体将进一步扩大,休闲玩家也将加入其中,从电竞游戏的大家庭中找到自己的所爱,并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参加循环比赛,赢得真实的奖励。顶级选手获得加冕移动电竞的快速发展,让游戏行业人士看到了其巨大的价值。在整个产业链中,顶级的电竞选手是最为重要的一环,他们精湛的技艺会吸引更多的玩家收看比赛,拉升游戏的活跃度,甚至驱动越来越多的玩家走上电竞之路。因此,重金奖励顶级电竞选手能够产生循环的推动力,满足行业各方利益。鼓励团队作战电竞强调团队作战以及玩家之间的竞技,无疑将最大化地获取用户,并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更多的玩家加入到游戏中来。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开发商以及开始利用电竞的内在动力以及鼓励竞争的特点,以帮助其取得最大的成功。比如,某休闲游戏加入锦标赛元素,并嘉奖优秀玩家,该游戏在最初的48小时,参加比赛的玩家比自然用户(organic user)多了33%。广告植入这个很好理解,移动游戏具有易得性,而移动电竞又能聚拢用户,广告或品牌影响力就通过赛事在不同的手机设备上传递。数字显示,去年通过电竞比赛投放的品牌广告规模为4.63亿美元。随着移动电竞在今年的发展趋势,这个数字还将继续攀升。新的平台AR和VR等创意型游戏平台的兴起,将为电竞产业制作一次新浪潮,拥抱新的软、硬件。这相当于又为游戏厂商提供了一个额外的机会,获取新的潜在用户,同时也让品牌和广告更好地触达用户。随着电竞不断地自我证明,这个产业也将不仅与传统的电竞和移动电竞,AR和VR等新兴平台同样孕育着潜能。

移动电竞的概念越来越火热,国内外厂商积极布局,推出相关游戏,线上线下举办赛事联动,甚至连不少文体界的明星也涉足其中。据《2016年中国电竞产业报告》最新的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的移动电竞游戏收入已达到171.4亿,同比增长187.1%。“移动电竞在未来或还将拥有大约500亿元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该报告还预测道。国外的电竞专业网站esports-pro认为,移动电竞将开启行业的新大门,并同时列举了2017年移动电竞将会对手游带来的5大重要变化。休闲玩家进入电竞大家庭随着移动电竞的大力推广,2017年将会成为标志性的一年。参与电竞的群体将进一步扩大,休闲玩家也将加入其中,从电竞游戏的大家庭中找到自己的所爱,并在自己的移动设备上参加循环比赛,赢得真实的奖励。顶级选手获得加冕移动电竞的快速发展,让游戏行业人士看到了其巨大的价值。在整个产业链中,顶级的电竞选手是最为重要的一环,他们精湛的技艺会吸引更多的玩家收看比赛,拉升游戏的活跃度,甚至驱动越来越多的玩家走上电竞之路。因此,重金奖励顶级电竞选手能够产生循环的推动力,满足行业各方利益。鼓励团队作战电竞强调团队作战以及玩家之间的竞技,无疑将最大化地获取用户,并通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更多的玩家加入到游戏中来。实际上,越来越多的开发商以及开始利用电竞的内在动力以及鼓励竞争的特点,以帮助其取得最大的成功。比如,某休闲游戏加入锦标赛元素,并嘉奖优秀玩家,该游戏在最初的48小时,参加比赛的玩家比自然用户(organic user)多了33%。广告植入这个很好理解,移动游戏具有易得性,而移动电竞又能聚拢用户,广告或品牌影响力就通过赛事在不同的手机设备上传递。数字显示,去年通过电竞比赛投放的品牌广告规模为4.63亿美元。随着移动电竞在今年的发展趋势,这个数字还将继续攀升。新的平台AR和VR等创意型游戏平台的兴起,将为电竞产业制作一次新浪潮,拥抱新的软、硬件。这相当于又为游戏厂商提供了一个额外的机会,获取新的潜在用户,同时也让品牌和广告更好地触达用户。随着电竞不断地自我证明,这个产业也将不仅与传统的电竞和移动电竞,AR和VR等新兴平台同样孕育着潜能。

爱玩网 2688天前
1600 0 0

动漫行业跻身创投最热领域 20余家动漫CP与平台获得融资

继游戏、影视和网络文学之后之后,人们一直将动漫视为中国内容产业的一片红海。这个曾经被视为边缘亚文化的产业,在近两年异军突起,伴随着“二次元”、“IP”等时髦的词汇,也让众多资本加入其中。据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凭借超越千亿的年产值,动漫行业已跻身创投最热领域,20余家动漫CP与平台获得融资。4月10日,互联网内容行业巨头腾讯互娱宣布将于本月20日举办UP2017年度发布会。对于内容产业的关注者来说,每年的UP发布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以泛娱乐为标签的腾讯互娱旗下,有游戏、动漫、文学、影视和电竞五大业务矩阵。其中游戏方面,腾讯游戏占据了全球游戏收入榜的头名,更有堪称中国第一款全面现象级游戏的作品《王者荣耀》;网络文学方面,互娱下面的阅文集团,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腾讯影业虽然是刚刚成立不久,但由于腾讯互娱的背景,也一直让业内对其关注有加,特别是其参投的电影《金刚·骷髅岛》,刚刚在相对淡季的春节档,已拿下了11亿票房。(UP 2017发布会海报)(UP 201发布会腾讯动漫版块宣传海报)但是,之所以要从动漫产业的角度关注UP发布会,是因为其中有专门的动漫版块发布环节,发布主体是中国动漫产业目前综合实力最强的领头羊——腾讯动漫。打通动漫产业全链条从2014年的《尸兄》、《王牌御史》,到2015年的《狐妖小红娘》,到2016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再到2017年年初的《银之守墓人》、《超神游戏》……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年都有几部二次元用户耳熟能详的作品来自腾讯动漫。在这些重头IP的背后,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年底,腾讯动漫平台连载作品达22600部、投稿作者超过5万,30部漫画阅读量过10亿、13部动画播放量破亿、全平台月活超9000万,单日图片点击数超过10亿,最快可以用45天,打造一部破亿漫画……2012年腾讯互娱UP发布会初次提出“泛娱乐”战略时,负责动漫业务只是个8人的微型初创团队。恐怕当时,很多人也会质疑,即使是腾讯,又能在动漫这个国内公认的弱势领域作出什么成绩?回顾这一从无到有、从零到行业第一的路径,可以看出,这一动漫巨无霸平台的发展,主要承袭了三点。那就是以原创内容为核心,以正版为标签,以精品IP打造为目的。(由小新创作、腾讯动漫改编的《狐妖小红娘》动画,仅在B站的播放量就近1亿)在扶持原创内容方面,腾讯动漫以巨额资金,打造了原创作者激励体系,大力提高了作者的收入。这就使得大量优秀的业余作者,在有保障的前提下,开始向职业漫画家转进。七度鱼、小新、米二、张三疯、正月兄弟等知名的漫画作者伴随成长,成为粉丝追捧的对象,完全扭转了过去对中国漫画家一穷二白的印象。(米二的代表作《一人之下》在腾讯动漫已获得49亿点击)(正月兄弟、肉肉等漫画家与薛之谦同台直播)有了大批作者作为基础,进一步深耕精品内容,开拓类型。对专业工作室的扶持,加以资深编辑的协力指导,使得腾讯动漫的专业化PGC内容进一步成型。从漫画到动画,从动画到泛娱乐衍生,最终有了《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时空使徒》等中日同步播出精品动画。除了这些“大部头”重度精品IP以外,腾讯动漫还有针对年轻女性用户的《通灵妃》、《同居男闺蜜》等轻题材作品。更令人瞩目的,是腾讯动漫的泛娱乐IP开发成果。以IP为核心,腾讯动漫并未局限于动画的开发,选择了从动画到影视、游戏的层层递进的布局。与开心麻花合作,成功打造了《我叫白小飞》舞台剧。与啊哈娱乐合作的《王牌御史》的网络大电影《王牌御史之猎妖教室》则在去年底顺利上映。此外,《银之守墓人》等作品已经进入游戏开发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动漫是属于腾讯互娱泛娱乐体系的一部分,其背后能得到的互娱整体资源,特别是游戏等领域的资源支持,无法让人忽视。(网络大电影《王牌御史之猎妖教室》的原作是超45亿点击的人气国漫《王牌御史》)在版权方面,腾讯动漫引入大量的正版日漫,这一大正版平台的建立和扩展,扭转了中国国内盗版横行,中国用户只看盗版,只有盗版可看的窘境。目前腾讯动漫是国内唯一同时与集英社、角川书店与讲谈社达成合作的平台,还引进了一批正版韩漫。通过这一大平台,《火影忍者》《无头骑士异闻录》《交响情人梦》等经典作品的粉丝,可以自豪地宣称,我们看的都是正版。去年底,QuestMobile发布了“90后常用APP榜单”,动漫APP中仅有两家上榜,腾讯动漫就是其一。而且其用户曲线稳健,显示出了其坚实的核心用户保有量。在人均使用时长上,腾讯动漫又是动漫APP中最好的,比第二名足足多出了一个小时,这实际上意味着,腾讯动漫对优质内容的推进已卓具成效,而腾讯动漫用户的阅读习惯,也已经稳固形成,构成了其基数庞大的核心用户群。目前,在国内,能够在动漫领域将原创扶持、平台构建、版权合作、精品打造和泛娱乐衍生等全部打通并都做出相当的成绩,只有腾讯动漫一家。作为国内动漫行业的领军者,腾讯动漫还提出了针对中国动漫行业的商业概念,这也是中国动漫行业中所独有的。2015年,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在“第一届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二次元经济”的理念。2016年,第二届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上,又以更公式化的方式解释二次元经济:精品动漫内容+众创平台+泛娱乐共生=明星动漫IP。由弱变强的行业缩影距离2017UP发布大会目前只剩不到八天时间,那么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今年的腾讯动漫,又会抛出什么大动作?从以往的UP来看:2014年,腾讯动漫发布了全新战略——打造全动漫产业链,宣布了国内外两大知名动漫IP《火影忍者》及《尸兄》多领域合作的优秀成果。正式启动了首个全面打通的全产业链项目“火影粉丝官方站”,并加大对国漫内容的投入力度,以百万年薪签下《尸兄》(现更名《我叫白小飞》)的作者七度鱼,打造明星IP的粉丝经济。2015年,腾讯动漫宣布重点扶植原创国漫,并“将动画化作品数量扩展到15部,缩短制作周期,让用户每天都有新动画看”,也正是这一举措,成功地让A站、B站等年轻用户,开始正视国漫的魅力。2016年,腾讯动漫宣布和日本讲谈社达成协议,并和集英社合作,独家引进《JUMP+》杂志,实现中日同步,并着手与集英社、皮乐及读卖电视台联合制作《宇宙神探》。同时还宣布与B站合作,开发IP,并将《从前有座灵剑山》进行泛娱乐开发。现在2017年,距离国漫洗脱曾经的污名,也只有短短几年时间。追溯至短短十年前,国漫尚以其内容的匮乏与产业的贫弱为人所诟病。尽管互联网的春风催生了网络漫画的爆发,在2011年左右,国漫也曾涌现出一批诸如《端脑》《雏蜂》等优秀作品。然而基于UGC的自由创作,既不能提供收入上的保障,也缺乏足够专业的把控,这使得大部分作品在类型、品质与更新频次上,仍然有着天然的不足。而少数几个头部IP,也因动漫产业链的不完善,最终难以得到充分的后续开发。同样成问题的还有用户群。在日漫美漫文化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二次元爱好者,对于彼时国漫薄弱的内容与粗劣的制作并不领情,甚至一度将国漫打上“山寨”“粗制滥造”的烙印。而行业初现繁荣时,不少动漫平台就已经陷于数据、渠道与资方的追逐战,乃至造就“只知平台不知作品”“融资三轮暴死”等种种闹剧之地。纵观全球商业史,各个行业都有经历过从零开始,到野蛮生长,到逐渐产生稳健的领跑者。而正是这些巨人和领跑者,最终反过来也助力整个行业的提升。在B萌参与者纷纷为涂山苏苏和白月初拉票时,我们也许已经记不清当初国漫所遭受的冷遇和嘲笑,从业者的成长,也凝聚了整个行业从弱小到强大的缩影。

继游戏、影视和网络文学之后之后,人们一直将动漫视为中国内容产业的一片红海。这个曾经被视为边缘亚文化的产业,在近两年异军突起,伴随着“二次元”、“IP”等时髦的词汇,也让众多资本加入其中。据不完全统计,在2016年,凭借超越千亿的年产值,动漫行业已跻身创投最热领域,20余家动漫CP与平台获得融资。4月10日,互联网内容行业巨头腾讯互娱宣布将于本月20日举办UP2017年度发布会。对于内容产业的关注者来说,每年的UP发布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以泛娱乐为标签的腾讯互娱旗下,有游戏、动漫、文学、影视和电竞五大业务矩阵。其中游戏方面,腾讯游戏占据了全球游戏收入榜的头名,更有堪称中国第一款全面现象级游戏的作品《王者荣耀》;网络文学方面,互娱下面的阅文集团,占据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半壁江山。腾讯影业虽然是刚刚成立不久,但由于腾讯互娱的背景,也一直让业内对其关注有加,特别是其参投的电影《金刚·骷髅岛》,刚刚在相对淡季的春节档,已拿下了11亿票房。(UP 2017发布会海报)(UP 201发布会腾讯动漫版块宣传海报)但是,之所以要从动漫产业的角度关注UP发布会,是因为其中有专门的动漫版块发布环节,发布主体是中国动漫产业目前综合实力最强的领头羊——腾讯动漫。打通动漫产业全链条从2014年的《尸兄》、《王牌御史》,到2015年的《狐妖小红娘》,到2016年《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再到2017年年初的《银之守墓人》、《超神游戏》……在过去的几年里,每年都有几部二次元用户耳熟能详的作品来自腾讯动漫。在这些重头IP的背后,据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年底,腾讯动漫平台连载作品达22600部、投稿作者超过5万,30部漫画阅读量过10亿、13部动画播放量破亿、全平台月活超9000万,单日图片点击数超过10亿,最快可以用45天,打造一部破亿漫画……2012年腾讯互娱UP发布会初次提出“泛娱乐”战略时,负责动漫业务只是个8人的微型初创团队。恐怕当时,很多人也会质疑,即使是腾讯,又能在动漫这个国内公认的弱势领域作出什么成绩?回顾这一从无到有、从零到行业第一的路径,可以看出,这一动漫巨无霸平台的发展,主要承袭了三点。那就是以原创内容为核心,以正版为标签,以精品IP打造为目的。(由小新创作、腾讯动漫改编的《狐妖小红娘》动画,仅在B站的播放量就近1亿)在扶持原创内容方面,腾讯动漫以巨额资金,打造了原创作者激励体系,大力提高了作者的收入。这就使得大量优秀的业余作者,在有保障的前提下,开始向职业漫画家转进。七度鱼、小新、米二、张三疯、正月兄弟等知名的漫画作者伴随成长,成为粉丝追捧的对象,完全扭转了过去对中国漫画家一穷二白的印象。(米二的代表作《一人之下》在腾讯动漫已获得49亿点击)(正月兄弟、肉肉等漫画家与薛之谦同台直播)有了大批作者作为基础,进一步深耕精品内容,开拓类型。对专业工作室的扶持,加以资深编辑的协力指导,使得腾讯动漫的专业化PGC内容进一步成型。从漫画到动画,从动画到泛娱乐衍生,最终有了《从前有座灵剑山》、《一人之下》、《时空使徒》等中日同步播出精品动画。除了这些“大部头”重度精品IP以外,腾讯动漫还有针对年轻女性用户的《通灵妃》、《同居男闺蜜》等轻题材作品。更令人瞩目的,是腾讯动漫的泛娱乐IP开发成果。以IP为核心,腾讯动漫并未局限于动画的开发,选择了从动画到影视、游戏的层层递进的布局。与开心麻花合作,成功打造了《我叫白小飞》舞台剧。与啊哈娱乐合作的《王牌御史》的网络大电影《王牌御史之猎妖教室》则在去年底顺利上映。此外,《银之守墓人》等作品已经进入游戏开发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动漫是属于腾讯互娱泛娱乐体系的一部分,其背后能得到的互娱整体资源,特别是游戏等领域的资源支持,无法让人忽视。(网络大电影《王牌御史之猎妖教室》的原作是超45亿点击的人气国漫《王牌御史》)在版权方面,腾讯动漫引入大量的正版日漫,这一大正版平台的建立和扩展,扭转了中国国内盗版横行,中国用户只看盗版,只有盗版可看的窘境。目前腾讯动漫是国内唯一同时与集英社、角川书店与讲谈社达成合作的平台,还引进了一批正版韩漫。通过这一大平台,《火影忍者》《无头骑士异闻录》《交响情人梦》等经典作品的粉丝,可以自豪地宣称,我们看的都是正版。去年底,QuestMobile发布了“90后常用APP榜单”,动漫APP中仅有两家上榜,腾讯动漫就是其一。而且其用户曲线稳健,显示出了其坚实的核心用户保有量。在人均使用时长上,腾讯动漫又是动漫APP中最好的,比第二名足足多出了一个小时,这实际上意味着,腾讯动漫对优质内容的推进已卓具成效,而腾讯动漫用户的阅读习惯,也已经稳固形成,构成了其基数庞大的核心用户群。目前,在国内,能够在动漫领域将原创扶持、平台构建、版权合作、精品打造和泛娱乐衍生等全部打通并都做出相当的成绩,只有腾讯动漫一家。作为国内动漫行业的领军者,腾讯动漫还提出了针对中国动漫行业的商业概念,这也是中国动漫行业中所独有的。2015年,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在“第一届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上,首次提出了“二次元经济”的理念。2016年,第二届腾讯动漫行业合作大会上,又以更公式化的方式解释二次元经济:精品动漫内容+众创平台+泛娱乐共生=明星动漫IP。由弱变强的行业缩影距离2017UP发布大会目前只剩不到八天时间,那么又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今年的腾讯动漫,又会抛出什么大动作?从以往的UP来看:2014年,腾讯动漫发布了全新战略——打造全动漫产业链,宣布了国内外两大知名动漫IP《火影忍者》及《尸兄》多领域合作的优秀成果。正式启动了首个全面打通的全产业链项目“火影粉丝官方站”,并加大对国漫内容的投入力度,以百万年薪签下《尸兄》(现更名《我叫白小飞》)的作者七度鱼,打造明星IP的粉丝经济。2015年,腾讯动漫宣布重点扶植原创国漫,并“将动画化作品数量扩展到15部,缩短制作周期,让用户每天都有新动画看”,也正是这一举措,成功地让A站、B站等年轻用户,开始正视国漫的魅力。2016年,腾讯动漫宣布和日本讲谈社达成协议,并和集英社合作,独家引进《JUMP+》杂志,实现中日同步,并着手与集英社、皮乐及读卖电视台联合制作《宇宙神探》。同时还宣布与B站合作,开发IP,并将《从前有座灵剑山》进行泛娱乐开发。现在2017年,距离国漫洗脱曾经的污名,也只有短短几年时间。追溯至短短十年前,国漫尚以其内容的匮乏与产业的贫弱为人所诟病。尽管互联网的春风催生了网络漫画的爆发,在2011年左右,国漫也曾涌现出一批诸如《端脑》《雏蜂》等优秀作品。然而基于UGC的自由创作,既不能提供收入上的保障,也缺乏足够专业的把控,这使得大部分作品在类型、品质与更新频次上,仍然有着天然的不足。而少数几个头部IP,也因动漫产业链的不完善,最终难以得到充分的后续开发。同样成问题的还有用户群。在日漫美漫文化中成长起来的新生代二次元爱好者,对于彼时国漫薄弱的内容与粗劣的制作并不领情,甚至一度将国漫打上“山寨”“粗制滥造”的烙印。而行业初现繁荣时,不少动漫平台就已经陷于数据、渠道与资方的追逐战,乃至造就“只知平台不知作品”“融资三轮暴死”等种种闹剧之地。纵观全球商业史,各个行业都有经历过从零开始,到野蛮生长,到逐渐产生稳健的领跑者。而正是这些巨人和领跑者,最终反过来也助力整个行业的提升。在B萌参与者纷纷为涂山苏苏和白月初拉票时,我们也许已经记不清当初国漫所遭受的冷遇和嘲笑,从业者的成长,也凝聚了整个行业从弱小到强大的缩影。

动漫界 2654天前
2254 1 0

[愤怒的小鸟]开发商估值可达20亿美元 计划进行IPO

不久前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热文将《王者荣耀》推上风口浪尖的同时,另一方面也从侧面表明了《王者荣耀》在手机游戏界的代表性地位。而回溯到2010年,最能代表大屏幕多点触控智能手机操作方向的游戏便是《愤怒的小鸟》。凭借着相对精致的画面、简单有趣的操作,《愤怒的小鸟》在那个当代智能手机刚刚兴起的时代,一时风头无二。其背后的芬兰开发商Rovio也赚得盆满钵满。虽然现在《愤怒的小鸟》的光芒不再像以往耀眼,但Rovio还是很受资本市场的欢迎。据知情人士的消息,Rovio计划最早于下个月进行IPO,届时公司估值可达20亿美元。知情人士还透露,Rovio在当地证券市场可融资4亿美元,不过目前Rovio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在爆料中为RovioIPO提供咨询的Carnegie银行、Danske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对这个消息都不予置评。《愤怒的小鸟》在2009年登陆AppStore,在两周年的时候,其下载量达到了5亿;在2012年时,这个数字又翻了一番;到今年三月为止,这款游戏在所有平台的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35亿次,成为史上下载量最高的免费增值游戏,这也为开发商Rovio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作为对比,即使是前文提到的目前火热的《王者荣耀》,其注册量2亿以上,与《愤怒的小鸟》的辉煌相比还是有所差距。Rovio在《愤怒的小鸟》获得成功之后,喊出了打造“迪士尼2.0”的口号,并在后续推出了《愤怒的小鸟》电影,并取得了3.47亿美元的票房,算是开始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并且,Rovio计划今年继续推出新游戏,还将推出电影的续集。RovioCEOKatiLevoranta表示:游戏业务和电影业务的表现给我们的品牌带来了明显提升。我们有着明确的关注重点和目标,而我们获得了自己的经验。看起来Rovio的数字十分绚丽,然而,Rovio及《愤怒的小鸟》的辉煌只维持到2012年,之后连续3年营收下滑。这导致Rovio在两年间进行了超过300人的裁员。而就在今年二月,Rovio还宣布将裁员10%,称这是为专注于手机游戏所採取的举措之一。Rovio目前有476名员工,规模已经比鼎盛期萎缩近一半。更严重的是,《愤怒的小鸟》还因为数据安全问题在全球各大公司的应用黑名单中位列榜首。MobileIron一年两次的移动安全和风险评估报告中,《愤怒的小鸟》在澳大利亚、美国和政府领域也被列为祸首。好在,从Rovio在GDC会议期间公布的2016年业绩数据来看,他们终于扭亏为盈利了。剥离业务之后,Rovio在2016年收入1.9亿欧元(约合2.03亿美元),与2015年约1.5亿美元的收入相比增长了34%。Rovio在2016年的税前利润为1750万欧元(约1850万美元),公司在2015年亏损2100万欧元(2200万美元)。

不久前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热文将《王者荣耀》推上风口浪尖的同时,另一方面也从侧面表明了《王者荣耀》在手机游戏界的代表性地位。而回溯到2010年,最能代表大屏幕多点触控智能手机操作方向的游戏便是《愤怒的小鸟》。凭借着相对精致的画面、简单有趣的操作,《愤怒的小鸟》在那个当代智能手机刚刚兴起的时代,一时风头无二。其背后的芬兰开发商Rovio也赚得盆满钵满。虽然现在《愤怒的小鸟》的光芒不再像以往耀眼,但Rovio还是很受资本市场的欢迎。据知情人士的消息,Rovio计划最早于下个月进行IPO,届时公司估值可达20亿美元。知情人士还透露,Rovio在当地证券市场可融资4亿美元,不过目前Rovio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在爆料中为RovioIPO提供咨询的Carnegie银行、Danske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对这个消息都不予置评。《愤怒的小鸟》在2009年登陆AppStore,在两周年的时候,其下载量达到了5亿;在2012年时,这个数字又翻了一番;到今年三月为止,这款游戏在所有平台的累计下载量已经超过35亿次,成为史上下载量最高的免费增值游戏,这也为开发商Rovio带来了不菲的收入。作为对比,即使是前文提到的目前火热的《王者荣耀》,其注册量2亿以上,与《愤怒的小鸟》的辉煌相比还是有所差距。Rovio在《愤怒的小鸟》获得成功之后,喊出了打造“迪士尼2.0”的口号,并在后续推出了《愤怒的小鸟》电影,并取得了3.47亿美元的票房,算是开始了多元化经营的道路。并且,Rovio计划今年继续推出新游戏,还将推出电影的续集。RovioCEOKatiLevoranta表示:游戏业务和电影业务的表现给我们的品牌带来了明显提升。我们有着明确的关注重点和目标,而我们获得了自己的经验。看起来Rovio的数字十分绚丽,然而,Rovio及《愤怒的小鸟》的辉煌只维持到2012年,之后连续3年营收下滑。这导致Rovio在两年间进行了超过300人的裁员。而就在今年二月,Rovio还宣布将裁员10%,称这是为专注于手机游戏所採取的举措之一。Rovio目前有476名员工,规模已经比鼎盛期萎缩近一半。更严重的是,《愤怒的小鸟》还因为数据安全问题在全球各大公司的应用黑名单中位列榜首。MobileIron一年两次的移动安全和风险评估报告中,《愤怒的小鸟》在澳大利亚、美国和政府领域也被列为祸首。好在,从Rovio在GDC会议期间公布的2016年业绩数据来看,他们终于扭亏为盈利了。剥离业务之后,Rovio在2016年收入1.9亿欧元(约合2.03亿美元),与2015年约1.5亿美元的收入相比增长了34%。Rovio在2016年的税前利润为1750万欧元(约1850万美元),公司在2015年亏损2100万欧元(2200万美元)。

1689 0 0

王者荣耀周边官方旗舰店快手0粉首播 手办水杯等超值正版周边热卖

在《王者荣耀》的超高热度之下,“王者荣耀”已成为游戏界的超级IP,游戏玩家对手办、模型、盲盒等IP衍生品的需求与日俱增。近日,王者荣耀周边官方旗舰店在快手电商0粉首播,连续8小时以超值正版好物、免费粉丝福利为快手用户带来“开业”惊喜,单场观看总人数近50万,涨粉超过2万。

在《王者荣耀》的超高热度之下,“王者荣耀”已成为游戏界的超级IP,游戏玩家对手办、模型、盲盒等IP衍生品的需求与日俱增。近日,王者荣耀周边官方旗舰店在快手电商0粉首播,连续8小时以超值正版好物、免费粉丝福利为快手用户带来“开业”惊喜,单场观看总人数近50万,涨粉超过2万。

639 1 0

江湖决战,顶峰相见!动感地带5G校园先锋赛武汉专项赛决赛燃情来袭!

荆楚豪杰,风起云涌!6月26日,一场万众期待的王者荣耀决赛终局将在江城武汉正式开战。经过前期线上海选赛、高校赛的鏖战PK,一路过关斩将的晋级选手及各明星战队将齐聚”潮流盒子·武汉X118“,为全国总决赛的入围资格展开激烈角逐。

荆楚豪杰,风起云涌!6月26日,一场万众期待的王者荣耀决赛终局将在江城武汉正式开战。经过前期线上海选赛、高校赛的鏖战PK,一路过关斩将的晋级选手及各明星战队将齐聚”潮流盒子·武汉X118“,为全国总决赛的入围资格展开激烈角逐。

450 1 0

国产动漫的“困局”与“破局”

近几年来,我国文化内容消费市场得到迅速发展,动漫产业在其中的占比也稳步上升。“二次元”经济、“动漫IP”等也成了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如今,全国有5000多家动漫企业,从业人员约60万人。在资本、消费人群等诸多因素驱动下,动漫产业的产值也达到了千亿级别。不过,撕开华丽的外衣,动漫产业也存在着不少问题,比如动漫高端人才的缺失、发行尚未能完全实现国际化、衍生品授权和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等,这也使得我国动漫产业与国外动漫产业相比较起来还存在着一定差距。外有强敌,内有缺陷,国产动漫又该如何挣脱重围?培养专业的动漫高端人才漫画家杨良是专业出身,本科时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插画、漫画。在他看来,现在的动漫圈很缺乏专业人才。杨良坦言,相比日本,国内动漫从业者还不够专业。“编辑羸弱,作者蒙混,很多高校也只是跟风开设相关专业,积淀程度不够。”而在资本进来后,优质动画产能被稀释,还有更多不具备水准的人也涌入了。据了解,2015年以来动漫投资市场火热,仅腾讯在2017年前7个月就投资了10家动漫公司,包括漫悦文化、乐匠文化、动漫堂等。资本的热潮也使得很多动漫人才纷纷自立门户,开设工作室,这也稀释了优质动画产能。“高端的工作室出品还可以,但很多中端以下的连基本审美都没有,很多画风都雷同。”杨良认为,业内应该尽快建立起一个传承或学习的体系,新人才不会感到无从下手。而在资本、市场等影响下,目前动漫的制作周期也在缩短,这也影响了作品品质及动漫人才自身积淀。同时,还有一部分优秀人才则转向了设计、游戏等盈利更强、待遇更好的行业。这些都造成了动漫在创意、剧本撰写、角色和场景设计等方面的人才缺失。高端人才稀缺,也导致动漫内容、商品及服务质量等良莠不齐。对此,广州城市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柳立子认为,目前我国大多数院校的动画人才培养仅以动画技术人才为主,兼备艺术审美和动画制作技术的高端人才十分缺乏。亟需创新动画人才培养模式,需要政府从软硬件设备、课程安排、师资培训、教研实践等各个方面给予支持和帮助,积极打通与国内外高端动画制作技术的通道,培养本土高层的策划、编剧、导演、制作等动画电影产业人才,构建一支高端动画人才队伍,提高动画制作的整体工业水平。内容融合打破“次元壁”当前,美日韩的动漫市场已非常成熟,作品也成功输出到了世界各地,比如迪士尼系列、《小黄人》、《冰河世纪》等。但我国还未诞生这类“世界级”的IP,作品质量还缺乏核心竞争力,因此也未能实现发行渠道的国际化。据了解,如今出口到国外的作品也多为中外合作。“中国动漫缺乏会讲故事的创作群体,审美不高、创意缺乏个性与勇气、故事内容不能引人入胜、艺术与商业的结合生涩是目前创作存在的主要难点。”柳立子认为,一部能打动人心的动漫作品,绝不只是为了娱乐而娱乐,而应该凸显出人文关怀,对人类共同的生存环境和人类共同面对的心灵困厄问题进行有力的探讨和阐释。广州漫友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张显峰也认为,美国和日本的动漫制作分工非常精细,流程管理、制作水平和管理水平都十分先进,形成了完整的标准体系,并集中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资源。这方面而言,国内动漫的差距还较为显著。“国产二次元内容将是一个长期的优胜劣汰的过程。”在广州天闻角川总经理陈霖霏看来,目前动漫的内容正在趋向多元化、垂直化、细分化,呈现出了内容融合的趋势。优质的动漫作品会改编成动画、游戏、舞台剧、电影,如《全职高手》。近期也有从爆款游戏改编成小说的,如《王者荣耀》改编成电竞小说。据了解,腾讯、阿里等也纷纷加入国漫这一行业,开发着网络文学、动漫、电影、电视剧、玩具偶像等。因此,不同领域之间也可围绕动漫进行“跨次元”合作。“内容融合是国产动漫的突破之一。”陈霖霏这样表示。比如《全职高手》此前就与麦当劳达成了深度的IP捆绑共建合作,线上以内容定制、捆绑营销等方式进行全网曝光,使得内容与品牌产生联动;线下则通过《全职高手》角色代言,限时推出主题甜品、在杭州推出主题餐厅等模式,从线上到线下的深层整合联动IP开发营销,打破了次元壁。聚焦IP品牌进行全产据了解,动画制作主要是通过原创动画制作、IP孵化培育来取得播映权收入及衍生品开发授权收入,比较依赖于爆款IP,否则后续的动画形象授权等价值也没法体现。制作成本高、市场不如预期、资金链无法续上等也让很多动画企业陷入重“量”不重“质”的局面。“很多动画企业都是急于求成,创作者只想将作品快速地推向市场。”广州蓝弧文化传播公司副总经理王可心表示,这也是企业自身IP品牌还不够成熟、资金不够雄厚、运作也不够扎实等多重因素造成的。“动画片与衍生品的对接才能形成资金的回报,继而反哺制作的运转。”在王可心看来,首先要聚焦自身IP品牌建设,因衍生的IP授权收入和衍生品开发收入都取决于动漫内容是否受到市场认可。如果自身IP品牌不成熟,下游的衍生开发就难以进行,很难实现价值变现。而在国外,迪士尼可以说是这一块的“鼻祖”。资料显示,迪士尼早期就通过动画电影建立起了“米老鼠”“唐老鸭”“白雪公主”等一批经典动漫形象,并授权商品生产者进行线下零售,开启了最初的衍生品版权运营;之后,又通过电影、电视、唱片等多种形式拓展传播渠道;开设迪士尼商店,发展线下销售渠道;建主题乐园、度假村,开发游戏等,实现价值变现。在漫画领域,美国的两大漫画公司(DC和Marvel)都成立于上世纪30年代,直到今天,他们创作的漫画英雄角色发掘的产业价值高达万亿以上。对此,柳立子认为,动漫产业首先要打造精品,之后才能完善产业链,通过与其周边产品结合起来运作,比如音像、书籍、玩具、服装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表层上的动漫衍生产品包括音像制品、小说、游戏、玩具模型、服装等;深层的衍生产品可以以形象授权方式进入更广泛的领域,比如主题公园等旅游产业。”

近几年来,我国文化内容消费市场得到迅速发展,动漫产业在其中的占比也稳步上升。“二次元”经济、“动漫IP”等也成了一种不可忽视的文化现象,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如今,全国有5000多家动漫企业,从业人员约60万人。在资本、消费人群等诸多因素驱动下,动漫产业的产值也达到了千亿级别。不过,撕开华丽的外衣,动漫产业也存在着不少问题,比如动漫高端人才的缺失、发行尚未能完全实现国际化、衍生品授权和开发还处于起步阶段等,这也使得我国动漫产业与国外动漫产业相比较起来还存在着一定差距。外有强敌,内有缺陷,国产动漫又该如何挣脱重围?培养专业的动漫高端人才漫画家杨良是专业出身,本科时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插画、漫画。在他看来,现在的动漫圈很缺乏专业人才。杨良坦言,相比日本,国内动漫从业者还不够专业。“编辑羸弱,作者蒙混,很多高校也只是跟风开设相关专业,积淀程度不够。”而在资本进来后,优质动画产能被稀释,还有更多不具备水准的人也涌入了。据了解,2015年以来动漫投资市场火热,仅腾讯在2017年前7个月就投资了10家动漫公司,包括漫悦文化、乐匠文化、动漫堂等。资本的热潮也使得很多动漫人才纷纷自立门户,开设工作室,这也稀释了优质动画产能。“高端的工作室出品还可以,但很多中端以下的连基本审美都没有,很多画风都雷同。”杨良认为,业内应该尽快建立起一个传承或学习的体系,新人才不会感到无从下手。而在资本、市场等影响下,目前动漫的制作周期也在缩短,这也影响了作品品质及动漫人才自身积淀。同时,还有一部分优秀人才则转向了设计、游戏等盈利更强、待遇更好的行业。这些都造成了动漫在创意、剧本撰写、角色和场景设计等方面的人才缺失。高端人才稀缺,也导致动漫内容、商品及服务质量等良莠不齐。对此,广州城市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柳立子认为,目前我国大多数院校的动画人才培养仅以动画技术人才为主,兼备艺术审美和动画制作技术的高端人才十分缺乏。亟需创新动画人才培养模式,需要政府从软硬件设备、课程安排、师资培训、教研实践等各个方面给予支持和帮助,积极打通与国内外高端动画制作技术的通道,培养本土高层的策划、编剧、导演、制作等动画电影产业人才,构建一支高端动画人才队伍,提高动画制作的整体工业水平。内容融合打破“次元壁”当前,美日韩的动漫市场已非常成熟,作品也成功输出到了世界各地,比如迪士尼系列、《小黄人》、《冰河世纪》等。但我国还未诞生这类“世界级”的IP,作品质量还缺乏核心竞争力,因此也未能实现发行渠道的国际化。据了解,如今出口到国外的作品也多为中外合作。“中国动漫缺乏会讲故事的创作群体,审美不高、创意缺乏个性与勇气、故事内容不能引人入胜、艺术与商业的结合生涩是目前创作存在的主要难点。”柳立子认为,一部能打动人心的动漫作品,绝不只是为了娱乐而娱乐,而应该凸显出人文关怀,对人类共同的生存环境和人类共同面对的心灵困厄问题进行有力的探讨和阐释。广州漫友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张显峰也认为,美国和日本的动漫制作分工非常精细,流程管理、制作水平和管理水平都十分先进,形成了完整的标准体系,并集中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资源。这方面而言,国内动漫的差距还较为显著。“国产二次元内容将是一个长期的优胜劣汰的过程。”在广州天闻角川总经理陈霖霏看来,目前动漫的内容正在趋向多元化、垂直化、细分化,呈现出了内容融合的趋势。优质的动漫作品会改编成动画、游戏、舞台剧、电影,如《全职高手》。近期也有从爆款游戏改编成小说的,如《王者荣耀》改编成电竞小说。据了解,腾讯、阿里等也纷纷加入国漫这一行业,开发着网络文学、动漫、电影、电视剧、玩具偶像等。因此,不同领域之间也可围绕动漫进行“跨次元”合作。“内容融合是国产动漫的突破之一。”陈霖霏这样表示。比如《全职高手》此前就与麦当劳达成了深度的IP捆绑共建合作,线上以内容定制、捆绑营销等方式进行全网曝光,使得内容与品牌产生联动;线下则通过《全职高手》角色代言,限时推出主题甜品、在杭州推出主题餐厅等模式,从线上到线下的深层整合联动IP开发营销,打破了次元壁。聚焦IP品牌进行全产据了解,动画制作主要是通过原创动画制作、IP孵化培育来取得播映权收入及衍生品开发授权收入,比较依赖于爆款IP,否则后续的动画形象授权等价值也没法体现。制作成本高、市场不如预期、资金链无法续上等也让很多动画企业陷入重“量”不重“质”的局面。“很多动画企业都是急于求成,创作者只想将作品快速地推向市场。”广州蓝弧文化传播公司副总经理王可心表示,这也是企业自身IP品牌还不够成熟、资金不够雄厚、运作也不够扎实等多重因素造成的。“动画片与衍生品的对接才能形成资金的回报,继而反哺制作的运转。”在王可心看来,首先要聚焦自身IP品牌建设,因衍生的IP授权收入和衍生品开发收入都取决于动漫内容是否受到市场认可。如果自身IP品牌不成熟,下游的衍生开发就难以进行,很难实现价值变现。而在国外,迪士尼可以说是这一块的“鼻祖”。资料显示,迪士尼早期就通过动画电影建立起了“米老鼠”“唐老鸭”“白雪公主”等一批经典动漫形象,并授权商品生产者进行线下零售,开启了最初的衍生品版权运营;之后,又通过电影、电视、唱片等多种形式拓展传播渠道;开设迪士尼商店,发展线下销售渠道;建主题乐园、度假村,开发游戏等,实现价值变现。在漫画领域,美国的两大漫画公司(DC和Marvel)都成立于上世纪30年代,直到今天,他们创作的漫画英雄角色发掘的产业价值高达万亿以上。对此,柳立子认为,动漫产业首先要打造精品,之后才能完善产业链,通过与其周边产品结合起来运作,比如音像、书籍、玩具、服装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表层上的动漫衍生产品包括音像制品、小说、游戏、玩具模型、服装等;深层的衍生产品可以以形象授权方式进入更广泛的领域,比如主题公园等旅游产业。”

信息时报 2104天前
2506 4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