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人也点头的儿童电影才能算是一部良心作品

2017
06/02
22:58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586
0
0

中国动漫产业新闻网

国漫号
2017
/
06/02
22:58
1586
0
0
犹记得孩童时代的六一,学校会给我们放一天假。那一天,门票相当昂贵的动物园也会为儿童免费。看过珍奇异兽、简单吃过动物园里高于市场价一倍的午餐之后,家人会带我们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消磨一下下午的时光。回家之后的家常便饭似乎也都因为那一天的快乐行程而变得美味起来。

如今六一儿童节早就已经离我很远,但是印入脑子里的好的儿童电影却越来越多。我喜欢研究儿童电影里各式各样的教育方式,相比一般电影,我认为它更有需要做好的压力,首先要让大人也点头,然后才能面对性格各异的孩子们。

所以今天,我们想聊聊熊孩子,想聊聊为什么我们的儿童电影,幼稚得连儿童都嗤之以鼻。

《精灵鼠小弟》是我小时候最最喜欢的儿童电影。脑洞足够大,故事足够嗨,这几天因为做视频的缘故又将这部电影再看了一遍,当真对得起我小时候的信任。仍然温暖,充满乐趣。

今天是2017年的儿童节,可是可供家长为儿童挑选的好片子,竟然一部都没有。从1999年《精灵鼠小弟》上映到现在已经过去将近20年,在这漫长的二十年里,微信壮大到几乎代替QQ,支付宝成为史上最方便的付款工具,而中国电影更多地获得世界关注,中国电影票房也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可是能够上得了台面的儿童电影,却基本上都靠进口。

本着“我为人民看烂片”的奉献精神,我把近年来院线上映过的儿童电影七七八八看了一遍(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真是世上无难事,还真让我分析出了几条重要原因。

首先,主题太过老套,其中的冲突既难成立也毫无美感。很多时候创作者直接用成人视角去创造一个新的儿童故事,本身就在限定自我发挥。

小孩子的想象力有的时候比大人还要漫无边界更加奇妙,但却没能得到肯定,这无疑就是创作上的固步自封。

其次,定位太局限。很多儿童电影的宣传都喜欢强调一句话:“为孩子量身定制”,这都让我很想把海报撕了扔到他们的头上!什么时候儿童作品创作者才能删除“孩子即是幼稚”这样的想法呢?
2017年欧美好的儿童向作品有《欢乐好声音》、《乐高蝙蝠侠大电影》、《魔弦传说》、《了不起的菲丽西》等等,平均豆瓣分数都有7.6分+。

陪小表弟小表妹们去电影院里看这些电影,也像坐上了一列穿过四季、穿过花园、穿过汪洋大海的火车,让我从轻松愉快的氛围里再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妙,更对新一代的小朋友们充满期待。

我坚信好的作品给予人的熏陶,可不只是让他们提高品位这么一点作用而已。

所以,儿童电影至少应该秉承着“感动大人”或者“阖家欢乐”这样的信念去做。

我认为,让大人也点头的儿童电影,才能算是一部真正良心的作品。

最后一点,很多故事的人物形象太单一。不是事业受挫萎靡不振的爸爸,就是忍辱负重有委屈憋着不说的妈妈,而孩子的角色往往在读好书,做个四有五好的小孩里来回周旋,格局太小,走不出去。

我们的儿童也有拯救世界的,但是你拿《巴拉拉小魔仙》和《海洋奇缘》来对比看看,就相形见绌多了。此拯救世界非彼拯救世界,看中国的儿童电影,总给我一种强行拯救世界的感觉,唉,完全不是一回事。

目前我们中国电影市场好的儿童电影当然也有,比如永远不会过气的麦兜系列,就的确是阖家欢乐的电影典型。

可是这一只“低能”猪,为什么就可以拍出无穷无尽的故事呢?因为它没有太大的野心,每一部都在讲同一个主题“他不是低能,他只不过是善良”。

它不追求酷炫的特效,也没有令人头疼的冲突,它只拍生活的小事,给人们带来欢乐带来幸福的同时,一点点小小的对人类的期待也像春风一样吹来,让心里开花的那片田,得到了滋润。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这是这么多年麦兜带给我,带给我们家小朋友的提醒。

《麦兜》系列当然不是纯粹乌托邦,也有拿春田花花合唱团挣来的钱去炒股票然后跑路的不靠谱经纪人;也有泼油漆追债的小混混……现实世界该有的大人的贪心的、虚伪的行为,在作品里一样不缺。

它没有解释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而是以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的视角来看大人如何处理这样的事:“大不了就是回老家养老咯”“不然就搬家吧”“要不要给你换一家幼儿园”。

即使是风风火火的麦太,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抱怨两句也会马上意识到不能太down,马上教麦兜振奋精神,就算麦兜是一只什么都不懂小猪猪。

反观每年暑期档都要来打酱油的《赛尔号》、《摩尔庄园》等电影,还是停留在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拯救世界的阶段,缺少更深入一层的社会思考。

因为《麦兜》这样优秀的作品的存在,让我相信中国的儿童电影创作者仍有无限的潜力。我认为假以时日,中国的创作者也能够拍出更多更认真善良的优秀儿童作品,我对你们仍然充满信心。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动漫水平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社会教养水准

▲ 宫崎骏动画电影《魔女宅急便》动漫作为社会日常教养黄德海忘了哪个西方思想家曾经说过,“小说是18世纪以来日常教养最重要的构成部分”。而现在,随着人数的持续增加和受众的更为广泛,动漫之于我们的日常教养,很可能会发展成小说在此前的时代扮演的角色。动漫的水平,或许就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我们社会日常教养的水准。前几年,我随一个旅游团去日本,同住的是一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自从留意这个现象以来,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从而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一旦涉及教养,就不免堕入说教的彀中,从而,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从而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沈从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作的《抽象的抒情》中说,在他那个年代,因为各种原因,“艺术中千百年来的以个体为中心的追求完整、追求永恒的某种创造热情,某种创造基本动力,某种不大现实的狂妄理想(唯我为主的艺术家情感)被摧毁了”。而在我们的时代,沈从文面对的问题并未全部消除,商业社会的逼迫却接踵而来。短视的社会和资本,当然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双重挤压之下,我们很难奢望在目前的国内动漫中,看到作为其品质基本指标的想象力。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卓绝的诗歌……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一切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我们目前的动漫,缺乏的正是这种调整和转化的能力。而当动漫自身就缺乏想象这项极为重要的教养时,我们还能期待它传达出什么更为有益的东西呢?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三国》《水浒》以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得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德国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一掷千金,凭空呼唤出色的中国动漫,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还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 宫崎骏动画电影《魔女宅急便》动漫作为社会日常教养黄德海忘了哪个西方思想家曾经说过,“小说是18世纪以来日常教养最重要的构成部分”。而现在,随着人数的持续增加和受众的更为广泛,动漫之于我们的日常教养,很可能会发展成小说在此前的时代扮演的角色。动漫的水平,或许就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我们社会日常教养的水准。前几年,我随一个旅游团去日本,同住的是一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自从留意这个现象以来,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从而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一旦涉及教养,就不免堕入说教的彀中,从而,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从而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寓教于乐,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沈从文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写作的《抽象的抒情》中说,在他那个年代,因为各种原因,“艺术中千百年来的以个体为中心的追求完整、追求永恒的某种创造热情,某种创造基本动力,某种不大现实的狂妄理想(唯我为主的艺术家情感)被摧毁了”。而在我们的时代,沈从文面对的问题并未全部消除,商业社会的逼迫却接踵而来。短视的社会和资本,当然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双重挤压之下,我们很难奢望在目前的国内动漫中,看到作为其品质基本指标的想象力。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卓绝的诗歌……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一切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我们目前的动漫,缺乏的正是这种调整和转化的能力。而当动漫自身就缺乏想象这项极为重要的教养时,我们还能期待它传达出什么更为有益的东西呢?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三国》《水浒》以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得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德国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一掷千金,凭空呼唤出色的中国动漫,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还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1538 0 0

索尼重启动画片《精灵鼠小弟》:童年玩伴又回来了!

小老鼠 Stuart 即将回归大银幕。索尼影业和 Red Wagon 影业将合作制作《精灵鼠小弟 4》,重启这部曾陪伴了不少人童年的动画电影。影片的具体信息和档期尚未公布。道格拉斯·威克和露西·费舍尔这对夫妻档会再次担任制作人。同时,他们也是 Red Wagon 影业公司的创始人,其代表作包括《小飞侠彼得潘》、《艺妓回忆录》、《了不起的盖茨比》等片。《精灵鼠小弟》系列是对美国作家 E·B· 怀特同名经典作品的改编,原著被誉为是怀特三部“二十世纪读者最多、最受爱戴的童话”之一。而这些改编则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认识了这只穿着红毛衣和帆布鞋的白色小老鼠。该系列影片的第一部上映于 1999 年底,由哥伦比亚公司发行。通过三维动画形象、真人和动物的共同表演,为观众呈现了一部幽默、精彩的影片。影片刚上映便横扫美国电影市场,连续数周保持全美电影票房排行冠军,最终在全球揽下 3 亿美元的票房。看到《精灵鼠小弟 1》在全球反响不错,哥伦比亚公司趁胜追击,于 2002 年时又推出续集。但这次的票房表现却不尽人意,只获得 1.7 亿的票房。到 2005 年,《精灵鼠小弟 3》上映。索尼影业这次更是放弃了真人与动画结合的方式,直接以 2D 动画形式推出。结果,票房惨淡,全球票房仅过 1100 万美元。看到《精灵鼠小弟》系列前三部上映后的票房呈直线下降,不禁让人有些担心即将到来的第四部会引起怎样的反响,票房是否会再一次遭遇滑铁卢。但不管怎么样,都还是会有人去看的。借用 Reels 公司詹姆斯·普拉斯对《精灵鼠小弟 3》的评价:“4 个人里面会有 2.5 个人去看这部电影的。孩子们仍然会喜欢它。”

小老鼠 Stuart 即将回归大银幕。索尼影业和 Red Wagon 影业将合作制作《精灵鼠小弟 4》,重启这部曾陪伴了不少人童年的动画电影。影片的具体信息和档期尚未公布。道格拉斯·威克和露西·费舍尔这对夫妻档会再次担任制作人。同时,他们也是 Red Wagon 影业公司的创始人,其代表作包括《小飞侠彼得潘》、《艺妓回忆录》、《了不起的盖茨比》等片。《精灵鼠小弟》系列是对美国作家 E·B· 怀特同名经典作品的改编,原著被誉为是怀特三部“二十世纪读者最多、最受爱戴的童话”之一。而这些改编则让全世界的人们都认识了这只穿着红毛衣和帆布鞋的白色小老鼠。该系列影片的第一部上映于 1999 年底,由哥伦比亚公司发行。通过三维动画形象、真人和动物的共同表演,为观众呈现了一部幽默、精彩的影片。影片刚上映便横扫美国电影市场,连续数周保持全美电影票房排行冠军,最终在全球揽下 3 亿美元的票房。看到《精灵鼠小弟 1》在全球反响不错,哥伦比亚公司趁胜追击,于 2002 年时又推出续集。但这次的票房表现却不尽人意,只获得 1.7 亿的票房。到 2005 年,《精灵鼠小弟 3》上映。索尼影业这次更是放弃了真人与动画结合的方式,直接以 2D 动画形式推出。结果,票房惨淡,全球票房仅过 1100 万美元。看到《精灵鼠小弟》系列前三部上映后的票房呈直线下降,不禁让人有些担心即将到来的第四部会引起怎样的反响,票房是否会再一次遭遇滑铁卢。但不管怎么样,都还是会有人去看的。借用 Reels 公司詹姆斯·普拉斯对《精灵鼠小弟 3》的评价:“4 个人里面会有 2.5 个人去看这部电影的。孩子们仍然会喜欢它。”

1471 0 0

梦工厂3D动画《眼镜狗和眼镜男孩》首曝预告 穿越时空埃及冒险

梦工厂最新3D动画《眼镜狗和眼镜男孩》今日发布首款预告片(德语版,稍后更新英语版)。《眼镜狗和眼镜男孩》的预告除了呈现眼镜狗与男孩的穿越冒险之外,也以眼镜狗如“哆啦A梦”一般的万能特性呼应了日前曝光的一组眼镜狗“穿越”海报。海报上眼镜狗COS了各国历史名人,也预示着在片中这位神奇的动物角色将是一位“多面手”。《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在线播放地址:http://movie.chncomic.com/show-239.html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的故事主线聚焦于“眼镜男孩”谢尔曼和智慧狗“皮博迪”乘坐名为“WABAC”的时间旅行机器穿越时空,探究历史,到古埃及等地四处冒险。从预告来看,很容易感觉出男孩谢尔曼和狗狗之间近似于父子的关系,这位狗爸爸为淘气儿子伤透了脑筋,不但要鞍前马后效劳着,还因为要帮他修复与女同学竞争而犯下的错误,而走上穿越之旅。虽然有穿越等科幻元素,但《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影片主创早前曾表示,该片不会集中表现“时光旅行”,而更多是讲述两位主角最初的故事。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这两个动画角色,并不被人广泛熟悉,他们第一次出现在《波波鹿与飞天鼠》节目中是1959年。“眼镜狗”在它的种群中算是异常性遗传,因为它比同类的智商要高出很多,因此遭到遗弃,但顽强生存下来。“眼镜男孩”则是一个萌物,长着一双大大的眼镜,看起来天真幼稚,喜欢冒险。而眼镜狗将以他的超级智商,帮助他最为信赖的小男孩谢尔曼。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导演是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等片的罗伯·明可夫,“眼镜狗”将由喜剧演员泰·布利尔(《摩登家庭》《早间主播》)配音,小演员麦克斯·查尔斯为“眼镜男孩”谢尔曼配音。3D动画《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将于2014年3月7日北美3D上映。

梦工厂最新3D动画《眼镜狗和眼镜男孩》今日发布首款预告片(德语版,稍后更新英语版)。《眼镜狗和眼镜男孩》的预告除了呈现眼镜狗与男孩的穿越冒险之外,也以眼镜狗如“哆啦A梦”一般的万能特性呼应了日前曝光的一组眼镜狗“穿越”海报。海报上眼镜狗COS了各国历史名人,也预示着在片中这位神奇的动物角色将是一位“多面手”。《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在线播放地址:http://movie.chncomic.com/show-239.html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的故事主线聚焦于“眼镜男孩”谢尔曼和智慧狗“皮博迪”乘坐名为“WABAC”的时间旅行机器穿越时空,探究历史,到古埃及等地四处冒险。从预告来看,很容易感觉出男孩谢尔曼和狗狗之间近似于父子的关系,这位狗爸爸为淘气儿子伤透了脑筋,不但要鞍前马后效劳着,还因为要帮他修复与女同学竞争而犯下的错误,而走上穿越之旅。虽然有穿越等科幻元素,但《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影片主创早前曾表示,该片不会集中表现“时光旅行”,而更多是讲述两位主角最初的故事。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这两个动画角色,并不被人广泛熟悉,他们第一次出现在《波波鹿与飞天鼠》节目中是1959年。“眼镜狗”在它的种群中算是异常性遗传,因为它比同类的智商要高出很多,因此遭到遗弃,但顽强生存下来。“眼镜男孩”则是一个萌物,长着一双大大的眼镜,看起来天真幼稚,喜欢冒险。而眼镜狗将以他的超级智商,帮助他最为信赖的小男孩谢尔曼。 《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导演是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等片的罗伯·明可夫,“眼镜狗”将由喜剧演员泰·布利尔(《摩登家庭》《早间主播》)配音,小演员麦克斯·查尔斯为“眼镜男孩”谢尔曼配音。3D动画《眼镜狗和眼镜男孩》将于2014年3月7日北美3D上映。

Mtime时光网 3320天前
1661 0 0

3D动画电影《天才眼镜狗》发行中文蓝光

由美国梦工厂影业出品3D动画电影《天才眼镜狗》国版3D蓝光、2D蓝光及DVD现已发行。影片导演是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等片的罗伯·明可夫,“眼镜狗”将由喜剧演员泰·布利尔(《摩登家庭》《早间主播》)配音,小演员麦克斯·查尔斯为“眼镜男孩”谢尔曼配音,而此次发行的国版蓝光也将收录院线版由黄渤及贾玲配音的普通话声轨,2D蓝光花絮将收录近一小时的精彩幕后制作内容。根据知名票房网站Mojo的数据,该片全球票房已超2.72亿美元。《天才眼镜狗》以3D动画的视觉形态将想像力发挥到更高段位,开始一场穿越时空的冒险。导演罗伯·明可夫在拍摄时最大的感受是:“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没有比穿越更美好的童年了!”影片中的“狗爸”皮博迪先生,有着极为先进的育儿经验——他可不想用填鸭式的教育,毁掉儿子舍曼短暂而美好的童年。在时光机的帮助下,父子俩在陌生的时空里不断遭遇突发状况,也在不同的国家,面临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文化碰撞,但每一次化险为夷,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爷俩在旅行中一同成长,小舍曼逐渐变成了一个与众不同、善良聪慧的好孩子。影片的动画总监杰森·施莱弗尔说:“他永远处变不惊,帮皮博迪找出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对我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施莱弗尔还特别研究了舍曼的“小朋友形象”,他观察了自己的孩子,看他们怎么应对突发情况,然后将这些反应和行为的细节融入电影,让他显得特别真实。据悉,由新索音乐发行的《天才眼镜狗》中文蓝光将同时发行2D、3D蓝光,2D蓝光将收录包括"天才眼镜狗旅程"、"历史之最大秘密"、"畅游时光机"等花絮内容;蓝光正片视频采用1080P1.85:1高清画面,采用院线版普通话 Dolby Digital 5.1配音及中文简体字幕。影片国版蓝光及DVD将在京东、亚马逊、1080t.com及全国新华书店有售。原标题:《天才眼镜狗》发行中文蓝光 揭秘精彩时光旅程来源:网易娱乐

由美国梦工厂影业出品3D动画电影《天才眼镜狗》国版3D蓝光、2D蓝光及DVD现已发行。影片导演是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等片的罗伯·明可夫,“眼镜狗”将由喜剧演员泰·布利尔(《摩登家庭》《早间主播》)配音,小演员麦克斯·查尔斯为“眼镜男孩”谢尔曼配音,而此次发行的国版蓝光也将收录院线版由黄渤及贾玲配音的普通话声轨,2D蓝光花絮将收录近一小时的精彩幕后制作内容。根据知名票房网站Mojo的数据,该片全球票房已超2.72亿美元。《天才眼镜狗》以3D动画的视觉形态将想像力发挥到更高段位,开始一场穿越时空的冒险。导演罗伯·明可夫在拍摄时最大的感受是:“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没有比穿越更美好的童年了!”影片中的“狗爸”皮博迪先生,有着极为先进的育儿经验——他可不想用填鸭式的教育,毁掉儿子舍曼短暂而美好的童年。在时光机的帮助下,父子俩在陌生的时空里不断遭遇突发状况,也在不同的国家,面临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文化碰撞,但每一次化险为夷,都是一次宝贵的经验,爷俩在旅行中一同成长,小舍曼逐渐变成了一个与众不同、善良聪慧的好孩子。影片的动画总监杰森·施莱弗尔说:“他永远处变不惊,帮皮博迪找出最有效的应对方式,对我来说是个很有意思的过程。”施莱弗尔还特别研究了舍曼的“小朋友形象”,他观察了自己的孩子,看他们怎么应对突发情况,然后将这些反应和行为的细节融入电影,让他显得特别真实。据悉,由新索音乐发行的《天才眼镜狗》中文蓝光将同时发行2D、3D蓝光,2D蓝光将收录包括"天才眼镜狗旅程"、"历史之最大秘密"、"畅游时光机"等花絮内容;蓝光正片视频采用1080P1.85:1高清画面,采用院线版普通话 Dolby Digital 5.1配音及中文简体字幕。影片国版蓝光及DVD将在京东、亚马逊、1080t.com及全国新华书店有售。原标题:《天才眼镜狗》发行中文蓝光 揭秘精彩时光旅程来源:网易娱乐

2033 0 0

动漫是社会的日常教养

前几年,我去日本,同住的是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短视的社会和资本,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甚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的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前几年,我去日本,同住的是位比我年龄稍长的历史老师。有天晚上回去较早,还不是睡觉的时间,我们就打开了宾馆里的电视。日本的电视台,如果不付费,能看的只有有限几个,大多还是公共新闻频道,对不懂日语的我们,实在勾不起什么兴致。在不停换台的过程中,忽然看到一个画面——小女孩骑着扫帚从天而降,因为扰乱交通,被交警逮个正着,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替她解了围,并准备上前搭讪——没错,是宫崎骏的《小魔女宅急送》。历史老师跟我说,这个动漫他很喜欢,在国内已经看了五六遍,现在即便全是日语,他也几乎背得出小男孩和小魔女的对话。小男孩鲁莽地上前,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大通,然后,小魔女跟他说:“如果刚刚是你救了我,我谢谢你。可是我没有请你来救我啊。没有经过自我介绍,就向女生搭讪,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我发现,在大部分国外动漫里,这样的日常教养内容随处可见。如果嫌这样的日常教养还太普通,那么,听听《钢之炼金术师》的片头不断重复的话吧:“人没有牺牲就什么都得不到,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而这,还只是这部成长动漫日常教养的起点。目前的国内动漫,往往自以为是地迁就儿童的认知能力,故意把情节放慢,把对话变啰嗦,把复杂的人生处理得简单……如此,动漫的水准也与动漫的受众一起低龄化了。为了避免在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含糊其辞,必须指出,这里所说的日常教养,是蕴含在作品中的——动漫也不欢迎说教,即便其受众真的只是儿童。有人曾问E.B.怀特,“写像《夏洛的网》和《精灵鼠小弟》这样的儿童故事需要换档变位吗?您的写作有没有针对某个特定年龄群的读者?”怀特答:“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了写,而不是往浅了写。孩子的要求是很高的。他们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只要你的创作态度是真实的,是无所畏惧的,是澄澈的,他们便会接受你奉上的一切东西。”有志于动漫的人,应该把怀特的这段话置于座右,不断激励自己在创作中奉献出自己最完美的心智。古罗马诗人贺拉斯在《诗艺》里说:“诗人的愿望应该是给人益处和乐趣,他写的东西应该给人以快感,同时对生活有帮助,既劝谕读者,又使他喜爱,才能符合众望。”不光是诗,任何艺术作品,当然包括动漫,在关涉日常教养的同时,都必须保持作品自身的艺术完整度。或者,也可以更为明确地说,不管多么重要的日常教养,都必须以敏锐而丰富的想象力呈现出来。不幸,想象力,正是目前的国内动漫最为缺乏的。短视的社会和资本,不会对需要在作品细节中反复尝试的想象力保持耐心。说到想象力,难免会有一种误解,觉得只要想象出一种奇异或罕见的东西,就是想象力了。我们有那么丰富的文化宝库,古老的神话、美丽的传说……只要动漫创作者从中撷取一点,在里面搅合进一点现代思想,变出各种新花样,不就自动拥有了想象力?但这只是想象力的一部分,还算不上完整。完整的想象力,就像普鲁斯特说的,是一种转化及调整已知的能力。拥有这种能力,才能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艺术世界,而角色,也要生动地置身这个世界之中。老实说,当看到《海贼王》把《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甚至《格列佛游记》《木偶奇遇记》完美地转化为“大海贼时代”的各色人物和故事时,我羡慕的有些绝望——觉得好运气太垂青日本动漫界了,居然送给了他们如此出色的天才。不过,有句谚语说得好,“好运从来是一种品质”,与其期待天才横空出世,不如放低身段,踏踏实实从提高我们的日常教养开始。

1484 0 0

梦工厂动画CEO透露《怪物史瑞克5》即将登上大银幕

梦工厂动画CEO杰弗里-卡森伯格在美国时间本周二在福克斯商业网络的直播节目中透露,在休息一段时间后,《怪物史瑞克5》即将登上大银幕。《怪物史瑞克4》在2010年上映,全球票房高达7.5亿美元。杰弗里-卡森伯格在采访时说:“你可以相信,我们不会让这个系列终结的。故事尚未结束,更重要的是,史瑞克自己也觉得没演够呢。”尽管目前关于这这部续作的进一步情况尚不明朗,但是该系列4部作品的票房总额高达29亿美元,商业价值巨大。本周一,梦工厂刚刚宣布了自己和梅林娱乐公司联手打造的《怪物史瑞克》系列主题公园的消息。这个名字定为“史瑞克的冒险之旅”的公园占地面积大约为2万平方英尺,地点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将于2015年夏季对外开放。梦工厂旗下《马达加斯加》、《功夫熊猫》、《驯龙高手》等动画片中的主角们也会出现在公园中。据悉,梦工场继叫好又叫座的《疯狂原始人》之后的新作《天才眼镜狗》即将3月份在中国上映。影片将美国喻户晓的卡通人物“眼睛狗——皮博迪先生”和小男孩“舍曼”两个经典角色,以全新故事加以动画特效搬上大银幕。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和《功夫之王》的罗伯-明可夫担任导演。

梦工厂动画CEO杰弗里-卡森伯格在美国时间本周二在福克斯商业网络的直播节目中透露,在休息一段时间后,《怪物史瑞克5》即将登上大银幕。《怪物史瑞克4》在2010年上映,全球票房高达7.5亿美元。杰弗里-卡森伯格在采访时说:“你可以相信,我们不会让这个系列终结的。故事尚未结束,更重要的是,史瑞克自己也觉得没演够呢。”尽管目前关于这这部续作的进一步情况尚不明朗,但是该系列4部作品的票房总额高达29亿美元,商业价值巨大。本周一,梦工厂刚刚宣布了自己和梅林娱乐公司联手打造的《怪物史瑞克》系列主题公园的消息。这个名字定为“史瑞克的冒险之旅”的公园占地面积大约为2万平方英尺,地点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将于2015年夏季对外开放。梦工厂旗下《马达加斯加》、《功夫熊猫》、《驯龙高手》等动画片中的主角们也会出现在公园中。据悉,梦工场继叫好又叫座的《疯狂原始人》之后的新作《天才眼镜狗》即将3月份在中国上映。影片将美国喻户晓的卡通人物“眼睛狗——皮博迪先生”和小男孩“舍曼”两个经典角色,以全新故事加以动画特效搬上大银幕。曾执导过《狮子王》、《精灵鼠小弟》和《功夫之王》的罗伯-明可夫担任导演。

1403 0 0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