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977话情报:新角色登场?身份很劲爆

2020
04/10
14:12

动漫星空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439
0
0

动漫星空

国漫号
2020
/
04/10
14:12
439
0
0


剧透慎入!!

《海贼王》977话情报来了,这次的消息不太多,但是却很劲爆。甚平平安归来,据他的说法,那边海贼团的大家都平安无事。而在另一边,凯多要和大妈结盟,在宴会上,凯多要让自己的儿子和大妈见面。不知道凯多的儿子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海贼王》977话简易情报:

原本说要庆祝甚平上船举办宴会,但路飞说等打飞四皇再举办!

甚平说,因为要给同伴包扎以及受到同伴盛大的欢送所以现在才到。

“凌空六子”到场!!


凯多:嗝~~那家伙呢?

手下:什么?

凯多:说我的儿子啊!这可是宴会啊!至少露露脸吧!

手下:我们立刻去搜

凯多?:也是啊,让他见见玲玲吧

手下:大妈现在在换和服中…!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市场乱象逐渐冷却后能否成为国内动漫产业理性发展的新契机?

2017年4月末,众多文娱公司相继发布2016年财报。曾于2014年借壳上市A股、三年内10亿人民币收购7家动漫公司的长城动漫(000835),2016年营收为3.26亿人民币,同比下滑8.60%,净利润亏损达8063万,较上年亏损538.54%。其业绩自2014年以来快速下滑。在新三板,不同于大部分盈利规模达到千万级别的影视、游戏公司,动漫领域同比增速放缓甚至下滑的现象更常见。其中每日视界同比下滑930%、亏损430万,银河长兴同比下滑330%、亏损510万。一些保持增速的动漫公司如约克动漫、千年传说等,政府补助均在三四百万级别。政府补助达3.5亿的华强方特,2016年营收为33.6亿,净利润为3.65亿。中国从2004年起对动漫产业进行补贴。2011年,中国动画产量超过26万分钟,远超日本和美国。2013年起政府补贴逐渐收紧。此后,中国2015年动画产量为13万分钟,仅为4年前的一半。动漫产业随政策优惠、政府补贴大起大落。市场在抄袭山寨、骗取补贴的乱象之后逐渐冷却,当下能否成为国内动漫产业寻求理性发展路径的新契机?除去政府补贴,动漫公司盈利方式还有哪些?曾因公司股票投资失败,在2016年上半年亏损697.47万元的崇德动漫,因为下半年在全国120多家电视台播出的动画节目《巧手鲁班》一转颓势。其2017年4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崇德动漫全年营收5440万,净利润达到2450万,同比增速67%,其中动漫作品播出收入占总营收的33.83%,较上年75.37%的比例有较大变化。动画节目播出不再是动漫公司盈利的唯一来源,据崇德动漫2016年财报,动漫衍生品及代理收入分别占去其营业收入的26.13%及26.85%。靠公司开发的《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及教学用具“智慧宝盒”等产品的收入,周边衍生品、培训、代理等为公司盈利提供了多元化配置选择。凭借图书、玩具销售、手游运营、品牌授权等业务获利的经营动漫专注于7-14岁的女童市场,衍生品销售占去其2016年营收的97.81%。2016年收入达到1.49亿的咏声动漫,其动漫内容业务占总营收的57.04%,衍生业务占总营收的42.21%。公司凭借核心IP“猪猪侠”,将玩具生产制作委托外包、与沃尔玛、永旺、孩子王等零售终端合作获得收益。找到全世界小朋友的共同价值观、海内外市场兼顾则意味着IP价值的最大化:作为华人文化输出成功典范之一的成龙,于近期宣布3D动画《新成龙历险记》即将开播,随着包括主题公园、图书、玩具、服装、电子游戏及舞台剧等在内的衍生品先后面世,动画版成龙的形象价值正在被尽可能的开发。小标题二:目光不长远、“有钱就行”心态成绊脚石尽管动漫产业总体态势向前,仍有阻力存在。曾连续5年被教育部认定为“就业难”的动画专业近两年就业趋势有所好转,但近年来游戏及影视行业火爆吸引了更多动画人才。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路盛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独立动画就是个实验,搞商业动画一定是面对大众的,商业电影不是拒绝艺术,不是不讲价值观,而是要符合大众审美观点,这才能取胜,迪士尼也是真善美。”以国内独立动画为例,虽然不乏愿意花时间和经历打磨好作品的专业人士,但独立动画注重质量、不以经济利益为主要目标的特性难以保证为整个动画产业输送相当数量的动画人才。日经新闻网曾对中国读者印象深刻的日本动画形象做出统计,现年40岁左右的群体对《聪明的一休》、《铁臂阿童木》等动画印象深刻,30岁左右则对《名侦探柯南》、《灌篮高手》等作品记忆犹新,《海贼王》、《小林家的龙女仆》则在10岁至20岁间的观众中知名度更高。另一方面,提及中国优秀动画形象,大多数人记忆仍停留在孙悟空、黑猫警长、葫芦娃等作品上,优质IP的连续性缺失也成为国漫一大短板。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世界上含金量最高的IP往往与其存在时间成正比,如40年的HelloKitty、70年的漫威、80年的DC以及100年的迪士尼。注重某一IP发展而非“四处挖坑”,辅以高质量的故事架构和制作,不仅能保证IP的积极发展,更有利于制作公司在市场中形成差异化优势。国内如《秦时明月》、《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作品IP知名度较高,但距离漫威等旗下众多的优质IP格局,还有相当一段差距。反观收购7家动漫公司的长城动漫,看似将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凑齐”,但对收购来的动画公司及其旗下IP形象,并未继续大力开发。但购得IP后,持续运营、懂得产品内容发展规律才是获得收益的关键。离真正的“国际水准”还有多远?对于动画与整个影视行业存在密切合作关系的欧美市场来说,其优势之一即保证优质IP的连续输出。以卡通频道(Cartoon Network)为例,其旗下有属于自己的动画制作公司,另一方面,还可与华纳兄弟或Netflix等影视公司购买动画剧集,或与孩之宝、乐高等玩具公司进行合作,保证电视台、电台及网络渠道的日常放送需求。技术投入方面,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能够为一部动画电影中的某一元素专门开发计算软件、拥有海绵宝宝形象的Nickelodeon开设动画实验室…无论是2D动画还是3D动画,都需要辅以大量技术支持。加州艺术学院更是与皮克斯、工业光魔(ILM)等动画公司建立更直接的联系,包括从业者到学院授课、学生参与大电影制作等。当动画产业发展获得经济保证和技术支持后,一些比“真善美”更为复杂的概念出现在作品中,并真正影响到青少年的价值观。如探索频道(Discovery)与慈善基金推出的动画Cha-Ching,通过主人公Zul的亲身经历,让小朋友对“花钱”和“存钱”的概念更清晰,动画还会对“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等资产配置意识以更具象的方式传递给观众。少数族裔、LGBTQ群体等问题也在动画作品中有所体现,以Nickelodeon推出的The Loud House为例,有观众表示这部动画把多种族家庭、LGBTQ群体抚养小孩等现实问题联系在一起,帮助年幼的观众认知一些更抽象的问题。对正在增长、2016年观影人次突破2.2亿元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来说,幼儿及少年是一个重要市场,同时,对动画电影感兴趣的成年人比例正在逐渐增加。提高动画制作水平及剧情完整度,才是吸引更多观众的重要因素。

2017年4月末,众多文娱公司相继发布2016年财报。曾于2014年借壳上市A股、三年内10亿人民币收购7家动漫公司的长城动漫(000835),2016年营收为3.26亿人民币,同比下滑8.60%,净利润亏损达8063万,较上年亏损538.54%。其业绩自2014年以来快速下滑。在新三板,不同于大部分盈利规模达到千万级别的影视、游戏公司,动漫领域同比增速放缓甚至下滑的现象更常见。其中每日视界同比下滑930%、亏损430万,银河长兴同比下滑330%、亏损510万。一些保持增速的动漫公司如约克动漫、千年传说等,政府补助均在三四百万级别。政府补助达3.5亿的华强方特,2016年营收为33.6亿,净利润为3.65亿。中国从2004年起对动漫产业进行补贴。2011年,中国动画产量超过26万分钟,远超日本和美国。2013年起政府补贴逐渐收紧。此后,中国2015年动画产量为13万分钟,仅为4年前的一半。动漫产业随政策优惠、政府补贴大起大落。市场在抄袭山寨、骗取补贴的乱象之后逐渐冷却,当下能否成为国内动漫产业寻求理性发展路径的新契机?除去政府补贴,动漫公司盈利方式还有哪些?曾因公司股票投资失败,在2016年上半年亏损697.47万元的崇德动漫,因为下半年在全国120多家电视台播出的动画节目《巧手鲁班》一转颓势。其2017年4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16年崇德动漫全年营收5440万,净利润达到2450万,同比增速67%,其中动漫作品播出收入占总营收的33.83%,较上年75.37%的比例有较大变化。动画节目播出不再是动漫公司盈利的唯一来源,据崇德动漫2016年财报,动漫衍生品及代理收入分别占去其营业收入的26.13%及26.85%。靠公司开发的《儿童性格涵养教学法》及教学用具“智慧宝盒”等产品的收入,周边衍生品、培训、代理等为公司盈利提供了多元化配置选择。凭借图书、玩具销售、手游运营、品牌授权等业务获利的经营动漫专注于7-14岁的女童市场,衍生品销售占去其2016年营收的97.81%。2016年收入达到1.49亿的咏声动漫,其动漫内容业务占总营收的57.04%,衍生业务占总营收的42.21%。公司凭借核心IP“猪猪侠”,将玩具生产制作委托外包、与沃尔玛、永旺、孩子王等零售终端合作获得收益。找到全世界小朋友的共同价值观、海内外市场兼顾则意味着IP价值的最大化:作为华人文化输出成功典范之一的成龙,于近期宣布3D动画《新成龙历险记》即将开播,随着包括主题公园、图书、玩具、服装、电子游戏及舞台剧等在内的衍生品先后面世,动画版成龙的形象价值正在被尽可能的开发。小标题二:目光不长远、“有钱就行”心态成绊脚石尽管动漫产业总体态势向前,仍有阻力存在。曾连续5年被教育部认定为“就业难”的动画专业近两年就业趋势有所好转,但近年来游戏及影视行业火爆吸引了更多动画人才。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路盛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独立动画就是个实验,搞商业动画一定是面对大众的,商业电影不是拒绝艺术,不是不讲价值观,而是要符合大众审美观点,这才能取胜,迪士尼也是真善美。”以国内独立动画为例,虽然不乏愿意花时间和经历打磨好作品的专业人士,但独立动画注重质量、不以经济利益为主要目标的特性难以保证为整个动画产业输送相当数量的动画人才。日经新闻网曾对中国读者印象深刻的日本动画形象做出统计,现年40岁左右的群体对《聪明的一休》、《铁臂阿童木》等动画印象深刻,30岁左右则对《名侦探柯南》、《灌篮高手》等作品记忆犹新,《海贼王》、《小林家的龙女仆》则在10岁至20岁间的观众中知名度更高。另一方面,提及中国优秀动画形象,大多数人记忆仍停留在孙悟空、黑猫警长、葫芦娃等作品上,优质IP的连续性缺失也成为国漫一大短板。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世界上含金量最高的IP往往与其存在时间成正比,如40年的HelloKitty、70年的漫威、80年的DC以及100年的迪士尼。注重某一IP发展而非“四处挖坑”,辅以高质量的故事架构和制作,不仅能保证IP的积极发展,更有利于制作公司在市场中形成差异化优势。国内如《秦时明月》、《喜羊羊与灰太狼》等作品IP知名度较高,但距离漫威等旗下众多的优质IP格局,还有相当一段差距。反观收购7家动漫公司的长城动漫,看似将产业链上的各个环节“凑齐”,但对收购来的动画公司及其旗下IP形象,并未继续大力开发。但购得IP后,持续运营、懂得产品内容发展规律才是获得收益的关键。离真正的“国际水准”还有多远?对于动画与整个影视行业存在密切合作关系的欧美市场来说,其优势之一即保证优质IP的连续输出。以卡通频道(Cartoon Network)为例,其旗下有属于自己的动画制作公司,另一方面,还可与华纳兄弟或Netflix等影视公司购买动画剧集,或与孩之宝、乐高等玩具公司进行合作,保证电视台、电台及网络渠道的日常放送需求。技术投入方面,皮克斯动画工作室(PIXAR)能够为一部动画电影中的某一元素专门开发计算软件、拥有海绵宝宝形象的Nickelodeon开设动画实验室…无论是2D动画还是3D动画,都需要辅以大量技术支持。加州艺术学院更是与皮克斯、工业光魔(ILM)等动画公司建立更直接的联系,包括从业者到学院授课、学生参与大电影制作等。当动画产业发展获得经济保证和技术支持后,一些比“真善美”更为复杂的概念出现在作品中,并真正影响到青少年的价值观。如探索频道(Discovery)与慈善基金推出的动画Cha-Ching,通过主人公Zul的亲身经历,让小朋友对“花钱”和“存钱”的概念更清晰,动画还会对“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等资产配置意识以更具象的方式传递给观众。少数族裔、LGBTQ群体等问题也在动画作品中有所体现,以Nickelodeon推出的The Loud House为例,有观众表示这部动画把多种族家庭、LGBTQ群体抚养小孩等现实问题联系在一起,帮助年幼的观众认知一些更抽象的问题。对正在增长、2016年观影人次突破2.2亿元的中国动画电影市场来说,幼儿及少年是一个重要市场,同时,对动画电影感兴趣的成年人比例正在逐渐增加。提高动画制作水平及剧情完整度,才是吸引更多观众的重要因素。

动漫界 1108天前
2864 0 0

台北故宫推出"航海冒险包" 受到动漫迷关注

台北故宫一推出就受到动漫迷关注,每包加赠隐藏版宝藏,吸引民众寻宝。据台湾媒体报道,日本知名漫画《海贼王》,以精彩的冒险故事及鲜明的角色人物,深受全球动漫迷的喜爱。台北故宫博物院精品以贩卖文创商品闻名,近期在网络商城独家推出“故宫航海冒险包”,将“国宝”衍生商品与动漫角色结合,饶富趣味的创意发想,引导民众从不同角度,认识“国宝”之美。据报道,《海贼王》诉说勇于冒险和追求梦想的海上故事,而主人翁─鲁夫,更是个善恶分明且十分重视伙伴的角色。“台北故宫航海冒险包”特别以肉形石系列商品与爱吃肉的鲁夫呼应,让古今中外的“肉食族”跨时空大结合!厨师香吉士搭配“翠玉白菜不锈钢煎蛋模”,轻松就能做出营养又可爱的造型煎蛋,让人食欲大增!“清代海洋史纸胶带组”取材自“浙江福建沿海海防图”、“修筑安平石岸图说”以及“安平石岸图”等清代海洋史图说,倾心于纸胶带手工艺的同时,还能学习海洋史知识!

台北故宫一推出就受到动漫迷关注,每包加赠隐藏版宝藏,吸引民众寻宝。据台湾媒体报道,日本知名漫画《海贼王》,以精彩的冒险故事及鲜明的角色人物,深受全球动漫迷的喜爱。台北故宫博物院精品以贩卖文创商品闻名,近期在网络商城独家推出“故宫航海冒险包”,将“国宝”衍生商品与动漫角色结合,饶富趣味的创意发想,引导民众从不同角度,认识“国宝”之美。据报道,《海贼王》诉说勇于冒险和追求梦想的海上故事,而主人翁─鲁夫,更是个善恶分明且十分重视伙伴的角色。“台北故宫航海冒险包”特别以肉形石系列商品与爱吃肉的鲁夫呼应,让古今中外的“肉食族”跨时空大结合!厨师香吉士搭配“翠玉白菜不锈钢煎蛋模”,轻松就能做出营养又可爱的造型煎蛋,让人食欲大增!“清代海洋史纸胶带组”取材自“浙江福建沿海海防图”、“修筑安平石岸图说”以及“安平石岸图”等清代海洋史图说,倾心于纸胶带手工艺的同时,还能学习海洋史知识!

939 0 0

盘点当代十大日本动画导演 宫崎骏居首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近日宣布退休,无数影迷扼腕叹息。从上世纪80年代延续至今,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动画工作室创作了许多经典动画电影,影响深远。宫崎骏退休了,日本动画是否已无可看? 他自然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但日本动画并非只是宫崎骏一人的天下,而是一场属于动画天才们嘉年华。 虽然宫崎骏悄然隐退,但吉卜力的影响力和人员班底都还在,也会延续过去的风格拍摄动画片。另一方面,还有众多优秀的动画人在支撑着日本动画产业的发展。年轻导演正逐渐走向成熟,准备成为新一代的动画领军人。至于,谁才能撑起宫崎骏留下的这把大旗?且看当下日本动画界最有代表性的10位大将。宫崎骏同辈大师吉卜力另一位元老:高畑勋 《岁月的童话》《我的邻居山田君》《萤火虫之墓》高畑勋,代表作《岁月的童话》1935年出生的高畑勋今年已经78岁,比宫崎骏还年长6岁,两人早在东映动画工作时期就是同事,随后两人又一同打下江山,创造了吉卜力这块日本动画的金字招牌,堪称动画事业上最亲密的战友。高畑勋在个人创作理念上与宫崎骏非常接近,再加上同为吉卜力工作室的成员,以至于《萤火虫之墓》与《百变狸猫》这样原本是由高畑勋执导的作品,也经常被认为是宫崎骏的作品。不过在票房上,高畑勋的动画与宫崎骏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在《幽灵公主》取得193亿日元的高票房之后,高畑勋接棒执导的吉卜力作品《我的邻居山田君》却只取得16亿日元不到的票房,让吉卜力彻底血本无归。此后,元气大伤高畑勋经过了14年才在今年迎来了新作《辉夜姬物语》。这同样是在今年非常值得期待的一部动画电影,不过,这也可能是高畑勋最后的作品。日本动画的活化石:松本零士《银河铁道999》《宇宙战舰大和号》《1000年女王》松本零士,代表作《银河铁道999》1938年出生的松本零士与宫崎骏、高畑勋一样,堪称日本动画的活化石,他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代表作《银河铁道999》和《宇宙战舰大和号》都是日本动画史上的丰碑。相对宫崎骏的激流勇退,松本零士在经历了1980-2000年代接近20年的创作空白期后,却在近年重新变得十分活跃。在2003年,他与知名电子乐队Daft Punk合作制作了前卫十足的实验音乐动画电影《星际5555:异星梦系统秘传》,在接受新事物方面似乎不落于年轻人下风。今年,他又与《苹果核战记》的导演荒牧伸志一起,将3D动画《船长哈洛克》带到了威尼斯。而就在宫崎骏宣布退休的同时,他却表示自己永远不会退休,对于动画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热情令人叹服。最接近宫崎骏的“后辈”独树一帜的另类份子:押井守《福星小子》《机动警察》《攻壳机动队》押井守,代表作《攻壳机动队》押井守堪称日本动画圈的另一面旗帜。作为其代表作,《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想必是许多影迷和绝大部分动画迷心中独一无二的神作。押井守与宫崎骏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同样是军迷,对于动画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观点,好斗又绝不认输的个性。与宫崎骏认为动画片是“拍给儿童看”的观念不同,押井守在动画中表达了自己大量对于政治和战争的想法,他对于虚拟与现实界限的深究,也让他的作品经常显得晦涩难懂。倔强个性加上创作理念上的不同,让宫崎骏和押井守两人的关系也从亲密的师徒变成公开的“敌人”,在宫崎骏的《悬崖上的金鱼姬》与押井守的《空中杀手》公开上映时,两人就曾互相公开指责对方的作品——关于两人之间关系的故事甚至可以写下一本书。押井守年轻时是一位热爱电影的文艺青年,大学时期因为在电影院打工,一年时间看了1000部电影。而70年代正好是日本电影片厂制逐渐瓦解,独立电影最具创作力与生命力的时期。押井守深受戈达尔,伯格曼与铃木清顺影响,即使是进入动画圈,也从未放弃自己拍摄真人电影的想法。与宫崎骏固守手绘作画完全不同的是,押井守一直探索着动画技术有可能带来的新的可能性。一部《阿瓦隆》,除了追寻虚拟与现实的差别这个“押井守式”永恒的问题之外,试图打破真人电影与动画之间的界限,也显现出押井守超越无数动画人的野心。被看好的宫老接班人:庵野秀明《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庵野秀明,代表作《新世纪福音战士》作为现如今日本最优秀的动漫导演之一,庵野秀明以《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动画为很多动漫迷与影迷所熟知。虽然之前庵野秀明和宫崎骏之间也曾有过一些误会,但通过特摄短片《巨神兵降临东京》与动画《起风了》两部电影的良性互动,两人的关系迅速得到修复。在某种程度上,曾经参与吉卜力《风之谷》制作的庵野秀明,也可以说是宫崎骏的徒弟。值得注意的是,当庵野秀明因为《起风了》中的声优表现受到批评时,宫崎骏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庵野的。之前一直有传闻庵野秀明有意执导《风之谷》的续集,而当日本媒体将这个问题抛向宫崎骏时,向来严厉的老头子竟然回答:“如果庵野秀明想拍的话,那就让他拍吧。”回想两年前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朗的《虞美人盛开的山坡》上映前后,宫崎骏当时的一系列严厉言辞,可以感觉出庵野秀明和宫崎吾朗在宫崎骏心中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而如果一定要为吉卜力选一个接班人的话,庵野秀明无异是更加符合宫崎骏心中理想的人选。目前庵野秀明手上最大的项目仍然是《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4》这个还未填上的巨坑,预计上映时间已推迟到了2015年。即使他有心启动《风之谷》续集的新项目,想必也会分身乏术。 日本动画界奇才:大友克洋《阿基拉》《回忆三部曲》《蒸汽男孩》大友克洋,代表作《阿基拉》大友克洋在日本动画界是非常奇特的存在。首先,他其实是一位出色的漫画家。《阿基拉》早在拍成电影前,就获得了“讲谈社漫画赏”。其次,他并不算是一位多产的动画作者,执导过的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动画作品不过只有《阿基拉》和《蒸汽男孩》两部。但他却永远被归为最高的那一类日本动画人,许多动画迷都一直期望他能推出新作。形容大友克洋,“天才”两字并不为过。《阿基拉》里惊人的想象力与对孤独绝望氛围的营造,影响了包括卡梅隆在内的无数电影人。连宫崎骏也说:“一个异能少年站立在东京废墟之上,人人都会说这是大友克洋”。不过这样的大友克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机会还是太少。筹备9年制作的《蒸汽男孩》,投资高达24亿日元,却只收获了11.6亿票房。这种商业上的失败经历也阻碍着大友克洋继续为我们奉献精彩的新作。大友克洋对于动画的接触是从短片集开始,之后才逐渐接手《阿基拉》这个奠定其地位的代表作。今年他新动画短片集《短暂和平》,似乎让我们看到一个回到原点的大友克洋。这次他与老友森本晃司再度联手,那个充满想象力与叙事野心的大友克洋正在回归。细腻的情感描写专家:细田守《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狼之子雨与雪》细田守,代表作《狼之子雨与雪》1967年出生的细田守,喜欢的电影导演是相米慎二、维姆·文德斯、杨德昌这样风格细腻的导演,而他的个人风格也深受这些人影响,所拍摄的动画电影在表现人与人之间情感细腻丰富的方面,不输许多精彩的剧情片。早在2000年,渴望找到新人导演接班的宫崎骏就看上了细田守,让他来执导《哈尔的移动城堡》。然而当细田守亲自召集了一波人马之后,整个项目却又被吉卜力的高层武断地叫停——看上去无比光荣幸运的一件事,结果却让细田守这位年轻天才倒了大霉,做了一半的动画前功尽弃不说,他还得罪了一大班跟随自己制作动画却没拿到一分钱的工作人员。此时的细田守,甚至认为自己的动画生涯就此已经被吉卜力所完全葬送掉。不过,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从近年的个人发展轨迹来看,细田守跟宫崎骏有点相似,也是先从热门动画的剧场版出发(宫崎骏是《鲁班三世》、细田守是《海贼王》),逐渐通过《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到《狼之子雨与雪》这三部极具水准的动画电影,集聚了人气的同时也打响了个人的招牌,像押井守、富野由悠季这样的业内的大拿更是对他赞不绝口。2012年公映的《狼之子雨与雪》,讲述人、动物与自然之间如何相处共融的主题自然会让人联想到那个熟悉的吉卜力,而电影取得42.2亿日元的票房,也证明了细田守在商业上也拥有了能够与吉卜力进行竞争的号召力。所以,当宫崎骏宣布退休时,许多动画迷自然而然的把细田守当作了他最为合适的接班人。尽管所谓这样的接班,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就差点实现了。永远的小清新范儿:新海诚《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言语之庭》新海诚,代表作《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新海诚每推出一部新动画,都少不了许多动画迷,以及许多小清新范影迷的激赏之声。从《星之声》到《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从《秒速五厘米》到《言语之庭》,新海诚的小情怀小情愫一直受到追捧,关于“他的动画每一帧截图都可以做桌面壁纸”的说法,更是传得神乎神奇。不过,言情小说写得再唯美,看多了也会腻,新海诚同样一直没能突破自己的小格局,喃喃自语式的讲述方式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这也让越来越少人会提及他“宫崎骏”接班人的说法。总觉得新海诚总是局限在自己给自己画的小圈圈之内,缺乏惊喜,缺乏值得期待的新元素出现,当然,对于喜欢他风格的动画迷来说,倒是愿意陪着他这样一直走下去。大器晚成的多面手:原惠一《蜡笔小新》《河童之夏》《意外的幸运签》原惠一,代表作《河童之夏》1959年出生的原惠一其实不是新人。从1992年到2004年,他一直负责经典动画《蜡笔小新》的导演、剧本以及分镜等多个职位,实际上已经是一名在业界经验十分丰富的老牌动画人。不过直到2007年,原惠一以一部讽刺现代社会的动画电影《河童之夏》一炮而红,并入选了老牌电影杂志《电影旬报》年度十佳电影的第五位,才真正意义上创作出了动画生涯中的个人代表作。之后在2010年,原惠一又推出了一部动画电影《意外的幸运签》,故事讲述了一位自杀的问题少年获得了人生重来的机会,为此他必须寻找到生存意义的故事,这同样是一部获得好评的优秀动画电影。与许多优秀动画人一样,原惠一并不拘泥于只是在二次元的世界施展自己的才华,他今年推出的新作《最初的路》就是为纪念木下惠介诞辰一百周年而拍摄的真人传记电影。丰富的动画从业经验,加上动画中对于现实社会与人的深刻洞察力,也让不少人期待他能够成为宫崎骏之后日本动画的接班人。吉卜力剩余“财产”进步中的宫崎吾朗、具备接班潜力的米林宏昌宫崎吾朗,代表作《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如果说宫崎骏退休之后,谁将成为日本动画新一代领军人这个问题还有些虚无缥缈的话,那么谁将成为吉卜力工作室下一代领军人的问题则显然更为现实和急迫。从目前看来,与宫崎骏同时代的高畑勋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在《辉夜姬物语》公映后,也将随宫崎骏一起离开创作的第一线。吉卜力的制作人铃木敏夫曾经说过:“吉卜力工作室完全只为宫崎骏与高畑勋两人所创立,所以没有必要去培育后继者,一旦两人引退之日,就是吉卜力该划下句点的时候。”然而显然,吉卜力并不甘愿就此退出历史舞台。除了前文提及,已经与宫崎骏彻底修复关系的庵野秀明之外,吉卜力剩下的“财产”也值得重新盘点估算。在年轻一代中,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朗自然是极具争议,处女作《地海战记》口碑极差,几乎已经断送了他的动画生涯。2011年公映的《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宫崎骏对儿子要求依然严厉,不过却在实质上为他提供了更大的帮助,除了创作剧本之外,还参与了人物和背景设定、草图绘制等工作,包括影片的概念海报也由宫崎骏本人亲自操刀。而从口碑看,《虞美人》虽然还是没有显现出宫崎吾朗太多的才气,但口碑评价要远比《地海战记》更加出色,甚至得到了日本学院奖的“最佳动画奖”。此外,吉卜力的制片人铃木敏夫一直都很支持宫崎吾朗,未来这位“画二代”很有可能在吉卜力再度获得执导的机会。米林宏昌,代表作《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相对于宫崎吾朗,吉卜力的另一位新人导演,73年出生年仅40岁米林宏昌显然更加令人感到放心。米林宏昌1996年进入吉卜力工作室,曾参与过《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与《悬崖上的金鱼姬》的原画工作。他在《金鱼姬》中的作画获得了宫崎骏的赏识,并因此得到了执导《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的机会。从完成的导演处女作看,米林宏昌交出了一份超过90分的答卷,《借东西的小人》呈现出了非常原汁原味吉卜力的动画质感,而92亿日元的票房,也证明了他在商业运作上同样是非常可靠的人选。TV动画届的“潜力股”除了动画电影之外,日本TV动画也是非常精彩的一个领域。如渡边信一郎执导过的《星际牛仔》与《混沌武士》,潇洒写意,如论经典程度丝毫不输前文提及的那些动画电影。新房昭之通过“物语”系列和《魔法少女小圆》独具一格的风格,培养了如忠实信徒般的众多粉丝,有点走上庵野秀明旧路的意思。此外,《四叠半神话系列》的汤浅政明、《天元突破》的今石洋之、《永生之酒》的大森贵弘、《东之伊甸》的神山健治、《凉宫春日》系列的石原立也、《Fate/Zero》的青木荣,往下一数,就会发现日本动画方面的人才实在太多,数不过来了。时代在变迁,连宫崎骏自己也说:“世界正在处于逐渐走向焦虑的转型期,如今已经无法持续创造出以往作品中的梦幻了”。宫崎骏的悄然隐退,就好像手绘动画的衰落一般,已成定局。大师总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后宫崎骏”时代的日本,也许再也无法诞生如他这般的大师,但是只要日本动画产业继续合理地发展下去,相信仍然会有更多令人惊喜的作品出现在观众面前。

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近日宣布退休,无数影迷扼腕叹息。从上世纪80年代延续至今,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动画工作室创作了许多经典动画电影,影响深远。宫崎骏退休了,日本动画是否已无可看? 他自然是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但日本动画并非只是宫崎骏一人的天下,而是一场属于动画天才们嘉年华。 虽然宫崎骏悄然隐退,但吉卜力的影响力和人员班底都还在,也会延续过去的风格拍摄动画片。另一方面,还有众多优秀的动画人在支撑着日本动画产业的发展。年轻导演正逐渐走向成熟,准备成为新一代的动画领军人。至于,谁才能撑起宫崎骏留下的这把大旗?且看当下日本动画界最有代表性的10位大将。宫崎骏同辈大师吉卜力另一位元老:高畑勋 《岁月的童话》《我的邻居山田君》《萤火虫之墓》高畑勋,代表作《岁月的童话》1935年出生的高畑勋今年已经78岁,比宫崎骏还年长6岁,两人早在东映动画工作时期就是同事,随后两人又一同打下江山,创造了吉卜力这块日本动画的金字招牌,堪称动画事业上最亲密的战友。高畑勋在个人创作理念上与宫崎骏非常接近,再加上同为吉卜力工作室的成员,以至于《萤火虫之墓》与《百变狸猫》这样原本是由高畑勋执导的作品,也经常被认为是宫崎骏的作品。不过在票房上,高畑勋的动画与宫崎骏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在《幽灵公主》取得193亿日元的高票房之后,高畑勋接棒执导的吉卜力作品《我的邻居山田君》却只取得16亿日元不到的票房,让吉卜力彻底血本无归。此后,元气大伤高畑勋经过了14年才在今年迎来了新作《辉夜姬物语》。这同样是在今年非常值得期待的一部动画电影,不过,这也可能是高畑勋最后的作品。日本动画的活化石:松本零士《银河铁道999》《宇宙战舰大和号》《1000年女王》松本零士,代表作《银河铁道999》1938年出生的松本零士与宫崎骏、高畑勋一样,堪称日本动画的活化石,他在上世纪70-80年代的代表作《银河铁道999》和《宇宙战舰大和号》都是日本动画史上的丰碑。相对宫崎骏的激流勇退,松本零士在经历了1980-2000年代接近20年的创作空白期后,却在近年重新变得十分活跃。在2003年,他与知名电子乐队Daft Punk合作制作了前卫十足的实验音乐动画电影《星际5555:异星梦系统秘传》,在接受新事物方面似乎不落于年轻人下风。今年,他又与《苹果核战记》的导演荒牧伸志一起,将3D动画《船长哈洛克》带到了威尼斯。而就在宫崎骏宣布退休的同时,他却表示自己永远不会退休,对于动画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热情令人叹服。最接近宫崎骏的“后辈”独树一帜的另类份子:押井守《福星小子》《机动警察》《攻壳机动队》押井守,代表作《攻壳机动队》押井守堪称日本动画圈的另一面旗帜。作为其代表作,《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想必是许多影迷和绝大部分动画迷心中独一无二的神作。押井守与宫崎骏有很多共同点,比如同样是军迷,对于动画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观点,好斗又绝不认输的个性。与宫崎骏认为动画片是“拍给儿童看”的观念不同,押井守在动画中表达了自己大量对于政治和战争的想法,他对于虚拟与现实界限的深究,也让他的作品经常显得晦涩难懂。倔强个性加上创作理念上的不同,让宫崎骏和押井守两人的关系也从亲密的师徒变成公开的“敌人”,在宫崎骏的《悬崖上的金鱼姬》与押井守的《空中杀手》公开上映时,两人就曾互相公开指责对方的作品——关于两人之间关系的故事甚至可以写下一本书。押井守年轻时是一位热爱电影的文艺青年,大学时期因为在电影院打工,一年时间看了1000部电影。而70年代正好是日本电影片厂制逐渐瓦解,独立电影最具创作力与生命力的时期。押井守深受戈达尔,伯格曼与铃木清顺影响,即使是进入动画圈,也从未放弃自己拍摄真人电影的想法。与宫崎骏固守手绘作画完全不同的是,押井守一直探索着动画技术有可能带来的新的可能性。一部《阿瓦隆》,除了追寻虚拟与现实的差别这个“押井守式”永恒的问题之外,试图打破真人电影与动画之间的界限,也显现出押井守超越无数动画人的野心。被看好的宫老接班人:庵野秀明《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庵野秀明,代表作《新世纪福音战士》作为现如今日本最优秀的动漫导演之一,庵野秀明以《新世纪福音战士》系列动画为很多动漫迷与影迷所熟知。虽然之前庵野秀明和宫崎骏之间也曾有过一些误会,但通过特摄短片《巨神兵降临东京》与动画《起风了》两部电影的良性互动,两人的关系迅速得到修复。在某种程度上,曾经参与吉卜力《风之谷》制作的庵野秀明,也可以说是宫崎骏的徒弟。值得注意的是,当庵野秀明因为《起风了》中的声优表现受到批评时,宫崎骏是第一个站出来维护庵野的。之前一直有传闻庵野秀明有意执导《风之谷》的续集,而当日本媒体将这个问题抛向宫崎骏时,向来严厉的老头子竟然回答:“如果庵野秀明想拍的话,那就让他拍吧。”回想两年前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朗的《虞美人盛开的山坡》上映前后,宫崎骏当时的一系列严厉言辞,可以感觉出庵野秀明和宫崎吾朗在宫崎骏心中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而如果一定要为吉卜力选一个接班人的话,庵野秀明无异是更加符合宫崎骏心中理想的人选。目前庵野秀明手上最大的项目仍然是《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4》这个还未填上的巨坑,预计上映时间已推迟到了2015年。即使他有心启动《风之谷》续集的新项目,想必也会分身乏术。 日本动画界奇才:大友克洋《阿基拉》《回忆三部曲》《蒸汽男孩》大友克洋,代表作《阿基拉》大友克洋在日本动画界是非常奇特的存在。首先,他其实是一位出色的漫画家。《阿基拉》早在拍成电影前,就获得了“讲谈社漫画赏”。其次,他并不算是一位多产的动画作者,执导过的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动画作品不过只有《阿基拉》和《蒸汽男孩》两部。但他却永远被归为最高的那一类日本动画人,许多动画迷都一直期望他能推出新作。形容大友克洋,“天才”两字并不为过。《阿基拉》里惊人的想象力与对孤独绝望氛围的营造,影响了包括卡梅隆在内的无数电影人。连宫崎骏也说:“一个异能少年站立在东京废墟之上,人人都会说这是大友克洋”。不过这样的大友克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机会还是太少。筹备9年制作的《蒸汽男孩》,投资高达24亿日元,却只收获了11.6亿票房。这种商业上的失败经历也阻碍着大友克洋继续为我们奉献精彩的新作。大友克洋对于动画的接触是从短片集开始,之后才逐渐接手《阿基拉》这个奠定其地位的代表作。今年他新动画短片集《短暂和平》,似乎让我们看到一个回到原点的大友克洋。这次他与老友森本晃司再度联手,那个充满想象力与叙事野心的大友克洋正在回归。细腻的情感描写专家:细田守《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狼之子雨与雪》细田守,代表作《狼之子雨与雪》1967年出生的细田守,喜欢的电影导演是相米慎二、维姆·文德斯、杨德昌这样风格细腻的导演,而他的个人风格也深受这些人影响,所拍摄的动画电影在表现人与人之间情感细腻丰富的方面,不输许多精彩的剧情片。早在2000年,渴望找到新人导演接班的宫崎骏就看上了细田守,让他来执导《哈尔的移动城堡》。然而当细田守亲自召集了一波人马之后,整个项目却又被吉卜力的高层武断地叫停——看上去无比光荣幸运的一件事,结果却让细田守这位年轻天才倒了大霉,做了一半的动画前功尽弃不说,他还得罪了一大班跟随自己制作动画却没拿到一分钱的工作人员。此时的细田守,甚至认为自己的动画生涯就此已经被吉卜力所完全葬送掉。不过,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从近年的个人发展轨迹来看,细田守跟宫崎骏有点相似,也是先从热门动画的剧场版出发(宫崎骏是《鲁班三世》、细田守是《海贼王》),逐渐通过《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到《狼之子雨与雪》这三部极具水准的动画电影,集聚了人气的同时也打响了个人的招牌,像押井守、富野由悠季这样的业内的大拿更是对他赞不绝口。2012年公映的《狼之子雨与雪》,讲述人、动物与自然之间如何相处共融的主题自然会让人联想到那个熟悉的吉卜力,而电影取得42.2亿日元的票房,也证明了细田守在商业上也拥有了能够与吉卜力进行竞争的号召力。所以,当宫崎骏宣布退休时,许多动画迷自然而然的把细田守当作了他最为合适的接班人。尽管所谓这样的接班,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就差点实现了。永远的小清新范儿:新海诚《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五厘米》《言语之庭》新海诚,代表作《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新海诚每推出一部新动画,都少不了许多动画迷,以及许多小清新范影迷的激赏之声。从《星之声》到《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从《秒速五厘米》到《言语之庭》,新海诚的小情怀小情愫一直受到追捧,关于“他的动画每一帧截图都可以做桌面壁纸”的说法,更是传得神乎神奇。不过,言情小说写得再唯美,看多了也会腻,新海诚同样一直没能突破自己的小格局,喃喃自语式的讲述方式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这也让越来越少人会提及他“宫崎骏”接班人的说法。总觉得新海诚总是局限在自己给自己画的小圈圈之内,缺乏惊喜,缺乏值得期待的新元素出现,当然,对于喜欢他风格的动画迷来说,倒是愿意陪着他这样一直走下去。大器晚成的多面手:原惠一《蜡笔小新》《河童之夏》《意外的幸运签》原惠一,代表作《河童之夏》1959年出生的原惠一其实不是新人。从1992年到2004年,他一直负责经典动画《蜡笔小新》的导演、剧本以及分镜等多个职位,实际上已经是一名在业界经验十分丰富的老牌动画人。不过直到2007年,原惠一以一部讽刺现代社会的动画电影《河童之夏》一炮而红,并入选了老牌电影杂志《电影旬报》年度十佳电影的第五位,才真正意义上创作出了动画生涯中的个人代表作。之后在2010年,原惠一又推出了一部动画电影《意外的幸运签》,故事讲述了一位自杀的问题少年获得了人生重来的机会,为此他必须寻找到生存意义的故事,这同样是一部获得好评的优秀动画电影。与许多优秀动画人一样,原惠一并不拘泥于只是在二次元的世界施展自己的才华,他今年推出的新作《最初的路》就是为纪念木下惠介诞辰一百周年而拍摄的真人传记电影。丰富的动画从业经验,加上动画中对于现实社会与人的深刻洞察力,也让不少人期待他能够成为宫崎骏之后日本动画的接班人。吉卜力剩余“财产”进步中的宫崎吾朗、具备接班潜力的米林宏昌宫崎吾朗,代表作《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如果说宫崎骏退休之后,谁将成为日本动画新一代领军人这个问题还有些虚无缥缈的话,那么谁将成为吉卜力工作室下一代领军人的问题则显然更为现实和急迫。从目前看来,与宫崎骏同时代的高畑勋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在《辉夜姬物语》公映后,也将随宫崎骏一起离开创作的第一线。吉卜力的制作人铃木敏夫曾经说过:“吉卜力工作室完全只为宫崎骏与高畑勋两人所创立,所以没有必要去培育后继者,一旦两人引退之日,就是吉卜力该划下句点的时候。”然而显然,吉卜力并不甘愿就此退出历史舞台。除了前文提及,已经与宫崎骏彻底修复关系的庵野秀明之外,吉卜力剩下的“财产”也值得重新盘点估算。在年轻一代中,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朗自然是极具争议,处女作《地海战记》口碑极差,几乎已经断送了他的动画生涯。2011年公映的《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宫崎骏对儿子要求依然严厉,不过却在实质上为他提供了更大的帮助,除了创作剧本之外,还参与了人物和背景设定、草图绘制等工作,包括影片的概念海报也由宫崎骏本人亲自操刀。而从口碑看,《虞美人》虽然还是没有显现出宫崎吾朗太多的才气,但口碑评价要远比《地海战记》更加出色,甚至得到了日本学院奖的“最佳动画奖”。此外,吉卜力的制片人铃木敏夫一直都很支持宫崎吾朗,未来这位“画二代”很有可能在吉卜力再度获得执导的机会。米林宏昌,代表作《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相对于宫崎吾朗,吉卜力的另一位新人导演,73年出生年仅40岁米林宏昌显然更加令人感到放心。米林宏昌1996年进入吉卜力工作室,曾参与过《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与《悬崖上的金鱼姬》的原画工作。他在《金鱼姬》中的作画获得了宫崎骏的赏识,并因此得到了执导《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的机会。从完成的导演处女作看,米林宏昌交出了一份超过90分的答卷,《借东西的小人》呈现出了非常原汁原味吉卜力的动画质感,而92亿日元的票房,也证明了他在商业运作上同样是非常可靠的人选。TV动画届的“潜力股”除了动画电影之外,日本TV动画也是非常精彩的一个领域。如渡边信一郎执导过的《星际牛仔》与《混沌武士》,潇洒写意,如论经典程度丝毫不输前文提及的那些动画电影。新房昭之通过“物语”系列和《魔法少女小圆》独具一格的风格,培养了如忠实信徒般的众多粉丝,有点走上庵野秀明旧路的意思。此外,《四叠半神话系列》的汤浅政明、《天元突破》的今石洋之、《永生之酒》的大森贵弘、《东之伊甸》的神山健治、《凉宫春日》系列的石原立也、《Fate/Zero》的青木荣,往下一数,就会发现日本动画方面的人才实在太多,数不过来了。时代在变迁,连宫崎骏自己也说:“世界正在处于逐渐走向焦虑的转型期,如今已经无法持续创造出以往作品中的梦幻了”。宫崎骏的悄然隐退,就好像手绘动画的衰落一般,已成定局。大师总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后宫崎骏”时代的日本,也许再也无法诞生如他这般的大师,但是只要日本动画产业继续合理地发展下去,相信仍然会有更多令人惊喜的作品出现在观众面前。

1031 0 0

[海贼王]动画官网现神秘宣传图 倒计时

根据尾田荣一郎人气少年漫画制作的动画版《海贼王》的官网上,从今天(7月27日)上午10点开始,突然出现了8张神秘的宣传图和倒计时。《海贼王》将有什么新消息公布呢?这次官网上出现的宣传图一共有8张,都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人物轮廓图,配上“8月3日再集结”的宣传语,而宣传图下方的倒计时即将在8月3日归零。正式消息将于倒计时归零时宣布,应该是与角色歌曲相关的情报。

根据尾田荣一郎人气少年漫画制作的动画版《海贼王》的官网上,从今天(7月27日)上午10点开始,突然出现了8张神秘的宣传图和倒计时。《海贼王》将有什么新消息公布呢?这次官网上出现的宣传图一共有8张,都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的人物轮廓图,配上“8月3日再集结”的宣传语,而宣传图下方的倒计时即将在8月3日归零。正式消息将于倒计时归零时宣布,应该是与角色歌曲相关的情报。

腾讯动漫 1770天前
986 0 0

动漫水平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社会教养水准

▲ 宫崎骏动画电影《魔女宅急便》动漫作为社会日常教养黄德海忘了哪个西方思想家曾经说过,“小说是18世纪以来日常教养最重要的构成部分”。而现在,随着人数的持续增加和受众的更为广泛,动漫之于我们的日常教养,很可能会发展成小说在此前的时代扮演的角色。动漫的水平,或许就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我们社会日常教养的水准。前几年,我随一个旅游团去日本,同住的是一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自从留意这个现象以来,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从而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一旦涉及教养,就不免堕入说教的彀中,从而,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从而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沈从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作的《抽象的抒情》中说,在他那个年代,因为各种原因,“艺术中千百年来的以个体为中心的追求完整、追求永恒的某种创造热情,某种创造基本动力,某种不大现实的狂妄理想(唯我为主的艺术家情感)被摧毁了”。而在我们的时代,沈从文面对的问题并未全部消除,商业社会的逼迫却接踵而来。短视的社会和资本,当然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双重挤压之下,我们很难奢望在目前的国内动漫中,看到作为其品质基本指标的想象力。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卓绝的诗歌……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一切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我们目前的动漫,缺乏的正是这种调整和转化的能力。而当动漫自身就缺乏想象这项极为重要的教养时,我们还能期待它传达出什么更为有益的东西呢?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三国》《水浒》以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得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德国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一掷千金,凭空呼唤出色的中国动漫,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还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 宫崎骏动画电影《魔女宅急便》动漫作为社会日常教养黄德海忘了哪个西方思想家曾经说过,“小说是18世纪以来日常教养最重要的构成部分”。而现在,随着人数的持续增加和受众的更为广泛,动漫之于我们的日常教养,很可能会发展成小说在此前的时代扮演的角色。动漫的水平,或许就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我们社会日常教养的水准。前几年,我随一个旅游团去日本,同住的是一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自从留意这个现象以来,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从而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一旦涉及教养,就不免堕入说教的彀中,从而,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从而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沈从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作的《抽象的抒情》中说,在他那个年代,因为各种原因,“艺术中千百年来的以个体为中心的追求完整、追求永恒的某种创造热情,某种创造基本动力,某种不大现实的狂妄理想(唯我为主的艺术家情感)被摧毁了”。而在我们的时代,沈从文面对的问题并未全部消除,商业社会的逼迫却接踵而来。短视的社会和资本,当然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双重挤压之下,我们很难奢望在目前的国内动漫中,看到作为其品质基本指标的想象力。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卓绝的诗歌……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一切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我们目前的动漫,缺乏的正是这种调整和转化的能力。而当动漫自身就缺乏想象这项极为重要的教养时,我们还能期待它传达出什么更为有益的东西呢?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三国》《水浒》以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得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德国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一掷千金,凭空呼唤出色的中国动漫,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还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1088 0 0

日本动漫在美国的代理市场格局

几天前看到一个问题,“是什么阻碍了当前的中国成为文化输出大国”?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比如梁其伟认为, 对”文化自豪感“的过度重视和执念,成了阻碍中国文化输出的根源。如果我们的创作一定要反映中国传统元素,反而可能把欧美等地区粉丝挡在外面,或者被人当作重口味猎奇。文化输出,更重要的是文化内容被人们基于认同而喜欢,被认作“国际化的主流产品”,比如能够在美国与美国制造的产品同台竞争。于是,我们这一次就来回顾日本动漫在美国“输出”的历史,并对现状做一定分析。“日本动漫占领美国”2003年吉卜力的电影《千与千寻》荣获当年奥斯卡最佳长篇动画,自此“日本动漫占领美国”一说就开始甚嚣尘上。其后,日本动漫在美国经历了《EVA》与《攻壳机动队》遭热捧,也经历了《高达》受冷遇,直至今日,日本漫画在美国虽然仍非主流漫画,但已被日益接受和熟知。《新世纪福音战士》是第一批成功融入美国土壤的日漫美国大型连锁书店Books-A-Million去年(2014年)就向投资分析师们表示,日本漫画销量增加是它二三季度图书销量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尤其是《进击的巨人》。这部作品不仅在日本国内拥有极高的人气,在美国也大受欢迎,由讲谈社美国公司发行的英文版销量已超过250万册。不过,它的原版在日本的销量是四千万册。除了《进击的巨人》,今年日本动漫在美国受到了较往年更深入的关注。在漫画代理方面,今年的SDCC以及Anime Expo上有许多关于日本漫画引进美国市场的消息。讲谈社美国公司旗下KodanshaComics先后宣布发行東村アキコ作品《水母公主》的大开本收藏版以及藤岛康介的新漫画《Paradise Residence》。人们所熟知的麻枝准《Angel Beats!: Heaven’s Door》、あらゐけいいち《日常》、《刀剑神域》轻小说系列分别由Seven Seas、Vertical和Yen公司宣布英文化并出版。年初美国三大漫画公司之一黑马漫画公司宣布出版热门日漫《Fate/Zero》的英文版第一卷。之后,黑马又宣布已买断三浦健太郎(《剑风传奇》作者)时隔20余年的新作《GigantoMaxia》的北美发行权,首卷漫画将于2016年2月3日发行。除了自己出版发行本土漫画外,日漫代理也是黑马的副业,它于2003年发行了《剑风传奇》英文第一卷,而后在2013年出版了《剑风传奇》全部共37卷。它代理的日本漫画还有《阿基拉》《攻壳机动队》《我的女神》等。由小学馆和集英社投资设立的VizMedia也宣布今年将推出一系列的日漫作品,包括限定1万册全彩版小畑健画集《Blancet Noir》,浅野一二〇著《晚安布布》以及石原庆子的一部少女漫画。《晚安布布》是一部成人向的探讨生活的作品,它讲述的是化为人形的小鸟布布在一个家庭中生活的故事。在电影方面,狮门影业被曝已经获得《火影忍者》的电影改编权,并且正在同Michael Gracey进行进一步谈判以期让这位特效运用大师执导《火影》电影,现在可以确认的是资深漫改电影制片人Avi Arad已确认进组。《火影忍者》的72卷漫画单行本均由Viz Media英文化并出版,据USA Today统计,每一卷的销售均能进入当周全美图书销量Top100,这样的表现同美国本土最热门的超级英雄漫画,如《蝙蝠侠》《蜘蛛侠》和《X-MAN》等知名作品的销量不相上下。日本动漫在美国的代理市场格局目前,漫画代理呈一家独大的局面,即上面提过的Viz。由于它背后有小学馆和集英社历年来的庞大作品库支撑,因此不缺少受市场追捧的产品,作品有《死神》《海贼王》《火影忍者》《钢之炼金术师》《游戏王》等。Viz选择代理《钢之炼金术师》,是看中了背后实力雄厚的小学馆和集英社除了Viz等上面提到的几家,其他日漫代理公司还有TokyoPop与Del Rey。前者过去也代理不少日本漫画,现在因为代理事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把重心放在了美国本土日式风格漫画家的培养;后者走小而精路线,代理作品有《虫师》《寄生兽》等。在动画方面,公司之间的竞争较为激烈。早期ADV以代理《新世纪福音战士》大获成功,2000年之后由于代理授权价格不断攀升,公司难以为继,已于2009年宣布破产。现在比较具代表性的有Funimation,代理《海贼王》《游戏王》《龙珠》等知名作品。Viz,凭借其雄厚的漫画改编作品群,优势明显,代理《火影忍者》《犬夜叉》等作品。Kadokawa Pictures USA,也就是角川书局在美国的分社,上市的动画有《凉宫春日的忧郁》《幸运星》等。Bandai(万代美国),与上面几家公司相较之下,规模较小,不过代理作品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却是居高不下,有《太空牛仔》和《攻壳机动队SAC》等几部作品。日本动漫进军美国的特点虽然总体销量仍然无法同主流动漫相比,但日本漫画在美国正在不断传播并被接纳。日漫本身也为进入美国做了一定的迎合和调整:美国动漫评论网站Buzzfeed的编辑推选出了“一生不可错过的10部日本动画”,其中包括《星际牛仔》《少女革命》《死亡笔记》《命运石之门》《蜡笔小新》《钢之炼金术师》《新世纪福音战士》《虫师》《狼雨》《妄想代理人》,在一个侧面显示出了美国人对于日本动画的偏好,换句话说这也是日漫在美国所努力变化的方向。美国动漫网站评选的“一生不可错过的10部日本动画”,其中不乏一些在国内较冷门的动漫在内容上,进入美国市场的日本动漫经常以努力表现人性冲突,在揭露现实的同时鼓舞人们奋发向上,实现自己的理想为题材,在文化共识的情况下展现东方特色。在上述动画中,《少女革命》对于男女角色的固有定位进行了直接否定和反转,刻画了女性拯救女性的故事,此外还涵盖了有关社会性、伦理性的讨论。《钢之炼金术师》“将人种差别、战争、灭族等主题刻画得淋漓尽致”。《新世纪福音战士》则以对人类肉体和心灵的痛苦的诠释、浓郁的宗教气息和对于道德的拷问出彩。如此看来,动画的剧情深度与意义在美国尤为被看重;在表现方法上,日本动画总是以二维框架为主,力求给予观众更多的联想空间,这便与美国动画对3D和表现真实世界的追求有所不同,也为观众带来了不同的感觉;在艺术手法上,美国人对日本动漫的细腻设计与刻画显然是情有独钟,这似乎也是《千与千寻》获得奥斯卡的成功原因之一。从《星际牛仔》的世界观、音乐以及人设到《死亡笔记》的头脑战与心理战剧情,再到《虫师》的画面配色,日本动画将“细腻”二字打造至极,塑造出了一种独立于美国本土动画的“东方”风格,自然吸引了一批厌倦了迪士尼和超级英雄的动画粉;在发行过程中,日本动画对动漫的长度、单集数和人物名称造型等做出了调整。为迎合美国人的欣赏习惯,即每一集动画片独立成篇,各集之间没有前后承接关系,《ForceFive》《战神金刚》等将在日本播出时的若干独立的电视动画片组成一部动画片,并且动画总集数也调整为美国电视台和观众所习惯的52或104集。然而这一引入过程仍然困难重重,原因之一是日本基本没有战略性的针对美国市场制作的动漫,因此暴力表现及性表现方面与美国的伦理基准与播放基准并不相符。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的著作权等相关法律制度及商业系统对于日本方面而言过于复杂繁琐,因此日本方面几乎将其全部交给了代理商。“一切交给最低保证金额出得最多的销售公司”成为当前商务的主流。由此导致的是风险控制是容易了,但也在失去商务经验积累的机会同时损失了进一步扩大商务的机会。由此可见,日本动漫进入美国,前途开阔,但路途仍然遥远。

几天前看到一个问题,“是什么阻碍了当前的中国成为文化输出大国”?有各种各样的观点,比如梁其伟认为, 对”文化自豪感“的过度重视和执念,成了阻碍中国文化输出的根源。如果我们的创作一定要反映中国传统元素,反而可能把欧美等地区粉丝挡在外面,或者被人当作重口味猎奇。文化输出,更重要的是文化内容被人们基于认同而喜欢,被认作“国际化的主流产品”,比如能够在美国与美国制造的产品同台竞争。于是,我们这一次就来回顾日本动漫在美国“输出”的历史,并对现状做一定分析。“日本动漫占领美国”2003年吉卜力的电影《千与千寻》荣获当年奥斯卡最佳长篇动画,自此“日本动漫占领美国”一说就开始甚嚣尘上。其后,日本动漫在美国经历了《EVA》与《攻壳机动队》遭热捧,也经历了《高达》受冷遇,直至今日,日本漫画在美国虽然仍非主流漫画,但已被日益接受和熟知。《新世纪福音战士》是第一批成功融入美国土壤的日漫美国大型连锁书店Books-A-Million去年(2014年)就向投资分析师们表示,日本漫画销量增加是它二三季度图书销量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尤其是《进击的巨人》。这部作品不仅在日本国内拥有极高的人气,在美国也大受欢迎,由讲谈社美国公司发行的英文版销量已超过250万册。不过,它的原版在日本的销量是四千万册。除了《进击的巨人》,今年日本动漫在美国受到了较往年更深入的关注。在漫画代理方面,今年的SDCC以及Anime Expo上有许多关于日本漫画引进美国市场的消息。讲谈社美国公司旗下KodanshaComics先后宣布发行東村アキコ作品《水母公主》的大开本收藏版以及藤岛康介的新漫画《Paradise Residence》。人们所熟知的麻枝准《Angel Beats!: Heaven’s Door》、あらゐけいいち《日常》、《刀剑神域》轻小说系列分别由Seven Seas、Vertical和Yen公司宣布英文化并出版。年初美国三大漫画公司之一黑马漫画公司宣布出版热门日漫《Fate/Zero》的英文版第一卷。之后,黑马又宣布已买断三浦健太郎(《剑风传奇》作者)时隔20余年的新作《GigantoMaxia》的北美发行权,首卷漫画将于2016年2月3日发行。除了自己出版发行本土漫画外,日漫代理也是黑马的副业,它于2003年发行了《剑风传奇》英文第一卷,而后在2013年出版了《剑风传奇》全部共37卷。它代理的日本漫画还有《阿基拉》《攻壳机动队》《我的女神》等。由小学馆和集英社投资设立的VizMedia也宣布今年将推出一系列的日漫作品,包括限定1万册全彩版小畑健画集《Blancet Noir》,浅野一二〇著《晚安布布》以及石原庆子的一部少女漫画。《晚安布布》是一部成人向的探讨生活的作品,它讲述的是化为人形的小鸟布布在一个家庭中生活的故事。在电影方面,狮门影业被曝已经获得《火影忍者》的电影改编权,并且正在同Michael Gracey进行进一步谈判以期让这位特效运用大师执导《火影》电影,现在可以确认的是资深漫改电影制片人Avi Arad已确认进组。《火影忍者》的72卷漫画单行本均由Viz Media英文化并出版,据USA Today统计,每一卷的销售均能进入当周全美图书销量Top100,这样的表现同美国本土最热门的超级英雄漫画,如《蝙蝠侠》《蜘蛛侠》和《X-MAN》等知名作品的销量不相上下。日本动漫在美国的代理市场格局目前,漫画代理呈一家独大的局面,即上面提过的Viz。由于它背后有小学馆和集英社历年来的庞大作品库支撑,因此不缺少受市场追捧的产品,作品有《死神》《海贼王》《火影忍者》《钢之炼金术师》《游戏王》等。Viz选择代理《钢之炼金术师》,是看中了背后实力雄厚的小学馆和集英社除了Viz等上面提到的几家,其他日漫代理公司还有TokyoPop与Del Rey。前者过去也代理不少日本漫画,现在因为代理事业竞争越来越激烈,把重心放在了美国本土日式风格漫画家的培养;后者走小而精路线,代理作品有《虫师》《寄生兽》等。在动画方面,公司之间的竞争较为激烈。早期ADV以代理《新世纪福音战士》大获成功,2000年之后由于代理授权价格不断攀升,公司难以为继,已于2009年宣布破产。现在比较具代表性的有Funimation,代理《海贼王》《游戏王》《龙珠》等知名作品。Viz,凭借其雄厚的漫画改编作品群,优势明显,代理《火影忍者》《犬夜叉》等作品。Kadokawa Pictures USA,也就是角川书局在美国的分社,上市的动画有《凉宫春日的忧郁》《幸运星》等。Bandai(万代美国),与上面几家公司相较之下,规模较小,不过代理作品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却是居高不下,有《太空牛仔》和《攻壳机动队SAC》等几部作品。日本动漫进军美国的特点虽然总体销量仍然无法同主流动漫相比,但日本漫画在美国正在不断传播并被接纳。日漫本身也为进入美国做了一定的迎合和调整:美国动漫评论网站Buzzfeed的编辑推选出了“一生不可错过的10部日本动画”,其中包括《星际牛仔》《少女革命》《死亡笔记》《命运石之门》《蜡笔小新》《钢之炼金术师》《新世纪福音战士》《虫师》《狼雨》《妄想代理人》,在一个侧面显示出了美国人对于日本动画的偏好,换句话说这也是日漫在美国所努力变化的方向。美国动漫网站评选的“一生不可错过的10部日本动画”,其中不乏一些在国内较冷门的动漫在内容上,进入美国市场的日本动漫经常以努力表现人性冲突,在揭露现实的同时鼓舞人们奋发向上,实现自己的理想为题材,在文化共识的情况下展现东方特色。在上述动画中,《少女革命》对于男女角色的固有定位进行了直接否定和反转,刻画了女性拯救女性的故事,此外还涵盖了有关社会性、伦理性的讨论。《钢之炼金术师》“将人种差别、战争、灭族等主题刻画得淋漓尽致”。《新世纪福音战士》则以对人类肉体和心灵的痛苦的诠释、浓郁的宗教气息和对于道德的拷问出彩。如此看来,动画的剧情深度与意义在美国尤为被看重;在表现方法上,日本动画总是以二维框架为主,力求给予观众更多的联想空间,这便与美国动画对3D和表现真实世界的追求有所不同,也为观众带来了不同的感觉;在艺术手法上,美国人对日本动漫的细腻设计与刻画显然是情有独钟,这似乎也是《千与千寻》获得奥斯卡的成功原因之一。从《星际牛仔》的世界观、音乐以及人设到《死亡笔记》的头脑战与心理战剧情,再到《虫师》的画面配色,日本动画将“细腻”二字打造至极,塑造出了一种独立于美国本土动画的“东方”风格,自然吸引了一批厌倦了迪士尼和超级英雄的动画粉;在发行过程中,日本动画对动漫的长度、单集数和人物名称造型等做出了调整。为迎合美国人的欣赏习惯,即每一集动画片独立成篇,各集之间没有前后承接关系,《ForceFive》《战神金刚》等将在日本播出时的若干独立的电视动画片组成一部动画片,并且动画总集数也调整为美国电视台和观众所习惯的52或104集。然而这一引入过程仍然困难重重,原因之一是日本基本没有战略性的针对美国市场制作的动漫,因此暴力表现及性表现方面与美国的伦理基准与播放基准并不相符。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的著作权等相关法律制度及商业系统对于日本方面而言过于复杂繁琐,因此日本方面几乎将其全部交给了代理商。“一切交给最低保证金额出得最多的销售公司”成为当前商务的主流。由此导致的是风险控制是容易了,但也在失去商务经验积累的机会同时损失了进一步扩大商务的机会。由此可见,日本动漫进入美国,前途开阔,但路途仍然遥远。

945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