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兄弟突破次元壁,携手海昌海洋公园开启线下见面会

2019
06/04
11:32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920
2
0

中国动漫产业网

国漫号
2019
/
06/04
11:32
920
2
0

6月1日,海尔兄弟见面会首站在青岛海昌极地海洋公园举行,活动吸引了多达3000余名观众热情参与,其中不乏80、90后家长与00、10后两代《海尔兄弟》影迷共同参加。现场气氛热烈,高潮迭起,不仅为广大岛城小观众献上了一份精彩纷呈的儿童节大礼,更引发了家长们对于即将上线的《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动画片下部(第27-54集)的期待与关注。

海尔兄弟现身场馆,活动精彩纷呈

“星星会眨眼 LEO,月亮会圆缺 LEO,银河不是河 LEO LEHEY……”,海尔兄弟突破次元壁惊艳亮相,一展舞姿,曾经随着《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上部走红全网的“雷欧舞”将现场气氛充分点燃。脍炙人口的经典旋律这次也搭配上了时代感洋溢的新版歌词。现场所有大朋友、小朋友们的激情都被轻快时尚的动感舞姿带动了起来,大家纷纷用热烈的掌声与自发的跟唱抒发着自己对于海尔兄弟的热爱。

与一直秉承创新教育理念、践行科普的《海尔兄弟》动画一样,海昌海洋公园凭借鲜明丰富的极地海洋文化优势,致力于科普教育、社会公益活动,持续围绕海洋动物及环境保护等内容,推出系列科普主题活动,以实际行动关心下一代成长。双方都希望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传递知识,在为广大儿童带来欢愉时光的同时,达成科学知识普及的目的。所以,此次双方携手可谓珠联璧合,共同为广大岛城小观众们献上了一场精彩纷呈的儿童节欢乐盛典。

《海尔兄弟》动画一贯秉承为儿童普及科普内容的理念,在今天的现场,主持人的每一个问题都围绕着新动画中有关海洋小知识展开——“海豚和鲸鱼用什么呼吸?”、“海盗星人为什么要来玛鲁星捕鱼”、“为了增加鱼类数量,海尔兄弟想出了怎样的办法?”,每一道问题都引发了现场参与者的积极响应与互动,小观众们争先恐后的大声喊出自己心中的答案,将现场气氛推向了新的高潮。

从汹涌浩瀚的太平洋,到广阔无垠的宇宙。多年来,两代海尔兄弟影迷不仅收获了跨时代的快乐童年时光,更是在寓教于乐的氛围中收获了科学的启蒙。因此,本场见面会成为了一场为新生代家庭量身打造的科普互动亲子盛典,使家长与孩子能够在共同的文化语境和体验场景中亲密互动。

国民IP成长之路,打造物联网生态

20多年来,《海尔兄弟》动画不仅是我国科普动画领域的现象级存在,海尔兄弟更致力于从动画IP升级为物联网生态IP。上线一站式科普教育平台“海尔兄弟快乐星球”APP、让海尔兄弟以艺人身份“C位出道”、打造喵MEW系列舞台剧、推出主题快闪乐园……海尔兄弟IP一直在通过引入和并联资源方实现共同开发、共创共享,积极开拓儿童教育、动漫影视、演艺娱乐、主题乐园、衍生周边等全产业布局,打造物联网儿童创新教育生态圈。

通过精准洞察用户的行为路径,海尔兄弟也在不断整合各种跨领域平台资源。如针对本次见面会青岛站,海尔兄弟就与滴滴出行达成合作,乘滴滴前往见面会可领取优享8折券,这种跨界合作模式,使IP的高品质内容可以借助全场景交互创造更全面的用户价值。从线下打通线上,击穿次元壁,以更广泛的二次元受众支持来促进线上和线下的导流,进而赋能产业链伙伴。

见面会未完待续,各地陆续进行中

感受国民IP成长之路,与海尔兄弟近距离接触。青岛站见面会已经圆满落幕,下一步,国民IP海尔兄弟将继续联手海昌海洋公园,其他城市的见面会将陆续开展,继续为大家奉献生动有趣的亲子场景体验!

中国动漫产业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我是狼] 导演于胜军手绘动画坚持原创

由《洛克王国》原班人马打造,银润传媒独家发行的动画电影《我是狼》将于2014年2月2日(农历大年初三)全国公映。日前,该片导演于胜军接受了媒体专访,回顾了从事原创动画以来的心路历程。手绘动画坚持原创 想做动画界的冯小刚说起手绘和原创,于导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他认为现在国内,缺乏有原创形象的动画电影,反观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原创性很高,只要保证故事、形象、场景的水准,就会非常卖座。手绘创作真的是费时费力的“笨方法”吗?于导不以为然:“《我是狼》手绘了5年,5年的时间能让人静下心来,对作品有更全面的认识。与几个月就创作完成的一部电影相比,我们追求的是“质”不是“量”。关于中国动画的未来,于胜军导演非常乐观,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保持对动画的热情,推动动画产业的进步。谈及于导最欣赏的国内导演,于导不假思索说出了冯小刚导演,认为冯导从事导演工作多年来,心系观众,为全国观众带去了佳作无数。希望自己作为动画导演,能够像冯导一样,心中永远把观众放在首位,为孩子们创作最欢乐、最健康的作品。国画出身兼职做动画 不同的艺术相同的内涵于导最初学习的专业,原本是国画。而涉足动画行业,竟是受迫于经济压力的无奈之举。幸运的是,初次踏入动画行业,于导就参与了一部优秀的动画作品——《海尔兄弟》,在这样的环境中,于导坚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动画和导演。虽说都是画画,但是国画和动画在表达形式上有着天壤之别,尤其是动画,要使用小孩子更易接受的,轻松、明快的画风,还要保证作品的绿色、健康、正能量,为孩子们树立正确的导向。虽然艺术形式大相径庭,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始终是于导的坚持。比如在《我是狼》中,“赤兔白狼”这种奇葩的形象组合,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吉祥的象征。

由《洛克王国》原班人马打造,银润传媒独家发行的动画电影《我是狼》将于2014年2月2日(农历大年初三)全国公映。日前,该片导演于胜军接受了媒体专访,回顾了从事原创动画以来的心路历程。手绘动画坚持原创 想做动画界的冯小刚说起手绘和原创,于导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他认为现在国内,缺乏有原创形象的动画电影,反观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原创性很高,只要保证故事、形象、场景的水准,就会非常卖座。手绘创作真的是费时费力的“笨方法”吗?于导不以为然:“《我是狼》手绘了5年,5年的时间能让人静下心来,对作品有更全面的认识。与几个月就创作完成的一部电影相比,我们追求的是“质”不是“量”。关于中国动画的未来,于胜军导演非常乐观,也希望自己,能够继续保持对动画的热情,推动动画产业的进步。谈及于导最欣赏的国内导演,于导不假思索说出了冯小刚导演,认为冯导从事导演工作多年来,心系观众,为全国观众带去了佳作无数。希望自己作为动画导演,能够像冯导一样,心中永远把观众放在首位,为孩子们创作最欢乐、最健康的作品。国画出身兼职做动画 不同的艺术相同的内涵于导最初学习的专业,原本是国画。而涉足动画行业,竟是受迫于经济压力的无奈之举。幸运的是,初次踏入动画行业,于导就参与了一部优秀的动画作品——《海尔兄弟》,在这样的环境中,于导坚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动画和导演。虽说都是画画,但是国画和动画在表达形式上有着天壤之别,尤其是动画,要使用小孩子更易接受的,轻松、明快的画风,还要保证作品的绿色、健康、正能量,为孩子们树立正确的导向。虽然艺术形式大相径庭,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始终是于导的坚持。比如在《我是狼》中,“赤兔白狼”这种奇葩的形象组合,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吉祥的象征。

903 0 0

振兴民族动画需有担当的“奔跑者”

他是中国动画事业的拓荒者,作品影响了中国一代动画人,一部《小兵张嘎》几乎拿遍了国内外各种动画电影大奖。他是中国动画教育的领军人,参与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动画学院,为我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动画人才。他支持保护国产动画,鼓励国产动画走出去……“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本期对话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10月28日中国文明网) 动画是一种综合艺术,它是集合了绘画、漫画、电影、数字媒体、摄影、音乐、文学等众多艺术门类于一身的艺术表现形式。对于动画片,相信许多人都不会陌生,它不仅是孩子们的快乐童年的精神食量,而且也深受不少成年人所喜爱。 特别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那时电视机才刚刚走进普通百姓家庭,动画片便迅速占领电视机的各大频道,并迅速在全国刮起了一股“旋风”。至今记忆犹新且影响深远的有日本的《聪明一休》《铁臂阿童木》、比利时《蓝精灵》、美国的《米老鼠和唐老鸭》《狮子王》,后来还有国产的《海尔兄弟》等等,这些动画片深深地影响了那个时代的少年儿童。 然而,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在上个世纪中国市场的诸多动画片中,颇受少年儿童喜爱的大多数动画片并不是“中国制造”,而是引进国外的动画产品,这种现象不得不让所有国人特别是影视工作者反思。按说,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华文化更是博大精深、灿烂辉煌,动画片创作资源非常丰富;再说,中国人向来勤劳朴实、勇敢智慧,也完全有能力创作出诸如《孙悟空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高质量、具有民族特色的动画作品。 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国外动画片垄断中国动漫市场的现象不仅引起了高层有关部门的重视,更引起了全体国人特别是文艺界的电影工作者的高度重视。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大批志愿担起振兴民族动画使命、致力于国产动画创作的文艺工作者,卧薪尝胆、砥砺奋进,先后创作出了《葫芦兄弟》、《海尔兄弟》、《宝莲灯》、《神笔马良》、《小兵张嘎》等一大批经典且受广大观众喜爱的国产动漫影视作品。自此,国产动画片的发展态势开始企稳回升,并牢牢占据了中国市场。 在一代又一代接力减负振兴民族动画使命的文艺工作者当中,笔者这里所要重点介绍的是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他先后创作了《小兵张嘎》、《欢笑满屋》、《快乐奔跑》、《巴特拉尓传说》、《兔侠传奇》等许多经典国产动漫影视作品。其中,《兔侠传奇》这部动画片卖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更为重要的是,他所创作的动画作品自始至终贯穿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主要表现的也是中华民族讲诚信、重信用的价值理念,反映了中国人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念。他不仅是一位振兴民族动画建设者、实践者,而且还是一名为振兴民族动画事业的传道授业者。面对国外动画片起步早、发展快、强劲势头以及国产动画领域诸多挑战,他要求他的每个学生都要成为一名战士,主动担当、勇于担当,打赢国家在动画领域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文化战争……当然,尽管孙立军振兴民族动画之路是艰辛的,也付出了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当他看到自己所创作的一部部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倍受国内观众所喜爱、打入了国际市场时,他及他的团队感到非常欣慰和自豪,也非常乐意做振兴民族动画的“快乐奔跑者”。 可以说,无论是自己致力于动画创作,还是为国家培育动画人才,孙立军在动画事业中自始至终所表现出来的是“担当”二字,体现了勇于担当、敢于担当的精神。由此,我们也衷心的期望,在今后振兴民族动画事业的道路上,再多些像孙立军一样有担当的“快乐奔跑者”,从而为繁荣发展我国民族动画事业再创新的辉煌。

他是中国动画事业的拓荒者,作品影响了中国一代动画人,一部《小兵张嘎》几乎拿遍了国内外各种动画电影大奖。他是中国动画教育的领军人,参与创建了中国第一所动画学院,为我国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动画人才。他支持保护国产动画,鼓励国产动画走出去……“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艺名家讲故事”栏目本期对话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10月28日中国文明网) 动画是一种综合艺术,它是集合了绘画、漫画、电影、数字媒体、摄影、音乐、文学等众多艺术门类于一身的艺术表现形式。对于动画片,相信许多人都不会陌生,它不仅是孩子们的快乐童年的精神食量,而且也深受不少成年人所喜爱。 特别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那时电视机才刚刚走进普通百姓家庭,动画片便迅速占领电视机的各大频道,并迅速在全国刮起了一股“旋风”。至今记忆犹新且影响深远的有日本的《聪明一休》《铁臂阿童木》、比利时《蓝精灵》、美国的《米老鼠和唐老鸭》《狮子王》,后来还有国产的《海尔兄弟》等等,这些动画片深深地影响了那个时代的少年儿童。 然而,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在上个世纪中国市场的诸多动画片中,颇受少年儿童喜爱的大多数动画片并不是“中国制造”,而是引进国外的动画产品,这种现象不得不让所有国人特别是影视工作者反思。按说,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华文化更是博大精深、灿烂辉煌,动画片创作资源非常丰富;再说,中国人向来勤劳朴实、勇敢智慧,也完全有能力创作出诸如《孙悟空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高质量、具有民族特色的动画作品。 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国外动画片垄断中国动漫市场的现象不仅引起了高层有关部门的重视,更引起了全体国人特别是文艺界的电影工作者的高度重视。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一大批志愿担起振兴民族动画使命、致力于国产动画创作的文艺工作者,卧薪尝胆、砥砺奋进,先后创作出了《葫芦兄弟》、《海尔兄弟》、《宝莲灯》、《神笔马良》、《小兵张嘎》等一大批经典且受广大观众喜爱的国产动漫影视作品。自此,国产动画片的发展态势开始企稳回升,并牢牢占据了中国市场。 在一代又一代接力减负振兴民族动画使命的文艺工作者当中,笔者这里所要重点介绍的是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院长孙立军。他先后创作了《小兵张嘎》、《欢笑满屋》、《快乐奔跑》、《巴特拉尓传说》、《兔侠传奇》等许多经典国产动漫影视作品。其中,《兔侠传奇》这部动画片卖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更为重要的是,他所创作的动画作品自始至终贯穿着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主要表现的也是中华民族讲诚信、重信用的价值理念,反映了中国人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念。他不仅是一位振兴民族动画建设者、实践者,而且还是一名为振兴民族动画事业的传道授业者。面对国外动画片起步早、发展快、强劲势头以及国产动画领域诸多挑战,他要求他的每个学生都要成为一名战士,主动担当、勇于担当,打赢国家在动画领域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文化战争……当然,尽管孙立军振兴民族动画之路是艰辛的,也付出了超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当他看到自己所创作的一部部具有民族特色的作品倍受国内观众所喜爱、打入了国际市场时,他及他的团队感到非常欣慰和自豪,也非常乐意做振兴民族动画的“快乐奔跑者”。 可以说,无论是自己致力于动画创作,还是为国家培育动画人才,孙立军在动画事业中自始至终所表现出来的是“担当”二字,体现了勇于担当、敢于担当的精神。由此,我们也衷心的期望,在今后振兴民族动画事业的道路上,再多些像孙立军一样有担当的“快乐奔跑者”,从而为繁荣发展我国民族动画事业再创新的辉煌。

963 0 0

突破次元壁!解析《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背后的IP成长路线图

6月3日,《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下部(第27-54集)正式开播,首播当天,与海尔兄弟相关的#海尔兄弟#、#海尔兄弟穿衣服了#两个话题便接连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排行榜,分别位列第三、第六位。亿万网民的争相热议见证了《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与海尔兄弟IP热度的再次爆棚。

6月3日,《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下部(第27-54集)正式开播,首播当天,与海尔兄弟相关的#海尔兄弟#、#海尔兄弟穿衣服了#两个话题便接连登上新浪微博热搜排行榜,分别位列第三、第六位。亿万网民的争相热议见证了《海尔兄弟宇宙大冒险》与海尔兄弟IP热度的再次爆棚。

3235 0 0

《雪孩子》《海尔兄弟》等一大波老IP正陆续再开发

《乌龙院》《我为歌狂》《雪孩子》《海尔兄弟》……一大波让不少人暴露年龄的老IP,正陆续得到再开发。其实,经典IP的重启不是新鲜事,近年来《葫芦娃》《大耳朵图图》《大闹天宫》《黑猫警长》等作品就曾经以各种形式重新回到了观众视线当中。比如,国产动画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在2011年以3D形式重制,于2012年1月重新登陆院线,取得超过4000万的票房成绩;而上月13日再次重映则乏人问津,票房仅100万左右。而改编翻新的《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从2015年到2017年多次登陆院线,也挤入了今年国庆档,截至目前的票房成绩为7219万。那么,老IP重启,是条可行之路吗?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老IP得到重启?凡是IP开发,都会有市场风险,那么经过市场检验的经典作品显然风险相对更低。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不少业内人都向三文娱提起“一代人的回忆”“老IP至少脸熟”“至少比没IP好”“老观众应该会带孩子去看吧”,对于从受众基础转化而来的市场号召力,业内人大都表示认可。所以对于出品方而言,这也是一种策略,“在上新项目的同时,也会复活原有老IP,两条腿走路,风险会降低”,乐游资本投资经理索垚琪认为。当然,对于一些已经诞生三四十年的经典作品,仅凭在老粉丝心中的美好回忆是不够的,这些老IP也要对接现在年轻受众的审美偏好和欣赏口味。动画《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本月在在腾讯视频和旗下儿童视频APP“小企鹅乐园”独家上线,目前上线的6集在腾讯视频播放量为3183万,出品方之一杭州友诺CEO张磊认为,作为被试错过的老IP,《乌龙院》有着大量粉丝,“虽然画风和现在主流风格不一样了,但反而自成独特风格,而且故事的内核并不过时,师徒四人寻找活宝的故事,所包含的元素第一是武侠,第二是玄幻,第三是搞笑,这些都是现在主流受众喜闻乐见的。另外我们做了多次眼动测试,发现受众是认可作品的画风和内容的”。《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海报从重启到作品最终面世的整个过程中,老IP在宣发上也有着优势,用幻马群英社韩晓菲的话来说,“可以做为一种复古怀旧的话题引起大家的共鸣”,在话题的设置上更有噱头。当然,老IP得到重启,也是得益于近年来整个动漫行业的兴起。张磊告诉三文娱,“第一,近年来动漫行业资本活跃,资本要么投平台要么投内容,即使是投平台,平台也是用在孵化内容上,所以能做出好内容的团队始终是受益的;第二,近几年视频平台和漫画平台兴起,平台对内容的饥渴是内容团队的机会窗口期,《乌龙院》就赶上了腾讯视频对少儿动漫进行战略布局的阶段”。《我为歌狂》的制作方福煦影视创始人、CEO袁峰告诉三文娱,在推出《我为歌狂》第一季后,第二季甚至大电影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但当时的产业发展和市场环境都不理想,如产业链不完备、资金匮乏、播出渠道单一、受众市场未打开等,这部作品也就被暂时搁置了。新版《雪孩子》的制作方艾尔平方创始人卢恒宇还提到,随着行业的兴起,人才的补充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按照前些年的发展形势,可能我到现在也只能做到高级原画师,无从想象可以做导演甚至有自己的团队,这几年行业爆炸式的发展给了新人机会,人才也就涌现出来了。之前国内的导演就那么多,片子排着队等他们的档期,现在上马包括老IP在内的更多项目就有了可能”。另外,袁峰还认为,“当前动画作品在类型上出现了一定的仙侠、玄幻题材扎堆现象,无关新或者旧,一些走差异化路线的IP在题材上能够‘补缺’”,这也是一批经典作品得到重启的一个原因。要如何改编才能重现经典?在索垚琪看来,老IP重启有两条路,“一种是简单的重制,‘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在制作精度、作品制式等方面进行提升和转换,然后打情怀牌收割一轮当年的老粉丝;第二种是加入现在的元素讲之前的故事,进行改编翻拍,在圈粉老受众的同时,也能吸引用户”。第二种方式就是要在原汁原味和创新之间做好加减法,“务必要关注受众年龄的变化,当年的受众在看经典作品时可能是中小学生,现在这批用户长大了,再按照中小学生的欣赏水平进行重制,他们当然会觉得低幼;但如果完全迎合他们,经典作品味道的统一性又会遭到破坏”,张磊表示。所以在具体的操作上,韩晓菲认为,“有了打动人的内核元素,根据不同时代观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来进行翻拍重置,可以很好地延续和放大IP。但需要结合现有市场观众的口味进行调整,可以保留一部分当年最核心最经典的台词、造型、风格,但是也需要结合当下时尚的元素,这样现在的观众才能更有一种亲和感或是俗称的接地气”。如《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除了邀请动画片主题曲原唱者沈小岑为电影重新录制了原版主题曲外,还请来胡彦斌重新编曲并用朋克摇滚风重新演绎作为片尾曲。《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海报除了内容上的翻陈出新,老IP的复活还可以有形式上的转换,比如《葫芦娃》改编手游,近期腾讯动漫对金庸作品的漫画化也是一个例子。此前在接受三文娱采访时,腾讯动漫总经理邹正宇曾透露过腾讯动漫将金庸作品漫画化的考虑。“金庸的武侠体系是中国文化非常代表性的一个元素,国外没有这个文化。现在的年轻受众已经不喜欢长篇文字阅读了,很多人都没看过金庸的作品,接触的最多只是影视化作品,对金庸整个武侠体系的了解是不深刻的,这是我们改编的出发点。但我们不会逼着他们看,逼着看他们也不会看,而是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做,漫画、动画以及更年轻化的影视化、游戏化是年轻人喜欢的载体,所以我们想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乌龙院》《雪孩子》《我为歌狂》都怎么改?张磊透露,此次《乌龙院》的重启,会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受众开发不同形式的产品。开发时主线故事遵从原著,并请来原著作者敖幼祥本人作为监制进行把关,“没有敖老师,我们是不敢改的,改了之后味道会变,粉丝会骂,但漫画原作中一些未填的坑可以针对成年用户进行再创作。这次开发并不是同一个故事用动画、电影、网剧等重复地呈现,而是针对不同受众进行相应的改编”。虽然《乌龙院》漫画的粉丝集中在85后-95前之间,但动画番剧是面向8-15岁观众推出的少儿向作品,“首先,这部漫画最适合的受众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第二,成人很难像孩子那样反复看一部动画,所以相较于爆发性更强的成人向动画,少儿向动画的受众粘性更强,IP的生命力更持久”。对于更为成熟的受众则提供其他形式的产品,“老粉丝对《乌龙院》很有情怀,但并不会天天去回忆,所以真人影视和游戏等形式就更适合他们”,包括成人向的真人剧和走全家欢路线的真人大电影、动画大电影,针对大学生推出的舞台剧,针对中学生和大学生推出的卡牌手游,另外还有图书、衍生品、肯德基乌龙院主题餐厅等。新版《雪孩子》概念海报在新版《雪孩子》的调性上,卢恒宇向三文娱表示,“现在这个时代蛮喧嚣和浮躁的,很多人会怀念小时候的安静,《雪孩子》里的一些场景,比如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就是一种安静,我觉得这种安静会是《雪孩子》吸引现在受众的一个点,我们也会努力去给观众带来这样一种温暖和感动”。《雪孩子》原作是一个20分钟的短片,做成90分钟的大电影,要如何既保留原作神韵,又进行创新呢?卢恒宇举了《十万个冷笑话》的例子,“我们在改编的时候,用了漫画原作的老角色,但是创作了新的笑料,作品还是《十冷》,但是作品的具体内容是新的。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观众他们想看的,但不以他们知道的方式’”。就《雪孩子》的改编而言,卢恒宇举了一些具体的操作方式,“原作的一个灵魂在于其配乐,新版《雪孩子》一定会用到之前的旋律,但是考虑到国内观众对音乐剧的接受程度比较低,不太会像原作那样有太重的‘音乐剧’桥段;3D的质感更容易让人接受,所以我们会做成3D电影;会加入新角色、新剧情,故事背景更有现代感,另外因为国内观众对动物做主角有一点抵抗,不少人会有‘这是做给小孩子看’的刻板印象,所以主人公也从小兔子换成了小女孩”。袁峰透露,动画方面,目前《我为歌狂》计划开发两季番剧和一部大电影。根据他们的市场调研,《我为歌狂》目前的受众超过50%是90后,而非他们此前设想的80后-90前这个年龄段,因此新版《我为歌狂》会大胆进行创新,与当年推出的官方版小说漫画相比,剧情也会有比较大的改动。除了当年主创团队参与之外,还大量启用了年轻人来担纲导演、编剧、音乐制作人等重要职位。为了兼顾新老观众的审美,原作中的部分经典插曲会按照现在年轻人的欣赏口味,经过重新编曲后再演绎,甚至也有孵化虚拟偶像的计划。上海美影厂官微发布《我为歌狂》重启消息当年随着动画片的开播,《我为歌狂》的图书、唱片、漫画甚至游戏等都陆续推向了市场。袁峰表示,这次重启依然会是一个泛娱乐开发计划,“初期先上二维动画番剧,用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去还原,随后大电影、真人影视剧、唱片、游戏、衍生品等各种形式的开发环节会陆续跟上来”。相较于新IP,经典作品固然经历过市场试错,有着受众基础,但情怀显然不能保证再开发一定会成功,甚至也有业内人表示因为受众的迭代,老IP并没有太多优势。正如卢恒宇所说,“老IP不是尚方宝剑,即使是尚方宝剑,最后砍谁还不一定呢,要是做不好,肯定更招骂,还不如做新IP。所以,对老IP重启来说,仅有情怀绝对远远不够”。

《乌龙院》《我为歌狂》《雪孩子》《海尔兄弟》……一大波让不少人暴露年龄的老IP,正陆续得到再开发。其实,经典IP的重启不是新鲜事,近年来《葫芦娃》《大耳朵图图》《大闹天宫》《黑猫警长》等作品就曾经以各种形式重新回到了观众视线当中。比如,国产动画经典之作《大闹天宫》在2011年以3D形式重制,于2012年1月重新登陆院线,取得超过4000万的票房成绩;而上月13日再次重映则乏人问津,票房仅100万左右。而改编翻新的《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从2015年到2017年多次登陆院线,也挤入了今年国庆档,截至目前的票房成绩为7219万。那么,老IP重启,是条可行之路吗?为什么近年来越来越多老IP得到重启?凡是IP开发,都会有市场风险,那么经过市场检验的经典作品显然风险相对更低。在谈到这个问题时,不少业内人都向三文娱提起“一代人的回忆”“老IP至少脸熟”“至少比没IP好”“老观众应该会带孩子去看吧”,对于从受众基础转化而来的市场号召力,业内人大都表示认可。所以对于出品方而言,这也是一种策略,“在上新项目的同时,也会复活原有老IP,两条腿走路,风险会降低”,乐游资本投资经理索垚琪认为。当然,对于一些已经诞生三四十年的经典作品,仅凭在老粉丝心中的美好回忆是不够的,这些老IP也要对接现在年轻受众的审美偏好和欣赏口味。动画《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本月在在腾讯视频和旗下儿童视频APP“小企鹅乐园”独家上线,目前上线的6集在腾讯视频播放量为3183万,出品方之一杭州友诺CEO张磊认为,作为被试错过的老IP,《乌龙院》有着大量粉丝,“虽然画风和现在主流风格不一样了,但反而自成独特风格,而且故事的内核并不过时,师徒四人寻找活宝的故事,所包含的元素第一是武侠,第二是玄幻,第三是搞笑,这些都是现在主流受众喜闻乐见的。另外我们做了多次眼动测试,发现受众是认可作品的画风和内容的”。《乌龙院之活宝传奇》海报从重启到作品最终面世的整个过程中,老IP在宣发上也有着优势,用幻马群英社韩晓菲的话来说,“可以做为一种复古怀旧的话题引起大家的共鸣”,在话题的设置上更有噱头。当然,老IP得到重启,也是得益于近年来整个动漫行业的兴起。张磊告诉三文娱,“第一,近年来动漫行业资本活跃,资本要么投平台要么投内容,即使是投平台,平台也是用在孵化内容上,所以能做出好内容的团队始终是受益的;第二,近几年视频平台和漫画平台兴起,平台对内容的饥渴是内容团队的机会窗口期,《乌龙院》就赶上了腾讯视频对少儿动漫进行战略布局的阶段”。《我为歌狂》的制作方福煦影视创始人、CEO袁峰告诉三文娱,在推出《我为歌狂》第一季后,第二季甚至大电影的剧本就已经写好了,但当时的产业发展和市场环境都不理想,如产业链不完备、资金匮乏、播出渠道单一、受众市场未打开等,这部作品也就被暂时搁置了。新版《雪孩子》的制作方艾尔平方创始人卢恒宇还提到,随着行业的兴起,人才的补充也是一个重要的条件,“按照前些年的发展形势,可能我到现在也只能做到高级原画师,无从想象可以做导演甚至有自己的团队,这几年行业爆炸式的发展给了新人机会,人才也就涌现出来了。之前国内的导演就那么多,片子排着队等他们的档期,现在上马包括老IP在内的更多项目就有了可能”。另外,袁峰还认为,“当前动画作品在类型上出现了一定的仙侠、玄幻题材扎堆现象,无关新或者旧,一些走差异化路线的IP在题材上能够‘补缺’”,这也是一批经典作品得到重启的一个原因。要如何改编才能重现经典?在索垚琪看来,老IP重启有两条路,“一种是简单的重制,‘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在制作精度、作品制式等方面进行提升和转换,然后打情怀牌收割一轮当年的老粉丝;第二种是加入现在的元素讲之前的故事,进行改编翻拍,在圈粉老受众的同时,也能吸引用户”。第二种方式就是要在原汁原味和创新之间做好加减法,“务必要关注受众年龄的变化,当年的受众在看经典作品时可能是中小学生,现在这批用户长大了,再按照中小学生的欣赏水平进行重制,他们当然会觉得低幼;但如果完全迎合他们,经典作品味道的统一性又会遭到破坏”,张磊表示。所以在具体的操作上,韩晓菲认为,“有了打动人的内核元素,根据不同时代观众的审美观和价值观来进行翻拍重置,可以很好地延续和放大IP。但需要结合现有市场观众的口味进行调整,可以保留一部分当年最核心最经典的台词、造型、风格,但是也需要结合当下时尚的元素,这样现在的观众才能更有一种亲和感或是俗称的接地气”。如《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除了邀请动画片主题曲原唱者沈小岑为电影重新录制了原版主题曲外,还请来胡彦斌重新编曲并用朋克摇滚风重新演绎作为片尾曲。《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海报除了内容上的翻陈出新,老IP的复活还可以有形式上的转换,比如《葫芦娃》改编手游,近期腾讯动漫对金庸作品的漫画化也是一个例子。此前在接受三文娱采访时,腾讯动漫总经理邹正宇曾透露过腾讯动漫将金庸作品漫画化的考虑。“金庸的武侠体系是中国文化非常代表性的一个元素,国外没有这个文化。现在的年轻受众已经不喜欢长篇文字阅读了,很多人都没看过金庸的作品,接触的最多只是影视化作品,对金庸整个武侠体系的了解是不深刻的,这是我们改编的出发点。但我们不会逼着他们看,逼着看他们也不会看,而是用他们喜欢的方式去做,漫画、动画以及更年轻化的影视化、游戏化是年轻人喜欢的载体,所以我们想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乌龙院》《雪孩子》《我为歌狂》都怎么改?张磊透露,此次《乌龙院》的重启,会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受众开发不同形式的产品。开发时主线故事遵从原著,并请来原著作者敖幼祥本人作为监制进行把关,“没有敖老师,我们是不敢改的,改了之后味道会变,粉丝会骂,但漫画原作中一些未填的坑可以针对成年用户进行再创作。这次开发并不是同一个故事用动画、电影、网剧等重复地呈现,而是针对不同受众进行相应的改编”。虽然《乌龙院》漫画的粉丝集中在85后-95前之间,但动画番剧是面向8-15岁观众推出的少儿向作品,“首先,这部漫画最适合的受众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第二,成人很难像孩子那样反复看一部动画,所以相较于爆发性更强的成人向动画,少儿向动画的受众粘性更强,IP的生命力更持久”。对于更为成熟的受众则提供其他形式的产品,“老粉丝对《乌龙院》很有情怀,但并不会天天去回忆,所以真人影视和游戏等形式就更适合他们”,包括成人向的真人剧和走全家欢路线的真人大电影、动画大电影,针对大学生推出的舞台剧,针对中学生和大学生推出的卡牌手游,另外还有图书、衍生品、肯德基乌龙院主题餐厅等。新版《雪孩子》概念海报在新版《雪孩子》的调性上,卢恒宇向三文娱表示,“现在这个时代蛮喧嚣和浮躁的,很多人会怀念小时候的安静,《雪孩子》里的一些场景,比如脚步踩在雪地上的声音就是一种安静,我觉得这种安静会是《雪孩子》吸引现在受众的一个点,我们也会努力去给观众带来这样一种温暖和感动”。《雪孩子》原作是一个20分钟的短片,做成90分钟的大电影,要如何既保留原作神韵,又进行创新呢?卢恒宇举了《十万个冷笑话》的例子,“我们在改编的时候,用了漫画原作的老角色,但是创作了新的笑料,作品还是《十冷》,但是作品的具体内容是新的。套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观众他们想看的,但不以他们知道的方式’”。就《雪孩子》的改编而言,卢恒宇举了一些具体的操作方式,“原作的一个灵魂在于其配乐,新版《雪孩子》一定会用到之前的旋律,但是考虑到国内观众对音乐剧的接受程度比较低,不太会像原作那样有太重的‘音乐剧’桥段;3D的质感更容易让人接受,所以我们会做成3D电影;会加入新角色、新剧情,故事背景更有现代感,另外因为国内观众对动物做主角有一点抵抗,不少人会有‘这是做给小孩子看’的刻板印象,所以主人公也从小兔子换成了小女孩”。袁峰透露,动画方面,目前《我为歌狂》计划开发两季番剧和一部大电影。根据他们的市场调研,《我为歌狂》目前的受众超过50%是90后,而非他们此前设想的80后-90前这个年龄段,因此新版《我为歌狂》会大胆进行创新,与当年推出的官方版小说漫画相比,剧情也会有比较大的改动。除了当年主创团队参与之外,还大量启用了年轻人来担纲导演、编剧、音乐制作人等重要职位。为了兼顾新老观众的审美,原作中的部分经典插曲会按照现在年轻人的欣赏口味,经过重新编曲后再演绎,甚至也有孵化虚拟偶像的计划。上海美影厂官微发布《我为歌狂》重启消息当年随着动画片的开播,《我为歌狂》的图书、唱片、漫画甚至游戏等都陆续推向了市场。袁峰表示,这次重启依然会是一个泛娱乐开发计划,“初期先上二维动画番剧,用最原汁原味的方式去还原,随后大电影、真人影视剧、唱片、游戏、衍生品等各种形式的开发环节会陆续跟上来”。相较于新IP,经典作品固然经历过市场试错,有着受众基础,但情怀显然不能保证再开发一定会成功,甚至也有业内人表示因为受众的迭代,老IP并没有太多优势。正如卢恒宇所说,“老IP不是尚方宝剑,即使是尚方宝剑,最后砍谁还不一定呢,要是做不好,肯定更招骂,还不如做新IP。所以,对老IP重启来说,仅有情怀绝对远远不够”。

1015 0 0

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 网友褒贬不一

对于80后来说,除了对魂斗罗、双截龙、街头霸王等等这些红白机游戏比较怀念,还有另外的一些回忆,那就是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阿童木》《西游记》《海尔兄弟》《米老鼠唐老鸭》等等一连串的动画片都会显示在80后及90初的老玩家脑海里,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iPad,就连电脑那时候也非常的稀有珍贵,当然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所但那个时候电视每家还能有一台,所以,动画片成为了80后及90初的那个时代相当美好的一个回忆……《黑猫警长》《阿童木》等动画片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象征相比较现代社会,小朋友们有智能手机玩、iPad、电脑等设备,甚至在小学中,为了方便家长联系孩子,零零后的小学生们都配了一部只能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玩游戏看电影、看动画片等等,动画片已经不再是我们看过的经典《黑猫警长》《西游记》《蓝猫三千问》等等这些动画片,已经换成了《喜洋洋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等等此类动画片。随之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朋友因“动画片情节”而发生悲剧。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大部分国产热门动画整体是呈现出低龄化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有部分动画片似乎更显得“成人化”,那么这些动画片适合孩子们观看么?近日,郑州家长张女士有些郁闷,3岁半的儿子最近一不开心,就嚷嚷着“我要砍死你”,要么就到处叫人“臭狗熊”。原来,小家伙迷上了《熊出没》,总爱模仿其中的动作和语言。正是这种模仿,让张女士很担忧,她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选择动画片。《熊出没》动画片人物造型其实,这已不是国产动画第一次被家长吐槽,今年上半年,一位郑州妈妈怒斥国产动画的帖子在网上火爆起来,她细数了国产动画的“三宗罪”,在网络中引发众多爸爸妈妈的共鸣。为何只能制造让孩子们无法下咽的动画“盛宴”?吐槽:孩子喜欢动画片,可当这样的对白出现在动画片里时,5岁男孩的爸爸、长春市民沈先生感到很不安,他质疑儿子正在看的动画片《果宝特攻》会“带坏小朋友”。“我听到孩子叨咕:‘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我吓一跳,孩子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低俗的话,就问他谁教你的?他说在动画片里看的。”沈先生说。沈先生震惊之余,又重新去看这部动画片,只看了两集,便感觉这部动画片实在太不适合儿童了。里面不光有这首“歪诗”,还有很多暴力场面,还有“对于思想固执的人,就用刀子解决吧”这样的台词。许多内容更是成人化,还有教亲嘴和追求女孩子的场景。《喜羊羊与灰太狼》吐槽:郑州妈妈列举国产动画“三宗罪” “儿子今年5岁半,从2岁半起,就喜欢看动画片,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儿子看了一些《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然而,越看越愤怒,越看越无语。”一位郑州妈妈发帖,列举出国产动画的“三宗罪”—— 罪1:宣扬暴力。“狼”们和“熊”们有多种“暴力”行为,打、撞、碰、淹、烤、烧、熏、喷、电、枪射、绳子吊、车碾压……2013年,东海县三名儿童模仿“灰太狼”烤羊肉,结果其中两个孩子被烧伤。罪2:宣扬生命的“不死”。狼们从天上重重地摔下来,“啊”的惨叫,然而,没死;熊们被猎枪射来射去,子弹呼啸而过,然而不会死;光头强更是经历了无数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总“不死”……罪3:宣扬“恶俗”的社会伦理。比如把“灰太狼”设计成“怕老婆”;“果宝”们被打得“果浆遍地”、鲜血淋漓,再配上社会化和庸俗的“台词”……此帖一出,引来众多共鸣,纷纷吐槽动画片中的语言、暴力行为,担心这些不安因素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网友褒贬不一laozhuang222888:莫求全责备,莫上纲上线。若按这种标准,美国的《猫和老鼠》中的汤姆和小吉瑞无论经受何种手段都死不了,不还是成为动画片的经典很受大人和孩子的喜欢。剩下的二向箔:蓝猫淘气三千问,有知识有内涵,现在就是没有人去支持了就不在电视上播了,作为90后,我觉得自己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画确实比现在的积极向上一些,再说小孩子看动画片其实看不了太深的内容,他们只是去模仿里边的人物,觉得好玩,像喜羊羊那样的会降低小孩子智商的,确实不能再播了,会坑了下一代的。最后,真是庆幸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结语:孩子还经常通过无意识的“隐性学习”,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当时孩子可能没有特意记动画片里的内容,但当时看到的情景却留在他们的脑海中。在以后成长过程中,自然就模仿动画片中的语言、动作及处理事物的方式等。所以,不是所有动画片都适合孩子,家长要先作出选择。尤其是那些80后90后的家长们。原标题:家长斥国产动漫脑残暴力又低俗 你怎么看?来源: 凤凰网

对于80后来说,除了对魂斗罗、双截龙、街头霸王等等这些红白机游戏比较怀念,还有另外的一些回忆,那就是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阿童木》《西游记》《海尔兄弟》《米老鼠唐老鸭》等等一连串的动画片都会显示在80后及90初的老玩家脑海里,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iPad,就连电脑那时候也非常的稀有珍贵,当然也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所但那个时候电视每家还能有一台,所以,动画片成为了80后及90初的那个时代相当美好的一个回忆……《黑猫警长》《阿童木》等动画片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象征相比较现代社会,小朋友们有智能手机玩、iPad、电脑等设备,甚至在小学中,为了方便家长联系孩子,零零后的小学生们都配了一部只能手机!可以随时随地玩游戏看电影、看动画片等等,动画片已经不再是我们看过的经典《黑猫警长》《西游记》《蓝猫三千问》等等这些动画片,已经换成了《喜洋洋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等等此类动画片。随之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小朋友因“动画片情节”而发生悲剧。家长吐槽国产动画片低俗、暴力大部分国产热门动画整体是呈现出低龄化是个不争的事实,但有部分动画片似乎更显得“成人化”,那么这些动画片适合孩子们观看么?近日,郑州家长张女士有些郁闷,3岁半的儿子最近一不开心,就嚷嚷着“我要砍死你”,要么就到处叫人“臭狗熊”。原来,小家伙迷上了《熊出没》,总爱模仿其中的动作和语言。正是这种模仿,让张女士很担忧,她不知道该怎么给孩子选择动画片。《熊出没》动画片人物造型其实,这已不是国产动画第一次被家长吐槽,今年上半年,一位郑州妈妈怒斥国产动画的帖子在网上火爆起来,她细数了国产动画的“三宗罪”,在网络中引发众多爸爸妈妈的共鸣。为何只能制造让孩子们无法下咽的动画“盛宴”?吐槽:孩子喜欢动画片,可当这样的对白出现在动画片里时,5岁男孩的爸爸、长春市民沈先生感到很不安,他质疑儿子正在看的动画片《果宝特攻》会“带坏小朋友”。“我听到孩子叨咕:‘床前明月光,洒了一碗汤。抬头拿毛巾,低头擦裤裆。’我吓一跳,孩子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低俗的话,就问他谁教你的?他说在动画片里看的。”沈先生说。沈先生震惊之余,又重新去看这部动画片,只看了两集,便感觉这部动画片实在太不适合儿童了。里面不光有这首“歪诗”,还有很多暴力场面,还有“对于思想固执的人,就用刀子解决吧”这样的台词。许多内容更是成人化,还有教亲嘴和追求女孩子的场景。《喜羊羊与灰太狼》吐槽:郑州妈妈列举国产动画“三宗罪” “儿子今年5岁半,从2岁半起,就喜欢看动画片,我也断断续续跟着儿子看了一些《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果宝特攻》……然而,越看越愤怒,越看越无语。”一位郑州妈妈发帖,列举出国产动画的“三宗罪”—— 罪1:宣扬暴力。“狼”们和“熊”们有多种“暴力”行为,打、撞、碰、淹、烤、烧、熏、喷、电、枪射、绳子吊、车碾压……2013年,东海县三名儿童模仿“灰太狼”烤羊肉,结果其中两个孩子被烧伤。罪2:宣扬生命的“不死”。狼们从天上重重地摔下来,“啊”的惨叫,然而,没死;熊们被猎枪射来射去,子弹呼啸而过,然而不会死;光头强更是经历了无数种“惨无人道”的“酷刑”,总“不死”……罪3:宣扬“恶俗”的社会伦理。比如把“灰太狼”设计成“怕老婆”;“果宝”们被打得“果浆遍地”、鲜血淋漓,再配上社会化和庸俗的“台词”……此帖一出,引来众多共鸣,纷纷吐槽动画片中的语言、暴力行为,担心这些不安因素会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网友褒贬不一laozhuang222888:莫求全责备,莫上纲上线。若按这种标准,美国的《猫和老鼠》中的汤姆和小吉瑞无论经受何种手段都死不了,不还是成为动画片的经典很受大人和孩子的喜欢。剩下的二向箔:蓝猫淘气三千问,有知识有内涵,现在就是没有人去支持了就不在电视上播了,作为90后,我觉得自己小时候看的那些动画确实比现在的积极向上一些,再说小孩子看动画片其实看不了太深的内容,他们只是去模仿里边的人物,觉得好玩,像喜羊羊那样的会降低小孩子智商的,确实不能再播了,会坑了下一代的。最后,真是庆幸我的童年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结语:孩子还经常通过无意识的“隐性学习”,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虽然当时孩子可能没有特意记动画片里的内容,但当时看到的情景却留在他们的脑海中。在以后成长过程中,自然就模仿动画片中的语言、动作及处理事物的方式等。所以,不是所有动画片都适合孩子,家长要先作出选择。尤其是那些80后90后的家长们。原标题:家长斥国产动漫脑残暴力又低俗 你怎么看?来源: 凤凰网

1575 0 0

白沙首家动漫设计公司成立 互联网产业添亮点

参与过《熊出没》《海尔兄弟》《星际宝贝》等国内外大型动画制作的公司落户白沙黎族自治县。近日,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正式在白沙电商产业园揭牌,白沙的互联网产业业态又增添了一抹亮色。“不仅参与过动画制作,连吴亦凡、鹿晗、张靓颖代言的几个游戏和国内多部电视剧,我们也参与其中。”蓝图动漫设计公司创始人符海腾介绍,他们这支团队曾与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东映动画等多家国内外知名电影、动漫公司合作,还参与了多家公司的页游、手游、网游的场景、UI、人物、概念图的设定和制作,而不少国内电视剧的分镜制作、动画分镜、海报、场景概念设计,也是出自他们之手。据介绍,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所在的白沙电商产业园“木棉花开众创空间”,是白沙县政府为创业者搭建的智能化服务平台。符海腾表示,在得知家乡大力发展电商产业,并为敢想、敢干的年轻人创立众创空间后,他便迫不及待地与伙伴们返乡创业。

参与过《熊出没》《海尔兄弟》《星际宝贝》等国内外大型动画制作的公司落户白沙黎族自治县。近日,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正式在白沙电商产业园揭牌,白沙的互联网产业业态又增添了一抹亮色。“不仅参与过动画制作,连吴亦凡、鹿晗、张靓颖代言的几个游戏和国内多部电视剧,我们也参与其中。”蓝图动漫设计公司创始人符海腾介绍,他们这支团队曾与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艾尔平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及东映动画等多家国内外知名电影、动漫公司合作,还参与了多家公司的页游、手游、网游的场景、UI、人物、概念图的设定和制作,而不少国内电视剧的分镜制作、动画分镜、海报、场景概念设计,也是出自他们之手。据介绍,蓝图动漫设计公司所在的白沙电商产业园“木棉花开众创空间”,是白沙县政府为创业者搭建的智能化服务平台。符海腾表示,在得知家乡大力发展电商产业,并为敢想、敢干的年轻人创立众创空间后,他便迫不及待地与伙伴们返乡创业。

新浪动漫 1006天前
1081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