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tis Matsuri 2019决定举办3Days公演!

2019
02/16
16:24

羁绊动漫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182
0
0

羁绊动漫

国漫号
2019
/
02/16
16:24
1182
0
0
Lantis Matsuri 2019决定举办3Days公演!

主题“感谢” ~A・R・I・G・A・T・O ANISONG~

牵引日本动漫的24名豪华歌手登场

“20th Anniversary Live Lantis Matsuri 2019”记者发表会

官方主题曲《Starting STYLE!! 2019》首次公开!

BANDAI NAMCO Arts Inc.(地址:〒150-0013 Ebis First Squar, 1-18-14, Ebisu Shibuya-ku, Tokyo。代表取缔役社长:川城 和実)旗下唱片公司Lantis纪念其创立20周年,将在明年2019年6月举办『20th Anniversary Live Lantis Matsuri 2019』(以下,Lantis Matsuri2019)纪念演唱会。 在举办此次活动之前,Lantis与豪华歌手阵容一起举办了该演唱会的新闻发布会,同时该新闻发布会通过网络直播YouTube LIVE(Lantis Channel),LINE LIVE(LIVE Channel),niconico Live向全世界同时转播。

【Cameraman:Hannah Edo】

        

日本BANDAI NAMCO Arts Inc.旗下的唱片公司Lantis,长期以来牵引日本动漫歌曲市场,出品了众多知名动漫主题曲及角色歌曲,如人气动漫《凉宫春日的犹豫》《Love Live!》的歌曲,现在也继续在为众多备受关注的动漫、游戏等制作音乐作品。同时培育出如JAM Project、GRANRODEO、茅原実里、OLDCODEX、Aqours(Love Live!Sunshine!!)、THE IDOLM@STER MILLION LIVE!、IDOLiSH等,不仅在日本国内日本武道馆及各大体育场成功举办个人演唱会外,更跨越流行音乐与动漫歌曲,活跃于世界的众多歌手。另外,在CD出品,网络音乐配信等之外,更在海外举办动漫音乐节以及歌手个人演出巡迴等大量的音乐活动。

 新闻发表会开场首先放映了过往Lantis Matsuri的回顾特别VTR「ランティスの歩み」(Lantis的历史),之后,BANDAI NAMCO Arts Inc.的代表取缔役副社长兼Lantis唱片公司代表井上登场宣布:“Lantis Matsuri是由全Lantis歌手以及全公司员工参加的动漫歌曲音乐节。衷心地期待大家前来观赏明年的Lantis Matsuri。”

同时,新闻发布会当天(2018年11月26日),也是Lantis设立20周年的纪念日,为了感谢各位粉丝长年以来对Lantis的厚爱,Lantis祭2019的标题决定为“20th Anniversary Live Lantis Matsuri 2019 A・R・I・G・A・T・O ANISONG”。同时,对之前已经公布的公演举办日(2019年6月22日-23日),额外追加了6月21日(周五),首次发表将举行3Days公演。

之后,BANDAI NAMCO Arts Inc. 音乐制作本部副本部长铃木关于这次Lantis Matsuri2019的主题——“感谢”解释说到,“动漫歌曲有无法道尽的力量。相信各位都有属于自己慰籍心灵的动漫歌曲。我们为了表达对动漫歌曲的感谢之意,期望能与所有参与演出的歌手一起编织一场充满‘感谢’的演唱会,因此决定了这次音乐节的主题。”铃木副本部长演说完之后,首次公开了这次Lantis Matsuri 2019的主题歌《Starting STYLE!!2019ver》与官方音乐视频。




新闻发布会中盘,首次公开了本次Lantis Matsuri 2019的演出嘉宾,以JAM Project、GRANRODEO、绪方恵美、Aqours为首,众多豪华嘉宾决定出演本次的音乐节。席卷日本动漫音乐界的歌手阵容引起了新闻发布会会场的满堂喝采。同时,本次发表阵容中14组,共计24名歌手登场新闻发布会。豪华的阵容将会场的氛围带到了最高潮。之后,登场歌手发表了自己对“Lantis Matsuri 2019”的热情,首先发言的JAM Project福山芳树说到:“随著Lantis20周年的到来,做为一个结成了19年的老将乐团,可以和这群年轻的大家一起演出,对我来说非常刺激。虽然会受他们影响但要赶超他们,我们将为大家带来非常激烈、同时非常独特而精采的演出!”表现了他对当天演出的期待以及对这次音乐节强烈的热情。发布会的尾声,伴随着豪华歌手阵容的合影时间而结束,这次发布会自始至终都为大家带来了许多充满兴奋的内容。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迪士尼动画的皮克斯化重生 《疯狂动物城》票房口碑双丰收

《疯狂动物城》在北美票房口碑双丰收在2006年,迪士尼以76亿美元将《玩具总动员》和《海底总动员》的制作公司皮克斯收入旗下。而本周末迪士尼的《疯狂动物城》成功席卷了全球影院,再次证明这桩已完成十年之久的收购确实是高瞻远瞩。收购了皮克斯之后,迪士尼发行了一系列的票房大热电影,如《魔发奇缘(Tangled)》《超能陆战队(Big Hero 6)》《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和《冰雪奇缘(Frozen)》。如果迪士尼没有接受皮克斯和它旗下的智囊团,大概也不太可能会有这些片子的诞生。它们是以迪士尼的名号发行的,且带有皮克斯的DNA——将艺术创想与科技创新相结合——从这些片子中都能很容易看出来。确实如此,因为作为收购的一部分,皮克斯的掌门人埃德·卡特穆尔(Ed Catmull)和约翰·雷斯特(John Lasseter)会对迪士尼制作发行的所有动画负责。“这些电影的重点都是原创的人物和原创的故事,电影中的世界也都是创造出来的。”迪士尼负责电影发行的执行官戴夫·霍利斯(Dave Hollis)这样说。他将华尔特·迪士尼的工作室称为“动力机”。迪士尼开始走下坡路时,皮克斯正在以《玩具总动员》这样的佳作迅速崛起向后辈取经 迪士尼动画的皮克斯化重生有时候“收购”这个赌注是否成功是很难说清的。有人也曾问过,皮克斯真的值得花这个大价钱去收购吗?但当时“米老鼠之家”迪士尼确实严重缺乏创新,而且他们除了收购也并无他路可走。面对一批能够创造出新一代动画角色且能力超群的精英科技公司,迪士尼已经输掉了在动画市场上的主体地位。从《巴斯光年(Buzz Lightyear)》到《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皮克斯创造出的电影角色与迪士尼的《彼得·潘(Peter Pan)》《灰姑娘(Cinderella)》《狮子王(Simba)》中的角色一样好。皮克斯取代了迪士尼在动画剧情片领域的地位。皮克斯正值繁荣时期,迪士尼工作室却在90年代后一直陷入在缺乏创新的泥沼中。《母牛总动员(Home on the Range)》、《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Atlantis: The Lost Empire)》《星银岛(Treasure Planet)》和《熊的传说(Brother Bear)》都没能展现出来足够的想象力,票房也比较惨淡。《狮子王》《美女与野兽》的光辉岁月似乎一去不返了。“那是最为低迷的时候,”北美票房统计公司的分析家杰夫·博克(Jeff Bock,)这样回忆道。为了恢复动画领域的元气,卡特穆尔和雷斯特在皮克斯的风格下重新制作电影。他们采用了皮克斯的创新之法——对故事的强调以及解决电影中棘手问题的工作坊模式——将这样的法则应用到了迪士尼工作室身上。作为将迪士尼“皮克斯化”的一部分,卡特穆尔和雷斯特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开放式办公计划,重新招兵买马。《冰雪奇缘》借用了很多百老汇音乐剧的手法原创与IP齐飞 重视编剧才能出佳作“他们让编剧们都聚在一起,创造出了一个好环境,他们可以集中精力研究好故事。”霍利斯说,“他们赋予了编剧们这种可能。”渐渐地,迪士尼在动画界成为了最具原创性的公司。有时他们的剧本是由广为人知的原素材改编而成的。比如《冰雪奇缘》的灵感来自于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的《雪之女王(The Snow Queen)》,而《超能陆战队》是以一本漫画书为基础改编而成的。尽管有改编之作,但工作室的艺术家们对不同故事类型和叙述方式广为涉猎,在创作每一部电影时,都可以让它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作品。《冰雪奇缘》借用了百老汇音乐剧的表现技巧和感情主义,《超能陆战队》则结合了日本动漫的视觉元素,还有《无敌破坏王》里有对电子游戏的致敬。《疯狂动物城》这部前几日刚刚上映的新片,在周末取得了7370万美元的好成绩并打破了上映票房记录。在影片中,动物城里史上第一任兔子警官为了证明自己,决心侦破神秘案件,追寻真相的路上他与爱说话的狐狸尼克被迫合作,却发现了案件背后更大的阴谋。电影评论家们也很看好这部片子,因为它打破了约定俗成的规矩。《纽约邮报》的罗·卢门尼克(Lou Lumenick)称之为目前为止今年最好的电影。《Variety》的彼得·迪布吉(Peter DeBruge)也表示,《疯狂动物城》是一部“也适合成年人看的电影”。皮克斯将在今年夏季推出《海底总动员2》动画工作室的“系列”危机 创新比续集更重要迪士尼动画的复兴是与家庭电影行业的迅速发展同时发生的。动画电影产业曾经是由迪士尼/皮克斯和梦工厂彼此角逐,但过去的这十年中,有许多新对手加入了市场竞争中。福克斯的蓝天工作室(Blue Sky),还有环球影业的照明娱乐(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都曾为动画领域带来了突破性的作品,如《冰川时代(Ice Age)》《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而华纳兄弟、派拉蒙和索尼三家也在动画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所以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和数年前比起来,现在的竞争真的越来越激烈了,”梦工厂CEO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在本周的摩根士丹利技术媒体电信论坛上这样说。他提到,在过去,电影标题之下的公司名字完全能够保障电影的票房数字,但如今再也不是这么回事了。“工作室的品牌曾经可以保障票房,”卡森伯格说,“但以后我们再也不能依赖它了。”讽刺的是,迪士尼动画复兴之时,皮克斯看起来却不那么稳健了。近来的电影《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充满了想象力,也是迪士尼最受喜爱的著名作品之一,它似乎很特别,没有遵循什么规则。皮克斯因为《恐龙当家(The Good Dinosaur)》遭受了损失,他们一直在不断着力于产出系列电影的续篇,如《怪兽大学(Monsters University)》《赛车总动员2(Cars 2)》,但是比起早些时候的作品,欠缺新鲜的冲击力。今年夏天将会有《海底总动员2:寻找多莉(Finding Dory)》,也是《海底总动员1》的续篇。还有《超人总动员》《赛车总动员》《玩具总动员》的其它续篇也即将来临。“皮克斯总是充满原创性的,”博克说,“但他们跟大部分工作室一样陷入了电影系列模式,现在尝试创新的反而是迪士尼了。”博克表示,未来某一时段工作室将会创作《魔发奇缘》和《冰雪奇缘》的续篇,但在此之前,它们只能说是迪士尼而非皮克斯的作品,在未来他们将会尽可能地开拓动画领域。

《疯狂动物城》在北美票房口碑双丰收在2006年,迪士尼以76亿美元将《玩具总动员》和《海底总动员》的制作公司皮克斯收入旗下。而本周末迪士尼的《疯狂动物城》成功席卷了全球影院,再次证明这桩已完成十年之久的收购确实是高瞻远瞩。收购了皮克斯之后,迪士尼发行了一系列的票房大热电影,如《魔发奇缘(Tangled)》《超能陆战队(Big Hero 6)》《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和《冰雪奇缘(Frozen)》。如果迪士尼没有接受皮克斯和它旗下的智囊团,大概也不太可能会有这些片子的诞生。它们是以迪士尼的名号发行的,且带有皮克斯的DNA——将艺术创想与科技创新相结合——从这些片子中都能很容易看出来。确实如此,因为作为收购的一部分,皮克斯的掌门人埃德·卡特穆尔(Ed Catmull)和约翰·雷斯特(John Lasseter)会对迪士尼制作发行的所有动画负责。“这些电影的重点都是原创的人物和原创的故事,电影中的世界也都是创造出来的。”迪士尼负责电影发行的执行官戴夫·霍利斯(Dave Hollis)这样说。他将华尔特·迪士尼的工作室称为“动力机”。迪士尼开始走下坡路时,皮克斯正在以《玩具总动员》这样的佳作迅速崛起向后辈取经 迪士尼动画的皮克斯化重生有时候“收购”这个赌注是否成功是很难说清的。有人也曾问过,皮克斯真的值得花这个大价钱去收购吗?但当时“米老鼠之家”迪士尼确实严重缺乏创新,而且他们除了收购也并无他路可走。面对一批能够创造出新一代动画角色且能力超群的精英科技公司,迪士尼已经输掉了在动画市场上的主体地位。从《巴斯光年(Buzz Lightyear)》到《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皮克斯创造出的电影角色与迪士尼的《彼得·潘(Peter Pan)》《灰姑娘(Cinderella)》《狮子王(Simba)》中的角色一样好。皮克斯取代了迪士尼在动画剧情片领域的地位。皮克斯正值繁荣时期,迪士尼工作室却在90年代后一直陷入在缺乏创新的泥沼中。《母牛总动员(Home on the Range)》、《亚特兰蒂斯:失落的帝国(Atlantis: The Lost Empire)》《星银岛(Treasure Planet)》和《熊的传说(Brother Bear)》都没能展现出来足够的想象力,票房也比较惨淡。《狮子王》《美女与野兽》的光辉岁月似乎一去不返了。“那是最为低迷的时候,”北美票房统计公司的分析家杰夫·博克(Jeff Bock,)这样回忆道。为了恢复动画领域的元气,卡特穆尔和雷斯特在皮克斯的风格下重新制作电影。他们采用了皮克斯的创新之法——对故事的强调以及解决电影中棘手问题的工作坊模式——将这样的法则应用到了迪士尼工作室身上。作为将迪士尼“皮克斯化”的一部分,卡特穆尔和雷斯特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开放式办公计划,重新招兵买马。《冰雪奇缘》借用了很多百老汇音乐剧的手法原创与IP齐飞 重视编剧才能出佳作“他们让编剧们都聚在一起,创造出了一个好环境,他们可以集中精力研究好故事。”霍利斯说,“他们赋予了编剧们这种可能。”渐渐地,迪士尼在动画界成为了最具原创性的公司。有时他们的剧本是由广为人知的原素材改编而成的。比如《冰雪奇缘》的灵感来自于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的《雪之女王(The Snow Queen)》,而《超能陆战队》是以一本漫画书为基础改编而成的。尽管有改编之作,但工作室的艺术家们对不同故事类型和叙述方式广为涉猎,在创作每一部电影时,都可以让它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作品。《冰雪奇缘》借用了百老汇音乐剧的表现技巧和感情主义,《超能陆战队》则结合了日本动漫的视觉元素,还有《无敌破坏王》里有对电子游戏的致敬。《疯狂动物城》这部前几日刚刚上映的新片,在周末取得了7370万美元的好成绩并打破了上映票房记录。在影片中,动物城里史上第一任兔子警官为了证明自己,决心侦破神秘案件,追寻真相的路上他与爱说话的狐狸尼克被迫合作,却发现了案件背后更大的阴谋。电影评论家们也很看好这部片子,因为它打破了约定俗成的规矩。《纽约邮报》的罗·卢门尼克(Lou Lumenick)称之为目前为止今年最好的电影。《Variety》的彼得·迪布吉(Peter DeBruge)也表示,《疯狂动物城》是一部“也适合成年人看的电影”。皮克斯将在今年夏季推出《海底总动员2》动画工作室的“系列”危机 创新比续集更重要迪士尼动画的复兴是与家庭电影行业的迅速发展同时发生的。动画电影产业曾经是由迪士尼/皮克斯和梦工厂彼此角逐,但过去的这十年中,有许多新对手加入了市场竞争中。福克斯的蓝天工作室(Blue Sky),还有环球影业的照明娱乐(Illumination Entertainment)都曾为动画领域带来了突破性的作品,如《冰川时代(Ice Age)》《神偷奶爸(Despicable Me)》。而华纳兄弟、派拉蒙和索尼三家也在动画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所以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和数年前比起来,现在的竞争真的越来越激烈了,”梦工厂CEO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在本周的摩根士丹利技术媒体电信论坛上这样说。他提到,在过去,电影标题之下的公司名字完全能够保障电影的票房数字,但如今再也不是这么回事了。“工作室的品牌曾经可以保障票房,”卡森伯格说,“但以后我们再也不能依赖它了。”讽刺的是,迪士尼动画复兴之时,皮克斯看起来却不那么稳健了。近来的电影《头脑特工队(Inside Out)》充满了想象力,也是迪士尼最受喜爱的著名作品之一,它似乎很特别,没有遵循什么规则。皮克斯因为《恐龙当家(The Good Dinosaur)》遭受了损失,他们一直在不断着力于产出系列电影的续篇,如《怪兽大学(Monsters University)》《赛车总动员2(Cars 2)》,但是比起早些时候的作品,欠缺新鲜的冲击力。今年夏天将会有《海底总动员2:寻找多莉(Finding Dory)》,也是《海底总动员1》的续篇。还有《超人总动员》《赛车总动员》《玩具总动员》的其它续篇也即将来临。“皮克斯总是充满原创性的,”博克说,“但他们跟大部分工作室一样陷入了电影系列模式,现在尝试创新的反而是迪士尼了。”博克表示,未来某一时段工作室将会创作《魔发奇缘》和《冰雪奇缘》的续篇,但在此之前,它们只能说是迪士尼而非皮克斯的作品,在未来他们将会尽可能地开拓动画领域。

1507 0 0

[美人鱼]发布剧场版预告 人鱼帝国现身暑期档

源自百年童话的动画大电影《美人鱼之海盗来袭》曝光剧场版预告,并改档至7月31日欢乐上映。本片是经典童话形象“美人鱼”时隔26年首次席卷中国大银幕,也是全球第一部三维版“美人鱼”,充满神秘和浪漫色彩,将在暑期档刮起一阵超人气的“童话大IP”旋风。流传百年的浪漫童话、经典的红发人鱼形象已经陪伴过几代人的成长,此次《美人鱼》作为“全球首部三维版” 人鱼题材登陆中国大银幕,被誉为暑期档“最值得期待”的动画大电影。美人鱼展开惊险旅程的绿光森林、无人岛、欧式小镇都在剧场版预告中一一被解锁,预告片中善良勇敢的美人鱼为拯救落水女孩安妮,冲破海洋法则,利用神秘魔法登陆人类国度,在陆地上演了一场和邪恶势力的精彩角逐。整个预告片仿佛让人置身神秘的童话王国,在旅程中与美人鱼作伴的调皮小猴、呆萌海盗兄弟、愤怒的巨人等等角色也为这部影片增加了更多趣味。与预告版动画同时发布的童话版海报更是充满了梦幻氛围,可爱的红发美人鱼从华丽丽的欧式古典镜框“一跃而出”,溅起斑斑水花,立体感十足,正映衬了海报中的宣传语“源自经典百年童话,全球第一部三维版美人鱼”的称号,而影片的品质也获得肯定。据悉,《美人鱼》自启动宣传以来,在垂直购票平台上的关注度轻松超越暑期档众多动画的热度,成为众多女性、青少年观众的暑期观影新焦点,“妈妈帮们”也大赞这是一部绝佳的亲子互动电影,或将助推《美人鱼》成为一部最适合全民观影的动画佳作。

源自百年童话的动画大电影《美人鱼之海盗来袭》曝光剧场版预告,并改档至7月31日欢乐上映。本片是经典童话形象“美人鱼”时隔26年首次席卷中国大银幕,也是全球第一部三维版“美人鱼”,充满神秘和浪漫色彩,将在暑期档刮起一阵超人气的“童话大IP”旋风。流传百年的浪漫童话、经典的红发人鱼形象已经陪伴过几代人的成长,此次《美人鱼》作为“全球首部三维版” 人鱼题材登陆中国大银幕,被誉为暑期档“最值得期待”的动画大电影。美人鱼展开惊险旅程的绿光森林、无人岛、欧式小镇都在剧场版预告中一一被解锁,预告片中善良勇敢的美人鱼为拯救落水女孩安妮,冲破海洋法则,利用神秘魔法登陆人类国度,在陆地上演了一场和邪恶势力的精彩角逐。整个预告片仿佛让人置身神秘的童话王国,在旅程中与美人鱼作伴的调皮小猴、呆萌海盗兄弟、愤怒的巨人等等角色也为这部影片增加了更多趣味。与预告版动画同时发布的童话版海报更是充满了梦幻氛围,可爱的红发美人鱼从华丽丽的欧式古典镜框“一跃而出”,溅起斑斑水花,立体感十足,正映衬了海报中的宣传语“源自经典百年童话,全球第一部三维版美人鱼”的称号,而影片的品质也获得肯定。据悉,《美人鱼》自启动宣传以来,在垂直购票平台上的关注度轻松超越暑期档众多动画的热度,成为众多女性、青少年观众的暑期观影新焦点,“妈妈帮们”也大赞这是一部绝佳的亲子互动电影,或将助推《美人鱼》成为一部最适合全民观影的动画佳作。

1905电影网 2704天前
1455 0 0

[爱宠大机密]惊喜特辑 反派BOSS小白撞翻司机

1905电影网讯 《爱宠大机密》将于2016年北美上映。影片曝光了一支“惊喜”特辑,展现了宠物们在主人离家后的各种逗趣画面,更有反派大BOSS登场,激萌的外表和疯狂的行为形成强烈反差对比,令观众在瞠目结舌之余也忍俊不禁。在《爱宠大机密》“惊喜”特辑中,主人离家前后,宠物们的表现完全不同,平日里温顺可人的宠物们,当各自主人关上家门的那一刻起,就马上显露出本色,做出了各种让主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视频的结尾,影片中的最大反派——小白也隆重登场,让人惊喜不断。这只外表激萌的小白兔从窨井盖中爬出来,人类司机和他亲切地打招呼,谁料小萌兔迅速扑到司机的脸上,把司机撞得人仰马翻,其疯狂的行为让观众惊讶不已。据介绍,这只神秘的兔子是纽约城里被遗弃宠物大军的带头大哥。它外表有多萌,内心就有多疯。它和它的伙伴们住在纽约城市的下水道里,虽然外表极其无害,揍起人来毫不手软。它是一位极其富有魅力的领导者,对自己的领导能力信心十足,尽管有时候他也会做一些草率又情绪化的决定,而这样的决定有时会让他在拥护者面前出丑,或者动摇他的领导地位;可是他决心坚定、精力充沛,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朝目标前进。据悉,动画电影《爱宠大机密》将于2016年北美上映。

1905电影网讯 《爱宠大机密》将于2016年北美上映。影片曝光了一支“惊喜”特辑,展现了宠物们在主人离家后的各种逗趣画面,更有反派大BOSS登场,激萌的外表和疯狂的行为形成强烈反差对比,令观众在瞠目结舌之余也忍俊不禁。在《爱宠大机密》“惊喜”特辑中,主人离家前后,宠物们的表现完全不同,平日里温顺可人的宠物们,当各自主人关上家门的那一刻起,就马上显露出本色,做出了各种让主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在视频的结尾,影片中的最大反派——小白也隆重登场,让人惊喜不断。这只外表激萌的小白兔从窨井盖中爬出来,人类司机和他亲切地打招呼,谁料小萌兔迅速扑到司机的脸上,把司机撞得人仰马翻,其疯狂的行为让观众惊讶不已。据介绍,这只神秘的兔子是纽约城里被遗弃宠物大军的带头大哥。它外表有多萌,内心就有多疯。它和它的伙伴们住在纽约城市的下水道里,虽然外表极其无害,揍起人来毫不手软。它是一位极其富有魅力的领导者,对自己的领导能力信心十足,尽管有时候他也会做一些草率又情绪化的决定,而这样的决定有时会让他在拥护者面前出丑,或者动摇他的领导地位;可是他决心坚定、精力充沛,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朝目标前进。据悉,动画电影《爱宠大机密》将于2016年北美上映。

1905电影网 2529天前
1391 0 0

动漫形象“彼尔德”作者与经纪人陷经济纠纷

一个网络知名的动漫形象,其作者与经纪人签约三年,没见到什么收入,想解约时却被告知这个动漫形象值500万元,得先赔经纪人近一半的股份才能恢复自由身。日前,创作了热门动漫形象彼尔德的插画家郑插插就碰上了这样的烦心事。接受采访的这位经纪人则否认要求赔偿,称自己多年都没拿工资,双方各执一词。这也暴露了如今动漫行业的一个通病,漫画家只管创作却不谙市场规则,而优秀的动漫经纪人又极其匮乏。事件回顾漫画家经纪人好聚难好散“以后,你‘闺女’就交给我好了。他对我这么说着,声音柔和、笑容自信。突如其来的狂喜席卷而来,以至于我忽略了,镜片后那一抹得逞的快意。我顺从地咽下这颗包藏祸心的糖果……”这是郑插插向记者陈述的第一句话。他说的“闺女”是他创作的动漫表情形象彼尔德。这只用黑白线条勾勒出的小胖鸟线条简单,爱睡觉,爱发呆,爱看漫画,还会斜眼看你。如今这只虚拟的“小鸟”在微博上有30多万粉丝,其创作者郑插插也有20多万的粉丝数。被郑插插称为“包藏祸心的糖果”的这场纠纷的起源则是2010年的毕业季。当时刚从大学毕业的郑插插还是个上班族,朝九晚五之余涂涂画画,创作了彼尔德的形象。这只小鸟作为动漫表情在网上有了些动静后,一个网名为“爱海”的网友通过微博私信找到了郑插插。双方沟通后,2011年5月19日,真名为蒋晓科的“爱海”与郑插插一起成立了一个公司。按郑插插的说法,“爱海”是合资人,投资了50万元,郑插插作为法人代表。在埋头创作了大半年,喜爱彼尔德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合作方主动找上门来。此时,半年没见经纪人的郑插插提出要看公司账目,“爱海”当时提供了一份长达5页密密麻麻的数字报表,这让郑插插还是选择相信“爱海”。但事实上,郑插插坦言,之后很多合作项目都是主动先找到他自己,然后自己再交给“爱海”去办,但其中还有不少不知何故被谈黄掉的,而且这期间“爱海”几乎从未告知过他项目的资金具体数目和去向,这让郑插插不得不怀疑起“爱海”。于是在今年初,郑插插和“爱海”谈起散伙的事。“他开始指责我耍流氓,他更说彼尔德有他的一半,更突然提出股份的事。他说他占有49%的股份,我注销公司前必须买走他的股份,并报出500万元这个数字。”这让郑插插大感意外。只负担得起5万的郑插插无奈与“爱海”协商,最后“爱海”给出的价格是80万元,一分也不能少。“除了这些,他(“爱海”)不仅以我的名义用恶意的态度拒接了很多包括知名企业大客户,还将公司50万元的注册资金划入自己的个人账户,我三次向他索要公司的账目明细,还让知名业界同行做公证人,他起初都答应,到时却又拖延反悔。”郑插插向记者诉苦,情绪有些激动。这一事件日前在微博曝出后也引起了网友关注。记者联系了郑插插的经纪人“爱海”,面对郑插插的诸多指责,“爱海”矢口否认,反应却很平淡。他表示,自己已经同意与郑插插解约,但从未要求过赔偿。对于恶意拒接大项目的解释,“爱海”告诉记者,这些都是郑插插委托自己所为。至于公司账目上的疑问,“爱海”坚持自己是清白的,自己因为一些原因虽然拿不出账目明细,但是郑插插完全可以请第三方进行查账。“爱海”还承认自己的确有些过失,在这次两人的合作中没有签订合同,但是他坚称自己没有任何收益,就连当初协定给自己3500元的月工资,自己也为了公司发展没有拿过。业内思考漫画家只顾埋头创作成常态在这场纠纷中,漫画家和经纪人合开公司共同经营漫画形象,在长达近三年的合作中,竟然没有一份书面上的合同确立双方的财产、权利以及义务。 [spc]这一切正是因为漫画家只顾埋头创作,对市场丝毫不了解。正如郑插插在自己的微博中这样描述自己:“我只是个想当漫画家的懒家伙。”事实上,郑插插不懒,他的漫画几乎每天都更新,但他懒的是去了解市场。所以,当任何一个号称对市场很熟的人出现在漫画家面前,他们似乎都看见了好心的天使投资人,却没想到天使面具的背后也有可能是魔鬼。郑插插说自己会与爱海合作,也是源于自己对商业市场开发等事务不太了解。两人一开始都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听到爱海曾与B&T(彼岸天)、娃娃鱼等一些自己欣赏的比较大的动漫公司有过合作,刚毕业没多久的郑插插,就觉得自己要找一个像他这样的合伙人、经纪人帮自己来处理分担,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好一心一意搞创作。“从口碑好的公司出来,10年经验”——这些就是郑插插相信爱海的唯一理由。国内知名漫画家慕容引刀所创作的漫画形象“刀刀狗”为广大漫画爱好者所熟悉,对于这次事件,他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像这样的纠纷,基本上可以归结于漫画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合同和一些法律上的协议没有约定好。漫画家要搞好创作,更要了解市场,学习法律条文来保护自己,一切以法律为准,不能单单凭借一些口头约定或者哥们义气就合伙搞创作,对于商业和经济上的事一头雾水,事关自身利益和权益的环节不能不管,不然难免会发生这样的事。”慕容引刀坦言,现实生活中,只顾埋头画画的漫画家有很多,他们把创作几乎当成生活的全部,不少漫画家只要临近截稿都废寝忘食地赶稿。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一个需要全心全意创作的行业,如何兼顾商业和推广自己的漫画,成为时下国内漫画家所面临的一大难题。慕容引刀与现在经纪人的合伙关系是从一年半以前开始的,双方共同打造“刀刀狗”的动漫品牌,在合作中几乎没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在发展“刀刀狗”品牌时更是齐心协力。对于这样一位不可多得的经纪人,在谈到为什么会开始合作时,慕容引刀表示两人是很要好的朋友,有很多年的交情。然而,慕容引刀在遇到现在的经纪人以前,也曾有一位确立合约的推广人。“那个还是在‘刀刀’发行到第二本的时候,双方的合作最后不了了之。可能是经纪人觉得推不动,没法继续坚持下去,原创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他坦言,经济利益上的分歧和成本负担是与当时合伙人分道扬镳主要原因,双方最后和平解约。慕容引刀提醒创作人,搞创作有时候不要太自我,没有看到经纪人的付出,有时候为了一部漫画的发行,经纪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心血,为的是实现双方共同的利益。“没有哪个漫画家会凌晨两三点接到客户的电话,但是经纪人会经常和客户洽谈到深夜,洽谈漫画发行的细节、怎么去推。”对于搞创作和做推广,慕容引刀认为两者的地位各占一半。“就像Snoopy,没有一整个运营团队在背后宣传,我不认为它能够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好的动漫经纪人对于漫画家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怎样才算是一个好的动漫经纪人?慕容引刀认为:“好的动漫经纪人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够让漫画家一心一意搞创作。对于漫画家来说,经纪人能够帮助他处理好商业和宣传方面的事务,免于创作之外的后顾之忧,使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并购买自己的漫画,实现双方共同的利益。”对于漫画家和经纪人的关系,慕容引刀打了个比方:“漫画家与经纪人的关系就像是夫妻,双方要多体谅,多沟通,多照顾。夫妻之间也要有原则,不要交恶,有些事情不尽如人意,要逐渐完善。对于经纪人不要苛求,真正做到相辅相成,水乳交融。”

一个网络知名的动漫形象,其作者与经纪人签约三年,没见到什么收入,想解约时却被告知这个动漫形象值500万元,得先赔经纪人近一半的股份才能恢复自由身。日前,创作了热门动漫形象彼尔德的插画家郑插插就碰上了这样的烦心事。接受采访的这位经纪人则否认要求赔偿,称自己多年都没拿工资,双方各执一词。这也暴露了如今动漫行业的一个通病,漫画家只管创作却不谙市场规则,而优秀的动漫经纪人又极其匮乏。事件回顾漫画家经纪人好聚难好散“以后,你‘闺女’就交给我好了。他对我这么说着,声音柔和、笑容自信。突如其来的狂喜席卷而来,以至于我忽略了,镜片后那一抹得逞的快意。我顺从地咽下这颗包藏祸心的糖果……”这是郑插插向记者陈述的第一句话。他说的“闺女”是他创作的动漫表情形象彼尔德。这只用黑白线条勾勒出的小胖鸟线条简单,爱睡觉,爱发呆,爱看漫画,还会斜眼看你。如今这只虚拟的“小鸟”在微博上有30多万粉丝,其创作者郑插插也有20多万的粉丝数。被郑插插称为“包藏祸心的糖果”的这场纠纷的起源则是2010年的毕业季。当时刚从大学毕业的郑插插还是个上班族,朝九晚五之余涂涂画画,创作了彼尔德的形象。这只小鸟作为动漫表情在网上有了些动静后,一个网名为“爱海”的网友通过微博私信找到了郑插插。双方沟通后,2011年5月19日,真名为蒋晓科的“爱海”与郑插插一起成立了一个公司。按郑插插的说法,“爱海”是合资人,投资了50万元,郑插插作为法人代表。在埋头创作了大半年,喜爱彼尔德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合作方主动找上门来。此时,半年没见经纪人的郑插插提出要看公司账目,“爱海”当时提供了一份长达5页密密麻麻的数字报表,这让郑插插还是选择相信“爱海”。但事实上,郑插插坦言,之后很多合作项目都是主动先找到他自己,然后自己再交给“爱海”去办,但其中还有不少不知何故被谈黄掉的,而且这期间“爱海”几乎从未告知过他项目的资金具体数目和去向,这让郑插插不得不怀疑起“爱海”。于是在今年初,郑插插和“爱海”谈起散伙的事。“他开始指责我耍流氓,他更说彼尔德有他的一半,更突然提出股份的事。他说他占有49%的股份,我注销公司前必须买走他的股份,并报出500万元这个数字。”这让郑插插大感意外。只负担得起5万的郑插插无奈与“爱海”协商,最后“爱海”给出的价格是80万元,一分也不能少。“除了这些,他(“爱海”)不仅以我的名义用恶意的态度拒接了很多包括知名企业大客户,还将公司50万元的注册资金划入自己的个人账户,我三次向他索要公司的账目明细,还让知名业界同行做公证人,他起初都答应,到时却又拖延反悔。”郑插插向记者诉苦,情绪有些激动。这一事件日前在微博曝出后也引起了网友关注。记者联系了郑插插的经纪人“爱海”,面对郑插插的诸多指责,“爱海”矢口否认,反应却很平淡。他表示,自己已经同意与郑插插解约,但从未要求过赔偿。对于恶意拒接大项目的解释,“爱海”告诉记者,这些都是郑插插委托自己所为。至于公司账目上的疑问,“爱海”坚持自己是清白的,自己因为一些原因虽然拿不出账目明细,但是郑插插完全可以请第三方进行查账。“爱海”还承认自己的确有些过失,在这次两人的合作中没有签订合同,但是他坚称自己没有任何收益,就连当初协定给自己3500元的月工资,自己也为了公司发展没有拿过。业内思考漫画家只顾埋头创作成常态在这场纠纷中,漫画家和经纪人合开公司共同经营漫画形象,在长达近三年的合作中,竟然没有一份书面上的合同确立双方的财产、权利以及义务。 [spc]这一切正是因为漫画家只顾埋头创作,对市场丝毫不了解。正如郑插插在自己的微博中这样描述自己:“我只是个想当漫画家的懒家伙。”事实上,郑插插不懒,他的漫画几乎每天都更新,但他懒的是去了解市场。所以,当任何一个号称对市场很熟的人出现在漫画家面前,他们似乎都看见了好心的天使投资人,却没想到天使面具的背后也有可能是魔鬼。郑插插说自己会与爱海合作,也是源于自己对商业市场开发等事务不太了解。两人一开始都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听到爱海曾与B&T(彼岸天)、娃娃鱼等一些自己欣赏的比较大的动漫公司有过合作,刚毕业没多久的郑插插,就觉得自己要找一个像他这样的合伙人、经纪人帮自己来处理分担,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好一心一意搞创作。“从口碑好的公司出来,10年经验”——这些就是郑插插相信爱海的唯一理由。国内知名漫画家慕容引刀所创作的漫画形象“刀刀狗”为广大漫画爱好者所熟悉,对于这次事件,他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像这样的纠纷,基本上可以归结于漫画家与经纪人之间的合同和一些法律上的协议没有约定好。漫画家要搞好创作,更要了解市场,学习法律条文来保护自己,一切以法律为准,不能单单凭借一些口头约定或者哥们义气就合伙搞创作,对于商业和经济上的事一头雾水,事关自身利益和权益的环节不能不管,不然难免会发生这样的事。”慕容引刀坦言,现实生活中,只顾埋头画画的漫画家有很多,他们把创作几乎当成生活的全部,不少漫画家只要临近截稿都废寝忘食地赶稿。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一个需要全心全意创作的行业,如何兼顾商业和推广自己的漫画,成为时下国内漫画家所面临的一大难题。慕容引刀与现在经纪人的合伙关系是从一年半以前开始的,双方共同打造“刀刀狗”的动漫品牌,在合作中几乎没有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在发展“刀刀狗”品牌时更是齐心协力。对于这样一位不可多得的经纪人,在谈到为什么会开始合作时,慕容引刀表示两人是很要好的朋友,有很多年的交情。然而,慕容引刀在遇到现在的经纪人以前,也曾有一位确立合约的推广人。“那个还是在‘刀刀’发行到第二本的时候,双方的合作最后不了了之。可能是经纪人觉得推不动,没法继续坚持下去,原创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他坦言,经济利益上的分歧和成本负担是与当时合伙人分道扬镳主要原因,双方最后和平解约。慕容引刀提醒创作人,搞创作有时候不要太自我,没有看到经纪人的付出,有时候为了一部漫画的发行,经纪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心血,为的是实现双方共同的利益。“没有哪个漫画家会凌晨两三点接到客户的电话,但是经纪人会经常和客户洽谈到深夜,洽谈漫画发行的细节、怎么去推。”对于搞创作和做推广,慕容引刀认为两者的地位各占一半。“就像Snoopy,没有一整个运营团队在背后宣传,我不认为它能够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个好的动漫经纪人对于漫画家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但怎样才算是一个好的动漫经纪人?慕容引刀认为:“好的动漫经纪人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够让漫画家一心一意搞创作。对于漫画家来说,经纪人能够帮助他处理好商业和宣传方面的事务,免于创作之外的后顾之忧,使越来越多的人熟知并购买自己的漫画,实现双方共同的利益。”对于漫画家和经纪人的关系,慕容引刀打了个比方:“漫画家与经纪人的关系就像是夫妻,双方要多体谅,多沟通,多照顾。夫妻之间也要有原则,不要交恶,有些事情不尽如人意,要逐渐完善。对于经纪人不要苛求,真正做到相辅相成,水乳交融。”

1223 0 0

宫崎骏作品《名侦探福尔摩斯》制作人友永和秀专访

近日,以狗的形象作为登场人物的知名动画《名侦探福尔摩斯》发售了蓝光BOX。这是一部1981年曾经由宫崎骏 导演负责的作品,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作品一度流产。其后在御厨恭辅导演的指导下,于1984年正式同观众们见面。相信那个时代的人应该都会对于主题曲优美的旋律感到印象深刻吧?这其中,知名动画人友永和秀曾经在早期参与过作品的制作,而近日就有日本媒体对于他进行了专访。■无法媲美近藤的画Q:友永先生当年是作为Telecom Animation Film的一员参与到《名侦探福尔摩斯》的制作当中的,并且早在企划阶段就已经同作品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现在,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环境吧。友永:原本这就是一部跟意大利合作的动画,他们那边把设计称为graphic,给人一种《The Pink Panther 》般平面的感觉。但是宫崎骏先生对此却并不感冒。他希望用一种漫画电影的画风,将画面不是平面、而是更像现实空间一般地表现出来。为此跟那边也争执了一番呢(笑)。不过我们这边毕竟是宫崎骏先生在做准备,因此感觉会出现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且宫崎骏先生一边跟近藤喜文先生沟通,一边创作角色。看着他的身姿,我也模仿他的设计,然后从画影像撷取板开始进入工作状态。Q:影像撷取板也被收录到蓝光BOX里面的,感觉画的分量相当足呢。友永:当时很难弄到伦敦的照片,因此就去了英国的官方国际交流机构,复印各种各样的资料。看着这些资料,我展开想象,觉得如果有哪些哪些镜头的话会让作品变得更加有趣,然后开始绘制。宫崎骏先生、近藤先生以及富泽信雄先生、丹内司先生,再加上我就构成了绘制团队。在原作里面,也会有福尔摩斯使用药物的剧情呢。动画在一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严肃,并且也将当时英国的光明面和阴暗面都表现出来了,甚至还体现出了贫富差距。我觉得这一部分挺棒的,为此进行准备。不过最终的成品却让我觉得变得有些傻乎乎的了。Q:近藤先生当时是带着怎样的感受参与到《福尔摩斯》当中的呢?友永:宫崎骏先生思考到底要做一部怎样的作品,而近藤先生就陪着他讨论吧。我觉得这部作品也是深受近藤先生的影响呢,另外他的建议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说到近藤先生,很多人应该会首先想到《红发少女安妮》等作品吧。不过啊,他无论创作搞笑剧情还是作画方面都非常出色,是一个能够驾驭各种画风的人物。另一方面,他也非常关心儿童文学和社会问题。关于这一点,他跟宫崎骏先生之间也进行了各种各样的交流吧。……近藤先生的画虽然没有太多的线条,不过能够给人非常真实的感受。即便只是看了角色表,也能感到人物的身体非常饱满。从这儿就展现出了近藤风格的存在感吧。这并非是画画的技术比较巧妙而已。而是存在着某些不能忽视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也觉得自己难以跟近藤先生相媲美啊。■经历了《未来少年柯南》、《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然后进入了TelecomQ:据说托度跟斯马依力两个角色就是参考了近藤喜文先生跟友永先生的形象呢。友永:这样的事情都被散布出去了啊(笑)。宫崎骏先生经常把身边人的形象融入到角色当中。例如《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当中,鲁邦他们吃意大利实心面的时候,服侍他们的服务生其实都是有模板了哦。在《福尔摩斯》的时候,我已经稍微有些发福了,所以跟角色的对比就显得很有趣了呢。Q:您跟宫崎骏先生打交道,是从《未来少年柯南》开始的吧?友永:是的呢。我之前是给东映的机器人动画担任原画工作。不过虽然在做机器人动画,但是负责作品角色·作画导演等工作的小松原一男先生以前受到过Aproduction的影响,所以在配角方面经常融入这家公司的要素。因此在描绘机甲剧情的同事,我也在模仿这些具有Aproduction风格的角色是如何活动的。■不管怎样,我想让画面动起来Q:在70年代后半期到80年代初期,回顾Telecom的历史,感觉也是这家公司最热门的时期。友永:是这样呢。以宫崎骏先生、大冢先生为核心,大家都带着“制作新的长篇动画”的气势在工作。我在Oh!production的时候也曾经想过:“那样的公司很有前途,我很想去。”我原本就超喜欢动起来的东西,例如说东映的长篇动画《动物宝岛》、《穿长靴的猫》、《飞翔于空中的幽灵船》都是我喜欢的对象。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如同它们那样动起来。比起TV的少分镜动画,我希望可以不用在乎原画张数,绘制出剧场版长篇来。我希望让人物能够动起来,这种念头比别人都要强。而最初知道宫崎骏制作《福尔摩斯》的时候,我就在想:“可以尽情地大干一场了!”(笑)Q:在您绘制的影像撷取板里面,是否有画面被用到了本篇剧情当中呢?友永:具体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因为我想要绘制战舰,所以在《海底的财宝》(第九集)当中,就想着要不要制作一个跟战舰有关的故事。而从印象深刻的角度而言,我也对于《海底的财宝》这一集的战舰剧情感到记忆犹新。Q:战舰姑且不提,那如山一般的海军人群也给观众很大的冲击。友永:从东映时期开始,我就想着有一天能够画路人角色剧情,就像宫崎骏先生画的那样。因此自己也是蛮拼的(笑)。前几天,我得到了重新看这个战舰剧情的机会,连我自己都震惊了:“居然能够画出这样的东西啊”(笑)。现在虽然不是说天方夜谭,但想要重现这种画面都很难了。动画师就跟运动员一样,如果经常不画画呢,那么无论怎样的高手都会忘记怎么画画了。这一方面是体力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画”的斗志问题。两方面都很重要。战舰的剧情包括这些龙套画面在内,我也是全力以赴去绘制,才有这样的结果呢(笑)。毕竟那时候年轻啊~Q:从当时的印象来说,《福尔摩斯》给人一种以前漫画电影般风格的感受,但是应该说制作方也想要体现出现实问题的关系吧,我感觉画面的信息量相当大啊。友永:是这样呢。毕竟当时也有田中敦子女士那样能够绘制豪华原画的人在啊。《蓝色红玉》(第五集)当中,有个镜头是这样的:翼龙飞机跟搬运车相撞,车里面的鸡到处乱跑。而这个镜头就是她通过分镜进行扩展而呈现的。但尽管只有分镜参考,她依然构筑了非常棒的画面。一个女性能够绘制这样的动作戏,恐怕也是凤毛麟角的哦。并且当我看到她的工作时,也产生了斗志,想着:“连她都能做到这一步,那么我还在等什么呢!”只是实际上光是要令宫崎骏先生满意,也就已经让我竭尽全力了……如果说是近藤先生的话,他应该能够比我做的更好才对。另一方面,关于在Aproduction的宫崎骏先生和大冢康生先生的工作,我也只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围观而已。而当我开始接手《未来少年柯南》的时候,对方问:“要不要来帮把手啊?”于是我们就一同工作了。Q:原来如此。那么之后,您也在Telecom里参与了《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友永:在《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的时候,我还是隶属于 Oh!production的。所以属于外派。而Telecom原本就是藤冈丰社长本着“不做日本电视那种小产业,而是要进军美国”的目的而设立的公司。一开始负责人才培养的是月冈贞夫先生,他认为:“不需要那些受到TV动画影响的家伙”,在培养动画师方面也非常特殊。而在《柯南》之后,大冢先生接手了月冈先生的工作,但那个时候虽然我们也期待能够制作长篇动画,可实际上能够胜任实际工作的原画师几乎都没有了。于是,为了解决现场人手不足的问题,大冢先生就从各家公司发出邀请,让曾经制作《柯南》的人员当中那些可靠的人加入进来。我也就是那个时候被邀请的,以后就直接加入了Telecom。■处在动画变革期的《福尔摩斯》Q:在制作《福尔摩斯》的时候,动画从各种各样的意义而言,都开始意识到“应该重视现实问题”了呢。您是否也这么想呢?友永:确实从“名作系列”那一阵子之后,动画的制作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画面也被制作得更加写实了。虽然我当时也想过“要让画面变得更加有现实主义一点”,不过倒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想着要使用什么样的摄像机进行拍摄、通过镜头的微妙倾斜来改变画面之类的问题。如果一板一眼地制作作品,也就没啥意思了。这一点也让我感受到了时代的变化呢。Q:从这种意义而言,《福尔摩斯》就是一部将漫画风格跟现实主义进行充分融合的作品呢。友永:如果说把握空间的方式变得写实了,那么无论角色做哪些类似于漫画般的喜剧动作,也都显得不真实了呢。一定要让角色有着脚踏实地的感觉。这一点,我当时也已经意识到了。Q:在《福尔摩斯》之后,你们又制作了《小尼莫》。友永:说到底,这就是公司创办的目的呢。我们在80年代前半期主要就是制作《小尼莫》以及其他海外合作作品,很少涉足到日本的动画当中去。参加《小尼莫》制作的时候我是30岁,而《卡里奥斯特罗之城》是在32岁,到了作品完成都已经36岁了。金田伊功先生在《幻魔大战》当中展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对此我也只是在一旁围观而已。可以说35岁之前,我几乎都在搞《小尼莫》了。因此,当《小尼莫》结束,回到日本动画的时候,我有种自己变成浦岛太郎一般的感觉(笑)。而关于《小尼莫》,我觉得如果能再给一点时间、对于剧情和分镜再精细一点的话,那么就更好了。对此一直感到挺不甘心的。还有,现在回顾起来,我当时就是不断看美国的动画,进行学习和模仿。在制作《小尼莫》的过程当中,我经常来往于日本跟美国两地工作,为此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也颇有感慨万千的感觉。而在这其中,得以让《卡里奥斯特罗之城》诞生,这一点就足够令我满意了。Q:对于友永先生的生涯而言,《福尔摩斯》这部作品到底占据了怎样的位置呢?友永:我在25岁到30岁之前参与制作了《福尔摩斯》,从一个动画师的角度而言,角色这也是最为充实的时期了。并且在跟大冢先生、宫崎骏先生、公司的人以及各方面的人员打交道的过程当中,我再度切身感受到了动画的乐趣。正是有了那一段经历,我才能至今以动画师的身份存在。这就是我对此的感触了。

近日,以狗的形象作为登场人物的知名动画《名侦探福尔摩斯》发售了蓝光BOX。这是一部1981年曾经由宫崎骏 导演负责的作品,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作品一度流产。其后在御厨恭辅导演的指导下,于1984年正式同观众们见面。相信那个时代的人应该都会对于主题曲优美的旋律感到印象深刻吧?这其中,知名动画人友永和秀曾经在早期参与过作品的制作,而近日就有日本媒体对于他进行了专访。■无法媲美近藤的画Q:友永先生当年是作为Telecom Animation Film的一员参与到《名侦探福尔摩斯》的制作当中的,并且早在企划阶段就已经同作品的发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现在,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环境吧。友永:原本这就是一部跟意大利合作的动画,他们那边把设计称为graphic,给人一种《The Pink Panther 》般平面的感觉。但是宫崎骏先生对此却并不感冒。他希望用一种漫画电影的画风,将画面不是平面、而是更像现实空间一般地表现出来。为此跟那边也争执了一番呢(笑)。不过我们这边毕竟是宫崎骏先生在做准备,因此感觉会出现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并且宫崎骏先生一边跟近藤喜文先生沟通,一边创作角色。看着他的身姿,我也模仿他的设计,然后从画影像撷取板开始进入工作状态。Q:影像撷取板也被收录到蓝光BOX里面的,感觉画的分量相当足呢。友永:当时很难弄到伦敦的照片,因此就去了英国的官方国际交流机构,复印各种各样的资料。看着这些资料,我展开想象,觉得如果有哪些哪些镜头的话会让作品变得更加有趣,然后开始绘制。宫崎骏先生、近藤先生以及富泽信雄先生、丹内司先生,再加上我就构成了绘制团队。在原作里面,也会有福尔摩斯使用药物的剧情呢。动画在一开始的时候显得有些严肃,并且也将当时英国的光明面和阴暗面都表现出来了,甚至还体现出了贫富差距。我觉得这一部分挺棒的,为此进行准备。不过最终的成品却让我觉得变得有些傻乎乎的了。Q:近藤先生当时是带着怎样的感受参与到《福尔摩斯》当中的呢?友永:宫崎骏先生思考到底要做一部怎样的作品,而近藤先生就陪着他讨论吧。我觉得这部作品也是深受近藤先生的影响呢,另外他的建议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说到近藤先生,很多人应该会首先想到《红发少女安妮》等作品吧。不过啊,他无论创作搞笑剧情还是作画方面都非常出色,是一个能够驾驭各种画风的人物。另一方面,他也非常关心儿童文学和社会问题。关于这一点,他跟宫崎骏先生之间也进行了各种各样的交流吧。……近藤先生的画虽然没有太多的线条,不过能够给人非常真实的感受。即便只是看了角色表,也能感到人物的身体非常饱满。从这儿就展现出了近藤风格的存在感吧。这并非是画画的技术比较巧妙而已。而是存在着某些不能忽视的东西。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也觉得自己难以跟近藤先生相媲美啊。■经历了《未来少年柯南》、《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然后进入了TelecomQ:据说托度跟斯马依力两个角色就是参考了近藤喜文先生跟友永先生的形象呢。友永:这样的事情都被散布出去了啊(笑)。宫崎骏先生经常把身边人的形象融入到角色当中。例如《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当中,鲁邦他们吃意大利实心面的时候,服侍他们的服务生其实都是有模板了哦。在《福尔摩斯》的时候,我已经稍微有些发福了,所以跟角色的对比就显得很有趣了呢。Q:您跟宫崎骏先生打交道,是从《未来少年柯南》开始的吧?友永:是的呢。我之前是给东映的机器人动画担任原画工作。不过虽然在做机器人动画,但是负责作品角色·作画导演等工作的小松原一男先生以前受到过Aproduction的影响,所以在配角方面经常融入这家公司的要素。因此在描绘机甲剧情的同事,我也在模仿这些具有Aproduction风格的角色是如何活动的。■不管怎样,我想让画面动起来Q:在70年代后半期到80年代初期,回顾Telecom的历史,感觉也是这家公司最热门的时期。友永:是这样呢。以宫崎骏先生、大冢先生为核心,大家都带着“制作新的长篇动画”的气势在工作。我在Oh!production的时候也曾经想过:“那样的公司很有前途,我很想去。”我原本就超喜欢动起来的东西,例如说东映的长篇动画《动物宝岛》、《穿长靴的猫》、《飞翔于空中的幽灵船》都是我喜欢的对象。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如同它们那样动起来。比起TV的少分镜动画,我希望可以不用在乎原画张数,绘制出剧场版长篇来。我希望让人物能够动起来,这种念头比别人都要强。而最初知道宫崎骏制作《福尔摩斯》的时候,我就在想:“可以尽情地大干一场了!”(笑)Q:在您绘制的影像撷取板里面,是否有画面被用到了本篇剧情当中呢?友永:具体倒是没有什么,不过因为我想要绘制战舰,所以在《海底的财宝》(第九集)当中,就想着要不要制作一个跟战舰有关的故事。而从印象深刻的角度而言,我也对于《海底的财宝》这一集的战舰剧情感到记忆犹新。Q:战舰姑且不提,那如山一般的海军人群也给观众很大的冲击。友永:从东映时期开始,我就想着有一天能够画路人角色剧情,就像宫崎骏先生画的那样。因此自己也是蛮拼的(笑)。前几天,我得到了重新看这个战舰剧情的机会,连我自己都震惊了:“居然能够画出这样的东西啊”(笑)。现在虽然不是说天方夜谭,但想要重现这种画面都很难了。动画师就跟运动员一样,如果经常不画画呢,那么无论怎样的高手都会忘记怎么画画了。这一方面是体力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想要画”的斗志问题。两方面都很重要。战舰的剧情包括这些龙套画面在内,我也是全力以赴去绘制,才有这样的结果呢(笑)。毕竟那时候年轻啊~Q:从当时的印象来说,《福尔摩斯》给人一种以前漫画电影般风格的感受,但是应该说制作方也想要体现出现实问题的关系吧,我感觉画面的信息量相当大啊。友永:是这样呢。毕竟当时也有田中敦子女士那样能够绘制豪华原画的人在啊。《蓝色红玉》(第五集)当中,有个镜头是这样的:翼龙飞机跟搬运车相撞,车里面的鸡到处乱跑。而这个镜头就是她通过分镜进行扩展而呈现的。但尽管只有分镜参考,她依然构筑了非常棒的画面。一个女性能够绘制这样的动作戏,恐怕也是凤毛麟角的哦。并且当我看到她的工作时,也产生了斗志,想着:“连她都能做到这一步,那么我还在等什么呢!”只是实际上光是要令宫崎骏先生满意,也就已经让我竭尽全力了……如果说是近藤先生的话,他应该能够比我做的更好才对。另一方面,关于在Aproduction的宫崎骏先生和大冢康生先生的工作,我也只是以局外人的身份围观而已。而当我开始接手《未来少年柯南》的时候,对方问:“要不要来帮把手啊?”于是我们就一同工作了。Q:原来如此。那么之后,您也在Telecom里参与了《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友永:在《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的时候,我还是隶属于 Oh!production的。所以属于外派。而Telecom原本就是藤冈丰社长本着“不做日本电视那种小产业,而是要进军美国”的目的而设立的公司。一开始负责人才培养的是月冈贞夫先生,他认为:“不需要那些受到TV动画影响的家伙”,在培养动画师方面也非常特殊。而在《柯南》之后,大冢先生接手了月冈先生的工作,但那个时候虽然我们也期待能够制作长篇动画,可实际上能够胜任实际工作的原画师几乎都没有了。于是,为了解决现场人手不足的问题,大冢先生就从各家公司发出邀请,让曾经制作《柯南》的人员当中那些可靠的人加入进来。我也就是那个时候被邀请的,以后就直接加入了Telecom。■处在动画变革期的《福尔摩斯》Q:在制作《福尔摩斯》的时候,动画从各种各样的意义而言,都开始意识到“应该重视现实问题”了呢。您是否也这么想呢?友永:确实从“名作系列”那一阵子之后,动画的制作方式也发生了变化。画面也被制作得更加写实了。虽然我当时也想过“要让画面变得更加有现实主义一点”,不过倒是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想着要使用什么样的摄像机进行拍摄、通过镜头的微妙倾斜来改变画面之类的问题。如果一板一眼地制作作品,也就没啥意思了。这一点也让我感受到了时代的变化呢。Q:从这种意义而言,《福尔摩斯》就是一部将漫画风格跟现实主义进行充分融合的作品呢。友永:如果说把握空间的方式变得写实了,那么无论角色做哪些类似于漫画般的喜剧动作,也都显得不真实了呢。一定要让角色有着脚踏实地的感觉。这一点,我当时也已经意识到了。Q:在《福尔摩斯》之后,你们又制作了《小尼莫》。友永:说到底,这就是公司创办的目的呢。我们在80年代前半期主要就是制作《小尼莫》以及其他海外合作作品,很少涉足到日本的动画当中去。参加《小尼莫》制作的时候我是30岁,而《卡里奥斯特罗之城》是在32岁,到了作品完成都已经36岁了。金田伊功先生在《幻魔大战》当中展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对此我也只是在一旁围观而已。可以说35岁之前,我几乎都在搞《小尼莫》了。因此,当《小尼莫》结束,回到日本动画的时候,我有种自己变成浦岛太郎一般的感觉(笑)。而关于《小尼莫》,我觉得如果能再给一点时间、对于剧情和分镜再精细一点的话,那么就更好了。对此一直感到挺不甘心的。还有,现在回顾起来,我当时就是不断看美国的动画,进行学习和模仿。在制作《小尼莫》的过程当中,我经常来往于日本跟美国两地工作,为此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也颇有感慨万千的感觉。而在这其中,得以让《卡里奥斯特罗之城》诞生,这一点就足够令我满意了。Q:对于友永先生的生涯而言,《福尔摩斯》这部作品到底占据了怎样的位置呢?友永:我在25岁到30岁之前参与制作了《福尔摩斯》,从一个动画师的角度而言,角色这也是最为充实的时期了。并且在跟大冢先生、宫崎骏先生、公司的人以及各方面的人员打交道的过程当中,我再度切身感受到了动画的乐趣。正是有了那一段经历,我才能至今以动画师的身份存在。这就是我对此的感触了。

1603 0 0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 泡泡玛特助力武汉一起迎接春天

漫长的冬天过后,春天的脚步渐近,在人民日报发布的立春祝福中,无数网友纷纷发出美好的祝愿。与此同时,抗疫前线也频频传来好消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愈人数总数超过死亡人数;火神山医院的投入使用也为更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创造了更好的医疗条件,这个格外严酷的冬天正在渐渐远去。在此期间,POP MART泡泡玛特也与全国人民一起守望春天的到来。

漫长的冬天过后,春天的脚步渐近,在人民日报发布的立春祝福中,无数网友纷纷发出美好的祝愿。与此同时,抗疫前线也频频传来好消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愈人数总数超过死亡人数;火神山医院的投入使用也为更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创造了更好的医疗条件,这个格外严酷的冬天正在渐渐远去。在此期间,POP MART泡泡玛特也与全国人民一起守望春天的到来。

1625 2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