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龙猫是肉食动物的话?宫崎骏弟子回忆过去的面试

2019
06/14
17:59

动漫之家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322
2
0

动漫之家

国漫号
2019
/
06/14
17:59
1322
2
0

在10日举办的宫崎骏弟子糸曾贤志导演的新作发布会上,糸曾贤志透露了自己过去在接受宫崎骏和铃木敏夫面试时的经历。

57.jpg

糸曾贤志称,在面试时有一名参加面试的人说了“喜欢龙猫”。之后宫崎骏说:“我自己倒是并不觉得龙猫是可爱的生物。那是可怕的食肉生物,没有吃主角仅是因为肚子不饿”。之后宫崎骏对每个参加面试的人,都问了如何看待这个事情。

当时只有自己想到了故事中龙猫的牙齿有食草动物的特征,就回答了“龙猫其实是食草动物吧?”。结果,那次面试只有糸曾贤志一个人合格了。

在问宫崎骏为什么要问这种刁难人的问题的时候,宫崎骏回答说:“搞娱乐的人不能囫囵吞枣,去思考才是重要的”。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动漫角色人气调查,多啦A梦最受欢迎!

日媒报道,去年12月3日至9日以3至12岁儿童以及其母亲为对象进行的动漫角色人气调查显示,《多啦A梦》依旧有着超强的人气。在男孩们当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多啦A梦》,第二位是《超级马里奥》第三位是《宠物小精灵》。除此之外排在第7位的是《玩具总动员》,排在第13位的是《忍者乱太郎》,第14位是《名侦探柯南》,第17位是《闪电十一人GO计时?斯通》。在女孩子们当中,排在第1位的是《懒懒熊》,第2位是《米老鼠和唐老鸭》,第3位是《米妮》。另外,排在第10位的是《凯蒂猫》,第13位是《米菲兔》,第19位是《宝石宠物闪闪》。通过调查还了解到,从男女儿童综合来看,《多啦A梦》排在首位,第二位是《龙猫》,第3位是《米老鼠和唐老鸭》,《Qoo》排在第9位,《考拉小饼》排在第10位。而在妈妈们当中最有人气的当属《龙猫》,其次是《米老鼠唐老鸭》,再有就是《米菲兔》,在孩子们中间最具人气的《多啦A梦》排在第9位。排在第4位的是《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排在第13位的是《浣熊拉斯卡尔》,这些有趣的动画片深受妈妈们的喜爱。在所有儿童当中最喜欢《多啦A梦》的孩子多达74.9%,最喜欢《龙猫》的孩子占62.4%,《多啦A梦》以绝对性优势稳居人气第一的宝座。在妈妈们中间《多啦A梦》的支持指数为47.2。综合来看《龙猫》、《米老鼠和唐老鸭》等动漫角色在孩子和妈妈们中间普遍受欢迎。

日媒报道,去年12月3日至9日以3至12岁儿童以及其母亲为对象进行的动漫角色人气调查显示,《多啦A梦》依旧有着超强的人气。在男孩们当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多啦A梦》,第二位是《超级马里奥》第三位是《宠物小精灵》。除此之外排在第7位的是《玩具总动员》,排在第13位的是《忍者乱太郎》,第14位是《名侦探柯南》,第17位是《闪电十一人GO计时?斯通》。在女孩子们当中,排在第1位的是《懒懒熊》,第2位是《米老鼠和唐老鸭》,第3位是《米妮》。另外,排在第10位的是《凯蒂猫》,第13位是《米菲兔》,第19位是《宝石宠物闪闪》。通过调查还了解到,从男女儿童综合来看,《多啦A梦》排在首位,第二位是《龙猫》,第3位是《米老鼠和唐老鸭》,《Qoo》排在第9位,《考拉小饼》排在第10位。而在妈妈们当中最有人气的当属《龙猫》,其次是《米老鼠唐老鸭》,再有就是《米菲兔》,在孩子们中间最具人气的《多啦A梦》排在第9位。排在第4位的是《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排在第13位的是《浣熊拉斯卡尔》,这些有趣的动画片深受妈妈们的喜爱。在所有儿童当中最喜欢《多啦A梦》的孩子多达74.9%,最喜欢《龙猫》的孩子占62.4%,《多啦A梦》以绝对性优势稳居人气第一的宝座。在妈妈们中间《多啦A梦》的支持指数为47.2。综合来看《龙猫》、《米老鼠和唐老鸭》等动漫角色在孩子和妈妈们中间普遍受欢迎。

人民网 2817天前
1324 0 0

公映30周年 宫崎骏修复版《龙猫》有望引进国内

“我们一起大笑看看,可怕的东西就会跑光了……”对于动画大师宫崎骏的粉丝来说,《龙猫》是当之无愧的经典作品,不少国内影迷都能把影片中台词倒背如流,但却从未有机会能在影院中欣赏这部电影。今年正值《龙猫》上映30周年之际,人们终于可以弥补这个遗憾了!

“我们一起大笑看看,可怕的东西就会跑光了……”对于动画大师宫崎骏的粉丝来说,《龙猫》是当之无愧的经典作品,不少国内影迷都能把影片中台词倒背如流,但却从未有机会能在影院中欣赏这部电影。今年正值《龙猫》上映30周年之际,人们终于可以弥补这个遗憾了!

1905电影网 810天前
1379 6 0

宫崎骏时代的句点就在眼前了?日本动画步入全新黄金时代

2013年,宫崎骏出席了一场记者招待会。他说:“这次我很认真地宣布,属于我的动画时代已经结束了。”果真如此?宫崎骏现年76岁,创作了从《龙猫》到《千与千寻》等一系列宝贵的动画经典,是日本本土的活神。他的事业就此终结了吗?事实上,还没到这种地步。正如他一贯的作风,本计划退休的他今年又复出了,准备制作一部新的电影。不过话说回来,宫崎骏时代的句点也确实就在眼前了。宫崎骏在动画界的位置可以用他经常在电影里表现的一棵硕大、古老的树来比拟。他是魔法森林的核心,是生态系统的关键。他所成立的吉卜力工作室,几乎完全是靠他自己的产出运作。宫崎骏的电影创造出了一系列家喻户晓的人物,商业品牌,同时还拥有庞大的国内票房。日本历史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有五部都是他的作品。但是伴随着宫崎骏的离开,森林里的一些年轻树木现在有机会蓬勃生长了。事实上,整片森林都在积极生长。虽然动画产业是昂贵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且回报率低众所周知,但总体来看还是飞速发展的。日本动画协会2016年的研究报告表明,动画产业过去六年内一路持续发展,体现在各个方面:收入屡创新高,周边产品发行量剧增,海外市场扩大。2015年,整个产业净赚1.826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102亿元)。而今动画产业也不再只限于生产家庭动画,以青少年及年轻人为目标受众的“深夜动画”系列也在蓬勃发展。在英国,我们对一些动画电影充满期待,比如畅想未来的《午睡公主》,或者科幻作品《虐杀器官》——光听名字就很是诱人。但如今象征潮流趋势的动画却是新海诚导演的作品:《你的名字》。《你的名字》与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全然不同,它讲述了一段令人动容的少年爱情故事,其中非常巧妙地融合了科幻、性别互换、自然灾害等一系列元素。而且与吉卜力色彩绚丽的手绘风格不同,《你的名字》中呈现的日落、光芒、色彩都布满了现代感的光泽。这部电影在日本引发了民众的广泛共鸣,也许是因为他们经历过2011年的地震和海啸的缘故。《你的名字》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目前为止,它是2016年的票房之冠,是第二名票房的三倍之多。在日本票房史上,它也荣登第二,仅次于宫崎骏的《千与千寻》。新海诚原先是做电子游戏的,后来才开始做电影,他对这部电影的成功也甚是惊讶。但这位44岁的导演谦虚地淡化了他与宫崎骏之间不可避免的比较,他去年在卫报的一场采访中表示:“宫崎骏是天才,是传奇人物。我并不想模仿他的风格,每个动画作者都是这么想的:‘不能太像宫崎骏’。”另一部不得不看得动画电影是《在这世界的角落》,本周,这部电影将在英国上映,去年,它还击败了《你的名字》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最佳动画片奖。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二战期间一位年轻新娘的故事,因此更像是一段完全有证可考的、严谨真实的历史剧,只不过是以动画为表现形式。导演片渊须直表示:“一般而言,我们想象的是那些不存在之物,而这里我是想去想象那些曾经存在,如今不复存在之物。”他还说:“仅仅因为一部电影是动画的形式,就判断它应该是给家庭或者小孩看的,我觉得这不合逻辑。动画只是手段,任何想法都可以用它实现。对于导演来说,他应该能够运用动画表现任何题材。”《在这世界的角落》剧照同时,也有很多导演试图去模仿宫崎骏,填补他留下的空隙。比如细田守,他创作了《夏日大作战》、《穿越时空的少女》等一系列作品,试图在情感现实的基础上去展现奇幻冒险的经历,与宫崎骏十分相似。细田守的最新电影《怪物之子》,颇有《奇幻森林》与《功夫梦》的风格,描绘了一段栩栩如生的神话传说,是他迄今为止最大制作的一部影片。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他谈到宫崎骏的“退休”可能是一次机遇:“很多人都在说‘噢,日本动画要完了’,但如果更客观地看的话,这也可能是一个全新产业诞生的契机。”吉卜力试图物色宫崎骏的接班人,但进展不顺。1985年,宫崎骏与制片人铃木敏夫、同事高畑勋(代表作品有《萤火虫之墓》、《辉夜姬物语》)共同创办了吉卜力工作室,想要打破他们成长于其中的旧式学校工作室体系。他们一反自由职业者从事动画行业的传统,开始雇佣全职员工,创造出了理想的工作地。但这些领军人物已经青春不再:高畑勋今年82岁了,铃木敏夫也年近古稀。吉卜力一贯以来采取的做法是“关于工作室的未来一概不接受采访或评论”,但这又偏偏成为了所有讨论的焦点。动画专家海伦·麦卡锡称:“从某种程度上说,吉卜力一直是一家相当神秘的公司。它很少对外解释各项事情背后的原因,关于公司员工变动的问题尤其讳莫如深。”麦卡锡认为宫崎骏内心还是“一个保守的父权制社会主义者”。他说:“他和杰里米·科尔宾一定很谈得来。他认为一定要对人民负责,认为集体高于个人,他还认为人民应该有体面的薪水以及一点安全保障。所以这次,这些变动对他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吉卜力本来的接班人是近藤喜文,他于1995年创作了《侧耳倾听》,讲述了一个学生少女的故事。但他于1998年因动脉瘤去世,享年只有47岁。他的去世被认为是由于过度工作导致的,这无疑也让宫崎骏进行了反思。细田守也曾是候选人之一。2004年,吉卜力邀请细田守担任《哈尔的移动城堡》的导演,但由于意见不合的问题他最终离开了这个项目,宫崎骏只好亲自担任导演。片渊须直也曾与宫崎骏一起合作过,担任《魔女急宅便》的助理导演。另一位竞争者是米林宏昌,他通过吉卜力步步提升,2010年指导了备受好评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2014年指导的《记忆中的玛妮》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但自从宫崎骏退休之后,吉卜力基本没有什么产出,因此米林宏昌以及其他一些动画师就离开吉卜力,成立了他们自己的动画工作室:Ponoc工作室。今夏,他们的第一部作品《玛丽与魔女的花》即将上映。这部动画除了名字之外其余都有吉卜力的影子:一个女主人公的魔幻奇遇,改编自欧洲儿童读物(《玛丽斯图尔特的小扫帚》),用生动、细节饱满的手绘动画来表现。预告片中甚至主动提到“魔法归来了”。《玛丽与魔女的花》海报还有一位尽管实力没那么强,但更年轻的继任候选人——宫崎骏的儿子,宫崎吾朗。他早年为了逃避父亲巨大的阴影笼罩,立志成为一名景观设计师。但2006年的时候,他被拉去执导了《地海战记》,然后再宫崎骏指导下完成了续篇《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尽管宫崎吾朗最近还参与制作了吉卜力的一部电视剧《强盗女儿》,但他自己也承认,他不太愿意做这份工作。2014年他就说过:“我不能复刻我父亲的道路,不能像他一样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写故事,然后再把它们画下来,拍成电影。”去年,吉卜力工作室推出了一部风格十足的动画新作《红海龟》,故事借鉴了《鲁宾逊漂流记》,是一部画面精美、充满寓意的无对白佳作。但它同时又很特殊,因为导演是荷兰裔英国动画师迈克尔·度德威特,所以本质是这是一部欧洲片。这部电影的制作总共用时九年。度德威特说,吉卜力是突然找上门的,声称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包容力,比如他的奥斯卡获奖动画《父与女》。度德威特一直以来也对吉卜力充满向往,他说:“他们对导演极其尊重,他们都是牛人,而我却是第一次做电影,但他们对我却充满信任,让我在其中表达自己的想法。每次他们要提什么建议的时候,最后总会加一句‘但你是导演,你有决定权’。”《红海龟》剧照与度德威特合作最密切的是高畑勋,但他也与宫崎骏接触过几次,谈到宫崎骏他表示:“这是我一生中最巅峰的经历,他真的非常特别。他的想象力,他的感情都无与伦比。他在世界范围内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果真不是巧合。”眼下,至少在声誉方面,宫崎骏是远高于其他竞争者的。他下一部电影将于2020年完成,改编自他去年制作的12分钟动画短片《小毛毛虫》。度德威特已经提前看到了一些电影片段,他透露,虽然宫崎骏创新性地用电脑制作了这部动画,但还是保留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还说:“这部电影充满了宫崎骏式的魅力。”尽管宫崎骏是出于自身意愿而非什么商业目的才回归岗位的,但至少对于吉卜力而言,它的未来在较长时间内应该是安全的,而且它又开始招聘员工了。即使是在宫崎骏退休期间,他也每天来工作室视察。度德威特根据自己的观察表示:“我觉得这和我们的职业特性有关,真的非常辛苦。工作任务很重,而且往往不是一周或一个月就能做完的,而是要做好几年。最后动画师都心想‘好吧,我虽然热爱这个职业,但实在是受够了,我不能再多做一部了。’接着动画师就会休息一段日子,但当他脑子又有什么点子蹦出来的时候,他就开始坐不住了,最后他又会回到他的老本行。”

2013年,宫崎骏出席了一场记者招待会。他说:“这次我很认真地宣布,属于我的动画时代已经结束了。”果真如此?宫崎骏现年76岁,创作了从《龙猫》到《千与千寻》等一系列宝贵的动画经典,是日本本土的活神。他的事业就此终结了吗?事实上,还没到这种地步。正如他一贯的作风,本计划退休的他今年又复出了,准备制作一部新的电影。不过话说回来,宫崎骏时代的句点也确实就在眼前了。宫崎骏在动画界的位置可以用他经常在电影里表现的一棵硕大、古老的树来比拟。他是魔法森林的核心,是生态系统的关键。他所成立的吉卜力工作室,几乎完全是靠他自己的产出运作。宫崎骏的电影创造出了一系列家喻户晓的人物,商业品牌,同时还拥有庞大的国内票房。日本历史票房前十的电影中有五部都是他的作品。但是伴随着宫崎骏的离开,森林里的一些年轻树木现在有机会蓬勃生长了。事实上,整片森林都在积极生长。虽然动画产业是昂贵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且回报率低众所周知,但总体来看还是飞速发展的。日本动画协会2016年的研究报告表明,动画产业过去六年内一路持续发展,体现在各个方面:收入屡创新高,周边产品发行量剧增,海外市场扩大。2015年,整个产业净赚1.826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102亿元)。而今动画产业也不再只限于生产家庭动画,以青少年及年轻人为目标受众的“深夜动画”系列也在蓬勃发展。在英国,我们对一些动画电影充满期待,比如畅想未来的《午睡公主》,或者科幻作品《虐杀器官》——光听名字就很是诱人。但如今象征潮流趋势的动画却是新海诚导演的作品:《你的名字》。《你的名字》与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全然不同,它讲述了一段令人动容的少年爱情故事,其中非常巧妙地融合了科幻、性别互换、自然灾害等一系列元素。而且与吉卜力色彩绚丽的手绘风格不同,《你的名字》中呈现的日落、光芒、色彩都布满了现代感的光泽。这部电影在日本引发了民众的广泛共鸣,也许是因为他们经历过2011年的地震和海啸的缘故。《你的名字》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目前为止,它是2016年的票房之冠,是第二名票房的三倍之多。在日本票房史上,它也荣登第二,仅次于宫崎骏的《千与千寻》。新海诚原先是做电子游戏的,后来才开始做电影,他对这部电影的成功也甚是惊讶。但这位44岁的导演谦虚地淡化了他与宫崎骏之间不可避免的比较,他去年在卫报的一场采访中表示:“宫崎骏是天才,是传奇人物。我并不想模仿他的风格,每个动画作者都是这么想的:‘不能太像宫崎骏’。”另一部不得不看得动画电影是《在这世界的角落》,本周,这部电影将在英国上映,去年,它还击败了《你的名字》获得了日本电影学院最佳动画片奖。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二战期间一位年轻新娘的故事,因此更像是一段完全有证可考的、严谨真实的历史剧,只不过是以动画为表现形式。导演片渊须直表示:“一般而言,我们想象的是那些不存在之物,而这里我是想去想象那些曾经存在,如今不复存在之物。”他还说:“仅仅因为一部电影是动画的形式,就判断它应该是给家庭或者小孩看的,我觉得这不合逻辑。动画只是手段,任何想法都可以用它实现。对于导演来说,他应该能够运用动画表现任何题材。”《在这世界的角落》剧照同时,也有很多导演试图去模仿宫崎骏,填补他留下的空隙。比如细田守,他创作了《夏日大作战》、《穿越时空的少女》等一系列作品,试图在情感现实的基础上去展现奇幻冒险的经历,与宫崎骏十分相似。细田守的最新电影《怪物之子》,颇有《奇幻森林》与《功夫梦》的风格,描绘了一段栩栩如生的神话传说,是他迄今为止最大制作的一部影片。在最近一次的采访中,他谈到宫崎骏的“退休”可能是一次机遇:“很多人都在说‘噢,日本动画要完了’,但如果更客观地看的话,这也可能是一个全新产业诞生的契机。”吉卜力试图物色宫崎骏的接班人,但进展不顺。1985年,宫崎骏与制片人铃木敏夫、同事高畑勋(代表作品有《萤火虫之墓》、《辉夜姬物语》)共同创办了吉卜力工作室,想要打破他们成长于其中的旧式学校工作室体系。他们一反自由职业者从事动画行业的传统,开始雇佣全职员工,创造出了理想的工作地。但这些领军人物已经青春不再:高畑勋今年82岁了,铃木敏夫也年近古稀。吉卜力一贯以来采取的做法是“关于工作室的未来一概不接受采访或评论”,但这又偏偏成为了所有讨论的焦点。动画专家海伦·麦卡锡称:“从某种程度上说,吉卜力一直是一家相当神秘的公司。它很少对外解释各项事情背后的原因,关于公司员工变动的问题尤其讳莫如深。”麦卡锡认为宫崎骏内心还是“一个保守的父权制社会主义者”。他说:“他和杰里米·科尔宾一定很谈得来。他认为一定要对人民负责,认为集体高于个人,他还认为人民应该有体面的薪水以及一点安全保障。所以这次,这些变动对他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吉卜力本来的接班人是近藤喜文,他于1995年创作了《侧耳倾听》,讲述了一个学生少女的故事。但他于1998年因动脉瘤去世,享年只有47岁。他的去世被认为是由于过度工作导致的,这无疑也让宫崎骏进行了反思。细田守也曾是候选人之一。2004年,吉卜力邀请细田守担任《哈尔的移动城堡》的导演,但由于意见不合的问题他最终离开了这个项目,宫崎骏只好亲自担任导演。片渊须直也曾与宫崎骏一起合作过,担任《魔女急宅便》的助理导演。另一位竞争者是米林宏昌,他通过吉卜力步步提升,2010年指导了备受好评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2014年指导的《记忆中的玛妮》获得了奥斯卡提名。但自从宫崎骏退休之后,吉卜力基本没有什么产出,因此米林宏昌以及其他一些动画师就离开吉卜力,成立了他们自己的动画工作室:Ponoc工作室。今夏,他们的第一部作品《玛丽与魔女的花》即将上映。这部动画除了名字之外其余都有吉卜力的影子:一个女主人公的魔幻奇遇,改编自欧洲儿童读物(《玛丽斯图尔特的小扫帚》),用生动、细节饱满的手绘动画来表现。预告片中甚至主动提到“魔法归来了”。《玛丽与魔女的花》海报还有一位尽管实力没那么强,但更年轻的继任候选人——宫崎骏的儿子,宫崎吾朗。他早年为了逃避父亲巨大的阴影笼罩,立志成为一名景观设计师。但2006年的时候,他被拉去执导了《地海战记》,然后再宫崎骏指导下完成了续篇《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尽管宫崎吾朗最近还参与制作了吉卜力的一部电视剧《强盗女儿》,但他自己也承认,他不太愿意做这份工作。2014年他就说过:“我不能复刻我父亲的道路,不能像他一样建立自己的工作室,写故事,然后再把它们画下来,拍成电影。”去年,吉卜力工作室推出了一部风格十足的动画新作《红海龟》,故事借鉴了《鲁宾逊漂流记》,是一部画面精美、充满寓意的无对白佳作。但它同时又很特殊,因为导演是荷兰裔英国动画师迈克尔·度德威特,所以本质是这是一部欧洲片。这部电影的制作总共用时九年。度德威特说,吉卜力是突然找上门的,声称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了包容力,比如他的奥斯卡获奖动画《父与女》。度德威特一直以来也对吉卜力充满向往,他说:“他们对导演极其尊重,他们都是牛人,而我却是第一次做电影,但他们对我却充满信任,让我在其中表达自己的想法。每次他们要提什么建议的时候,最后总会加一句‘但你是导演,你有决定权’。”《红海龟》剧照与度德威特合作最密切的是高畑勋,但他也与宫崎骏接触过几次,谈到宫崎骏他表示:“这是我一生中最巅峰的经历,他真的非常特别。他的想象力,他的感情都无与伦比。他在世界范围内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果真不是巧合。”眼下,至少在声誉方面,宫崎骏是远高于其他竞争者的。他下一部电影将于2020年完成,改编自他去年制作的12分钟动画短片《小毛毛虫》。度德威特已经提前看到了一些电影片段,他透露,虽然宫崎骏创新性地用电脑制作了这部动画,但还是保留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还说:“这部电影充满了宫崎骏式的魅力。”尽管宫崎骏是出于自身意愿而非什么商业目的才回归岗位的,但至少对于吉卜力而言,它的未来在较长时间内应该是安全的,而且它又开始招聘员工了。即使是在宫崎骏退休期间,他也每天来工作室视察。度德威特根据自己的观察表示:“我觉得这和我们的职业特性有关,真的非常辛苦。工作任务很重,而且往往不是一周或一个月就能做完的,而是要做好几年。最后动画师都心想‘好吧,我虽然热爱这个职业,但实在是受够了,我不能再多做一部了。’接着动画师就会休息一段日子,但当他脑子又有什么点子蹦出来的时候,他就开始坐不住了,最后他又会回到他的老本行。”

1361 0 0

大牛动画公司为啥接连倒闭? 行业门槛越来越低竞争白热化

说起动画/特效制作公司,以假乱真的特效和脑洞大开的动画幻想让人由衷佩服。可他们一个个破产、变卖的辛酸史却不为人知。据好莱坞数据统计,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50部电影,有49部都需要通过动画/特效来辅助视觉呈现。好莱坞的整个电影产业已经离不开动画和特效,那些该是个火爆的生意才对啊,但为何却如此境地?首先,来回顾一下三个好莱坞顶尖特效工作室的光辉和没落史。数字王国 (Digital Domain)曾经是好莱坞第二大动画特效公司,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均有分公司。1992年,著名大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其御用特效师Stan Winston,加上卢卡斯工业光魔的初始团队高管 Scott Ross 一起创立,公司成立后总共为一百多部电影制作了特效。你看过的好莱坞大片,几乎都有数字王国的参与,其中耳熟能详的有《泰坦尼克》《第五元素》《返老还童》《加勒比海盗》《变形金刚》《钢铁侠系列》《速度与激情7》。2006年,数字王国被私募股权基金Wyndcrest Holdings收购。2012年9月,宣告破产欠债3500万美元,最终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给北京小马奔腾集团70%股权,和印度Reliance集团30%股权。随后2013年小马奔腾又以5000万美元价格转手把70%股权卖给了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奥亮集团摇身更名为数字王国集团,曾经的全球第二大的动画特效公司名存实亡。PDI太平洋数字影像工作室(Pacific Data Images)成立于1980年,以3D动画特效在好莱坞出名。《断剑》、《蝙蝠侠与罗宾》、《终结者2》等八、就年代的大片,PDI工作室都有参与。2000年被梦工厂收购后,PDI工作室开始潜心做原创,辉煌时期员工人数上千。最为尤为成功两部动画作品是《史瑞克》(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和《马达加斯加的企鹅》。2015年1月,PDI工作室被梦工厂直接解散,解雇大概450人。节奏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于1987年创立,斩获无数次奥斯卡特效奖。总部在美国洛杉矶,分别在台湾、孟买、海得拉巴、温哥华、和新加坡有分部。参与过145部好莱坞电影的动画制作与特效,代表作品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奥斯卡特效奖,《饥饿游戏》《X战警》《80天环游世界》《哈利波特》《指环王》《小猪进城》奥斯卡特效奖。2013年2月宣布破产,解雇250多业界最好的特效动画师。在宣布破产后,工作室还向制片厂申请了紧急贷款,才把剩下的项目做完。三大动画工作室中的两家也举步维艰:梦工厂动画(DreamWorks Animation)梦工厂影业母公司2000年并购了PDI工作室成立,2004年从梦工厂影业中分拆上市,成为独立动画工作室,代表作品有《功夫熊猫》和《驯龙记》,总共获得3个奥斯卡最佳动画奖,22个艾美奖。然而,负责发行的梦工厂影业2006年被卖给了派拉蒙,之后梦工厂动画的所有电影发行不再掌握自己手中,需要依靠好莱坞六大媒体集团,内容制作的风险进一步提高。2010年开始,迪士尼开始包办梦工厂出品动画的发行和市场推广,2014年遇上财政危机,曾试图以3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软银,之后也和孩之宝讨论过合并成为一家新的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最终,梦工厂动画不得不以1.85亿美元,出售其总部的所有地产,然后售后回租方式缓解资金压力,避免破产。蓝天工作室1987年,克里斯·伟基(Chris Wedge)创建了蓝天工作室(Blue Sky Studios),初期以电影特效动画为主。以其专利的独门光线追踪技术CGI studio软件应用于制作,在业内口碑极高。当年的经典电影都有蓝天工作室的参与,比如《搏击俱乐部》,《异形4》《泰坦尼克号》《彗星撞地球》《刀锋战士》《X档案》等等。1997年,蓝天工作室被20世纪福克斯旗下的一个特效公司收购后,终于有机会开展原创制作,1998年推出《兔子邦尼》,一举荣获第7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1999年,特效产业陷入低谷,福克斯决定退出产业。所以2000年蓝天差点被母公司被卖给节奏特效工作室。却因其低成本高票房的《冰河世纪》、《里约大冒险》等作品让母公司回心转意,不仅不卖了,还大力支持他们的动画发行。不过2013年创始人克里斯·伟基也暂时离开工作室去拍真人电影了。抛开本来由六大影业成立的工作室不说,所有独立特效/动画工作室在巅峰之后不外乎三个下场:破产、倒闭、被收购。翻来覆去,看动画制作从辉煌到没落的历史不断重演,你会发现,不论是特效还是动画制作,只有像工业光魔和皮克斯那样,做到全球产业第一,才能算得上成功并且达到稳定。整个行业只有这两个第一的公司还算活得不错。但是特效第一的工业光魔,和动画制作的第一的皮克斯,现在也仍然紧紧地抱着迪士尼爸爸的大腿。2013年皮克斯还是免不了因为排期改变裁员几百人。为什么产出过这么多成功作品的动画制作公司,却都逃不过凄惨命运呢?1、传统动画工作室的固有商业模式很难持续2003-2013年,好莱坞有21家动画/特效工作室申请破产。连同很多类似公司要么濒临破产,欠债比比,要么只能被收购。这主要和动画制作工作室的商业模式难以持续有关。动画/特效制作一直都是以接单的形式来运营,动画制作是一个劳动密集型(Labor-Intensive)的技术活,其中的技术和经验往往来自大量的工作项目,项目越多人越多。每个项目需要大量的技工人工操作每一帧动画,并非用电脑或者任何其他高科技固定成本一次性替代的。这个商业模式从基因上和其他制造业的工厂很像,优秀的工作室会因为不停地接单而不断扩大规模。当工作室规模变大之后,排期变成了最重要的环节。像工厂一样,满负荷养人,只要有一到两个月空档期就面临资金断链的危险。动画制作的接单模式和制造业工厂一模一样,所有其他的因素却不会跟制造业一样可控并且一目了然。但是不同于制造业工厂的是,虽然好莱坞动漫产业一直在往工业化的方向走,动画和特效仍然是有一定创意成分。而不是可以完全通过样板来大规模复制的衣服、鞋子、或者茶杯。虽然某种程度上是流程化操作,但一定程度上又需要动画师创造性地去表现,因此难以像普通制造业那样规模化复制生产。同时,动画制作在影视行业也是价值链条最低端,通常不按照工作时间来收费,而是按照具体项目完成指标,通常会给制作方带来极大的返工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风险。比如说,在好莱坞特效和动画行业内,竞标方式只有一种,叫做固定竞标(fixed bid),即不论竞标后发生什么改变,必须在预算内完成指定项目。好莱坞特效的常见价格是一千万美金五百个镜头,按照镜头数量付费,而不是完成项目所花费的时间。甲乙双方固有的矛盾,导致甲方会尽量要求多的返工,工作室需要承担附加的人力成本,盈利很难保证。2、行业门槛越来越低,各国政府开始补贴,竞争白热化随着手绘二维动画一步一步被CG制作方式替代,CG技术也日渐升级,且价格也在直线下降。工业化生产的趋势把产业逐步标准化,动画/特效的门槛不断降低。全球各个国家政府加大动画产业补贴,从加拿大的税务福利到亚洲各个国家的制作工作室补贴,催生了全球一大批工作室。韩国、中国、印度的廉价制作劳动力逐渐成为竞争优势,全世界的动画/特效公司都在抢好莱坞六大传媒集团的单。六大虽然旗下有自己的制作公司,但是大部分的特效和动画是开放给全球的动画制作工作室竞标。对于六大来说,特效和动画制作是一个高度可替代环节,不构成内容的壁垒,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重点一直都放在:IP开发、营销和衍生规划上。六大传媒集团占有全球动画产业80%以上的市场,话语权和筹码大,同时动画制作行业竞争激烈,供大于求构成买方市场,导致很多工作室不得不亏本接单。因为上文提到的固定竞标(Fixed Bid)模式,所有工作室的返工的钱都需要自行承担,并且工作室如果拖延交货期限,会有很重的罚款。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赛思麦克法兰说,大家都知道赢一个奥斯卡奖就可以让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巧的是,上面提到的节奏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在因《少年派》拿到奥斯卡特效奖的前一周宣告破产。并且公司在92年已经因为《小猪进城》这部作品已经得过一次奥斯卡特效奖。两个奥斯卡大奖却没有让公司逃离破产的命运。商业模式的根本缺陷,再加上国内外产业竞争激烈,让一家家动画制作工作室都在濒临解散的边缘。3、烧钱进入高质量原创的跑道,也难以保证工作室模式的可持续性。一般的工作室由某个项目而生,工作室进入生产模式后,需要一直不间断生产才能延续下去,类似工厂排期的问题。创意前期开发需要花很多时间,这段时间一般来说动画制作团队的中期和后期制作流程都尚未启动。在这一段空档期间,大部分的动画师便没有在产生价值。在无法加速原创前期开发的情况下,只有一个选择,继续接外部的制作订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外部订单会完全主导公司动画师的排期以及雇佣。小的订单没有办法养活工作室,大的订单意味着影响原创进度。是不是做原创就可以逃离这个命运?实则不然。原创固然是每个艺术家的梦,商业上来说也是只有掌握了内容产业的顶端创意才有可能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变现,但是制作本身却一直是原创的负担。著名的日本国宝级动画公司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应该是独立原创工作室的最典型代表之一,也是原创和制作很难共存的代表案例。由宫崎骏、高畑勋以及铃木敏夫成立于1985年。代表作《千与千寻》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天空之城》奥斯卡最佳音乐,其他作品《龙猫》,《萤火虫之墓》也是家喻户晓。宮老自己说过,“吉卜力的存在是对每个参与人未来的赌博”。圈内有个俗话,任何一部电影失利工作室就会即刻倒闭。吉卜力的每一步电影都是一帧一帧在完美主义的宮老监督下手绘的,劳动成本比日本其他动画工作室都要高。所以虽然宫崎骏的电影一次又一次地创立日本票房新高并且获得奥斯卡奖项,工作室的可持续性却还是完全依存于下一步电影是否成功,而且没有电影推出的年份完全靠老本养着。29年来工作室一直存活了下来已然是宮老和高畑创造的奇迹。2014,在宫崎骏决定正式退休之后,吉卜力工作室宣布停止动画生产。宮老之前几次宣布退休都又因为工作室实在无法运转下去又重新出山。但是这一次的正式隐退,工作室又后继无人,命运可能凶多吉少。二维动画无法批量复制工业化,庞大的制作人力,即使最强的创意大师也很难凭一己之力保证公司的长期良性发展。结论:原创和制作很难共存,分离独立运营更利于发展说到成功案例就必须说好莱坞一个神一般的存在,乔治卢卡斯。抛开《星战三部曲》的非人类宇宙观,他对于电影产业的理解也是超前人的。1971年,卢卡斯影业开始开发自己的原创内容,1975年他为了《星战》第一部成立了工业光魔特效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和天行者音效公司(Skywalker)。渐渐地,卢卡斯影业发展成了一个把握原创、分离制作的王国,有自己的动画、游戏、衍生等子公司。40年前,卢卡斯就意识到每个环节都应是独立运营、自负盈亏,这样才最符合商业逻辑。工业光魔是全球最大最知名动画公司,实至名归是特效领域的第一。像其他工作室一样,它由一个项目(星战)而生却从1975年开始没有停止疯狂的接单模式。已经为多达300多部影片提供了视觉特效制作服务,奥斯卡特效奖拿到手软的神一样的存在着。作为卢卡斯影业旗下的子公司,自家影片不说,业内几乎知名的大片有一半都是他们家参与制作的《加勒比海盗》《变形金刚》《哈利波特》等不胜牧举,业界影响力无人出其左右。2012年,迪士尼斥资40亿美金收购卢卡斯影业,比起之前的破产倒闭被廉价收购的工作室来说,待遇有很大不同。但是工业光魔工作室究竟占有40亿中的多少?可以断言,这40亿大部分花在卢卡斯影业的版权上,因为一部星战的电影票房和周边收益就是大几十亿。这个世界第一的几千人的动画特效工作室算算应该也值不了太多。乔布斯做出了苹果,但他也没有选择养着富士康。乔布斯也创造了皮克斯,但他选择了卖给迪士尼。动画制作的进一步细分可能是趋势大的工作室养的人太多,每个大的工作室倒闭后都有一堆老员工们成立的小工作室诞生,分工更加专业。随着电脑动画技术成为好莱坞的主流,流程化的分工也越来越容易,从建模材质、灯光渲染、特效合成、后期处理、剪辑编辑等各种更加专业且灵活的小工作室可能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各种细分的专业性会越来越强,这样任何一个小公司的业务困难都不会导致整个影片的延期或者产业的动荡。短小精干也更符合互联网年代共享和分工的精神。当然产业的分工越来越细以后,制片管理的要求也越来越专业,制片管理团队需要协调的部门更加多。中国本就较弱的制片管理会接受更严峻的挑战。

说起动画/特效制作公司,以假乱真的特效和脑洞大开的动画幻想让人由衷佩服。可他们一个个破产、变卖的辛酸史却不为人知。据好莱坞数据统计,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50部电影,有49部都需要通过动画/特效来辅助视觉呈现。好莱坞的整个电影产业已经离不开动画和特效,那些该是个火爆的生意才对啊,但为何却如此境地?首先,来回顾一下三个好莱坞顶尖特效工作室的光辉和没落史。数字王国 (Digital Domain)曾经是好莱坞第二大动画特效公司,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均有分公司。1992年,著名大导演詹姆斯 卡梅隆、其御用特效师Stan Winston,加上卢卡斯工业光魔的初始团队高管 Scott Ross 一起创立,公司成立后总共为一百多部电影制作了特效。你看过的好莱坞大片,几乎都有数字王国的参与,其中耳熟能详的有《泰坦尼克》《第五元素》《返老还童》《加勒比海盗》《变形金刚》《钢铁侠系列》《速度与激情7》。2006年,数字王国被私募股权基金Wyndcrest Holdings收购。2012年9月,宣告破产欠债3500万美元,最终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给北京小马奔腾集团70%股权,和印度Reliance集团30%股权。随后2013年小马奔腾又以5000万美元价格转手把70%股权卖给了香港上市公司奥亮集团。奥亮集团摇身更名为数字王国集团,曾经的全球第二大的动画特效公司名存实亡。PDI太平洋数字影像工作室(Pacific Data Images)成立于1980年,以3D动画特效在好莱坞出名。《断剑》、《蝙蝠侠与罗宾》、《终结者2》等八、就年代的大片,PDI工作室都有参与。2000年被梦工厂收购后,PDI工作室开始潜心做原创,辉煌时期员工人数上千。最为尤为成功两部动画作品是《史瑞克》(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和《马达加斯加的企鹅》。2015年1月,PDI工作室被梦工厂直接解散,解雇大概450人。节奏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于1987年创立,斩获无数次奥斯卡特效奖。总部在美国洛杉矶,分别在台湾、孟买、海得拉巴、温哥华、和新加坡有分部。参与过145部好莱坞电影的动画制作与特效,代表作品有《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奥斯卡特效奖,《饥饿游戏》《X战警》《80天环游世界》《哈利波特》《指环王》《小猪进城》奥斯卡特效奖。2013年2月宣布破产,解雇250多业界最好的特效动画师。在宣布破产后,工作室还向制片厂申请了紧急贷款,才把剩下的项目做完。三大动画工作室中的两家也举步维艰:梦工厂动画(DreamWorks Animation)梦工厂影业母公司2000年并购了PDI工作室成立,2004年从梦工厂影业中分拆上市,成为独立动画工作室,代表作品有《功夫熊猫》和《驯龙记》,总共获得3个奥斯卡最佳动画奖,22个艾美奖。然而,负责发行的梦工厂影业2006年被卖给了派拉蒙,之后梦工厂动画的所有电影发行不再掌握自己手中,需要依靠好莱坞六大媒体集团,内容制作的风险进一步提高。2010年开始,迪士尼开始包办梦工厂出品动画的发行和市场推广,2014年遇上财政危机,曾试图以3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软银,之后也和孩之宝讨论过合并成为一家新的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最终,梦工厂动画不得不以1.85亿美元,出售其总部的所有地产,然后售后回租方式缓解资金压力,避免破产。蓝天工作室1987年,克里斯·伟基(Chris Wedge)创建了蓝天工作室(Blue Sky Studios),初期以电影特效动画为主。以其专利的独门光线追踪技术CGI studio软件应用于制作,在业内口碑极高。当年的经典电影都有蓝天工作室的参与,比如《搏击俱乐部》,《异形4》《泰坦尼克号》《彗星撞地球》《刀锋战士》《X档案》等等。1997年,蓝天工作室被20世纪福克斯旗下的一个特效公司收购后,终于有机会开展原创制作,1998年推出《兔子邦尼》,一举荣获第7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1999年,特效产业陷入低谷,福克斯决定退出产业。所以2000年蓝天差点被母公司被卖给节奏特效工作室。却因其低成本高票房的《冰河世纪》、《里约大冒险》等作品让母公司回心转意,不仅不卖了,还大力支持他们的动画发行。不过2013年创始人克里斯·伟基也暂时离开工作室去拍真人电影了。抛开本来由六大影业成立的工作室不说,所有独立特效/动画工作室在巅峰之后不外乎三个下场:破产、倒闭、被收购。翻来覆去,看动画制作从辉煌到没落的历史不断重演,你会发现,不论是特效还是动画制作,只有像工业光魔和皮克斯那样,做到全球产业第一,才能算得上成功并且达到稳定。整个行业只有这两个第一的公司还算活得不错。但是特效第一的工业光魔,和动画制作的第一的皮克斯,现在也仍然紧紧地抱着迪士尼爸爸的大腿。2013年皮克斯还是免不了因为排期改变裁员几百人。为什么产出过这么多成功作品的动画制作公司,却都逃不过凄惨命运呢?1、传统动画工作室的固有商业模式很难持续2003-2013年,好莱坞有21家动画/特效工作室申请破产。连同很多类似公司要么濒临破产,欠债比比,要么只能被收购。这主要和动画制作工作室的商业模式难以持续有关。动画/特效制作一直都是以接单的形式来运营,动画制作是一个劳动密集型(Labor-Intensive)的技术活,其中的技术和经验往往来自大量的工作项目,项目越多人越多。每个项目需要大量的技工人工操作每一帧动画,并非用电脑或者任何其他高科技固定成本一次性替代的。这个商业模式从基因上和其他制造业的工厂很像,优秀的工作室会因为不停地接单而不断扩大规模。当工作室规模变大之后,排期变成了最重要的环节。像工厂一样,满负荷养人,只要有一到两个月空档期就面临资金断链的危险。动画制作的接单模式和制造业工厂一模一样,所有其他的因素却不会跟制造业一样可控并且一目了然。但是不同于制造业工厂的是,虽然好莱坞动漫产业一直在往工业化的方向走,动画和特效仍然是有一定创意成分。而不是可以完全通过样板来大规模复制的衣服、鞋子、或者茶杯。虽然某种程度上是流程化操作,但一定程度上又需要动画师创造性地去表现,因此难以像普通制造业那样规模化复制生产。同时,动画制作在影视行业也是价值链条最低端,通常不按照工作时间来收费,而是按照具体项目完成指标,通常会给制作方带来极大的返工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风险。比如说,在好莱坞特效和动画行业内,竞标方式只有一种,叫做固定竞标(fixed bid),即不论竞标后发生什么改变,必须在预算内完成指定项目。好莱坞特效的常见价格是一千万美金五百个镜头,按照镜头数量付费,而不是完成项目所花费的时间。甲乙双方固有的矛盾,导致甲方会尽量要求多的返工,工作室需要承担附加的人力成本,盈利很难保证。2、行业门槛越来越低,各国政府开始补贴,竞争白热化随着手绘二维动画一步一步被CG制作方式替代,CG技术也日渐升级,且价格也在直线下降。工业化生产的趋势把产业逐步标准化,动画/特效的门槛不断降低。全球各个国家政府加大动画产业补贴,从加拿大的税务福利到亚洲各个国家的制作工作室补贴,催生了全球一大批工作室。韩国、中国、印度的廉价制作劳动力逐渐成为竞争优势,全世界的动画/特效公司都在抢好莱坞六大传媒集团的单。六大虽然旗下有自己的制作公司,但是大部分的特效和动画是开放给全球的动画制作工作室竞标。对于六大来说,特效和动画制作是一个高度可替代环节,不构成内容的壁垒,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重点一直都放在:IP开发、营销和衍生规划上。六大传媒集团占有全球动画产业80%以上的市场,话语权和筹码大,同时动画制作行业竞争激烈,供大于求构成买方市场,导致很多工作室不得不亏本接单。因为上文提到的固定竞标(Fixed Bid)模式,所有工作室的返工的钱都需要自行承担,并且工作室如果拖延交货期限,会有很重的罚款。85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赛思麦克法兰说,大家都知道赢一个奥斯卡奖就可以让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巧的是,上面提到的节奏特效工作室(Rhythm & Hues),在因《少年派》拿到奥斯卡特效奖的前一周宣告破产。并且公司在92年已经因为《小猪进城》这部作品已经得过一次奥斯卡特效奖。两个奥斯卡大奖却没有让公司逃离破产的命运。商业模式的根本缺陷,再加上国内外产业竞争激烈,让一家家动画制作工作室都在濒临解散的边缘。3、烧钱进入高质量原创的跑道,也难以保证工作室模式的可持续性。一般的工作室由某个项目而生,工作室进入生产模式后,需要一直不间断生产才能延续下去,类似工厂排期的问题。创意前期开发需要花很多时间,这段时间一般来说动画制作团队的中期和后期制作流程都尚未启动。在这一段空档期间,大部分的动画师便没有在产生价值。在无法加速原创前期开发的情况下,只有一个选择,继续接外部的制作订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外部订单会完全主导公司动画师的排期以及雇佣。小的订单没有办法养活工作室,大的订单意味着影响原创进度。是不是做原创就可以逃离这个命运?实则不然。原创固然是每个艺术家的梦,商业上来说也是只有掌握了内容产业的顶端创意才有可能实现整个产业链的变现,但是制作本身却一直是原创的负担。著名的日本国宝级动画公司吉卜力工作室(Studio Ghibli)应该是独立原创工作室的最典型代表之一,也是原创和制作很难共存的代表案例。由宫崎骏、高畑勋以及铃木敏夫成立于1985年。代表作《千与千寻》奥斯卡最佳动画影片,《天空之城》奥斯卡最佳音乐,其他作品《龙猫》,《萤火虫之墓》也是家喻户晓。宮老自己说过,“吉卜力的存在是对每个参与人未来的赌博”。圈内有个俗话,任何一部电影失利工作室就会即刻倒闭。吉卜力的每一步电影都是一帧一帧在完美主义的宮老监督下手绘的,劳动成本比日本其他动画工作室都要高。所以虽然宫崎骏的电影一次又一次地创立日本票房新高并且获得奥斯卡奖项,工作室的可持续性却还是完全依存于下一步电影是否成功,而且没有电影推出的年份完全靠老本养着。29年来工作室一直存活了下来已然是宮老和高畑创造的奇迹。2014,在宫崎骏决定正式退休之后,吉卜力工作室宣布停止动画生产。宮老之前几次宣布退休都又因为工作室实在无法运转下去又重新出山。但是这一次的正式隐退,工作室又后继无人,命运可能凶多吉少。二维动画无法批量复制工业化,庞大的制作人力,即使最强的创意大师也很难凭一己之力保证公司的长期良性发展。结论:原创和制作很难共存,分离独立运营更利于发展说到成功案例就必须说好莱坞一个神一般的存在,乔治卢卡斯。抛开《星战三部曲》的非人类宇宙观,他对于电影产业的理解也是超前人的。1971年,卢卡斯影业开始开发自己的原创内容,1975年他为了《星战》第一部成立了工业光魔特效公司(Industrial Light & Magic)和天行者音效公司(Skywalker)。渐渐地,卢卡斯影业发展成了一个把握原创、分离制作的王国,有自己的动画、游戏、衍生等子公司。40年前,卢卡斯就意识到每个环节都应是独立运营、自负盈亏,这样才最符合商业逻辑。工业光魔是全球最大最知名动画公司,实至名归是特效领域的第一。像其他工作室一样,它由一个项目(星战)而生却从1975年开始没有停止疯狂的接单模式。已经为多达300多部影片提供了视觉特效制作服务,奥斯卡特效奖拿到手软的神一样的存在着。作为卢卡斯影业旗下的子公司,自家影片不说,业内几乎知名的大片有一半都是他们家参与制作的《加勒比海盗》《变形金刚》《哈利波特》等不胜牧举,业界影响力无人出其左右。2012年,迪士尼斥资40亿美金收购卢卡斯影业,比起之前的破产倒闭被廉价收购的工作室来说,待遇有很大不同。但是工业光魔工作室究竟占有40亿中的多少?可以断言,这40亿大部分花在卢卡斯影业的版权上,因为一部星战的电影票房和周边收益就是大几十亿。这个世界第一的几千人的动画特效工作室算算应该也值不了太多。乔布斯做出了苹果,但他也没有选择养着富士康。乔布斯也创造了皮克斯,但他选择了卖给迪士尼。动画制作的进一步细分可能是趋势大的工作室养的人太多,每个大的工作室倒闭后都有一堆老员工们成立的小工作室诞生,分工更加专业。随着电脑动画技术成为好莱坞的主流,流程化的分工也越来越容易,从建模材质、灯光渲染、特效合成、后期处理、剪辑编辑等各种更加专业且灵活的小工作室可能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各种细分的专业性会越来越强,这样任何一个小公司的业务困难都不会导致整个影片的延期或者产业的动荡。短小精干也更符合互联网年代共享和分工的精神。当然产业的分工越来越细以后,制片管理的要求也越来越专业,制片管理团队需要协调的部门更加多。中国本就较弱的制片管理会接受更严峻的挑战。

1032 0 0

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

海外首间“Donguri Republic”专门店 一间汇集了宫崎骏及高畑勋所创立的STUDIO GHIBLI经典人气电影作品主题精品专卖店-- Donguri Republic,其首间海外店将于2013年6月21日登陆海港城LCX。店内设计充满惊喜,一只1.9米高的巨型大龙猫早已静静地站在门口迎接大家,只要穿过一条森林隧道,就仿如置身在GHIBLI电影世界一样,各式各样的电影精美产品应有尽有;而香港店更设有多款限定版商品供宫崎骏及GHIBLI拥护者慢慢选购,将欢乐分享给身边的人。 关于宫崎骏 日本动画大师及导演,1941年1月5日生于东京,1963年毕业于学习院大学政治经济学部。1985年成立了以宫崎骏为首的动画制作公司 Studio Ghibli,同年,Studio Ghibli开始制作《天空之城》,自此以后,Studio Ghibli成为一个专为宫崎骏制作动画的工作室。宫崎骏有一颗童心,他将梦想、环保、人生、生存这些令人反思的讯息,融入一部又一部的动画电影里,温暖和感动人们的心,鼓励大家积极面对生活。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 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于2013年6月7日至7月31日,LCX带您走进宫崎骏、高畑勋及GHIBLI的动画世界,回顾历年的动画作品,如《天空之城》、《龙猫》、《魔女宅急便》、《岁月的童话》,以及一些近期作品如《千与千寻》、《崖上的波儿》及《借东西的小矮人-亚莉亚蒂》等;是次展览,LCX更为大家带来宫崎骏作品中最令人回味的《龙猫》作为焦点,展出三十多张《龙猫》电影中的经典剧照及龙猫跳着发芽舞令橡树种子发芽的连环片段给大家回味。除此之外,于LCX正门位置更设有另一个“雨中邂逅龙猫”的经典场景供大家拍照留念,令大家勾起剧中一幕又一幕的回忆。

海外首间“Donguri Republic”专门店 一间汇集了宫崎骏及高畑勋所创立的STUDIO GHIBLI经典人气电影作品主题精品专卖店-- Donguri Republic,其首间海外店将于2013年6月21日登陆海港城LCX。店内设计充满惊喜,一只1.9米高的巨型大龙猫早已静静地站在门口迎接大家,只要穿过一条森林隧道,就仿如置身在GHIBLI电影世界一样,各式各样的电影精美产品应有尽有;而香港店更设有多款限定版商品供宫崎骏及GHIBLI拥护者慢慢选购,将欢乐分享给身边的人。 关于宫崎骏 日本动画大师及导演,1941年1月5日生于东京,1963年毕业于学习院大学政治经济学部。1985年成立了以宫崎骏为首的动画制作公司 Studio Ghibli,同年,Studio Ghibli开始制作《天空之城》,自此以后,Studio Ghibli成为一个专为宫崎骏制作动画的工作室。宫崎骏有一颗童心,他将梦想、环保、人生、生存这些令人反思的讯息,融入一部又一部的动画电影里,温暖和感动人们的心,鼓励大家积极面对生活。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 宫崎骏动画主题精品店”Donguri Republic“登陆香港于2013年6月7日至7月31日,LCX带您走进宫崎骏、高畑勋及GHIBLI的动画世界,回顾历年的动画作品,如《天空之城》、《龙猫》、《魔女宅急便》、《岁月的童话》,以及一些近期作品如《千与千寻》、《崖上的波儿》及《借东西的小矮人-亚莉亚蒂》等;是次展览,LCX更为大家带来宫崎骏作品中最令人回味的《龙猫》作为焦点,展出三十多张《龙猫》电影中的经典剧照及龙猫跳着发芽舞令橡树种子发芽的连环片段给大家回味。除此之外,于LCX正门位置更设有另一个“雨中邂逅龙猫”的经典场景供大家拍照留念,令大家勾起剧中一幕又一幕的回忆。

1492 0 0

[天空之城] 动漫试听音乐会将于12月1日在杭州上演

如果你不知道宫崎骏,你一定知道《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如果你没听过久石让,一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听过他的旋律。没错,全世界动漫迷膜拜的大师作品,将于12月1日在杭州剧院跟观众近距离接触,带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震撼。《天空之城》大型动漫试听音乐会,将以室内弦乐重奏的形式来完整演绎两位大师的电影音乐作品。室内乐要求演奏者有较高的演奏水平,能独当一面,又相互配合,共同创造美感。室内乐的高雅、和谐和丰富的表现力是其他音乐形式所不能比拟的。久石让、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龙猫》《魔女宅急便》《千与千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等多部动画电影配乐皆出自他手。一位是日本动画电影的领军人物,另一位则是被誉为“东方威廉姆斯”的日本电影配乐大师,宫崎骏和久石让的作品足以让观众百听不厌。这次演出的内容根据原曲,邀请了优秀作曲家富有针对性地重新做了编配,打造成适合于室内乐及弦乐四重奏等演奏的版本:充满天真童趣的《龙猫》、弥漫着时代的空灵与神秘的《幽灵公主》、音乐色彩斑斓又不失大和民族特色的《千与千寻》、糅合了美国乡村音乐与民谣风格的《魔女宅急便》等,可以说是将散落的宝石精心串联起来了。其中的配乐可以说是不俗但是易懂,旋律给人独特的情感享受,有很大的年龄宽容度,不同的观众都可以从中得到美妙的体验。绝对可以让大家重温经典,进一步加深对大师作品的理解,获得真正美好的享受。这一夜,让我们以青春的名义,一起年轻活出样,相聚在杭州剧院的演出大厅,久石让将带着我们,乘着娜乌西卡的飞行器穿越过风之谷,徜徉在幽灵公主出没的、萤光闪烁的山林中,再搭乘安静的旧式火车滑过寂静水面,奔向奇妙的神隐之乡……蠢蠢欲动的年轻朋友们,还在学校的小伙伴们,快去各大高校的校园电信营业厅抢门票,开始我们的动漫音乐之旅。

如果你不知道宫崎骏,你一定知道《天空之城》《千与千寻》;如果你没听过久石让,一定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听过他的旋律。没错,全世界动漫迷膜拜的大师作品,将于12月1日在杭州剧院跟观众近距离接触,带来视觉和听觉的双重震撼。《天空之城》大型动漫试听音乐会,将以室内弦乐重奏的形式来完整演绎两位大师的电影音乐作品。室内乐要求演奏者有较高的演奏水平,能独当一面,又相互配合,共同创造美感。室内乐的高雅、和谐和丰富的表现力是其他音乐形式所不能比拟的。久石让、宫崎骏的《天空之城》《龙猫》《魔女宅急便》《千与千寻》《悬崖上的金鱼公主》等多部动画电影配乐皆出自他手。一位是日本动画电影的领军人物,另一位则是被誉为“东方威廉姆斯”的日本电影配乐大师,宫崎骏和久石让的作品足以让观众百听不厌。这次演出的内容根据原曲,邀请了优秀作曲家富有针对性地重新做了编配,打造成适合于室内乐及弦乐四重奏等演奏的版本:充满天真童趣的《龙猫》、弥漫着时代的空灵与神秘的《幽灵公主》、音乐色彩斑斓又不失大和民族特色的《千与千寻》、糅合了美国乡村音乐与民谣风格的《魔女宅急便》等,可以说是将散落的宝石精心串联起来了。其中的配乐可以说是不俗但是易懂,旋律给人独特的情感享受,有很大的年龄宽容度,不同的观众都可以从中得到美妙的体验。绝对可以让大家重温经典,进一步加深对大师作品的理解,获得真正美好的享受。这一夜,让我们以青春的名义,一起年轻活出样,相聚在杭州剧院的演出大厅,久石让将带着我们,乘着娜乌西卡的飞行器穿越过风之谷,徜徉在幽灵公主出没的、萤光闪烁的山林中,再搭乘安静的旧式火车滑过寂静水面,奔向奇妙的神隐之乡……蠢蠢欲动的年轻朋友们,还在学校的小伙伴们,快去各大高校的校园电信营业厅抢门票,开始我们的动漫音乐之旅。

1069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