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震道杯”防灾减灾公益漫画大赛颁奖典礼 在浙江传媒学院举行

2019
11/25
14:59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874
1
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2019
/
11/25
14:59
1874
1
0

11月22日上午,由浙江省地震局、人民日报《讽刺与幽默》报、浙江省漫画家协会主办,浙江传媒学院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承办的首届“震道杯”防灾减灾公益漫画大赛颁奖典礼在浙江传媒学院举行。

中国动漫产业网 

浙江省政协委科技界别部分政协委员,著名漫画家、刀刀狗的作者慕容引刀等国内相关动漫专家、漫画家出席,部分获奖选手、浙江传媒学院师生参加颁奖典礼。浙江省地震局局长宋新初,浙江传媒学院党委副书记汤兆武,浙江传媒学院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院长丁海祥分别辞,

中国动漫产业网 

作为国内首个将防灾减灾主题将动漫艺术相结合的大赛,“震道杯”防灾减灾公益漫画大赛是面向全国征集防灾减灾漫画作品的广告创意实践公益活动。据悉,本届公益漫画大赛共收到近千幅件作品,经过专业评审,秉承公正公开的原则,共产生67件获奖作品。

俞志达的《汶川之痛,华夏之哀》,张昕的《防震减灾知识连环漫画》,潘诚伟的《献给灾区的人民》分别获得单幅漫画组、四格漫画组和漫画绘本组一等奖;岳美辰的《希望》,徐明的《爷爷说抗灾》,武引筱的《防火减灾之西游篇》等9件作品分获二等奖; 宁天翼、厉笑余、黄彪的《防灾教育常态化》,王泽宇、唐珊的《地震自救逃生漫画攻略》,杨美凤的《台风天的二三事》等15件作品分获三等奖, 钟楚颖的《背负生灵》等40件作品获得优秀奖。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西安工程大学、西安美术学院、太原工业学院、山西传媒学院、山西戏剧职业学院获得本届大赛的最佳组织奖。在场领导分别为获奖者颁奖。

中国动漫产业网 

作为主办方,浙江省地震局长宋新初在致辞中指出,本次活动对于挖掘优秀公益漫画精品、繁荣防灾减灾公益事业、加强全社会漫画爱好者的互相交流、推进公众防灾减灾素养的不断提升起到积极的推进作用。他希望以本次活动为契机,为各路漫画精英搭建展示才华、展现防灾理念和防灾文化的舞台,提供更良好的环境和氛围,激发社会对防灾减灾工作关注,丰富防灾减灾宣传教育的形式和内容,为弘扬防灾减灾、生命至上做出应有贡献。

 中国动漫产业网

著名漫画家慕容引刀对获奖作品进行点评,他表示,漫画是漫画人运用的一种语言,又是在座的每一位都能看懂的语言,用漫画的形式将防灾减灾的知识生动活泼地传达给大家,这是一件充满善意的事。

中国动漫产业网

此外,颁奖典礼上浙传动画与数字艺术学院还与杭州市疾控中心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发挥双方各自领域优势,将动漫艺术和最新的传播技术应用于医疗卫生领域,旨在达到“优势互补、共谋发展、互惠互利、实现双赢”目的。

 中国动漫产业网

获奖作品及名单如下:

单幅漫画组:

一等奖:俞志达《汶川之痛,华夏之哀》。

二等奖:岳美辰《希望》;孙宝欣《防震减灾系列漫画》;曾小雨《比金币更贵重的东西》。

三等奖:宁天翼、厉笑余、黄彪《防灾教育常态化》;查佩仙《加减乘除小运算 防震减灾大民生》;谭平权《抵挡》;陈景国《 杜甫改诗 ---安得帐篷千万间》;瞿学瑜《新生》。

优秀奖:钟楚颖《背负生灵》;孙煜妍《防灾减灾》;张雅雯《机会》;王冰洁《众志成城》;谢北辰叶《蓝天之下》;麦荣邦《高楼逃生不能进电梯》;于洪祥《生命,才是最贵重的财物》;陈瑶《谨防超负荷用电》;郑思凡《逆行者》;王培琪《—大货啊,大祸!》。


四格漫画组:

一等奖:张昕《防震减灾知识连环漫画》。

二等奖:徐明《爷爷说抗灾》;马恒超《小把戏》;郑婷月《 地震自救逃生小攻略》。

三等奖:王泽宇、唐珊《地震自救逃生漫画攻略》;俞梦帆《防震减灾》;刘沛文《防震减灾系列漫画》;董俊英《“危楼”梦醒》;陈春明《地震应急包》。

优秀奖:杨崇南《我爸爸是小镇科普宣传员》;方少华《防灾减灾常识》;林丽丽《烟头》;高心蕊《避险三原则》;程龙香《为难之时彰显大》;陈定远《大难方显大爱》;苏学兵《秘密武器》;庞平《天灾难测,常训躲祸》;韦荣景《我就不信》;单继新《防灾、减灾在行动》。


漫画绘本组:

一等奖:潘诚伟《献给灾区的人民》。

二等奖:武引筱《防火减灾之西游篇》;张旭鹏《防灾减灾小帮手》;朱晓飞《安全标准化漫画集》;

三等奖:杨良义《深刻教训》消防连环;杨美凤《台风天的二三事》;弯仙婷《烈火雄心》;魏雨娜《地·牛》;田燿煜《漫画故事》。

优秀奖:何心引、董雨萧《减灾传薪火、防灾记心间》;曾靖柔《逆行》;张天豪《防震减灾小漫画》;陈志春《洪水来了》;刘蓉林《地震快跑》;俞倩贝《地震来临时的正确做法》;万漪茶《防灾避险于未然》;沙素丹《救灾侠》;张宁《无睹》;史润田《预防地震的小常识漫画》。

卡通形象组:优秀奖:肖建《角色设计》;张生博《角色设计——“熊猫安安”》;皮瑾涵《角色设计》;吴斐文《角色设计——抗灾小英雄》;石佳怡《角色设计——“小熊猫”》;叶佳朦《角色设计——“康康”》;秦铭泽《角色设计》;黄劲龙《角色设计——机械消防员》;孙盈《角色设计——“柑橘”》;张钲浩《角色设计——“小防”》。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

日前,由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中国消费者报社和中国消费网联合举办的“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经过评审委员会的严格筛选,《危险的旅程》、《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等16幅漫画作品从近千幅作品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此次大奖赛的一、二、三等奖,另有30幅作品获得纪念奖,北京想象力漫画课堂、 楚天尚漫、 木瓜漫画思维等单位获得集体奖。此次大奖赛以“慧眼识别违法广告,轻松规避消费陷阱”为主题,于2014年9月启动,历时三个多月,在《讽刺与幽默报》、人民网动漫频道、北京漫画中心、天天漫画网、中国水墨漫画网、自由漫画联盟、中国漫画家等多家漫画专业合作媒体的大力支持下,共征集了来自专业漫画家、漫画业余爱好者及全国工商消协系统干部职工的近千幅参赛作品。这些作品反映了食品、保健品、药品、医疗及网购、旅游、教育、房地产等热点领域中的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揭穿了明星代言、国际专利、权威认证等违法广告陷阱,在思想性、艺术性、时效性、幽默感和绘画技巧等方面,达到了国内较高水平。这些作品诙谐、幽默、生动、活泼,充满讽刺性,易于群众理解接受,起到了教育警示广大消费者的作用。专家评审委员会一致认为,此次漫画大奖赛无论从参赛者的广泛性上来说,还是从作品的质量和作品数量上来说,都大大超过预期。为展示违法广告的典型形式,普及法律法规知识,大赛结束后,主办方将会以专版、专题、新闻报道等形式,对获奖的优秀作品在《中国消费者报》、《讽刺与幽默报》、中国消费网、全国打假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及北京漫画中心等媒体上进行宣传推广,以加强对消费者的警示和教育,切实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以下为一、二、三等奖获奖作品展示:一等奖 《危险的旅程》 朱森林一等奖 《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 闻凤刚二等奖 《打劫》 张爱学二等奖 《永远不提价》 周汉生二等奖 《标签的学问》 栾林涛二等奖 《三顾茅庐遇三险》 韩恩胜三等奖 《“相对”论》 王征三等奖 《“贾”大夫的白天和黑夜》 梁俊琦三等奖 《导盲犬》 曹开翔三等奖 《什么时候成专家了》 郝延鹏三等奖 《绝对权威鉴定》 巫德华三等奖 《挑战记忆》 肖承森三等奖 《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 尚军三等奖 《演砸了》 李建华三等奖 《荧屏内外》 姚月法三等奖《童言无忌》 张红彦

日前,由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中国消费者报社和中国消费网联合举办的“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经过评审委员会的严格筛选,《危险的旅程》、《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等16幅漫画作品从近千幅作品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此次大奖赛的一、二、三等奖,另有30幅作品获得纪念奖,北京想象力漫画课堂、 楚天尚漫、 木瓜漫画思维等单位获得集体奖。此次大奖赛以“慧眼识别违法广告,轻松规避消费陷阱”为主题,于2014年9月启动,历时三个多月,在《讽刺与幽默报》、人民网动漫频道、北京漫画中心、天天漫画网、中国水墨漫画网、自由漫画联盟、中国漫画家等多家漫画专业合作媒体的大力支持下,共征集了来自专业漫画家、漫画业余爱好者及全国工商消协系统干部职工的近千幅参赛作品。这些作品反映了食品、保健品、药品、医疗及网购、旅游、教育、房地产等热点领域中的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揭穿了明星代言、国际专利、权威认证等违法广告陷阱,在思想性、艺术性、时效性、幽默感和绘画技巧等方面,达到了国内较高水平。这些作品诙谐、幽默、生动、活泼,充满讽刺性,易于群众理解接受,起到了教育警示广大消费者的作用。专家评审委员会一致认为,此次漫画大奖赛无论从参赛者的广泛性上来说,还是从作品的质量和作品数量上来说,都大大超过预期。为展示违法广告的典型形式,普及法律法规知识,大赛结束后,主办方将会以专版、专题、新闻报道等形式,对获奖的优秀作品在《中国消费者报》、《讽刺与幽默报》、中国消费网、全国打假网、人民网、中国新闻网及北京漫画中心等媒体上进行宣传推广,以加强对消费者的警示和教育,切实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以下为一、二、三等奖获奖作品展示:一等奖 《危险的旅程》 朱森林一等奖 《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 闻凤刚二等奖 《打劫》 张爱学二等奖 《永远不提价》 周汉生二等奖 《标签的学问》 栾林涛二等奖 《三顾茅庐遇三险》 韩恩胜三等奖 《“相对”论》 王征三等奖 《“贾”大夫的白天和黑夜》 梁俊琦三等奖 《导盲犬》 曹开翔三等奖 《什么时候成专家了》 郝延鹏三等奖 《绝对权威鉴定》 巫德华三等奖 《挑战记忆》 肖承森三等奖 《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 尚军三等奖 《演砸了》 李建华三等奖 《荧屏内外》 姚月法三等奖《童言无忌》 张红彦

929 0 0

当下中国动漫缺的已不是技术而是创意

本届获得金龙奖“中国漫画大奖”的漫画作品——夏达的《长歌行》动漫大腕专访70后是“革命党” 80后是“职人”人物介绍姚非拉中国资深漫画家,中国内地故事漫画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获奖作品无数,并创办了目前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漫画团队SUMMERZOO(夏天岛工作室)。本次获得金龙奖“中国漫画大奖”《长歌行》的作者夏达便是该工作室的签约画家,而姚非拉本人也获得本届金龙奖“最佳动漫和游戏经理人奖”。革命党和“职人”羊城晚报:你是70后的漫画大腕,而夏达是80后的漫画大腕,你觉得两代漫画人的区别和共同点在哪里?姚非拉:70后作者出道的时候,中国漫画还处于初级阶段,除了创作之外,还要努力去面对行业平台搭建方面的问题,是“一边修路一边赶路”。像夏达这些80后作者,因为路已经被我们在前面修好了,就能更专注于创作本身。所以,70后作者包括我,多少会担任工作室老板、顾问评委等功能性角色。羊城晚报:本报以前采访过你,你当时说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那80后漫画家会不会也一样这么拼?姚非拉:有的80后也比较拼,但总体来说不需要像当年70后那么拼了。我们当年除了自己拼也别无他法,而现在行业日益成熟,漫画作者也比我们当年更职业化,我感觉我们当年像是革命党在开拓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现在则视为一个相当成熟的职业,商业性比较强。好作品不能用钱计羊城晚报:你曾经见过宫崎骏,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的出品有很强烈的标识性;但是夏天岛的每个作者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犹如百花齐放,你的挑选签约作者的标准是什么?姚非拉:首先他需是一个真正想创作的人,一个人能创作出真正好的作品,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天才更聪明,而是因为他有这个愿望。只要真正有创作的渴望,只要才能不是太差,多多少少都有机会创作出好作品。羊城晚报:所谓“受市场欢迎的程度”,并不是你的评判指标?姚非拉:不是。我不希望夏天岛是一个很功利的地方,创作确实具备商业属性,但商业属性绝对不能代表创作的全部。打个比方来说,结婚是可以带来财富的,但绝不可能说为了财富去结婚。创作有可能会让你变得有钱,但是这绝对不是创作的全部,我也不希望用挣钱不挣钱去衡量作品,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好的商业不应简单粗暴羊城晚报:国内动漫界最近都在热议IP(笔者注:intellectualproperty,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品牌形象等等的知识产权,通过版权授权或贩卖,获得巨大的市场盈利),实际上就是动漫的商业化操作。这会不会导致一些艺术价值很高、但商业价值不被看好的作品被市场否决掉?姚非拉:我觉得好的商业不应该是简单粗暴的,真正好的商业应该有足够的深度、品位和发展空间。我们既要包容快餐大众式的作品,也要包容思想内涵有深度的作品。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就能在产业中体现价值,这才是好的商业环境。但是国内现在的动漫产业还比较稚嫩,要它很快承担起这一切还不现实。当下中国,动漫行业从过去的匮乏阶段,发展到不那么匮乏,有了一些动漫类的文化粮食,但要“吃”得非常好,显然还做不到。当下确实可能有个别有价值的作品会被低估乃至牺牲,而避免这种牺牲,将产业运作得更加完善、更有质量,而不是简单粗暴地运作,正是我们从业者努力的方向。当老板没成就感羊城晚报:从专注的漫画人到漫画经理人,从商业上来说,你无疑是成功的,但有没有缺憾(画画的时间少了)?姚非拉:其实我还是蛮羡慕可以画画的人。羊城晚报:以后会不会重新拿起画笔?姚非拉:我认为会的,我一直以来都强烈地将自己定位为“作者”,我当老板也是因为当作者当得太憋屈了,要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商业上的成就并不是我太追求的,当老板我也没有太多成就感,还是创作本身的成就感更大。但是,既然当了老板就要背负很多责任,这些责任不能说丢就丢,我现在也一直在培养更多的职业经理人,帮我把工作承担出去。现在行业本身发展非常迅速,创始人如果“撂挑子”,会让团队很吃力,所以就自己勉为其难,再扛扛吧。徐鹏飞:《长歌行》是流行歌手吟古曲本届金龙奖漫画大奖终评评委主席徐鹏飞,亦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讽刺与幽默》名誉主编,堪称中国漫画界泰斗级人物。他认为,本届金龙奖的评奖作品种类更加细化、高手更多,而获得大奖的《长歌行》,更犹如流行歌手吟唱古曲,别有一番风味。羊城晚报:你认为这次的获奖作品跟往届相比,有什么突出特点?徐鹏飞:种类更细化,数量不断增加。据说明年还会争取增加“单幅讽刺画”,以广东漫画大师廖冰兄冠名。“单讽画”堪称漫画的基础,好的单讽漫画家需要具备高超的政治经济局势把握的综合能力,有幽默感,会讲故事,这都是我们动漫人欠缺的,动漫人只会绘画是不够的,应该是复合型人才。这次高手参与也比较多,大家都很积极。这也是金龙奖多年积累形成的影响力。羊城晚报:请您评价获得漫画本次大奖的《长歌行》。徐鹏飞:就像是一位很年轻的流行歌手,突然唱了一首优美的古曲,有现代味道又不失传统元素。《长歌行》的造型非常生动,故事中不同地位的男女老少有不同的表情塑造,形象设计生动,故事背景丰满,是很美的历史故事。我认为,动漫不一定要强调大题材,小切点也能生动反映大题材。另外的两部作品,银奖作品《就喜欢你看不惯我 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画得很好玩,语言幽默,但是在艺术技巧上稍有欠缺。铜奖作品《野星球WILD STAR》也不错,学习了西洋的技法,功力很深,技巧很好,但对比起《长歌行》,《野》的故事情节离我们的生活比较远。羊城晚报:现在全国有很多动漫节,各有各的评奖,你觉得怎样才能健康发展?徐鹏飞:现在很多城市都办动漫节,我也当过很多次评委,就发现中国动漫节有个问题——“充数”。往往一个作品拿去参加不同动漫节,而主办方为了争取这些作者也不限制(一稿多投),而国外就不会有这种情况。我不赞成重复获奖,重复获奖的“奖霸”会导致一部分优秀的新作品没办法出头。前不久我刚结束某地动漫节活动去参加另一个动漫节,就发现一部刚刚获奖的作品又送到这个动漫节来评奖,当时我就提出异议,最后是入选但不给评奖,因为评奖是很严肃的事。羊城晚报:相比老一辈漫画人,年轻漫画家有经纪人制,或者是靠网上点击率来获取利益,这些商业化运作模式,会不会影响“漫画初心”?徐鹏飞:不影响。比如说夏大川(笔者注:漫画插图画家,在全国漫画报刊开设专栏,曾获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漫画大展优秀作品奖),他是个体漫画家,但并不迎合读者,甚至有时候出现分歧他会宁愿不发表,这是需要勇气的。好的漫画家都是非常有个性、爱憎分明的,真正的漫画家也是很清苦的,不会迎合市场。比如说,当下社会喜欢喜庆的漫画,但讽刺漫画家仍坚持画讽刺漫画,这就是一种理想。现在有的年轻人去迎合市场,我认为也很正常,多条路多种走法,存在就是合理。社会上有庸俗的,也有高雅的。羊城晚报:中国年轻一代的漫画家从最初的模仿开始,至今究竟有没有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徐鹏飞:年轻漫画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中国的东西,就很难形成自己的风格。但不得不说,现在中国处处想“快”,原创想快,投资也想快收益,这就是我们这些年停滞不前的原因。像日本甚至台湾,漫画家的心是很静的,要用好几年时间去做一部好作品,像蔡志忠(笔者注:台湾著名漫画家,代表作《庄子说》、《老子说》等)这些人,他首先是从艺术上来考虑,其后才被慧眼识珠的出版商发现,而且出版商也是专家;而我们的出版商就是商人。当下中国整体的艺术水平和审美理想都很欠缺。大众的审美提高就像中国的经济一样,需要长时间的培养,急不来。金城:中国动漫,不缺技能缺想法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龙奖创始人金城认为,从第一届金龙奖开始至今,十余年来,中国动漫在技能方面加速前进,逐渐不输国外,当下最缺的还是想法。羊城晚报:我们发现,这次的参赛作品中,只要是以传统文化为背景的,都能获得一个比较好的奖项,比如《长歌行》、《龙的女儿》、《大圣归来》、《十冷》等等,是否评奖中确实有提倡中国文化的导向?金城:有这个考虑。像《长歌行》和《大圣归来》,它们不仅在中国有实力,就是拿到国外也是很有竞争力的。羊城晚报:这次评委中有不少外国专家,他们的评判标准有哪些?金城:他们希望漫画像电影一样能运用分镜头。基本上,西方的评委会用“纸上电影”来要求一部漫画,他们认为《长歌行》的镜头运用就很不错。羊城晚报:金龙奖评选了12届,是否能说,现在国内的漫画家跟国外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在哪里?金城:总的来说,我们的高水平作品还不够多。缺失的方面在于想法创新,而不是技术不足。可以这么说,厨房已经很现代化了,不过不同的厨师烹饪出来的东西还是不一样,我们缺少的是大师级“厨师”。用世界语言来讲中国的故事,整体来说,分数只是刚刚及格。第12届中国动漫金龙奖特别报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10月1日至5日的2015第八届中国国际漫画节吸引了20万观众赴会,但对动漫业界人士来说,金龙奖显然更有含金量。已经举行到第12届的中国动漫金龙奖(CACC),有“中国动漫奥斯卡”之称,系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国际漫画节(国家“十二五”规划的重点动漫节展)的官方赛事。本届获奖作品都是实力强劲的顶尖力作,围绕着大奖主题“暖起来”,经过评委会投票决定,获奖名单尘埃落定,《长歌行》、《大圣归来》成为大赢家,分获中国漫画大奖、最佳动画长片奖(金奖)。专家们认为,当下中国动漫,缺的已经不是技术,而是创意,尤其是原创创意。而此次获奖的作品,正是在“中国特色”的原创创意方面见了真功。第12届金龙奖获奖作品第12届金龙奖获奖名单(部分)中国漫画大奖 夏达《长歌行》最佳剧情漫画奖(金奖) 阿推AH TUI《乒乓狗PIN BOM DOG》最佳绘本漫画奖(金奖) 杨飞《小山雀的勇气茶馆》最佳插画奖(金奖) 马榕橼《龙的女儿》最佳海外漫画奖 赵石《心灵的声音》最佳漫画画技奖 子诺爷《天人统一》最佳漫画编剧奖 潇十里、十字卿《识夜描银》最佳动画短片奖(金奖) 金泽伟、曹润泽杨晗《一指城》最佳动画长片奖(金奖)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制图/王军

本届获得金龙奖“中国漫画大奖”的漫画作品——夏达的《长歌行》动漫大腕专访70后是“革命党” 80后是“职人”人物介绍姚非拉中国资深漫画家,中国内地故事漫画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获奖作品无数,并创办了目前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漫画团队SUMMERZOO(夏天岛工作室)。本次获得金龙奖“中国漫画大奖”《长歌行》的作者夏达便是该工作室的签约画家,而姚非拉本人也获得本届金龙奖“最佳动漫和游戏经理人奖”。革命党和“职人”羊城晚报:你是70后的漫画大腕,而夏达是80后的漫画大腕,你觉得两代漫画人的区别和共同点在哪里?姚非拉:70后作者出道的时候,中国漫画还处于初级阶段,除了创作之外,还要努力去面对行业平台搭建方面的问题,是“一边修路一边赶路”。像夏达这些80后作者,因为路已经被我们在前面修好了,就能更专注于创作本身。所以,70后作者包括我,多少会担任工作室老板、顾问评委等功能性角色。羊城晚报:本报以前采访过你,你当时说每天就睡两三个小时,那80后漫画家会不会也一样这么拼?姚非拉:有的80后也比较拼,但总体来说不需要像当年70后那么拼了。我们当年除了自己拼也别无他法,而现在行业日益成熟,漫画作者也比我们当年更职业化,我感觉我们当年像是革命党在开拓一个全新的世界,他们现在则视为一个相当成熟的职业,商业性比较强。好作品不能用钱计羊城晚报:你曾经见过宫崎骏,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的出品有很强烈的标识性;但是夏天岛的每个作者的风格都是不一样的,犹如百花齐放,你的挑选签约作者的标准是什么?姚非拉:首先他需是一个真正想创作的人,一个人能创作出真正好的作品,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天才更聪明,而是因为他有这个愿望。只要真正有创作的渴望,只要才能不是太差,多多少少都有机会创作出好作品。羊城晚报:所谓“受市场欢迎的程度”,并不是你的评判指标?姚非拉:不是。我不希望夏天岛是一个很功利的地方,创作确实具备商业属性,但商业属性绝对不能代表创作的全部。打个比方来说,结婚是可以带来财富的,但绝不可能说为了财富去结婚。创作有可能会让你变得有钱,但是这绝对不是创作的全部,我也不希望用挣钱不挣钱去衡量作品,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好的商业不应简单粗暴羊城晚报:国内动漫界最近都在热议IP(笔者注:intellectualproperty,具有一定影响力和品牌形象等等的知识产权,通过版权授权或贩卖,获得巨大的市场盈利),实际上就是动漫的商业化操作。这会不会导致一些艺术价值很高、但商业价值不被看好的作品被市场否决掉?姚非拉:我觉得好的商业不应该是简单粗暴的,真正好的商业应该有足够的深度、品位和发展空间。我们既要包容快餐大众式的作品,也要包容思想内涵有深度的作品。只要有价值的东西,就能在产业中体现价值,这才是好的商业环境。但是国内现在的动漫产业还比较稚嫩,要它很快承担起这一切还不现实。当下中国,动漫行业从过去的匮乏阶段,发展到不那么匮乏,有了一些动漫类的文化粮食,但要“吃”得非常好,显然还做不到。当下确实可能有个别有价值的作品会被低估乃至牺牲,而避免这种牺牲,将产业运作得更加完善、更有质量,而不是简单粗暴地运作,正是我们从业者努力的方向。当老板没成就感羊城晚报:从专注的漫画人到漫画经理人,从商业上来说,你无疑是成功的,但有没有缺憾(画画的时间少了)?姚非拉:其实我还是蛮羡慕可以画画的人。羊城晚报:以后会不会重新拿起画笔?姚非拉:我认为会的,我一直以来都强烈地将自己定位为“作者”,我当老板也是因为当作者当得太憋屈了,要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商业上的成就并不是我太追求的,当老板我也没有太多成就感,还是创作本身的成就感更大。但是,既然当了老板就要背负很多责任,这些责任不能说丢就丢,我现在也一直在培养更多的职业经理人,帮我把工作承担出去。现在行业本身发展非常迅速,创始人如果“撂挑子”,会让团队很吃力,所以就自己勉为其难,再扛扛吧。徐鹏飞:《长歌行》是流行歌手吟古曲本届金龙奖漫画大奖终评评委主席徐鹏飞,亦是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讽刺与幽默》名誉主编,堪称中国漫画界泰斗级人物。他认为,本届金龙奖的评奖作品种类更加细化、高手更多,而获得大奖的《长歌行》,更犹如流行歌手吟唱古曲,别有一番风味。羊城晚报:你认为这次的获奖作品跟往届相比,有什么突出特点?徐鹏飞:种类更细化,数量不断增加。据说明年还会争取增加“单幅讽刺画”,以广东漫画大师廖冰兄冠名。“单讽画”堪称漫画的基础,好的单讽漫画家需要具备高超的政治经济局势把握的综合能力,有幽默感,会讲故事,这都是我们动漫人欠缺的,动漫人只会绘画是不够的,应该是复合型人才。这次高手参与也比较多,大家都很积极。这也是金龙奖多年积累形成的影响力。羊城晚报:请您评价获得漫画本次大奖的《长歌行》。徐鹏飞:就像是一位很年轻的流行歌手,突然唱了一首优美的古曲,有现代味道又不失传统元素。《长歌行》的造型非常生动,故事中不同地位的男女老少有不同的表情塑造,形象设计生动,故事背景丰满,是很美的历史故事。我认为,动漫不一定要强调大题材,小切点也能生动反映大题材。另外的两部作品,银奖作品《就喜欢你看不惯我 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画得很好玩,语言幽默,但是在艺术技巧上稍有欠缺。铜奖作品《野星球WILD STAR》也不错,学习了西洋的技法,功力很深,技巧很好,但对比起《长歌行》,《野》的故事情节离我们的生活比较远。羊城晚报:现在全国有很多动漫节,各有各的评奖,你觉得怎样才能健康发展?徐鹏飞:现在很多城市都办动漫节,我也当过很多次评委,就发现中国动漫节有个问题——“充数”。往往一个作品拿去参加不同动漫节,而主办方为了争取这些作者也不限制(一稿多投),而国外就不会有这种情况。我不赞成重复获奖,重复获奖的“奖霸”会导致一部分优秀的新作品没办法出头。前不久我刚结束某地动漫节活动去参加另一个动漫节,就发现一部刚刚获奖的作品又送到这个动漫节来评奖,当时我就提出异议,最后是入选但不给评奖,因为评奖是很严肃的事。羊城晚报:相比老一辈漫画人,年轻漫画家有经纪人制,或者是靠网上点击率来获取利益,这些商业化运作模式,会不会影响“漫画初心”?徐鹏飞:不影响。比如说夏大川(笔者注:漫画插图画家,在全国漫画报刊开设专栏,曾获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漫画大展优秀作品奖),他是个体漫画家,但并不迎合读者,甚至有时候出现分歧他会宁愿不发表,这是需要勇气的。好的漫画家都是非常有个性、爱憎分明的,真正的漫画家也是很清苦的,不会迎合市场。比如说,当下社会喜欢喜庆的漫画,但讽刺漫画家仍坚持画讽刺漫画,这就是一种理想。现在有的年轻人去迎合市场,我认为也很正常,多条路多种走法,存在就是合理。社会上有庸俗的,也有高雅的。羊城晚报:中国年轻一代的漫画家从最初的模仿开始,至今究竟有没有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徐鹏飞:年轻漫画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没有中国的东西,就很难形成自己的风格。但不得不说,现在中国处处想“快”,原创想快,投资也想快收益,这就是我们这些年停滞不前的原因。像日本甚至台湾,漫画家的心是很静的,要用好几年时间去做一部好作品,像蔡志忠(笔者注:台湾著名漫画家,代表作《庄子说》、《老子说》等)这些人,他首先是从艺术上来考虑,其后才被慧眼识珠的出版商发现,而且出版商也是专家;而我们的出版商就是商人。当下中国整体的艺术水平和审美理想都很欠缺。大众的审美提高就像中国的经济一样,需要长时间的培养,急不来。金城:中国动漫,不缺技能缺想法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龙奖创始人金城认为,从第一届金龙奖开始至今,十余年来,中国动漫在技能方面加速前进,逐渐不输国外,当下最缺的还是想法。羊城晚报:我们发现,这次的参赛作品中,只要是以传统文化为背景的,都能获得一个比较好的奖项,比如《长歌行》、《龙的女儿》、《大圣归来》、《十冷》等等,是否评奖中确实有提倡中国文化的导向?金城:有这个考虑。像《长歌行》和《大圣归来》,它们不仅在中国有实力,就是拿到国外也是很有竞争力的。羊城晚报:这次评委中有不少外国专家,他们的评判标准有哪些?金城:他们希望漫画像电影一样能运用分镜头。基本上,西方的评委会用“纸上电影”来要求一部漫画,他们认为《长歌行》的镜头运用就很不错。羊城晚报:金龙奖评选了12届,是否能说,现在国内的漫画家跟国外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在哪里?金城:总的来说,我们的高水平作品还不够多。缺失的方面在于想法创新,而不是技术不足。可以这么说,厨房已经很现代化了,不过不同的厨师烹饪出来的东西还是不一样,我们缺少的是大师级“厨师”。用世界语言来讲中国的故事,整体来说,分数只是刚刚及格。第12届中国动漫金龙奖特别报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10月1日至5日的2015第八届中国国际漫画节吸引了20万观众赴会,但对动漫业界人士来说,金龙奖显然更有含金量。已经举行到第12届的中国动漫金龙奖(CACC),有“中国动漫奥斯卡”之称,系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中国国际漫画节(国家“十二五”规划的重点动漫节展)的官方赛事。本届获奖作品都是实力强劲的顶尖力作,围绕着大奖主题“暖起来”,经过评委会投票决定,获奖名单尘埃落定,《长歌行》、《大圣归来》成为大赢家,分获中国漫画大奖、最佳动画长片奖(金奖)。专家们认为,当下中国动漫,缺的已经不是技术,而是创意,尤其是原创创意。而此次获奖的作品,正是在“中国特色”的原创创意方面见了真功。第12届金龙奖获奖作品第12届金龙奖获奖名单(部分)中国漫画大奖 夏达《长歌行》最佳剧情漫画奖(金奖) 阿推AH TUI《乒乓狗PIN BOM DOG》最佳绘本漫画奖(金奖) 杨飞《小山雀的勇气茶馆》最佳插画奖(金奖) 马榕橼《龙的女儿》最佳海外漫画奖 赵石《心灵的声音》最佳漫画画技奖 子诺爷《天人统一》最佳漫画编剧奖 潇十里、十字卿《识夜描银》最佳动画短片奖(金奖) 金泽伟、曹润泽杨晗《一指城》最佳动画长片奖(金奖)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制图/王军

1150 0 0

中国漫画最高奖得主李滨声:玩味人生九十载

李滨声 新华社记者 李琰/摄90岁的人生怎么度过?中国漫画最高奖“金猴奖”得主李滨声用“玩味人生”四个字向世人解读人生的真谛。6月,漫画大师李滨声迎来90岁生日。面对画界同仁的恭贺,这位被尊为“滨老”的老人连连摆手,“可别把我叫老了,我是‘90后’。”更谦虚的还在后面。90高龄的他甚至给自己下了这样的定义——不学无术人,“我就是个画‘小人儿’的,这一辈子什么都没干,没有一技之长。”可这个“不学无术人”却着实不简单。作为中国漫画界的“一杆大旗”,早在1949年,他就参与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的画像工作;1952年,27岁的他为配合在京召开的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设计并雕塑完成了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内的“和平鸽”;同年,他成为《北京日报》第一批美术记者,开始探索提倡社会道德的内部讽刺画,自此享誉漫画界数十载。“滨老在漫画界最大的贡献有两点:一是漫画语言的使用,二是故事情节的构思。”中国美协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人民日报《讽刺与幽默》名誉主编徐鹏飞感叹,扎根生活的执着,让李滨声许多创作于几十年前的作品,在今天依然有着穿透纸背的力量,“滨老是一个绵里藏针的漫画家,是漫画家中的文人。由于整个社会的短视,太多漫画家过于迎合,丧失了本应有的锐气。这正是我们需要从滨老等老一辈艺术家身上汲取的。”除了知名漫画家的头衔之外,李滨声在国画领域的成就也颇高。早在青年时代,李滨声就结识了齐白石的高足周铁恒,自此开启了他的国画生涯。他的国画作品中,以京剧人物为最,这得益于其数十载浸淫京剧艺术所品悟到的文化精粹。这位自号“梨园客”的老人,3岁会唱“孤王酒醉桃花宫”,22岁在北平的京剧大舞台一唱成名,70岁办个人京剧专场演出,90岁时还扎着行头指导科班后生排演全本《罗成》。“画戏不是单纯地画人物,而是要画手眼身法步。画好不好,要看其中传达的艺术魅力。”几乎所有的国画作品中,李滨声都坚持遵循中国画的格律,按照中国文化的传统造型人物。“滨老是一个全才。”徐鹏飞说,丰厚的学养为李滨声的作品提供了深厚的根基,“正是因为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研习得如此扎实,他的作品才能淋漓展现文化最勃发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艺术生命力和人品直接相关。人品立得住,别人才能接受你。人品立不住,别人也不会尊重你。我跟滨老几十年接触下来,他从没有架子,约画也不讲价钱。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滨老的人格魅力强化了他的作品。”如今的李滨声,虽早已退休,却丝毫没有九旬老人的龙钟之态。他把每一天都用在为中国漫画发展、传统文化传播的鼓与呼上。就在前不久,他应邀前往北京师范大学,为百余名大学生戏迷讲京剧、唱经典;5月18日,为期一月的“追寻北京的记忆”李滨声绘画作品展在北京什刹海广福观开幕,他还现场提笔,为参观者创作漫画肖像。没有活动的日子里,他每天六点即起,做完集体操,就开始忙活:练毛笔字、背千家诗、写戏文、画点漫画。“人每一天都得有事做,不要感觉没事。人脑越用才能越活,我对青年人的希望就是要勤,千万不能懒。”站在90岁的年轮上,李滨声对年轻一辈的漫画家们充满期许,“一定要‘惜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活得充实又精彩的李滨声有什么工作计划?“90后”李滨声笑声朗朗:“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半辈子的见闻,去其糟粕,留其可以,用文字或口述的形式留下来,献给青年朋友,丰富中国梦。”(记者 邓晖)

李滨声 新华社记者 李琰/摄90岁的人生怎么度过?中国漫画最高奖“金猴奖”得主李滨声用“玩味人生”四个字向世人解读人生的真谛。6月,漫画大师李滨声迎来90岁生日。面对画界同仁的恭贺,这位被尊为“滨老”的老人连连摆手,“可别把我叫老了,我是‘90后’。”更谦虚的还在后面。90高龄的他甚至给自己下了这样的定义——不学无术人,“我就是个画‘小人儿’的,这一辈子什么都没干,没有一技之长。”可这个“不学无术人”却着实不简单。作为中国漫画界的“一杆大旗”,早在1949年,他就参与天安门城楼毛主席的画像工作;1952年,27岁的他为配合在京召开的亚洲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设计并雕塑完成了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内的“和平鸽”;同年,他成为《北京日报》第一批美术记者,开始探索提倡社会道德的内部讽刺画,自此享誉漫画界数十载。“滨老在漫画界最大的贡献有两点:一是漫画语言的使用,二是故事情节的构思。”中国美协漫画艺术委员会主任、人民日报《讽刺与幽默》名誉主编徐鹏飞感叹,扎根生活的执着,让李滨声许多创作于几十年前的作品,在今天依然有着穿透纸背的力量,“滨老是一个绵里藏针的漫画家,是漫画家中的文人。由于整个社会的短视,太多漫画家过于迎合,丧失了本应有的锐气。这正是我们需要从滨老等老一辈艺术家身上汲取的。”除了知名漫画家的头衔之外,李滨声在国画领域的成就也颇高。早在青年时代,李滨声就结识了齐白石的高足周铁恒,自此开启了他的国画生涯。他的国画作品中,以京剧人物为最,这得益于其数十载浸淫京剧艺术所品悟到的文化精粹。这位自号“梨园客”的老人,3岁会唱“孤王酒醉桃花宫”,22岁在北平的京剧大舞台一唱成名,70岁办个人京剧专场演出,90岁时还扎着行头指导科班后生排演全本《罗成》。“画戏不是单纯地画人物,而是要画手眼身法步。画好不好,要看其中传达的艺术魅力。”几乎所有的国画作品中,李滨声都坚持遵循中国画的格律,按照中国文化的传统造型人物。“滨老是一个全才。”徐鹏飞说,丰厚的学养为李滨声的作品提供了深厚的根基,“正是因为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研习得如此扎实,他的作品才能淋漓展现文化最勃发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艺术生命力和人品直接相关。人品立得住,别人才能接受你。人品立不住,别人也不会尊重你。我跟滨老几十年接触下来,他从没有架子,约画也不讲价钱。可以说,某种意义上,滨老的人格魅力强化了他的作品。”如今的李滨声,虽早已退休,却丝毫没有九旬老人的龙钟之态。他把每一天都用在为中国漫画发展、传统文化传播的鼓与呼上。就在前不久,他应邀前往北京师范大学,为百余名大学生戏迷讲京剧、唱经典;5月18日,为期一月的“追寻北京的记忆”李滨声绘画作品展在北京什刹海广福观开幕,他还现场提笔,为参观者创作漫画肖像。没有活动的日子里,他每天六点即起,做完集体操,就开始忙活:练毛笔字、背千家诗、写戏文、画点漫画。“人每一天都得有事做,不要感觉没事。人脑越用才能越活,我对青年人的希望就是要勤,千万不能懒。”站在90岁的年轮上,李滨声对年轻一辈的漫画家们充满期许,“一定要‘惜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活得充实又精彩的李滨声有什么工作计划?“90后”李滨声笑声朗朗:“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我半辈子的见闻,去其糟粕,留其可以,用文字或口述的形式留下来,献给青年朋友,丰富中国梦。”(记者 邓晖)

光明日报 1878天前
938 0 0

我国著名漫画家孙以增去世 享年72岁

孙以增,1941年生于北京,祖籍安徽寿县。1955年在《科学画报》上首次发表漫画作品,题为《空中电影》。自1958年起,主要进行国际时事漫画的创作,作品主要发表于《光明日报》、《大公报》。1961年高中毕业,同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美术系,在此期间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绘画基本功。1966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美术系。1969年到《北京日报》任美术编辑,在此期间主要进行插图和连环画的创作。1976年重新创作漫画。历任北京日报美术组组长、摄影美术部副主任、美术部主任、人民日报社《讽刺与幽默》报编委、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北京日报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首都美术记者协会名誉会长。1999年被授予首都“五一劳动奖章”。漫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美展并获奖,其中:1982年获全国漫画展览佳作奖;1992年、1996年、2002年、2012年获中国新闻奖;1993年获中国漫画金猴奖(作品奖)。

孙以增,1941年生于北京,祖籍安徽寿县。1955年在《科学画报》上首次发表漫画作品,题为《空中电影》。自1958年起,主要进行国际时事漫画的创作,作品主要发表于《光明日报》、《大公报》。1961年高中毕业,同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美术系,在此期间较为全面地掌握了绘画基本功。1966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美术系。1969年到《北京日报》任美术编辑,在此期间主要进行插图和连环画的创作。1976年重新创作漫画。历任北京日报美术组组长、摄影美术部副主任、美术部主任、人民日报社《讽刺与幽默》报编委、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北京日报高级编辑、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首都美术记者协会名誉会长。1999年被授予首都“五一劳动奖章”。漫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美展并获奖,其中:1982年获全国漫画展览佳作奖;1992年、1996年、2002年、2012年获中国新闻奖;1993年获中国漫画金猴奖(作品奖)。

1126 0 0

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

日前,由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中国消费者报社和中国消费网联合举办的“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危险的旅程》《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等16幅漫画作品从近千幅作品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此次大奖赛的一、二、三等奖,另有30幅作品和北京想象力漫画课堂等4家单位分别获得纪念奖和集体奖。此次大奖赛以“慧眼识别违法广告,轻松规避消费陷阱”为主题,于2014年9月启动,历时3个多月,在《讽刺与幽默报》、天天漫画网等多家漫画专业合作媒体的支持下,共征集了来自专业漫画家、漫画业余爱好者及全国工商消协系统干部职工的近千幅参赛作品。这些作品从不同角度反映了食品、保健品、药品、医疗、网购、旅游、教育、房地产等领域的典型违法广告形式,尤其对明星代言、国际专利和权威认证等违法广告形式进行了曝光。无论从参赛者的广泛性上来说,还是从作品的质量和征集到的作品数量上来说,都大大超过预期,不仅普及了法律法规知识,而且起到了警示教育消费者的作用。日前,“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获奖作品展”的网络专题已在中国消费网和全国打假网上线。获得一、二、三等奖的漫画作品展示详见今日本报B4版。

日前,由国家工商总局广告监督管理司、中国消费者报社和中国消费网联合举办的“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圆满落幕。《危险的旅程》《我吃了它,拐杖都不用了》等16幅漫画作品从近千幅作品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此次大奖赛的一、二、三等奖,另有30幅作品和北京想象力漫画课堂等4家单位分别获得纪念奖和集体奖。此次大奖赛以“慧眼识别违法广告,轻松规避消费陷阱”为主题,于2014年9月启动,历时3个多月,在《讽刺与幽默报》、天天漫画网等多家漫画专业合作媒体的支持下,共征集了来自专业漫画家、漫画业余爱好者及全国工商消协系统干部职工的近千幅参赛作品。这些作品从不同角度反映了食品、保健品、药品、医疗、网购、旅游、教育、房地产等领域的典型违法广告形式,尤其对明星代言、国际专利和权威认证等违法广告形式进行了曝光。无论从参赛者的广泛性上来说,还是从作品的质量和征集到的作品数量上来说,都大大超过预期,不仅普及了法律法规知识,而且起到了警示教育消费者的作用。日前,“首届典型违法广告形式漫画大奖赛获奖作品展”的网络专题已在中国消费网和全国打假网上线。获得一、二、三等奖的漫画作品展示详见今日本报B4版。

1971 0 0

连环画:保住了称谓,丢掉了行业

虽然连环画艺术大师刘继卣离世已有30年,但微博上只要出现他的西游记连环画如《大闹天宫》等作品,仍会引起大量转发,几乎每个人都会惊叹“精致、细腻、毫发毕现”。但是,如今的“连环画”3个字,更多只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早已不能代表一个行业。当年的连环画作者们画得那么好,作品至今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为何还是难以挽回连环画的节节败退,直至整个行业消失的命运?没有迈出的一小步前些日子在中国美术学院听了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的讲座,92岁高龄的贺先生精神焕发、口齿清晰、言谈幽默,连续讲了整整两个小时。当他说出“连环画,现在已经Finish了”的时候,我很想听他继续谈谈:作为一个从业者,他为什么觉得连环画Finish了?但因为听众大多数是美院学生,贺先生更多谈了怎样学好美术类专业的话题,穿插了他的一些创作案例,比如《李双双》、《朝阳沟》中的一些细节处理,对于连环画的命运变化,他就提了这么一句,没有展开。连环画是我国特有的一种美术作品形式,别称“小人书”,每一本的开本大小、装帧设计、呈现形式几乎完全一致:一页一幅图,底下几句话。连环画给不止一代人的童年留下过美好记忆,它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淡出我们视野的?我没具体考证过,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当同样是纸质读物的漫画,尤其是日本漫画渐渐登陆中国内地后,连环画遇到了强劲对手。在此之前,《讽刺与幽默》上登的华君武、方成的漫画不属于连环画的对手,因为两者几乎没有交集;《三毛流浪记》、《王先生与小陈》一类的单元小短剧也不属于,因为彼此的故事特点很不同。同样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讲一个较长的故事,漫画连载(或说“连环漫画”)却是连环画的对手。多了一个“漫”字,命运迥然不同。传统连环画界有个普遍看法,“连环漫画”和“连环画”完全不同,是两码事。真的是两码事么?其实,与其将二者完全对立起来,不如说“连环漫画”是“连环画”的一个较高级阶段,它们存在着传承、延续、创新的关系。欧美尤其是日本的漫画连载与我国连环画的呈现方式相比,最大的差别和核心优势就在于分镜头的切换运用,而这恰恰是连环画最致命的弱点。传统连环画呈现方式四平八稳,普遍中景,特写较少,镜头变化很少,连环画家更多侧重于每一个画面细部的描摹,而忽略镜头的变化,因为版式永远那样——一页一幅图,下面几排字。也许有人想过打破这种格局,但很快会被驳回——那还叫连环画吗?是啊,那就是漫画了。可惜,向前的那一小步没有迈出,旧有的概念和形式没有被打破。最终,“连环画”这个称呼保住了,但这个行业却消失了。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称的连环画虽仍有出版,却早已不是大众流行阅读,而属收藏品范畴了。这本不该是连环画的命运,因为中国的连环画家几乎都有着超强的美术功底,刘继卣、贺友直作品的那些画面真是让人百看不厌,他们能画《丁丁历险记》吗?能画《蜘蛛侠》吗?能画《火影忍者》、《海贼王》吗——一定能,如果当初迈出了那一小步。摇摆在“美术”与“娱乐”两端一个行业颓败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时代发展了”这样的万能理由。在所有落伍于时代的传统艺术形式中,连环画的遭遇让人备感惋惜,因为外因之外,还是内因占了主导——连环画从诞生之初,就始终在“美术”与“娱乐”之间摇摆,经常是哪头都靠不上,而只要靠上了任何一头,都不会是现在的命运。一幅美术作品实现价值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画作本身的销售,卖的是“所有权”,比如国画、油画的拍卖;另一种是作品本身的传播,卖的是“使用权”,比如在报刊连载赚稿费、结集出版赚版税、开发周边产品赚分成等,这些都属于“谁用谁掏钱”。除此之外的特例也有,比如齐白石作品的出版物、蔡志忠漫画手稿拍卖,但毕竟较少,通过该方式获得的收益在作品总收益中仅占很小的比例。连环画当然也是“画”,它实现价值的方式属于第二种,即通过“报刊登载——结集出版、销售——读者掏钱购买——作者赚到稿费或版税”的模式,完成一次自我循环。贺友直曾说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国画、油画名家都画连环画。为什么?因为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有国画、油画的拍卖市场,国画、油画根本无法成为“产品”,而画连环画则可以挣到稿费。在本质上,连环画需要广大消费者购买来实现价值,需要具备娱乐大众的特征,要有数量的积累,这一点与现在的漫画完全相同;不同点在于,连环画与传统美术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文联美协、传统美展、美术馆展览……都会有连环画的身影,但尴尬的是,虽屡屡出现但始终不是“主力”,和国画、油画比起来,连环画还得靠边站。时代发展之下,连环画的处境越发尴尬:跻身传统主流美术界与国画、油画平起平坐的愿望,终不可得;而在娱乐大众方面,漫画凭借清晰的产品定位和精密的市场细分,早已赢得了读者、占据了市场,成为蓬勃发展的产业。与此形成对比,连环画只能进入档案馆或成为收藏品。(文:大鱼)

虽然连环画艺术大师刘继卣离世已有30年,但微博上只要出现他的西游记连环画如《大闹天宫》等作品,仍会引起大量转发,几乎每个人都会惊叹“精致、细腻、毫发毕现”。但是,如今的“连环画”3个字,更多只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早已不能代表一个行业。当年的连环画作者们画得那么好,作品至今还有那么多人喜欢,为何还是难以挽回连环画的节节败退,直至整个行业消失的命运?没有迈出的一小步前些日子在中国美术学院听了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的讲座,92岁高龄的贺先生精神焕发、口齿清晰、言谈幽默,连续讲了整整两个小时。当他说出“连环画,现在已经Finish了”的时候,我很想听他继续谈谈:作为一个从业者,他为什么觉得连环画Finish了?但因为听众大多数是美院学生,贺先生更多谈了怎样学好美术类专业的话题,穿插了他的一些创作案例,比如《李双双》、《朝阳沟》中的一些细节处理,对于连环画的命运变化,他就提了这么一句,没有展开。连环画是我国特有的一种美术作品形式,别称“小人书”,每一本的开本大小、装帧设计、呈现形式几乎完全一致:一页一幅图,底下几句话。连环画给不止一代人的童年留下过美好记忆,它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淡出我们视野的?我没具体考证过,但有一点可以明确:当同样是纸质读物的漫画,尤其是日本漫画渐渐登陆中国内地后,连环画遇到了强劲对手。在此之前,《讽刺与幽默》上登的华君武、方成的漫画不属于连环画的对手,因为两者几乎没有交集;《三毛流浪记》、《王先生与小陈》一类的单元小短剧也不属于,因为彼此的故事特点很不同。同样是用图文结合的方式讲一个较长的故事,漫画连载(或说“连环漫画”)却是连环画的对手。多了一个“漫”字,命运迥然不同。传统连环画界有个普遍看法,“连环漫画”和“连环画”完全不同,是两码事。真的是两码事么?其实,与其将二者完全对立起来,不如说“连环漫画”是“连环画”的一个较高级阶段,它们存在着传承、延续、创新的关系。欧美尤其是日本的漫画连载与我国连环画的呈现方式相比,最大的差别和核心优势就在于分镜头的切换运用,而这恰恰是连环画最致命的弱点。传统连环画呈现方式四平八稳,普遍中景,特写较少,镜头变化很少,连环画家更多侧重于每一个画面细部的描摹,而忽略镜头的变化,因为版式永远那样——一页一幅图,下面几排字。也许有人想过打破这种格局,但很快会被驳回——那还叫连环画吗?是啊,那就是漫画了。可惜,向前的那一小步没有迈出,旧有的概念和形式没有被打破。最终,“连环画”这个称呼保住了,但这个行业却消失了。拥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之称的连环画虽仍有出版,却早已不是大众流行阅读,而属收藏品范畴了。这本不该是连环画的命运,因为中国的连环画家几乎都有着超强的美术功底,刘继卣、贺友直作品的那些画面真是让人百看不厌,他们能画《丁丁历险记》吗?能画《蜘蛛侠》吗?能画《火影忍者》、《海贼王》吗——一定能,如果当初迈出了那一小步。摇摆在“美术”与“娱乐”两端一个行业颓败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时代发展了”这样的万能理由。在所有落伍于时代的传统艺术形式中,连环画的遭遇让人备感惋惜,因为外因之外,还是内因占了主导——连环画从诞生之初,就始终在“美术”与“娱乐”之间摇摆,经常是哪头都靠不上,而只要靠上了任何一头,都不会是现在的命运。一幅美术作品实现价值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画作本身的销售,卖的是“所有权”,比如国画、油画的拍卖;另一种是作品本身的传播,卖的是“使用权”,比如在报刊连载赚稿费、结集出版赚版税、开发周边产品赚分成等,这些都属于“谁用谁掏钱”。除此之外的特例也有,比如齐白石作品的出版物、蔡志忠漫画手稿拍卖,但毕竟较少,通过该方式获得的收益在作品总收益中仅占很小的比例。连环画当然也是“画”,它实现价值的方式属于第二种,即通过“报刊登载——结集出版、销售——读者掏钱购买——作者赚到稿费或版税”的模式,完成一次自我循环。贺友直曾说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很多国画、油画名家都画连环画。为什么?因为当时并不像现在这样有国画、油画的拍卖市场,国画、油画根本无法成为“产品”,而画连环画则可以挣到稿费。在本质上,连环画需要广大消费者购买来实现价值,需要具备娱乐大众的特征,要有数量的积累,这一点与现在的漫画完全相同;不同点在于,连环画与传统美术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文联美协、传统美展、美术馆展览……都会有连环画的身影,但尴尬的是,虽屡屡出现但始终不是“主力”,和国画、油画比起来,连环画还得靠边站。时代发展之下,连环画的处境越发尴尬:跻身传统主流美术界与国画、油画平起平坐的愿望,终不可得;而在娱乐大众方面,漫画凭借清晰的产品定位和精密的市场细分,早已赢得了读者、占据了市场,成为蓬勃发展的产业。与此形成对比,连环画只能进入档案馆或成为收藏品。(文:大鱼)

中国文化报 2360天前
1135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