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IP新玩法,海尔兄弟出道走花路

2019
09/19
10:1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831
2
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2019
/
09/19
10:10
1831
2
0

  一部《哪吒》,让无数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三太子”,因为不一样的新人设而再次爆红;一双融入了百事基因的回力鞋,让数十年来一成不变的老名牌焕发了全新的活力,成为时尚潮人必备单品;一瓶散发着奶香的香水,让国人熟知的“国民奶糖”变身美妆潮牌,纷纷以喷喷就变“小奶狗”为荣。


  这一切“意想不到”的背后,都深深的刻着同一个烙印,那就是IP的力量。而就在这几天,在“酷爱搞事”的海尔赢媒体团队运营之下,海尔兄弟,这一诞生了二十多年的“国民偶像”,也因为IP的力量,拥有了另一个身份。



  从2018年正式宣布出道至今,如果我们细数海尔兄弟这一年的星路历程,就会发现穿上衣服的兄弟俩比当年穿着裤衩时更忙了。9月15日,这对“国民偶像”组合又另辟蹊径走出花路,正式宣布成为第三届海尔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代言人,首次与众多诺贝尔奖得主、国际顶级学者共襄一年一度的国际管理学巅峰盛会。




  消息一出,饭圈震动,海尔兄弟的高人气再一次被印证。在微信朋友圈,费启鸣、沈月、霍尊、郑合惠子、连淮伟、姚星彤、王媛可、苏青、刘维、杨非同等20多位艺人,秦时明月、舒克贝塔等10多家知名二次元IP,及多位娱乐圈好朋友刷屏,一时间各种致贺信息纷至沓来;在新浪微博,海尔兄弟官宣时,转发区40多家粉丝后援会第一时间前来打CALL,为自家爱豆的朋友拿下代言而欢欣鼓舞,纷纷撒花庆祝。



  这样夺眼球的咖位与人缘背后,我们更可以读出到海尔兄弟的运营策略,通过自家IP,代言自家活动,这也正是海尔兄弟通过社交媒体打造人格化IP,与实现品牌赋能的思路与举措。


  时下,随着移动互联网与社交媒体的大行其道,大众传媒的传播途径、用户习惯、商业环境都在发生着日新月异变化,在这种趋势之下,作为品牌与IP的运营者,如何不断调整营销方向与形式,通过社交媒体打造品牌IP正在成为最重要的课题。可以说,微信朋友圈、微博语境和传播路径、媒介赋予了品牌全新的营销思路方向,企业也都在通过社会化媒体的传播升级谋求实现战略升级。


  在本次海尔兄弟代言920大会的热点事件中,海尔赢媒体作为500强品牌自媒体运营方与“八十万蓝V总教头”的幕后操作者,充分发挥了资源整合能力以及跨界品牌联动优势,不仅实现了实时快速的互动效率,更化身微信朋友圈红人与微博意见领袖,抢热点、造热点,以主动“搞事情”的方式实现与用户、粉丝的深度交互。


  正是在这样的思路指引下,从去年8月出道,晒出由熊出没、流氓兔、阿狸、长草颜团子、穿越火线、永恒之塔等50组知名IP助阵的大合影,同时在#海尔兄弟出道#微博话题中收获无数打Call后,在之后的一年中,海尔兄弟与各路明星、IP一直是互动不断,娱乐圈“当红炸子鸡”称号可谓实至名归,


  2018年12月,在当红综艺《吐槽大会》上,海尔兄弟被F4之一朱孝天调侃“塑料兄弟情”、“合伙卖冰箱”,海尔兄弟官微以拟人化IP形式隔空喊话。在这一过程中,海尔官微、海尔兄弟官微、吐槽大会官微、朱孝天个人微博进行了一次趣味性联动;



  2019年1⽉10⽇,海尔兄弟作为IP界的⼤明星,与杜海涛、林依轮、张蓝⼼、BY2等明星共同受邀出席在北京国家会议中⼼举⾏的2019星耀分享·虚拟明星时尚盛典;


  凡此种种,无不是在印证着海尔兄弟在人格化运营思路指引下获得的成长。在运营团队的推动与策划之下,通过赋予IP人格化和情感化特征,海尔兄弟已经迈上了IP人格化运营之路,受众可以在动画之外,通过多种社交平台与海尔兄弟建立多种形式的互动。海尔兄弟也正通过引发不同圈层、年龄段受众产生共鸣,使海尔兄弟的IP的价值内涵和时代属性得到了更直观、立体地体现,进而为IP与品牌的赋能结合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最后,我们也期待着被海尔兄弟代言的第三届人单合一模式国际论坛,以及随着9月20日 的临近,海尔兄弟是否有更多的惊喜带给我们!


 中国动漫产业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雪孩子》《海尔兄弟》等一大波老IP正陆续再开发

《乌龙院》《我为歌狂》《雪孩子》《海尔兄弟》……一大波让不少人暴露年龄的老IP,正陆续得到再开发。其实,经典IP的重启不是新鲜事,近年来《葫芦娃》《大耳朵图图》《大闹天宫》《黑猫警长》等作品就曾经以各种形式重新回到了观众视线当中。比如,国产动画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在2011年以3D形式重制,于2012年1月重新登陆院线,取得超过4000万的票房成绩;而上月13日再次重映则乏人问津,票房仅100万左右。而改编翻新的《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从2015年到2017年多次登陆院线,也挤入了今年国庆档,截至目前的票房成绩为7219万。那么,老IP重启,是条可行之路吗?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老IP得到重启?凡是IP开发,都会有市场风险,那么经过市场检验的经典作品显然风险相对更低。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不少业内人都向三文娱提起“一代人的回忆”“老IP至少脸熟”“至少比没IP好”“老观众应该会带孩子去看吧”,对于从受众基础转化而来的市场号召力,业内人大都表示认可。所以对于出品方而言,这也是一种策略,“在上新项目的同时,也会复活原有老IP,两条腿走路,风险会降低”,乐游资本投资经理索垚琪认为。当然,对于一些已经诞生三四十年的经典作品,仅凭在老粉丝心中的美好回忆是不够的,这些老IP也要对接现在年轻受众的审美偏好和欣赏口味。动画《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本月在在腾讯视频和旗下儿童视频APP“小企鹅乐园”独家上线,目前上线的6集在腾讯视频播放量为3183万,出品方之一杭州友诺CEO张磊认为,作为被试错过的老IP,《乌龙院》有着大量粉丝,“虽然画风和现在主流风格不一样了,但反而自成独特风格,而且故事的内核并不过时,师徒四人寻找活宝的故事,所包含的元素第一是武侠,第二是玄幻,第三是搞笑,这些都是现在主流受众喜闻乐见的。另外我们做了多次眼动测试,发现受众是认可作品的画风和内容的”。《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海报从重启到作品最终面世的整个过程中,老IP在宣发上也有着优势,用幻马群英社韩晓菲的话来说,“可以做为一种复古怀旧的话题引起大家的共鸣”,在话题的设置上更有噱头。当然,老IP得到重启,也是得益于近年来整个动漫行业的兴起。张磊告诉三文娱,“第一,近年来动漫行业资本活跃,资本要么投平台要么投内容,即使是投平台,平台也是用在孵化内容上,所以能做出好内容的团队始终是受益的;第二,近几年视频平台和漫画平台兴起,平台对内容的饥渴是内容团队的机会窗口期,《乌龙院》就赶上了腾讯视频对少儿动漫进行战略布局的阶段”。《我为歌狂》的制作方福煦影视创始人、CEO袁峰告诉三文娱,在推出《我为歌狂》第一季后,第二季甚至大电影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但当时的产业发展和市场环境都不理想,如产业链不完备、资金匮乏、播出渠道单一、受众市场未打开等,这部作品也就被暂时搁置了。新版《雪孩子》的制作方艾尔平方创始人卢恒宇还提到,随着行业的兴起,人才的补充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按照前些年的发展形势,可能我到现在也只能做到高级原画师,无从想象可以做导演甚至有自己的团队,这几年行业爆炸式的发展给了新人机会,人才也就涌现出来了。之前国内的导演就那么多,片子排着队等他们的档期,现在上马包括老IP在内的更多项目就有了可能”。另外,袁峰还认为,“当前动画作品在类型上出现了一定的仙侠、玄幻题材扎堆现象,无关新或者旧,一些走差异化路线的IP在题材上能够‘补缺’”,这也是一批经典作品得到重启的一个原因。要如何改编才能重现经典?在索垚琪看来,老IP重启有两条路,“一种是简单的重制,‘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在制作精度、作品制式等方面进行提升和转换,然后打情怀牌收割一轮当年的老粉丝;第二种是加入现在的元素讲之前的故事,进行改编翻拍,在圈粉老受众的同时,也能吸引用户”。第二种方式就是要在原汁原味和创新之间做好加减法,“务必要关注受众年龄的变化,当年的受众在看经典作品时可能是中小学生,现在这批用户长大了,再按照中小学生的欣赏水平进行重制,他们当然会觉得低幼;但如果完全迎合他们,经典作品味道的统一性又会遭到破坏”,张磊表示。所以在具体的操作上,韩晓菲认为,“有了打动人的内核元素,根据不同时代观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来进行翻拍重置,可以很好地延续和放大IP。但需要结合现有市场观众的口味进行调整,可以保留一部分当年最核心最经典的台词、造型、风格,但是也需要结合当下时尚的元素,这样现在的观众才能更有一种亲和感或是俗称的接地气”。如《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除了邀请动画片主题曲原唱者沈小岑为电影重新录制了原版主题曲外,还请来胡彦斌重新编曲并用朋克摇滚风重新演绎作为片尾曲。《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海报除了内容上的翻陈出新,老IP的复活还可以有形式上的转换,比如《葫芦娃》改编手游,近期腾讯动漫对金庸作品的漫画化也是一个例子。此前在接受三文娱采访时,腾讯动漫总经理邹正宇曾透露过腾讯动漫将金庸作品漫画化的考虑。“金庸的武侠体系是中国文化非常代表性的一个元素,国外没有这个文化。现在的年轻受众已经不喜欢长篇文字阅读了,很多人都没看过金庸的作品,接触的最多只是影视化作品,对金庸整个武侠体系的了解是不深刻的,这是我们改编的出发点。但我们不会逼着他们看,逼着看他们也不会看,而是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做,漫画、动画以及更年轻化的影视化、游戏化是年轻人喜欢的载体,所以我们想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乌龙院》《雪孩子》《我为歌狂》都怎么改?张磊透露,此次《乌龙院》的重启,会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受众开发不同形式的产品。开发时主线故事遵从原著,并请来原著作者敖幼祥本人作为监制进行把关,“没有敖老师,我们是不敢改的,改了之后味道会变,粉丝会骂,但漫画原作中一些未填的坑可以针对成年用户进行再创作。这次开发并不是同一个故事用动画、电影、网剧等重复地呈现,而是针对不同受众进行相应的改编”。虽然《乌龙院》漫画的粉丝集中在85后-95前之间,但动画番剧是面向8-15岁观众推出的少儿向作品,“首先,这部漫画最适合的受众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第二,成人很难像孩子那样反复看一部动画,所以相较于爆发性更强的成人向动画,少儿向动画的受众粘性更强,IP的生命力更持久”。对于更为成熟的受众则提供其他形式的产品,“老粉丝对《乌龙院》很有情怀,但并不会天天去回忆,所以真人影视和游戏等形式就更适合他们”,包括成人向的真人剧和走全家欢路线的真人大电影、动画大电影,针对大学生推出的舞台剧,针对中学生和大学生推出的卡牌手游,另外还有图书、衍生品、肯德基乌龙院主题餐厅等。新版《雪孩子》概念海报在新版《雪孩子》的调性上,卢恒宇向三文娱表示,“现在这个时代蛮喧嚣和浮躁的,很多人会怀念小时候的安静,《雪孩子》里的一些场景,比如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就是一种安静,我觉得这种安静会是《雪孩子》吸引现在受众的一个点,我们也会努力去给观众带来这样一种温暖和感动”。《雪孩子》原作是一个20分钟的短片,做成90分钟的大电影,要如何既保留原作神韵,又进行创新呢?卢恒宇举了《十万个冷笑话》的例子,“我们在改编的时候,用了漫画原作的老角色,但是创作了新的笑料,作品还是《十冷》,但是作品的具体内容是新的。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观众他们想看的,但不以他们知道的方式’”。就《雪孩子》的改编而言,卢恒宇举了一些具体的操作方式,“原作的一个灵魂在于其配乐,新版《雪孩子》一定会用到之前的旋律,但是考虑到国内观众对音乐剧的接受程度比较低,不太会像原作那样有太重的‘音乐剧’桥段;3D的质感更容易让人接受,所以我们会做成3D电影;会加入新角色、新剧情,故事背景更有现代感,另外因为国内观众对动物做主角有一点抵抗,不少人会有‘这是做给小孩子看’的刻板印象,所以主人公也从小兔子换成了小女孩”。袁峰透露,动画方面,目前《我为歌狂》计划开发两季番剧和一部大电影。根据他们的市场调研,《我为歌狂》目前的受众超过50%是90后,而非他们此前设想的80后-90前这个年龄段,因此新版《我为歌狂》会大胆进行创新,与当年推出的官方版小说漫画相比,剧情也会有比较大的改动。除了当年主创团队参与之外,还大量启用了年轻人来担纲导演、编剧、音乐制作人等重要职位。为了兼顾新老观众的审美,原作中的部分经典插曲会按照现在年轻人的欣赏口味,经过重新编曲后再演绎,甚至也有孵化虚拟偶像的计划。上海美影厂官微发布《我为歌狂》重启消息当年随着动画片的开播,《我为歌狂》的图书、唱片、漫画甚至游戏等都陆续推向了市场。袁峰表示,这次重启依然会是一个泛娱乐开发计划,“初期先上二维动画番剧,用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去还原,随后大电影、真人影视剧、唱片、游戏、衍生品等各种形式的开发环节会陆续跟上来”。相较于新IP,经典作品固然经历过市场试错,有着受众基础,但情怀显然不能保证再开发一定会成功,甚至也有业内人表示因为受众的迭代,老IP并没有太多优势。正如卢恒宇所说,“老IP不是尚方宝剑,即使是尚方宝剑,最后砍谁还不一定呢,要是做不好,肯定更招骂,还不如做新IP。所以,对老IP重启来说,仅有情怀绝对远远不够”。

《乌龙院》《我为歌狂》《雪孩子》《海尔兄弟》……一大波让不少人暴露年龄的老IP,正陆续得到再开发。其实,经典IP的重启不是新鲜事,近年来《葫芦娃》《大耳朵图图》《大闹天宫》《黑猫警长》等作品就曾经以各种形式重新回到了观众视线当中。比如,国产动画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在2011年以3D形式重制,于2012年1月重新登陆院线,取得超过4000万的票房成绩;而上月13日再次重映则乏人问津,票房仅100万左右。而改编翻新的《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从2015年到2017年多次登陆院线,也挤入了今年国庆档,截至目前的票房成绩为7219万。那么,老IP重启,是条可行之路吗?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老IP得到重启?凡是IP开发,都会有市场风险,那么经过市场检验的经典作品显然风险相对更低。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不少业内人都向三文娱提起“一代人的回忆”“老IP至少脸熟”“至少比没IP好”“老观众应该会带孩子去看吧”,对于从受众基础转化而来的市场号召力,业内人大都表示认可。所以对于出品方而言,这也是一种策略,“在上新项目的同时,也会复活原有老IP,两条腿走路,风险会降低”,乐游资本投资经理索垚琪认为。当然,对于一些已经诞生三四十年的经典作品,仅凭在老粉丝心中的美好回忆是不够的,这些老IP也要对接现在年轻受众的审美偏好和欣赏口味。动画《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本月在在腾讯视频和旗下儿童视频APP“小企鹅乐园”独家上线,目前上线的6集在腾讯视频播放量为3183万,出品方之一杭州友诺CEO张磊认为,作为被试错过的老IP,《乌龙院》有着大量粉丝,“虽然画风和现在主流风格不一样了,但反而自成独特风格,而且故事的内核并不过时,师徒四人寻找活宝的故事,所包含的元素第一是武侠,第二是玄幻,第三是搞笑,这些都是现在主流受众喜闻乐见的。另外我们做了多次眼动测试,发现受众是认可作品的画风和内容的”。《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海报从重启到作品最终面世的整个过程中,老IP在宣发上也有着优势,用幻马群英社韩晓菲的话来说,“可以做为一种复古怀旧的话题引起大家的共鸣”,在话题的设置上更有噱头。当然,老IP得到重启,也是得益于近年来整个动漫行业的兴起。张磊告诉三文娱,“第一,近年来动漫行业资本活跃,资本要么投平台要么投内容,即使是投平台,平台也是用在孵化内容上,所以能做出好内容的团队始终是受益的;第二,近几年视频平台和漫画平台兴起,平台对内容的饥渴是内容团队的机会窗口期,《乌龙院》就赶上了腾讯视频对少儿动漫进行战略布局的阶段”。《我为歌狂》的制作方福煦影视创始人、CEO袁峰告诉三文娱,在推出《我为歌狂》第一季后,第二季甚至大电影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但当时的产业发展和市场环境都不理想,如产业链不完备、资金匮乏、播出渠道单一、受众市场未打开等,这部作品也就被暂时搁置了。新版《雪孩子》的制作方艾尔平方创始人卢恒宇还提到,随着行业的兴起,人才的补充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按照前些年的发展形势,可能我到现在也只能做到高级原画师,无从想象可以做导演甚至有自己的团队,这几年行业爆炸式的发展给了新人机会,人才也就涌现出来了。之前国内的导演就那么多,片子排着队等他们的档期,现在上马包括老IP在内的更多项目就有了可能”。另外,袁峰还认为,“当前动画作品在类型上出现了一定的仙侠、玄幻题材扎堆现象,无关新或者旧,一些走差异化路线的IP在题材上能够‘补缺’”,这也是一批经典作品得到重启的一个原因。要如何改编才能重现经典?在索垚琪看来,老IP重启有两条路,“一种是简单的重制,‘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在制作精度、作品制式等方面进行提升和转换,然后打情怀牌收割一轮当年的老粉丝;第二种是加入现在的元素讲之前的故事,进行改编翻拍,在圈粉老受众的同时,也能吸引用户”。第二种方式就是要在原汁原味和创新之间做好加减法,“务必要关注受众年龄的变化,当年的受众在看经典作品时可能是中小学生,现在这批用户长大了,再按照中小学生的欣赏水平进行重制,他们当然会觉得低幼;但如果完全迎合他们,经典作品味道的统一性又会遭到破坏”,张磊表示。所以在具体的操作上,韩晓菲认为,“有了打动人的内核元素,根据不同时代观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来进行翻拍重置,可以很好地延续和放大IP。但需要结合现有市场观众的口味进行调整,可以保留一部分当年最核心最经典的台词、造型、风格,但是也需要结合当下时尚的元素,这样现在的观众才能更有一种亲和感或是俗称的接地气”。如《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除了邀请动画片主题曲原唱者沈小岑为电影重新录制了原版主题曲外,还请来胡彦斌重新编曲并用朋克摇滚风重新演绎作为片尾曲。《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海报除了内容上的翻陈出新,老IP的复活还可以有形式上的转换,比如《葫芦娃》改编手游,近期腾讯动漫对金庸作品的漫画化也是一个例子。此前在接受三文娱采访时,腾讯动漫总经理邹正宇曾透露过腾讯动漫将金庸作品漫画化的考虑。“金庸的武侠体系是中国文化非常代表性的一个元素,国外没有这个文化。现在的年轻受众已经不喜欢长篇文字阅读了,很多人都没看过金庸的作品,接触的最多只是影视化作品,对金庸整个武侠体系的了解是不深刻的,这是我们改编的出发点。但我们不会逼着他们看,逼着看他们也不会看,而是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做,漫画、动画以及更年轻化的影视化、游戏化是年轻人喜欢的载体,所以我们想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乌龙院》《雪孩子》《我为歌狂》都怎么改?张磊透露,此次《乌龙院》的重启,会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受众开发不同形式的产品。开发时主线故事遵从原著,并请来原著作者敖幼祥本人作为监制进行把关,“没有敖老师,我们是不敢改的,改了之后味道会变,粉丝会骂,但漫画原作中一些未填的坑可以针对成年用户进行再创作。这次开发并不是同一个故事用动画、电影、网剧等重复地呈现,而是针对不同受众进行相应的改编”。虽然《乌龙院》漫画的粉丝集中在85后-95前之间,但动画番剧是面向8-15岁观众推出的少儿向作品,“首先,这部漫画最适合的受众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第二,成人很难像孩子那样反复看一部动画,所以相较于爆发性更强的成人向动画,少儿向动画的受众粘性更强,IP的生命力更持久”。对于更为成熟的受众则提供其他形式的产品,“老粉丝对《乌龙院》很有情怀,但并不会天天去回忆,所以真人影视和游戏等形式就更适合他们”,包括成人向的真人剧和走全家欢路线的真人大电影、动画大电影,针对大学生推出的舞台剧,针对中学生和大学生推出的卡牌手游,另外还有图书、衍生品、肯德基乌龙院主题餐厅等。新版《雪孩子》概念海报在新版《雪孩子》的调性上,卢恒宇向三文娱表示,“现在这个时代蛮喧嚣和浮躁的,很多人会怀念小时候的安静,《雪孩子》里的一些场景,比如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就是一种安静,我觉得这种安静会是《雪孩子》吸引现在受众的一个点,我们也会努力去给观众带来这样一种温暖和感动”。《雪孩子》原作是一个20分钟的短片,做成90分钟的大电影,要如何既保留原作神韵,又进行创新呢?卢恒宇举了《十万个冷笑话》的例子,“我们在改编的时候,用了漫画原作的老角色,但是创作了新的笑料,作品还是《十冷》,但是作品的具体内容是新的。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观众他们想看的,但不以他们知道的方式’”。就《雪孩子》的改编而言,卢恒宇举了一些具体的操作方式,“原作的一个灵魂在于其配乐,新版《雪孩子》一定会用到之前的旋律,但是考虑到国内观众对音乐剧的接受程度比较低,不太会像原作那样有太重的‘音乐剧’桥段;3D的质感更容易让人接受,所以我们会做成3D电影;会加入新角色、新剧情,故事背景更有现代感,另外因为国内观众对动物做主角有一点抵抗,不少人会有‘这是做给小孩子看’的刻板印象,所以主人公也从小兔子换成了小女孩”。袁峰透露,动画方面,目前《我为歌狂》计划开发两季番剧和一部大电影。根据他们的市场调研,《我为歌狂》目前的受众超过50%是90后,而非他们此前设想的80后-90前这个年龄段,因此新版《我为歌狂》会大胆进行创新,与当年推出的官方版小说漫画相比,剧情也会有比较大的改动。除了当年主创团队参与之外,还大量启用了年轻人来担纲导演、编剧、音乐制作人等重要职位。为了兼顾新老观众的审美,原作中的部分经典插曲会按照现在年轻人的欣赏口味,经过重新编曲后再演绎,甚至也有孵化虚拟偶像的计划。上海美影厂官微发布《我为歌狂》重启消息当年随着动画片的开播,《我为歌狂》的图书、唱片、漫画甚至游戏等都陆续推向了市场。袁峰表示,这次重启依然会是一个泛娱乐开发计划,“初期先上二维动画番剧,用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去还原,随后大电影、真人影视剧、唱片、游戏、衍生品等各种形式的开发环节会陆续跟上来”。相较于新IP,经典作品固然经历过市场试错,有着受众基础,但情怀显然不能保证再开发一定会成功,甚至也有业内人表示因为受众的迭代,老IP并没有太多优势。正如卢恒宇所说,“老IP不是尚方宝剑,即使是尚方宝剑,最后砍谁还不一定呢,要是做不好,肯定更招骂,还不如做新IP。所以,对老IP重启来说,仅有情怀绝对远远不够”。

1136 0 0

白沙首家动漫设计公司成立 互联网产业添亮点

参与过《熊出没》《海尔兄弟》《星际宝贝》等国内外大型动画制作的公司落户白沙黎族自治县。近日,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正式在白沙电商产业园揭牌,白沙的互联网产业业态又增添了一抹亮色。“不仅参与过动画制作,连吴亦凡、鹿晗、张靓颖代言的几个游戏和国内多部电视剧,我们也参与其中。”蓝图动漫设计公司创始人符海腾介绍,他们这支团队曾与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东映动画等多家国内外知名电影、动漫公司合作,还参与了多家公司的页游、手游、网游的场景、UI、人物、概念图的设定和制作,而不少国内电视剧的分镜制作、动画分镜、海报、场景概念设计,也是出自他们之手。据介绍,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所在的白沙电商产业园“木棉花开众创空间”,是白沙县政府为创业者搭建的智能化服务平台。符海腾表示,在得知家乡大力发展电商产业,并为敢想、敢干的年轻人创立众创空间后,他便迫不及待地与伙伴们返乡创业。

参与过《熊出没》《海尔兄弟》《星际宝贝》等国内外大型动画制作的公司落户白沙黎族自治县。近日,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正式在白沙电商产业园揭牌,白沙的互联网产业业态又增添了一抹亮色。“不仅参与过动画制作,连吴亦凡、鹿晗、张靓颖代言的几个游戏和国内多部电视剧,我们也参与其中。”蓝图动漫设计公司创始人符海腾介绍,他们这支团队曾与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东映动画等多家国内外知名电影、动漫公司合作,还参与了多家公司的页游、手游、网游的场景、UI、人物、概念图的设定和制作,而不少国内电视剧的分镜制作、动画分镜、海报、场景概念设计,也是出自他们之手。据介绍,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所在的白沙电商产业园“木棉花开众创空间”,是白沙县政府为创业者搭建的智能化服务平台。符海腾表示,在得知家乡大力发展电商产业,并为敢想、敢干的年轻人创立众创空间后,他便迫不及待地与伙伴们返乡创业。

新浪动漫 1236天前
1207 0 0

动画+游戏缘何能成为IP生产线?

又到了ChinaJoy的时刻了,这是对于游戏行业的一个跨年总结。对于游戏行业来说,2015年是并不属于某种类型的游戏,而属于中国手游IP。IP在手,天下我有,用渴求来形容行业对IP的需求并不恰当,用饥渴也许更为合适。但凡是有点影响力的内容,一切皆可IP化,拥有了优质IP,在真正的文化产品推出前,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多半。被直译为IP的Intellectual Property,一个资本界的术语,在互联网大举进入文化领域的背景下,成为了跨行业热词。要是在一群谈论互联网思维的人中间,你不懂什么是IP的话,那就太Low了。西游三国、金庸古龙、日漫美剧、神话名著……可以作为IP的内容数不胜数。但目前被广泛应用的本土IP仍然是传统西游三国,生成新的优质IP,除了原创就是购买,可在国内令人尴尬的现状是,后者才是主流方式。游戏领域中争夺IP已经不算新闻了,而且现在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争夺的结果之一就是诞生了一大批打着IP擦边球的山寨游戏,过去山寨游戏主要是玩法,现在则演变成了IP。IP来源多样化在行业对IP需求量大增的趋势下,不仅仅是本土文化传统IP,市场还在大量引进日本、美国等境外的经典IP,同时影视、漫画、小说等渠道都产生了大量的、可衍生出游戏的IP,IP的来源也在日益多元化。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还是属于三国和西游这样的本土IP,衍生的作品数不胜数,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作品,近年来美日等国也在争相出品影视和游戏作品,更别说近水楼台的中国本土企业了。最近3D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成功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经典IP的价值,当然对于制作此类IP游戏的企业来说,想要在海量的同IP作品中露脸,任重而道远。此外,近年来以《奔跑吧兄弟》和《爸爸回来了》为代表的娱乐节目,以及《甄嬛传》《花千骨》等影视剧IP化趋势也日益明显。但衍生出的游戏作品关注度往往与节目和影视剧上映期同步,节目和影视剧高峰期一过,游戏也很快被忘到九霄云外。网络小说也是IP另一个重要来源。《星辰变》、《盗墓笔记》、《佣兵天下》这些经典网络小说纷纷手游化,目前知名的网络小说授权都在500万以上,甚至有些知名作者在未动笔写作之前,仅靠小说标题就可以获得高额的授权费。网络小说IP的特点在于持久,而且小说粉丝转化为游戏玩家的比例很高,这是此类IP受重视的主要原因。《梦幻西游》手游可以说是游戏自有IP的一个典型代表。如《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等具有悠久历史的端游IP,在多年的运营中也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在手游化之后,其潜力也不容小视,不过其养成要困难许多。除了本土渠道,境外的火影海贼等日漫、漫威迪斯尼等IP成为了游戏企业争夺的美味,这些IP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和深刻的影响力,衍生的作品全面涵盖影视、游戏、漫画等领域,目前仍在继续丰富其内涵的过程当中。动画+游戏 IP从游戏中养成对于大多数游戏企业来说,无论何种IP源产生的IP,使用的思路都是在得到之后制作游戏,很少有游戏从游戏本身中跳出来,通过游戏形成完整IP的做法。那是否可以基于游戏影响力,利用动画对其进行拓展和延伸,既达到了延长游戏生命周期的作用,又丰富了游戏内涵,从而开拓一种新的原创IP养成模式呢?以腾讯的《天天酷跑》、《天天飞车》等游戏为例,在2013年这两款游戏刚推出之时,由于腾讯的平台分发能力,关注度不可谓不高,用户数不可谓不多,其中《天天酷跑》2013年下半年单月月收入破亿,《天天飞车》也有上佳表现,但是两年后的现在呢?即时强如腾讯,也无法改变手游生命周期短的先天性不足。手机游戏无法避免手游平台内容少、体验单一的问题,但如《天天酷跑》、《天天飞车》这样的游戏由于游戏周期内的表现出色,也积累了数量庞大的粉丝,已经有了形成IP的影响力基础,但由于手游在内容上扩展的范围很小,随着高峰过去,游戏寿命也走到了尽头。但动画却是可以在内容上对手游进行大幅度延伸的最佳方式。同样以《天天酷跑》和《天天飞车》为例,如果能将《天天酷跑》制作成一个小男孩追逐女朋友的动画剧集,采用电影《罗拉快跑》的拍摄思路,加入如《斯坦因之门》的时间线修正元素,那么该游戏的内涵将极大丰富,生命力也将得到延长,在此基础上极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全新的IP。实际上,以动画作为IP的培养方式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出现端倪,1996年海尔集团投资6000万打造的212集动画片《海尔兄弟》,使用了海尔集团的标志性人物,这部动画片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海尔企业形象的一次极大提升,使得海尔集团的影响力大增,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海尔兄弟的形象具备了一定的IP基础,可惜当时企业对于IP不像今天这么重视,否则应该早就看到海尔兄弟的手游作品了吧?十几年后的今天国内动画领域有一家名为楚太的动画企业从中看到了机遇,提出用动画的方式去帮助企业实现或延伸IP,而这对于游戏厂商来说正是一个机会。游戏+动画 动画也嗨皮在诸多IP来源中,国产动画是目前最没有打开局面的领域,同时也是想象空间最大的领域。“动画+游戏”的IP养成模式固然能起到延伸游戏寿命,增加游戏IP内涵的目的,但对于国产动画来说更是解决了其核心的内容缺乏问题。纵观近20年的国产动画行业,质量低、抄袭多、无脑等负面形象一直伴随着游戏,固然有制作不精的缘故,但核心问题却是内容的缺乏,而这与目前文化产业市场化下的浮躁的赚钱心态是分不开的。优质的内容需要沉淀才能形成底蕴,但在赚钱的目标下,时间却又是最宝贵的。就算是精良的动画作品,在目前的这种的市场环境中也很难得到种子用户,最终只能是孤芳自赏。但火爆的游戏本身有庞大的用户群,可以提供种子用户和内容主题,动画则在主题上进行内容延伸,为IP延伸提供了有利条件。目前对于IP的综合利用日益得到重视,腾讯提出了泛娱乐战略,计划将旗下的游戏影响力延伸到影视或动画领域。但同时也可以注意到,这种方式也可以作为一种IP的综合养成策略,尤其是对于火爆的无IP游戏来说,更加合适。以中国的国情来说,动画+游戏也许是当前最容易的一种IP生态养成方式。它可以给中国产生源源不断的IP种子,将这些种子交给市场去验证,在生成一批新IP的同时,更为构建健康的国产IP生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又到了ChinaJoy的时刻了,这是对于游戏行业的一个跨年总结。对于游戏行业来说,2015年是并不属于某种类型的游戏,而属于中国手游IP。IP在手,天下我有,用渴求来形容行业对IP的需求并不恰当,用饥渴也许更为合适。但凡是有点影响力的内容,一切皆可IP化,拥有了优质IP,在真正的文化产品推出前,就已经是成功了一多半。被直译为IP的Intellectual Property,一个资本界的术语,在互联网大举进入文化领域的背景下,成为了跨行业热词。要是在一群谈论互联网思维的人中间,你不懂什么是IP的话,那就太Low了。西游三国、金庸古龙、日漫美剧、神话名著……可以作为IP的内容数不胜数。但目前被广泛应用的本土IP仍然是传统西游三国,生成新的优质IP,除了原创就是购买,可在国内令人尴尬的现状是,后者才是主流方式。游戏领域中争夺IP已经不算新闻了,而且现在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争夺的结果之一就是诞生了一大批打着IP擦边球的山寨游戏,过去山寨游戏主要是玩法,现在则演变成了IP。IP来源多样化在行业对IP需求量大增的趋势下,不仅仅是本土文化传统IP,市场还在大量引进日本、美国等境外的经典IP,同时影视、漫画、小说等渠道都产生了大量的、可衍生出游戏的IP,IP的来源也在日益多元化。目前应用最广泛的还是属于三国和西游这样的本土IP,衍生的作品数不胜数,作为中国文化的典型代表作品,近年来美日等国也在争相出品影视和游戏作品,更别说近水楼台的中国本土企业了。最近3D动画电影《大圣归来》的成功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经典IP的价值,当然对于制作此类IP游戏的企业来说,想要在海量的同IP作品中露脸,任重而道远。此外,近年来以《奔跑吧兄弟》和《爸爸回来了》为代表的娱乐节目,以及《甄嬛传》《花千骨》等影视剧IP化趋势也日益明显。但衍生出的游戏作品关注度往往与节目和影视剧上映期同步,节目和影视剧高峰期一过,游戏也很快被忘到九霄云外。网络小说也是IP另一个重要来源。《星辰变》、《盗墓笔记》、《佣兵天下》这些经典网络小说纷纷手游化,目前知名的网络小说授权都在500万以上,甚至有些知名作者在未动笔写作之前,仅靠小说标题就可以获得高额的授权费。网络小说IP的特点在于持久,而且小说粉丝转化为游戏玩家的比例很高,这是此类IP受重视的主要原因。《梦幻西游》手游可以说是游戏自有IP的一个典型代表。如《大话西游》《梦幻西游》等具有悠久历史的端游IP,在多年的运营中也产生了相当数量的粉丝。在手游化之后,其潜力也不容小视,不过其养成要困难许多。除了本土渠道,境外的火影海贼等日漫、漫威迪斯尼等IP成为了游戏企业争夺的美味,这些IP在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后,拥有了庞大的粉丝群和深刻的影响力,衍生的作品全面涵盖影视、游戏、漫画等领域,目前仍在继续丰富其内涵的过程当中。动画+游戏 IP从游戏中养成对于大多数游戏企业来说,无论何种IP源产生的IP,使用的思路都是在得到之后制作游戏,很少有游戏从游戏本身中跳出来,通过游戏形成完整IP的做法。那是否可以基于游戏影响力,利用动画对其进行拓展和延伸,既达到了延长游戏生命周期的作用,又丰富了游戏内涵,从而开拓一种新的原创IP养成模式呢?以腾讯的《天天酷跑》、《天天飞车》等游戏为例,在2013年这两款游戏刚推出之时,由于腾讯的平台分发能力,关注度不可谓不高,用户数不可谓不多,其中《天天酷跑》2013年下半年单月月收入破亿,《天天飞车》也有上佳表现,但是两年后的现在呢?即时强如腾讯,也无法改变手游生命周期短的先天性不足。手机游戏无法避免手游平台内容少、体验单一的问题,但如《天天酷跑》、《天天飞车》这样的游戏由于游戏周期内的表现出色,也积累了数量庞大的粉丝,已经有了形成IP的影响力基础,但由于手游在内容上扩展的范围很小,随着高峰过去,游戏寿命也走到了尽头。但动画却是可以在内容上对手游进行大幅度延伸的最佳方式。同样以《天天酷跑》和《天天飞车》为例,如果能将《天天酷跑》制作成一个小男孩追逐女朋友的动画剧集,采用电影《罗拉快跑》的拍摄思路,加入如《斯坦因之门》的时间线修正元素,那么该游戏的内涵将极大丰富,生命力也将得到延长,在此基础上极有可能会形成一个全新的IP。实际上,以动画作为IP的培养方式在上世纪90年代已经出现端倪,1996年海尔集团投资6000万打造的212集动画片《海尔兄弟》,使用了海尔集团的标志性人物,这部动画片在当时被认为是对海尔企业形象的一次极大提升,使得海尔集团的影响力大增,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海尔兄弟的形象具备了一定的IP基础,可惜当时企业对于IP不像今天这么重视,否则应该早就看到海尔兄弟的手游作品了吧?十几年后的今天国内动画领域有一家名为楚太的动画企业从中看到了机遇,提出用动画的方式去帮助企业实现或延伸IP,而这对于游戏厂商来说正是一个机会。游戏+动画 动画也嗨皮在诸多IP来源中,国产动画是目前最没有打开局面的领域,同时也是想象空间最大的领域。“动画+游戏”的IP养成模式固然能起到延伸游戏寿命,增加游戏IP内涵的目的,但对于国产动画来说更是解决了其核心的内容缺乏问题。纵观近20年的国产动画行业,质量低、抄袭多、无脑等负面形象一直伴随着游戏,固然有制作不精的缘故,但核心问题却是内容的缺乏,而这与目前文化产业市场化下的浮躁的赚钱心态是分不开的。优质的内容需要沉淀才能形成底蕴,但在赚钱的目标下,时间却又是最宝贵的。就算是精良的动画作品,在目前的这种的市场环境中也很难得到种子用户,最终只能是孤芳自赏。但火爆的游戏本身有庞大的用户群,可以提供种子用户和内容主题,动画则在主题上进行内容延伸,为IP延伸提供了有利条件。目前对于IP的综合利用日益得到重视,腾讯提出了泛娱乐战略,计划将旗下的游戏影响力延伸到影视或动画领域。但同时也可以注意到,这种方式也可以作为一种IP的综合养成策略,尤其是对于火爆的无IP游戏来说,更加合适。以中国的国情来说,动画+游戏也许是当前最容易的一种IP生态养成方式。它可以给中国产生源源不断的IP种子,将这些种子交给市场去验证,在生成一批新IP的同时,更为构建健康的国产IP生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033 0 0

《海尔兄弟》新动画主角海报曝光 画风独特难辨识

之前动画《海尔兄弟》曾经宣布将要推出全新的动画,之前也有动画的内部PV公开。现在官方终于正式公开了《海尔兄弟》新动画《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的主角PV海报,这次兄弟两个都穿上了全套的衣服,但是人设风格和之前的经典形象可以说是迥然不同,让大家很难辨识这就是海尔兄弟。

之前动画《海尔兄弟》曾经宣布将要推出全新的动画,之前也有动画的内部PV公开。现在官方终于正式公开了《海尔兄弟》新动画《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的主角PV海报,这次兄弟两个都穿上了全套的衣服,但是人设风格和之前的经典形象可以说是迥然不同,让大家很难辨识这就是海尔兄弟。

864天前
1078 2 0

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 网友褒贬不一

对于80后来说,除了对魂斗罗、双截龙、街头霸王等等这些红白机游戏比较怀念,还有另外的一些回忆,那就是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阿童木》《西游记》《海尔兄弟》《米老鼠唐老鸭》等等一连串的动画片都会显示在80后及90初的老玩家脑海里,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iPad,就连电脑那时候也非常的稀有珍贵,当然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所但那个时候电视每家还能有一台,所以,动画片成为了80后及90初的那个时代相当美好的一个回忆……《黑猫警长》《阿童木》等动画片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象征相比较现代社会,小朋友们有智能手机玩、iPad、电脑等设备,甚至在小学中,为了方便家长联系孩子,零零后的小学生们都配了一部只能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玩游戏看电影、看动画片等等,动画片已经不再是我们看过的经典《黑猫警长》《西游记》《蓝猫三千问》等等这些动画片,已经换成了《喜洋洋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等等此类动画片。随之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朋友因“动画片情节”而发生悲剧。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大部分国产热门动画整体是呈现出低龄化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有部分动画片似乎更显得“成人化”,那么这些动画片适合孩子们观看么?近日,郑州家长张女士有些郁闷,3岁半的儿子最近一不开心,就嚷嚷着“我要砍死你”,要么就到处叫人“臭狗熊”。原来,小家伙迷上了《熊出没》,总爱模仿其中的动作和语言。正是这种模仿,让张女士很担忧,她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选择动画片。《熊出没》动画片人物造型其实,这已不是国产动画第一次被家长吐槽,今年上半年,一位郑州妈妈怒斥国产动画的帖子在网上火爆起来,她细数了国产动画的“三宗罪”,在网络中引发众多爸爸妈妈的共鸣。为何只能制造让孩子们无法下咽的动画“盛宴”?吐槽:孩子喜欢动画片,可当这样的对白出现在动画片里时,5岁男孩的爸爸、长春市民沈先生感到很不安,他质疑儿子正在看的动画片《果宝特攻》会“带坏小朋友”。“我听到孩子叨咕:‘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我吓一跳,孩子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低俗的话,就问他谁教你的?他说在动画片里看的。”沈先生说。沈先生震惊之余,又重新去看这部动画片,只看了两集,便感觉这部动画片实在太不适合儿童了。里面不光有这首“歪诗”,还有很多暴力场面,还有“对于思想固执的人,就用刀子解决吧”这样的台词。许多内容更是成人化,还有教亲嘴和追求女孩子的场景。《喜羊羊与灰太狼》吐槽:郑州妈妈列举国产动画“三宗罪” “儿子今年5岁半,从2岁半起,就喜欢看动画片,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儿子看了一些《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然而,越看越愤怒,越看越无语。”一位郑州妈妈发帖,列举出国产动画的“三宗罪”—— 罪1:宣扬暴力。“狼”们和“熊”们有多种“暴力”行为,打、撞、碰、淹、烤、烧、熏、喷、电、枪射、绳子吊、车碾压……2013年,东海县三名儿童模仿“灰太狼”烤羊肉,结果其中两个孩子被烧伤。罪2:宣扬生命的“不死”。狼们从天上重重地摔下来,“啊”的惨叫,然而,没死;熊们被猎枪射来射去,子弹呼啸而过,然而不会死;光头强更是经历了无数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总“不死”……罪3:宣扬“恶俗”的社会伦理。比如把“灰太狼”设计成“怕老婆”;“果宝”们被打得“果浆遍地”、鲜血淋漓,再配上社会化和庸俗的“台词”……此帖一出,引来众多共鸣,纷纷吐槽动画片中的语言、暴力行为,担心这些不安因素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网友褒贬不一laozhuang222888:莫求全责备,莫上纲上线。若按这种标准,美国的《猫和老鼠》中的汤姆和小吉瑞无论经受何种手段都死不了,不还是成为动画片的经典很受大人和孩子的喜欢。剩下的二向箔:蓝猫淘气三千问,有知识有内涵,现在就是没有人去支持了就不在电视上播了,作为90后,我觉得自己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画确实比现在的积极向上一些,再说小孩子看动画片其实看不了太深的内容,他们只是去模仿里边的人物,觉得好玩,像喜羊羊那样的会降低小孩子智商的,确实不能再播了,会坑了下一代的。最后,真是庆幸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结语:孩子还经常通过无意识的“隐性学习”,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当时孩子可能没有特意记动画片里的内容,但当时看到的情景却留在他们的脑海中。在以后成长过程中,自然就模仿动画片中的语言、动作及处理事物的方式等。所以,不是所有动画片都适合孩子,家长要先作出选择。尤其是那些80后90后的家长们。原标题:家长斥国产动漫脑残暴力又低俗 你怎么看?来源: 凤凰网

对于80后来说,除了对魂斗罗、双截龙、街头霸王等等这些红白机游戏比较怀念,还有另外的一些回忆,那就是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阿童木》《西游记》《海尔兄弟》《米老鼠唐老鸭》等等一连串的动画片都会显示在80后及90初的老玩家脑海里,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iPad,就连电脑那时候也非常的稀有珍贵,当然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所但那个时候电视每家还能有一台,所以,动画片成为了80后及90初的那个时代相当美好的一个回忆……《黑猫警长》《阿童木》等动画片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象征相比较现代社会,小朋友们有智能手机玩、iPad、电脑等设备,甚至在小学中,为了方便家长联系孩子,零零后的小学生们都配了一部只能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玩游戏看电影、看动画片等等,动画片已经不再是我们看过的经典《黑猫警长》《西游记》《蓝猫三千问》等等这些动画片,已经换成了《喜洋洋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等等此类动画片。随之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朋友因“动画片情节”而发生悲剧。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大部分国产热门动画整体是呈现出低龄化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有部分动画片似乎更显得“成人化”,那么这些动画片适合孩子们观看么?近日,郑州家长张女士有些郁闷,3岁半的儿子最近一不开心,就嚷嚷着“我要砍死你”,要么就到处叫人“臭狗熊”。原来,小家伙迷上了《熊出没》,总爱模仿其中的动作和语言。正是这种模仿,让张女士很担忧,她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选择动画片。《熊出没》动画片人物造型其实,这已不是国产动画第一次被家长吐槽,今年上半年,一位郑州妈妈怒斥国产动画的帖子在网上火爆起来,她细数了国产动画的“三宗罪”,在网络中引发众多爸爸妈妈的共鸣。为何只能制造让孩子们无法下咽的动画“盛宴”?吐槽:孩子喜欢动画片,可当这样的对白出现在动画片里时,5岁男孩的爸爸、长春市民沈先生感到很不安,他质疑儿子正在看的动画片《果宝特攻》会“带坏小朋友”。“我听到孩子叨咕:‘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我吓一跳,孩子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低俗的话,就问他谁教你的?他说在动画片里看的。”沈先生说。沈先生震惊之余,又重新去看这部动画片,只看了两集,便感觉这部动画片实在太不适合儿童了。里面不光有这首“歪诗”,还有很多暴力场面,还有“对于思想固执的人,就用刀子解决吧”这样的台词。许多内容更是成人化,还有教亲嘴和追求女孩子的场景。《喜羊羊与灰太狼》吐槽:郑州妈妈列举国产动画“三宗罪” “儿子今年5岁半,从2岁半起,就喜欢看动画片,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儿子看了一些《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然而,越看越愤怒,越看越无语。”一位郑州妈妈发帖,列举出国产动画的“三宗罪”—— 罪1:宣扬暴力。“狼”们和“熊”们有多种“暴力”行为,打、撞、碰、淹、烤、烧、熏、喷、电、枪射、绳子吊、车碾压……2013年,东海县三名儿童模仿“灰太狼”烤羊肉,结果其中两个孩子被烧伤。罪2:宣扬生命的“不死”。狼们从天上重重地摔下来,“啊”的惨叫,然而,没死;熊们被猎枪射来射去,子弹呼啸而过,然而不会死;光头强更是经历了无数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总“不死”……罪3:宣扬“恶俗”的社会伦理。比如把“灰太狼”设计成“怕老婆”;“果宝”们被打得“果浆遍地”、鲜血淋漓,再配上社会化和庸俗的“台词”……此帖一出,引来众多共鸣,纷纷吐槽动画片中的语言、暴力行为,担心这些不安因素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网友褒贬不一laozhuang222888:莫求全责备,莫上纲上线。若按这种标准,美国的《猫和老鼠》中的汤姆和小吉瑞无论经受何种手段都死不了,不还是成为动画片的经典很受大人和孩子的喜欢。剩下的二向箔:蓝猫淘气三千问,有知识有内涵,现在就是没有人去支持了就不在电视上播了,作为90后,我觉得自己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画确实比现在的积极向上一些,再说小孩子看动画片其实看不了太深的内容,他们只是去模仿里边的人物,觉得好玩,像喜羊羊那样的会降低小孩子智商的,确实不能再播了,会坑了下一代的。最后,真是庆幸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结语:孩子还经常通过无意识的“隐性学习”,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当时孩子可能没有特意记动画片里的内容,但当时看到的情景却留在他们的脑海中。在以后成长过程中,自然就模仿动画片中的语言、动作及处理事物的方式等。所以,不是所有动画片都适合孩子,家长要先作出选择。尤其是那些80后90后的家长们。原标题:家长斥国产动漫脑残暴力又低俗 你怎么看?来源: 凤凰网

1721 0 0

《海尔兄弟》新动画即将上线 童年男神改头换面

曾在1995年开播的国产动画《海尔兄弟》是一代人的童年回忆,而根据近日官方微博发布的讯息,这部经典动画即将推出新作,身为主角的兄弟二人也将以新形象登场。10月24日傍晚,海尔兄弟官微发布一条微博,内容与新作动画相关——“emmm……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说下,海尔兄弟新动画要上线了。没错,就是这么突然。新形象啥样?设计师小哥连换没换发型都不告诉我。我就知道新动画里面,有下面这么个东西(参见配图)。按照这个套路,海尔兄弟新动画面向全宇宙征集‘动画片衍生品制作厂商’,想和全新的我一起玩,就快点来找我。顺便你们帮我想想,我还能出啥黑科技周边?”根据海尔兄弟官微的配图,新动画里将出现“超级冰激凌机关枪”的神秘武器,从造型来看是将食材与冰激凌混合之后射出的枪,充满了童趣。此外,新动画里角色们的设定图仍是未知,制作组也诚邀热心网友们对动画的“黑科技周边”发布构想。更多精彩内容将在后续时间里得以公布,敬请期待!

曾在1995年开播的国产动画《海尔兄弟》是一代人的童年回忆,而根据近日官方微博发布的讯息,这部经典动画即将推出新作,身为主角的兄弟二人也将以新形象登场。10月24日傍晚,海尔兄弟官微发布一条微博,内容与新作动画相关——“emmm……有一件事想跟你们说下,海尔兄弟新动画要上线了。没错,就是这么突然。新形象啥样?设计师小哥连换没换发型都不告诉我。我就知道新动画里面,有下面这么个东西(参见配图)。按照这个套路,海尔兄弟新动画面向全宇宙征集‘动画片衍生品制作厂商’,想和全新的我一起玩,就快点来找我。顺便你们帮我想想,我还能出啥黑科技周边?”根据海尔兄弟官微的配图,新动画里将出现“超级冰激凌机关枪”的神秘武器,从造型来看是将食材与冰激凌混合之后射出的枪,充满了童趣。此外,新动画里角色们的设定图仍是未知,制作组也诚邀热心网友们对动画的“黑科技周边”发布构想。更多精彩内容将在后续时间里得以公布,敬请期待!

新浪动漫 1184天前
877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