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连载23年官方贺图 萨博登场再掀波澜?

2020
07/22
15:28

动漫星空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6284
1
0

动漫星空

国漫号
2020
/
07/22
15:28
6284
1
0

7月22日是日本官方确定的“海贼王之日”,1997年的7月22日,《海贼王》漫画在周刊少年JUMP上开始连载,至今已经连载了23年。官方在今天公开了贺图和一些活动企划图,在贺图中还出现了萨博身穿和服的身影,不知道这次萨博登场是不是官方有意为之。

中国动漫产业网

除了《海贼王》连载23周年贺图,官方还公开了一系列的活动图,其中还有角色的头像图和以及和之国动画篇的新视觉图等等,内容非常丰富。

中国动漫产业网

中国动漫产业网
角色头像图

中国动漫产业网

中国动漫产业网
和之国篇动画新视觉图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图像 小部件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海贼王:赏金最低的3位海贼,两位都是毛皮族,网友:乔巴你就放弃吧!

《海贼王》这部动漫,从诞生至今一直都是所有海迷心中经典,在更新的这20多年中,尾田为大家呈现出了无数人物形象。然而要衡量一个海贼的实力有多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他们的悬赏金了。路飞在打败卡二之后赏金直接到达了15亿,成为大家口中的“第五皇”。那么你们是否知道,这部动漫中赏金最低的3位海贼都是谁吗?一起来看看吧!熊猫人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过熊猫人这个角色,他可以说是海贼王中最神秘的一个人了。经常出现在各个角落的他,会扮演成海贼,海军或者路人,就连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历史正文上,都出现过熊猫人的文字。而根据熊猫人的悬赏金来看,他是一位赏金为333万3333贝利的人,十分神秘。贝波众所周知,贝波是红心海贼团的一名船员,因为平时的言行举止十分有趣,所以被大家称为是船上的“开心果”。贝波是皮毛一族,在船上经常被大家当做是宠物,所以赏金从出场到现在都只有500贝利,不知道在未来,贝波的赏金会不会有所增加呢?乔巴我们大家都知道,在海贼王出现的这么多人物当中,乔巴的赏金可以说是最低的了。当初在司法岛事件之后,草帽团全员都成了海军的通缉对象,其他人都在几千万以上,而乔巴只有可怜的50贝利。尽管在后来的德雷斯罗萨结束之后,乔巴的金额也翻了一倍,但依然很低。不少粉丝都苦苦相劝:乔巴你就放弃吧!

《海贼王》这部动漫,从诞生至今一直都是所有海迷心中经典,在更新的这20多年中,尾田为大家呈现出了无数人物形象。然而要衡量一个海贼的实力有多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看他们的悬赏金了。路飞在打败卡二之后赏金直接到达了15亿,成为大家口中的“第五皇”。那么你们是否知道,这部动漫中赏金最低的3位海贼都是谁吗?一起来看看吧!熊猫人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过熊猫人这个角色,他可以说是海贼王中最神秘的一个人了。经常出现在各个角落的他,会扮演成海贼,海军或者路人,就连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历史正文上,都出现过熊猫人的文字。而根据熊猫人的悬赏金来看,他是一位赏金为333万3333贝利的人,十分神秘。贝波众所周知,贝波是红心海贼团的一名船员,因为平时的言行举止十分有趣,所以被大家称为是船上的“开心果”。贝波是皮毛一族,在船上经常被大家当做是宠物,所以赏金从出场到现在都只有500贝利,不知道在未来,贝波的赏金会不会有所增加呢?乔巴我们大家都知道,在海贼王出现的这么多人物当中,乔巴的赏金可以说是最低的了。当初在司法岛事件之后,草帽团全员都成了海军的通缉对象,其他人都在几千万以上,而乔巴只有可怜的50贝利。尽管在后来的德雷斯罗萨结束之后,乔巴的金额也翻了一倍,但依然很低。不少粉丝都苦苦相劝:乔巴你就放弃吧!

腾讯动漫 828天前
1467 0 0

新海诚:中国动画技术已和日本水平相当

一部风靡全亚洲、让人联想到大师宫崎骏的动画终于来到了中国。11月22日,新海诚携《你的名字。》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交流发布会,并宣布开启各大购票平台的电影预售。截止到11月20日,这部电影累计票房达189.8亿日元,并已在日韩港台等国家和地区创造各种纪录。《你的名字。》让“新海诚”这个名字第一次走向中国内地大银幕,当然,他早就在中国的日本动画迷中拥趸无数了。发布会当天,当谈到中日动画电影的差距时,他说自己抽空看了一下《大鱼海棠》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预告片,“并没有觉得日本的技术有多么领先中国”,“无论使用软件也好、技术也好,基本上都是在同一个水准上的”。此言一出,争议无数,一面是挺中国动画的“自来水”感觉得到日本大师级动画导演的肯定油然而生了民族动画的自豪感;另一面是粉日本动画和迪士尼动画的观众据理力争来否定。那么,中国动画水平真的跟日本在同一个水准吗?如果翻译准确的话,新海诚导演原话指的是“软件和技术”。这话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可以值得争论的,因为软件和技术早就全球化、网络化了,更重要的是资本化了。对于一点都“不差钱”的中国电影产业来说,应该已经可以拥有一般电影工业技术水准了。“五毛特效”的国产电影时代似乎要终结了,比如正在热映的《奇异博士》的英国特效公司Framestore以1.87亿美元的价格被中国文投控股公司收购,这家公司有成龙、冯小刚、张国立、黄晓明、李冰冰、曾志伟、唐季礼等娱乐圈大咖加盟。“技术水准”和资本直接相关,而运用技术的能力及创意创作能力才是决定“作品水准”的根本所在。中国资本走向全球,各地艺术人才的跨平台合作是极平常的事,不过本国本民族文化的创造与发展主要还是靠自身。所以,既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也没有值得指责和沮丧的。但凡看过《大鱼海棠》《大圣归来》以及对日本动画有所了解的中国观众,都会知道新海诚这段话是来自一个日本人的谦逊品质。而且拿近十年来观众反响最好、制作质量较高的一部作品与日本动画的平均水准作品相比,都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西游记大圣归来》宣传时说8年酝酿、3年制作,《大鱼海棠》更是说从12年前就有了想法,这些都被冠以“情怀”的标签,然而也暴露出中国动画产业化水准低的现状。新海诚导演两到三年产出一部作品,而且水准日进。从《她和她的猫》(1999年)、《星之声》(2002年),到我们熟悉的《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2004年)、《秒速5厘米》(2007年),再到《追逐繁星的孩子》(2011年)、《言叶之庭》(2013年)和《你的名字。》(2016年),这不仅是一个导演创作能力的体现,更是动漫产业良性发展的象征。动漫已是日本第三大产业,年营业额达230万亿日元,占GDP的10%。而且,日本动漫产业是动画、漫画、游戏不分家,基本齐头并进。漫画家在著名漫画周刊上连载的漫画成为人气作品后,就会逐步进入电视动画化、DVD化(OVA)、电影化(剧场版)等多种媒体形式,并进一步开发庞大的衍生产品如玩偶、游戏等。而我们的动画创作及产业还是一个作坊式的、散养的状态,还存在着大量模仿乃至抄袭的现象,更不用提粗制滥造、匆忙立项换取国家政策补贴的恶劣情况。《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巴拉拉小魔仙》、《铠甲勇士》等作品有中国特色,也很受中国观众的欢迎,但这些动画作品相比日本动漫还是有一定不足的。而不管是《火影忍者》、《海贼王》,还是《阴阳师》不仅风头正盛,有的更是经久不衰,这就不难理解日本动漫引领的“二次元文化”在中国从非主流向主流的迈进。正所谓师以夷技以制夷,中国动画人需要做的是将技术和情怀以真正融会贯通的艺术力结合起来。二三十年前开始,日本足球就是这样赶超中国足球的。所以,《你的名字。》上映之际,中国动画要做的是学会如何用心创作,步步为营,努力追赶,而不是沉浸在夸奖中沾沾自喜,或者迷茫于弹幕海洋中不知所措。

一部风靡全亚洲、让人联想到大师宫崎骏的动画终于来到了中国。11月22日,新海诚携《你的名字。》在中国传媒大学举办交流发布会,并宣布开启各大购票平台的电影预售。截止到11月20日,这部电影累计票房达189.8亿日元,并已在日韩港台等国家和地区创造各种纪录。《你的名字。》让“新海诚”这个名字第一次走向中国内地大银幕,当然,他早就在中国的日本动画迷中拥趸无数了。发布会当天,当谈到中日动画电影的差距时,他说自己抽空看了一下《大鱼海棠》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预告片,“并没有觉得日本的技术有多么领先中国”,“无论使用软件也好、技术也好,基本上都是在同一个水准上的”。此言一出,争议无数,一面是挺中国动画的“自来水”感觉得到日本大师级动画导演的肯定油然而生了民族动画的自豪感;另一面是粉日本动画和迪士尼动画的观众据理力争来否定。那么,中国动画水平真的跟日本在同一个水准吗?如果翻译准确的话,新海诚导演原话指的是“软件和技术”。这话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可以值得争论的,因为软件和技术早就全球化、网络化了,更重要的是资本化了。对于一点都“不差钱”的中国电影产业来说,应该已经可以拥有一般电影工业技术水准了。“五毛特效”的国产电影时代似乎要终结了,比如正在热映的《奇异博士》的英国特效公司Framestore以1.87亿美元的价格被中国文投控股公司收购,这家公司有成龙、冯小刚、张国立、黄晓明、李冰冰、曾志伟、唐季礼等娱乐圈大咖加盟。“技术水准”和资本直接相关,而运用技术的能力及创意创作能力才是决定“作品水准”的根本所在。中国资本走向全球,各地艺术人才的跨平台合作是极平常的事,不过本国本民族文化的创造与发展主要还是靠自身。所以,既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也没有值得指责和沮丧的。但凡看过《大鱼海棠》《大圣归来》以及对日本动画有所了解的中国观众,都会知道新海诚这段话是来自一个日本人的谦逊品质。而且拿近十年来观众反响最好、制作质量较高的一部作品与日本动画的平均水准作品相比,都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西游记大圣归来》宣传时说8年酝酿、3年制作,《大鱼海棠》更是说从12年前就有了想法,这些都被冠以“情怀”的标签,然而也暴露出中国动画产业化水准低的现状。新海诚导演两到三年产出一部作品,而且水准日进。从《她和她的猫》(1999年)、《星之声》(2002年),到我们熟悉的《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2004年)、《秒速5厘米》(2007年),再到《追逐繁星的孩子》(2011年)、《言叶之庭》(2013年)和《你的名字。》(2016年),这不仅是一个导演创作能力的体现,更是动漫产业良性发展的象征。动漫已是日本第三大产业,年营业额达230万亿日元,占GDP的10%。而且,日本动漫产业是动画、漫画、游戏不分家,基本齐头并进。漫画家在著名漫画周刊上连载的漫画成为人气作品后,就会逐步进入电视动画化、DVD化(OVA)、电影化(剧场版)等多种媒体形式,并进一步开发庞大的衍生产品如玩偶、游戏等。而我们的动画创作及产业还是一个作坊式的、散养的状态,还存在着大量模仿乃至抄袭的现象,更不用提粗制滥造、匆忙立项换取国家政策补贴的恶劣情况。《喜洋洋与灰太狼》、《熊出没》、《巴拉拉小魔仙》、《铠甲勇士》等作品有中国特色,也很受中国观众的欢迎,但这些动画作品相比日本动漫还是有一定不足的。而不管是《火影忍者》、《海贼王》,还是《阴阳师》不仅风头正盛,有的更是经久不衰,这就不难理解日本动漫引领的“二次元文化”在中国从非主流向主流的迈进。正所谓师以夷技以制夷,中国动画人需要做的是将技术和情怀以真正融会贯通的艺术力结合起来。二三十年前开始,日本足球就是这样赶超中国足球的。所以,《你的名字。》上映之际,中国动画要做的是学会如何用心创作,步步为营,努力追赶,而不是沉浸在夸奖中沾沾自喜,或者迷茫于弹幕海洋中不知所措。

新浪动漫 1882天前
1370 0 0

欧美漫画业面临重大转折-漫画行业的新时代变革

FTChinese总部位于阿伯丁的DC Thomson几周前宣布,英国连载时间最长的漫画《The Dandy》将于今年12月发行75周年纪念刊,那将是这份漫画最后一次发行印刷版。消息让喜爱《The Dandy》的人感到难过——这份漫画曾为许多人的童年带去许多无拘无束的快活时光。西蒙•赫弗(Simon Heffer)在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上撰文写道:“75年前,Desperate Dan第一次出现在《The Dandy》漫画上,吃了第一个牛角馅饼(cow pie,该漫画人物最喜爱的食物——译者注)。如今,现代世界令人不快地掺和了进来。”与此同时,#SaveTheDandy(拯救《The Dandy》漫画)开始成为Twitter上的热门话题。20世纪50年代,《The Dandy》的发行量达到每周200万份的巅峰,现在则降至每周不到7500份——而与其同时期的美国漫画英雄如今仍主宰着全球电影票房。大西洋两岸的儿童漫画都面临压力。美国的《阿奇漫画》(Archie)和《MAD》等杂志看上去无关门之虞,但已经失去了过去对9-13岁儿童读者 的那种吸引力,因为数字录像机、Netfix视频点播、YouTube,以及“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等移动应用抢走了儿童的注意力。随着办报纸变成一件无趣的事情,报纸能够为滑稽连环漫画提供的版面也更少了。有些报业公司,比如Scripps旗下的United Media,将Dilbert和Marmaduke等通过稿件辛迪加在多家报纸同时发表的连环漫画的大部分创作外包出去,从而降低了成本。然而,从《The Dandy》的衰落中,我们可以得到几条更具有普适性的教训,关于跟上儿童变幻无常的口味是多么困难、一些新的数字化选择对消费者行为的改变是多么迅速,以及在不同平台上管理品牌是多么有必要。伦敦卡通博物馆(Cartoon Museum)馆长安妮塔•奥布赖恩(Anita O’Brien)表示,在漫画与电视和电脑游戏争夺儿童注意力之际,《The Dandy》未能创造出可供孩子们在不同媒体上追踪欣赏的角色。该博物馆将在今年10月份举办一场Dandy漫画展。去年,芝麻工作室(Sesame Workshop)对幼儿数字化产品使用习惯的一项调查显示,现在的幼儿能够接触到从电子游戏到平板电脑的17种媒体平台,而20世纪30年代的幼儿能接 触到的只有印刷品、广播和电影这3种。这项调查援引了凯瑟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0年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8至18岁的孩子接触媒体的时间已从1999年的每日7.5小时增至每日近11个小时。5至9 岁的孩子中,约有90%每天仍会花1小时左右的时间读书,而一些来自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阅读图书和杂志的时间甚至有所增加。孩子们接触媒体的方式仍然以看电视为主,但电视业突然之间也开始被一个类似的问题所困扰,即:如何留住这些小观众。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德•云格尔(Todd Juenger)上月指出,关于Netfix等视频点播服务是否侵蚀了电视业,争论最激烈的领域莫过于儿童节目。激化儿童节目领域争论的原因在于一个令人迷惑的现象:维亚康姆(Viacom)旗下的尼克儿童频道(Nickelodeon,市场领军者)在美国的 收视率同比下降了20%至30%。维亚康姆辩称,问题出在尼尔森(Nielsen)的收视率计算体系上,而野村证券(Nomura)的迈克尔•内桑德 (Michael Nathanson)等分析师则补充了其他一系列原因——从Netflix推出新的儿童节目到去年冬天天气暖和。尼克儿童节目的竞争对手——迪士尼的《Doc McStuffins》和《米老鼠》(Mickey Mouse)动画、以及卡通电视网(Cartoon Network)的《探险活宝》(Adventure Time)和《Gumball》等节目则没有出现这样的收视率下滑,这显示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尼克儿童频道的《海绵宝宝》(SpongeBob Square Pants)和《Desperate Dan》一样,已经过气了。一名儿童频道高管表示:“Dan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逐渐过气的,而SpongeBob的经历则表明,风靡一时的标志性角色在当今时代可能迅速失去光芒。经营面向儿童的媒体是一项终极挑战,因为观众总在长大,想要保持市场领先地位是很困难的。”维亚康姆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多曼(Philippe Dauman)本月承认,有必要更新尼克儿童频道的节目单,并宣布将推出14部新的剧集、电影和试播片。他表示:“更新节目内容能够吸引更多新观众,这是一条屡试不爽的规律,对小观众而言效果尤其明显。”长期以来,儿童一直是一个难以讨好的媒体受众群,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他们已经完全抛弃传统媒体。虽然有些连环漫画生存困难,但儿童杂志市场上其他一些连环漫画的发行量却在增长。从《海绵宝宝》和《粉红猪小妹》(Pepppa Pig)等电视节目品牌中脱胎出来的特许衍生品正迅速增加。美国广播公司(ABC)几周前报道,今年上半年,英国一份根据网络游戏《摩西怪物》(Moshi Monsters)改编的杂志每月销量超过22万份,比去年12月份的数字增长了38%,而学龄前儿童杂志业今年上半年的发行量同比增长了12%,去年上半年的数字为近100万份。出版公司Redan Publishing的运营总监苏珊•奥克曼(Suzanne Hochman)说:“公司正在蓬勃发展。”该公司出版面向3-8岁儿童的教育杂志,比如《托马斯和朋友们》(Thomas & Friends),以及美国的《史酷比》(Scooby-Doo)。她说:“不管未来我们变得多依赖电子技术,毕竟每个人仍要学会读和写。”一些读者的口味从《The Dandy》转向超级英雄、僵尸和冒险漫画之类的漫画作品,在报刊亭销售情况普遍每况愈下的情况下,甚至在探索发行电子版可能性的同时,迎合这些新口味的漫画作品异军突起。全球最大的漫画经销商钻石漫画(Diamond Comics)估计,今年美国漫画业营收将同比上涨21%(去年的数字超过6亿美元),其中图像小说(graphic novel)将同比增长14%。奥布莱恩表示,就连英国的漫画市场也出现了复苏迹象。刊登连环漫画和益智游戏的32开周刊《Phoenix》自去年创刊至今,已拥有近9000名读者。该刊通过Waitrose超市、独立书店和在线订阅发售。两年前,11岁男生朱姆•罗克曼(Zoom Rockman)创立了《The Zoom》,通过漫画书店和伦敦北部一家报刊经销商销售。正在改变成人图书市场面貌的自助出版趋势也为漫画家在国内外提供了新机遇。昨日DC Thompson暗示,该公司计划让Desperate Dan和《The Dandy》漫画中的其他角色在网络上重生。奥布莱恩表示:“那个漫画并没有看上去那样老套。”《The Dandy》远非第一份停刊的连环漫画。奥布莱恩指出,淘气包丹尼斯(Dennis the Menace)和史努比(Snoopy)等漫画角色已变成动画片和其他媒体中的角色,但这种情况很少见,大多数漫画角色未能走出纸张、在其他媒体上焕发生机。时代华纳(Time Warner)旗下的DC娱乐(DC Entertainment)出版了《蝙蝠侠》(Batman)、《沙人》(Sandman)、《超人》(Superman)和《MAD》的漫画书。如今,该公司称自己的使命是整合母公司的各项业务,“将其漫画故事和漫画角色推向所有媒体”——从消费品到互动游戏。华纳兄弟(Warner Bros)制作的《蝙蝠侠》系列电影的最新一集《黑暗骑士崛起》(Dark Knight Rises) ,目前已在全球创下8.4亿美元票房。而由斯坦•李(Stan Lee)的《惊奇》漫画(Marvel)改变的电影《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以近1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为今年的票房冠军。迪士尼(Disney)在2009年收购了《惊奇》漫画,以提振其对男孩的吸引力。Desperate Dan吃牛角馅饼的情节不一定能保证电影票大卖特卖,但这部作品未能跳出漫画书,走向电视荧幕、游戏和各种应用,导致出版印刷业走向灭亡的边缘,这为急于避免相似命运的传统媒体业老板们上了一课。漫画和其他媒体一样,都在进化。奥布莱恩表示:“再也不存在一个孤立的漫画世界了。在这种趋势下,漫画市场开始不再局限于小孩子。青少年和成人漫画市场都在增长。以前可能不看漫画的人,现在都开始更严肃地看待漫画了。”好吧,作为一家传统媒体,FT 表达的观点仍然是偏向保守,换言之,它并没有那么“直白”地阐明“转折”到底是个怎样的“转折”,但如果将一些数字单独罗列,透过这些巨大的落差,背后究竟存在怎样“不堪入目”或者说“血淋淋”的事实,也就不言而喻了——从顶峰时期的每周200万份到现在的每周不到7500份,连鼎盛时期的1%销量都达不到,可以想象其悲壮和近乎“苟延残喘”的生存现状。作者由此衍生出来的一个论点是:传统纸质漫画的衰落,究竟是因为数字媒体的兴起,还是其内容本身失去了吸引力?通过一些数据的对比不难发现,就整个市场局势来看,漫画行业本身是健康的,而出问题的则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漫画角色和套路内容“过时”了,有的则是没有及时抓住走出纸张,转战新媒体的契机,还有的则是因为读者对该种故事内容的厌倦。 倘若反过来看日本漫画行业,又何尝不同样具有类似的缩影呢?当然,日本动漫行业的工作者们的作品显然比《The Dandy》要灵活的多,他们懂得根据市场的需求推出符合时宜的作品,例如大获成功的《K-ON!》等。但日本显然已缺乏再酝酿一部《龙珠》、《高达》系列或者《海贼王》这样的世界级作品的能力了,本土市场的萎缩以及细分化让竞争变的更加白热化,而在这样略有些“狭隘”的市场里,还充斥着大量“被惯坏”了的读者——少子化是发达国家的整体趋势,但这也意味着,新的漫画作品无法总是用类似的套路去“忽悠”几乎相同的一批读者。然而在拓展海外市场的路途上,他们面对的是强大的美式漫画,即便在不少人眼里,各种“侠”的套路几乎没什么差别,不过事实是,各种“侠”和《变形金刚》每年都肆虐着全球的各种相关产业,而与之相对的日本动漫却声量寥寥。 “更严肃地看待漫画”是一个颇为“有趣”的观点,而这或正是所谓的“转折”之所在,那么对日本漫画产业,究竟有没有借鉴意义呢?只恐怕,对遵循传统的日本公司来说,要撼动既有产业格局的难度要大过任何外界所施加的压力。而对欧美漫画业,若不能从既有的格局中跳脱出来,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建立作品的整体影响,进而打造出更宽泛和符合时宜的盈利方式,而仍旧只是专注于钻研内容的细微调整,恐怕是难以在新的时代里翻身了。

FTChinese总部位于阿伯丁的DC Thomson几周前宣布,英国连载时间最长的漫画《The Dandy》将于今年12月发行75周年纪念刊,那将是这份漫画最后一次发行印刷版。消息让喜爱《The Dandy》的人感到难过——这份漫画曾为许多人的童年带去许多无拘无束的快活时光。西蒙•赫弗(Simon Heffer)在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上撰文写道:“75年前,Desperate Dan第一次出现在《The Dandy》漫画上,吃了第一个牛角馅饼(cow pie,该漫画人物最喜爱的食物——译者注)。如今,现代世界令人不快地掺和了进来。”与此同时,#SaveTheDandy(拯救《The Dandy》漫画)开始成为Twitter上的热门话题。20世纪50年代,《The Dandy》的发行量达到每周200万份的巅峰,现在则降至每周不到7500份——而与其同时期的美国漫画英雄如今仍主宰着全球电影票房。大西洋两岸的儿童漫画都面临压力。美国的《阿奇漫画》(Archie)和《MAD》等杂志看上去无关门之虞,但已经失去了过去对9-13岁儿童读者 的那种吸引力,因为数字录像机、Netfix视频点播、YouTube,以及“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等移动应用抢走了儿童的注意力。随着办报纸变成一件无趣的事情,报纸能够为滑稽连环漫画提供的版面也更少了。有些报业公司,比如Scripps旗下的United Media,将Dilbert和Marmaduke等通过稿件辛迪加在多家报纸同时发表的连环漫画的大部分创作外包出去,从而降低了成本。然而,从《The Dandy》的衰落中,我们可以得到几条更具有普适性的教训,关于跟上儿童变幻无常的口味是多么困难、一些新的数字化选择对消费者行为的改变是多么迅速,以及在不同平台上管理品牌是多么有必要。伦敦卡通博物馆(Cartoon Museum)馆长安妮塔•奥布赖恩(Anita O’Brien)表示,在漫画与电视和电脑游戏争夺儿童注意力之际,《The Dandy》未能创造出可供孩子们在不同媒体上追踪欣赏的角色。该博物馆将在今年10月份举办一场Dandy漫画展。去年,芝麻工作室(Sesame Workshop)对幼儿数字化产品使用习惯的一项调查显示,现在的幼儿能够接触到从电子游戏到平板电脑的17种媒体平台,而20世纪30年代的幼儿能接 触到的只有印刷品、广播和电影这3种。这项调查援引了凯瑟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2010年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8至18岁的孩子接触媒体的时间已从1999年的每日7.5小时增至每日近11个小时。5至9 岁的孩子中,约有90%每天仍会花1小时左右的时间读书,而一些来自较低收入家庭的孩子阅读图书和杂志的时间甚至有所增加。孩子们接触媒体的方式仍然以看电视为主,但电视业突然之间也开始被一个类似的问题所困扰,即:如何留住这些小观众。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德•云格尔(Todd Juenger)上月指出,关于Netfix等视频点播服务是否侵蚀了电视业,争论最激烈的领域莫过于儿童节目。激化儿童节目领域争论的原因在于一个令人迷惑的现象:维亚康姆(Viacom)旗下的尼克儿童频道(Nickelodeon,市场领军者)在美国的 收视率同比下降了20%至30%。维亚康姆辩称,问题出在尼尔森(Nielsen)的收视率计算体系上,而野村证券(Nomura)的迈克尔•内桑德 (Michael Nathanson)等分析师则补充了其他一系列原因——从Netflix推出新的儿童节目到去年冬天天气暖和。尼克儿童节目的竞争对手——迪士尼的《Doc McStuffins》和《米老鼠》(Mickey Mouse)动画、以及卡通电视网(Cartoon Network)的《探险活宝》(Adventure Time)和《Gumball》等节目则没有出现这样的收视率下滑,这显示出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尼克儿童频道的《海绵宝宝》(SpongeBob Square Pants)和《Desperate Dan》一样,已经过气了。一名儿童频道高管表示:“Dan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逐渐过气的,而SpongeBob的经历则表明,风靡一时的标志性角色在当今时代可能迅速失去光芒。经营面向儿童的媒体是一项终极挑战,因为观众总在长大,想要保持市场领先地位是很困难的。”维亚康姆首席执行官菲利普•多曼(Philippe Dauman)本月承认,有必要更新尼克儿童频道的节目单,并宣布将推出14部新的剧集、电影和试播片。他表示:“更新节目内容能够吸引更多新观众,这是一条屡试不爽的规律,对小观众而言效果尤其明显。”长期以来,儿童一直是一个难以讨好的媒体受众群,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他们已经完全抛弃传统媒体。虽然有些连环漫画生存困难,但儿童杂志市场上其他一些连环漫画的发行量却在增长。从《海绵宝宝》和《粉红猪小妹》(Pepppa Pig)等电视节目品牌中脱胎出来的特许衍生品正迅速增加。美国广播公司(ABC)几周前报道,今年上半年,英国一份根据网络游戏《摩西怪物》(Moshi Monsters)改编的杂志每月销量超过22万份,比去年12月份的数字增长了38%,而学龄前儿童杂志业今年上半年的发行量同比增长了12%,去年上半年的数字为近100万份。出版公司Redan Publishing的运营总监苏珊•奥克曼(Suzanne Hochman)说:“公司正在蓬勃发展。”该公司出版面向3-8岁儿童的教育杂志,比如《托马斯和朋友们》(Thomas & Friends),以及美国的《史酷比》(Scooby-Doo)。她说:“不管未来我们变得多依赖电子技术,毕竟每个人仍要学会读和写。”一些读者的口味从《The Dandy》转向超级英雄、僵尸和冒险漫画之类的漫画作品,在报刊亭销售情况普遍每况愈下的情况下,甚至在探索发行电子版可能性的同时,迎合这些新口味的漫画作品异军突起。全球最大的漫画经销商钻石漫画(Diamond Comics)估计,今年美国漫画业营收将同比上涨21%(去年的数字超过6亿美元),其中图像小说(graphic novel)将同比增长14%。奥布莱恩表示,就连英国的漫画市场也出现了复苏迹象。刊登连环漫画和益智游戏的32开周刊《Phoenix》自去年创刊至今,已拥有近9000名读者。该刊通过Waitrose超市、独立书店和在线订阅发售。两年前,11岁男生朱姆•罗克曼(Zoom Rockman)创立了《The Zoom》,通过漫画书店和伦敦北部一家报刊经销商销售。正在改变成人图书市场面貌的自助出版趋势也为漫画家在国内外提供了新机遇。昨日DC Thompson暗示,该公司计划让Desperate Dan和《The Dandy》漫画中的其他角色在网络上重生。奥布莱恩表示:“那个漫画并没有看上去那样老套。”《The Dandy》远非第一份停刊的连环漫画。奥布莱恩指出,淘气包丹尼斯(Dennis the Menace)和史努比(Snoopy)等漫画角色已变成动画片和其他媒体中的角色,但这种情况很少见,大多数漫画角色未能走出纸张、在其他媒体上焕发生机。时代华纳(Time Warner)旗下的DC娱乐(DC Entertainment)出版了《蝙蝠侠》(Batman)、《沙人》(Sandman)、《超人》(Superman)和《MAD》的漫画书。如今,该公司称自己的使命是整合母公司的各项业务,“将其漫画故事和漫画角色推向所有媒体”——从消费品到互动游戏。华纳兄弟(Warner Bros)制作的《蝙蝠侠》系列电影的最新一集《黑暗骑士崛起》(Dark Knight Rises) ,目前已在全球创下8.4亿美元票房。而由斯坦•李(Stan Lee)的《惊奇》漫画(Marvel)改变的电影《复仇者联盟》(The Avengers)以近1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为今年的票房冠军。迪士尼(Disney)在2009年收购了《惊奇》漫画,以提振其对男孩的吸引力。Desperate Dan吃牛角馅饼的情节不一定能保证电影票大卖特卖,但这部作品未能跳出漫画书,走向电视荧幕、游戏和各种应用,导致出版印刷业走向灭亡的边缘,这为急于避免相似命运的传统媒体业老板们上了一课。漫画和其他媒体一样,都在进化。奥布莱恩表示:“再也不存在一个孤立的漫画世界了。在这种趋势下,漫画市场开始不再局限于小孩子。青少年和成人漫画市场都在增长。以前可能不看漫画的人,现在都开始更严肃地看待漫画了。”好吧,作为一家传统媒体,FT 表达的观点仍然是偏向保守,换言之,它并没有那么“直白”地阐明“转折”到底是个怎样的“转折”,但如果将一些数字单独罗列,透过这些巨大的落差,背后究竟存在怎样“不堪入目”或者说“血淋淋”的事实,也就不言而喻了——从顶峰时期的每周200万份到现在的每周不到7500份,连鼎盛时期的1%销量都达不到,可以想象其悲壮和近乎“苟延残喘”的生存现状。作者由此衍生出来的一个论点是:传统纸质漫画的衰落,究竟是因为数字媒体的兴起,还是其内容本身失去了吸引力?通过一些数据的对比不难发现,就整个市场局势来看,漫画行业本身是健康的,而出问题的则各有各的原因,有的漫画角色和套路内容“过时”了,有的则是没有及时抓住走出纸张,转战新媒体的契机,还有的则是因为读者对该种故事内容的厌倦。 倘若反过来看日本漫画行业,又何尝不同样具有类似的缩影呢?当然,日本动漫行业的工作者们的作品显然比《The Dandy》要灵活的多,他们懂得根据市场的需求推出符合时宜的作品,例如大获成功的《K-ON!》等。但日本显然已缺乏再酝酿一部《龙珠》、《高达》系列或者《海贼王》这样的世界级作品的能力了,本土市场的萎缩以及细分化让竞争变的更加白热化,而在这样略有些“狭隘”的市场里,还充斥着大量“被惯坏”了的读者——少子化是发达国家的整体趋势,但这也意味着,新的漫画作品无法总是用类似的套路去“忽悠”几乎相同的一批读者。然而在拓展海外市场的路途上,他们面对的是强大的美式漫画,即便在不少人眼里,各种“侠”的套路几乎没什么差别,不过事实是,各种“侠”和《变形金刚》每年都肆虐着全球的各种相关产业,而与之相对的日本动漫却声量寥寥。 “更严肃地看待漫画”是一个颇为“有趣”的观点,而这或正是所谓的“转折”之所在,那么对日本漫画产业,究竟有没有借鉴意义呢?只恐怕,对遵循传统的日本公司来说,要撼动既有产业格局的难度要大过任何外界所施加的压力。而对欧美漫画业,若不能从既有的格局中跳脱出来,在更广阔的平台上建立作品的整体影响,进而打造出更宽泛和符合时宜的盈利方式,而仍旧只是专注于钻研内容的细微调整,恐怕是难以在新的时代里翻身了。

13207 0 0

日本动漫在中国进入了一波三折的多舛期

近期,文化部责令整改动漫节目,许多知名日本动漫如《海贼王》《火影忍者》《柯南》等纷纷中招。动画研究者关中阿福表示,日本动漫已经在中国风行了35年,早年引进的动画片不仅深受孩子们欢迎,也被家长和学界给予了正面评价。此次文化部下发整改令,一方面是为了应对互联网传播的新形势,另一方面也是在机制与体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无法可依又不能不作为的必然结果。日本动漫齐“触礁”近期,日本动画片在中国的命运进入了一波三折的多舛期。3月31日,文化部下发《第23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多家动漫视频网站被责令整改。其中,3部日本动画片被点名批评——《东京残响》代表暴恐内容,宣传“以暴制暴”思想;《Blood-C》画面恐怖血腥,令人极度不适;《学园默示录》以色情元素吸引眼球,明显违背社会道德底线和公序良俗。4月13日,一篇名为《文化部整治暴恐动漫 第一批查处名单4月16日下架》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海贼王》《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等纷纷中招。随后,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应此事时,并未否认其真实性,仅表示正式名单随后就会公布。4月19日,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播出的《法治进行时》节目批评《名侦探柯南》称:“对于孩子来说,有些动漫作品的危害更是触目惊心,暴力血腥的情节被一再渲染。他们打着动漫作品的旗号,其实就是一部赤裸裸的犯罪教科书。”节目播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将日本动画片再次推至风口浪尖。风行35载曲曲折折1980年,中央电视台从日本引进手冢治虫的动漫名作《铁臂阿童木》,开海外动画片引进中国之先河。此后,日本动画片作为进口动画片中的主力军,一直牢牢地占据着中国内地动画时段的半壁江山。早些年,《聪明的一休》《世界童话名作选》《三千里寻母记》《咪咪流浪记》等日本引进动画片在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方面功不可没。正因如此,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当时的广电部及后来的广电总局并没有对日系引进动画片出台相应的监管措施。然而,在1995年前后,随着卫星电视、有线电视以及教育电视台的兴起,进口动画片的引进呈现出泛滥之势。动画片进口不受审核、配额限制,一些暴力倾向突出的日本动画片随之频频出现中国的在电视荧屏上。其中,影响最大的《北斗神拳》在各地方电视台播出后,其“血肉横飞,五官挪移”的画面令许多人“都惊呆了”。随后,该片被紧急叫停,但“日系动画片的成人化倾向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开始成为社会热议话题。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2000年3月,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加强动画片引进和播放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电视台每套节目每天播出进口动画片在少儿节目中的占比不能超过25%,而进口动画片在动画片播出总量中的比重不能起过40%。这也是广电总局首次就进口动画片的引进播出作出明确规定。2006年前后,有关进口动画片,特别是日系动画片的负面评论再度甚嚣尘上,民族动画产业界对其微词颇多——一些日本动画片以为推广其动画品牌,不惜将相关动画片以免费或极低的价格提供给内地电视台播放,这让一些国产动画片公司难以生存。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广电总局连续两次下达“禁播令”,要求各电视台在每天晚间黄金时间不得播出进口动画片。这纸禁令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产动画片的发展——各地电视台为了避免动画片时段“开天窗”,纷纷加大了向国内动画制作公司采购的力度。“一刀切”的难言之隐事实上,在机制与体制都不健全的情况下,对于日系动画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实属主管部门的无奈之举。毕竟,电影分级何时落地尚无时间表,动画分级更不具操作性,但是如今一些涉及色情、暴力的日本动画片,的确给一部分未成年人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此次剑指日本动画的直接推手是文化部而非广电总局,主管部门的转换其实已经凸显出市场形势的“大不同”。高清视频点播的兴起、移动互联网的流行都使传统的主管部门有些“鞭长莫及”。同时,针对日本动画的攻防战,电视荧屏已经不再完全是主战场了。不过,政府主管部门职能角色的积极转变及重新定位,依然无法在化解各方歧见方面有所作为。这种无奈之举是现阶段无法可依又不可以不作为的必然结果。分级之前我们能做什么?此次“下架清单”的发布以及对“柯南”的单方面指责,让很多人都加入到了声援“呼吁出台分级制”的队伍中去。然而,在如今放映渠道多元化的情况下,分级制度能否成为“百忧解”?恐怕不能。为日系动画片贴上不同的标签,无法有效地将过于成人化的内容造成的负面影响降至最小。如同推动足球发展改革一样,在分级制实施之前,主动采取一些灵活务实的做法,或将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国外的许多经验证明,在现有情况下,我们依然有许多条路可走:1.美国在引进《超时空要塞》等日本动画片时,对其中的裸露、血腥画面进行了必要的删减。2.一些国家在播出动画片时,会打出“以下节目请在家长指引下观看”的提示字幕。3.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制作的蓝精灵村被炮弹轰炸的公益片在荷兰播出时,只选择晚上孩子们入睡后的时段。

近期,文化部责令整改动漫节目,许多知名日本动漫如《海贼王》《火影忍者》《柯南》等纷纷中招。动画研究者关中阿福表示,日本动漫已经在中国风行了35年,早年引进的动画片不仅深受孩子们欢迎,也被家长和学界给予了正面评价。此次文化部下发整改令,一方面是为了应对互联网传播的新形势,另一方面也是在机制与体制不健全的情况下,无法可依又不能不作为的必然结果。日本动漫齐“触礁”近期,日本动画片在中国的命运进入了一波三折的多舛期。3月31日,文化部下发《第23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多家动漫视频网站被责令整改。其中,3部日本动画片被点名批评——《东京残响》代表暴恐内容,宣传“以暴制暴”思想;《Blood-C》画面恐怖血腥,令人极度不适;《学园默示录》以色情元素吸引眼球,明显违背社会道德底线和公序良俗。4月13日,一篇名为《文化部整治暴恐动漫 第一批查处名单4月16日下架》的文章在网络上流传,《海贼王》《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等纷纷中招。随后,文化部相关负责人在回应此事时,并未否认其真实性,仅表示正式名单随后就会公布。4月19日,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播出的《法治进行时》节目批评《名侦探柯南》称:“对于孩子来说,有些动漫作品的危害更是触目惊心,暴力血腥的情节被一再渲染。他们打着动漫作品的旗号,其实就是一部赤裸裸的犯罪教科书。”节目播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将日本动画片再次推至风口浪尖。风行35载曲曲折折1980年,中央电视台从日本引进手冢治虫的动漫名作《铁臂阿童木》,开海外动画片引进中国之先河。此后,日本动画片作为进口动画片中的主力军,一直牢牢地占据着中国内地动画时段的半壁江山。早些年,《聪明的一休》《世界童话名作选》《三千里寻母记》《咪咪流浪记》等日本引进动画片在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方面功不可没。正因如此,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当时的广电部及后来的广电总局并没有对日系引进动画片出台相应的监管措施。然而,在1995年前后,随着卫星电视、有线电视以及教育电视台的兴起,进口动画片的引进呈现出泛滥之势。动画片进口不受审核、配额限制,一些暴力倾向突出的日本动画片随之频频出现中国的在电视荧屏上。其中,影响最大的《北斗神拳》在各地方电视台播出后,其“血肉横飞,五官挪移”的画面令许多人“都惊呆了”。随后,该片被紧急叫停,但“日系动画片的成人化倾向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开始成为社会热议话题。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2000年3月,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加强动画片引进和播放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电视台每套节目每天播出进口动画片在少儿节目中的占比不能超过25%,而进口动画片在动画片播出总量中的比重不能起过40%。这也是广电总局首次就进口动画片的引进播出作出明确规定。2006年前后,有关进口动画片,特别是日系动画片的负面评论再度甚嚣尘上,民族动画产业界对其微词颇多——一些日本动画片以为推广其动画品牌,不惜将相关动画片以免费或极低的价格提供给内地电视台播放,这让一些国产动画片公司难以生存。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广电总局连续两次下达“禁播令”,要求各电视台在每天晚间黄金时间不得播出进口动画片。这纸禁令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国产动画片的发展——各地电视台为了避免动画片时段“开天窗”,纷纷加大了向国内动画制作公司采购的力度。“一刀切”的难言之隐事实上,在机制与体制都不健全的情况下,对于日系动画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实属主管部门的无奈之举。毕竟,电影分级何时落地尚无时间表,动画分级更不具操作性,但是如今一些涉及色情、暴力的日本动画片,的确给一部分未成年人造成了不小的负面影响。与此同时,此次剑指日本动画的直接推手是文化部而非广电总局,主管部门的转换其实已经凸显出市场形势的“大不同”。高清视频点播的兴起、移动互联网的流行都使传统的主管部门有些“鞭长莫及”。同时,针对日本动画的攻防战,电视荧屏已经不再完全是主战场了。不过,政府主管部门职能角色的积极转变及重新定位,依然无法在化解各方歧见方面有所作为。这种无奈之举是现阶段无法可依又不可以不作为的必然结果。分级之前我们能做什么?此次“下架清单”的发布以及对“柯南”的单方面指责,让很多人都加入到了声援“呼吁出台分级制”的队伍中去。然而,在如今放映渠道多元化的情况下,分级制度能否成为“百忧解”?恐怕不能。为日系动画片贴上不同的标签,无法有效地将过于成人化的内容造成的负面影响降至最小。如同推动足球发展改革一样,在分级制实施之前,主动采取一些灵活务实的做法,或将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国外的许多经验证明,在现有情况下,我们依然有许多条路可走:1.美国在引进《超时空要塞》等日本动画片时,对其中的裸露、血腥画面进行了必要的删减。2.一些国家在播出动画片时,会打出“以下节目请在家长指引下观看”的提示字幕。3.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制作的蓝精灵村被炮弹轰炸的公益片在荷兰播出时,只选择晚上孩子们入睡后的时段。

1349 0 0

像《海贼王》一样的热门动漫如何赚钱?

今天,小编与大家讨论的话题是一部热门动漫如何赚钱,当然,这里有个“热门”的限定条件,并不适用于冷门作品,毕竟冷门作品还挣扎在“生存线”上,并不能很好进入产值回报阶段。但是热门动漫作品却拥有广大的市场可供发挥。不过所有观点,都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哦~ 说起来最赚钱的动漫作品,第一个引入你脑海的是什么?小编想起来的是日本动漫中的几部经典作品,比如说《火影忍者》《海贼王》。既然《火影忍者》已经完结,今天就以日本当今无论是影响力和销量都排行第一的漫画《海贼王》为例,看看别人家的动漫都是怎么赚钱的。多种产品传播渠道最开始是在杂志上连载贩卖,“赔本赚吆喝”。《海贼王》所连载的《周刊少年jump》(以下简称jump)是集英社旗下的漫画杂志,位列日本三大少年漫画杂志之首。售价为240日元(这个价钱在日本大约能买到一盒牛奶),逢周一发售,每期发行量为500万册左右。jump的原始销售基本上是不盈利的,估计印刷费都不够,实质上是作为广告的形式向青少年推广杂志社的漫画。《海贼王》在每周更新的jump上的剧情是最前沿的,代表着这个故事的最新发展,比动画和单行本都要领先很多。所有相比于晚上守在电视上看落后大半年的动画剧情,日本青少年更倾向于买一本杂志在上学途中看。单行本开始发力。《海贼王》的单行本销售在日本是神一样的成绩。单论日本国内的销量,《海贼王》单行本的总销售量为2.6亿册,意味着平均每个日本人都有两本《海贼王》的单行本。可以说,单行本基本没有二次加工成本,完全是拿原来刊登过的漫画重新印刷卖钱,漫画的直接盈利阶段是单行本发行阶段。单行本盈利是漫画盈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动画又是“吃力不讨好”《海贼王》的播放电视台为日本富士电视台,制作交给日本老牌动画公司东映动画。因为动画制作中间涉及到非常多复杂的因素,所以总的来说,电视动画制作公司是整个动漫产业环节中最吃力不讨好的,无论对于原公司还是动画制作公司的盈利都不高。原漫画公司和作者把它当广告商来用,自己的运营在网络和盗版的高速发展下越发举步维艰,日本的动漫产业发展受网络时代打击最大的也就是这个环节。剧场版电影无需多言,盈利可观,但是台阶太高,因为拼的就是强大的影响力。我国动漫产业有这样的例子,大家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小编说的是哪部了吧。大卖周边产品要说以上阶段还只是打基础,周边衍生产品那就是“此时不赚何时赚”!前面那些环节其实都是打好“群众基础”,合理的良性循环也该进入了版权授权衍生品销售环节了,广大的用户给《海贼王》的周边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丰富的产品选择让一众粉丝买的不亦乐乎。根据《海贼王》的案例不难看出,这是整个产业链中产值回报最直接最快速的环节。虽然以目前的产品质量来讲,我国动漫产业确实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精品货”。但是在效仿先进案例和运作经验上,我国不少动漫企业还是抓住了规律。像广东奥飞动漫,厦门翔通动漫,都是全产业链运作的企业。当下手机动漫红火,小编就简单以翔通动漫的例子来简述下我国新媒体动漫企业都是如何进行产业化运作的。翔通动漫并不是传统动漫企业只主打一个产品,相反,翔通动漫生产的产品类型非常多。不过,哪怕再多产品也有主打的明星品牌。绿豆蛙、酷巴熊就都是翔通动漫主打的明星品牌。跟《海贼王》一样的是,绿豆蛙也运用多种传播渠道为接下来的“赚钱”打基础。2003年,“绿豆蛙”动漫形象设计完成,紧接着申请了多项商标和专利,逐渐积累了700多分钟的“绿豆蛙”动画短片系列。翔通动漫采取网络互联网与杂志硬广告等传播渠道结合推广,不仅自主出版了“绿豆蛙语录”,“绿豆蛙糗事集”,“绿豆蛙形象设定集”等书籍,通过做杂志相应插页、彩页广告等传统渠道形式,深入目标人群关注的腹地,强势推广;而且在网络、户外视频、手机等新媒体上有独特的传播渠道,如在地铁上播放绿豆蛙公益视频等户外媒体,把绿豆蛙卡通品牌的各类时尚应用化表情动图、flash主题短片、系列幽默主题壁纸等通过手机移动终端投放,争取达到最大范围内接触到目标消费人群。这里面,小编不得不为翔通动漫的思路赞一个,因为走正常的路线显然拼不过“老牌”日本动漫,于是翔通动漫为绿豆蛙选取了公益大使路线,专门制作绿豆蛙公益动画120多集,漫画2000多屏,以广泛长久持续的宣传公益;并积极参加各类公益活动,让绿豆蛙这个形象嵌入公益事业。让人们一想起公益事业就想起绿豆蛙,这样,绿豆蛙就日益成为“全民公益大使”。到如今绿豆蛙形象传播人次超过一亿人次,累积了数百万活跃用户。基础打完就要谈谈赚钱的事儿,绿豆蛙目前的衍生品种类在大陆地区也是名列前茅,除了传统的文具、玩具、生活用品等以外,绿豆蛙还有“高大上”的游戏乐园授权,全国多地都出现了绿豆蛙主题乐园。绿豆蛙给“东家”翔通动漫赚了多少钱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了!小编觉得,如果动漫企业能够在一开始梳理品牌观念,以用户需求和市场为导向,用心打造一个产品或者动漫品牌,在产业链运作方面也尽量精细化,那么扭亏为盈,成为“经典”并不是无稽之谈!

今天,小编与大家讨论的话题是一部热门动漫如何赚钱,当然,这里有个“热门”的限定条件,并不适用于冷门作品,毕竟冷门作品还挣扎在“生存线”上,并不能很好进入产值回报阶段。但是热门动漫作品却拥有广大的市场可供发挥。不过所有观点,都是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哦~ 说起来最赚钱的动漫作品,第一个引入你脑海的是什么?小编想起来的是日本动漫中的几部经典作品,比如说《火影忍者》《海贼王》。既然《火影忍者》已经完结,今天就以日本当今无论是影响力和销量都排行第一的漫画《海贼王》为例,看看别人家的动漫都是怎么赚钱的。多种产品传播渠道最开始是在杂志上连载贩卖,“赔本赚吆喝”。《海贼王》所连载的《周刊少年jump》(以下简称jump)是集英社旗下的漫画杂志,位列日本三大少年漫画杂志之首。售价为240日元(这个价钱在日本大约能买到一盒牛奶),逢周一发售,每期发行量为500万册左右。jump的原始销售基本上是不盈利的,估计印刷费都不够,实质上是作为广告的形式向青少年推广杂志社的漫画。《海贼王》在每周更新的jump上的剧情是最前沿的,代表着这个故事的最新发展,比动画和单行本都要领先很多。所有相比于晚上守在电视上看落后大半年的动画剧情,日本青少年更倾向于买一本杂志在上学途中看。单行本开始发力。《海贼王》的单行本销售在日本是神一样的成绩。单论日本国内的销量,《海贼王》单行本的总销售量为2.6亿册,意味着平均每个日本人都有两本《海贼王》的单行本。可以说,单行本基本没有二次加工成本,完全是拿原来刊登过的漫画重新印刷卖钱,漫画的直接盈利阶段是单行本发行阶段。单行本盈利是漫画盈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动画又是“吃力不讨好”《海贼王》的播放电视台为日本富士电视台,制作交给日本老牌动画公司东映动画。因为动画制作中间涉及到非常多复杂的因素,所以总的来说,电视动画制作公司是整个动漫产业环节中最吃力不讨好的,无论对于原公司还是动画制作公司的盈利都不高。原漫画公司和作者把它当广告商来用,自己的运营在网络和盗版的高速发展下越发举步维艰,日本的动漫产业发展受网络时代打击最大的也就是这个环节。剧场版电影无需多言,盈利可观,但是台阶太高,因为拼的就是强大的影响力。我国动漫产业有这样的例子,大家不用动脑子就知道小编说的是哪部了吧。大卖周边产品要说以上阶段还只是打基础,周边衍生产品那就是“此时不赚何时赚”!前面那些环节其实都是打好“群众基础”,合理的良性循环也该进入了版权授权衍生品销售环节了,广大的用户给《海贼王》的周边产品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丰富的产品选择让一众粉丝买的不亦乐乎。根据《海贼王》的案例不难看出,这是整个产业链中产值回报最直接最快速的环节。虽然以目前的产品质量来讲,我国动漫产业确实还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精品货”。但是在效仿先进案例和运作经验上,我国不少动漫企业还是抓住了规律。像广东奥飞动漫,厦门翔通动漫,都是全产业链运作的企业。当下手机动漫红火,小编就简单以翔通动漫的例子来简述下我国新媒体动漫企业都是如何进行产业化运作的。翔通动漫并不是传统动漫企业只主打一个产品,相反,翔通动漫生产的产品类型非常多。不过,哪怕再多产品也有主打的明星品牌。绿豆蛙、酷巴熊就都是翔通动漫主打的明星品牌。跟《海贼王》一样的是,绿豆蛙也运用多种传播渠道为接下来的“赚钱”打基础。2003年,“绿豆蛙”动漫形象设计完成,紧接着申请了多项商标和专利,逐渐积累了700多分钟的“绿豆蛙”动画短片系列。翔通动漫采取网络互联网与杂志硬广告等传播渠道结合推广,不仅自主出版了“绿豆蛙语录”,“绿豆蛙糗事集”,“绿豆蛙形象设定集”等书籍,通过做杂志相应插页、彩页广告等传统渠道形式,深入目标人群关注的腹地,强势推广;而且在网络、户外视频、手机等新媒体上有独特的传播渠道,如在地铁上播放绿豆蛙公益视频等户外媒体,把绿豆蛙卡通品牌的各类时尚应用化表情动图、flash主题短片、系列幽默主题壁纸等通过手机移动终端投放,争取达到最大范围内接触到目标消费人群。这里面,小编不得不为翔通动漫的思路赞一个,因为走正常的路线显然拼不过“老牌”日本动漫,于是翔通动漫为绿豆蛙选取了公益大使路线,专门制作绿豆蛙公益动画120多集,漫画2000多屏,以广泛长久持续的宣传公益;并积极参加各类公益活动,让绿豆蛙这个形象嵌入公益事业。让人们一想起公益事业就想起绿豆蛙,这样,绿豆蛙就日益成为“全民公益大使”。到如今绿豆蛙形象传播人次超过一亿人次,累积了数百万活跃用户。基础打完就要谈谈赚钱的事儿,绿豆蛙目前的衍生品种类在大陆地区也是名列前茅,除了传统的文具、玩具、生活用品等以外,绿豆蛙还有“高大上”的游戏乐园授权,全国多地都出现了绿豆蛙主题乐园。绿豆蛙给“东家”翔通动漫赚了多少钱大概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了!小编觉得,如果动漫企业能够在一开始梳理品牌观念,以用户需求和市场为导向,用心打造一个产品或者动漫品牌,在产业链运作方面也尽量精细化,那么扭亏为盈,成为“经典”并不是无稽之谈!

1336 0 0

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展位招商已全面启动

近年来,随着中国游戏动漫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中国逐渐扩大的消费者市场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动漫品牌的关注。ChinaJoy每年吸引了20万高端玩家与动漫消费者群体参展,并有如《变形金刚》、《海贼王》、《最终幻想》、《银魂》、《芭比娃娃》等动漫相关行业品牌参展ChinaJoy。在此良好形势的推动下,ChinaJoy主办方从2014年开设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简称C.A.W.A.E),并与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ChinaJoy)同期同地举办。C.A.W.A.E集中了动漫行业内优势资源,为动漫及衍生品企业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平台和优势宣传资源。近日,从主办方得悉,现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展位招商已全面启动,并公布了本届C.A.W.A.E的展馆布局。本届C.A.W.A.E展馆分为动漫品牌展示及授权区、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总决赛、高端玩具展示区和衍生品周边售卖区四个区域,各区域具体功能如下:动漫品牌展示及授权区:该展区是知名动漫品牌展示区域,现场活动包括品牌展示,动漫签售,漫迷活动,动漫演出,国内外动画、漫画版权交易及授权等。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总决赛: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自2004年开办以来今年已是第十三届。从第三届开始在全国开设分赛区,到如今已发展至11个预选赛赛区覆盖全国30余座城市。大赛发展的目标是创建Cosplay文化品牌,建立Cosplay在中国认知度、美誉度;推动中国成为游戏强国、动画强国的建设;促进青少年与世界的交流;让全球热爱Cosplay艺术的青少年尽情参与,开创中国动漫文化产业新模式。2014 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全国大赛自五月启动以来,全国参赛人数共计超过2万人;上海总决赛期间共有来自全国的31组代表各省市Cosplay顶尖水平的社团,共计1600余名选手参加比赛。与此同时,全国上百家媒体对本次大赛的盛况进行报道,比赛吸引了大量观众驻足围观。8月3日下午举行的颁奖仪式更是把Cosplay总决赛推向了高潮,来自全国各地的1600余名演职人员相拥合影,并与观众一起共享狂欢。高端玩具展示区:该展区是国际高端玩具厂商展示产品,定制限量手办模型及发布的集中区域。衍生品周边售卖区:该展区主要为拥有游戏和动漫衍生品版权的公司与玩家及动漫爱好者提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并为参展企业和行业人士寻找销售和代理产品的渠道,是ChinaJoy游戏厂商销售游戏周边的理想场地。如有预定展位需求,请联系C.A.W.A.E指定招商代理,其他事宜可联系主办方工作人员。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在去年的成功举办,为今年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今年C.A.W.A.E也会在去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自身的平台功能,最大程度上满足各参展游戏、动漫企业需求,为参展企业寻求更多的发展机遇。C.A.W.A.E指定招商代理:上海暴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潘先生电话:18616989573QQ:124908369上海品珂互动传媒有限公司周先生电话:13901566810QQ:29205064参展须知:1.招商代理不直接收取参展费用,签订参展协议后由主办方审核后并开具正式的付款通知,盖有主办方公章。2.主办方将不接受非指定招商代理确认的企业订购展位;3.C.A.W.A.E主办方现场将严格排查违规参展的展位,一经发现将立即清理出会场,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4.如现场发现违规参展厂商不配合主办方工作,主办方将交给相关执法部门处理。其他服务咨询:ChinaJoy 主办方北京汉威信恒展览有限公司孙先生电话(Tel):+86-10-5165 9355-8013传真(Fax):+86-10-58615093QQ:2494601689王先生电话(Tel):+86-10-5165 9355-8011传真(Fax):+86-10-58615093QQ:1656164829

近年来,随着中国游戏动漫文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中国逐渐扩大的消费者市场吸引了众多国际知名动漫品牌的关注。ChinaJoy每年吸引了20万高端玩家与动漫消费者群体参展,并有如《变形金刚》、《海贼王》、《最终幻想》、《银魂》、《芭比娃娃》等动漫相关行业品牌参展ChinaJoy。在此良好形势的推动下,ChinaJoy主办方从2014年开设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简称C.A.W.A.E),并与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ChinaJoy)同期同地举办。C.A.W.A.E集中了动漫行业内优势资源,为动漫及衍生品企业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平台和优势宣传资源。近日,从主办方得悉,现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展位招商已全面启动,并公布了本届C.A.W.A.E的展馆布局。本届C.A.W.A.E展馆分为动漫品牌展示及授权区、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总决赛、高端玩具展示区和衍生品周边售卖区四个区域,各区域具体功能如下:动漫品牌展示及授权区:该展区是知名动漫品牌展示区域,现场活动包括品牌展示,动漫签售,漫迷活动,动漫演出,国内外动画、漫画版权交易及授权等。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总决赛: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自2004年开办以来今年已是第十三届。从第三届开始在全国开设分赛区,到如今已发展至11个预选赛赛区覆盖全国30余座城市。大赛发展的目标是创建Cosplay文化品牌,建立Cosplay在中国认知度、美誉度;推动中国成为游戏强国、动画强国的建设;促进青少年与世界的交流;让全球热爱Cosplay艺术的青少年尽情参与,开创中国动漫文化产业新模式。2014 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全国大赛自五月启动以来,全国参赛人数共计超过2万人;上海总决赛期间共有来自全国的31组代表各省市Cosplay顶尖水平的社团,共计1600余名选手参加比赛。与此同时,全国上百家媒体对本次大赛的盛况进行报道,比赛吸引了大量观众驻足围观。8月3日下午举行的颁奖仪式更是把Cosplay总决赛推向了高潮,来自全国各地的1600余名演职人员相拥合影,并与观众一起共享狂欢。高端玩具展示区:该展区是国际高端玩具厂商展示产品,定制限量手办模型及发布的集中区域。衍生品周边售卖区:该展区主要为拥有游戏和动漫衍生品版权的公司与玩家及动漫爱好者提供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并为参展企业和行业人士寻找销售和代理产品的渠道,是ChinaJoy游戏厂商销售游戏周边的理想场地。如有预定展位需求,请联系C.A.W.A.E指定招商代理,其他事宜可联系主办方工作人员。中国国际动漫及衍生品展览会在去年的成功举办,为今年打下了夯实的基础。今年C.A.W.A.E也会在去年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自身的平台功能,最大程度上满足各参展游戏、动漫企业需求,为参展企业寻求更多的发展机遇。C.A.W.A.E指定招商代理:上海暴蒙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潘先生电话:18616989573QQ:124908369上海品珂互动传媒有限公司周先生电话:13901566810QQ:29205064参展须知:1.招商代理不直接收取参展费用,签订参展协议后由主办方审核后并开具正式的付款通知,盖有主办方公章。2.主办方将不接受非指定招商代理确认的企业订购展位;3.C.A.W.A.E主办方现场将严格排查违规参展的展位,一经发现将立即清理出会场,最终解释权归主办方所有。4.如现场发现违规参展厂商不配合主办方工作,主办方将交给相关执法部门处理。其他服务咨询:ChinaJoy 主办方北京汉威信恒展览有限公司孙先生电话(Tel):+86-10-5165 9355-8013传真(Fax):+86-10-58615093QQ:2494601689王先生电话(Tel):+86-10-5165 9355-8011传真(Fax):+86-10-58615093QQ:1656164829

1463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