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改编动漫将成国漫中的新生力量

2016
12/20
13:40

凤凰网游戏

国漫号
分享
数据
1296
0
0

凤凰网游戏

国漫号
2016
/
12/20
13:40
1296
0
0

近日,艾瑞咨询发布了《2017年最具改编动画潜力的网络小说榜》,其分析认为,网络文学改编动漫将成为国漫中重要的新生力量,推动国漫产业快速发展。而纵观榜单,不难发现其中不少耳熟能详的网络小说均出自于阅文集团。


(全职高手动画截图)


近年来,在泛娱乐IP衍生的行业大趋势下,网文与二次元、动漫的结合日渐紧密,相互衍生不断丰富。网络文学改编漫画作品具备一些先天的优势,首先是网络文学与动漫用户都集中在年轻一代人群,重合度高;其次是优秀网络作品的情节内容富于想象力,具备较高的内容价值和改编潜力;再次,优秀网络文学作品本身已经汇聚了大量粉丝,这些粉丝是网文改编漫画最忠诚的观众和传播者。综合来看,网络文学改编动漫将成为国漫中重要的新生力量,推动国漫产业快速发展。


作为当之无愧的国内最大文学IP源头,2016年阅文集团在动画IP原著输出方面成绩亮眼,诞生了多部成绩优秀的动画改编作品。据统计,《择天记》两季总点击近3亿,并开创全付费点击模式的动画先河;《全职法师》第一季12集以1.2亿的播放量收官,辐射海内外;《国民老公带回家》5天点击破千万,掀起女性题材作品的新高峰;《女娲成长日记》首日点击也高达400万。其中,作为阅文集团今年推出的第三部动画,《全职法师》的骄人成绩令行业瞩目,不仅点击口碑双丰收,还有粉丝自发进行圣地巡礼。



而随着2017年,《斗破苍穹》《全职高手》等更多超级IP动画的开播,国漫产业也即将迎来大爆发。现如今阅文集团已然成为国内出品动画数量最多的公司,在谈及明年的规划时,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也不止一次表示,“阅文明年在动画方面会有更大的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榜单中的《幻游猎人》和《修真四万年》两部作品的题材均属于科幻类型。其中,《幻游猎人》已经改编成手游,输出日韩等地,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与口碑。相信科幻题材和动画的结合,将会进一步推进科幻IP的发展,将其从小众化向主流视野迈进。同样值得注意的另一部作品《美食供应商》,据悉该部作品上架38小时就突破2万订阅,最高订阅量突破5万,是非常贴近生活的美食题材。众所周知,美食元素在国产动画中的比重却相对较轻,或许这部作品的改编可以给到我们无限的惊喜。而网络文学第一吐槽大师国王陛下的新作《崩坏星河》在此次榜单的第28名,该部作品的动画化,或许会延续其之前作品的一贯风格,让人耳目一新!此外,多部大神作家的经典作品,如《星辰变》、《武动乾坤》、《斗战狂潮》等也毫无意外地名列其中。

和大多数动画制作公司不同的是,阅文集团切入二次元的角度虽然也是内容,但维度更广——首先,它提供一个好的故事;其次,它并未把自己局限在二次元用户群体中,阅文的动画针对的是整个文娱行业的用户;阅文做的不仅是动画,而是整个IP泛娱乐产业链开发的前置。

今年6月,阅文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度,以IP串联起产业链的上下游。在这里,阅文扮演的不是制作者,也不是IP贩卖方的角色,而是将自己打造成一个生态平台。由阅文来控制IP的开发方向、节奏,作者、生产者,影视、游戏、动漫等制作公司参与进来,成为这个生态里精准的一环。IP共营合伙人制,关键词还在“共营”和“合伙”上,“共营”让“泛娱乐”的联动落到实处。而在这张榜单中有多少部阅文集团明年的动画项目暂且不得而知,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榜单里的这些作品无论是在动画市场,还是整个IP产业链上都具有强劲的冲击力。

关于阅文集团:

阅文集团由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是目前中国引领行业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旗下囊括QQ阅读、起点中文网等业界知名品牌,拥有1000万部作品储备、400万名创作者,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触达6亿用户,无论在内容的品质数量、作者影响力还是IP价值上,都已成为行业的引领者。

附:2017年最具改编动画潜力的网络小说榜




免责声明:中国动漫产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同类推荐

阅文集团首部自制动画《择天记》第一季完美收官 人气口碑双丰收

2015年可谓是“国漫崛起“的一年,随着《十万个冷笑话》、《大圣归来》等作品的爆红,越来越多的二次元群体以及大众将目光投向了国漫市场。也是在这一年,动漫用户迎来井喷式的发展,整个二次元人群达到2.2亿,其中核心动漫粉丝有6000万受众之多。随着IP的泛娱乐席卷各文化领域,作为国内最大的IP源头——阅文集团的首部自制动画《择天记》第一季也于近期完美收官,赢得人气口碑双丰收。(上图:《择天记》动画海报)首部动画化IP交出成绩单:13集收获上亿点击量作为国内领先的数字阅读品牌与IP源头,阅文集团旗下囊括了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华文天下、懒人听书等数字阅读及出版平台,拥有业内最为庞大和完备的内容品牌矩阵,与丰富的IP成功运作经验。作为阅文集团明星IP战略重点操作样本的《择天记》,源自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猫腻于2014年5月在创世中文网正式连载的一部网络玄幻小说,并迅速成为了全网最具人气的当红IP。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不仅吸引了数亿的全网点击量,长期稳居全网小说排行榜前列,也一直是各类IP开发商关注的焦点和IP议题的常客。在泛娱乐的IP战略指导下,阅文集团围绕《择天记》的IP开发,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与巨人网络“书游同步”开发网游,周边产品热销,舞台剧上演,与腾讯影业、柠萌影业、湖南卫视以及腾讯视频五家强强联手打造的影视剧明年将登陆荧屏,电子漫画同步火热连载中,实体书首印高达十万册,加之眼下大投入精心制作的动画片第一季完美收官,至此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IP产业链。在2014年5月猫腻新书《择天记》的发布会上,阅文集团公开宣布将斥资5000万针对作品同步展开动画制作,被誉为是中国原创文学界首部正式动画化的网文作品。而作为这样一部带着多个“首次“头衔的作品,《择天记》动画也展现出不俗的成绩。自2015年7月于腾讯视频全网独播以来,始终位于网站热门的前列。随着12月23日《择天记》第13集的播出,第一季也正式完结,截至2015年12月28日,该动画总播放量已高达近亿。值得关注的是,在《择天记》第一季13集动画中,其中第1集更以突破1500万点击的成绩创下腾讯视频单集动画的最高纪录,网友热议不断,已成为2015年国漫中不容忽视的一颗新星。阅文年轻制作团队凭《择天记》动画斩获国际大奖在12月26日于澳门举行的首届“亚太动漫大奖”(2015 Asia Pacific Animation&Comics Awards)上,阅文集团首部自制动画《择天记》凭借其精良的制作以及超高的人气,一举斩获“亚太最佳网络动画奖“。《择天记》动画总监制吴梅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表示,“作为一部动画的总监制,最骄傲的莫过于动画不仅可以得到观众的认可,得到业界的专业认定。第二季一定会在第一季的基础上吸取经验继续努力,不辜负大家的喜爱,也请大家期待!”(上图:《择天记》动画斩获首届 “亚太最佳网络动画奖“)透过早前网上发布的《择天记》制作花絮纪录片,不难看出,动画制作人王芸与动画总监制吴梅等均为8090后,年轻的制作团队也给作品带来了年轻的朝气,她们凭借坚持的冲劲,克服了本土团队与动画片原画等日方团队之间存在的中日文化差异等问题,成功地完成了第一季作品。在谈及阅文选择自制动画时,《择天记》动画制作人、阅文集团版权营销高级总监王芸曾表示,“动画和网络文学作品有很多相似之处,用户群体也都覆盖了80、90甚至00后,在内容上的契合度也会比较高,动画是将网络文学作品从文字转化成视频形象的一个最好的契机。目前的《择天记》动画第一季还有些许不成熟的地方,后续会不断吸取经验,在学习中慢慢进步。“《择天记》动画化的成功无疑为国内网络文学向动画领域的拓展开了个好头,拓宽了国漫市场,也为阅文集团的全产业链IP运作提供了更大空间。据透露,《择天记》动画第二季也已经在筹备中,预计于2016年问世。

2015年可谓是“国漫崛起“的一年,随着《十万个冷笑话》、《大圣归来》等作品的爆红,越来越多的二次元群体以及大众将目光投向了国漫市场。也是在这一年,动漫用户迎来井喷式的发展,整个二次元人群达到2.2亿,其中核心动漫粉丝有6000万受众之多。随着IP的泛娱乐席卷各文化领域,作为国内最大的IP源头——阅文集团的首部自制动画《择天记》第一季也于近期完美收官,赢得人气口碑双丰收。(上图:《择天记》动画海报)首部动画化IP交出成绩单:13集收获上亿点击量作为国内领先的数字阅读品牌与IP源头,阅文集团旗下囊括了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华文天下、懒人听书等数字阅读及出版平台,拥有业内最为庞大和完备的内容品牌矩阵,与丰富的IP成功运作经验。作为阅文集团明星IP战略重点操作样本的《择天记》,源自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猫腻于2014年5月在创世中文网正式连载的一部网络玄幻小说,并迅速成为了全网最具人气的当红IP。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不仅吸引了数亿的全网点击量,长期稳居全网小说排行榜前列,也一直是各类IP开发商关注的焦点和IP议题的常客。在泛娱乐的IP战略指导下,阅文集团围绕《择天记》的IP开发,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与巨人网络“书游同步”开发网游,周边产品热销,舞台剧上演,与腾讯影业、柠萌影业、湖南卫视以及腾讯视频五家强强联手打造的影视剧明年将登陆荧屏,电子漫画同步火热连载中,实体书首印高达十万册,加之眼下大投入精心制作的动画片第一季完美收官,至此已形成了一个完整的IP产业链。在2014年5月猫腻新书《择天记》的发布会上,阅文集团公开宣布将斥资5000万针对作品同步展开动画制作,被誉为是中国原创文学界首部正式动画化的网文作品。而作为这样一部带着多个“首次“头衔的作品,《择天记》动画也展现出不俗的成绩。自2015年7月于腾讯视频全网独播以来,始终位于网站热门的前列。随着12月23日《择天记》第13集的播出,第一季也正式完结,截至2015年12月28日,该动画总播放量已高达近亿。值得关注的是,在《择天记》第一季13集动画中,其中第1集更以突破1500万点击的成绩创下腾讯视频单集动画的最高纪录,网友热议不断,已成为2015年国漫中不容忽视的一颗新星。阅文年轻制作团队凭《择天记》动画斩获国际大奖在12月26日于澳门举行的首届“亚太动漫大奖”(2015 Asia Pacific Animation&Comics Awards)上,阅文集团首部自制动画《择天记》凭借其精良的制作以及超高的人气,一举斩获“亚太最佳网络动画奖“。《择天记》动画总监制吴梅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表示,“作为一部动画的总监制,最骄傲的莫过于动画不仅可以得到观众的认可,得到业界的专业认定。第二季一定会在第一季的基础上吸取经验继续努力,不辜负大家的喜爱,也请大家期待!”(上图:《择天记》动画斩获首届 “亚太最佳网络动画奖“)透过早前网上发布的《择天记》制作花絮纪录片,不难看出,动画制作人王芸与动画总监制吴梅等均为8090后,年轻的制作团队也给作品带来了年轻的朝气,她们凭借坚持的冲劲,克服了本土团队与动画片原画等日方团队之间存在的中日文化差异等问题,成功地完成了第一季作品。在谈及阅文选择自制动画时,《择天记》动画制作人、阅文集团版权营销高级总监王芸曾表示,“动画和网络文学作品有很多相似之处,用户群体也都覆盖了80、90甚至00后,在内容上的契合度也会比较高,动画是将网络文学作品从文字转化成视频形象的一个最好的契机。目前的《择天记》动画第一季还有些许不成熟的地方,后续会不断吸取经验,在学习中慢慢进步。“《择天记》动画化的成功无疑为国内网络文学向动画领域的拓展开了个好头,拓宽了国漫市场,也为阅文集团的全产业链IP运作提供了更大空间。据透露,《择天记》动画第二季也已经在筹备中,预计于2016年问世。

1165 0 0

即将上线的动画《全职高手》 又将是IP产业链的一场联欢

上周,腾讯联合阅文集团、飞流移动、B站、东申影业举办发布会,宣布将于4月7日正式上线《全职高手》动画版。与其说这是一场动画发布会,倒不如说是一场IP产业链上各方的大联欢。以1728章连载完结的《全职高手》是网络文学中少有的游戏题材作品,俗称“网游文”,目前拥有30亿次点击量,原作者蝴蝶蓝用三年时间,讲述了网游顶尖高手叶修,在因故沉沦为网吧网管后,重返巅峰的故事。《全职高手》是个好IP。热血的青春题材、出色的人设和饱受好评的剧情让这部作品获得了远超普通网文的影响力和人气。在网络上,全职粉丝们用“此生无悔入荣耀”等自我认同极高的语句表达对小说的喜爱。即使完结已近三年,但《全职高手》还是以21080的百度搜索推荐数长期占据网游小说榜单冠军,新浪微博提及量也达到了2300万。这也是各方看中《全职高手》改编潜力的原因。腾讯视频总编辑、动画出品人王娟回忆说,在两年前腾讯启动“青春国漫剧场”战略时,宣布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全职高手》。飞流的动作也不慢,拿下改编权后,同名游戏便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及反复打磨中。目前产品正处于封测阶段。为此他们还投入了相当的资源,王娟说他们几乎集结了国内最顶级的资源放在这部动画上,画面上已经做到让一集《全职高手》华丽度不亚于剧场版动画,这点从预告片和发布会现场片花中就可以看出。在游戏上,飞流的做法是,从全职粉丝中招募内容官、剧情策划,保证游戏创作贴合原作。这种网文IP改编动漫并推出同名手游的全方位包装模式对各方来说也是相当新鲜的,尽管已经不是网文IP第一次动画改编合作——《择天记》动画版已经播出了两季,《斗破苍穹》也在今年1月上线,《女娲成长日记》《国民老公带回家》改编动画也已在去年开花结果。但《全职高手》做得更多,腾讯动漫中心总监金文君认为,手游版的联动,让他们未来可以在更多动漫产品上进行类似尝试。而对已经和腾讯在不同领域合作过两次的飞流而言,围绕一个超级IP打造产品,显然收益更大。由于故事背景和人物设定有着改编游戏的天然基因,除了动画,粉丝们还有机会在游戏中探寻原著的剧情、人物和场景。 飞流CMO李勍表示,在腾讯视频和阅文集团两个强大的合作伙伴支持下,动画和游戏将打通不同层面用户的需求点,并结合许多创新尝试。希望力争将最完美的荣耀世界呈现给大家,让用户真正回到故事当中体验到真实的参与感和一些完全不同的乐趣。之于《全职高手》本身,原作、动画与游戏三方统合之后,顶级IP的潜力就出来了。而喜爱动漫,曾经在微博上向粉丝安利《FATE》等动漫作品,现在为出品方东申影业创始人的陈坤,也成了《全职高手》最好的名片。而在动画中,这位“打破次元壁的男人”所担任的角色,是制作总监。《全职高手》的多元营销还衍生到线下,此前,麦当劳推出了《全职高手》麦乐卡,并上线了一支120秒《全职高手》(福利篇)推广薯条新品。这对腾讯来说还是第一次,对动漫品牌一向挑剔的麦当劳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合作伙伴,他们有理由战战兢兢。最终的结果应该会超出预期。目前,《全职高手》手游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40万。《全职高手》手游目前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40万,在腾讯视频上,《全职高手》(福利篇)累计播放量也有3681万。腾讯预测在经过一系列营销推广后,动画播放量将会突破 10亿。而在4月7日动画上线,以及同名手游正式推出后,“全职粉“们可以一边看动画,一边在手游中与心仪的角色们互动了。

上周,腾讯联合阅文集团、飞流移动、B站、东申影业举办发布会,宣布将于4月7日正式上线《全职高手》动画版。与其说这是一场动画发布会,倒不如说是一场IP产业链上各方的大联欢。以1728章连载完结的《全职高手》是网络文学中少有的游戏题材作品,俗称“网游文”,目前拥有30亿次点击量,原作者蝴蝶蓝用三年时间,讲述了网游顶尖高手叶修,在因故沉沦为网吧网管后,重返巅峰的故事。《全职高手》是个好IP。热血的青春题材、出色的人设和饱受好评的剧情让这部作品获得了远超普通网文的影响力和人气。在网络上,全职粉丝们用“此生无悔入荣耀”等自我认同极高的语句表达对小说的喜爱。即使完结已近三年,但《全职高手》还是以21080的百度搜索推荐数长期占据网游小说榜单冠军,新浪微博提及量也达到了2300万。这也是各方看中《全职高手》改编潜力的原因。腾讯视频总编辑、动画出品人王娟回忆说,在两年前腾讯启动“青春国漫剧场”战略时,宣布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全职高手》。飞流的动作也不慢,拿下改编权后,同名游戏便一直在紧锣密鼓地开发及反复打磨中。目前产品正处于封测阶段。为此他们还投入了相当的资源,王娟说他们几乎集结了国内最顶级的资源放在这部动画上,画面上已经做到让一集《全职高手》华丽度不亚于剧场版动画,这点从预告片和发布会现场片花中就可以看出。在游戏上,飞流的做法是,从全职粉丝中招募内容官、剧情策划,保证游戏创作贴合原作。这种网文IP改编动漫并推出同名手游的全方位包装模式对各方来说也是相当新鲜的,尽管已经不是网文IP第一次动画改编合作——《择天记》动画版已经播出了两季,《斗破苍穹》也在今年1月上线,《女娲成长日记》《国民老公带回家》改编动画也已在去年开花结果。但《全职高手》做得更多,腾讯动漫中心总监金文君认为,手游版的联动,让他们未来可以在更多动漫产品上进行类似尝试。而对已经和腾讯在不同领域合作过两次的飞流而言,围绕一个超级IP打造产品,显然收益更大。由于故事背景和人物设定有着改编游戏的天然基因,除了动画,粉丝们还有机会在游戏中探寻原著的剧情、人物和场景。 飞流CMO李勍表示,在腾讯视频和阅文集团两个强大的合作伙伴支持下,动画和游戏将打通不同层面用户的需求点,并结合许多创新尝试。希望力争将最完美的荣耀世界呈现给大家,让用户真正回到故事当中体验到真实的参与感和一些完全不同的乐趣。之于《全职高手》本身,原作、动画与游戏三方统合之后,顶级IP的潜力就出来了。而喜爱动漫,曾经在微博上向粉丝安利《FATE》等动漫作品,现在为出品方东申影业创始人的陈坤,也成了《全职高手》最好的名片。而在动画中,这位“打破次元壁的男人”所担任的角色,是制作总监。《全职高手》的多元营销还衍生到线下,此前,麦当劳推出了《全职高手》麦乐卡,并上线了一支120秒《全职高手》(福利篇)推广薯条新品。这对腾讯来说还是第一次,对动漫品牌一向挑剔的麦当劳并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合作伙伴,他们有理由战战兢兢。最终的结果应该会超出预期。目前,《全职高手》手游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40万。《全职高手》手游目前的预约人数已经超过40万,在腾讯视频上,《全职高手》(福利篇)累计播放量也有3681万。腾讯预测在经过一系列营销推广后,动画播放量将会突破 10亿。而在4月7日动画上线,以及同名手游正式推出后,“全职粉“们可以一边看动画,一边在手游中与心仪的角色们互动了。

界面新闻 1573天前
1500 0 0

[择天记]动画落地,阅文集团缔造IP产业闭环

互联网行业的风向已经转为“内容为王”,这是渠道多元化的必然结果,同时,IP的深入开发成为泛娱乐行业标准的商业模式,“多元开发”对IP价值的提升不可估量。在这个行业大环境下,网络文学作为优质IP的源头,更应该尝试深层、多样的开发模式,成立不久的阅文集团已经成为这种多元开发当仁不让的先行者。从二次元的市场导向来说,《择天记》动画预告片的上线无疑预兆着:网络文学IP正式切入动漫行业,成为其不可忽视的“内容源”。作为原创文学领军者的阅文集团在完成IP产业闭环的道路上又迈出扎实一步。2.6亿二次元用户代表什么?二次元文化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这是有迹可循的。根据第三方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有2.6亿二次元用户,横跨80、90、00后三代,目前来看,这已经足够形成消费中坚力量。事实也证明,这部分人愿意为动漫或者说情怀买单,如《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票房过4亿,在文艺宅男女云集的豆瓣评分过了8.1,这对一部情节简单、低幼的动画电影来说,是情怀的胜利。以ACG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中,Animation(动画)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中国的动画产业远远未臻成熟,实际上,中国的动画定位普遍低幼,因为它们的核心观众群就是坐在电视机面前的3至6岁幼儿。如今最具价值的品牌是《喜羊羊》和《熊出没》,而平均年龄已经过了20岁的中国二次元用户群体,他们能做的是上AB站看日本的新番。这是一个被忽略的市场。填补市场的空白并非一蹴而就。动漫界中有“世界观”的说法,可以理解为“内容设定”,它反应的是动漫人物身处世界的运行规则。一部优秀的动漫作品,必然有完善的“世界观”。在中国的动画行业,从业者们或许有足够的技术、技巧,但缺乏对“一书一世界”的把控。凭空创造故事框架以及人物角色背景,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创作过程。业内人士认为,网络文学改编成动画,具备天然的优势。“因为好的网文本身已经具有了成熟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动漫化比较容易获得成功。”网络文学的IP导入,可以大大缩短缩短动画作品的开发周期。实际上,网文改编漫画已有众多成功例子,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等。但网文改编动画,猫腻的《择天记》则开先河。值得注意的是,《择天记》的动画化和小说、游戏的推进是同步进行,经过了运营和积累的过程,已经拥有大量的用户和粉丝。这个基础为动画的热映做好了铺垫。而《择天记》的动画尝试,则可视为网络文学行业对另一个千亿级市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阅文集团在做什么?IP时代的到来,让网络文学进一步成为互联网+文化产业的未来想象所在,而BAT已经齐齐杀入网文行业。目前来看,百度和阿里的玩法还是想将文学和游戏、影视、动漫相结合。这延续了此前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构想。这个灵感来自美国的娱乐工业模式,而模式的最大特点是需要提前介入产业链。当年的盛大并没有这样的产业链来直接参与电影、游戏的制作,整个环节中,它能把握的就是“卖版权”这一环。而这在IP时代,已经过时了。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娱乐方式多元化让单纯的售卖IP难以为继,因为单一的动漫、电影、游戏都难以形成稳定的流量。只有深度的开发,才能让IP的价值最优化。阅文集团在成立时,就把握住两个重点,其一是移动阅读;其二是IP运作。前者意味着海量用户。目前手机阅读活跃用户4.9亿人,网络小说占了全部阅读门类的60%,手机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4.4%。也就是说,拿手机看书的人里,有一半在看网文。这些读者意味着付费读者,意味着粉丝,他们背后扩展出的是一个关键词为“IP”的庞大产业链。后者,则意味着IP的深度开发。在阅文的语境里,是“泛娱乐”。泛娱乐战略,即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打造以明星IP为核心的粉丝经济。而阅文集团的“泛娱乐”战略,和其他文学平台网站不同,是以自身优质IP为导向来打通动漫、游戏、影视产业。《择天记》的动画化,则意味着这一实验的成功。此前,阅文CEO吴文辉接受采访时表示,阅文集团的专业在于阅读,而IP的运作,“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会参与一些制作和开发的过程,尽可能的保证整个产品是一个非常优秀和质量高的产品。”目前来看,《择天记》的项目,应该是阅文对泛娱乐的最典型案例:一站式多线、同步开发,让这个明星IP的图书出版、动漫化、电影、页游手游、舞台剧及周边商品在不同领域开发商手中同时开工、协调运作。更彰显阅文愿景的是不久前阅文发布了品牌作家计划的预告。预告显示,阅文将全方位打造全新的明星作家运作体系。作家个人品牌的核心驱动力亦是粉丝经济。对猫腻的个人品牌运作应是阅文“造星”的样本之一,涵盖了史上第一个网络作家发布会的落地推广、大量网络资源的线上营销,以及多元化运营的IP合作方式,无不强化“猫腻”的品牌。在未来,明星作家和阅读平台的合作,应该更加平等、互动、双赢,这或是阅文带来的最佳变化。

互联网行业的风向已经转为“内容为王”,这是渠道多元化的必然结果,同时,IP的深入开发成为泛娱乐行业标准的商业模式,“多元开发”对IP价值的提升不可估量。在这个行业大环境下,网络文学作为优质IP的源头,更应该尝试深层、多样的开发模式,成立不久的阅文集团已经成为这种多元开发当仁不让的先行者。从二次元的市场导向来说,《择天记》动画预告片的上线无疑预兆着:网络文学IP正式切入动漫行业,成为其不可忽视的“内容源”。作为原创文学领军者的阅文集团在完成IP产业闭环的道路上又迈出扎实一步。2.6亿二次元用户代表什么?二次元文化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市场,这是有迹可循的。根据第三方调查报告显示,中国有2.6亿二次元用户,横跨80、90、00后三代,目前来看,这已经足够形成消费中坚力量。事实也证明,这部分人愿意为动漫或者说情怀买单,如《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票房过4亿,在文艺宅男女云集的豆瓣评分过了8.1,这对一部情节简单、低幼的动画电影来说,是情怀的胜利。以ACG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中,Animation(动画)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中国的动画产业远远未臻成熟,实际上,中国的动画定位普遍低幼,因为它们的核心观众群就是坐在电视机面前的3至6岁幼儿。如今最具价值的品牌是《喜羊羊》和《熊出没》,而平均年龄已经过了20岁的中国二次元用户群体,他们能做的是上AB站看日本的新番。这是一个被忽略的市场。填补市场的空白并非一蹴而就。动漫界中有“世界观”的说法,可以理解为“内容设定”,它反应的是动漫人物身处世界的运行规则。一部优秀的动漫作品,必然有完善的“世界观”。在中国的动画行业,从业者们或许有足够的技术、技巧,但缺乏对“一书一世界”的把控。凭空创造故事框架以及人物角色背景,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创作过程。业内人士认为,网络文学改编成动画,具备天然的优势。“因为好的网文本身已经具有了成熟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动漫化比较容易获得成功。”网络文学的IP导入,可以大大缩短缩短动画作品的开发周期。实际上,网文改编漫画已有众多成功例子,如唐家三少的《斗罗大陆》、天蚕土豆的《斗破苍穹》等。但网文改编动画,猫腻的《择天记》则开先河。值得注意的是,《择天记》的动画化和小说、游戏的推进是同步进行,经过了运营和积累的过程,已经拥有大量的用户和粉丝。这个基础为动画的热映做好了铺垫。而《择天记》的动画尝试,则可视为网络文学行业对另一个千亿级市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阅文集团在做什么?IP时代的到来,让网络文学进一步成为互联网+文化产业的未来想象所在,而BAT已经齐齐杀入网文行业。目前来看,百度和阿里的玩法还是想将文学和游戏、影视、动漫相结合。这延续了此前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构想。这个灵感来自美国的娱乐工业模式,而模式的最大特点是需要提前介入产业链。当年的盛大并没有这样的产业链来直接参与电影、游戏的制作,整个环节中,它能把握的就是“卖版权”这一环。而这在IP时代,已经过时了。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娱乐方式多元化让单纯的售卖IP难以为继,因为单一的动漫、电影、游戏都难以形成稳定的流量。只有深度的开发,才能让IP的价值最优化。阅文集团在成立时,就把握住两个重点,其一是移动阅读;其二是IP运作。前者意味着海量用户。目前手机阅读活跃用户4.9亿人,网络小说占了全部阅读门类的60%,手机网络文学使用率为44.4%。也就是说,拿手机看书的人里,有一半在看网文。这些读者意味着付费读者,意味着粉丝,他们背后扩展出的是一个关键词为“IP”的庞大产业链。后者,则意味着IP的深度开发。在阅文的语境里,是“泛娱乐”。泛娱乐战略,即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打造以明星IP为核心的粉丝经济。而阅文集团的“泛娱乐”战略,和其他文学平台网站不同,是以自身优质IP为导向来打通动漫、游戏、影视产业。《择天记》的动画化,则意味着这一实验的成功。此前,阅文CEO吴文辉接受采访时表示,阅文集团的专业在于阅读,而IP的运作,“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会参与一些制作和开发的过程,尽可能的保证整个产品是一个非常优秀和质量高的产品。”目前来看,《择天记》的项目,应该是阅文对泛娱乐的最典型案例:一站式多线、同步开发,让这个明星IP的图书出版、动漫化、电影、页游手游、舞台剧及周边商品在不同领域开发商手中同时开工、协调运作。更彰显阅文愿景的是不久前阅文发布了品牌作家计划的预告。预告显示,阅文将全方位打造全新的明星作家运作体系。作家个人品牌的核心驱动力亦是粉丝经济。对猫腻的个人品牌运作应是阅文“造星”的样本之一,涵盖了史上第一个网络作家发布会的落地推广、大量网络资源的线上营销,以及多元化运营的IP合作方式,无不强化“猫腻”的品牌。在未来,明星作家和阅读平台的合作,应该更加平等、互动、双赢,这或是阅文带来的最佳变化。

1095 0 0

央视公布动画《择天记》上映 IP或成泛娱乐支点

刚刚落幕的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国内最大数字阅读旗舰企业阅文集团为旗下知名IP《择天记》的动画举行发布会,成为会上一大亮点。这部动画是国内首部由网络文学作品成功改编的动画片,7月15日首播以来,人气迅速攀升,首日播放量近400万,网友好评不断。作为率先在业界实现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系统性全方位开发的典型范例之一,《择天记》动画上线吸引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大媒体关注。优质IP多元深度开发引发央视强烈关注近年,文学IP的重要性正被逐渐重视。正如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在采访中提及,网络文学以其文本特质,在泛娱乐中处于上游,不管对于游戏、电影还是动漫等各种呈现形式,它都是“母体”,可以说它已成为撬动“泛娱乐”产业的“支点”。阅文集团之所以选择《择天记》进行打造,是源自作品本身具备深度开发的先天优势:内容丰富,故事曲折,涵盖了青春、热血、冒险、悬疑等各种元素,加上著名网络文青作家猫腻擅长将中国传统文化和架空世界巧妙连接的特殊风格,切合时下复古的热点,成就了《择天记》动画的多个亮点。围绕优质IP,在“泛娱乐”战略的指导下,阅文集团已成功实现《择天记》IP在出版、游戏、动漫、舞台剧、影视剧、周边衍生品等多产业领域的开发,这种运作方式在国内还是首创,得到央视等各大媒体的持续关注。阅文引爆“泛娱乐” 全方位IP开发成就经典《择天记》是阅文集团“泛娱乐”布局下在动画产业领域的首次实践。“文化创意产业链中,动画最容易体现形象,并能在线下做周边产品,开发出新的产业环节的关键部分,但也因投资成本和商业模式尚不明朗,这块一直是个断层。”罗立对记者说。阅文集团打造的这部《择天记》动画,填补了这个空白。“泛娱乐的IP开发,其实就是将阅读广义化。”罗立强调,阅文集团作为一家主要出产文字产品的互联网企业,所做的并不仅仅是把阅读局限在文字,而是要通过各种转化方式将阅读的广义展现出来。此次《择天记》作为阅文集团在“泛娱乐”化上成功运作的样本,为趋向品牌化、系统化的IP产业前景提供了深度示范,在网络文学的泛娱乐运作模式下,一个跨越出版、游戏、影视等在内的新兴文创业态正在形成。为给粉丝打造一个精良动画,阅文集团为《择天记》配备了一支汇聚业内精英的高水平制作团队,聘请参与制作《火影忍者》等明星动画的日本株式会社AREA81担纲原画设计,由出品了《我为歌狂》的上海福煦影视执掌动画制作,由制作知名动画《银魂》的动漫设计制作动画后期,保证制作水平。据悉,为制作《择天记》动画,阅文集团悉心打磨,前后历时1年多。目前,动画已于7月15日上映,腾讯视频独播,每周三放送。

刚刚落幕的第11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国内最大数字阅读旗舰企业阅文集团为旗下知名IP《择天记》的动画举行发布会,成为会上一大亮点。这部动画是国内首部由网络文学作品成功改编的动画片,7月15日首播以来,人气迅速攀升,首日播放量近400万,网友好评不断。作为率先在业界实现IP(Intellectual Property,即知识产权)系统性全方位开发的典型范例之一,《择天记》动画上线吸引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各大媒体关注。优质IP多元深度开发引发央视强烈关注近年,文学IP的重要性正被逐渐重视。正如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在采访中提及,网络文学以其文本特质,在泛娱乐中处于上游,不管对于游戏、电影还是动漫等各种呈现形式,它都是“母体”,可以说它已成为撬动“泛娱乐”产业的“支点”。阅文集团之所以选择《择天记》进行打造,是源自作品本身具备深度开发的先天优势:内容丰富,故事曲折,涵盖了青春、热血、冒险、悬疑等各种元素,加上著名网络文青作家猫腻擅长将中国传统文化和架空世界巧妙连接的特殊风格,切合时下复古的热点,成就了《择天记》动画的多个亮点。围绕优质IP,在“泛娱乐”战略的指导下,阅文集团已成功实现《择天记》IP在出版、游戏、动漫、舞台剧、影视剧、周边衍生品等多产业领域的开发,这种运作方式在国内还是首创,得到央视等各大媒体的持续关注。阅文引爆“泛娱乐” 全方位IP开发成就经典《择天记》是阅文集团“泛娱乐”布局下在动画产业领域的首次实践。“文化创意产业链中,动画最容易体现形象,并能在线下做周边产品,开发出新的产业环节的关键部分,但也因投资成本和商业模式尚不明朗,这块一直是个断层。”罗立对记者说。阅文集团打造的这部《择天记》动画,填补了这个空白。“泛娱乐的IP开发,其实就是将阅读广义化。”罗立强调,阅文集团作为一家主要出产文字产品的互联网企业,所做的并不仅仅是把阅读局限在文字,而是要通过各种转化方式将阅读的广义展现出来。此次《择天记》作为阅文集团在“泛娱乐”化上成功运作的样本,为趋向品牌化、系统化的IP产业前景提供了深度示范,在网络文学的泛娱乐运作模式下,一个跨越出版、游戏、影视等在内的新兴文创业态正在形成。为给粉丝打造一个精良动画,阅文集团为《择天记》配备了一支汇聚业内精英的高水平制作团队,聘请参与制作《火影忍者》等明星动画的日本株式会社AREA81担纲原画设计,由出品了《我为歌狂》的上海福煦影视执掌动画制作,由制作知名动画《银魂》的动漫设计制作动画后期,保证制作水平。据悉,为制作《择天记》动画,阅文集团悉心打磨,前后历时1年多。目前,动画已于7月15日上映,腾讯视频独播,每周三放送。

1150 0 0

狂热的二次元线下生意商业前景不可估量 难解日本依赖症

70秒售罄。这让“幻奏盛宴”交响乐主办方囧仙始料未及。作为二次元领域极其细分的一个小分支,“幻奏盛宴”主打的“东方Project”同人音乐受众颇为狭窄,与一般意义上的动漫音乐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正因如此,囧仙原先以为,近2000张票能顺利卖出就算幸运——直到上月开票,这个想法被彻底颠覆。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并未结束。当晚,二手转卖平台闲鱼很快出现了该活动的“黄牛票”,价格已高达原票价的三倍以上;不久后,黄牛票也出现了成交量,以至于囧仙不得不呼吁用户切勿购买。然而,僧多粥少的局面谁也无力改变。囧仙告诉记者,待到这次活动顺利结束后,他将尝试在其他城市落地,以尽可能得填补目标群体的需求缺口。这只是当下国内二次元线下热潮的一个缩影。随着近年来各类Live、漫展在国内各大一二线城市蔚然成风,二次元线下活动的形式也在不断增加,其中甚至已经催生出一整套产业链条。其中,规模最为庞大的B站Live Bilibili Macro Link(简称BML)已经进行到了第五届。在今年的BML上,18000个座位的上海梅德赛斯—奔驰文化中心座无虚席;如若加上BML前后的数场分会场活动,粗略估计,今年BML门票收入至少在数千万元人民币的量级。这是一块无法被忽视的市场。高度狂热的用户以及随之而来的需求,让二次元的线下生意愈发充满诱惑。对比日本二次元产业,线下活动本身即二次元产业链条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二次元产业趋于成熟,线下产业将被倒逼高速发展。但在国内当前的发展阶段中,二次元的线下发展依旧充满挑战----对日本的高度依赖、产业化难题都摆在从业者眼前,如若将其视为变现的重要手段,也许还为时尚早。一个流量超过ChinaJoy的机会亚文化产业的特点在于狭窄的受众,但受众超乎寻常的高黏度,足以补齐这一劣势;一旦受众基数足够大,其蕴含的能量也将超出一般商业模式的预期——这即是二次元经济的发展基础。这在日本早已成为现实。据记者了解,在日本,二次元爱好者的高度狂热,可以很顺畅的直接转化为经济效益,仅以日本最大的同人志即卖会Comic Market为例,一年两次的展会,直接参会人次就在百万量级。一个可以对比的数字是,今年ChinaJoy的总参观人次创出历史新高,但也不过32万。高流量所带动的品牌展示机会,是产业相关公司、社团群体瞄准的重要标的。具体而言,线下活动一般被分作两种:1、线下Live。主流线下Live多为邀请TV动画音乐的歌手现场表演,也有初音未来演唱会这类独立品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日本动漫歌手常常来自于主流乐坛,使得这类Live的界限与普通演唱会进一步被模糊,其商业模型也相对成熟。2、同人志即卖会,国内常笼统划为“漫展”范畴。日本的Comic Market即为此类,在国内,则有着据称为国内最大同人展会的Comicup。“同人”本义为超出原作之外的非商业创作,内容涵盖二次元领域的音乐、小说、漫画、插图、游戏等等;而“同人志即卖会”所涉及的领域也极为广泛,已经近乎可以理解为二次元文化的综合展会活动。不仅如此,在日本,得益于成熟的产业链,这两种线下形式又各自衍生出品类繁多的细分活动,从地域、表演形式、展示内容等各个层级予以区分;而线下Live和同人志即卖会往往相伴相生,各自聚拢受众群体。这一整套模式,如今也成为国内从业者的重要参照对象。尤其近年来国内二次元产业高速发展,线下活动蕴含的商业价值也被日益重视。仅在线下漫展层面,根据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发布的《动漫会展调研报告》,2016年符合总人流量5000人次以上、展会面积大于3000平米这一标准的漫展数量就达到了142个,相较前一年增加53%。而以去年成立的动漫会展联盟为例,联盟成员总收入达7470.97万元,同比上升14.6%,联盟成员产生的拉动效应理论值达6.7亿元。如此来看,国内线下Live和展会虽然刚刚起步,但蕴含的商业前景不可估量。“日本依赖症”当前,绝大部分二次元线下活动仍处于亏损的边缘。线下Live是亏损的重灾区。B站董事长陈睿告诉记者,今年BML才基本做到了盈亏平衡,这还得有赖于系统化招商团队的建立。而在国内诸多Live上,仅仅依靠少则数百、多则一千出头的门票收入,有时候尚且无法覆盖明星出场费、舞台物料、场地费等基本开支。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是一线日本艺人,出场费不会太高,将这类艺人控制在10个以下,出场费总额应该不会超过200万。这还不包括日方团队的住行开支。而一旦规格进一步被拔高,艺人层面的开支就会变得十分可观。以票面均价500元计算,如果上座数量低于5000,票价收入约为250万元;在当前二次元产业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这一票价收入若想覆盖一般开支,十分危险。更大的问题在于,国内二次元产业对日本的高度依赖,使得国内玩家先天残疾;缺乏议价权和议价通道,已经让众多产业公司困扰不已。记者了解到,虽然在番剧购买、IP授权上,中日两国的合作已经颇为频繁,但在艺人邀请等更多层面,还远未到顺畅的地步。一家二次元从业人士向腾讯科技坦言,国内公司若要邀请日本二次元相关艺人,钱还得放在次要,能不能找到路子请到就是个问题。“之前有家公司拿着钱跑到日本演艺公司直接去谈,对方当场就让他们吃了闭门羹”,该人士认为,与这些演艺公司合作,没有圈内人牵线,对方连起码的信任都吝惜,更何况进一步的合作。相反,通过关系搞定一到两家演艺公司,才有可能请来艺人,哪怕这些艺人在日本原本不难请。事实上,在今年的BML2017上,B站就选择与日方一家演艺公司直接合作,包括演唱《灌篮高手》片尾曲的大黑摩季,均由该公司一手操办。不过,随着国内Live举办愈发频繁,对二次元相关艺人的邀请需求也将随之增加,议价通道后续能否跟上仍将存疑。“现在观众对动漫歌手的邀请还是很宽容的,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严苛,总体而言,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大牌”,上述人士认为,短期内,对日本高度依赖的现状不会发生太大改变,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隐忧。即便是国内的“漫展”,也同样存在着对日本高度依赖的情况。一位曾举办过漫展的从业人士坦言,提升漫展知名度的一个有效方法,还是邀请一位知名的日本艺人来现场,“国内同人产业刚刚起步,很难产生吸睛的亮点”;一旦人气不好,流量下滑,高额的场地费和物料,就足以让举办方血本无归。这其中存在的另一个关键原因,是国内漫展对门票收入的高度依赖。上述漫展从业人士表示,不少漫展主办方其实只是个体户,甚至只是喜欢动漫的“土豪”,一开始可能就没打算赚钱,“今年办得起,明年就说不定不办了”。指望这类主办方建立专门的团队进行盈利探索,多少有点不太现实。产业化出路这也使得B站此次新推的线下展会品牌Bilibili World(简称BW)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根据陈睿的介绍,BW与传统认知中的“漫展”存在很大的区别,更像是一个“线下的B站”;具体而言,就是将一些线上UP主、线上活动搬到线下,从而让B站的粉丝在线下也能找到归属感。可以看出,BW的基本盘是B站业已成熟的UGC生态,这多少对此前存在的日本二次元文化依赖症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弱化。而UP主作为展会活动的主体,并非来自于外部生态,这使得B站在议价权和议价通道上都不再被掣肘。收入层面,除了门票收入,BW还引入了肯德基、耐克、美宝莲、统一阿萨姆、高洁丝等五个外部品牌。陈睿表示,B站对于商家的选取上,都下了很大功夫,不仅招商很低频,从产品调性和席位上都做出了诸多限制;在最终的展现形式上,高洁丝以日本神社的形式进行展示,与展会融为一体,而肯德基则使用B站站娘的形象推出套餐,在展会现场颇受欢迎。这一系列尝试,为二次元线下生态树立了新的参照标本。其中,公司化系统运作,显然成为B站自身储备之外,另一个成功进军线下的重要原因。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虽然二次元线下生态此前已有诸多先例,但大多有始无终。事实上,早在2012年,A站就曾举办过Acfun宅友会这一活动,同样也是将线上UP主请到线下,但这一品牌并未坚持下来,反倒是一年后举办的BML延续到现在。这是一个从兴趣到产业的过渡。虽然陈睿明确表示,当前的BML和BW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成功商业化、产业化对于活动本身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另一方面,二次元展会背后展现的国产IP弱势,也亟需相关企业跟进。除了B站推出的UGC类型的IP,国漫IP近年来也在各类线下生态活动中频频出现;仅在本次BW上,腾讯动漫、有妖气等公司均在现场搭建了大型展台,展示旗下自有IP。而根据相关统计,《全职高手》《择天记》《从前有座灵剑山》等国产IP已经在国内展会上初成气候,甚至出现了部分优质同人衍生作品。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信号。产业化与国产IP储备上的进步,共同构成了二次元线下生态的新蓝图。最终,完成产业化转型后,线下生态也将极有可能成为二次元产业的重要变现渠道。这或许是留给“B站们”的新机会。

70秒售罄。这让“幻奏盛宴”交响乐主办方囧仙始料未及。作为二次元领域极其细分的一个小分支,“幻奏盛宴”主打的“东方Project”同人音乐受众颇为狭窄,与一般意义上的动漫音乐更是不可同日而语。正因如此,囧仙原先以为,近2000张票能顺利卖出就算幸运——直到上月开票,这个想法被彻底颠覆。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并未结束。当晚,二手转卖平台闲鱼很快出现了该活动的“黄牛票”,价格已高达原票价的三倍以上;不久后,黄牛票也出现了成交量,以至于囧仙不得不呼吁用户切勿购买。然而,僧多粥少的局面谁也无力改变。囧仙告诉记者,待到这次活动顺利结束后,他将尝试在其他城市落地,以尽可能得填补目标群体的需求缺口。这只是当下国内二次元线下热潮的一个缩影。随着近年来各类Live、漫展在国内各大一二线城市蔚然成风,二次元线下活动的形式也在不断增加,其中甚至已经催生出一整套产业链条。其中,规模最为庞大的B站Live Bilibili Macro Link(简称BML)已经进行到了第五届。在今年的BML上,18000个座位的上海梅德赛斯—奔驰文化中心座无虚席;如若加上BML前后的数场分会场活动,粗略估计,今年BML门票收入至少在数千万元人民币的量级。这是一块无法被忽视的市场。高度狂热的用户以及随之而来的需求,让二次元的线下生意愈发充满诱惑。对比日本二次元产业,线下活动本身即二次元产业链条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二次元产业趋于成熟,线下产业将被倒逼高速发展。但在国内当前的发展阶段中,二次元的线下发展依旧充满挑战----对日本的高度依赖、产业化难题都摆在从业者眼前,如若将其视为变现的重要手段,也许还为时尚早。一个流量超过ChinaJoy的机会亚文化产业的特点在于狭窄的受众,但受众超乎寻常的高黏度,足以补齐这一劣势;一旦受众基数足够大,其蕴含的能量也将超出一般商业模式的预期——这即是二次元经济的发展基础。这在日本早已成为现实。据记者了解,在日本,二次元爱好者的高度狂热,可以很顺畅的直接转化为经济效益,仅以日本最大的同人志即卖会Comic Market为例,一年两次的展会,直接参会人次就在百万量级。一个可以对比的数字是,今年ChinaJoy的总参观人次创出历史新高,但也不过32万。高流量所带动的品牌展示机会,是产业相关公司、社团群体瞄准的重要标的。具体而言,线下活动一般被分作两种:1、线下Live。主流线下Live多为邀请TV动画音乐的歌手现场表演,也有初音未来演唱会这类独立品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日本动漫歌手常常来自于主流乐坛,使得这类Live的界限与普通演唱会进一步被模糊,其商业模型也相对成熟。2、同人志即卖会,国内常笼统划为“漫展”范畴。日本的Comic Market即为此类,在国内,则有着据称为国内最大同人展会的Comicup。“同人”本义为超出原作之外的非商业创作,内容涵盖二次元领域的音乐、小说、漫画、插图、游戏等等;而“同人志即卖会”所涉及的领域也极为广泛,已经近乎可以理解为二次元文化的综合展会活动。不仅如此,在日本,得益于成熟的产业链,这两种线下形式又各自衍生出品类繁多的细分活动,从地域、表演形式、展示内容等各个层级予以区分;而线下Live和同人志即卖会往往相伴相生,各自聚拢受众群体。这一整套模式,如今也成为国内从业者的重要参照对象。尤其近年来国内二次元产业高速发展,线下活动蕴含的商业价值也被日益重视。仅在线下漫展层面,根据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发布的《动漫会展调研报告》,2016年符合总人流量5000人次以上、展会面积大于3000平米这一标准的漫展数量就达到了142个,相较前一年增加53%。而以去年成立的动漫会展联盟为例,联盟成员总收入达7470.97万元,同比上升14.6%,联盟成员产生的拉动效应理论值达6.7亿元。如此来看,国内线下Live和展会虽然刚刚起步,但蕴含的商业前景不可估量。“日本依赖症”当前,绝大部分二次元线下活动仍处于亏损的边缘。线下Live是亏损的重灾区。B站董事长陈睿告诉记者,今年BML才基本做到了盈亏平衡,这还得有赖于系统化招商团队的建立。而在国内诸多Live上,仅仅依靠少则数百、多则一千出头的门票收入,有时候尚且无法覆盖明星出场费、舞台物料、场地费等基本开支。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不是一线日本艺人,出场费不会太高,将这类艺人控制在10个以下,出场费总额应该不会超过200万。这还不包括日方团队的住行开支。而一旦规格进一步被拔高,艺人层面的开支就会变得十分可观。以票面均价500元计算,如果上座数量低于5000,票价收入约为250万元;在当前二次元产业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这一票价收入若想覆盖一般开支,十分危险。更大的问题在于,国内二次元产业对日本的高度依赖,使得国内玩家先天残疾;缺乏议价权和议价通道,已经让众多产业公司困扰不已。记者了解到,虽然在番剧购买、IP授权上,中日两国的合作已经颇为频繁,但在艺人邀请等更多层面,还远未到顺畅的地步。一家二次元从业人士向腾讯科技坦言,国内公司若要邀请日本二次元相关艺人,钱还得放在次要,能不能找到路子请到就是个问题。“之前有家公司拿着钱跑到日本演艺公司直接去谈,对方当场就让他们吃了闭门羹”,该人士认为,与这些演艺公司合作,没有圈内人牵线,对方连起码的信任都吝惜,更何况进一步的合作。相反,通过关系搞定一到两家演艺公司,才有可能请来艺人,哪怕这些艺人在日本原本不难请。事实上,在今年的BML2017上,B站就选择与日方一家演艺公司直接合作,包括演唱《灌篮高手》片尾曲的大黑摩季,均由该公司一手操办。不过,随着国内Live举办愈发频繁,对二次元相关艺人的邀请需求也将随之增加,议价通道后续能否跟上仍将存疑。“现在观众对动漫歌手的邀请还是很宽容的,但以后肯定会越来越严苛,总体而言,肯定会一年比一年大牌”,上述人士认为,短期内,对日本高度依赖的现状不会发生太大改变,这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隐忧。即便是国内的“漫展”,也同样存在着对日本高度依赖的情况。一位曾举办过漫展的从业人士坦言,提升漫展知名度的一个有效方法,还是邀请一位知名的日本艺人来现场,“国内同人产业刚刚起步,很难产生吸睛的亮点”;一旦人气不好,流量下滑,高额的场地费和物料,就足以让举办方血本无归。这其中存在的另一个关键原因,是国内漫展对门票收入的高度依赖。上述漫展从业人士表示,不少漫展主办方其实只是个体户,甚至只是喜欢动漫的“土豪”,一开始可能就没打算赚钱,“今年办得起,明年就说不定不办了”。指望这类主办方建立专门的团队进行盈利探索,多少有点不太现实。产业化出路这也使得B站此次新推的线下展会品牌Bilibili World(简称BW)具有更大的现实意义。根据陈睿的介绍,BW与传统认知中的“漫展”存在很大的区别,更像是一个“线下的B站”;具体而言,就是将一些线上UP主、线上活动搬到线下,从而让B站的粉丝在线下也能找到归属感。可以看出,BW的基本盘是B站业已成熟的UGC生态,这多少对此前存在的日本二次元文化依赖症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弱化。而UP主作为展会活动的主体,并非来自于外部生态,这使得B站在议价权和议价通道上都不再被掣肘。收入层面,除了门票收入,BW还引入了肯德基、耐克、美宝莲、统一阿萨姆、高洁丝等五个外部品牌。陈睿表示,B站对于商家的选取上,都下了很大功夫,不仅招商很低频,从产品调性和席位上都做出了诸多限制;在最终的展现形式上,高洁丝以日本神社的形式进行展示,与展会融为一体,而肯德基则使用B站站娘的形象推出套餐,在展会现场颇受欢迎。这一系列尝试,为二次元线下生态树立了新的参照标本。其中,公司化系统运作,显然成为B站自身储备之外,另一个成功进军线下的重要原因。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虽然二次元线下生态此前已有诸多先例,但大多有始无终。事实上,早在2012年,A站就曾举办过Acfun宅友会这一活动,同样也是将线上UP主请到线下,但这一品牌并未坚持下来,反倒是一年后举办的BML延续到现在。这是一个从兴趣到产业的过渡。虽然陈睿明确表示,当前的BML和BW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成功商业化、产业化对于活动本身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另一方面,二次元展会背后展现的国产IP弱势,也亟需相关企业跟进。除了B站推出的UGC类型的IP,国漫IP近年来也在各类线下生态活动中频频出现;仅在本次BW上,腾讯动漫、有妖气等公司均在现场搭建了大型展台,展示旗下自有IP。而根据相关统计,《全职高手》《择天记》《从前有座灵剑山》等国产IP已经在国内展会上初成气候,甚至出现了部分优质同人衍生作品。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信号。产业化与国产IP储备上的进步,共同构成了二次元线下生态的新蓝图。最终,完成产业化转型后,线下生态也将极有可能成为二次元产业的重要变现渠道。这或许是留给“B站们”的新机会。

1212 0 0

中国50大网络动画IP排行榜

根据第一期榜单发现的一些问题,我们扩大了数据抓取来源并完善了计算公式,今后IP本身变化因素之外榜单会逐步趋于稳定。我们只做公正、权威的第三方数据。 中国国产动画IP(少儿向)TOP10排行榜中国国产动画IP(非少儿向)TOP10排行榜 (本次数据截止至2016年6月22日)*数据来源(包含但不限于):周边社数据库、百度指数、Google趋势、360指数、搜狗指数、优酷、土豆、爱奇艺等。本期看点1、《择天记》另辟蹊径,异军突起。《择天记》本期数据暴涨,登顶T双榜榜首,综合热度指数增长近23倍,表现抢眼。与多数热门IP改编游戏或电影相比,阅文走了条不一样的路。6月7日出品的电视剧版《择天记》举办开机发布会,几乎在一瞬间助推其在各大指数热度飙升。巨头助力、极高人气的鹿晗和娜扎加盟,《择天记》似乎是找到了一条短时间内快速提升IP热度的“捷径”。这种思路是否会对其它IP有更多的借鉴作用、是否是第4条IP变现途径的成功尝试、高企的人气是否可长期维持以及如何解决IP改编不当粉转黑的问题,值得持续关注。2、《熊出没》不变应万变,稳如POI。作为上期国产IP第一的《熊出没》本期小降一位,综合热度浮动不足0.1%,超过第三位近100%,足见熊大、熊二和光头强形象在多年运作后的深入人心。同时其相比一般少儿向动画更加的老少咸宜和华强旗下华强方特对“方特主题乐园”的持续经营也保证了人气久居高位。更广泛的用户适配和周边产业布局,值得借鉴。在可预期的时间内,不出意外《熊出没》仍将霸占榜单前几位。3、《我叫MT》电影上映,成也败也。“七年磨一贱,情怀永不变”,这个国产网络动画曾经的神级IP本月17日开始登陆大荧幕,同名手游也在稍前上线,本周排名借势小升6位。从国产网络动画刚起步的7年前开始,亲历市场逐渐成熟的全过程,经历过断更和版权纠纷,一路走来坚持到电影上映,团队的韧性和情怀不可否认,商业运作也必有成功之处。然而电影豆瓣4.7的评分实在吓人,粉丝影评一如《魔兽》两级分化,5天1000万的票房也很难说是否符合七彩和光线预期。从曾经的“国产动画新光芒”,长期占据国产动画前三(仅次于当年的《喜羊羊》和《秦时明月》),到如今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商业化给这个IP带来曾经不可想象的价值不假,但如何处理好商业化和“情怀”的关系,七彩还需努力。无论如何,或许不少人还是该放下成见。毕竟,坚持,本身就应该被尊重。4、《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后续乏力,无缘榜单。四月初第二季结束后,《那兔》已断更2个半月,热度整体持续下滑,在百贴等部分基础数据拥有极大优势的前提下,本周跌出榜单。诚然断更是因为一季的结束,也是准备新一季内容的必要过程。但是《那兔》的热度下滑仅仅是因为这些客观原因吗?手握军事、热血、爱国主义情节的好牌,拥有对军迷群体的特殊吸引力。动画糙不糙其实评论意义不大,对于一个动画人来说,每看到一部动画都能想到其中的坚持和努力, 片头直接开始不拖拉时间简单明了直奔主题从头开始燃烧, 镜头切换频率较高,内容节点丰富。而第二季开始镜头的切换的频率,情节丰富程度都不同程度的减少和降低。第二季03集,03'04" - 03'21"就这么一个小节点,用了十几秒,十几秒对这样一个短篇动画来说实在太长,拖泥带水混时间越玩越溜。市场在变成熟,用户也在变成熟,没有谁是小白,是傻瓜。相比那些为市场交学费的IP,今天IP行业日渐成熟的时候,希望《那兔》不要玩烂一手好牌,最后挂在自己心态的改变上。你们面向的用户,是最容易获取,也是网喷最集中的群体。融资到手,该放下浮在半空的心态,做好真正该做好的事!让我们静候第三季!

根据第一期榜单发现的一些问题,我们扩大了数据抓取来源并完善了计算公式,今后IP本身变化因素之外榜单会逐步趋于稳定。我们只做公正、权威的第三方数据。 中国国产动画IP(少儿向)TOP10排行榜中国国产动画IP(非少儿向)TOP10排行榜 (本次数据截止至2016年6月22日)*数据来源(包含但不限于):周边社数据库、百度指数、Google趋势、360指数、搜狗指数、优酷、土豆、爱奇艺等。本期看点1、《择天记》另辟蹊径,异军突起。《择天记》本期数据暴涨,登顶T双榜榜首,综合热度指数增长近23倍,表现抢眼。与多数热门IP改编游戏或电影相比,阅文走了条不一样的路。6月7日出品的电视剧版《择天记》举办开机发布会,几乎在一瞬间助推其在各大指数热度飙升。巨头助力、极高人气的鹿晗和娜扎加盟,《择天记》似乎是找到了一条短时间内快速提升IP热度的“捷径”。这种思路是否会对其它IP有更多的借鉴作用、是否是第4条IP变现途径的成功尝试、高企的人气是否可长期维持以及如何解决IP改编不当粉转黑的问题,值得持续关注。2、《熊出没》不变应万变,稳如POI。作为上期国产IP第一的《熊出没》本期小降一位,综合热度浮动不足0.1%,超过第三位近100%,足见熊大、熊二和光头强形象在多年运作后的深入人心。同时其相比一般少儿向动画更加的老少咸宜和华强旗下华强方特对“方特主题乐园”的持续经营也保证了人气久居高位。更广泛的用户适配和周边产业布局,值得借鉴。在可预期的时间内,不出意外《熊出没》仍将霸占榜单前几位。3、《我叫MT》电影上映,成也败也。“七年磨一贱,情怀永不变”,这个国产网络动画曾经的神级IP本月17日开始登陆大荧幕,同名手游也在稍前上线,本周排名借势小升6位。从国产网络动画刚起步的7年前开始,亲历市场逐渐成熟的全过程,经历过断更和版权纠纷,一路走来坚持到电影上映,团队的韧性和情怀不可否认,商业运作也必有成功之处。然而电影豆瓣4.7的评分实在吓人,粉丝影评一如《魔兽》两级分化,5天1000万的票房也很难说是否符合七彩和光线预期。从曾经的“国产动画新光芒”,长期占据国产动画前三(仅次于当年的《喜羊羊》和《秦时明月》),到如今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商业化给这个IP带来曾经不可想象的价值不假,但如何处理好商业化和“情怀”的关系,七彩还需努力。无论如何,或许不少人还是该放下成见。毕竟,坚持,本身就应该被尊重。4、《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后续乏力,无缘榜单。四月初第二季结束后,《那兔》已断更2个半月,热度整体持续下滑,在百贴等部分基础数据拥有极大优势的前提下,本周跌出榜单。诚然断更是因为一季的结束,也是准备新一季内容的必要过程。但是《那兔》的热度下滑仅仅是因为这些客观原因吗?手握军事、热血、爱国主义情节的好牌,拥有对军迷群体的特殊吸引力。动画糙不糙其实评论意义不大,对于一个动画人来说,每看到一部动画都能想到其中的坚持和努力, 片头直接开始不拖拉时间简单明了直奔主题从头开始燃烧, 镜头切换频率较高,内容节点丰富。而第二季开始镜头的切换的频率,情节丰富程度都不同程度的减少和降低。第二季03集,03'04" - 03'21"就这么一个小节点,用了十几秒,十几秒对这样一个短篇动画来说实在太长,拖泥带水混时间越玩越溜。市场在变成熟,用户也在变成熟,没有谁是小白,是傻瓜。相比那些为市场交学费的IP,今天IP行业日渐成熟的时候,希望《那兔》不要玩烂一手好牌,最后挂在自己心态的改变上。你们面向的用户,是最容易获取,也是网喷最集中的群体。融资到手,该放下浮在半空的心态,做好真正该做好的事!让我们静候第三季!

动漫届 1859天前
1326 0 0
合作伙伴