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龙猫是肉食动物的话?宫崎骏弟子回忆过去的面试

2019
06/14
17:59

动漫之家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3236
2
0

动漫之家

国漫号
2019
/
06/14
17:59
3236
2
0

在10日举办的宫崎骏弟子糸曾贤志导演的新作发布会上,糸曾贤志透露了自己过去在接受宫崎骏和铃木敏夫面试时的经历。

57.jpg

糸曾贤志称,在面试时有一名参加面试的人说了“喜欢龙猫”。之后宫崎骏说:“我自己倒是并不觉得龙猫是可爱的生物。那是可怕的食肉生物,没有吃主角仅是因为肚子不饿”。之后宫崎骏对每个参加面试的人,都问了如何看待这个事情。

当时只有自己想到了故事中龙猫的牙齿有食草动物的特征,就回答了“龙猫其实是食草动物吧?”。结果,那次面试只有糸曾贤志一个人合格了。

在问宫崎骏为什么要问这种刁难人的问题的时候,宫崎骏回答说:“搞娱乐的人不能囫囵吞枣,去思考才是重要的”。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吉卜力创作的秘密-制作人铃木敏夫

编者按:吉卜力工作室,一家日本动画工作室。成立于1985年中旬,原附属于德间书店,位于日本东京都近郊的小金井市,目前约有300名员工,由导演宫崎骏以及他的同事高畑勋、铃木敏夫等一起统筹,作曲家久石让也为许多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制作过电影音乐。工作室标识为其代表作品《龙猫》。 主要作品长篇作品1984年:风之谷( 导演:宫崎峻)注:当时吉卜力工作室还未正式成立,此部作品后吉卜力工作室正式成立。1986年:天空之城(导演:宫崎骏)1988年:龙猫(导演:宫崎骏)1988年:萤火虫之墓( 导演:高畑勋)1989年:魔女宅急便( 导演:宫崎骏)1991年:岁月的童话( 导演:高畑勋)1992年:红猪(导演:宫崎骏)1993年:听到涛声( 又名“听海浪涛” 导演:望月智充)1994年:平成狸合战( 又名“百变狸猫” 导演:高畑勋)1995年:侧耳倾听(导演:近藤喜文)1997年:幽灵公主( 导演:宫崎骏)1999年:我的邻居山田君( 导演:高畑勋)2001年:千与千寻(导演:宫崎骏)2002年:猫的报恩(侧耳倾听的续集 导演:森田宏幸)2004年:哈尔的移动城堡( 导演:宫崎骏)2007年:地海传奇( 又名“加徳战记” ゲド戦记 导演:宫崎吾郎)2008年:悬崖上的金鱼姬(悬崖上的ponyo又名“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导演:宫崎骏)2010年: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导演米林宏昌)2011年:来自虞美人之坡( 导演:宫崎吾郎)2013年:起风了(风立ちぬ 导演:宫崎骏)短篇作品1995年 - On Your Mark(宫崎骏执导,乐团恰克与飞鸟同名曲的音乐录像带,与《侧耳倾听》同时公开。)2000年 - Ghiblies(ギブリーズ、日本电视台的特别节目)2001年 - 转转胶卷(フィルムぐるぐる)2001年 - 寻找鲸鱼(くじらとり)2002年 - 可罗的大散步(コロの大さんぽ)2002年 -小梅与龙猫巴士(めいとこねこバス)2002年 - 幻想的飞行器们(空想の空飞ぶ机械达)2002年 - 吉卜力斯 episode2(ギブリーズ episode2,与《猫的报恩》同时公开。)2004年 - 行动机场(ポータブル空港,与动画电影《天女传说》同时上映。)2005年 - space station No.92005年 - 飞天都市计划(空飞ぶ都市计画,与电影《棒球英豪》同时上映)2006年 -水蜘蛛MON MON(水グモもんもん)2006年 -买下星星的日子(星をかった日)2006年 - 寻找栖所(やどさがし)2010年 -酵母君与鸡蛋公主(面种与蛋姬、パン种とタマゴ姫)电视广告日本电视台开台40周年纪念形象广告(1992年)朝日饮料(Asahi)的“旨茶”(2001年)Resona集团的声音之丘物语(ひびきが丘物语,2003年)House食品(ハウス食品)“在家里吃吧。”(おうちで食べよう。)系列(2004年)读卖新闻社的企业形象广告电视游戏2010年吉卜力进军游戏业发布一款《二之国 白色圣灰的女王》的PS3专属游戏。其他作品《佐罗的传说》(快杰ゾロ,1996年) 这是由东宝公司制作的电视卡通电视系列剧,第26集、31集、51集外包给吉卜力制作。电视节目《金曜ロードショー》的开场影像(1997年) 电视节目《特上!天声慎吾》的开场影像(2003年)

编者按:吉卜力工作室,一家日本动画工作室。成立于1985年中旬,原附属于德间书店,位于日本东京都近郊的小金井市,目前约有300名员工,由导演宫崎骏以及他的同事高畑勋、铃木敏夫等一起统筹,作曲家久石让也为许多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制作过电影音乐。工作室标识为其代表作品《龙猫》。 主要作品长篇作品1984年:风之谷( 导演:宫崎峻)注:当时吉卜力工作室还未正式成立,此部作品后吉卜力工作室正式成立。1986年:天空之城(导演:宫崎骏)1988年:龙猫(导演:宫崎骏)1988年:萤火虫之墓( 导演:高畑勋)1989年:魔女宅急便( 导演:宫崎骏)1991年:岁月的童话( 导演:高畑勋)1992年:红猪(导演:宫崎骏)1993年:听到涛声( 又名“听海浪涛” 导演:望月智充)1994年:平成狸合战( 又名“百变狸猫” 导演:高畑勋)1995年:侧耳倾听(导演:近藤喜文)1997年:幽灵公主( 导演:宫崎骏)1999年:我的邻居山田君( 导演:高畑勋)2001年:千与千寻(导演:宫崎骏)2002年:猫的报恩(侧耳倾听的续集 导演:森田宏幸)2004年:哈尔的移动城堡( 导演:宫崎骏)2007年:地海传奇( 又名“加徳战记” ゲド戦记 导演:宫崎吾郎)2008年:悬崖上的金鱼姬(悬崖上的ponyo又名“悬崖上的金鱼公主” 导演:宫崎骏)2010年: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导演米林宏昌)2011年:来自虞美人之坡( 导演:宫崎吾郎)2013年:起风了(风立ちぬ 导演:宫崎骏)短篇作品1995年 - On Your Mark(宫崎骏执导,乐团恰克与飞鸟同名曲的音乐录像带,与《侧耳倾听》同时公开。)2000年 - Ghiblies(ギブリーズ、日本电视台的特别节目)2001年 - 转转胶卷(フィルムぐるぐる)2001年 - 寻找鲸鱼(くじらとり)2002年 - 可罗的大散步(コロの大さんぽ)2002年 -小梅与龙猫巴士(めいとこねこバス)2002年 - 幻想的飞行器们(空想の空飞ぶ机械达)2002年 - 吉卜力斯 episode2(ギブリーズ episode2,与《猫的报恩》同时公开。)2004年 - 行动机场(ポータブル空港,与动画电影《天女传说》同时上映。)2005年 - space station No.92005年 - 飞天都市计划(空飞ぶ都市计画,与电影《棒球英豪》同时上映)2006年 -水蜘蛛MON MON(水グモもんもん)2006年 -买下星星的日子(星をかった日)2006年 - 寻找栖所(やどさがし)2010年 -酵母君与鸡蛋公主(面种与蛋姬、パン种とタマゴ姫)电视广告日本电视台开台40周年纪念形象广告(1992年)朝日饮料(Asahi)的“旨茶”(2001年)Resona集团的声音之丘物语(ひびきが丘物语,2003年)House食品(ハウス食品)“在家里吃吧。”(おうちで食べよう。)系列(2004年)读卖新闻社的企业形象广告电视游戏2010年吉卜力进军游戏业发布一款《二之国 白色圣灰的女王》的PS3专属游戏。其他作品《佐罗的传说》(快杰ゾロ,1996年) 这是由东宝公司制作的电视卡通电视系列剧,第26集、31集、51集外包给吉卜力制作。电视节目《金曜ロードショー》的开场影像(1997年) 电视节目《特上!天声慎吾》的开场影像(2003年)

1824 0 0

梦幻与现实之间 盘点宫崎骏十大经典动画电影

奥斯卡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当地时间8月28日宣布,将授予日本动画电影导演宫崎骏奥斯卡荣誉奖(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对电影做出的卓越贡献。据日本媒体报道,宫崎骏将成为继已故黑泽明导演1990年获奖以来荣获该奖的第二名日本人。颁奖仪式将于11月8日在洛杉矶好莱坞举行。宫崎骏在得知将获奖后表示:“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给退休的人颁发一个非得去美国领取的奖。但这也是一种荣誉。”该学院介绍称,宫崎骏创作的《千与千寻》200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哈尔的移动城堡》、《起风了》两部作品也曾获得提名。学院同时称赞了他多年来的功绩,称其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凭借《幽灵公主》一作闻名世界前,《天空之城》、《龙猫》等作品就已在日本受到热捧。2013年9月,72岁高龄的宫崎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休时还不忘拿自己打趣:说是正式的退休宣言,我是觉得可以不用讲得这么正式啦。其实从以前到现在我是个说要退休,说了好几次引起骚动的人。这次这样说,可能被人认为,又来了,不是真的要退休。但是这一次我是认真的。美国《时代》杂志这样评价宫崎骏,“在一个高科技时代,这位动画电影导演用老方法创造出不可思议的作品”。这里没有3D,没有特技,只有手绘的2D动画,只有相貌普通且能力一般的少女。但是在他用最简单的笔触勾勒出的这个名叫“宫崎骏”的世界里,孩子们懂得了节约粮食、拥有了环保意识,看到了那些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在用善良和纯真抵挡这个世界。人类文明的毁灭、再生以及与自然的共存等20世纪人类社会背负的各种沉重课题,都交织在宫崎骏的创作里。(深圳特区报)

奥斯卡奖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当地时间8月28日宣布,将授予日本动画电影导演宫崎骏奥斯卡荣誉奖(终身成就奖),以表彰他对电影做出的卓越贡献。据日本媒体报道,宫崎骏将成为继已故黑泽明导演1990年获奖以来荣获该奖的第二名日本人。颁奖仪式将于11月8日在洛杉矶好莱坞举行。宫崎骏在得知将获奖后表示:“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给退休的人颁发一个非得去美国领取的奖。但这也是一种荣誉。”该学院介绍称,宫崎骏创作的《千与千寻》2003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哈尔的移动城堡》、《起风了》两部作品也曾获得提名。学院同时称赞了他多年来的功绩,称其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凭借《幽灵公主》一作闻名世界前,《天空之城》、《龙猫》等作品就已在日本受到热捧。2013年9月,72岁高龄的宫崎骏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退休时还不忘拿自己打趣:说是正式的退休宣言,我是觉得可以不用讲得这么正式啦。其实从以前到现在我是个说要退休,说了好几次引起骚动的人。这次这样说,可能被人认为,又来了,不是真的要退休。但是这一次我是认真的。美国《时代》杂志这样评价宫崎骏,“在一个高科技时代,这位动画电影导演用老方法创造出不可思议的作品”。这里没有3D,没有特技,只有手绘的2D动画,只有相貌普通且能力一般的少女。但是在他用最简单的笔触勾勒出的这个名叫“宫崎骏”的世界里,孩子们懂得了节约粮食、拥有了环保意识,看到了那些和自己一样大的孩子在用善良和纯真抵挡这个世界。人类文明的毁灭、再生以及与自然的共存等20世纪人类社会背负的各种沉重课题,都交织在宫崎骏的创作里。(深圳特区报)

深圳特区报 3008天前
1554 0 0

动画大师宫崎骏飞行的梦想战争的无奈

手绘:决心隐退的深层根源宫崎骏1941年1月5日生于东京,时值二战烽火弥漫之际。宫崎骏的家族经营着一家军工性质的飞机工厂,因此在战时生活还算优渥。年幼的宫崎骏最大的爱好是画静物,而他最常接触的物件无疑正是飞机。为了在战争期间避难,宫崎一家迁往鹿沼市,这段乡村经历又让宫崎骏爱上了淳朴浪漫的田园风光。因此,后来成为漫画家的宫崎骏,笔下最常见的图景就是飞行器和优美的自然景观。高中时的宫崎骏迷上了日本第一部彩色动画电影《白蛇传》,在1963年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加入东映动画公司,这是日本当时唯一制作动画的企业。在东映期间,宫崎骏扎实地磨炼着自己的多方面动画技巧,参与了《狼少年肯》(东映首部动画电视剧)、《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穿长靴的猫》等一系列动画片的制作,并且结识了后来成为他一生的导师与事业伙伴的动画家高畑勋。离开东映之后,宫崎骏与高畑勋等当年东映的同仁一起参与了《鲁邦三世》电视剧的制作,正是从这个深受欢迎的电视系列剧中,宫崎骏萌生了自己电影处女作《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城》的灵感。到了1983年,宫崎骏终于得到德间书店的支持,与高畑勋一起创办了由自己主导、现已名满天下的吉卜力工作室。创建吉卜力后,宫崎骏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使他声名大振的《风之谷》。在制作该片时,宫崎骏一人担任导演、脚本、分镜表的全部工作。由于过去曾从东映最底层一直干到如今的最高层,宫崎骏拥有主导从故事到作画的绝大部分动画工作的能力。在此后的30年间,他都始终亲力亲为,把控自己作品的每一个环节。而他一直坚持的人工手绘风格,在1990年代以来至今的电脑数字制作技术风潮中尤其显得独树一帜。美国动画的高仿真追求在数码技术的助推下蓬勃发展,全世界的动画界都逐渐跟风响应,就连一向追求造型设计的日本动画,也愈发依赖数码技术进行创作。但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工作室却始终坚持用人工手绘制作二维动画,他认为只有简练的笔画、纯粹的色彩才能描绘人与自然的本真之美。宫崎骏的手绘以水彩画为基础,辅之以水墨画、版画和油画等不同绘画种类的风格和特色,共同构建出一个舒畅、雅致、灵动的绮丽世界。在那里,有郁郁葱葱的森林茂木(《幽灵公主》)、有高浮云霄的天空之城、有象征哈尔心灵的秘密花园,就连意味着神秘与危险的“腐海”(《风之谷》)和“鬼屋”(《千与千寻》),都尽显纯美和质朴。蓝天碧海、绿草鲜花是宫崎骏电影中最常出现的背景,他对大自然的热爱与钟情,通过这种极具东方传统审美情趣的手法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正是由于宫崎骏对自己的每部作品都如此不厌其烦地用手工绘制,相较于泛滥当下的电脑数码技术制作的动画,无疑需要耗费多得多的时间才能完成。已至古稀之年的他,自觉年事已高,未来可能没有多少足够时间完成一部完整的作品,方才下定退休的决心。人与自然的永恒矛盾用清新淳朴的手绘画风表达自己对自然之热爱的背后,是宫崎骏对人与自然矛盾的深刻思考。从《风之谷》开始,这一思想就在宫崎骏的作品里生根发芽。《风之谷》中象征大自然的“腐海”与人类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带有剧毒的虫族和植物不断侵蚀着人类的生存家园。到了《幽灵公主》时,这一矛盾变得愈发尖锐。以麒麟兽为首的森林诸神被人类穷追猛打,大自然濒临毁灭的边缘,由白狼神抚养长大的人类女孩阿珊化身幽灵公主,成为了保卫森林与神明的领袖,不惜向人类发动战争。在宫崎骏的眼中,人类文明的进化史,就是大自然的破坏史。《风之谷》中的树木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形成一片繁茂的森林,而现代文明之火一夜之间就可以将之毁灭殆尽。《幽灵公主》中贪婪的人类更加藐视神明,使麒麟兽身首异处,最终引致神愤的灭顶之灾,山川河流顷刻间化为乌有。对大自然的热爱与悲悯,让宫崎骏对人类社会总是批判尤多。在他的动画世界里,人类总是被赋予无知、僭越、贪婪、自私的特质,以文明、进步的名义,行掠夺、戕害之实。无论是《风之谷》还是《幽灵公主》,人与自然的矛盾最终都转变为人与人的冲突——战争。在利益与野心的驱使下,人类不仅将破坏的双手伸向无辜的自然,更伸向自己的同胞。类似的例子在宫崎骏的电影中比比皆是——《天空之城》中的慕斯卡妄图操控飞行石的巨大能量,得到财富和权力;《风之谷》中的女皇库夏娜为了开疆拓土,不惜发动千年怪物“巨神兵”;《幽灵公主》中的幻姬野心勃勃充满征服欲,固执地猎杀麒麟兽。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军队、政府则以更为猥琐、暴戾的形象出现,昭示着被权力腐蚀的邪恶人性。在《千与千寻》中,人类则被描绘成愚昧、懒惰、孤独的群像,被喻以肥猪、无面人等形象出现,迷失在那个隐秘的国度。能够与人类以上种种恶习与劣迹对抗的,唯有纯真。因此,宫崎骏的电影,绝大多数主角都是清纯的少女,被许多影迷戏称为“萝莉控”。在他看来,女性活得比男性更具理想、更有朝气,而男性却背负了太多的包袱。他笔下的少女不仅闪烁着鲜活的人性光彩,而且未被世俗的价值观侵扰,心灵好像刚刚开放的百合花,一尘不染。纳乌西卡(《风之谷》)和幽灵公主几乎是混浊世间唯一清醒与理智的化身,宛如救世主;原本平凡无奇的希达(《天空之城》)、千寻、苏菲(《哈尔的移动城堡》)等人,也凭借自己的善良与勇气收获了成长与爱情;而小月(《龙猫》)和波妞(《悬崖上的金鱼姬》)则更是直观鲜明地展现着童趣与纯真。在宫崎骏的眼中,这些活泼善良、勇敢聪慧的少女才是人类的希望所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钥匙正握在她们手中。在她们的努力下,人类文明方能重新焕发光彩和生机。《风之谷》的结尾,纳乌西卡认识到森林乃为了人类污染的净化而生,人类文明在历经战火浩劫后终归要在森林的庇护下才得以重生。希达则成功守护了天空之城的一方净土,让它漂流远去。《幽灵公主》的最后,万物之灵也终于让枯萎的世界重新焕发生机。飞行的梦想,战争的无奈儿时的宫崎骏饱受战争困扰,每每回忆起当年遭受空袭的情形,都视如噩梦。“1945年 7月,我四岁半,我居住的宇都宫市遭到空袭……我被空袭警报声从梦中惊醒。天空已经被火光染成一片红色,确切地说是晚霞般的粉红色。我的房间也被火光映得一片粉红。我们冲出卧室,谁知院子里已经是一片火海。”关于战争的苦痛记忆让宫崎骏成为一个坚定的反战主义者,就在今年7月,宫崎骏明确表示了自己反对安倍晋三政府修改宪法。在他看来,日本宪法明文规定的“日本永远放弃以国家权力发起战争、永远放弃通过以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有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就连目前的国民自卫队是否应该保留都尚且存疑,更不用提试图修改宪法重新拥有“正常的军事力量”了。在宫崎骏的电影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战争:从《风之谷》到《天空之城》、从《红猪》到《幽灵公主》、从《哈尔的移动城堡》到最新的《起风了》,战争以冷兵器、火器甚至兼带魔法和充满未来感的高科技武器等各种形态展现在观众面前。无论形态如何,这些战争一成不变的是其虚妄邪恶的本性,总是被无尽的贪欲和无知的狂妄所驱动,带来生灵涂炭的悲惨结局。从中足见宫崎骏对一切战争都持批判态度。在描绘那些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时,宫崎骏用非凡的想象力为这些战争设计了形状性能各异的武器,从原始的石火箭屠神到七天即可毁灭世界的“巨神兵”。宫崎骏通过武器的发展与演变,呈现出人类对武器和战争狂热所导致的灾难性毁灭。被欲望和野心吞噬的人们迷失于武力当中(与20世纪上半叶的日本军国主义如出一辙),终将如库夏娜和幻姬一般引火烧身、自掘坟墓。《天空之城》中机器人在腾起时产生的蘑菇云和《风之谷》中的“巨神兵”,都是核武器的喻示。作为唯一遭受过核武器毁灭性打击的国家,日本对于核武器一直抱持高度的警惕,作为经历过二战的日本人之一,宫崎骏也将这份警惕灌注进他的电影当中。然而,在痛斥战争的同时,宫崎骏却又发自肺腑地迷恋兵器,尤其是飞机。儿时的他在父亲的军工厂中耳濡目染,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飞机,收集了大量的兵器书籍和飞机模型。因此,在他的电影中,总是会有各式各样新奇另类的飞行器——《风之谷》中的居民可以御风飞行,《天空之城》里则有如城市般巨大的飞艇和一种类似蜻蜓状的飞机,《龙猫》中的飞行陀螺,《魔女宅急便》中的魔力扫把,《红猪》中的主人公波鲁克则驾驶着战斗机翱翔蓝天……到了《哈尔的移动城堡》里,哈尔本人甚至直接长出了一双翅膀。而最新作品《起风了》讲述的正是日本零式战斗机设计者堀越二郎的故事。令宫崎骏感到矛盾的是,这些承载着人类梦想与科技的飞行器,往往成为战争的工具和推手。新片《起风了》中,有一幕是堀越二郎于日本战败后站在堆积如山的零式战机残骸前的孑然背影,考虑到自己亲手设计的产物曾送无数神风敢死队员如飞蛾扑火般枉送性命,堀越二郎的内心想必已是支离破碎。飞机原是美好的事物,但当它被派上战场,便蜕变为可憎的东西。对此,宫崎骏有着清醒的认知,却又无可奈何。民族的,更是世界的对自然与人的诚挚热爱和坚定的反战态度,让宫崎骏的思想具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普世意义,这也是他的作品不但风靡日本,而且也畅销全球的缘故。1990年代以来,他的动画几乎已经成为好莱坞动画电影在全球市场上唯一的对手,无论是东方的中国还是西方的欧美,都拥有数量巨大的拥趸。然而,宫崎骏的电影并不全然贩卖普世价值与信仰,而是不动声色地将大量的日本传统与风俗融于其中。宫崎骏和吉卜力工作室的诸多作品,极佳地诠释了日本传统文学中的物哀之美。所谓“物哀”,就是将现实中最让人感动的事物记录下来,对物的感动而产生的喜怒哀乐各种心情,“物”与“心”两者调合为一。在《龙猫》中,这种物哀之美展露无遗:姐妹俩天真可爱,龙猫亲切友善、憨态可掬,潺潺的溪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碧绿的稻田在蓝天下一望无际地延伸,全然一派醉人的田园风光。但在恬淡温情中,影片又透露出一丝忧愁和感伤,因为姐妹俩的妈妈长期卧病在床,在欢乐之时总有一层阴霾笼罩。在这方面,吉卜力的另一个创始人高畑勋更为擅长,由他执导的《萤火虫之墓》《岁月的童话》《平成狸合战》等片无不充盈着一股浓郁的怀旧情愫。尤其是《萤火虫之墓》,将“哀”的情调发展到了极致。除了物哀的情绪基调,日本传统文化中的鬼神传说(《龙猫》《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等片中都出现了一定的神怪元素)、沐浴文化等等民俗,也都在宫崎骏的电影中常有体现。正如日本电影的泰斗黑泽明曾经做到过的那样,宫崎骏也将自己民族的神韵,让全世界得以共赏。随着宫崎骏此次正式宣布退休,吉卜力工作室的接班人问题接踵而至。长时间以来,宫崎骏制作自己的作品都坚持亲力亲为,使得吉卜力工作室的下一代接班人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高畑勋年岁比宫崎骏更长,而年轻一代导演却多少显得青黄不接。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郎原本有志于继承父业,但却很长一段时间与宫崎骏感情疏离,且目前执导过的两部长片《地海战记》和《虞美人盛开的山坡》都不尽如人意。在吉卜力工作室的其他年轻一代导演中,独立导演过《侧耳倾听》的近藤喜文原本是较为理想的接班人,却由于过度操劳在1998年早夭。如今的吉卜力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动画王国,除了拥有300余人的精良动画制作团队,更有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展示吉卜力描绘出的动画世界)、皋月和梅的家(真实再现《龙猫》中姐妹俩的家)、吉卜力服饰店等配套产业,吸引着全世界的关注目光。在宫崎骏退隐之后,吉卜力如何保持昔日的辉煌,将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

手绘:决心隐退的深层根源宫崎骏1941年1月5日生于东京,时值二战烽火弥漫之际。宫崎骏的家族经营着一家军工性质的飞机工厂,因此在战时生活还算优渥。年幼的宫崎骏最大的爱好是画静物,而他最常接触的物件无疑正是飞机。为了在战争期间避难,宫崎一家迁往鹿沼市,这段乡村经历又让宫崎骏爱上了淳朴浪漫的田园风光。因此,后来成为漫画家的宫崎骏,笔下最常见的图景就是飞行器和优美的自然景观。高中时的宫崎骏迷上了日本第一部彩色动画电影《白蛇传》,在1963年大学毕业后毅然选择加入东映动画公司,这是日本当时唯一制作动画的企业。在东映期间,宫崎骏扎实地磨炼着自己的多方面动画技巧,参与了《狼少年肯》(东映首部动画电视剧)、《太阳王子霍尔斯的大冒险》、《穿长靴的猫》等一系列动画片的制作,并且结识了后来成为他一生的导师与事业伙伴的动画家高畑勋。离开东映之后,宫崎骏与高畑勋等当年东映的同仁一起参与了《鲁邦三世》电视剧的制作,正是从这个深受欢迎的电视系列剧中,宫崎骏萌生了自己电影处女作《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城》的灵感。到了1983年,宫崎骏终于得到德间书店的支持,与高畑勋一起创办了由自己主导、现已名满天下的吉卜力工作室。创建吉卜力后,宫崎骏的第一部作品就是使他声名大振的《风之谷》。在制作该片时,宫崎骏一人担任导演、脚本、分镜表的全部工作。由于过去曾从东映最底层一直干到如今的最高层,宫崎骏拥有主导从故事到作画的绝大部分动画工作的能力。在此后的30年间,他都始终亲力亲为,把控自己作品的每一个环节。而他一直坚持的人工手绘风格,在1990年代以来至今的电脑数字制作技术风潮中尤其显得独树一帜。美国动画的高仿真追求在数码技术的助推下蓬勃发展,全世界的动画界都逐渐跟风响应,就连一向追求造型设计的日本动画,也愈发依赖数码技术进行创作。但宫崎骏和他的吉卜力工作室却始终坚持用人工手绘制作二维动画,他认为只有简练的笔画、纯粹的色彩才能描绘人与自然的本真之美。宫崎骏的手绘以水彩画为基础,辅之以水墨画、版画和油画等不同绘画种类的风格和特色,共同构建出一个舒畅、雅致、灵动的绮丽世界。在那里,有郁郁葱葱的森林茂木(《幽灵公主》)、有高浮云霄的天空之城、有象征哈尔心灵的秘密花园,就连意味着神秘与危险的“腐海”(《风之谷》)和“鬼屋”(《千与千寻》),都尽显纯美和质朴。蓝天碧海、绿草鲜花是宫崎骏电影中最常出现的背景,他对大自然的热爱与钟情,通过这种极具东方传统审美情趣的手法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正是由于宫崎骏对自己的每部作品都如此不厌其烦地用手工绘制,相较于泛滥当下的电脑数码技术制作的动画,无疑需要耗费多得多的时间才能完成。已至古稀之年的他,自觉年事已高,未来可能没有多少足够时间完成一部完整的作品,方才下定退休的决心。人与自然的永恒矛盾用清新淳朴的手绘画风表达自己对自然之热爱的背后,是宫崎骏对人与自然矛盾的深刻思考。从《风之谷》开始,这一思想就在宫崎骏的作品里生根发芽。《风之谷》中象征大自然的“腐海”与人类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带有剧毒的虫族和植物不断侵蚀着人类的生存家园。到了《幽灵公主》时,这一矛盾变得愈发尖锐。以麒麟兽为首的森林诸神被人类穷追猛打,大自然濒临毁灭的边缘,由白狼神抚养长大的人类女孩阿珊化身幽灵公主,成为了保卫森林与神明的领袖,不惜向人类发动战争。在宫崎骏的眼中,人类文明的进化史,就是大自然的破坏史。《风之谷》中的树木需要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才能形成一片繁茂的森林,而现代文明之火一夜之间就可以将之毁灭殆尽。《幽灵公主》中贪婪的人类更加藐视神明,使麒麟兽身首异处,最终引致神愤的灭顶之灾,山川河流顷刻间化为乌有。对大自然的热爱与悲悯,让宫崎骏对人类社会总是批判尤多。在他的动画世界里,人类总是被赋予无知、僭越、贪婪、自私的特质,以文明、进步的名义,行掠夺、戕害之实。无论是《风之谷》还是《幽灵公主》,人与自然的矛盾最终都转变为人与人的冲突——战争。在利益与野心的驱使下,人类不仅将破坏的双手伸向无辜的自然,更伸向自己的同胞。类似的例子在宫崎骏的电影中比比皆是——《天空之城》中的慕斯卡妄图操控飞行石的巨大能量,得到财富和权力;《风之谷》中的女皇库夏娜为了开疆拓土,不惜发动千年怪物“巨神兵”;《幽灵公主》中的幻姬野心勃勃充满征服欲,固执地猎杀麒麟兽。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军队、政府则以更为猥琐、暴戾的形象出现,昭示着被权力腐蚀的邪恶人性。在《千与千寻》中,人类则被描绘成愚昧、懒惰、孤独的群像,被喻以肥猪、无面人等形象出现,迷失在那个隐秘的国度。能够与人类以上种种恶习与劣迹对抗的,唯有纯真。因此,宫崎骏的电影,绝大多数主角都是清纯的少女,被许多影迷戏称为“萝莉控”。在他看来,女性活得比男性更具理想、更有朝气,而男性却背负了太多的包袱。他笔下的少女不仅闪烁着鲜活的人性光彩,而且未被世俗的价值观侵扰,心灵好像刚刚开放的百合花,一尘不染。纳乌西卡(《风之谷》)和幽灵公主几乎是混浊世间唯一清醒与理智的化身,宛如救世主;原本平凡无奇的希达(《天空之城》)、千寻、苏菲(《哈尔的移动城堡》)等人,也凭借自己的善良与勇气收获了成长与爱情;而小月(《龙猫》)和波妞(《悬崖上的金鱼姬》)则更是直观鲜明地展现着童趣与纯真。在宫崎骏的眼中,这些活泼善良、勇敢聪慧的少女才是人类的希望所在,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钥匙正握在她们手中。在她们的努力下,人类文明方能重新焕发光彩和生机。《风之谷》的结尾,纳乌西卡认识到森林乃为了人类污染的净化而生,人类文明在历经战火浩劫后终归要在森林的庇护下才得以重生。希达则成功守护了天空之城的一方净土,让它漂流远去。《幽灵公主》的最后,万物之灵也终于让枯萎的世界重新焕发生机。飞行的梦想,战争的无奈儿时的宫崎骏饱受战争困扰,每每回忆起当年遭受空袭的情形,都视如噩梦。“1945年 7月,我四岁半,我居住的宇都宫市遭到空袭……我被空袭警报声从梦中惊醒。天空已经被火光染成一片红色,确切地说是晚霞般的粉红色。我的房间也被火光映得一片粉红。我们冲出卧室,谁知院子里已经是一片火海。”关于战争的苦痛记忆让宫崎骏成为一个坚定的反战主义者,就在今年7月,宫崎骏明确表示了自己反对安倍晋三政府修改宪法。在他看来,日本宪法明文规定的“日本永远放弃以国家权力发起战争、永远放弃通过以武力威胁或行使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前项目的,不保有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是必须坚持的原则,就连目前的国民自卫队是否应该保留都尚且存疑,更不用提试图修改宪法重新拥有“正常的军事力量”了。在宫崎骏的电影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战争:从《风之谷》到《天空之城》、从《红猪》到《幽灵公主》、从《哈尔的移动城堡》到最新的《起风了》,战争以冷兵器、火器甚至兼带魔法和充满未来感的高科技武器等各种形态展现在观众面前。无论形态如何,这些战争一成不变的是其虚妄邪恶的本性,总是被无尽的贪欲和无知的狂妄所驱动,带来生灵涂炭的悲惨结局。从中足见宫崎骏对一切战争都持批判态度。在描绘那些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时,宫崎骏用非凡的想象力为这些战争设计了形状性能各异的武器,从原始的石火箭屠神到七天即可毁灭世界的“巨神兵”。宫崎骏通过武器的发展与演变,呈现出人类对武器和战争狂热所导致的灾难性毁灭。被欲望和野心吞噬的人们迷失于武力当中(与20世纪上半叶的日本军国主义如出一辙),终将如库夏娜和幻姬一般引火烧身、自掘坟墓。《天空之城》中机器人在腾起时产生的蘑菇云和《风之谷》中的“巨神兵”,都是核武器的喻示。作为唯一遭受过核武器毁灭性打击的国家,日本对于核武器一直抱持高度的警惕,作为经历过二战的日本人之一,宫崎骏也将这份警惕灌注进他的电影当中。然而,在痛斥战争的同时,宫崎骏却又发自肺腑地迷恋兵器,尤其是飞机。儿时的他在父亲的军工厂中耳濡目染,无可救药地爱上了飞机,收集了大量的兵器书籍和飞机模型。因此,在他的电影中,总是会有各式各样新奇另类的飞行器——《风之谷》中的居民可以御风飞行,《天空之城》里则有如城市般巨大的飞艇和一种类似蜻蜓状的飞机,《龙猫》中的飞行陀螺,《魔女宅急便》中的魔力扫把,《红猪》中的主人公波鲁克则驾驶着战斗机翱翔蓝天……到了《哈尔的移动城堡》里,哈尔本人甚至直接长出了一双翅膀。而最新作品《起风了》讲述的正是日本零式战斗机设计者堀越二郎的故事。令宫崎骏感到矛盾的是,这些承载着人类梦想与科技的飞行器,往往成为战争的工具和推手。新片《起风了》中,有一幕是堀越二郎于日本战败后站在堆积如山的零式战机残骸前的孑然背影,考虑到自己亲手设计的产物曾送无数神风敢死队员如飞蛾扑火般枉送性命,堀越二郎的内心想必已是支离破碎。飞机原是美好的事物,但当它被派上战场,便蜕变为可憎的东西。对此,宫崎骏有着清醒的认知,却又无可奈何。民族的,更是世界的对自然与人的诚挚热爱和坚定的反战态度,让宫崎骏的思想具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普世意义,这也是他的作品不但风靡日本,而且也畅销全球的缘故。1990年代以来,他的动画几乎已经成为好莱坞动画电影在全球市场上唯一的对手,无论是东方的中国还是西方的欧美,都拥有数量巨大的拥趸。然而,宫崎骏的电影并不全然贩卖普世价值与信仰,而是不动声色地将大量的日本传统与风俗融于其中。宫崎骏和吉卜力工作室的诸多作品,极佳地诠释了日本传统文学中的物哀之美。所谓“物哀”,就是将现实中最让人感动的事物记录下来,对物的感动而产生的喜怒哀乐各种心情,“物”与“心”两者调合为一。在《龙猫》中,这种物哀之美展露无遗:姐妹俩天真可爱,龙猫亲切友善、憨态可掬,潺潺的溪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碧绿的稻田在蓝天下一望无际地延伸,全然一派醉人的田园风光。但在恬淡温情中,影片又透露出一丝忧愁和感伤,因为姐妹俩的妈妈长期卧病在床,在欢乐之时总有一层阴霾笼罩。在这方面,吉卜力的另一个创始人高畑勋更为擅长,由他执导的《萤火虫之墓》《岁月的童话》《平成狸合战》等片无不充盈着一股浓郁的怀旧情愫。尤其是《萤火虫之墓》,将“哀”的情调发展到了极致。除了物哀的情绪基调,日本传统文化中的鬼神传说(《龙猫》《幽灵公主》《千与千寻》等片中都出现了一定的神怪元素)、沐浴文化等等民俗,也都在宫崎骏的电影中常有体现。正如日本电影的泰斗黑泽明曾经做到过的那样,宫崎骏也将自己民族的神韵,让全世界得以共赏。随着宫崎骏此次正式宣布退休,吉卜力工作室的接班人问题接踵而至。长时间以来,宫崎骏制作自己的作品都坚持亲力亲为,使得吉卜力工作室的下一代接班人成为一个老大难问题。高畑勋年岁比宫崎骏更长,而年轻一代导演却多少显得青黄不接。宫崎骏的长子宫崎吾郎原本有志于继承父业,但却很长一段时间与宫崎骏感情疏离,且目前执导过的两部长片《地海战记》和《虞美人盛开的山坡》都不尽如人意。在吉卜力工作室的其他年轻一代导演中,独立导演过《侧耳倾听》的近藤喜文原本是较为理想的接班人,却由于过度操劳在1998年早夭。如今的吉卜力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动画王国,除了拥有300余人的精良动画制作团队,更有三鹰之森吉卜力美术馆(展示吉卜力描绘出的动画世界)、皋月和梅的家(真实再现《龙猫》中姐妹俩的家)、吉卜力服饰店等配套产业,吸引着全世界的关注目光。在宫崎骏退隐之后,吉卜力如何保持昔日的辉煌,将是人们最关心的话题。

1731 0 0

国产动漫如何做出一片感动的云彩?

金城象 《猫和老鼠》中的主角 《千与千寻》剧照最近,日本最新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风靡大陆各大院线,与此同时,刚刚推出的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却被人质疑“抄袭”美国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关于动漫影视剧的“原创力”话题再度引起热议。到底如何评价本土动漫的创作水准?瓶颈何在?一场包括宫崎骏等“大腕”手稿在内的正在广东美术馆开办的《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也许能为此话题带来启示。7月3日,一部叫《汽车人总动员》的国产动画电影悄然上映,上映后票房并不理想,但却因为它的一张海报掀起轩然大波——由于《汽车人总动员》电影海报与皮克斯著名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由皮克斯制作,迪士尼发行,又名《汽车总动员》)海报如出一辙,动画主人公相似度甚高,该片被诸多影迷质疑抄袭,争论甚至引发国外媒体关注。7月24日将在广东省美术馆开办《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会以众多动漫大师的手稿,为今天的动漫界带来启发。据悉,展览中95%以上的纸质展品都是手稿,带着大师们亲手绘制时的笔触、结构和灵气,包括万籁鸣的18幅《猴子捞月》系列连环画手稿、贺友直的28幅《小二黑结婚》连环画手稿、廖冰兄的12幅《十二生肖》漫画手稿、水墨动画《山水情》的31幅绘画手稿、动画片《葫芦兄弟》的美术原稿等,而国外知名的动漫作品如《丁丁·蓝莲花》、《蓝精灵》、《安徒生童话·拇指姑娘》、《天空之城》等也都有手稿参展。展览策展人、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金城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把科学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中羊城晚报:“中外动漫艺术展”的由来是怎样的?金城:在这十年间,我们的动漫发展走了一些弯路,所谓“产量大国”,过度地强调了动漫的产业功能,忽视了它的艺术功能。我认为,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之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去规划,而应该作为一个有责任、有艺术激情的创意来支持、扶持。我跟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一起策划《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把中国动漫和外国动漫中的优秀作品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展示,让一般公众、动漫爱好者、专业人士自由地感受、欣赏。展出的作品包括全世界动漫人心中的殿堂级人物宫崎骏的手稿原作。通过手稿你可以发现,宫崎骏那么大腕级别的艺术家,对于一个重复的动画镜头,都坚持手绘十幅甚至几十幅重复的手稿。人物从远到近,动作表情上微小的变化,老爷子都是亲力亲为地进行这些可以说是机械般的工作。我们中国的创意人才,有这么一种脚踏实地的工作方式,有这么一种对于艺术执着追求的初心吗?羊城晚报:所以说举办“中外动漫艺术展”就是希望为中国动漫提供一些借鉴?金城:是的。如果说今天我们的动漫行业基本都是做快餐,那么人家宫崎骏、好莱坞都是在做营养餐。《超能陆战队》、《冰雪奇缘》每一部新片,都让观众投入一种心灵旅程。即将上映的《功夫熊猫三》会让大家铆足了劲去看。这是动画片的魅力,真正能让我们进入到一种日常生活不可及、真人表演达不到的剧情故事当中。因此,今天的人们对于好的作品,是有着足够的期待、热情,也有着足够的金钱去支持的。动漫市场是存在的,一头热地去抓市场没有意义,我们需要更多地搞好创作。在这次展出当中,还可以看到欧洲最有名气的作品——《丁丁历险记》手稿。《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专门请当时还没出名的艺术家张聪明,一起来完成有关中国的场景、道具的刻画。可以说,西方的艺术家在很大程度上,把科学的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之中,而我们的创作人最多只是娱乐的态度。好的动漫作品无一不是艺术创作者浇灌心血打磨出来的,而国内不负责任地抄袭、山寨的现象之多之恶劣,已经到了不仅仅是市场对它说“不”的程度,更到了急需让我们重视怎样引导动漫制作,如何规划动漫产业的地步。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国产动画《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抄袭皮克斯动画《汽车总动员》,两部动画电影不仅片名类似,连海报、汽车人主角造型等都如出一辙。您怎么看这个现象?金城:在漫画中,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的模式较多,基本上不存在抄袭剽窃的问题。而在动画中,商人主导、以逐利为目的情况就很明显。在他们看来,做动画就像山寨厂商模仿生产外国奢侈品品牌一样。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中国动画公司的机制和国外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大多以由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即便是商业最成功的迪士尼,都是一群怀揣梦想、有自己艺术理念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看到,皮克斯、梦工厂,日本的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都是这样。他们耗费大量心血、时间,打磨出一部首先能感动自己的作品,然后才能一上市就获得成功。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的运营机制上有问题,体现为大多数以盈利为导向,把动漫当成一门生意来做,没有感动自己,也没有让自己产生激情。我入行多年,感觉真的要赚钱,没有梦想、激情,没有艺术素养的人,还是去选择其他更好赚钱的领域。实际上,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成功”抄袭的例子多吗?金城:不会成功的,也不可能成功的。动画说到底,最终还是需要通过艺术的表现力感染人,不是说组装几个零件就可以成为一个产品这么简单。它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艺术家投注在一部作品中的思想、才华,并要有独特的表现形式。而这些恰恰是无法山寨模仿的。通过组装零件的方式去制作动画,得出来的最多就是一个躯壳。而动画的成功靠的恰恰不是零件,而是灵魂。我们现在强调产业概念,令不少人对这个市场有了很大的期待,甚至掏出很多的“零花钱”支撑这个所谓的产业。结果发现没有拿出什么好东西让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久而久之,这反而在透支消费者的热情,也对不住消费者。动漫其实和其他绝大部分的行业一样,其中的70%-80%是不赚钱的,真正赚钱的好的动画片、非常畅销的漫画,也就那么一些作品,都是属于金字塔的顶端。把动漫当作摇钱树,实际上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羊城晚报:国产动漫也有一些卖座的作品,比如《喜羊羊与灰太狼》,但人们对这类动画片的评价也不一样。金城:这是因为我们成功的作品太少了,只有那么几部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那样相对成功作品,人们因此对它们寄予了太多的厚望,这是它们所不能承受的。这种片子在中国这么卖座,拿到国外去,虽然也可能是一部好的喜剧类型片,但它只是青少年的娱乐动画。就像日本的《蜡笔小新》也很不错,但要把它和宫崎骏的片子比,无论是表现力、思想性,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优秀作品太少了,才导致《喜羊羊与灰太狼》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动漫没有艺术就无法立足羊城晚报:在今天越来越发达的电脑技术面前,像宫崎骏那样坚持手工作坊式的创作,甚至坚持作品全部以手绘完成,已经非常稀少了。金城:情况不是这样的。对于手绘的看法,国内和国外的确有点两重天。我参观过不少国外的动画公司工作室,无一不提倡手绘,哪里都是手绘作品,感觉铺天盖地的。国外很重视手绘,大艺术家没有不手绘的,年轻人的目标是成为大艺术家,自然也没有不重视手绘的。进入动漫这个领域,首先应是有艺术才华、艺术理想的人,只掌握一些设计技巧、后期技术是不会被招进来的。当年中国上海美影厂也都是一些艺术家聚集在一起,这是艺术氛围的问题。在中国公司里,很少见到手绘作品。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人的误解,不仅一般的观众误解,连这一行里面的人都以为用电脑、3D技术可以取代一切。其实,技术归根结底只是一种工具。电脑技术也是建立在艺术家的创作和想象力的基础之上,3D技术体现的,依然是艺术家的世界观、价值观。对艺术角色的塑造、造型的推敲不是任何工具可以解决的。越是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时代,手绘反而愈加珍贵愈加重要,不是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就可以渐渐把它忽略了。艺术对于动漫的未来是十分重要的。羊城晚报:在美国,大的动画公司在推广高质量动画片的时候,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以逐利为目的的动画公司是如何对待动画的艺术性的?金城:他们其实有平衡的一面。好莱坞的动画公司,无论是梦工厂、迪士尼,还是蓝天工作室,在我的理解里,他们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没有艺术,动漫作品难以立足,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企业的价值观和基本立场。国外凡是成功的动画公司,都是首先把艺术作为动画的底线,只有技术的动画只是一个躯壳,难以唤起人们对你的作品的喜爱。现在也很流行通过营销手法,赚来一点观众和票房,有的观众会被营销吸引来看你的东西,但那只是一时的。所以老牌的大公司,都是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欧洲的奢侈品品牌一样,都坚守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和理念。发自内心的喜欢,才能感动别人羊城晚报:动漫角色形象是动漫作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您怎么看今天中外动漫角色形象塑造的差异?金城:今天中国人做动漫角色造型几乎都是拍脑门的,几个年轻人关在屋子里,上网看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模仿别人做。世界上永远没有模仿别人能够得到成功的事,一定是独立的创意才能冒出头。怎么才能有创意呢?依我所知,就“大白”这个形象的走路细节而言,就动用了大数据的方式。迪士尼搜集了多种走路的方式,比如三岁儿童的走路方式,比如企鹅怎么走路 ,他们的脚丫怎么落地,肌肉的运动,等等细节,然后嫁接到他们的角色上,再进行多次的对比、修改,最终选择了以企鹅走路的姿势为原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今天的动漫艺术家、动画片的导演、美术设计,要像科学家一样,有着科学分析、科学的思维。又比如说《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他在漫画里面设计了飞机的形象,当时是没有飞机的,但后来被科学家所采用,也就是说,他对飞行技术的精确把握,确实到了科学家一样的地步。中国的动画公司,似乎很少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更别说愿意投入心血和资金这样做一部作品,因而他们往往最终也赚不了钱。羊城晚报:当把中外动漫的经典形象放在一起看时,您的感觉是怎样的?金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中国的动画连环画,全部都是有生命力的。今年我们到了法国、俄罗斯办展览,这些中国传统动画,比如《三毛流浪记》、《牧笛》、《大闹天宫》,等等,即便今天拿出来,依然对人们具有感染力。回过头看,当初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那个模式事实上是和国外一样的。也就说,他们前期在创作的阶段,一定是对一个作品反复打磨直至成功,才把它投入到后期的生产阶段。这种特别注重前期研发的模式,和今天的国外是一样的。可是,如今我们的动漫制作却不重视研发了,决策都是老板拍脑门。其实谁拍脑门都没有用,因为动漫首先是你得自己发自内心地喜欢,然后才能感动别人。总的来说,中国的动漫创作者在历史上,一度能够沉下心来,把一根草、一片云彩都做出生命力来。而今天我们一年生产20多万分钟的动画,却几乎看不到一片感动你的云彩了。中外知名动漫形象龙猫《龙猫》是吉卜力工作室于1988年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由宫崎骏执导。电影描写的是日本在经济高度发展前存在的美丽自然,那个只有孩子才能看见的不可思议世界,因为唤起观众的乡愁而广受大众欢迎。老夫子《老夫子》,作者王泽,是在华人社区中十分著名的漫画。它画风诙谐地呈现了六十年以来华人生活的底蕴与人生百态,风靡香港。其中,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都是王泽笔下的人物,本来各自成书,毫无关连,后来都被安排在《老夫子》出现,成为好友。老夫子漫画严肃地表达了对上个世纪60—80年代间香港社会的看法,批评中西文化交流中的种种弊端。蓝精灵《蓝精灵》1958年由比利时漫画家贝约及其夫人共同创作。蓝精灵是一群由100多个深蓝色肤色、三个苹果高的人形小生物所组成的精灵群体。他们的生活原本该是完美的,然而,有一个坏巫师名叫格格巫,整天想办法要抓这些小精灵,他养的宠物阿兹猫总是想把蓝精灵当点心吃掉。于是性格各异的蓝精灵与邪恶的魔法师格格巫及他的坏猫阿兹猫之间,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较量,故事情节由此展开。丁丁历险记《丁丁历险记》是比利时画家埃尔热的著名系列漫画作品。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丹麦作家和演员帕勒·哈尔德的环球旅行经历,当时年仅15岁的他用44天环游了世界。《丁丁历险记》自1929年1月10日起在比利时报纸上开始双周连载,这个乐观而富于冒险精神的小记者和他的忠实爱犬——白雪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丁丁历险记》的故事虽然已有百年历史,但时到今天仍然拥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和纪念者,在欧洲,这个系列漫画仍在不断重版之中。蝙蝠侠蝙蝠侠由鲍勃·凯恩和比尔·芬格创作,是一名虚构的超级英雄角色。角色首次登场于1939年5月的《侦探漫画》,最初被称为“蝙蝠人”,后来还有“黑暗骑士”、“世界最伟大的侦探”等其他称号。蝙蝠侠如今已经是美国文化的代表之一。三毛流浪记《三毛流浪记》是中国漫画家张乐平于1935年创作的,其主角“三毛”到现在仍然是中国最著名和受人喜爱的虚构人物之一。《三毛流浪记》所说的是原为富家子弟的12-15岁少年三毛因为日本侵略而失去了父母,沦陷为孤儿,多次寻找母亲未果。他曾经做过多种苦力,例如擦鞋工等,但多次被地痞、日本军人等陷害。张乐平想表达对年轻难民的关注,尤其是在街上流浪的孤儿,他们命运的大转变都是发生在1949年以后。

金城象 《猫和老鼠》中的主角 《千与千寻》剧照最近,日本最新动画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风靡大陆各大院线,与此同时,刚刚推出的国产动画电影《汽车人总动员》却被人质疑“抄袭”美国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关于动漫影视剧的“原创力”话题再度引起热议。到底如何评价本土动漫的创作水准?瓶颈何在?一场包括宫崎骏等“大腕”手稿在内的正在广东美术馆开办的《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也许能为此话题带来启示。7月3日,一部叫《汽车人总动员》的国产动画电影悄然上映,上映后票房并不理想,但却因为它的一张海报掀起轩然大波——由于《汽车人总动员》电影海报与皮克斯著名动画电影《赛车总动员》(由皮克斯制作,迪士尼发行,又名《汽车总动员》)海报如出一辙,动画主人公相似度甚高,该片被诸多影迷质疑抄袭,争论甚至引发国外媒体关注。7月24日将在广东省美术馆开办《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展览,会以众多动漫大师的手稿,为今天的动漫界带来启发。据悉,展览中95%以上的纸质展品都是手稿,带着大师们亲手绘制时的笔触、结构和灵气,包括万籁鸣的18幅《猴子捞月》系列连环画手稿、贺友直的28幅《小二黑结婚》连环画手稿、廖冰兄的12幅《十二生肖》漫画手稿、水墨动画《山水情》的31幅绘画手稿、动画片《葫芦兄弟》的美术原稿等,而国外知名的动漫作品如《丁丁·蓝莲花》、《蓝精灵》、《安徒生童话·拇指姑娘》、《天空之城》等也都有手稿参展。展览策展人、中国美协动漫艺委会副主任金城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把科学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中羊城晚报:“中外动漫艺术展”的由来是怎样的?金城:在这十年间,我们的动漫发展走了一些弯路,所谓“产量大国”,过度地强调了动漫的产业功能,忽视了它的艺术功能。我认为,一开始就不应该将之作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去规划,而应该作为一个有责任、有艺术激情的创意来支持、扶持。我跟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一起策划《世界动漫的中国学派》,把中国动漫和外国动漫中的优秀作品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展示,让一般公众、动漫爱好者、专业人士自由地感受、欣赏。展出的作品包括全世界动漫人心中的殿堂级人物宫崎骏的手稿原作。通过手稿你可以发现,宫崎骏那么大腕级别的艺术家,对于一个重复的动画镜头,都坚持手绘十幅甚至几十幅重复的手稿。人物从远到近,动作表情上微小的变化,老爷子都是亲力亲为地进行这些可以说是机械般的工作。我们中国的创意人才,有这么一种脚踏实地的工作方式,有这么一种对于艺术执着追求的初心吗?羊城晚报:所以说举办“中外动漫艺术展”就是希望为中国动漫提供一些借鉴?金城:是的。如果说今天我们的动漫行业基本都是做快餐,那么人家宫崎骏、好莱坞都是在做营养餐。《超能陆战队》、《冰雪奇缘》每一部新片,都让观众投入一种心灵旅程。即将上映的《功夫熊猫三》会让大家铆足了劲去看。这是动画片的魅力,真正能让我们进入到一种日常生活不可及、真人表演达不到的剧情故事当中。因此,今天的人们对于好的作品,是有着足够的期待、热情,也有着足够的金钱去支持的。动漫市场是存在的,一头热地去抓市场没有意义,我们需要更多地搞好创作。在这次展出当中,还可以看到欧洲最有名气的作品——《丁丁历险记》手稿。《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专门请当时还没出名的艺术家张聪明,一起来完成有关中国的场景、道具的刻画。可以说,西方的艺术家在很大程度上,把科学的态度引进到动漫创作之中,而我们的创作人最多只是娱乐的态度。好的动漫作品无一不是艺术创作者浇灌心血打磨出来的,而国内不负责任地抄袭、山寨的现象之多之恶劣,已经到了不仅仅是市场对它说“不”的程度,更到了急需让我们重视怎样引导动漫制作,如何规划动漫产业的地步。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国产动画《汽车人总动员》被指抄袭皮克斯动画《汽车总动员》,两部动画电影不仅片名类似,连海报、汽车人主角造型等都如出一辙。您怎么看这个现象?金城:在漫画中,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的模式较多,基本上不存在抄袭剽窃的问题。而在动画中,商人主导、以逐利为目的情况就很明显。在他们看来,做动画就像山寨厂商模仿生产外国奢侈品品牌一样。在我看来,这就是因为中国动画公司的机制和国外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大多以由艺术家或工作室主导,即便是商业最成功的迪士尼,都是一群怀揣梦想、有自己艺术理念的人聚集在一起。我们看到,皮克斯、梦工厂,日本的宫崎骏吉卜力工作室都是这样。他们耗费大量心血、时间,打磨出一部首先能感动自己的作品,然后才能一上市就获得成功。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的运营机制上有问题,体现为大多数以盈利为导向,把动漫当成一门生意来做,没有感动自己,也没有让自己产生激情。我入行多年,感觉真的要赚钱,没有梦想、激情,没有艺术素养的人,还是去选择其他更好赚钱的领域。实际上,动漫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钱。羊城晚报:“成功”抄袭的例子多吗?金城:不会成功的,也不可能成功的。动画说到底,最终还是需要通过艺术的表现力感染人,不是说组装几个零件就可以成为一个产品这么简单。它要有灵魂,这个灵魂就是艺术家投注在一部作品中的思想、才华,并要有独特的表现形式。而这些恰恰是无法山寨模仿的。通过组装零件的方式去制作动画,得出来的最多就是一个躯壳。而动画的成功靠的恰恰不是零件,而是灵魂。我们现在强调产业概念,令不少人对这个市场有了很大的期待,甚至掏出很多的“零花钱”支撑这个所谓的产业。结果发现没有拿出什么好东西让消费者真正喜欢的。久而久之,这反而在透支消费者的热情,也对不住消费者。动漫其实和其他绝大部分的行业一样,其中的70%-80%是不赚钱的,真正赚钱的好的动画片、非常畅销的漫画,也就那么一些作品,都是属于金字塔的顶端。把动漫当作摇钱树,实际上只是某些人一厢情愿的幻想。羊城晚报:国产动漫也有一些卖座的作品,比如《喜羊羊与灰太狼》,但人们对这类动画片的评价也不一样。金城:这是因为我们成功的作品太少了,只有那么几部像《喜羊羊与灰太狼》那样相对成功作品,人们因此对它们寄予了太多的厚望,这是它们所不能承受的。这种片子在中国这么卖座,拿到国外去,虽然也可能是一部好的喜剧类型片,但它只是青少年的娱乐动画。就像日本的《蜡笔小新》也很不错,但要把它和宫崎骏的片子比,无论是表现力、思想性,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优秀作品太少了,才导致《喜羊羊与灰太狼》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这是不应该出现的情况。动漫没有艺术就无法立足羊城晚报:在今天越来越发达的电脑技术面前,像宫崎骏那样坚持手工作坊式的创作,甚至坚持作品全部以手绘完成,已经非常稀少了。金城:情况不是这样的。对于手绘的看法,国内和国外的确有点两重天。我参观过不少国外的动画公司工作室,无一不提倡手绘,哪里都是手绘作品,感觉铺天盖地的。国外很重视手绘,大艺术家没有不手绘的,年轻人的目标是成为大艺术家,自然也没有不重视手绘的。进入动漫这个领域,首先应是有艺术才华、艺术理想的人,只掌握一些设计技巧、后期技术是不会被招进来的。当年中国上海美影厂也都是一些艺术家聚集在一起,这是艺术氛围的问题。在中国公司里,很少见到手绘作品。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人的误解,不仅一般的观众误解,连这一行里面的人都以为用电脑、3D技术可以取代一切。其实,技术归根结底只是一种工具。电脑技术也是建立在艺术家的创作和想象力的基础之上,3D技术体现的,依然是艺术家的世界观、价值观。对艺术角色的塑造、造型的推敲不是任何工具可以解决的。越是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时代,手绘反而愈加珍贵愈加重要,不是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就可以渐渐把它忽略了。艺术对于动漫的未来是十分重要的。羊城晚报:在美国,大的动画公司在推广高质量动画片的时候,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以逐利为目的的动画公司是如何对待动画的艺术性的?金城:他们其实有平衡的一面。好莱坞的动画公司,无论是梦工厂、迪士尼,还是蓝天工作室,在我的理解里,他们首先有一个前提,就是没有艺术,动漫作品难以立足,这已经成为了他们企业的价值观和基本立场。国外凡是成功的动画公司,都是首先把艺术作为动画的底线,只有技术的动画只是一个躯壳,难以唤起人们对你的作品的喜爱。现在也很流行通过营销手法,赚来一点观众和票房,有的观众会被营销吸引来看你的东西,但那只是一时的。所以老牌的大公司,都是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欧洲的奢侈品品牌一样,都坚守自己独特的设计风格和理念。发自内心的喜欢,才能感动别人羊城晚报:动漫角色形象是动漫作品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您怎么看今天中外动漫角色形象塑造的差异?金城:今天中国人做动漫角色造型几乎都是拍脑门的,几个年轻人关在屋子里,上网看看别人怎么做的,然后模仿别人做。世界上永远没有模仿别人能够得到成功的事,一定是独立的创意才能冒出头。怎么才能有创意呢?依我所知,就“大白”这个形象的走路细节而言,就动用了大数据的方式。迪士尼搜集了多种走路的方式,比如三岁儿童的走路方式,比如企鹅怎么走路 ,他们的脚丫怎么落地,肌肉的运动,等等细节,然后嫁接到他们的角色上,再进行多次的对比、修改,最终选择了以企鹅走路的姿势为原型。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今天的动漫艺术家、动画片的导演、美术设计,要像科学家一样,有着科学分析、科学的思维。又比如说《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先生,他在漫画里面设计了飞机的形象,当时是没有飞机的,但后来被科学家所采用,也就是说,他对飞行技术的精确把握,确实到了科学家一样的地步。中国的动画公司,似乎很少会使用这样的方式,更别说愿意投入心血和资金这样做一部作品,因而他们往往最终也赚不了钱。羊城晚报:当把中外动漫的经典形象放在一起看时,您的感觉是怎样的?金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中国的动画连环画,全部都是有生命力的。今年我们到了法国、俄罗斯办展览,这些中国传统动画,比如《三毛流浪记》、《牧笛》、《大闹天宫》,等等,即便今天拿出来,依然对人们具有感染力。回过头看,当初在创作这些作品的时候,那个模式事实上是和国外一样的。也就说,他们前期在创作的阶段,一定是对一个作品反复打磨直至成功,才把它投入到后期的生产阶段。这种特别注重前期研发的模式,和今天的国外是一样的。可是,如今我们的动漫制作却不重视研发了,决策都是老板拍脑门。其实谁拍脑门都没有用,因为动漫首先是你得自己发自内心地喜欢,然后才能感动别人。总的来说,中国的动漫创作者在历史上,一度能够沉下心来,把一根草、一片云彩都做出生命力来。而今天我们一年生产20多万分钟的动画,却几乎看不到一片感动你的云彩了。中外知名动漫形象龙猫《龙猫》是吉卜力工作室于1988年推出的一部动画电影,由宫崎骏执导。电影描写的是日本在经济高度发展前存在的美丽自然,那个只有孩子才能看见的不可思议世界,因为唤起观众的乡愁而广受大众欢迎。老夫子《老夫子》,作者王泽,是在华人社区中十分著名的漫画。它画风诙谐地呈现了六十年以来华人生活的底蕴与人生百态,风靡香港。其中,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都是王泽笔下的人物,本来各自成书,毫无关连,后来都被安排在《老夫子》出现,成为好友。老夫子漫画严肃地表达了对上个世纪60—80年代间香港社会的看法,批评中西文化交流中的种种弊端。蓝精灵《蓝精灵》1958年由比利时漫画家贝约及其夫人共同创作。蓝精灵是一群由100多个深蓝色肤色、三个苹果高的人形小生物所组成的精灵群体。他们的生活原本该是完美的,然而,有一个坏巫师名叫格格巫,整天想办法要抓这些小精灵,他养的宠物阿兹猫总是想把蓝精灵当点心吃掉。于是性格各异的蓝精灵与邪恶的魔法师格格巫及他的坏猫阿兹猫之间,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较量,故事情节由此展开。丁丁历险记《丁丁历险记》是比利时画家埃尔热的著名系列漫画作品。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丹麦作家和演员帕勒·哈尔德的环球旅行经历,当时年仅15岁的他用44天环游了世界。《丁丁历险记》自1929年1月10日起在比利时报纸上开始双周连载,这个乐观而富于冒险精神的小记者和他的忠实爱犬——白雪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兴趣。《丁丁历险记》的故事虽然已有百年历史,但时到今天仍然拥有相当多的爱好者和纪念者,在欧洲,这个系列漫画仍在不断重版之中。蝙蝠侠蝙蝠侠由鲍勃·凯恩和比尔·芬格创作,是一名虚构的超级英雄角色。角色首次登场于1939年5月的《侦探漫画》,最初被称为“蝙蝠人”,后来还有“黑暗骑士”、“世界最伟大的侦探”等其他称号。蝙蝠侠如今已经是美国文化的代表之一。三毛流浪记《三毛流浪记》是中国漫画家张乐平于1935年创作的,其主角“三毛”到现在仍然是中国最著名和受人喜爱的虚构人物之一。《三毛流浪记》所说的是原为富家子弟的12-15岁少年三毛因为日本侵略而失去了父母,沦陷为孤儿,多次寻找母亲未果。他曾经做过多种苦力,例如擦鞋工等,但多次被地痞、日本军人等陷害。张乐平想表达对年轻难民的关注,尤其是在街上流浪的孤儿,他们命运的大转变都是发生在1949年以后。

1596 0 0

[起风了] 霸气连冠日本票房

盛夏的日本影坛因为宫崎骏的《起风了》的上映而变得热闹非凡。过去两周,《起风了》一直在票房榜上独占鳌头,不仅是日文媒体,就连许多中文媒体都在讨论宫崎骏的这部新作。此外,对于宫崎骏本人的生平过往,他的政治观和思想,也不断地再被重新挖掘。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相比于媒体的一头热,这部动画电影《起风了》并没有被引进中国,将来引进国内影院进行公映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首先还是来看看票房榜前三作品的详细票房数据。进入公映第二周,《起风了》在上周末维持454块屏幕的上映规模,收获票房8亿1085万日元,较前一个周末仅下跌15.7%,毫无悬念的在周末票房榜实现票房两连冠。在总票房方面,仅公映9日的《起风了》收获28亿5356万日元票房,动员观影人次达到220万人,突破200万人。从目前的票房走势看,《起风了》两周收入超过28亿,最终票房破100亿的前景乐观。最为现实的是拿米林宏昌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作为参照,这部电影首周末票房9.6亿日元,第二周的总票房26.2亿日元,走势明显不如《起风了》强劲,但总票房也接近100亿日元,达到92.5亿日元。此外,宫崎骏前作《悬崖上的金鱼姬》总票房155亿,进入第二周为32.3亿日元,走势明显比《起风了》强劲许多。将这两者作为参考的话,《起风了》的最终票房范围应该在100-130亿日元之间。另外有趣的是,《起风了》两周的总票房数据,与去年掀起动画热潮的《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接近,后者两周总票房同样超过28亿,为28.6亿日元。两部作品一部是庵野秀明出任声优,一部由他出任总导演和制作总指挥,不过最终,《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仅只有52.6亿日元,票房接下来被《起风了》所超越也只是时间问题。有日本媒体对观看了《起风了》的观众进行问卷调查,让他们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吉卜力作品”。在总共1431份问卷中,有22.9%的粉丝选择了《天空之城》,排名所有作品的第一位。排名2-5位的吉卜力作品分别为《龙猫》(21.7%)、《风之谷》(14.9%)、《千与千寻》(10.8%)和《魔女宅急便》(8.6%)。前5之外的还有《幽灵公主》(4.8%)、《哈尔的移动城堡》(3.0%)、《悬崖上的金鱼姬》(1.1%)、《虞美人盛开的山坡》(0.8%)。相信对于这个结果,中国的吉卜力粉丝都会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盛夏的日本影坛因为宫崎骏的《起风了》的上映而变得热闹非凡。过去两周,《起风了》一直在票房榜上独占鳌头,不仅是日文媒体,就连许多中文媒体都在讨论宫崎骏的这部新作。此外,对于宫崎骏本人的生平过往,他的政治观和思想,也不断地再被重新挖掘。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相比于媒体的一头热,这部动画电影《起风了》并没有被引进中国,将来引进国内影院进行公映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首先还是来看看票房榜前三作品的详细票房数据。进入公映第二周,《起风了》在上周末维持454块屏幕的上映规模,收获票房8亿1085万日元,较前一个周末仅下跌15.7%,毫无悬念的在周末票房榜实现票房两连冠。在总票房方面,仅公映9日的《起风了》收获28亿5356万日元票房,动员观影人次达到220万人,突破200万人。从目前的票房走势看,《起风了》两周收入超过28亿,最终票房破100亿的前景乐观。最为现实的是拿米林宏昌的《借东西的小人阿莉埃蒂》作为参照,这部电影首周末票房9.6亿日元,第二周的总票房26.2亿日元,走势明显不如《起风了》强劲,但总票房也接近100亿日元,达到92.5亿日元。此外,宫崎骏前作《悬崖上的金鱼姬》总票房155亿,进入第二周为32.3亿日元,走势明显比《起风了》强劲许多。将这两者作为参考的话,《起风了》的最终票房范围应该在100-130亿日元之间。另外有趣的是,《起风了》两周的总票房数据,与去年掀起动画热潮的《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接近,后者两周总票房同样超过28亿,为28.6亿日元。两部作品一部是庵野秀明出任声优,一部由他出任总导演和制作总指挥,不过最终,《新世纪福音战士新剧场版:Q》仅只有52.6亿日元,票房接下来被《起风了》所超越也只是时间问题。有日本媒体对观看了《起风了》的观众进行问卷调查,让他们选出自己“最喜欢的吉卜力作品”。在总共1431份问卷中,有22.9%的粉丝选择了《天空之城》,排名所有作品的第一位。排名2-5位的吉卜力作品分别为《龙猫》(21.7%)、《风之谷》(14.9%)、《千与千寻》(10.8%)和《魔女宅急便》(8.6%)。前5之外的还有《幽灵公主》(4.8%)、《哈尔的移动城堡》(3.0%)、《悬崖上的金鱼姬》(1.1%)、《虞美人盛开的山坡》(0.8%)。相信对于这个结果,中国的吉卜力粉丝都会有自己不同的看法。

时光网 3405天前
1693 0 0

[起风了]在威尼斯电影节放映时被批缺乏创新

图为:《千与千寻》剧照图为:《天空之城》剧照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1日,在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的新作《起风了》的记者会尾声,吉卜力社长星野康二向世界宣布:“《起风了》是宫崎骏导演的最后一部长篇作,他决定退休了。”现年72岁的宫崎骏,被誉为世界动画电影巨匠,他的作品不仅收获了无数的荣誉,更成为了从60后到00后整整几代人的岁月书签,每一部影片的名字,都寄托着难以忘怀的感动。人物简介宫崎骏,1941年1月5日出生,日本著名动画导演、动画师及漫画家,1985年创立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动漫电影以精湛的技术、动人的故事和温暖的风格在世界动漫界独树一帜,在全球动画界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迪士尼称他为“动画界的黑泽明”,《时代周刊》评价他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欲去还休与年龄和时代赛跑的15年自1997年《幽灵公主》以来,宫崎骏就曾多次表示渐渐感到自己的体力到了极限,有了想退隐的想法。近年来,更是相隔四五年才推出一部新作。堪称集其电影生涯大成的《起风了》完成后,他终于要为自己辉煌的动画事业画下一个句点。制作每一部动画,都会带着“这是自己的最后一部作品”的信念全力以赴的宫崎骏,在《起风了》的记者会上透露:“第一次看自己的影片落泪”。“电影创作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我总是不能安心,观众对每部影片的反应我都十分在意。”《起风了》对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相当多的媒体评论都指出,已年届72岁的他,感到自己精神和体力的力不从心,培养后辈、把机会让给更多的新人是他做出退休决定的主因。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记者问道:“您还有再创作新动画的想法吗?”,宫崎的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或能成为此次退休决定的最好注脚:“有才华的人存在的话,确实应该创作更多动画,但要制作史无前例的动画,需要相当的灵感和力量。(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是以异世界为舞台的动画,而是有现实感的动画。现在的我要创作这样的东西,已经不太可能。”各界惋惜还想再看他的新作当宫崎骏隐退的消息惊动威尼斯电影节时,遥远的东方许多观众仍满心期待地排在电影院购票窗口,憧憬宫崎骏新片《起风了》将带来的感动。在日本yahoo昨日凌晨进行的调查中,有43.9%的人认为宫崎骏退休太早。宫崎骏退休的想法由来已久,然而每次都在观众的期待和身边人的说服下打消,然后重新回到了电影制作一线。选择威尼斯电影节这个国际舞台发布,意味着这次“他的心意已决。”记者会上,星野没有公开具体理由,但说道:“《起风了》有一句台词:‘创作只能持续10年’,宫崎自己也说过,自己(创作的黄金)10年已经结束了’。”宫崎骏退休的消息引来世界各地媒体的迅速反应。一名加拿大记者表示:“迄今宫崎导演数次撤回了退休的决定,我相信这次他也会改变主意的。”出席威尼斯电影节的著名导演陈可辛,得知宫崎骏退休后颇为惊讶:“真的啊?”随后表达惋惜之情:“其实他年纪也挺大了,日本导演都拍到很老嘛,动画片又有体力的问题,很可惜,很可惜。”而许多网友纷纷上网,表示不舍外,更希望能再看到宫崎骏《起风了》之后的新作。他告诉世界 动画也可以很艺术直到今天,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认为动画电影,只不过是服务幼稚儿童的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但是宫崎骏用他几十年坚持的严谨艺术创作,已经改变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动画也可以很艺术。无论是细腻的画风、绚烂的光影,还是精彩的故事、感人的情节,甚至是处于辅助地位的配乐……宫崎骏的动画电影,从来都不会在艺术性上认输。1984年的《风之谷》以批判现代文明为主题,让作为漫画作家的他广为人知,成为“让大人们也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的里程碑之作。随后《天空之城》、《龙猫》进一步扩大了他的粉丝群,票房总收入达304亿日元的《千与千寻》,迄今保持着日本电影票房历代冠军位置,更获第75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业界评价:“宫崎导演在日本内外打下了多个后人难以超越的‘金字塔’。”宫崎骏的作品虽然是动画,但是片中的思想却是对现代文明的反思,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批判与思考。无论是艺术性还是思想性,都不输给同时代的任何电影作品,相反有些内涵,却是真人电影所无法表达清楚的。编后先宣布退休还是先发片大师的抉择让人崇敬如果在《起风了》制作前,宫崎骏就宣布是自己的封山之作,那么当下媒体、观众对该片的评价会怎样呢?想必是铺天盖地的溢美和汹涌的票房吧。可是宫崎骏,作为一位动画电影大师,没有这么做。“现实主义”且“缺乏想象”,是媒体和评论界对《起风了》的定义。即便它漂洋过海来到威尼斯,待遇也远比不上9年前宫崎骏的另一部经典《哈尔的移动城堡》。在威尼斯电影节放映时,被批缺乏创新,甚至有8人中途离场。然而直到18小时后,在威尼斯聚集的全球电影业者和媒体将这些评论传递到世界各个角落,宫崎骏退休的消息才姗然来迟。在收获排除所有外在因素得到的真实评价后,他平静地退休,甚至让人觉得这个句号太不完美。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吧。

图为:《千与千寻》剧照图为:《天空之城》剧照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1日,在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竞赛单元的新作《起风了》的记者会尾声,吉卜力社长星野康二向世界宣布:“《起风了》是宫崎骏导演的最后一部长篇作,他决定退休了。”现年72岁的宫崎骏,被誉为世界动画电影巨匠,他的作品不仅收获了无数的荣誉,更成为了从60后到00后整整几代人的岁月书签,每一部影片的名字,都寄托着难以忘怀的感动。人物简介宫崎骏,1941年1月5日出生,日本著名动画导演、动画师及漫画家,1985年创立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动漫电影以精湛的技术、动人的故事和温暖的风格在世界动漫界独树一帜,在全球动画界具有无可替代的地位,迪士尼称他为“动画界的黑泽明”,《时代周刊》评价他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欲去还休与年龄和时代赛跑的15年自1997年《幽灵公主》以来,宫崎骏就曾多次表示渐渐感到自己的体力到了极限,有了想退隐的想法。近年来,更是相隔四五年才推出一部新作。堪称集其电影生涯大成的《起风了》完成后,他终于要为自己辉煌的动画事业画下一个句点。制作每一部动画,都会带着“这是自己的最后一部作品”的信念全力以赴的宫崎骏,在《起风了》的记者会上透露:“第一次看自己的影片落泪”。“电影创作是一件非常艰辛的事,我总是不能安心,观众对每部影片的反应我都十分在意。”《起风了》对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相当多的媒体评论都指出,已年届72岁的他,感到自己精神和体力的力不从心,培养后辈、把机会让给更多的新人是他做出退休决定的主因。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记者问道:“您还有再创作新动画的想法吗?”,宫崎的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或能成为此次退休决定的最好注脚:“有才华的人存在的话,确实应该创作更多动画,但要制作史无前例的动画,需要相当的灵感和力量。(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是以异世界为舞台的动画,而是有现实感的动画。现在的我要创作这样的东西,已经不太可能。”各界惋惜还想再看他的新作当宫崎骏隐退的消息惊动威尼斯电影节时,遥远的东方许多观众仍满心期待地排在电影院购票窗口,憧憬宫崎骏新片《起风了》将带来的感动。在日本yahoo昨日凌晨进行的调查中,有43.9%的人认为宫崎骏退休太早。宫崎骏退休的想法由来已久,然而每次都在观众的期待和身边人的说服下打消,然后重新回到了电影制作一线。选择威尼斯电影节这个国际舞台发布,意味着这次“他的心意已决。”记者会上,星野没有公开具体理由,但说道:“《起风了》有一句台词:‘创作只能持续10年’,宫崎自己也说过,自己(创作的黄金)10年已经结束了’。”宫崎骏退休的消息引来世界各地媒体的迅速反应。一名加拿大记者表示:“迄今宫崎导演数次撤回了退休的决定,我相信这次他也会改变主意的。”出席威尼斯电影节的著名导演陈可辛,得知宫崎骏退休后颇为惊讶:“真的啊?”随后表达惋惜之情:“其实他年纪也挺大了,日本导演都拍到很老嘛,动画片又有体力的问题,很可惜,很可惜。”而许多网友纷纷上网,表示不舍外,更希望能再看到宫崎骏《起风了》之后的新作。他告诉世界 动画也可以很艺术直到今天,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认为动画电影,只不过是服务幼稚儿童的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但是宫崎骏用他几十年坚持的严谨艺术创作,已经改变了相当一部分人的看法:动画也可以很艺术。无论是细腻的画风、绚烂的光影,还是精彩的故事、感人的情节,甚至是处于辅助地位的配乐……宫崎骏的动画电影,从来都不会在艺术性上认输。1984年的《风之谷》以批判现代文明为主题,让作为漫画作家的他广为人知,成为“让大人们也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的里程碑之作。随后《天空之城》、《龙猫》进一步扩大了他的粉丝群,票房总收入达304亿日元的《千与千寻》,迄今保持着日本电影票房历代冠军位置,更获第75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业界评价:“宫崎导演在日本内外打下了多个后人难以超越的‘金字塔’。”宫崎骏的作品虽然是动画,但是片中的思想却是对现代文明的反思,对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批判与思考。无论是艺术性还是思想性,都不输给同时代的任何电影作品,相反有些内涵,却是真人电影所无法表达清楚的。编后先宣布退休还是先发片大师的抉择让人崇敬如果在《起风了》制作前,宫崎骏就宣布是自己的封山之作,那么当下媒体、观众对该片的评价会怎样呢?想必是铺天盖地的溢美和汹涌的票房吧。可是宫崎骏,作为一位动画电影大师,没有这么做。“现实主义”且“缺乏想象”,是媒体和评论界对《起风了》的定义。即便它漂洋过海来到威尼斯,待遇也远比不上9年前宫崎骏的另一部经典《哈尔的移动城堡》。在威尼斯电影节放映时,被批缺乏创新,甚至有8人中途离场。然而直到18小时后,在威尼斯聚集的全球电影业者和媒体将这些评论传递到世界各个角落,宫崎骏退休的消息才姗然来迟。在收获排除所有外在因素得到的真实评价后,他平静地退休,甚至让人觉得这个句号太不完美。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吧。

楚天都市报 3373天前
1526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