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缘起》入围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

2019
04/17
10:54

腾讯动漫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600
1
0

腾讯动漫

国漫号
2019
/
04/17
10:54
1600
1
0

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始办于1960年,在每年六月举行,由国际动画电影协会发起,是世界四大动画电影节中举办历史最长的,享有“动画界奥斯卡、动画界戛纳”等盛誉的世界顶级国际动画节。每年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的入围作品都会引发许多网友的关注。日前,官方公开了今年电影节的入围名单。

在今年的最佳长片动画入围名单当中还出现了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也入围了。除了《白蛇:缘起》之外,汤浅政明的《若能与你乘风破浪》、原惠一的《生日乐园》,樱木优平的《相对世界》都入围了这次的最佳动画长片奖项。

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其下设的动画长篇、动画短片、电视动画等奖项为世界动画界的最高荣耀。昂西动画节的商业气息逐渐浓厚,上映影片也从文艺类逐渐向大众类过渡,下设多项活动,包括面向儿童观众的露天上映会、主题作品企划展览、商业动画洽谈会、主题商业论坛等。此外,主办方还会在每年动画节期间实施各种面向学生的作品选拔及人才培养计划。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从《白蛇:缘起》看国产动画电影“学院派”与工业化

新华网北京2月20日电(杨莹莹)2月18日,追光动画与华纳兄弟合拍的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下档,票房4.46亿元,猫眼评分9.3分,为国产动画电影的崛起又增添了一份信心。《白蛇:缘起》是一部成人动画,在儿童动画仍占据市场主流的现状下,影片成为开拓成人向国产动画电影类型的又一部力作。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审美已经被培养起来,市场已经证明:粗制滥造没有生存空间,高品质才能赢得观众。《白蛇:缘起》的成功正是对作品精心打磨的结果。

新华网北京2月20日电(杨莹莹)2月18日,追光动画与华纳兄弟合拍的动画电影《白蛇:缘起》下档,票房4.46亿元,猫眼评分9.3分,为国产动画电影的崛起又增添了一份信心。《白蛇:缘起》是一部成人动画,在儿童动画仍占据市场主流的现状下,影片成为开拓成人向国产动画电影类型的又一部力作。中国电影观众的观影审美已经被培养起来,市场已经证明:粗制滥造没有生存空间,高品质才能赢得观众。《白蛇:缘起》的成功正是对作品精心打磨的结果。

新华网 882天前
1152 1 0

《白蛇:缘起》成情人节观影首选 MV重磅发布

由追光动画、华纳兄弟出品的国产成人向爱情电影《白蛇:缘起》在春节过后重回银幕。该片自上映以来,票房、排片等各项数据均不断逆袭,在观众的强势口碑下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春节档过后,应无数观众的观影需求,该片续登银幕。在情人节到来之际,片方发布了一支由银临演唱的电影主题曲《何须问》MV,银临清澈又悠远的嗓音谱写出一场唯美又荡气回肠的的东方爱情史诗。

由追光动画、华纳兄弟出品的国产成人向爱情电影《白蛇:缘起》在春节过后重回银幕。该片自上映以来,票房、排片等各项数据均不断逆袭,在观众的强势口碑下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春节档过后,应无数观众的观影需求,该片续登银幕。在情人节到来之际,片方发布了一支由银临演唱的电影主题曲《何须问》MV,银临清澈又悠远的嗓音谱写出一场唯美又荡气回肠的的东方爱情史诗。

环球网综合 894天前
1401 0 0

中美合拍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定档预告公开

近日,华纳兄弟与追光动画合作的中美合拍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发布定档预告。这是一部全新演绎的人妖恋,讲述了失忆少女小白被捕蛇人阿宣所救,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份谜团,小白在阿宣的帮助下开始寻找线索。两人历经艰难险阻,年少男女在一路冒险中萌生爱慕之情。同时,小白的蛇妖身份也逐渐揭开,一场围绕人与妖的纠葛爱情故事随之展开。该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大家非常熟悉的《白蛇传》,但是内容却是完全的不同。本片将于12月21日全国上映。

近日,华纳兄弟与追光动画合作的中美合拍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发布定档预告。这是一部全新演绎的人妖恋,讲述了失忆少女小白被捕蛇人阿宣所救,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份谜团,小白在阿宣的帮助下开始寻找线索。两人历经艰难险阻,年少男女在一路冒险中萌生爱慕之情。同时,小白的蛇妖身份也逐渐揭开,一场围绕人与妖的纠葛爱情故事随之展开。该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大家非常熟悉的《白蛇传》,但是内容却是完全的不同。本片将于12月21日全国上映。

1973 3 0

《白蛇》将停映 “缘起”升级3D

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自1月11日上映以来,上演一场精彩逆袭,票房口碑双丰收。2月13日,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通过微博发声,宣布在2月18日凌晨零点结束《白蛇:缘起》的2D版本放映,同时开启影片3D升级版的制作,并预期在2019年内跟大家见面。

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自1月11日上映以来,上演一场精彩逆袭,票房口碑双丰收。2月13日,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通过微博发声,宣布在2月18日凌晨零点结束《白蛇:缘起》的2D版本放映,同时开启影片3D升级版的制作,并预期在2019年内跟大家见面。

北京青年报 893天前
1357 1 0

大圣归来再次征服了日本观众

1月15日,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官方微博转发了网友“攻玉十五”的一则微博,那是摘自日本影评网站“映画.com”和“Filmmaks”上、日本观众对《大圣归来》的好评。这部2015年在国内公映并引起极大反响的国产动画,于2018年1月13日在日本正式公映,反响由此而来。

1月15日,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以下简称《大圣归来》)官方微博转发了网友“攻玉十五”的一则微博,那是摘自日本影评网站“映画.com”和“Filmmaks”上、日本观众对《大圣归来》的好评。这部2015年在国内公映并引起极大反响的国产动画,于2018年1月13日在日本正式公映,反响由此而来。

人民网 1285天前
1388 0 0

中国动漫的困局:中国动漫 您哪儿错了?(上)

动漫行业需要您的爱,而爱的第一步来自于了解,笔者希望做您和动漫的红娘,本着“磕数据、求逻辑,绝不毁三观、绝对正能量”的原则,为读者提供动漫行业深度评析。滚滚“吐槽”东逝水最近,各大媒体发表了一批国产动漫的评论。有拿中国动漫很黄很暴力说事儿的;有拿动漫人之死当话题的,有把枪口对准广电政策的,也有冷眼旁观千夫指的。各路大仙大有要把国产动漫往死里黑的节奏。不妨来看看这些重口评论:“中国动漫作者智商太低,画工也差,工作态度敷衍,活该死绝。”“这些SB卡通的成功是国家的失败。”“国产动漫不缺政策扶持,不缺人才,不缺观众,就是缺心眼。”“电视台限制播出外国动画美其名曰是保护本土文化,实际上就是给娃娃洗脑。自欺欺人。”“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给领导看的,而不是给观众看的。”“钱再多,再扶持,也没用。”“任何一个看过盗版动漫的人都没有资格站出来指责中国动漫。”“剧情弱智,画工山寨,人物禽兽,3岁小孩看过都觉得垃圾,关键一部分是政策问题,即使中国可以制作出《火影》《海贼王》估计也通不过审核,即使审核过了估计央视也天天点名。”“你们抹杀了多少中国人的梦想。”吐槽之后静下心来想想,什么才是国产动漫正真的痛点?人们给出的答案包括但不限于:人不行?换人吧!政策不到位啊?国家继续补贴啊!老外太强了?中国大妈用钱砸他们啊!更多逻辑不一一列举。笔者之所以说这些想法是简单思维,是因为它们都给出了一个单一而脱离实际的答案。更要命的是,这些答案听上去,貌似还是对的,这就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所有人进一步去思考,去找出问题的本质。国产动漫,我们不再爱了吗?设想一个可怕的情境吧——如果在久远的将来,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在外来动漫一轮一轮来袭时,仍然只能惊叹着老外的奇思妙想与嬉闹逗趣,而把自家的阳光、探索和感动之境,裱上厚重的黑色外框,放诸高堂祭奠。这是不是就相当于给今天的国产动漫提前判了死刑。而此时此刻的我们又真的忍心放之任之吗?不,是时候去找一个答案了。槽水退尽知裸泳让时针退回到2006年4月26日,国家刚把动漫定成大文化战略的一部分,当时的广电总局在全国影视动画工作会议上,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即通过一系列的税收激励措施,支持国内动画原创企业,并逐步改变日本和欧美动画在国际市场上一统天下的局面。(当时的国产动画产量仅占全球份额的11%)没想到,政策一出,不到四年时间(到2010年),中国动画片的产出已达22万分钟,取代日本成为动画制片领域的大哥大。以至于全力刹车的2011年动漫,仍然达到了26万分钟的产量。而这一年的老二——日本动画的产量仅有9万分钟,足足被中国拉开了两档。站在十字路口的国产动漫开始反思:这个老大的头衔有多少人认可?国产动漫给自己和这个世界又带去了什么?于是中国动画片产量在2012年开始主动收缩……但观众们的耐心被耗得差不多了,于是各种咒骂喧嚣尘上。领导也心急如焚:怎么手把手带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还是不够出息,学费都交了多了去了,看来药不能停啊,于是出台了《推动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的9条措施》等一系列政策。政策要照顾的命苦孩子叫 “企业”,年纪不小的他本来是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但政策似乎把生活琐事儿都包办了,创作筹资、发行推广、院线排片、海外出口样样都都替“企业”操心好了。在一边的“企业”这时有点小忧虑:您管了吃喝,还能管嫁妆吗?企业忧虑是没错的。自己从小住在瓷器铺,美丽温暖又阳光,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头凶悍的大象闯进来会是什么个样子。不巧的是,现实就是这样一头不可驯服的大象。2013年11月7日,一条名为《渔夫之死》的专题登陆凤凰卫视,惊动了无数业内外人士的心——在动漫行业混迹多年的老动画人余洛屹自杀了!这条专题片在凤凰卫视主页被播放了近20万次。芸芸众生不由得再问一声:国产动漫,你怎么了?从一斑窥见全貌我们要了解动漫行业的问题,首先需要的是充足的行业数据,但动漫行业的数据是很不给力的,原因是两点:1、上市企业少,企业运营数据不公开;2、商业链长,统计复杂,做动漫服装的,做动漫家具的都可以说自己是动漫企业。所以,对于“动漫产业产值有多大”这个问题,笔者一直抱有很大疑问。首先需要廓清动漫的概念:动漫是动画加漫画的简称。动漫产业根据收入模式又划分成版权市场和衍生市场。版权市场包括:电视动画、动画电影、网络动漫、手机动漫、动漫出版、动漫音像制品、动漫舞台剧等;衍生市场包括:玩具、服装、游戏、食品、家居、文具、主题乐园等;两块市场依靠授权和品牌管理业务作为衔接。根据艺恩咨询《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投资研究报告》中的预估。2012年,中国动漫市场总体份额约为321亿。(主流媒体关于“2012年我国动漫产业的总产值达到了759.94亿”的说法,均来自文化部公布的《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情况》,而这份《情况》始终未全面公开,统计方法当然就不得而知。这使得笔者只能引用艺恩咨询《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投资研究报告》中的预估,毕竟这个预估,是公开的,其统计方法和推断逻辑也一清二楚。)艺恩的统计逻辑,就是把以上所有细分市场的份额做累计,就是整个动漫市场的产值。同样发端于千禧年的游戏行业,是一个很好的参照对象。长久以来,游戏曾因被扣上“不务正业者之嗜好”的帽子而缺乏国家关爱。但游戏行业的市场化带来的却是2012年近600亿的产值。一经对比即可发现,同期动漫行业的产值差不多只有游戏行业产值的一半。不仅如此,321亿中的近三分之一来自动漫玩具,另三分之一来自其他衍生品,剩下仅100亿不到的份额才真正来自动漫内容。这个成绩是举国依靠近2万家企业,2000所院校新开的3000个专业,每年200多个专题展会所堆积起来的。国家和各地方也为此花了不少银子,仅国产动画发展专项资金近年来对扶持项目发放的资金额度已达8000万,其他各类扶持金数额已经无从统计。这事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动漫行业问题的表象已经浮出水面——动漫产业吸噬着无数的社会资源的同时,却未产出令人满意的效果。换言之,动漫行业效率非常低下。黑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行业效率低下”似乎已成共识,但究竟谁该来背这个黑锅?答案五花八门。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动漫“审查制度”当是罪魁祸首。最近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国产电视动画片内容审查的紧急通知》,起因是小朋友看了《喜羊羊和灰太狼》和《熊出没》的动画片,学灰太狼烧伤同伴,学熊大爆粗口。其实总局不过是为了杜绝此类问题,但其不慎之处是在《通知》中用了“慎用”、“除非情节必须”、“不宜盲目”等很模棱两可的字眼。被广大网友抨击“审查制度”是人治,不科学,阻碍艺术创作云云。每每笔者和朋友聊天说到此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幕情景来,这个情景中有六个人,他们的名字叫:“审查制度”、“创作人”、“电视台”、“产业补贴”、“动漫衍生品”和“盗版”。他们各怀心思,于是便有了下面一幕——“审查制度”由于首先被大家点名,当然得出来抱怨两句:审查这差事谁干谁倒霉啊。如果中国那些“创作人”多自觉一点,艺术品位多提高一点,社会责任感多强化一点,还轮得到我出这个头,说这个话吗?“创作人”听到这话,当然就不干了,抡袖子就上来辩解:自律的好作品谁不会做啊!但也得看有没有足够的钱来做。好不容易出个书,做个动画,那谁谁出版商、“电视台”用推广的名义,还要我倒贴钱。这个世道,肚子都吃不饱,您还让我搞什么高大上的作品?“电视台”马上插话:“创作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到我这里播片,国家给你每分钟800~3000元的“产业补贴”,时不时还给点资助,您国家那头收了钱还不乐意,还问我要钱?“产业补贴”当然委屈啦,啜泣道:在国外,动漫衍生品动不动就占营业额的70%,动漫品牌个个赚得钵满盆满,再看国产的“动漫衍生品”,有多少个占营业额超过10%的。我不帮帮“创作人”,谁去帮他啊,这还怪我不成?“动漫衍生品”都被点名了,怎能安奈,马上回敬:“产业补贴”,你太过分了,说得我跟个低能儿似的,我对动漫就没出力吗?你看看我的死对头“盗版”有多难缠啊,你来跟“盗版”打个架试试,他现在块头可比我大。“盗版”天生怕光,他在一边默默听着这些人说话,完毕也只能在小角落里无奈冷笑一声“呵呵”。整个情景就定格在了这里,所有人一脸无辜。您认为谁当背上“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黑锅呢,“审查制度”、“创作人”、“电视台”、“产业补贴”、“动漫衍生品”抑或“盗版”,国产动漫孰之殇?

动漫行业需要您的爱,而爱的第一步来自于了解,笔者希望做您和动漫的红娘,本着“磕数据、求逻辑,绝不毁三观、绝对正能量”的原则,为读者提供动漫行业深度评析。滚滚“吐槽”东逝水最近,各大媒体发表了一批国产动漫的评论。有拿中国动漫很黄很暴力说事儿的;有拿动漫人之死当话题的,有把枪口对准广电政策的,也有冷眼旁观千夫指的。各路大仙大有要把国产动漫往死里黑的节奏。不妨来看看这些重口评论:“中国动漫作者智商太低,画工也差,工作态度敷衍,活该死绝。”“这些SB卡通的成功是国家的失败。”“国产动漫不缺政策扶持,不缺人才,不缺观众,就是缺心眼。”“电视台限制播出外国动画美其名曰是保护本土文化,实际上就是给娃娃洗脑。自欺欺人。”“他们做出来的东西都是给领导看的,而不是给观众看的。”“钱再多,再扶持,也没用。”“任何一个看过盗版动漫的人都没有资格站出来指责中国动漫。”“剧情弱智,画工山寨,人物禽兽,3岁小孩看过都觉得垃圾,关键一部分是政策问题,即使中国可以制作出《火影》《海贼王》估计也通不过审核,即使审核过了估计央视也天天点名。”“你们抹杀了多少中国人的梦想。”吐槽之后静下心来想想,什么才是国产动漫正真的痛点?人们给出的答案包括但不限于:人不行?换人吧!政策不到位啊?国家继续补贴啊!老外太强了?中国大妈用钱砸他们啊!更多逻辑不一一列举。笔者之所以说这些想法是简单思维,是因为它们都给出了一个单一而脱离实际的答案。更要命的是,这些答案听上去,貌似还是对的,这就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所有人进一步去思考,去找出问题的本质。国产动漫,我们不再爱了吗?设想一个可怕的情境吧——如果在久远的将来,我们自己,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在外来动漫一轮一轮来袭时,仍然只能惊叹着老外的奇思妙想与嬉闹逗趣,而把自家的阳光、探索和感动之境,裱上厚重的黑色外框,放诸高堂祭奠。这是不是就相当于给今天的国产动漫提前判了死刑。而此时此刻的我们又真的忍心放之任之吗?不,是时候去找一个答案了。槽水退尽知裸泳让时针退回到2006年4月26日,国家刚把动漫定成大文化战略的一部分,当时的广电总局在全国影视动画工作会议上,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即通过一系列的税收激励措施,支持国内动画原创企业,并逐步改变日本和欧美动画在国际市场上一统天下的局面。(当时的国产动画产量仅占全球份额的11%)没想到,政策一出,不到四年时间(到2010年),中国动画片的产出已达22万分钟,取代日本成为动画制片领域的大哥大。以至于全力刹车的2011年动漫,仍然达到了26万分钟的产量。而这一年的老二——日本动画的产量仅有9万分钟,足足被中国拉开了两档。站在十字路口的国产动漫开始反思:这个老大的头衔有多少人认可?国产动漫给自己和这个世界又带去了什么?于是中国动画片产量在2012年开始主动收缩……但观众们的耐心被耗得差不多了,于是各种咒骂喧嚣尘上。领导也心急如焚:怎么手把手带了这么多年的孩子还是不够出息,学费都交了多了去了,看来药不能停啊,于是出台了《推动国产动画电影发展的9条措施》等一系列政策。政策要照顾的命苦孩子叫 “企业”,年纪不小的他本来是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但政策似乎把生活琐事儿都包办了,创作筹资、发行推广、院线排片、海外出口样样都都替“企业”操心好了。在一边的“企业”这时有点小忧虑:您管了吃喝,还能管嫁妆吗?企业忧虑是没错的。自己从小住在瓷器铺,美丽温暖又阳光,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一头凶悍的大象闯进来会是什么个样子。不巧的是,现实就是这样一头不可驯服的大象。2013年11月7日,一条名为《渔夫之死》的专题登陆凤凰卫视,惊动了无数业内外人士的心——在动漫行业混迹多年的老动画人余洛屹自杀了!这条专题片在凤凰卫视主页被播放了近20万次。芸芸众生不由得再问一声:国产动漫,你怎么了?从一斑窥见全貌我们要了解动漫行业的问题,首先需要的是充足的行业数据,但动漫行业的数据是很不给力的,原因是两点:1、上市企业少,企业运营数据不公开;2、商业链长,统计复杂,做动漫服装的,做动漫家具的都可以说自己是动漫企业。所以,对于“动漫产业产值有多大”这个问题,笔者一直抱有很大疑问。首先需要廓清动漫的概念:动漫是动画加漫画的简称。动漫产业根据收入模式又划分成版权市场和衍生市场。版权市场包括:电视动画、动画电影、网络动漫、手机动漫、动漫出版、动漫音像制品、动漫舞台剧等;衍生市场包括:玩具、服装、游戏、食品、家居、文具、主题乐园等;两块市场依靠授权和品牌管理业务作为衔接。根据艺恩咨询《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投资研究报告》中的预估。2012年,中国动漫市场总体份额约为321亿。(主流媒体关于“2012年我国动漫产业的总产值达到了759.94亿”的说法,均来自文化部公布的《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情况》,而这份《情况》始终未全面公开,统计方法当然就不得而知。这使得笔者只能引用艺恩咨询《2011-2012年中国动漫产业投资研究报告》中的预估,毕竟这个预估,是公开的,其统计方法和推断逻辑也一清二楚。)艺恩的统计逻辑,就是把以上所有细分市场的份额做累计,就是整个动漫市场的产值。同样发端于千禧年的游戏行业,是一个很好的参照对象。长久以来,游戏曾因被扣上“不务正业者之嗜好”的帽子而缺乏国家关爱。但游戏行业的市场化带来的却是2012年近600亿的产值。一经对比即可发现,同期动漫行业的产值差不多只有游戏行业产值的一半。不仅如此,321亿中的近三分之一来自动漫玩具,另三分之一来自其他衍生品,剩下仅100亿不到的份额才真正来自动漫内容。这个成绩是举国依靠近2万家企业,2000所院校新开的3000个专业,每年200多个专题展会所堆积起来的。国家和各地方也为此花了不少银子,仅国产动画发展专项资金近年来对扶持项目发放的资金额度已达8000万,其他各类扶持金数额已经无从统计。这事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动漫行业问题的表象已经浮出水面——动漫产业吸噬着无数的社会资源的同时,却未产出令人满意的效果。换言之,动漫行业效率非常低下。黑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行业效率低下”似乎已成共识,但究竟谁该来背这个黑锅?答案五花八门。首当其冲的便是,中国动漫“审查制度”当是罪魁祸首。最近广电总局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国产电视动画片内容审查的紧急通知》,起因是小朋友看了《喜羊羊和灰太狼》和《熊出没》的动画片,学灰太狼烧伤同伴,学熊大爆粗口。其实总局不过是为了杜绝此类问题,但其不慎之处是在《通知》中用了“慎用”、“除非情节必须”、“不宜盲目”等很模棱两可的字眼。被广大网友抨击“审查制度”是人治,不科学,阻碍艺术创作云云。每每笔者和朋友聊天说到此处,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一幕情景来,这个情景中有六个人,他们的名字叫:“审查制度”、“创作人”、“电视台”、“产业补贴”、“动漫衍生品”和“盗版”。他们各怀心思,于是便有了下面一幕——“审查制度”由于首先被大家点名,当然得出来抱怨两句:审查这差事谁干谁倒霉啊。如果中国那些“创作人”多自觉一点,艺术品位多提高一点,社会责任感多强化一点,还轮得到我出这个头,说这个话吗?“创作人”听到这话,当然就不干了,抡袖子就上来辩解:自律的好作品谁不会做啊!但也得看有没有足够的钱来做。好不容易出个书,做个动画,那谁谁出版商、“电视台”用推广的名义,还要我倒贴钱。这个世道,肚子都吃不饱,您还让我搞什么高大上的作品?“电视台”马上插话:“创作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到我这里播片,国家给你每分钟800~3000元的“产业补贴”,时不时还给点资助,您国家那头收了钱还不乐意,还问我要钱?“产业补贴”当然委屈啦,啜泣道:在国外,动漫衍生品动不动就占营业额的70%,动漫品牌个个赚得钵满盆满,再看国产的“动漫衍生品”,有多少个占营业额超过10%的。我不帮帮“创作人”,谁去帮他啊,这还怪我不成?“动漫衍生品”都被点名了,怎能安奈,马上回敬:“产业补贴”,你太过分了,说得我跟个低能儿似的,我对动漫就没出力吗?你看看我的死对头“盗版”有多难缠啊,你来跟“盗版”打个架试试,他现在块头可比我大。“盗版”天生怕光,他在一边默默听着这些人说话,完毕也只能在小角落里无奈冷笑一声“呵呵”。整个情景就定格在了这里,所有人一脸无辜。您认为谁当背上“国产动漫效率低下”的黑锅呢,“审查制度”、“创作人”、“电视台”、“产业补贴”、“动漫衍生品”抑或“盗版”,国产动漫孰之殇?

江杰 2791天前
1464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